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丫鬟与我】(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夜,寂静无声,整个大地都沉浸在一片安宁与祥和之中,就连四周的狗也没
有一丝声息。
话说,这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明媚的月光投射在大地上,带来了满地的
银辉与斑驳的阴影。
我穿过几道回廊,悄悄的走向东家小姐的闺房。仗着在这里扛活多年,早已
熟悉了主人家整个院落的布局与虚实。
小姐的闺房在正房的二楼上,我才走近楼梯口,就有黑暗中一双热乎乎的小
手,将我拉住。
通过那软乎乎的触感,还有那股熟悉的体香,我知道拉住我的人是谁。
这双手特别的柔若无骨,才一接触,就传来了一股股软绵绵的热力与温情,
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香味,刺激得我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心里一热,顺势一把抱
住了手的主人,跟着就在她那软乎乎的身体上乱摸了起来,摸了几把后径直来到
了她那鼓胀高耸的胸脯上,尽情的揉搓起她那两只丰满的乳房。哇塞,这妮子,
才几天的功夫,那乳房好像是又胀大了不少,沉甸甸的。
不一会,姑娘的嘴里开始了惬意的轻哼,身体发软,一股脑的靠在我身上,
只有两只手抱着我的头,将热乎乎湿漉漉的嘴唇没头没脑的在我的脸上乱亲了起
来。
我只感觉自己浑身冒火,胯下的那话儿也在蠢蠢欲动,胀鼓鼓的翘了起来,
话儿头痒痒的实在难受,于是,一阵冲动,一把将姑娘按在墙上,用自己挺立起
来的话儿,拼命在姑娘柔软的小腹上乱戳着。
怀里的姑娘似乎也动情了,将我紧紧的抱着,用她那高耸的胸脯,一个劲的
在我的身上上磨蹭着。
我喘息着,一边乱戳,一边伸手进她的衣服,在她滑溜溜的后背上拼命的乱
摸揉捏着。
也许是我的摸捏惊醒了她,姑娘大口的喘息了几下,然后推开了我,颤着声
说道:「你不是还要为小姐治病么?那可耽误不得呢。」
听到她的话,我才有几分清醒,但依旧心不甘情不愿地又在她的奶子上抓了
几把,才放开了她,嘴里依然大口的喘息着。
稍歇,我们踏上了楼梯,经过一段路程后,只听得吱呀的一声,一道房门打
开了,接着又被关上。
屋里没有点灯,黑蒙蒙的,只有月光透过窗棂,带来了几许光亮。
拉我进屋的小手将我带到一张床前,然后轻轻的娇笑了一声,又悄无声息地
退出了房间。「啪」的响了一声,房门,关上了。
借着月光,我看清床上躺着一个俏佳人,她正是主人家的大千金——月茹。
月茹今年十六岁,正值春花烂漫之际,平素也不得多见。但巧的是,一天下
午,她随着丫鬟小静到后花园游玩时,突然尿急,于是走到一丛玫瑰花后小解。
就在她要解完的时候,突然尖叫了一声,裤儿都来不及拉上,就跑了出来,
一边跑一边惊慌的喊道:「小静,救我,快救我!」
也是巧了,这天恰好我正在花园里收拾花木草坪哩。正在忙活之时,就见小
静跑了过来。
小静大约二十来岁,人长得身宽体胖,圆圆的脸蛋,好似银盘一般,笑起来
眯缝了眼,尤其是走起路来胸前一对丰满的大馒头似的乳峰上下跌宕起伏着,分
外的诱人。我早就看上她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接近。
小静跑到我的面前,叫道:「大哥,你去看看,小姐被蜂叮了,正在哭哩。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呀!」
听着小静的话,我仿佛看到了一扇大门,正在向我打开。于是,随口说道:
「哦,这个呀,那说不定呢,要看叮到的部位。」
接着我问:「小姐被叮了哪里?」
小静红着脸说:「是小姐的那里。」
「哪里?」
「嗯,就是小姐的那里。」小静再次羞红了脸蛋。
看着身边垂涎多日的美女,我抬起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嘿嘿的
笑了:「是这里吗?」
小静的脸蛋刷的红了,抬起手来,「啪」的打了我一下,同时说道:「不是
的。」
看着羞涩的丫鬟,我感到无比的快意,嘻嘻笑着说:「那走吧,看看小姐去
吧。」
我们来到了小姐呆的地方,小静低声在小姐耳边嘀咕了几句,小姐抬起头看
了我一眼,脸一红,又快速的低下了头去。
小静看了我们一眼,笑了笑,走开了。
小姐沙哑着嗓子问我:「你真的可以治?」
我忍着笑,鼻子里「嗯!」了一声。
接着说:「不过,你可要照我说的去做才行。」
小姐快速的又睥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低了下去。
「那让我看看被叮的部位。」
小姐的脸蛋唰的一下红了,扭捏了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解开了裤子,然后,
背对着我躺在草坪上。
哇塞,好一团雪白的肉团呀,就呈现在我的眼前。那肉团,粉白细腻,好像
是做元宵的糯米粉,在灿烂的阳光下,发出了炫目的光彩。我呆呆的看着,心里
一阵阵的颤动着,多美的妙人儿呀。
我按捺着剧烈的心跳与口干,在小姐屁股蛋上下到处端详着,但看了半天也
没有找到被咬的伤口,于是我颤抖着声音问道:「伤口在哪里呢?」
小姐羞红着脸,低声说:「你眼睛瞎啦,在屁股上。」
我又仔细的看了看,才发觉那雪白的屁股蛋上,靠近中间,确实有一小块稍
稍红肿的地方,但不仔细看,还真的发觉不了。于是,我凑近了小姐,伸出手在
那粉嫩的肌肤上按了按,小姐在我手指触到的时候,浑身颤抖了起来。
我对着小姐说道:「你的这个病,要赶紧治疗,要不,一旦毒液进入你的五
脏六腑,轻者容貌变丑,重者要了你的命。」
小姐听到我说,颤抖着声音说:「我不要变丑,宁愿去死。」
于是,我偷笑着说:「那我为你治疗吧。呆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
叫才是。」
小姐红着脸,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看着小姐逐渐走进了圈套,我头一低,就在小姐的屁股上舔了起来。
我一边舔一边仔细的看,映入眼帘的,是小姐那肥白的屁股,小姐不愧是养
尊处优,平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保养得皮肤那叫一个好,更何况那是女孩
的屁股,平时总是用裤子严密封锁起来的,轻易见不到光,更别说是被外人看到
了。
那肌肤真叫一个嫩呀,舔起来,就像是在舔一块水豆腐,颤悠悠的;两片屁
股之间,是绯红的物事,那物事像一个才蒸熟的馒头,白嫩嫩鼓蓬蓬的,肌肤更
加的鲜艳、细嫩,还有几丝黑黑的毛毛,蜷曲着覆盖在上面,看上去黑白分明,
动人心魄。
看着这一切,我裤裆里的那话儿不由自主的硬了。
随着我舌头的接触,小姐浑身一抖,但刚刚说好了的,为了性命,小姐只好
忍受着我的舔吻。
小姐的屁股,端的美妙。我舔着舔着,从小姐屁股缝里传出了一股股异样的
幽香,似兰似麝,更加使我情绪高涨,舔得更加的热切了;而且小姐的嘴里,也
开始了若有若无「嗯嗯嗯嗯嗯嗯嗯」的轻哼,听着那美妙的声音,我裤裆里的那
话儿胀鼓鼓的越来越硬了。
在小姐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亲舔了一阵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大胆的将小姐的
屁股往两旁分了分,露出了小姐那躲在深闺人未识的菊花,那菊花呈深棕色,在
明晃晃的天光里,分外耀眼;更加可爱的是小姐的花苞,那花苞粉红柔嫩,只有
几根细细的黑色毛毛,蜷曲在那嫩生生的花苞之上,颜色还浅。
而花苞里,此时已然沁出了一些花露水,花露水使得整个花蕊更加水嫩了。
看着这等美妙所在,我的舌头情不自禁的在小姐两腿之间的花苞处舔了舔,
小姐浑身再次颤抖了起来。我双手抱着小姐的屁股,舌头拼命的在小姐的花苞处
死死的舔吻着。
小姐的身体不安的一直扭动着,随着我的舔吻,嘴里发出了阵阵轻微的呻吟
声,不知不觉之间,小姐的花苞处,又流出了许多的蜜汁,那蜜汁呈乳白色,黏
糊糊的,糊在了她细嫩的皮肤上,也沾了我一嘴。
小姐嘴里的哼声,越来越大了,她浑身颤抖着,带动得她那雪白的屁股,也
在不停的颤抖,只有那雪白的蜜汁,依旧一股股的流淌出来,将那绒毛、菊花、
粉红色的花苞,沾染得红一块,白一块的。
就在我们沉浸在那奇妙的旖旎风光的时候,突然,我们的身后,传出了「噗
通」的一声,啊?我一惊,放开了小姐,扭回头一看,原来是小静这个丫头在不
远处坐到了地上。
我恍然明白了,刚才的一举一动被人偷窥了。
就在我惊恐不已的时候,小姐推开了我,红着脸坐了起来。
看着小姐的举动,我也慌了,赶紧站了起来。小姐也站立起来,手忙脚乱地
拉自己的裤子,但脸蛋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消退,看上去依旧动人无比。此时,
她看了看眼前的丫鬟,顿时,明白了不少,跟着,她扭头对我说:「还不去要了
她!」
「要了她?」我不解的看着小姐。
「你要她出去浑说呀!」小姐急得跺脚。
「怎么个要法?」我依然不解的看着小姐。
「奸了她啊,笨蛋!」小姐好像是要死过去的样子。
小姐就是小姐,那书念的,可谓聪明至极,我方才恍然大悟。
有了小姐的指派,我满心高兴的扑了上去,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小静。立时,
一股丰软的感觉再次袭来,刚才在小姐身上得不到的,现在可是得以补偿了。我
将自己的大嘴,直接按在了小静红嫩的脸蛋上,拼命的亲吻了起来。同时将大手
摸到了这个丫头的胸前,开始了大力的捏搓。
小姐则羞红着脸,躲过了一边。
小静红着脸,低着头默不作声,只有颤抖着的娇嫩身躯,显示她还是一个活
人。
我在小静的胸脯上摸了几摸,觉得不过瘾,于是,将手钻进她的衣服里面,
直接摸她那两只硕大的乳房,好美呀。
随着我的抚摸,小静全身软绵绵的,瘫在了草地上,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才
发现,她两腿之间的裤裆处,已经是湿漉漉的一大片了,还散发出一股股兰花一
般的味儿来。
我盯着眼前的小静,几把扯开了她的衣服,于是,小静整个身体,就暴露在
了我的眼前。
小静人比较白,身体很丰腴,胸脯上,两只大乳房晃晃悠悠的,就像刚刚蒸
熟了的大白馒头,胀鼓鼓的,尤其是馒头中央,那猩红色的奶头,水灵灵,嫩生
生,好似熟透了的小樱桃,令人垂涎欲滴,而她两胯之间,那一大蓬乌黑亵毛,
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更加的引人注目。
看着眼面前的可人儿,我趴到了她的身上,急忙把坚挺无比的那话儿抵在她
那粉红色的花苞上,然后屁股一拱,我那胀鼓鼓的话儿就钻进到一个热乎乎的所
在,哦,好爽呀,小静的花苞,已然紧紧地夹住我那话儿,简直就要爽上了天。
就在我的那话儿进去的一刹那,身下的小静尖叫了一声,接着,浑身就颤抖
个不停,我低头一看,一股殷红的血,从我们的结合处,流了出来。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呆愣愣的看着,身子也不敢动一下。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还从未接触过女人,今天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平时只
是听说男女在一起办事是多么的快活,但貌似事情不是这样的呀。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身下的小静低声说道:「你倒是动动呀,只是要轻一点
啊。」
得到小静的指示,我开始模仿狗儿们办事时的动作,屁股慢慢的开始了来回
耸动,粗大的那话儿也在小静窄小的花苞里进进出出,来回的抽插着。
没过多一会儿,小静的花苞里越来越滑,好像是多了一些什么东西,接着,
一股股乳白色的东西,淌了出来,而我们之间的结合处,也发出了阵阵「扑哧扑
哧」的声音,身下的小静,此时嘴里却是发出了一阵阵「嗯嗯嗯嗯嗯嗯嗯」的声
音,那声音,无异于天籁之音,好听之极……
回想着往事,我走到了小姐的床前。
床上的小姐,盖了一床轻飘飘、软绵绵的棉被,只见她紧闭着双眼,躺在那
儿。
我轻声叫了一声:「小姐,我来了!」
连说了两遍,她才轻轻的「唔!」了一声,表示没有睡着。
我说:「小姐,请你翻一下身,这样才好弄。」
我轻轻的拉开覆盖在小姐身上的被子,小姐那具纤小的娇躯,就暴露在我的
眼前。
小姐上身是一件菲薄的浅色衣服,下面是一条同色的裤子,紧紧的勾勒出她
那纤细而不失曲线的身体。
她的身体跟丫鬟小静比起来说,另有一番风味。
看着,嗅着闺房里迷醉的香味,我的那话儿又情不自禁的胀了,我怕惹出什
么乱子,压低声音说:「小姐,咱们现在开始疗伤,好吗?」
「嗯!」
看着小姐全身不设防的横趴在床上,我慢慢的拉下了小姐的裤子,于是,小
姐那肥白的屁股,再次呈现在我的眼前。
都说月下看美人,越看越有味,要的就是现在这个朦胧状态。
眼目下的小姐,虽然没有那天看得真切,但朦胧的看来,更加有着迷人的景
象,还有就是,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跟一个赤身裸体的大家闺秀呆在一起,
更加的具有诱惑与挑战性。
我强忍住自己心脏的剧跳,蹲下身子,伸出手先在小姐的屁股上抚摸了一会
儿,又细细的嗅了一番小姐身上的香味,才伸出舌头,仔细的为小姐舔了起来。
今天我没有像那天一样,一来就舔小姐的伤口,而是从她屁股的外缘开始。
慢慢的向中间舔,最后到达伤口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姐的屁股也在逐渐的被舔舐着,床上的小姐,嘴里
开始了低低的呻吟,随着被舔范围的逐渐扩大,小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促而且
也越来越大。我怕惊动了别人,急忙抓了一块枕巾,盖在小姐的头上。
舔完了伤口,我掰开小姐的屁股,只见小姐那深色的菊花,还有那娇嫩的花
苞,此时已经糊满了粘液,泛滥着点点的光亮,更加令人兴奋的,是那花苞里已
经散发出来阵阵浓幽的香味,似兰似麝。
我头一低,又在在她的屁股沟里舔舐起来。
随着我的舔舐,小姐又开始了颤抖,而那优美动人的哼声也再次开始,「嗯
嗯嗯嗯嗯嗯嗯」个不停。
我舔过了她的菊花,接着往下,来到了她的花苞,在那里,我再次舔到了她
那浓浓的蜜汁,还是那么的可口……
小姐趴着,实在是不好舔,于是,舔过一阵之后,我将她翻了个身,仰面朝
上,立时,小姐那纤小的乳峰,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对乳峰,跟丫鬟小静的
比起来,又是别有一番天地,小巧玲珑,只堪一握,但又尖溜溜的,犹如宝塔。
于是。我心脏狂跳着,将手摸到了她的乳峰上,肆意的开始了揉弄。
哇,好爽呀。
随着奶子被摸,小姐的嘴微微张开着,一丝丝的低吟,又开始了。
我感到小姐的胸前,有一个新的东东,逐渐的挺突了起来,于是我解开了小
姐胸前的衣服,以期一探究竟。有嫩红的奶头挺立了起来,好诱人哦,我毫不客
气的张口噙住了,开始吮吸起来。
小姐的眉毛,开始了扭曲。等到两只奶都被我分别吃过,方才放了开来。
当然,眼下还有更重要的工作,就是继续为小姐「治疗」。
我发觉,此时小姐的屁股下面的床单上,已经有了一大滩东西,湿漉漉的。
我继续蹲了下来,小姐赤裸的花苞,就袒露在我的眼前。
小姐的花苞不是太鼓,花苞上那些毛毛也不太多,稀稀拉拉的,比起小静来
说,少了许多。但她可是东家的千金,现在就赤身裸体躺在我的面前,心里那份
快感,可是十个丫鬟都比不上的。
我又开始了工作,这次,我将重点,放在了舔弄小姐花苞之上。
我仔细的舔舐着,力争不放过每一寸土地,在舔过了小姐那两片肥厚的大肉
片,脆生生的粉木耳,翘挺起来的花生米之后,将舌尖插进了小姐的桃源洞内,
并且来回的抽插着。
小姐低沉的哼哼声,随着我舌头的抽插,越来越大,而且也越来越急促。最
后,在小姐花苞的紧缩之中,我伸进她的桃源洞里的舌头被她的花门夹得生疼生
疼,紧接着,是她桃源洞里面的大股的洪流的汹涌奔出,我的嘴巴被灌满了……
刚才在楼下就跟丫鬟小静有过那么一段,现在为小姐忙碌了半天,早就被刺
激得剑拔弩张了,胯下的那话儿胀鼓鼓的顶在裤裆上,但看着小姐的花苞,愣是
不敢下手,只憋得我脸红筋涨的,现在又被灌了一嘴的蜜汁,真是是可忍孰不可
忍,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解开裤门,掏出了那话儿,就在小姐的花苞处摩擦了起
来,没几下,硬邦邦的大肉棒上沾满了蜜汁,接着,我一挺腰,话儿的头就钻进
了小姐的花苞里,同时带来了一股紧仄的压迫感。哇塞,好热的花苞呀。
「呀——」的一声,小姐发出了高亢的叫声,那叫声穿云裂石,在寂静的夜
里显得是那么的嘹亮。
唰的一下,我被惊呆了,也停止了动作,虽然有过跟小静的经历,但眼面前
的情况,还是颇令我尴尬的。
但仅仅只有一声,小姐抓过了枕巾,用牙咬住。
稍停,小姐幽幽的开了口:「好哥哥,再来呀,只是要轻一点才好。」
得到佳人的鼓励,我再次开始了抽动。不一会,「扑哧扑哧扑哧扑哧」的声
音,在房间里面回响。我一边抽动着那话儿,一边用手摸捏小姐的乳房,还不时
逗弄着上面的小奶头。
终于,小姐在「啊啊」几声后,她的花苞里,再次喷涌而出许多汁液,顺着
我的肉棒,流淌了出来。小姐也停止了身体的抖动,接着,她搂过了我的脖子,
热辣辣的亲了我几口,说:「我够了,你走吧。」
就在这时,小姐的房门被推开了,接着一股风刮了过来,接着,一双热乎乎
的小手拉着我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埋怨道:「谁叫你去动小姐的,你不要命
啦。」
我现在可是彻底清醒了,但嘴里还是争辩道:「我忍不住嘛……」
手的主人掐了我一下:「你忍不住,不是还有我嘛。」
哇,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刚才同小姐弄了半天,她够了,我呢?那话儿
可还在胀鼓鼓的硬得难受哩。现在可好了,又有了新的对象啦!
一边走,我一边在她的身上到处乱摸着,当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她的上半身
已被解开,突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三伦明月,我揉了揉眼睛,没错,就是三个月
亮,一个在上,两个在下,有趣的是,下面那两个月亮,居然还在晃动!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