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出于蓝】(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翠庭山庄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庄主萧桓为人正直谦厚,内功和掌法也已入化
境,曾经更是被江湖众人推举为武林盟主,不过萧桓本人淡薄名利终是推辞了,
不过说破大天去萧桓的名气还是不如其弟萧羽。
萧遥有些疑惑的看着大伯,不知道今天大伯如此郑重其事的把自己唤来所谓
何事,不由得紧张起来,寻思着自己近来有没有做过什么荒唐事。
「遥儿,大伯叫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觉得该是告诉你的时候了。」萧桓一边
说一遍解开桌上用丝绸包裹的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是你爹留给自己的徒弟的,跟我说如果他自己没有机会交给自己
的徒儿就由我代为传达。」说着萧桓抚摸了一下盒子的表面接着说道:「你爹终
身没有收徒,你爹走时你还太小,你以后保管好你爹的这件遗物,算是有个念想。」
萧遥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纸,纸上了了几笔只写了两句诗,琼
花后有莲花开,山海山田终是山。这两句诗写的也不算工整,为什么要把这两句
诗传给徒弟呢?萧遥忍不住问了一句:「大伯,我爹是什么样的人呢,你们总说
不到告诉我的时候,可是侄儿已经满十六年纪了,给咱们山庄送菜的狗子跟我同
岁都快当爹了,我已经可以分辨是非了,是时候告诉我了吧?」
萧桓脸色凝重,叹了口气道:「你爹是我见过这世上最为通透之人,就是太
过玩世不恭,潇洒人间,最后终是走了一条不归路,最后身败名裂,性命也保不
住。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太过介怀这件事。」摇摇头又叹道:「我之所以让你一直
在外人面前跟我师徒相称就是怕你爹的仇人来对你不利,如今告诉你,也是让你
有防人之心,你不可能终日呆在山庄里不出去,以后出去行走江湖要有所小心。」
萧遥一听自己可能终于能走出山庄看看外面的世界不禁喜形于色,忙问道:
「大伯,我什么时候能下山?」
萧桓看了一眼萧遥摇摇头道:「今年我的老友要做七十大寿,加上自己的孙
子娶的是江湖名门,不免热闹一下,到时候你陪我一道去。」
萧遥眼珠转了两下说道:「大伯今年不过四十开外,怎么会有老友过七十大
寿?」
问到这里萧桓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说道:「此人也是江湖中一位奇人,名
望无人能出其右,我也是机缘巧合下才与他结识,一见如故,结为了忘年交,你
这些时日一定刻苦练功,出去莫要给山庄抹黑。」
萧遥生性懒散,一听这句也不敢逗留,赶紧说道:「遥儿知道了,遥儿这就
下去练功。」
萧遥前脚出去,后堂就走出一个举止端庄的美人,看容貌似乎三十不到,其
实是小萧桓八岁的夫人,今年实际年纪已经三十有六了。她缓缓坐下问道:「那
东西不会害了遥儿吧,我始终觉的小叔子的东西还是不给遥儿的好。」
萧桓回道:「应该无妨,我保管十几年也没看出那张纸背后有什么蹊跷之处,
我弟萧羽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如果遥儿真的把他忘得一干二净我是真的于心不忍。」
萧夫人叹了口气道:「但愿是我真的多虑了。」
萧遥一从萧桓房中出来,就溜到了前厅的后厨房去找狗子,每天这个时候就
是狗子来送菜的时候,偌大的山庄只有自己一个孩子,小时候没有什么玩伴只有
狗子跟自己年纪相仿,所以特别投缘,经常打闹到一起去。
「小少爷,你来了。」狗子一看到萧遥就热情的过去打招呼。
「狗子,我们去玩弹弓去,今天我肯定比你打的准」萧遥一来就拉着狗子向
往外跑去。
「比就比,你哪次能胜我?」狗子也不示弱,大咧咧就跟萧遥一起往花园方
向走去。
「今天我们打什么啊?」狗子问道。
「花园里有颗枇杷树,我们比谁打下来的果子多。」萧遥回道。
两人在花园的琵琶树下拉开了弹弓噼噼啪啪的射起了果子。
半晌过去了,两人一数还是狗子赢了。
「我说你赢不了我吧,输了吧?」狗子得意的说。
「哼,弹弓这种东西输了也没什么了不起,主要你不会武功,不然我用手抛
石子,一下打下几颗果子也不是什么难事。」萧遥不服气的说。
「输了就是输了,你这次输了你学狗叫。」狗子不依不饶的说。
「能不能换个别的,狗叫有什么意思。」萧遥脸上挂不住急忙道:「我娘马
上要来花园打理花草,我们还是快走吧,被我娘抓住就糟了。」
「不学狗叫可以,那让我看看你娘长什么样,我来山庄送菜这么多年,一次
也没见过你娘。」狗子摇头晃脑的说道。
萧遥一想这总比学狗叫强吧,就说道:「好吧,我们去花园那头藏起来一会
儿我娘过来看一眼就走,我娘连我都不爱见,更别说看见你这生人。」
说完就拉着狗子去花园另一头藏来起来,果然不过一会儿,就有一个美的如
同画中仙子一般的美人,拿着花篮走了进来,随手赏起花来。
狗子看的呆了,还没有回过神就被萧遥给拉走了。
狗子回味半晌对着萧遥说:「那是你娘?真是仙女下凡都比不上她,我那媳
妇跟她比就是一块烂抹布,啊不,就是一泡狗屎。」
萧遥听他这么说有点想笑,说道:「自然是我娘,你这么说你媳妇也太没口
德了吧。」
狗子又想了想:「不对,怎么看你娘都是一个仙女模样,你肯定不是你娘亲
生的。」
萧遥踢了狗子一脚说:「你胡说什么,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狗子揉着屁股又信誓旦旦的说:「我见过萧夫人虽然那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
看容貌是比我娘年轻很多,但是你娘分明怎么看都是一个小姐模样的年纪,根本
不可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儿子。」
听他这么一说萧遥也感觉奇怪,娘亲和伯母是不大一样,这狗子虽然年纪跟
我差不多,但是毕竟是快要当爹的人了,难道真的在这方面比我见识高?虽然想
到这里了但是还是不解气,又朝狗子踢了几脚,嚷道:「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
萧遥与狗子胡闹半晌,天色渐暗,赶紧整理一下去后厅准备用晚饭。
刚到后厅门口老远就看到何妈在门口打眼色,就知道一定有情况,打气十二
分小心,整理好衣衫才敢入内。
进去一看头好像两个那么大,柳家三小姐来了,也就是萧夫人的亲妹妹,因
为还没出阁,经常会常住在翠庭山庄,但是只有一点不明白,这小姨怎么每次看
到我就跟看到仇人一样,恨不能把我杀了,眼神也是很凶,恨不能从眼中喷出火
来。
萧遥只要看到她来心里就暗暗叫苦,恨不能她赶紧走。
吃饭时柳小姐的杀人的眼神又投射过来,吓的萧遥连夹菜都不敢,这就是童
年阴影,怎么都会怕。
这时候自己的娘亲夹了一块肉递了过来,轻轻的说道:「遥儿,赶快吃饭,
不要愣着。」萧遥明白娘亲只有在柳小姐在的时候会表露出一丝温暖,至于是为
什么,自己也无从得知。
吃了一顿索然无味的晚饭,萧遥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爹留下的那两句诗,
除了有些别扭,没有什么异常,看着看着,有些困了眼睛模糊起来,就把纸片丢
在一旁准备睡觉,就在这时,无意中看到纸片的背面,灵光一闪,似乎看到了什
么。
本来这张纸就有些薄,写诗的笔墨有些就从这张纸背面渗了过来,形成一些
不规则的黑点黑线,这东西原来一副图案!萧遥又眯起眼看了半天,终于看出这
是一副图画,但是画中的东西好像自己见过但是却想不起来了。无论怎么努力也
想不起来这图画的东西到底在哪里见过。最后只好放弃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上,何妈送来早点,萧遥看着盘子黑漆漆的东西说:「何妈,这是
什么?这么黑能吃吗?」
何妈看了一眼盘子说道:「少爷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用黑豆和黑芝麻做
的团子啊?」
萧遥诧异道:「我怎么不记得的了。」说着夹了一个放在嘴里好像确实记得
这个味道。
何妈又悠悠道:「少爷那时候太小记不得了吧,厨房也有些年头不做这个糕
点了。」
萧遥听着听着眼前一亮,小时候,没错就是小时候。突然兴奋的回道屋里拿
起那张纸,冲着外面跑出去。
谜题解开了,这幅图上的画的是一个地方,而且这个地方我去过,我从小就
被禁足在山庄内,连这个翠秦山都没踏足过半步,也就是说这幅图上地方只能在
山庄内,这山庄所有地方我都摸得烂熟,只有连着后山的果园我不完全熟悉,因
为太大,园子里不止有果林、竹林还有药田,迷了路怕是一整天也出不来。想到
这里萧遥直接进了园子按着图上的地方找起来。
最后在园子的最深处,靠山的小瀑布停了下来,怎么看就是这个地方没错了,
依稀的记起,小的时候似乎被带来过这里戏水,后来没人带领就再没来过。确定
是这里就在这附近摸索起来,半晌什么收获也没有。只好除去衣衫下水试试运气,
在这温泉潭水中几乎翻遍了所有石头也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天色也暗下来只好悻
悻然离开园子。
第二天萧遥睡到晌午才起来,用了中午饭,跟狗子玩耍了大概几个时辰,狗
子回去了,没事可做,又往园子走去。
到园子门口一看,园门怎么好像从里面锁起来了,莫非还有别人进园寻宝,
立即施展轻功越过墙头,小心的朝温泉接近。
快到温泉的时候似乎听到有人声,赶紧躲进花田中定睛向温泉观看。
这一看,这还得了,原来是一位美人一丝不挂在水中沐浴,——是萧夫人!
萧夫人晃动着圆润的乳房,走进瀑布冲洗着自己的身体,玉笋般的两条大腿
洁白无瑕,只有大腿深处藏着一撮漆黑的诱人的阴毛,萧夫人还时不时的用手搓
洗一下。
萧遥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胴体,兴奋的口干舌燥,虽然还不懂男女之事,还是
感觉自己身体里有团火,发泄不出来一样,胯下的玉茎也是蠢蠢欲动。
萧夫人冲洗完身体,坐在潭水边的青石上用脚拍打着水面,梳理着自己的头
发,似乎是要晾干自己的身体。
萧夫人胸前的两颗樱桃似的乳头,还有晃动着的玉腿和若隐若现的三角地带,
都激起了萧遥最原始的冲动,他恨不能现在就过去品尝一下这人间尤物。
萧遥躺在花田中良久未动,始终都在回味刚才萧夫人那美丽的胴体和她缓缓
穿衣的婀娜身姿,感慨这世间竟有如此美好之事。
等他终于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园中的初衷,拿起纸片比对到底玄机在哪里?仔
细观察之后发现图画中似有一身影坐在潭水边的青石上,这不是伯母刚才做的位
置,难道爹爹当年也在这里偷窥美人入浴!?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想罢移步来到青石旁边,找了根顺手的木棍在青石下的泥沙中挖了足足一尺
多深才挖出一个密封的竹筒,赶紧带着竹筒离开了温泉。
回到房间二话不说,打开竹筒,原来里面密封的是一本手书和一本画集……
手书开篇就说:打开手书者必是我徒儿,潭边窥看美人入浴滋味如何?
看到这里萧遥吃了一惊,前半句还好,后半句真是令人诧异。怎么会知道自
己池边偷窥之事?转念又一想,也对,如果我不是看了大伯母沐浴,解不开青石
藏书之谜,自然也看不了此书,想到这里萧遥就接着往下读。
书上写到:性情之爱乃世间最美好之物,为师写下此书就是传导徒儿能开阔
胸襟去探索这世间之美好,享受这世间之美好。此等事物不可有人教育,只能自
己摸索才能体会到个中滋味。
书中几乎很多是炫耀自己如何掌握世间男女之性事,如何看破世间大多人是
被封建礼教的枷锁所束缚。书中还提到画集是萧羽所画之春宫图,记载的是各种
男女欢好的体位,以及刺激哪些穴位能让身体更加亢奋以达到交媾的最佳体验。
萧遥看到这里无心翻书,立即拿起画册翻看,里面对女性身体的描画极为逼
真,详细的记载了如何利用体位和轻重缓急来让女子高潮到癫狂,甚至记载了如
何通过自渎来提高和锻炼自己性能力,以及自渎的几种手法和各种体验。
看到这里萧遥早就忍不住心火,从裤子里掏出被心火烧的红扑扑的肉棒自渎
起来,一边看着这些春宫上的美人一边想着自己大伯母萧夫人沐浴的模样,一边
用手撸着自己的玉茎,约莫半个时辰,肉棒不断的颤抖终于扑哧扑哧的射出一股
又一股的阳精才浇灭了心中欲望的火焰。
萧遥回过神来还有些意犹未尽,接着翻看手书。
手书的中篇大概是记载一种武功和两种药方,第一种武功是内功心法,是萧
羽从男人的阳根的勃起上悟出的一种心法,名为「蛰龙眠」,练了这种内功平时
只能维持自身功力一半的水平,但是如果在重要时刻可以随时暴涨功力至几倍以
上,但是时间不能太久而且使用一次也有恢复期,真跟男人办事行房一个道理,
会这种功法全天下只有萧羽一人,这种功法常常可以以弱胜强,反败为胜叫人难
以揣度你的真实功力。
这种心法,萧遥很感兴趣就记下心法要诀,至于药方,他不是很感兴趣没有
专心阅读,至于后篇,篇幅极长,讲的如何情挑各种世间女子,有对付名门小姐
的,有对付江湖女侠的,甚至还有对付女尼师太的,真想不出自己爹爹到底何许
人也,会传下这么一本手书,不过后篇讲述十分庞杂,对于女子的种种反应以及
如何应对都做了事无巨细的赘述,一时半会根本消化不了,最后一张上面写着,
如果有机缘定要参详为师留下的两句诗,拿到为师的手札,上面详细记录了为师
如何行走江湖,以及武林巨宝「正一神偶」的下落,没有机缘切不可强求。
这几日萧遥几乎天天闭门研读萧羽留下的手书顺便再修炼一下「蛰龙眠」,
自然每天都留意一下后山园林的园门有没有被锁,一连几天都园门大开,萧羽对
于其他事情也失了兴趣,不读书不练功就对着画册上的美人春宫图自渎,萧羽的
手书上还记载了一些利用香蕉皮和蜜瓜做成自渎工具的图解,萧羽都一一尝试,
如果实在觉得麻烦就直接用手,终日很少出门,连狗子来了也不去找。萧桓来看
过以为萧遥真的在修炼内功心法反而觉得有些欣慰,吩咐厨房萧遥想吃什么尽量
都满足,让他养足精神把内功再精进一层。
约莫着过了有五天,萧遥终于等到了机会,看到园门终于由内而锁,兴奋的
来不及多想直接越过墙头,在往温泉的路上胯下的玉茎就硬起来老高,走路都十
分别扭。
小心的躲在花田中定睛观看,果然是自己的大伯母——萧夫人,先看到的就
是萧夫人那圆润丰满的双乳,被水瀑冲刷的微微的颤抖,两颗红润的乳头也显得
格外诱人可口。
萧羽急忙忙抽出自己的肉棒撸了起来,这会管不得什么手法,脑子只有萧夫
人那诱人的胴体。
萧夫人冲洗完身体又坐在池边青石上打理着及腰的青丝,两条玉腿微微打开,
漏出一撮漆黑的阴毛,萧夫人的屄毛显得有些不太安分,可能是因为半干的原因
显得有些凌乱。
萧遥看的痴了,恨不能钻进萧夫人的两条玉腿间仔仔细细的看个清清楚楚。
眼睛贪婪地看着萧夫人的胴体,手上更是没闲着,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肉棒,速
度越来越快,恨不能马上就把它磨细一点。
萧夫人感觉自己身子差不多干了,拿了丝帕擦拭了一下秀发,弯腰去拿自己
的衣服。这个举动对萧遥来说太过刺激,萧夫人一弯腰美丽丰满的心形臀部正对
着萧遥,连粉嫩的肉缝都被萧遥一览无余,萧遥恨不能这就过去把肉棒从这肉缝
中一插到底,好好爱一下平日对她最为关切的大伯母,由于这个刺激太过强烈顿
时就把持不住,阳精扑哧扑哧的不停外射,尽然全部灌溉在身下的花田中了。
萧夫人走后良久萧遥还躺在花田中不肯挪动半步,不停的回味着刚才的场景,
最后终是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尝萧夫人这人间尤物的味道,有些意兴阑珊
只好提起裤子整理好衣服回房中继续练功。
又有过了大概两天,后园的门始终大开着,萧遥在房中感觉有些无聊,去后
厨找二狗子。
二狗子看到萧遥就问:「你怎么了最近?我每次来都看不到你人影?」
萧遥心不在焉的回道:「我最近被看的比较严实,只能在房中练功。」
狗子有点着急的说:「那今天比不比弹弓?」
萧遥看了他一眼说:「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跟我比弹弓,心里打什么坏主意?」
狗子大喇喇的说:「输了还带我去看你娘就行,看一眼是一眼。」
萧遥好气又好笑:「我娘怎么你了,你为什么那么想见我娘?」
狗子眉飞色舞的说:「你娘是世间少有的美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一
眼又不打紧,你是不是不敢比?」
萧遥眼珠一转说到:「也不是不行,你给我讲讲你跟你媳妇是怎么行房我就
答应你。」
狗子满不在乎的说:「就这啊?算什么事,看你应该还是童子身,啥都不懂,
我就教你好了。」
接着狗子把跟自己媳妇如何行房的事儿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说的是眉飞色
舞,唾液四溅。
本来萧遥在爹爹的手书中已经了解的很详细了,但那毕竟只是一本书,没有
狗子说的那么有现场感,况且狗子满嘴都是秽言浪语,说什么自己媳妇被操的直
流骚水,被干的叫春的声音连十里外打铁的都听不下去了。这种形容的词汇书中
是没有的,听了别有一番刺激,萧遥感觉自己的裤裆里的肉棒都在频频点头。
说完狗子看了一眼萧遥一副流哈喇子的样子,讥笑到:「小处男,你以后发
春了可以随时喊你狗哥,我可以教你怎么做男人。」
萧遥一听不服气到:「呸!我才不稀罕,再称自己是狗哥我一脚踢死你。」
狗子一看这就差不多了,也不敢太过分,就说:「快快,带我去看你娘,我
送一次菜也不能逗留太久。」
萧遥略加思索的说:「我娘你可能见不着了,今天这种天气不适宜采摘花朵。」
狗子一听急了:「小少爷你不是吧?你诓我?」
萧遥接着说:「你别急,我带你去见另外一个美人不就行了。」
狗子又问道:「谁啊?你家大夫人我是见过的,虽然那也是大美人,但是她
经常来前厅打理事物,我还是见得着的。」
萧遥接着说:「不是大伯母,你跟着来就行了,不看你就回去吧。」
狗子一听更好奇了,忙道:「行行,我跟你走,你要是诓我,我就找你娘评
理。」说着还奸笑起来。
萧遥白了他一眼带他到别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等会只能看一眼,
多看一眼你就有性命之忧。」
狗子一听楞了一下,道:「你别吓我?这么严重?」
萧遥一脸坏笑的说:「说是吓你也不尽然,反正很危险,你最好听我指挥,
否则你出了事情别怪我。」
狗子点点头,道:「好,我听你的就是。」
两个人来到别苑围墙似乎听到里面有人练功的声音。萧遥也不多做解释,比
了个收声的手势然后示意狗子坐到自己肩膀上去。
狗子骑在萧遥肩膀上扒在墙头往里观看,确实看到一位女子正在练剑,一身
的劲装显得格外英姿飒爽,身型伶俐优美,长相更是俏丽,眉宇间凝聚着女子少
有的那种英气,给人说不出的美感。
狗子还没看够,萧遥就把他放下来,拉着他就跑,一直跑回后厨才放手。这
感觉就跟有老虎在后面追命似的。
狗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真的是只看了一眼啊,这么美的美人,那有你说
的那么凶险。」
「你懂个屁!我以前也跟你一样偷看她练剑,结果被她的一只珠花打中额头
足足肿了半个月。」「那她还是知道是我,手下留了情,不然说不定拿什么来打
我。」萧遥说话时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狗子又问道:「她是谁啊,下手这么狠?」
萧遥答道:「大伯母的妹妹,算是我姨母。我以前没少吃她的亏,反正我看
见她比看见鬼还怕。」
狗子笑道:「这么美的美人被你说成鬼,我看你一定是经历了不少磨难。这
就是所谓的童年阴影吧。」
萧遥白他一眼道:「你总说这个美,那个美,我没出过山庄,那长的丑的女
子算什么样子?」
狗子呛白他一句道:「你啊对女人知道的太少,这山庄里简直就是美人窝,
我那媳妇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姿色,跟她们比就是抹布不如。我还去过王员外
家里送菜,达官贵人嘛,家里小姐、太太自然都是姿色不错的,否则也进不了大
户家门,但是要跟你娘她们比,那就差远了,就是仙子和凡人的差别,就连伺候
你的何夫人那都是美人胚子。」
萧遥若有所思的苦笑到:「哎,我要是能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就好了。」
狗子走后,萧遥回屋回味一下狗子嘴中所说淫词浪语,对着画册自渎了一番,
然后专心修炼「蛰龙眠」还有本门的功法「山字经」。
萧遥自从尝试到男女之事的滋味后,终日里就没有什么别的兴趣,除了关注
一下后园的园门以外,就是研读那本手书上的对付各种形形色色女人的攻略。
又过三日,园门又紧锁,萧遥二话不说翻过院墙,来到花田找好自己的风水
宝地,欣赏起人间美景来。
此次萧遥看着萧夫人那销魂的胴体,用手书上教的方法反复的摩擦着自己肉
棒,果然变得有些得心应手了,控制到最后萧夫人弯腰捡衣袍的时候,才对着萧
夫人的肉缝恨恨的射出了十几股子阳精。
萧夫人走后,萧遥整理衣服时发现,自己上次喷洒阳精的地方长出了一些野
蘑菇,不禁笑道:「这就是我的子孙变成的东西?」然后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
拔下一些蘑菇出了后园往厨房走去。
晚饭的时候萧遥硬着头皮进了后厅,本来为了躲避柳三小姐,基本萧遥都以
练功为名不出来和大家一起吃晚饭,不过今天嘛,有点不太一样。
等菜色齐备后,萧遥夹了一块做好的野蘑菇送到萧夫人面前说道:「大伯母,
遥儿今天看到园子里有些蘑菇,我采了一些回来,刚才尝了味道不错,请大伯母
尝尝合不合口味。」
萧夫人也不看萧遥,点头道:「遥儿有心了。」说着尝了一下蘑菇味道确实
不错,就称赞了一番这个野菇的味道。
萧遥赶紧把盘子移过去说道:「大伯母喜欢就多吃一些。」
萧夫人似乎很喜欢这个味道,就不停的夹野菇来吃。萧遥看在眼里,心里淫
心又起,看萧夫人的眼神不免就有些不坏好意。
萧夫人一直看到萧遥的眼神慌忙的闪躲起来,夹了一块野菇,对自己妹妹说,
三妹你也尝尝这个味道,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蘑菇。
萧遥有些奇怪为什么伯母不像平日那么用温和的眼神看自己,是不是自己眼
神有些什么问题。这个问题还没想明白,就看到柳三小姐把野菇放进嘴里吃了起
来,心上七上八下的,这一层可是自己没想到的,但又感觉十分刺激,想死你,
你也想不到你吃的东西是什么?
柳三小姐吃了似也感觉味道奇特,也跟着夹了好几根野菇来吃,萧遥心里乐
开了花,如果给萧夫人吃野菇是为了满足和发泄自己无处宣泄的欲望的话,那么
看着柳三小姐吃野菇就是充满抱负感,感觉无比畅快。
萧遥实在怕自己再呆下去会失态,草草地扒了几口饭,就告退回自己房里去
了。
回到自己房里不禁再回想刚才伯母和柳三小姐一起吃野菇的场景,尤其是柳
三小姐,心想你最好多吃点,吃到最后怀上我的宝宝才最好,想到这,萧遥在房
里不禁笑出声来。
不过自打那次野菇事件之后,一连十几天都没发现园门上锁,这可有点急坏
了萧遥,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最后冥思苦想决定,晚上也留意一下园门,感
觉也许萧夫人把沐浴世间给改了。
两天后的夜晚,月白如昼,如果晚上沐浴确实只有今晚最为合适,来后园一
看果然园门上锁,二话不说,翻越墙头直奔温泉而去。
虽然今夜月光如昼,但是温泉四周还是亮起了四盏宫灯,看到宫灯萧遥真想
打自己嘴巴子,白天来时虽然宫灯从未亮过,但是既然有灯那就必须晚上也有人
在此沐浴才会有灯啊,这点简单的事情自己都没想到。
二话不说直接找到自己的风水宝地,定睛朝温泉方向望去。
仔细一看,这还得了,居然自己的小姨——柳三小姐!
其实萧羽手书上写过,他自己年轻时发现后园这个温泉,就编制了一个谎言,
说这温泉水可以使女人肌肤白嫩,延缓衰老,等等很多功效,目的就是为了让女
人多来洗温泉,然后满足自己的偷窥欲望。
所以萧夫人也好,其他女人也好,一半是被萧羽的谎言给骗来的,一半是真
的因为这温泉水确实水温舒适的确是沐浴的绝佳地点。不过却都便宜了萧羽,萧
羽死后就变成萧遥的风水宝地,这也可以说是老爹留给儿子的最妙的遗产。
但是萧遥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看到柳三小姐的胴体。
柳三小姐一丝不挂坐在青石上用泉水轻轻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跟萧夫人不
同,三小姐窈窕的身材极尽完美,没有一丝松弛的皮肤,高耸的双乳如春笋一般
尖,紧实而上翘的屁股让人真想去捏一把,由于灯光略暗大腿根部看不太清楚,
阴毛似乎并不浓密,不过越是神秘就越是诱人,总之浑身都充满了美感。
萧遥看的目瞪口呆,这就是平时里眼神令人生寒的柳三小姐,现在看怎么都
不可怕,不但不可怕甚至是很可口,十分可口!
看着柳三小姐的身姿,萧遥下意识的掏出自己肉棒摩擦起来,早已是坚硬如
铁了。
没过一会,柳三小姐居然还躺在水面用仰姿游起水来,整个水面,只能看到
一张柳三小姐的俏脸,还有从水下插出水面的双乳,还有时不时从水面露出的三
角地带。
此等销魂场面萧遥当然是承受不住了,精关就要把持不住,感觉自己已经到
了极限。
就在这时,柳三小姐突然用手遮胸,目光如电射向萧遥的藏身处。
萧遥顿时大吃一惊,难道自己被发现了?!还没来及有什么反应,柳三小姐
抬手飞来一粒鹅卵石,直接打在萧遥的胸口。
萧遥顿时感觉自己五内俱焚,心里一阵翻腾,吐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不
省人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