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绿】(短篇同人)(04-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
李赋一手探在雪儿蛮腰下虚搂着,虽然已经被李赋玩弄了许久,但真到了即
将交合的时候,轻微颤动着的身体还是透露出少女的羞涩和紧张。
房间中传来了大龟头试探着雪儿蜜穴时的滋滋水声,小半个菌伞般的龟头进
出十余次后李赋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直接插到美人的最深处。
却不料雪儿下身比想象中还要紧緻得多「啊啊啊……好疼……不行……太大
了……快拿出去啊」「妹妹且好生受着,挨过了一下之后缓过来就舒服了!」说
罢李赋又加了几分力气,无奈龟头才插进了大半,就被雪儿的玉户箍得自己也感
觉生疼,竟是再难寸进。
无奈之下李赋只得先缓一缓,双手又开始在雪儿的娇躯上使坏,好让身下的
少女放松一些。
「呵呵,没想到雪儿妹妹竟这么紧緻,为兄倒是很期待进去之后被妹妹包裹
住的感觉会是如何了。」「唔,坏人,人家都羞死了,不许再取笑人家。」雪儿
的纤纤玉手抬起作势要打,不曾想却被李赋一把抓住,又拉到了李赋的大鸡巴上,
「好妹妹,哥哥都想得快疯了,快给哥哥揉揉,待会让你升天。」李赋一手拉着
雪儿的柔荑,一手又攀上了挺拔的玉女峰。「雪儿妹妹,不知今年芳龄几何了?」
「坏人问这个干什么?」
「嘿嘿,李某只是看妹妹天姿国色,从未见过这等仙躯,一时想起了一个传
闻,故而好奇之下想问一下。」
「嗯?什么传闻?要是回答能让我满意那本小姐就告诉你吧。」
听着李赋的称讚,和李赋聊着天的雪儿仿佛习惯了现在两人赤身相对的情景,
已经开始主动套弄着李赋的粗大,一边与李赋聊天。
腾出手来的李赋双手各揉一边腻乳,不时捏提一下粉嫩的乳头,惹得雪儿又
是一阵娇呼。
「呵呵,倒没什么,李某前些年走江湖的时候曾经抓住过几个採花贼,惩戒
一番之后又收去了他们用的歪门邪药和功法。」李赋原本盯着雪儿酥胸的眼又往
上瞄了一眼此时雪儿的表情,只见少女清纯微微泛红的娇靥上一双无邪的眼睛看
着自己,正聚精会神地听着自己的故事。其实以李赋这种色鬼,自己不是採花贼
已经算是不错了,又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儆恶锄奸之事,至於所说的收缴採花贼的
淫药和邪典说不定还是同道交流得来的呢。
顿了一顿,李赋又道「为兄无聊之下翻过一本典籍,据上面所说,有一种天
生媚体,拥有这种体质的往往都是万中无一的美女,而且典籍还说,要是这种体
质开发得当,不但会让身材容貌更上层楼,而且体质天赋也会比常人高得多。依
我看来,雪儿妹妹倒很有可能是这种体质了。」「开发得当?不知李大哥所说的
是如何开发?」「嘿嘿,这开发有三种,第一是修炼合适的功法,配合上合适的
丹药,让这天生的媚体更上层楼。第二便是通过阴阳调和了,双修之中以男子的
阳气调和自身的阴气,为自身的元气加入一丝灵性,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至於第
三嘛……嘿嘿,这个倒是可以以后再说。不过这阴阳调和之中,第一次又是最为
紧要的,若是对方的资质也够的话,说不定能引动一丝真气,日后便是修出玉髓
通灵之气也会容易许多。」「玉髓通灵?那是什么?」「就是体内的纯阴之气得
纯阳之力相助,暗合天地规律衍生出的真气,不但能改善体质,而且还能让女子
的容貌身材更为完美。」
果然女人都是在意外表的,李赋的话不禁引起了雪儿的兴趣「那这又与雪儿
的年龄有什么关系呢?」「那自然是这天赋越早开发效果就越好了,书上曾说宋
朝的古墓派小龙女女侠便是天生媚体,而且修习了玉女心经,加上从小便以蜂皇
浆滋养,所以才出落得天下第一美女的容貌身材,可惜太晚才开始经历男女之事,
而且那尹志平的功力太低,把小龙女的功法破去,十余年的积累一下泄了小半,
故而如果雪儿妹妹能开发好的话,说不定会比小龙女更漂亮哦。」说完,李赋一
手又往下探去,以指头缓缓地陷入雪儿肥嫩的美鲍中浅浅抽动,埋首在空出的玉
兔上不住含舔吸弄雪儿的奶头。
「啊……啊……坏人,说正事呢,不许你舔……啊……吸也不行……」乳首
遭袭的雪儿顾不得再给李赋撸屌,小手仿佛要推开李赋的头一般,可是被上下玩
弄的雪儿浑身酥软,又怎么推得动李赋这只饿鬼。
「嘿嘿,书上说了,若是不及双十,甚至不足双九之数的女子开苞之后,往
往能激发出女人的味道,身材会更加丰满,奶子更挺,屁股更翘,不知李某这个
说法雪儿妹妹可满意了吗。」李赋不由想起了自己妹妹的大奶,不禁欲念更盛,
手上口上都重了几分,右手也加上一个指头,又伸进了一个关节。
雪儿未经人事的身体哪里经得住李赋这等老手的玩弄,嘤嘤婉啼之间又流出
了更多的蜜汁,一时间水声大做。「好啦,好啦,人家告诉你便是了,慢点……
慢点……啊,别咬那里,坏人……啊……雪儿要丢,要丢了!」
听着雪儿的求饶李赋更起了作弄美人的想法,双指一边加劲进出,一边暗暗
用力稍微撑开雪儿的玉户,拇指则按上了阴帝,激烈的揉了起来。
「来,好味味(妹妹),快更哦嗦(快跟我说),多大了」品尝着雪儿腻乳
的李赋含糊不清地继续问道。
「啊……啊……雪儿……雪儿……今年十七……啊……还有半年才……啊…
…才双九呢……坏人,满意了吗?」
「哈,才十七就有这么大的奶子,看来妹妹潜力好大啊!」
「啊……啊……慢点……慢点……雪儿要到了,到了……啊……」一声婉转
的哀鸣后,雪儿嫩壁紧夹着李赋的手指,被捣鼓得泄了出来,溪水潺潺流出,李
赋甚至稍微接着就收集到了一掌淫液。笑嘻嘻的舔一舔,又将手指伸入雪儿的小
嘴,两指夹住灵蛇微微拉出来,「来,尝尝。」雪儿幽怨地白了李赋一眼,而后
将李赋的手指头一个一个慢慢地含住舔弄,吃下了自己的蜜汁。李赋也不浪费,
舔完之后又将手掌上的蜜汁糊到自己的龟头上,见美人已经泻身,全身提不起力
气,迫不及待地来回拨弄阴唇,这次可是真的要进去了!
(5)
由於之前紧窄的甬道已经被李赋的手指一番撑开,泻身之后的雪儿也没什么
力气阻挡李赋的进入,李赋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不在打算长驱直入,而是缓缓地
钻探,很快地就插入了大半个龟头,并且感受到了一层薄膜的阻挡。
怜惜地抚摸一下雪儿的娇颜,李赋俯身轻吻了少女一下,在雪儿的耳边轻声
道「雪儿,我要进来了!」「唔……嗯……雪儿会忍住的,李大哥只管施为吧…
…」雪儿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男子,仿佛要牢牢记住这个拿去自己贞操的壮汉,双
腿微微抬起,轻夹住李赋的雄腰,似乎已经认可了李赋将要对自己做的事情。
感受到美人的心意,李赋暗自提起一口气,坚定地往里推进,将整个龟头都
插进了雪儿的蜜穴,终於感受到了雪儿体内的紧窄!
「啊…………」雪儿处女摸被顶破,初经人道的幽径流出丝丝血丝,染在了
李赋的巨根上,慢慢地流了下来。
李赋情知雪儿蜜道紧窄,一伸手,从脱下的衣服堆里摸索出一颗百花丸,含
在自己嘴里,便要往雪儿的小嘴渡去。
「呜唔……」因为初次被插呼痛的雪儿,被李赋大嘴堵住,微微挣扎间却尝
到了甜甜的味道,那百花丸本就是取春夏之交繁花盛开之时选取各种增进情欲的
花朵的花粉花蜜配上青木香等,配出有助於承恩接露的房中药。花香和花蜜的甜
味使得雪儿舒缓下来,加上李赋滚烫的双手在身上慢慢地游走,加速药力的化开,
加上往日练功的底子,渐渐地雪儿适应了李赋的粗大,不再有撕裂般的痛处了,
只是有一点阴道被撑开的不适感。
「嗯……啊……」不再呼痛的雪儿随着李赋坚定地进入不时发出几声嘤咛,
细细体会着男人的雄伟慢慢地深入,此刻,两人都缓缓动作,体味彼此身体中的
紧窄和火热,两个年轻人都忍不住为彼此的纤细和硕大而讚歎. 终於,李赋感觉
顶到雪儿的花心,再也难以进入,此时还有小半截肉棒尚在体外,便又俯下身来
轻吻雪儿的薄唇,仔细感受雪儿的甬道。李赋笑道「妹妹的蜜穴怎得这般紧緻,
挤死人了都。」「呜……人家哪里知道……都是你这坏人太大了,雪儿都感觉要
撑坏了,啊……先别……别动啊……」
不理雪儿的娇呼,李赋缓缓地微微抽动,却感觉进来的时候没发现,待得抽
动了,才觉得龟头仿佛每次动作都能刮到肉壁上的褶皱,而且退出的时候也会被
紧紧吸住,不住地蠕动按摩,好不爽快!
「妹妹不但水多穴紧,没想到连这道道都有那么多的讲究,还是个销魂的名
器,如此绝色尤物真是天该让我遇到了!」
不知为何听着李赋将自己当做玩物一般评价的语气,雪儿却没有动怒,反而
适应过后微微摇摆逢迎起李赋的征伐「唔……这么说来,李大哥喜欢雪儿的小穴
吗?」「哈哈,喜欢,喜欢得紧,妹妹的里面……喔……夹得我好舒服,肉壁却
软软的,又多水,裹得我好舒服,不过就是有些不够尽兴。」「啊……你们男人
真是的,人家都被你这样了,还要说这种话,不过……看在坏人今天为我解毒的
份上……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雪儿会尽量满足你的。」
李赋慢慢加大了进出的速度,然后拔出一截,指着向雪儿道「妹妹自己看看,
哥哥还有小半截没进去呢,每次插到里面都会顶着进不去,怪难受的。」
「咯咯……谁让你的坏东西不长好,这下难受了吧,人家也爱莫能助啦。」
「哦?雪儿妹妹爱莫能助了么?哈哈,果然还是喜欢我的这根坏东西吧。」李赋
趁雪儿一时不察的失言,随着话头打趣道。
「讨厌~ 坏人坏人,人家不和你说话了……啊……不要这么一下子这么……
啊……」
李赋时重时轻,时快时缓地抽插,牢牢地把主动权捏在自己手上,看着雪儿
随着他的动作时而娇哼时而呻吟,心中的征服感令他无比满足。
「不过,雪儿妹妹不是说会让我满足吗,如果李某真有办法全部插进去,想
来妹妹也会配合的吧?」「骗……骗人……人家已经被你填满了啦,唔……剩下
那么多怎么可能进来……」「嘿嘿,李某刚才不是说过吗,这第一次交合如果能
尽欢的话以后可是会事半功倍的,怎么样,妹妹可想听听。」「雪儿才不听你诓
人……不过……不过,真的能全部进去吗?」
「那是自然,而且全部进去之后一定会让你爽的升天。」雪儿听着李赋的话,
蜜穴已经完全适应了李赋的抽插,一阵一阵的快感传来,仿佛又有了方才高潮之
前那种痒痒的酥麻,不由心中分神:他弄得雪儿好舒服啊!唔,虽然一开始也很
疼,但是适应之后好像真的有点爽快……如果还能更进一步的话……啊啊……雪
儿,雪儿的第一次已经给了别人了,难道还要毫无保留地被他……那岂不是很对
不起相公吗?不过……既然这第一次这么重要,我想相公知道了也会原谅我吧…
…啊……相公,雪儿以后一定会好好回报你的,现在就先让雪儿好好开发身体吧!
「唔……你且先说说,怎么个进去法?」「哼……啊」李赋又重重地来了两
下「寻常女子的花心,自然是进不去的,但是妹妹这般天赋的女子却能修习房中
秘术,待得将要高潮的时候,只要配合男子发力,就能顶开花心,进入最里面,
共赴极乐!」
「哼……你且说说,人家要怎么配合你,若是不难的话人家委屈委屈,就让
你这坏人讨个好。」
「不难不难,妹妹冰雪聪明,肯定一点就会,来,且按着我的指引运气。」
於是在李赋一双手半指点半使坏的情况下,被李赋插得七晕八素的雪儿,经
过好几次尝试之后,终於被李赋懵懵懂懂间骗她修炼上了纯阳真经上以女阴炉鼎
採补修炼的法门。
原来纯阳真经这么功法虽然厉害霸道,进阶又快,但是对於人体要求极高,
负荷也极大,因此阴阳调和就成了辅助修炼的最佳法门,因为真气的霸道和主动,
往往双修之时女子都会被男子烫得服服帖帖,从此臣服于胯下。
此刻李赋抱着雪儿狠命地抽插,那硕大的阴茎已经比开始时又深入了一寸,
插到底的时候阴囊都开始拍到雪儿的翘臀,混合流出的淫水,发出啪啪的声响。
咕唧……咕唧……两人的交合发出一阵阵顶磨转研的声响,雪儿抵死逢迎,
身下的木床也随之咯吱咯吱地摇晃起来,可见李赋抽插之猛烈。
「啊……啊……好深啊……好像又进去一点了……雪儿好……好……好美,
好舒服啊……」原本还放不开的雪儿经不住李赋指点时的耳鬓廝磨,软磨硬泡,
逐渐打开了心房,慢慢开始淫荡地叫床,李赋听到雪儿的浪叫,动作更大了几分,
插得雪儿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自己的感觉不住地呻吟讚歎. 真气急速在四
肢百骸中滚动,李赋下身传来一丝丝舒爽的凉意,再也没有了刚修炼出纯阳真气
的晦涩之感,那热得有点发疼的感觉也消失了,原本的岩浆变成了温泉,李赋明
显感觉到了自己修为的提升。
雪儿一直一来被五蛛毒和自己纯阴之体的体质混合所产生的阴毒所折磨,这
时候随着李赋的抽插,那毒素和阴气好似积雪在长夜过后被艳阳照耀一般,慢慢
地消融,按照这双修的指引,雪儿双腿环到李赋腰间,双手抱着李赋后背,被插
得激荡的美乳贴上李赋的胸膛,情不自禁地献上自己的香吻,表达着自己全身心
奉献的决心。
感受着雪儿早已汁水淋漓的下身,浸泡在雪儿蜜穴里的鸡巴被蠕动的肉壁磨
得又硬烫胀大了一分,情知雪儿已经准备好了,李赋也不再迟疑,一时几乎全出
全没,拔出时只留下龟头仍在穴内,插入时直抵花心,狗公腰狠命地耸动,好像
野兽交配一般。
雪儿微微抬起翘臀,讨好似的地轻轻扭腰,一对活泼的奶兔被李赋双手恣意
把玩,揉圆搓扁,被这么粗暴地肏干,不由微颦微蹙,正在与李赋深吻的喉间传
来了带着微微哭腔的呻吟,知道自己快要被干到李赋所说的高潮了,不待李赋命
令,情不自禁地紧紧抱着李赋,原本被动接受挑逗的灵蛇第一次主动出击,缭绕
进了李赋的大嘴里,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主动深吻。浑圆饱满的酥胸也往上挺去,
压扁在了李赋的胸膛上,李赋趁着雪儿玉背抬高,双手下探一把捞去,托着雪儿
的香肩,死命抽插,硕大的龟头仿佛攻城车一样,狠狠地撞击雪儿的花心,终於,
一百多次的撞击之后,花门露出了一丝破绽,雪儿深吻之中也被顶得含糊不清地
娇喘浪叫,随着高潮来临前的最后一次抽出,李赋整个人只靠手背和脚掌支撑,
全身抬起,连菌头都几乎抽出,然后连带着自身的体重,狠狠地顶开了雪儿的花
心,狰狞的棒头整个进入了雪儿的子宫中,首次遭遇入侵的花房紧紧地吸咬着进
犯的敌人,雪儿再也忍受不住,深吻之中带着颤抖的哭音含糊地尖叫了起来!
李赋的大鸡巴全数尽没,大腿和卵蛋分别装上雪儿抬起的翘臀与阴唇,发出
清脆的「啪」的一声,只感到龟头只感到被一个无比温暖紧窄湿热的小口吸允着,
一个不慎,脊背突然绷紧,平时能坚持半个时辰的抽插这次却已经感受到了喷涌
而出的射意。
情知第一次一定要让美人顶上天去,再也忘记不了自己的巨根,李赋连忙咬
紧牙关,舌头顶颚,双臀提紧,瞪大的双眼隐约带着血丝,死命撑着,龟头带出
淋漓的汁液猛然抽出,又趁着花房的房门尚未闭紧,儿臂粗的硬烫大屌再次顶开
雪儿紧凑的阴道,插满雪儿那万分滑腻吸人的花房!
李赋原本托着雪儿香肩的双手突然放开,上身再次抬起,一手一边,箍着雪
儿的玉腿,每次顶入都暗暗发力让美人的雪胯往自己撞来,抽插间更增加了小半
力度。
高潮中的雪儿哪里经受得住如此凶猛的抽插,唇分之后已将忘情的叫了起来
「啊……好深啊……坏人,雪儿要被你插穿了……唔……」,小巧的脚丫紧紧绷
直,足背弓了起来,十个美玉般的脚趾则是无助的抠在一起。
如是者十余次后,胯下吧唧吧唧的水声混合着啪啪啪的撞击声,淫水已将两
人的交合处打湿,每次抽出都像藕断丝连一般,拉出长长的丝线!
李赋也发出了一阵阵野兽般压抑的吼声,闷哼数声之后上身俯下,下身又抽
动了几下,便整个人与雪儿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一阵抽搐,阴囊一鼓一鼓之间,
将十余股滚烫得阳精全数近距离打在雪儿的子宫壁上,烫得雪儿又是一阵娇呼
「雪儿要死了,死了……啊……好烫,好多,你射得我好美啊,雪儿要被顶死了!」
「呼……呼……」十几息过去,结束了射精的李赋气喘吁吁地放下雪儿一条
美腿,只剩下右边还无力地托着雪儿的膝窝,吊着有气无力自然垂下的左足。
除了李赋粗重的喘气声,房间中还瀰漫着雪儿的娇喘,以及听不清的呢喃,
蜂腰微微起伏,带着一对腻乳好似轻轻放下的水杯中的水一般缓缓波动。那粗长
的巨根,紧窄的甬道,还时不时地抽搐一下,两人都细细体味着高潮的余韵,以
及彼此的身体。
良久,李赋轻轻地吻在雪儿的唇上,一手揉乳,一手四处游动,爱抚着与自
己一同达到高潮的雪儿。雪儿也投桃报李,一只柔荑轻抵在李赋胸间,一手在李
赋的脖子和虎背上缓缓按摩。暴风雨过后,房间中只剩下两人的鼻息,以及深吻
的声音。
「唔……啾……啾……哈啊……唔」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