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落日】(19-20)(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钓鱼行动2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
「局长,鱼饵已经成功投放。」
「嗯。其他人呢。」
「其他人没有任何事,只是情绪上……」
「尽量安抚他们一下吧。」
「是。」
「下面就等着大鱼上钩了。」
…………
解雨晨只感觉恍恍惚惚的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光怪陆离,分不清真假,
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只感觉全身酸痛,等他意识逐渐恢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般的巨大房间,破烂的窗户上挂着几块碎裂的玻璃,明
媚的阳光照射进来,地上满是腐锈的钢筋,掉落的水泥块,尘土遍地,杂草丛生,
偶尔有昆虫跳来跳去。
他被绑着双手双脚,倒在地上,旁边唐书瑶被同样绑着,还在昏迷当中。
「瑶瑶!瑶瑶!醒醒!」解雨晨叫着,企图挣扎过去。
「别叫了,她没事,只是睡着了。」一号的声音传了过来,「别白费力气了,
你们跑不了的。」
解雨晨转头看过去,只见一号站在门口,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
「其他人呢,珍妮呢,你们把瑶瑶带来干什么。」
「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吧,不过为了让你死的安心,我就好心告诉
你。」一号似乎心情不错,「其他人没事,我们没空理会他们。至于你说的珍妮,
她是我们的一员,自然该回到她该去的地方,这个小丫头嘛,阻拦我们的行动,
自然该死。不过,她还有点用处,能控制你,就顺手带来了。」
解雨晨听到其他人没事,心里稍安,随即冷静下来,「说说吧,都这时候,
把我带来干什么。」
「你问错人了,我们不过是替人办事而已。」一号伸了一个懒腰,紧身衣下
凹凸有致的身材,玲珑毕现。
「嘤」的一声,唐书瑶慢慢睁开了眼睛。
「瑶瑶!瑶瑶!」解雨晨连忙叫道。
「哥……哥……」唐书瑶慢慢清醒过来叫了一声,「我们这是在哪儿。」
「没事,别怕啊。」解雨晨安慰道。
「哥哥,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唐书瑶恢复了意识,想起之前的事,就
要哭出来。
「没事的,瑶瑶,别害怕,不会有事的。」解雨晨挣扎着靠了过去。
「真是兄妹情深呐。」一号看了一眼他们,不再理会。
…………
秦岚坐在办公室里,闭目靠在椅子上。
「都安排好了吗?」她开口问道。
「都安排好了,所有人都在随时待命。」云霜站在一旁回答。
这是桌子上的电话「叮呤呤」的响起,秦岚按下了免提。
「好久不见了,亲爱的X夫人,想不到我会给你打电话吧。」一个沙哑,带
着些许幸灾乐祸的声音传了出来。
「乔治·J·亚伯拉罕,真是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个不幸的消息。」秦岚
不带任何感情的说。
「真是荣幸,没想到X夫人还记得我的名字。」
「当然。每当想到你的代号J,我都会想起那个可怜的小老鼠杰瑞,每天东
躲西藏,真是可怜。」
「哼哼,X,不要逞你的口舌之利了,相信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
J的口气一转,冷冷的说道。
「我一直在想是谁干的,没想到是你这条漏网之鱼,还真成了心腹大患。」
秦岚与之针锋相对。
「你果然知道了,那就好办了。真是没想到,当初都以为干掉了你,谁知道
你竟然没死,还摧毁了我们的组织,杀死了我的兄长,我跟你不共戴天,没有一
天不想干掉你。」对面的J恶狠狠的说道。
「没想到当初间谍组织的头号人物是你的兄长。」秦岚沉默了一下说道,
「谁知道,当初我们最没有放在眼里的,最无视的一个人,竟然会有这种背景与
能力,我们都小看你了。」
「谢谢你的夸奖,X夫人,我更想不到啊,当我知道当初摧毁我们组织的人
是你的时候,我真是惊讶,代号X,还真是未知啊。」
「说说你的条件吧。」秦岚直接问道。
「条件?不不不,我没有条件,跟你交手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你们了。」对
面的人说道。「派人跟踪你这么久,真没想到你还有家人,你还有个儿子,哈哈,
X夫人,你杀害我的兄长,我也要你尝到这个滋味,我要慢慢折磨你。」
「啪。」对方挂掉了电话。
「局长,对方使用的网络电话线路,经过几十个服务器的周转,我们一时查
不到他的位置。」云霜说道。
秦岚摆摆手,「他既然敢打电话来,一定考虑到了这些,没想到他隐蔽到了
这种程度。」
「局长,那怎么办。」
「放心。他还会打过来的,【天谴】那边密切注意,他一定会出现的。」
「是。」
…………
解家,一片愁云惨淡。
「佳妮,佳妮,你吃点东西吧,雨晨他会没事的,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你千
万不能出事啊。」朱敏虽然心里同样难过,可她还是安慰着楚佳妮。
楚佳妮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眼泪不时的往下掉,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哭的红
肿。她从来没有想过没有解雨晨的日子,她会怎么办,仿佛她的天,已经塌了。
朱敏偷偷抹了一下眼泪,她这前半生经历的不幸遭遇已经够多了,她慢慢的
学会了坚强,可现在已经把整颗心都教给解雨晨的她,还是悲痛欲绝,可是面对
女儿,她只能坚强。
姨妈秦飒和解雨轩搂在一起,也在旁边留着眼泪,她在接到消息之后连夜赶
了过来,并没有让她老公跟着,让他瞒着双方父母,尤其是她的父母,一个孙女,
一个外孙一起被人绑架,怕老人接受不了。
解美玲还算镇定,她跟警察详细说了发生的事后,就一直打着电话,她想通
过朋友问一下有没有人知道这个杀手组织,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女儿成了杀
手。
迈克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在一旁忙着打电话的母亲,感觉自己是那么无力,
他再想,如果是哥哥,他会怎么办。
楚老爷子走了进来,他找到了以前做过饭的高层,请求他们关注这些事,并
找了老李,老程他们,他们虽然退下来了,可影响依然不小,通过层层关系,向
警局施压,当然这些都汇报到了秦岚那里。
「佳妮,你去吃点东西,要当心你肚子里的孩子。」楚老爷子说道,「爷爷
去给你做你爱吃的。」
「爷爷,我吃不下。如果老公出事了,我也不活了。」楚佳妮说道解雨晨,
哭的更厉害了。
「他会没事的,你想想,如果他没事,回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孩子也没
了,看你怎么交代。」楚老爷子安慰道。
楚佳妮想到这些,才哭声稍减。
楚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想到老伙计解家这一门,真是多灾多难,还有那跟自
己亲孙子一样的解雨晨,现在生死未卜,他也仿佛苍老了很多。
…………
破旧的仓库里,解雨晨仔细思考着,想着最近发生的每一桩事。
「这到底怎么回事,她们是杀手,到底谁要杀自己,为什么现在绑架他们,
莫非雇主要来?」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
「第一次那个女杀手来,是不是就是要杀他,可是为什么?最近发生的事,
奇怪的也就叫秦凤的女人,她说自己的母亲还活着,可是随后遭到了枪击。莫非
……是妈妈的事……」他摇摇头,自己都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还活着,可是除了这
个,他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蛛丝马迹。
这时听到手机的声音,他看见一号拿出手机,并没有背着他们,而是就在那
里接了电话,他只能听到一号说的话。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人给你放到这里,时间到我就会走。」
「抱歉,我们是杀手。」
「这个嘛,我要请示审判者。」
「好,一会我跟你联系。」
一号挂了电话,随即走到一边,又打了一个电话,不过解雨晨听不到了,看
样子,是在和她们的审判者联系。
过了一会,一号走了过来,一把抓起解雨晨,「抱歉了,小子,雇主让我折
磨你一下,放心不会弄死你的。」
「呵呵,没想到你们杀手什么都干。」解雨晨笑道。
「当然,如果你有钱,也可以委托我们。不过是要你能活着。」
「那我现在能委托你吗?」
「你说呢?我们有我们的信誉。」
「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你太不明智了,你不应该得罪我,牙尖嘴利的小子。」说着一号用一根绳
子把解雨晨吊在房梁上,拿着一根皮鞭,配上她穿的一身皮衣,颇有点SM女王
的味道。
「你要干什么,你放下我哥哥。」唐书瑶在旁边挣扎的喊到。
「臭丫头闭嘴,否则把你也吊上去。」
「瑶瑶,没事,别怕,哥哥不会有事的。」解雨晨安慰道。
「呵呵,是吗?」一号冷笑一声,一鞭子抽到解雨晨身上。
解雨晨身上的衣服立马撕裂,露出一道殷红的印记。
「小子,嘴够硬的,一声不吭,有骨气,我倒要看看你多硬。」说着左一鞭
右一鞭的抽到他的身上,似乎有些神经似的亢奋,「叫啊,叫啊,你倒是叫啊。」
解雨晨身上的衣服马上变的一条一条的,一道道鲜红的印记纵横交错,只感
到火辣辣般的疼痛,他张嘴大骂,「叫你奶奶个嘴,臭婊子,你打就打,哪来那
么多废话。」
「好小子,哈哈,看你长的这么帅,就不往你脸上打了,我看你能撑到什么
时候。」又是一顿猛抽,带着她哈哈的大笑。
「哥哥……哥哥……你住手啊……呜呜……不要打我哥哥……」唐书瑶在一
边哭喊道。
解雨晨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皮开肉绽,他已经确定这个杀手绝对精神有问
题,据说杀手平时太过压抑,只有杀人才会有快感,看来果然不假。
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只是火辣的疼痛传来,让他的脸型变的有些扭曲。
一号打了一会停下,放下绳索,迈动两条大长腿,扭动臀部,如魅惑的蛇精
一般走到解雨晨身边。
她俯下身子,举起皮鞭,蛇皮般的皮鞭上面挂着解雨晨鲜红的血肉,一滴滴
的血滴下,在解雨晨脸上擦了一下,随后她张开小嘴,妖艳的伸出灵巧的舌头在
解雨晨脸上舔了一下。
「小弟弟,姐姐真不忍心打你,看你这帅气的脸蛋,结实的身子,姐姐真想
好好疼疼你。」一号在他的耳边吹着热气,轻舔了一下他的耳唇,语气柔媚的说。
解雨晨喘着粗气,这时反倒发笑了,「嘿嘿,美人,如果我能活着,我要是
花钱委托你,让你撅着屁股,让我操一顿怎么样。」
「没问题啊,小帅哥,姐姐求之不得,不会要你钱的,呵呵。」一号一把抓
住他的伤口,趁解雨晨大叫之际,在他耳边轻说,「快晕倒。」
解雨晨心里一惊,虽觉怪异,却来不及多想,大叫一声之后,晕倒在地。
「哥哥……哥哥……」唐书瑶哭喊着,挣扎着身子向着解雨晨扭动。
…………
「局长,大鱼还是没有上钩,怎么办。」云霜问道。
「放心,他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好容易找到这个机会,他的目的是我。」
叮呤呤。
秦岚按下免提。
「亲爱的X夫人,我给你发了一份邮件,相信你会喜欢的,哈哈……哈哈…
…」又是那个声音,说了一句,随即挂了电话。
秦岚打开邮件,里面是一段视频,正是一号抽打解雨晨的画面。
「局长,怎么办。」
「等!」
…………
暮色降临,繁星初上,燕山余脉脚下的清泉庄依旧如往日那般的静谧,在月
色的照耀下,潺潺流过的清河泛起白色的浪花。
景色依旧,人却不再。
解家后院,虽灯火通明,却安静的如平静的湖面。几条狗也没有了往日的活
泼,都蔫吧的趴在地上。
楚佳妮依旧神色悲郁,朱敏和赶来的倪琳陪在她的身边,怕她出了什么事。
姨妈秦飒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依旧没什么消息。
解美玲问了一天也没有问出什么头绪,神色哀伤的她去了祠堂,祈求祖先的
保佑。
解雨轩默默的垂泪,她一样一样看着家里的东西,仿佛都有哥哥的气息。
「哥哥的刀呢?」忽然她叫道。
众人闻言抬头,眼神扫过房间,随后盯在墙上的刀架上,空空如也。
…………
解雨晨虽然是假装晕倒,可是一倒地却真的昏迷过去。这一晕就一天一夜,
等他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了。
「小子,还没死。」一号的声音传来。
解雨晨张开苍白起皱的嘴唇说道,「有你这个大美妞惦记,死不了。」
「呵呵。」一号魅惑的笑了一声,「小帅哥,知道姐姐的好啦,要不要给你
来点刺激的。」
「好啊,有什么本事,接着使出来,大爷接着。」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接着啦。」一号扭动着柔软的蛇腰,迈着轻盈的
猫步走了过来,黑色紧身衣下的挺翘丰臀随着步伐左右扭动,她俯下身子,硕大
的丰乳在紧身衣的包裹下更加挺翘。
她解开解雨晨的裤子,露出了解雨晨虽然软着,但依旧粗大的肉棒,「看来
你的本事不行啊,姐姐来帮帮你吧。」说着张开殷红的小嘴,把肉棒含入嘴中,
轻灵的舌头挑动着。
解雨晨怎么也没想到一号竟然会如此,虽然身体疼痛,可生理的反应却很诚
实,软趴趴的肉棒在她的舔弄下如充气的气球一般迅速变大,如狰狞的蟒蛇一般。
一号吐出大鸡巴,伸手撸动几下,「本钱不小嘛,让姐姐好好舒服一下吧,
也让你死前享受一下,做个风流鬼。」
说着,她拉开胯下的一节拉链,露出了光滑无毛,颜色粉嫩的嫩逼。她张开
双腿跨到解雨晨的头前,「来,给姐姐舔一下,一会姐姐让你舒服,别耍花样,
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你跑不了。」
她按住解雨晨的头靠向自己的小嫩逼,解雨晨虽不知道她玩什么花样,送上
门的逼不干白不干,更何况这个小嫩逼看着光洁白净,丝毫没有异味,不像是经
常乱搞的样子。于是他张开嘴含住了小嫩逼,舌尖挑逗着她的阴蒂和逼洞。
一号按着他的头,紧紧贴在自己的嫩逼上,两条大长腿不由得抖动,嘴里发
出小声的呻吟。
「你干什么,放开我哥哥,你这个骚女人,贱货,把你的骚逼离我哥哥远点。」
唐书瑶看到她那么对待哥哥,一阵气急,破口大骂。
「对了,还有你这个臭丫头。」一号似乎刚想起唐书瑶,走过去一把把唐书
瑶拉倒这边来,她把屁股后面的拉链也拉开,露出了白皙的肉臀,结实的屁股因
为长年的锻炼,高高的挺翘着。「臭丫头,给我舔屁眼,否则有你好受的。」
她一手把解雨晨按在嫩逼处,一手把唐书瑶的脑袋按在自己的屁股那里,唐
书瑶摇晃着头,紧紧闭着嘴巴,「臭丫头,不听话。」她一巴掌扇在唐书瑶的脸
上,出现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瑶瑶!」解雨晨叫了一声,对着她眨眨眼。
唐书瑶不知道为什么哥哥要舔这个坏女人的骚逼,可知道哥哥是为了自己好,
只能留着眼泪不再反抗,一号翘着屁股,享受着前后肉洞的舔弄,舒爽的呻吟。
然后她跨坐在解雨晨身上,一手分开了自己的小嫩逼,一手扶着大鸡巴对准
自己的逼洞,缓缓的坐了下去,随着大鸡巴一寸寸的插入她的小嫩逼,一号发出
似痛苦,似舒爽的呻吟,「好……好大……小嫩逼都充满了……」
解雨晨只感觉她的逼洞异常狭小润滑,紧致的嫩肉紧紧包裹着大鸡巴,如果
不是没有处女膜,他都要以为这是处女的嫩逼了。
一号开始上下抬动肉臀,慢慢加快,一股股的淫水被大鸡巴带出,打湿了解
雨晨的裤子,从后面看,在黑色紧身衣的映衬下,两半肉臀更加白皙,如两轮明
月般,上下飞舞。
「啊……好舒服……好大……操的嫩逼好舒服……」一号发出了淫叫,她拉
开胸前的拉链,丰满挺翘的乳房,结实的大奶子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跳动,她一把
拉过两人,按在她的奶子上,「吸……吸我的奶子……吸我的……奶……」
唐书瑶恼恨她强奸哥哥,含住她的奶头,正要狠狠咬下去,忽然感到她的衣
服旁边有硬硬的东西刮着自己的脸,她眼神一扫,是一根吸管。
一号一边疯狂的扭动,一边无意识的拍着他们的头,任谁看都是陷入狂热性
爱的女人。
解雨晨也看到了,他心中虽然疑惑更深,却无瑕多想,补充体力要紧。
一号疯狂扭动了十多分钟,浑身一颤,一股淫水流出,她的身子酥软的停下。
过了一会,她扶着解雨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随即慢慢起身,收拾好自己的衣服。
解雨晨看着她,心里在想,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架他们来,又
帮助他们。卧底?卧底到了杀手组织,看她的样子,不会没有杀过人,那她怎么
交代?卧底用自己的身体帮助自己?
「小帅哥,本事不小嘛,还没射,姐姐好人做到底,给你吸出来吧,呵呵。」
一号风骚入骨的说道。
「骚女人,你不要碰我哥哥,你这个贱货。」唐书瑶依旧骂道。
解雨晨眼角露出一丝赞许,瑶瑶还是配合的很好的。
「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小丫头,那让给你吧,别让你死的时候,还不知道
男人是什么滋味。」一号笑着说。
「你这个疯女人,你不要……啊……」唐书瑶被一号抓着头发按到了解雨晨
的胯下。
唐书瑶只能摇着头,虽然她很想帮助哥哥,可谁知道周围还有什么人。她的
小脸擦过肉棒,嘴唇不时无意的划过肉棒,心里乞求,哥哥,你快点射吧。
终于解雨晨大鸡巴涨大,乳白色的精液从马眼喷射而出,一股股射到唐书瑶
的脸上。
一号满意的点点头,拉过唐书瑶,舌尖在她脸上舔了一下,然后在自己的嘴
唇上划了一圈,好一个风骚的尤物。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接了电话。
「什么,我没空在这耗着。」
「昨天?那是看在你那笔钱的份上,可一不可二。」
「呵呵,不可能,我是【天谴】的头号执行者,自有我的规矩。」
「今天中午十二点,你不到我就走,当然我可以帮助你顺手把他们扔进海里,
免费!」
说完这句话,不待对方回答,她就挂了电话。
「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吧,当然如果雇主不来,只要你给我一点好处,
我可以不把你扔进海里去,这不算违背委托。」一号说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
秦岚依旧坐在椅子上,面沉似水,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
云霜站在一旁,不知为什么,脸上有一丝潮红。
「局长,已经是第三天了,会不会……」
「不会!绝对不会!」秦岚语气肯定的说,「他应该知道,如果错过这次机
会,他再也不能威胁我,他不会甘心的,所以,他不会放弃这次消灭我的机会!」
叮呤呤。
「X夫人,你还真沉的住气啊。」
「J,你能威胁我的,就是我的儿子,可我才是你的目标。你杀了我的儿子,
你也不会甘心的,可你还能再抓走我其他的亲人吗?别做梦了!说你的条件吧。」
「没想到你这么冷血,亲儿子在我手上,还这么冷静。X夫人,你真让我失
望。」
「你没资格这么评价别人。当年,你的兄长谋杀了我的丈夫,我当然要报仇。」
「你丈夫死有余辜!」
「你兄长罪有应得!」
「…………X夫人,如果想救你的儿子,十二点到我们组织以前的总部,你
应该记得那个地方。一个人,如果我在周围五十海里以内发现一个生人,你就等
着替你儿子收尸吧。」
「啪。」
「他终于要露面了……」
「局长……」
「收网!」
「是!」
…………
第二十章收网·真相·往事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无名岛,在解雨晨他们被绑架后的第三天中午,一架直升机飞到了这座岛的
上空,缓缓降落,巨大的机翼旋转,发出呼呼的破空声,地上的小草被吹的倒俯
在地面。
机翼慢慢停止旋转,只见一个一身迷彩服的女人矫健有力的跳下了直升机。
她身材高挑,宽松的迷彩服也不能掩盖她凹凸有致的傲人身材。她气质高贵典雅
而又英姿飒爽,眼神锐利透露出睿智的光芒,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肌肤,一头长
发简单的梳着马尾挂在脑后,她就是秦岚。
仓库内的解雨晨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门口,他想看看到底
是谁要杀他。忽然他的眼睛睁大,只见一个身影走了进来,随着这个人的靠近,
她的面容更加清晰,「你……你……你是……」
他有些语无伦次,脑中一片空白,这个人跟妈妈长的一模一样,可世界上哪
里有长的这么相似的人,无论容貌,气质,都跟自己儿时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秦岚看到解雨晨的样子,马上跑了过来,「晨晨,晨晨……」依然叫着他小
时候的称呼。
一号唰的一声,站到她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你是……妈妈……」解雨晨有些艰难,有些难以置信的叫出了那
两个字。
「哥哥,你说什么,那个人……那个人是姨妈?!!」唐书瑶听到他的话,
小嘴大张,她根本不记得姨妈的样子,仔细看这个人跟妈妈长的有些相似。
「是我啊,晨晨,妈妈在这,妈妈没死……」秦岚叫道,当她终于可以正大
光明的站在儿子的面前,终于可以说出自己是她妈妈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流出
了眼泪。
「妈妈,你怎么来这里,这到底……」
解雨晨还没说完,忽听房间的一侧地面打开,随着「啪,啪,啪」的声音,
一个灰白头发,面色阴郁的西方男人拍着手,缓缓的在升降梯上出现。
「好一幅母子重逢的感人画面,亲爱的X夫人,好久不见了。」说完,非常
做作的弯腰,做了一个西方的绅士礼。
秦岚看向他,「J,真是没想到,你就在这个地方,真是让我们好找。」
「哈哈,借用你们的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吗?或
许应该叫,灯下黑吧。」J非常得意的说道。
「确实,我们谁都没想到这里,不过,你也只能得意到现在了。」秦岚非常
自信的说道。
「不,不,不,X夫人,你没意识到现在的处境,我知道你一向自信,但你
现在不应该这样。」J摇了摇头。
「不,不,J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即使你把我引到这里来,你也跑不掉
的。」
「是吗,在这片海域,我布置了大量的监控,只要有人靠近五十海里,我就
能知道,而这段时间,足够我走掉了,非常轻松。」J走近几步,靠近了秦岚。
「很好,X夫人,您没有带武器,可惜我失去了给您搜身的绝妙体验,放心,
我不会让您这么快死去的,您一定会生不如死。」J恶狠狠的说道,透露出无比
的怨毒。
「J你太自信了,以前我们都认为你是个废物,现在依然这么认为。要是你
的兄长,我可能会忌惮,但你,不行!」秦岚轻蔑的说。
「你给我闭嘴,都是你害死了他,我也会让你尝到这个滋味。」J变的有些
癫狂,他拿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解雨晨。
就在这时,「唰」的一声,一道黑影闪过,J拿枪的右手被皮鞭抽向一边,
随即手枪掉在远处。
J捂着右手,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一号,「你……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J,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你果真无可救药。」秦岚清
冷的说道,毫不留情的打击他,「当年你的兄长害死我丈夫,今天,你休想再害
死我儿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是【天谴】,排名第一,信誉最好的杀手组织,怎
么可能……」J盯着一号问道,他为了避免暴露的可能,自己从不出面,因此委
托了这个地下世界最好的杀手组织,可是现在竟然……
「你不需要知道,因为你这个废物根本不配知道,J,去找你兄长吧,送他
上路。」秦岚一声令下,一号随即而动,手持一把匕首飞扑上前。
「哈哈,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陪我一起……」J拿出了一个遥控器,还没说
完,忽然一道快如闪电的光影闪过,直射他的喉咙,随即才听到破空声,一号只
感觉一阵疾风刮过自己的面门,她踢飞J的遥控器再看,只见一把雪白的长刀贯
穿J的脖子。
而从她动身到踢飞遥控器,发生的时间,不到一秒钟,那这把刀的速度……
她转头看向解雨晨,只见解雨晨还保持着甩刀的动作。
「看什么看,还不是要谢谢你。」解雨晨喘着气笑道。
原来在刚才J和秦岚说话的时候,一号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开了他的绳索,
而这把刀是先前她就放在这个地方的。本来是有备无患,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晨晨……」秦岚跑过来,抱住了解雨晨,「我的孩子,妈妈终于见到你了,
让妈妈好好看看。」她搂住着解雨晨的头,认真打量着。
「妈……妈妈……」虽然很长的时间不叫了,而且他有太多的疑问,但解雨
晨还是叫了出来,一声出口,眼眶就湿润了。
「哎。」秦岚同样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
「妈妈,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当年不是……」解雨晨问道。
「晨晨,我知道你有太多的疑问,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一会我全部都告诉
你。」秦岚看着他说道。
「嗯。」解雨晨点头。
这时一号已经解开了唐书瑶的绳索,两人站在秦岚身后。见秦岚转过身,唐
书瑶马上立正敬礼,严肃的说道,「报告局长,【凤巢】组员唐书瑶奉命执行钓
鱼任务,任务完成,请指示。」
「你完成的很好,待收尾工作结束后,给你记功。」秦岚同样严肃的说道。
「谢谢局长。」
「瑶瑶,你这是……什么【凤巢】……」解雨晨一脸惊讶,他真是有点晕了,
先是珍妮是什么【天谴】的杀手,这又冒出一个【凤巢】。
「对不起啊哥哥,这个,一会让局长……也就是姨妈告诉你吧,嘻嘻,听完
了不许怪我哦。」唐书瑶跑过来摇着他的胳膊说道。
「唉,你们呀……不会怪你的。」解雨晨苦笑一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局长,我真没想到你就是姨妈,天呐。」唐书瑶随后对着秦岚说。
「我也是回来当局长之后,才知道你也进了调查局,记住,保密哦。」秦岚
点了一下她的头,笑着说。
「是。」
「通知第二小组进入这里,收集资料,仪器全部拆除带回,你在这里接应她
们。」
「是。」一号回答。
解雨晨看了一眼一号,知道让她留在这里可能是清除某些监控画面,他总觉
得有些熟悉,可现在并不好多问。
「好了,别看了,我先带你们回去,家里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呢。」秦岚笑
着拍了他一下。
「妈。」解雨晨脸一红,知道妈妈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走吧。对了,回去后,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消息。」秦岚边走边说。
「我明白。」解雨晨说道,「妈妈,那珍妮……」
「她没事,只是现在她不适合回去。」
「我知道了。」
简短截说,三人上了直升机,秦岚驾驶,飞离这座小岛,到了某一个基地,
随即驾车回去,又安排几个警察带他们回去。
到了家,众人自然一片欢喜,楚佳妮这几天虽然强撑着吃了些东西,可是在
巨大的心里压力下,还是憔悴不少,解雨晨好一番安慰。
送他们回来的警察,给了众人另一套说辞就回去了,无非是歹徒觊觎钱财,
已被正法云云。
那边秦飒拉着唐书瑶左看右看,又对解雨晨一番嘘寒问暖,然后给老公打电
话,报了平安。
只是众人没有看到珍妮,不禁又是一番询问,解雨晨再三保证,珍妮没事,
她只是被坏人蛊惑,那天才会说出那些话,现在已经被送回美国了。
结果自然皆大欢喜,随即众人给他们两个接风洗尘。饮宴完毕,楚老爷子多
喝了几杯,朱敏扶着他回去了。秦飒拉着唐书瑶和解雨轩回了房间,这两天她看
着楚佳妮憔悴的样子的过来的,这时自然给他们多一些时间相处。
解雨晨陪着楚佳妮一顿好生安慰,不过身上还有伤,怕她这时看到了更受刺
激,借口她太过劳累,让她好好睡一觉,没有和她交欢做爱。
哄睡了楚佳妮,解雨晨开到了解美玲的房间,解美玲自然知道刚才解雨晨在
外面说的是假话,一直等着他,这时解雨晨才说,「珍妮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您也知道,暂时她不能回来。」
「她真的是杀手?」解美玲问道。
解雨晨点点头。
「这个孩子,我说怎么感觉她不对劲,老是经常出去……」解美玲伤心的哭
了出来。
「她没事,她现在很好,我保证,过几天等风平浪静了,你就会见到她。」
解雨晨抱着她安慰道。
「嗯,知道她没事,我就放心了。」解美玲擦干了眼泪说道,「对了,刚才
迈克说他要回美国,一方面是陪珍妮,二是他最近也……」
「那就让他回去吧。其实你可以告诉他这些事。」解雨晨说道。
「嗯。」解美玲在他怀里温顺的点点头。
静谧的氛围下,解美玲眼神柔媚,性感的嘴唇湿润,如一朵等待被采摘的鲜
花。她轻轻吻了上去,解雨晨抱着她的头亲吻,忽然他发出「嘶」的一声。
原来解美玲抱着他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碰到了他包裹的伤口。解美玲
眼睛大睁,就要脱下他的衣服。解雨晨阻止着,「没事,就是一些小伤,几天就
好了。」
「我看看!」解美玲眼含泪珠喊到。
解雨晨只能任她解开衣服,解美玲捂住了嘴,眼泪啪嗒啪嗒的从漂亮的大眼
睛中滑落。只见解雨晨整个上半身都包裹着绷带,有不方便包裹的地方,露出一
道道红色的印记。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皮外伤。」解雨晨笑着穿好衣服说道。确实是皮外
伤,一号的鞭子挥的很有技巧,看着挺狠,可是只擦破了外面的一层皮。否则,
那么多鞭子抽下去,就算不会伤到内脏,血也要流完了。
解美玲扑倒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又是好一阵安慰。
这几天解雨晨送走了迈克,迈克走的时候泪洒机场,好不伤心。又去了李老
爷子和程老爷子家拜谢,感谢他们的帮助,两位老爷子对他一阵嘘寒问暖,亲切
异常。
姨妈秦飒因为出来好多天了,看他们没事了就要回去,还要带着唐书瑶。唐
书瑶死活不愿意,而且她们已经定下了针对秦飒的行动方案。可是因为她爸爸实
在担心,想看看女儿,她也只好先回去。
在她们回去的前一天晚上,众人要聚众淫乐一番的时候,楚佳妮,朱敏,倪
琳终于发现了他身上的伤口。又是一阵伤心,解雨晨把流着眼泪,哭着拒绝的几
人狠狠操了一番,把她们送上了高潮,体现自己的没事,也算尝试了一把强奸的
快感。
因为身体并无大碍,解雨晨在休息了几天之后就去上班了,他还是喜欢这种
平淡安逸的生活,可总有疑惑在他的心头,他想了好久,想明白了一下,但还有
一下需要证实。
在下午空闲的时候,秦岚来了,同样的装束,同样的位置。
「妈妈。」解雨晨坐在她的对面,没想到他早就见过母亲了。
「虽然十几年没有见面,可是我一直在关注你们,看到你一路以来的成长,
你对家人的责任,对生活的热爱,你积极的态度,我很欣慰,由衷的欣慰。」秦
岚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儿子,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露出了微笑。
她继续说道,「相信以你的聪明,一定想明白了很多事,我不过是给你证实
一下罢了。正如你所想的那样,对方针对的是我。J是某个境外间谍组织的漏网
之鱼,而我是国家神秘调查局的局长,我摧毁了那个组织,他要找我报仇,可是
以我的身份和警卫而言,他找我的麻烦,即便是杀手,也难如登天。」
秦岚搅动着咖啡,娓娓道来,「于是他联系到了【天谴】,出了一大笔钱委
托了她们一个任务,跟踪调查我所接触的人,去过的地方,试图找出与我有关联
的人,针对他们,从而威胁我。我发现了这点,想要找到他,可是他太隐蔽了。
于是我制定这次钓鱼行动,而你,就是鱼饵。」
说到这里,她握住了解雨晨的手,是她让他受了那么多的苦。解雨晨拍拍他
的手背,眼光清澈,带着微笑。他能理解。
秦岚平复一下情绪继续说,「我两次跟你在这里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次你们去祭拜祖先后,我也出现在那里,更加深了他的怀疑。为了让天谴能够
成功抓到你,我把瑶瑶派到你的身边,她就是【鱼钩】,拖你的后腿,把你这个
【鱼饵】送到鱼的嘴里,所以,你不要怪瑶瑶。」
解雨晨摇摇头,自然不会。
「一切准备就绪,我告诉你我还活着,引起了你的怀疑,随后通过你的嘴告
诉【天谴】的杀手,他自然不会怀疑,从而确认我们的关系,然后行动就开始了。」
「还有什么疑问吗?」秦岚看着他,「对了,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我为
什么能这么清楚他的计划,为什么能这么顺利实施行动。」
「因为,我就是【天谴】的审判者!」
所有的谜团全部解开,疑惑也已得到证实,与解雨晨想的已经八九不记十了。
「珍妮是个意外,她刚好来这边,为了加快计划,才让她加入进来,却也让
她暴露了身份。」
「而我的身份,【天谴】内部,除了一号,二号,其他人都不知道。她们你
都见过,相信你也猜出来了。」
虽然听着很平淡,可是解雨晨知道,这要经过多么严密的计划,才能如此顺
利实施。他握住了母亲的手,一阵心疼。
「没事了,一切都过来了,看着你们很好,我也放心了。」秦岚从他的眼神
里感受到了一切,拍着他的手,安慰他。
「说了会告诉你一切,今天就全部告诉你,你就当听故事吧。」秦岚接着说。
「二十几年前,我和你爸爸都是神秘调查局的成员,他是【龙渊】的组员,
我是【凤巢】的组员,然后我们相爱了,组成了家庭,然后有了你,再然后有了
雨轩,那段时间,是我最平静,最快乐的日子。」
「生下雨轩后,我有了任务,就是和你爸爸一同打入间谍组织内部。在一次
传递消息的时候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于是我和你爸爸定下了假死脱身的计划,同
时也是为了让你爸爸不被暴露。」
「当时间谍组织在国内也有很多成员,为了不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这一【
死】就是十年,我躲在暗处摸清了他们所有的组织秘密,人员组成,于是组织行
动,准备一举摧毁他们。」
「可是在行动前夕,你爸爸的身份被他们发觉,于是他们谋杀了你爸爸,并
伪装成意外。他们知晓了我们的计划,只能仓促发动,摧毁了他们的总部,消灭
了他们的所有核心成员,其中头目就是J的兄长。」
「可是还是有一些中层干部跑掉了。为了全部消灭他们,同时解除对你们的
威胁,我秘密组织了杀手组织【天谴】,这个上面也不知道。又经过几年的时间,
终于所知道全部中层干部被消灭,我也被提升为调查局局长,回来任职,谁知道
还有一条漏网之鱼。后面的你都知道了。」
平淡的讲述,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动情的演绎,解雨晨却听出了腥风血雨,
感到了波澜壮阔,一个女人顶着怎样的压力,才能做出如此英雄的事迹,而她的
动力,是对他们深沉的爱。
巾帼不让须眉!
解雨晨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秦岚靠在沙发上,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压力,一束阳
光照在她的身上,映出她微笑的面容,如一幅最美丽的画卷。
……………………
故事到这里,其实已经讲完了。
再后面的情节,相信大家也能想象的出来,可能解雨晨依然过着这样平淡的
日子,和众多美女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可能解雨晨接手了【天谴】,然后过着
惊心动魄的日子,有更多的美女投入他的怀抱。
可能会有些遗憾,还没有写他们盛大的婚礼,可是写到这里,感觉这个结局
是如此美好,就留下一些幻想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