【盘龙歪传】(卷02)(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05章
天色已黑。
张重刚刚回到詹府,老波特便走了过来,躬身道:「少爷回来了。」
张重嗯了声问道:「母亲回来没有?」
「夫人已经回府了,正在后院。」老波特回道。
张重点点头,径直走向后院,站在门前,喊了声:「母亲。」
「欧西里斯吧,进来。」詹尼平和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张重推门进来,发现詹尼正坐卧在沙发上独自饮酒,问道:「罗琳阿姨呢?」
詹尼道:「那丫头派人传话来说身体有些不适,就先休息了,连晚膳都没用
呢。」
张重心中一笑,知道罗琳是下午被自己操得太狠了,没力气动弹了,于是道:
「怎么不找个魔法师看看?」
「我已经帮她看过了,只是身子有些乏了,不碍事。对了,你用过晚膳没有?」
詹尼回道。
水系魔法治疗能力虽不如光明魔法,但詹尼身为九级水系魔法师,罗琳的这
点小问题还是难不住她的,张重也不担心,坐到詹尼对面的沙发上,回道:「用
过了,多谢母亲挂怀。」
詹尼帮张重倒上一杯红酒,递了过去道:「听说你下午跟那兰德一起出去了?」
张重也不隐瞒,点点头道:「那兰德带我去了躺『圣域会馆』,试了试我的
实力,然后又跟我说陛下想封我为神卫军副统领。」
詹尼笑道:「意料之中的事,我本来就有意让你担任神卫军副统领,中午知
道你达到圣域实力后,就把消息透露给了皇帝陛下,看来他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张重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詹尼已经去见过一次皇帝,首领之职皇帝也同意
了,如果再去的话,面子上也不好看,索性就把自己达到圣域的消息透露给皇帝,
这时就要看皇帝会不会做人了。
「听说那兰德和那位是『恩斯特』魔法学院的同班同学?」张重突然问道。
詹尼看了眼张重,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在她想来张重一定是在哪听说了自
己跟林雷不清不楚的关系,不好意思当着自己的面把林雷的名字说出来,于是道:
「这兰德虽然各方面都还不错,待人也算彬彬有礼,但骨子里太傲气,安科不怎
么喜欢他,被发配到皇宫里来也是想让他学学为人之道,可惜了。」
张重又何尝听不出詹尼话中有话,她是在暗中告诫自己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
就太过目中无人,做出一些太过纨绔的事情出来,就算她能压住上面那些人,但
次数多了,那些人的心里估计也会对自己严重不满,于是道:「多谢母亲提醒。」
詹尼见张重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试试这酒味道如何,
这可是我亲手酿制的。」
张重只是拿着酒杯在手上摇晃,闻言不得不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又抿了一小
口,口不对心的笑道:「母亲亲手酿的洒,自然是好喝的。」
詹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嗔道:「不喜欢就不喜欢,何必口是心非。」
张重讪讪一笑,他确实不习惯红酒的味道,詹尼又道:「我酿的酒,连龙血
城堡的人都没这口福呢,倒是便宜你了。」
看着詹尼一幅嗔怒的表情,听到『便宜你了』这四个字,张重跨下肉棒竟然
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只得把身子向前靠了靠遮掩住丑态,笑道:「只要是母亲
的,什么我都喜欢。」
「只要是我的,什么都喜欢?那,我的身子呢?」詹尼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
有语病,俏脸红了红,又听到张重的话,心中一荡,嗔道,「谁要你说这些好听
的哄我,母亲可不是艾琳那小丫头。」
说完,连詹尼自己都觉得气氛太过暧昧了,虽然也很享受,但架不住脸皮太
薄,双眼有些躲闪的道:「我倒是想起来了,我那还有一坛陈年老酒,我去给你
拿过来。」
说完,也不管张重反应,直接落荒而逃。
张重看着詹尼的背影,微微一笑,又看了看自己挺立的肉棒,忍不住拍了一
把,恨恨的道:「妈的,我说二弟,你有点出息行不行?老子什么时候亏待过你
……」
詹尼回到自己房中,一把关上房门,背靠在门上长长的出了口气,回味了下
刚才的气氛,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骂了句:「坏小子。」
走到墙边一幅壁画前,在那画中某处一点,那壁画『咔』的一声,露出一个
暗格来,里面只有一坛酒和一个小型『棘背铁甲龙』的木雕,那酒坛的塞子还未
拔出,酒香已弥漫在房中。
詹尼对待下人甚是宽容,经常有好酒的下人偷了府中酒喝,詹尼也只是稍稍
骂一顿了事,也是怕了这些酒鬼下人,才弄出这么一个暗格来。
微微一笑,双手已搭在酒坛上,刚准备拿下来,眼角又瞟见了那木雕,心中
一动,又松开双手,将那小型木雕拿了起来。
木雕不大,横竖不过一个巴掌大小,詹尼看着手中的木雕却想起了一些往事。
木雕内部是空的,其实是一个小木瓶子,这还是林雷的妻子迪莉娅给她的。
当年,迪莉娅要求林雷娶了詹尼,但林雷抹不开面子,既不同意也不拒绝,
只希望迪莉娅能明白他的意思,先把婚礼准备好,等到了当天再把自己『骗』到
礼堂上去,到时候自己先假装责怪迪莉娅几句,然后也就就着台阶把婚结了。
没想到迪莉娅会错了意,以为林雷太过在乎自己的感受,害怕自己伤心,思
来想去,便找到了詹尼,将这小木雕交给詹尼,让詹尼晚上找林雷喝酒,然后将
这木雕里的东西放进林雷酒中,等到生米煮成了熟饭就好说了。
这木雕中,乃是一种烈性春药,即使以林雷当时的实力也抗不住,而且还有
一种致幻作用,会将眼前之人当作自己最爱之人。
詹尼晚上找到林雷,两人对饮时由于脸皮太薄,始终没好意思拿出来,等到
林雷走后,又后悔了好长一段时间。
詹尼看着木雕,一团火热的春意始终撩拨着自己的心扉,小手一动,将那酒
坛的塞子拔起来,又把小手伸到那木雕的龙头里面,将那龙舌头轻轻一拨,一颗
颗小水珠顺着舌头滴了出来,落进酒坛中。
「等久了吧。」詹尼拎着一坛酒走了过来,眼角略带一丝春意,却又表现得
落落大方。
张重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的兄弟,松了口气,笑道:「能喝到母亲的酒,
等再久也是无妨的。」
詹尼在张重对面坐下,嗔道:「尽挑好听的说。」
张重迫不及待接手酒坛,詹尼收藏的酒肯定是好酒,他还真想尝尝,倒了一
杯,闻了闻,香气扑鼻,说了句:「好酒!」
「快尝尝味道怎么样。」詹尼一双媚眼死死盯着张重手中的杯子,她从未给
人下过药,稍稍有些紧张。
「嗯?」张重看见了詹尼的表情,心中一动,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将酒杯拿
到嘴前,抿了一小口,却不咽下,用舌尖感受着。
亡灵魔法中有『肉体瘟疫』和『灵魂瘟疫』这种大范围毒药,又有『魂丝』
这种针对个人的毒药,在用毒方面,亡灵法师算是登峰造极了,张重身为亡灵圣
魔导,又如何分辨不出区区春药。
「好狠心的大美妞啊,我要是真喝了这酒,只怕到天亮这药性也发散不完。」
张重瞬间分析出了药性,心里惊叹,他又哪里知道,詹尼头一回下药,毫无经验,
生怕自己下的少了,要是做到一半张重清醒过来就没脸见人了,所以那一小木瓶
最起码倒进去一半。
张重放下杯子,叹道:「这酒最起码藏了三十年吧。」
詹尼见张重喝下后,嘴角一翘,笑道:「这是三十年前我过生日时,你基恩
舅舅送的。」
张重暗道,我毒杀了基恩,他姐姐却用他送的酒给我下春药,如果我这个便
宜舅舅泉下有知,不知会怎么想?
于是马上装出一幅迷离的模样,喃喃道:「这酒好厉害,才喝一口身体就发
热。」
说完也不磨叽,一头倒在沙发上。
詹尼此时也进入了表演模式,一脸惊慌的跑过来摇着张重的身体急道:「欧
西里斯,你别吓我,怎么了……」
片刻之后,张重醒了过来,眼神溃散,没有丝毫焦距,喃喃道:「母亲,是
你吗?你好美……」
「啊?怎么还能看见我?药效没发作?不对,难道是……其实他心时里真正
喜欢的不是艾琳,是我?」詹尼看着张重的神情,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喜,心
里泛出丝丝柔情,柔声道:「是我,母亲在这呢。」
张重突然一把抱住詹尼,大嘴在詹尼脸上乱啃,喃声道:「母亲,我好喜欢
你,你太美了……」
詹尼听得心中甜蜜,回道:「母亲也喜欢你呢,小坏蛋。」
说完,詹尼小嘴一抬,亲在张重的嘴唇上,马上就感觉到张重的舌头伸进了
自己的口腔,在自己的小香舌上舔舐着,詹尼闭上眼睛,全身心的回吻着。
詹尼只觉得自己快要被闷死时,才分开了嘴,看着张重一幅要吃了自己的样
子,心中高兴,双手一按,把张重按上沙发上,又伸出双手把张重的裤子脱下。
看着张重老早就一柱擎天的肉棒,心中害羞,又忍不住伸出小手轻轻碰了一
下,听到张重舒服的呻吟后,倍受鼓舞,干脆一把握住,轻轻的活动起来。
詹尼盯着眼前硕大的肉棒,眼神也有些迷离,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已经
伸了过去,在肉棒尖端上亲了一口,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差点就想扔下肉棒逃走。
张重当然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伸出双手放在詹尼的头发上,赶紧假装无
意识的道:「好想要母亲舔我的鸡巴,母亲的嘴一定很舒服……」
詹尼抬眼瞧了一下张重舒爽的表情,强忍着羞涩,又亲了一口,听到张重又
在无意识的夸自己的嘴巴很性感时,也不再羞涩,两片嘴唇贴到肉棒尖端上,轻
轻的磨蹭着,慢慢的,胆子也开始越来越大,又伸出了小香舌在那尖上舔着,张
重的表情越来越享受,詹尼也越舔越觉得有成就感,不多时,就把肉棒含了进去,
小嘴来回活动着。
张重看着詹尼两只小手握着自己的肉棒撸动着,小嘴含着前端为自己口交,
恨不得时间就定在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才好。
詹尼突然吐出肉棒,伸出一只小手揉着自己的面颊,嗔道:「小坏蛋,还不
射,嘴都酸了……」
张重也不想詹尼太过辛苦,装作急不可耐的样子一把将詹尼扑倒在地毯上,
大嘴在詹尼胸前胡乱的啃着,同时双手用力一撕,不多时,詹尼的衣物就只剩几
片碎布还挂在身上。
「呜…呜…真好吃……」张重双手大力揉捏着詹尼的两只乳房,大嘴在乳头
上吸着,低声嘶吼着。
詹尼也早已动情,双手用力把张重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胸部,低声呻吟着:
「乖儿子…母亲喂你吃奶…用力…啊……」
也不知何时,张重一只手已经伸到詹尼的小穴上,中指往里一插,同时拇指
按上一颗小豆豆上轻轻的揉着。
詹尼心中一惊,本能的双腿一夹,然后又慢慢分开,方便张重的玩弄,又伸
出小手在张重的肉棒上撸动着,慢慢的带着肉棒来到自己早已泛滥的小穴口上。
张重知道事不宜迟,腰部用力一顶,一棒到底,没有任何阻碍。
「啊……」詹尼发出一声喜悦的呻吟,甜得惊心动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