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同人——玫瑰之盔】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同人——玫瑰之盔
楔子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厅内,装饰精美的吊灯映照之下,是一张宽敞的长桌,上
面摆满了丰盛的菜肴,数十位穿着艳丽,笑颜如花的少女正围在桌子旁,开心地
盯着桌上的美食与美酒。
「恭喜你们,我可爱的黑玫瑰们,今天你们终于完成了所有的法术修行训练,
今后,你们将在诺克萨斯乃至瓦罗兰的每一个角落展现你们的光彩!你们,黑色
玫瑰的新成员!你们虽然都不是贵族,但在你们身上将彰显出新时代诺克萨斯魔
法师真正高贵的品质!」在餐桌前的高台上,一位穿着盛装的中年贵妇,正端着
斟满鸡尾酒的水晶杯,发表着一通略显中二的演说。
这里,是诺克萨斯最神秘的组织「黑色玫瑰」的「花」大厅,是庆祝每一届
魔法师学徒毕业大会餐的地方,不过每年男女毕业生都会分开进行庆祝,男生在
「刺」厅,女生在「花」厅,进行完毕业大会餐之后,这些新魔法师们将进入诺
克萨斯贵族政治的幕后,成为诺克萨斯王座之下最强大的支柱,或其他……
简短的宣讲结束之后,被少女们尊称为「夫人」的黑色玫瑰首领下令少女们
尽情享受盛宴,在经历艰苦甚至是残酷魔法训练学习之后,这些年龄在十八岁左
右少女们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丰盛的美食。
「唔!好可爱的烧乳猪!」
「贝丝,帮我拿一下那个鹅肝盘子!」
「好甜的美酒,肯定酿了有一段时间了!」
少女们纷纷不顾形象,大快朵颐起来,有些还开始直接使用了空间转移魔法,
将看中的美食转移到自己面前。
突然,一名少女在咽下一大块鸡腹肉之后,突然目光呆滞,整个人扑倒在桌
上,震掉了一大片盘子,其他的少女魔法师们刚准备前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一
个个也突遭雷击一般,浑身乏力,四肢发软,一个个倒在桌上,眼神迷茫惊恐地
看向她们的首领。
「夫人」嘴角上扬,轻抬玉手拍了两下,顿时从大门之外冲进来一大群赤手
打和谐裸着身体的壮汉,这些壮汉一个个面目狰狞,浑身精手打和谐赤,胯手打
和谐下之物如铁棒怒蛙一般耸立,厅内少女们自小在黑色玫瑰的魔法师学校里学
习,几乎全是处子,哪见过这个阵势,一瞬间全部花容失色的尖叫,高呼救命,
或者试图使用魔法,但是她们发现自己不仅手足无力,连吟唱魔法的力量都没有
了,现在她们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凭这些大汉宰割。
「我的孩子们,这将是你们的最后一课,除了魔法,你们还应该知道你们的
身体,一样是你们致命的武器。」「夫人」发出慈祥地微笑,随即向壮汉们下达
了一个命令「占有她们,今天她们统统属于你们!」
壮汉们发出了兴奋的喊叫,如同饿狼一般扑向面前的少女羔羊,没有前戏,
没有爱抚,没有亲吻,没有白马王子,没有少女所憧憬梦想的一切美好的事情,
只有单纯残忍暴力的蹂手打和谐躏,无休止的兽手打和谐欲的发泄。
壮汉们充满老茧的手,抓住少女们稚嫩如玉的白兔搓捏着,壮汉们锋利的
「菜刀」,切入了少女们新鲜的森林贝壳之中,无数代表着纯洁的鲜血顺着桌布
淌下,少女们哭泣着,尖叫着,挣扎着,无济于事。
不过有一个例外,当一个肥硕的青年男子将一名美貌少女按倒在桌上的时候,
少女出乎寻常的没有反抗尖叫和哭泣,而是眼巴巴地望向面前盘子里的一块鹅肝。
「饿……你……能……不……能……给……我……吃」少女转过头,用纯洁
无暇地眼神看向背后正准备直捣黄龙的肥胖青年,那胖子被少女瞪着一愣,但转
瞬之间便抓起桌上那块鹅肝,狠狠地塞进少女的嘴中,同时下身一发力,在面前
少女的痛哼之中,将阳手打和谐物送进了少女紧闭的密道。
血丝顺着少女光洁的大腿流下,少女却摇摆着脑袋,甩动一头紫色的长发,
将口中的鹅肝咽进了肚子。
随后,在旁边少女们惨绝人寰的哭泣中,同样是初出茅庐的紫发少女却不合
时宜的扭动身躯,大声呻手打和谐吟着,享受着身后胖子带来的强劲冲击……
凌晨,大厅之内果体男女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少女脸上满是白浆和泪水的
混合物,按照「夫人」的要求,每名少女都要至少被三名男子「训练」,这对这
些未经人事的少女们实在是地狱一般的考验。
只有那位紫色长发的少女例外,她现在正趴在夺走她贞手打和谐洁的胖男子
的怀中,顺便用舌头舔弄脸上刚刚留下的白浆。
「你技术不错,比另外两个好,我没吃亏。」紫发少女居然嘻嘻笑着,用手
指纠着胖子肚皮上的肥肉。
胖子尴尬的笑着,这位女子没有像其他少女一样哭天抢地寻死觅活,基本上
是说明他「训练」的不合格,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少女又不是沙场老将,
凭什么这样看的开呢?
不管许多了,胖子用大手揉着紫发女子的玉兔,同样笑道「桀桀桀,那可不,
我技术好的很!」
「对了!」感受到胸口舒畅的紫发少女轻轻叫唤着,她把脸蛋凑到胖子面前,
眨着眼「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乐芙兰,以后多多关照下哦!」
「额,我叫诺索斯」
战争学院
「哎!魔腾那死人又害得人家做噩梦,好讨厌哦!」一名紫发妖媚女子正趴
在学院清洁工兼收尸人诺索斯干瘪的肚皮上娇嗔,顺便拨弄着那根18厘米长的
棒子。
「去去去!我还做噩梦了呢!梦到被你们几条母狗抽干了!乐芙兰听你说你
每次做噩梦都梦到我,老子年轻时候有那么吓人吗?」诺索斯一把抓住乐芙兰硕
大的乳手打和谐房,笑骂道。
「那是~ 」乐芙兰一手颜面做哭泣状,一手加快了撸动「呜呜呜,人家本来
是要把自己给一位」英雄帅哥的,结果给了你这头肥猪,真坏,真讨厌!「
「诶诶,嗯啊,你这老母狗轻点,我没多少存货了,刚刚都喂给辛德拉和丹
迪卡什两个小母狗了,都几个世纪了还这么装纯洁少女,恶心不恶心。」诺索斯
舔动着嘴唇「话说,那颗东西怎么样?」
「好着呢,像你的这玩意一样。」乐芙兰露出一个诡谲的笑容。
「那就好,」诺索斯继续揉捏着乐芙兰的胸器「好久没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了,
按照以前的约定,我们得做点好玩的事情给这个世界添点乐子不是吗?黑色玫瑰
的首领夫人?」
「哈哈哈。」
「桀桀桀。」
两人的笑声回荡在卧室之中。
第一章腐烂金钱
战争学院,禁闭室。
「啊,用力……哦……亲老公……亲主人……哦……好哥哥……用力……用
力……怎样……都不会坏……」
一阵阵淫靡不堪的女子呻吟,夹杂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以及铁链的晃动声,
在黑暗狭小,只有几丝光线的禁闭室里回荡着。一具高挑的洁白女体,一对莲藕
般的胳臂被生锈的铁链牢牢锁住,身子悬挂而起,满头如云的白发劈散着,樱桃
小嘴微张着不断发出令人热血沸腾的呻吟,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这美丽女子
的身下,一具瘦削干枯的丑陋男子正抓着女子胸前的一对饱满,在奋力地朝着女
子早已湿润的美妙密道里挺进,女子穿着诱人黑色丝袜的长腿如藤缠树一般牢牢
夹住了男子的后腰,配合着以便让男子进的更深。
这个看上去被拘禁实际上在享受快乐的女子自然就是战争学院鼎鼎大名的魔
法师——黑暗元首辛德拉,世界重生之日之后,魔法屏蔽已经解除了,可是辛德
拉对魔法的钻研显然已经失去了兴趣,对她而言,在禁闭室,这个令她记忆深刻,
将自己那无聊初夜献给身下丑陋男子的地方,做那美妙的造人运动才是兴趣所在。
突然辛德拉紧闭的眼睛睁开了,她觉得这狭小的禁闭室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强忍着身下如波浪般涌上来的快感,低头对身下还在奋力耕耘的男子说:「喂,
啊……啊……轻点……有人进来了……」
身下男子动作不减,头也不回地依旧贪婪地看着辛德拉的玉体,那光洁如玉
的身子上还有几条刚刚留下的鞭痕,这对酷爱残缺美的他来说更是视觉上的绝佳
享受。
「桀桀桀,有人又如何,正好看看你这条小母狗是怎么被老子干的发情的。」
「哟,亲爱的威斯多姆大人,在这里消遣哪。」伴随着一阵浓郁的香水味,
一个身披轻纱,姣好身段暴露无疑的女子不知何时钻进了大门紧锁的禁闭室。
「还是叫我诺索斯吧,我的老朋友,哦,现在应该称呼你为未来的世界女王
了,对吗,亲爱的乐芙兰?」头也不回的诺索斯的腰部依旧不住的撞击着辛德拉
的胯骨,惹得辛德拉又是一阵愉悦的呻吟。
「呀呀呀~ 」乐芙兰巧笑着,有些下垂的乳房隔着一层薄纱紧紧地贴上了诺
索斯筋骨尽露的后背,两只纤手灵活地搭上诺索斯的胸膛,手指逗弄着诺索斯的
胸口米粒,抹着浓厚唇膏的嘴巴在诺索斯的耳边吹着热气。
「别这样,婊子,」诺索斯显然很享受「干,干死你,母狗,还叫!叫的更
大声!」,两只手大力抓紧了辛德拉的乳房,腰间大起大落,每一次都直惯入底,
即便被铁链锁住双臂,辛德拉依旧被撞击得上下抛动,一头白发如瀑布般散落在
雪白的面庞上,高亢的尖叫声响彻着整个禁闭室。
「你身上干净很多了呢~ 」乐芙兰的舌头灵活地舔着诺索斯的脖子,感觉上
面没有以前一直布满的令她觉得恶心的尸体碎块,令她觉得非常的舒服。
「切,」诺索斯轻蔑地笑了笑「为了让学院那群家伙看不出来我的问题,我
不得不去洗澡,哼,真是无聊。乐芙兰,我究竟要假扮这个威斯多姆到什么时候?」
「到我不需要战争学院的时候吧,」乐芙兰松开了诺索斯,退到墙角,手指
在唇边划动,发出阵阵冷笑:「不过为了谢谢你,你的要求我会满足的。」
「黑玫瑰乐芙兰,我没什么要求,我要是有要求,也不会在战争学院这里当
了这么久的收尸人了。」诺索斯开始加快速度,下身撞击辛德拉的速度越来越快。
「不,你一定会有要求的,不过你别忘了,该在我手里的东西是在我手里的,
分尸者诺索斯。」乐芙兰收起笑容,甩下这一句话,转身离开了禁闭室。
而与此同时,诺索斯也到了极限,伴随着辛德拉新一次高潮到来的亢奋喊声,
诺索斯黝黑的身子紧紧地贴住辛德拉,把无数的子孙喷进了辛德拉子宫的深处。
收拾完这次拘禁游戏的道具,简单的清扫了一下禁闭室,诺索斯重新易容成
智慧之威斯多姆,带着重新穿上高傲冷艳的元首黑丝装的辛德拉,返回学院的办
公区。
与回去休息的辛德拉分别之后,诺索斯回到原本属于威斯多姆的办公室,一
路上他回想着刚才乐芙兰的话语,想了一会,他桀桀的笑了两声,摇了摇头,推
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有人在里面,房间充斥一股熟悉的,极其腐烂,令人作呕的恶臭。
诺索斯轻轻关上门,来到那人面前,掩了掩鼻子:「你真是烂的越来越厉害
了,约里克。」
满身腐肉和缝合痕迹的约里克驼着背,伴随着嘶哑的声音伸出枯手:「货。」
「没货!」诺索斯一屁股在凳子上坐下:「重生之日后,整个大陆都忙的厉
害,学院根本没有心思去举办比赛,哪来的尸体?而且就算有尸体,我现在的身
份也没法去捡啊。」
「不管,给货,我已经给你钱了,不然,把钱退我。」约里克睁大了昏黄污
浊的眼睛盯着诺索斯,依旧缓缓地说道。
「你以为老子稀罕你那臭钱?每次沾满尸块就算了,居然还有排泄物,你就
不能把内脏清干净一点吗?不过老哥最近手头紧,要不……诶诶,先等等,把铲
子放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诺索斯急忙压住约里克已经举起来的铲子,满
脸堆笑地说道:「这次世界重生之后,各地有大量的尸体需要处理,按照学院目
前的意思,是承包给私人建造墓地,也就是说,只要有一大笔钱,我们就可以买
下大量的土地用来埋葬死者,这可是你的好机会啊!约里克!不过,要首先弄到
钱,我倒是有办法,只看你帮不帮忙了。」诺索斯贴近约里克的耳朵,详细的陈
述起自己的计划来……
通往战争学院的一条小路上,战争女神希维尔被约里克的食尸鬼们牢牢控制
住,身上本来就少的衣物更是被剥的几乎干干净净,肮脏丑陋的食尸鬼们正在对
希维尔上下其手,而希维尔正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怒目直视始作俑者——约里克,
诺索斯和辛德拉。
这天早上,假扮成威斯多姆的诺索斯和情妇辛德拉就拜访了希维尔家,以十
灵委员会和学院英雄的名义召集希维尔去开会,当走到半路,希维尔觉得会议有
些蹊跷的时候,辛德拉和早已埋伏好的约里克同时发难,制服了战争女神希维尔。
「放开我,我给你们钱!」希维尔试图以金钱求饶。
食尸鬼们没有反应,仍然在上下其手,约里克和诺索斯只是冷笑,并没有回
答希维尔的任何请求。
当食尸鬼那发臭冰冷的死人手掌触碰到希维尔保养不错的皮肤时,一个噩梦
般的回忆冲上了希维尔的心头:那是她十七岁的事情,当时她已经是恕瑞玛地区
有名的盗墓贼了,这天她又是孤身一人前往一座金字塔进行盗墓,在墓穴之中她
发现了一具填满了金银财宝的水晶棺材,棺材中的木乃伊法老保存良好,两边各
有两具威武的石棺。
希维尔驾轻就熟的开棺取财,不料两边的石棺之中的木乃伊居然复活了,四
具木乃伊几乎免疫希维尔的一切攻击手段,逃离不及的希维尔就在墓穴之中被木
乃伊们抓住了。
希维尔的四肢被四个木乃伊牢牢的抓住,向四个方向分开,希维尔感觉自己
的身体都要快被木乃伊的强大撕扯力扯开了,这个十七岁的女孩奋力挣扎,但是
始终无法挣脱,她预感到自己的生命似乎就要在这次不成功的盗墓里结束了,这
群不死怪物一定会吃掉自己的。
不过事情似乎没有按照希维尔想象的角度发展,是法老王!那具躺在透明石
棺里的法老现在居然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迈动着僵硬的步伐向自己走来,与
此同时,令希维尔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木乃伊居然开始撕扯起自己的
衣服来!
希维尔奋力扭动身躯,但是难逃魔掌,木乃伊僵硬的大手此时出奇的灵活,
三下五除二就撕开了希维尔的短上衣和短裤,又扯开了希维尔的胸衣和内裤。
希维尔刚刚发育好的丰满乳房第一次暴露在外人眼里,还不是活人,羞得希
维尔满脸通红,她的尖叫哭喊没有引发木乃伊们的一丝怜悯,暴露在空气中的粉
红色小乳头和粉嫩的鲍鱼似乎激发了木乃伊法老的更大兴趣,她看见法老王的两
腿之间的绷带已经高高耸起。
噗嗤的一声,绷带碎了,法老王那一根几乎有二十厘米长,粗如鸡蛋的阳具
出现在希维尔的面前,这可是希维尔第一次见到男人的器官,虽然不是活人的,
但是比活人还要恐怖的多!
「不!不!不要啊!我求求你们,我发誓我再也不来了!真的,我错了,呜
呜!不要啊!」惊恐万分的希维尔大声哭喊求饶着,但是木乃伊们无动于衷,法
老王的阳具已经顶在在希维尔的阴道口,那充满腐臭气息的阳具正在缓缓的顶开
希维尔的阴唇口,向里面推进着。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只是迷路了而已啊!」这件事已经超过
了希维尔的承受范围,她哭喊着,挣扎着,感受着下体异物入侵带来的痛感。
「我还是处……」希维尔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法老王就一挺,希维尔觉得
下身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干燥的阴道没有经过任何前戏就被法老王的巨大肉棒强
行开发,希维尔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当希维尔醒来的时候,正到了法老王发射的时候,一大股冰冷的精液喷进希
维尔已经疼的快要失去知觉的阴道,希维尔只能张大眼睛,目光无神的看向天花
板,感叹命运的不公,但是法老王退下之后凌辱并没有结束,四个木乃伊武士也
拔出了自己的阳具,扑向了希维尔,小穴,菊花,嘴巴,乳房,强壮的木乃伊们
把刚刚开苞的女孩摆出各种姿势,用阳具塞满了希维尔身上一切可以塞满的地方
……
这可是希维尔记忆里无法磨灭的噩梦!后来希维尔即便为了换取金钱和装备,
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每次当那些男人的肮脏阳具插进自己的下体时,
这天噩梦般的回忆就会浮上心头。希维尔一直通过告诉自己那是活人的阳具来安
慰自己,但是今天……
腐烂食尸鬼的枯烂手臂穿过希维尔的腋下,用露出骨头的手搓捏着希维尔的
丰硕乳房,饥饿食尸鬼和幽灵食尸鬼则各抓住一条希维尔的长腿,用力的向两边
分开,并掏出自己满是脓包的腐泡的阳具,在希维尔光洁的麦色小脚上磨蹭着。
「是时候让你吃点苦头了,小婊子。」佝偻的约里克站到了希维尔的面前,
掏出了自己许久不用的阳具,这一条漆黑似翔的阳具,散发着和约里克身上一样
的臭味,现在却如铁一样坚硬。
「不,不,不要这样!我给你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双倍!」希维尔大声哭
喊。
「迟了!」约里克憨憨一笑「我现在想要一个儿子来继承莫里这个光荣的名
字。」
「不,不,只要你不捅进来,我可以满足……啊!」希维尔还没有说完,约
里克的烂diǎo就毫不留情的捅进了希维尔的小穴。
「还真紧呢,就像没人玩过的一样!」约里克大力抽送着,冰冷僵硬的鸡巴
在希维尔温暖湿润的小穴里奋力进出,噗滋噗滋的水声随之响起,约里克的烂手
抓紧希维尔的蛮腰「婊子,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发情了啊!」
「不!不要!拔出去!拔出去呀!」重回的那种火热中夹杂冰冷的奇怪感觉,
让希维尔身心上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身上诸多敏感部位都遭受冲击,尤其是腐
烂食尸鬼松开她的乳房,转而端好她的脖子,将满是脓泡的阳具插进了希维尔的
小口之中,这让希维尔恶心的想要当场呕吐,而腐烂食尸鬼却无比享受的大声嘶
吼起来。
「桀桀桀。」躺在希维尔奢华马车的柔软坐垫上,诺索斯一边看着窗外死人
与美女的活春宫,一边享受着辛德拉愈发熟练的吞吐服务起来,诺索斯摸着辛德
拉的白发,奸笑着说道「那个富婆就是再紧,也比不上在禁闭室的你啊,是不是?
我的小母狗?」
「嗯嗯!」辛德拉奋力的点了点头,舒服的诺索斯又是一阵哆嗦。
外面的死人们在抽插了几百下之后纷纷达到了自己的顶峰,这些死人可不会
怜香惜玉,约里克死死地攥着希维尔的一对豪乳,把自己的阴茎插到希维尔子宫
的最深处,将无数腐烂白浊冰冷的精液打进希维尔的肚子里,而这时的希维尔,
除了张开嘴发出无意义的哭喊之外,就只剩下用无神的眼睛看向天空,就像在金
字塔里那次一样。
约里克抖动着还粘着希维尔淫水和自己精液的鸡巴,在希维尔的乳房上涂抹
了两下,示意自己的食尸鬼们可以继续了,希维尔又一次迎来了食尸鬼们的残忍
凌辱。
数个月之后,希维尔的豪宅。
约里克和诺索斯坐在沙发上,希维尔和辛德拉分别在两人的胯间奋力吞吐,
诺索斯把玩着一个本属于希维尔的精致金雕塑,奸笑的对约里克说「有了你胯下
的那条母狗,咱们兄弟现在是不用缺钱花了!」
「呵呵呵,」约里克笑着「只是这条母狗还没有怀孕,我们家族光荣的姓氏
还得不到传承啊怎么办。」
「我觉得你还是先不用考虑传承家名的事,我们还有很多需要考虑的,比如
墓地里埋的那些人,仔细想想还有好多值得利用的,不是吗?」诺索斯打了一个
响指,发出了桀桀桀的笑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