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04)(之三)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之三
阿浩和阿骐把这个PSOE拍了好多张相片,阿浩突然提议:「Aunti
e,有没有胆量再性感一点?」
我听到阿浩的提议,那是一个挑战,我心想:「难道我会怕了你。」
我一瞬间把胸围脱了下来,裸露出两个大奶子。
他们给我这个举动也吓了一跳,当场呆了一呆。
阿龙和阿峰站在我前后,我提起他们各一只手,放在我赤裸的双乳上,二人
神识回复来,阿浩和阿骐则继续拍摄。
接着阿龙和阿峰离开镜头,想自己亲自拍摄照片。
我感到越来越热,好像欲火烧身,我变得越来越大胆,姿势越来越露骨。
我一脚站地,一脚提起踏在椅上,右手叉腰,左手食指放入口中,发出声响
地啜着,我感到内裤扯着我幼嫩的肌肤,弹性去到极限,再也不能有效遮住它设
计要遮住的部位。
他们四人都来CLOSESHOT近镜,我越来越亢奋,开始感觉到乳头不
由自主地变硬,双腿之间变得更湿润。
就在这时,阿浩忍不住,上前把我的内裤拉埋一边,用舌头舔我,这一下太
突然了,我有点站不稳,幸好阿龙急忙在后面扶着我,扶我慢慢坐在地毯上,我
正想开声阻止阿浩,但这时他舔到我的阴核,我即时打了个冷颤,便失去叫他停
止的力量。
阿峰从左面靠近我,我发现他的裤裆鼓起,便伸手隔着裤档轻抚他的阳具,
他索性褪下裤让我直接抚摸他的阳具,当他的阳具硬胀了便塞入我的口中,我用
力含啜。
我隐约感受到身边的闪光灯不停闪动,这时的我已被性欲沖昏了脑袋,想停
也停不来了。
阿峰受不住了我的含啜,很快在我口内射精。
我吐出阿峰的阳具后,我被两人拉起身,推我到枱边去,把我躺卧在枱面上,
阿浩把我的内裤脱掉,又挈开我双脚,暴露我的阴户,他把硬大的阳具插入我的
阴道里。
阿骐这时轻拍一下我额头,把我的脸侧向,把他的阳具塞入我的口中。
阿峰的阳具快速地在我的阴道里抽插,阿骐两手又摸玩我的奶子,时而捽捏
我的奶头,快感直击全身。
我也忍不住了,伸手按摩着阿浩和我身体连结之处,阿浩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拔出阳具,把精液喷射在我的雪白的肚子上。
同一时间,阿骐也忍不住,他拔出阳具,把精液喷射在我的脸颊上。
我软摊地躺在枱面上,努力呼吸回气,这时我是全身赤裸,三点毕露在四个
少年的眼中。
阿龙不理会我疲乏的身驱,将我拖曳出枱面,把我翻转身,我两脚着地,两
手按着枱面,屁股翘起,阿龙用手按着我的屁股,我感到他的阳具在我的阴道口
磨着,之后他慢慢把龟头没入我热辣辣又泛滥着淫水的阴道里,他一吋一吋的把
整条阳具挺进入来,而我也用力将屁股向后推,吸纳他的所有……接着阿龙疯了
般从后抽插着我,我随着他的每一下抽插而呻叫着……
我在狂喜中没有留意大门扭动锁匙的声音。。。。。。
当儿子打开大门时,正是阿龙长叫一声之际,他把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
里,当他拔出阳具时,白色精液顺沿着龟头口流到地上,啊,我被内射了,但那
种感觉很棒……
我拧头看见儿子眼定定地望着我这个赤裸的淫乱母亲,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
是好?儿子眼定定地望着我一会之后,他走到我身边,把我翻过来,推我到枱面
上去,他脱去裤子,掰开我两脚,我来不及有所反应,他已对准我的阴道口一下
子便插了进去,我本能用手撑着他,但我已没有气力去阻止他的阳具在我阴道里
的抽插。
儿子疯狂地抽抽着我,我又一次被淫欲佔据了我的心灵,我完全忘记了那是
乱伦,我只享受着硬胀的阳具充满我阴道的快感,我「啊……噢……」
的叫着,最后儿子喷射了,我按着他的屁股,任得儿子把他的精液射进我的
子宫里,又一次被内射,感觉太棒了……我仍然赤裸裸地躺在枱面上回喘着气,
良久我才定过神来,儿子及四个小伙子的眼晴没有离开我赤裸的胴体,我感到有
点害羞,连忙起身到浴室洗身。
我洗得一半,他们挤到浴室来,说要拍我出浴的照片,我连忙说不好,但他
们的闪灯已闪过不停,我只好无奈地任得他们拍我的出浴照了。
我洗好身后,用浴巾包裹着身子从浴室走出来,我说要到房里穿衣服。
儿子竟然说:「不用了,我们都看过了,妈咪你今天就什么都不用穿,给我
们做裸模吧。」
儿子也说得对的,我全身上下都给他们看光了,乳房给他们摸玩过了,阴户
给他们抽插过了,还怕什么呢,於是索性把浴巾拿掉,全身赤裸走出厅来。
结果我给他们拍下了不同姿态的裸照,有坐、有站、有卧,全部都是三点全
露,纤亳毕现,我的奶子屄屄也给他们拍了大特写,我感到今天很淫荡,但我很
兴奋。
阿龙他们四人离去后,只余下我和儿子单独相处,突然我有点不自如的感觉,
便想走回房间取衣服穿。
儿子拥抱着我说:「妈咪,我好仲意今天的你。」
我说:「你不觉得妈咪很淫吗?」
「不,我仲意,妈咪你越淫荡,我越兴奋。」
我感到儿子下体又硬起来了,我伸手去摸,说:「阿骏,你……」
「妈咪,你以后在家不要穿衣服了,这样我可以随时屌你……」
儿子一边说一边把我按倒在沙发上,掰开我两脚,把他的阳具插进我的阴道
里,今次他慢慢的插入抽出,我又给他屌得翻上天了……儿子边抽插边摸玩我的
奶子,我被他屌得竟叫道:「噢……大力屌我……噢……噢……阿骏……屌我…
…屌死我……」
「啊……啊……我要……射……」
「射啦……比我……噢~~~」
我抱紧他的背,任得他在我体内喷射……他紧抱我在我耳边说:「妈咪,我
好仲意你。」
我也抱着他的肩背说:「只要你喜欢,你要妈咪怎样都可以。」
「真的?」
「妈咪全听你的。」
儿子一听用力抱紧我,我两个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胸膛。
从这天晚上开始,我和儿子是同床共寝,当然我和他是裸睡的。
也由这天开始,我在家不再穿上衣服,全裸在家居。
儿子把我的裸照挂到全屋都是,他的电脑桌面也是我的裸照,萤幕保护装置
同样是我的裸照投影片。
儿子不时摸玩我的肉体,又喜欢在屋内各处屌我,我竟沈醉於儿子的奸淫,
享受和儿子的性爱。
阿龙他们四人也如常的到来,现在他们讨论的是我的人体照或我的性感人像
照。
阿龙他们来到,我也照样赤身裸体,一则因我已成为他们的专任裸模,二则
我的肉体都给他们看光和淫玩过。
每次阿龙他们来拍照后,他们都会奸淫我一番,我任由他们摸玩我的肉体,
任由他们轮奸我。
他们四人轮流插入我的阴道里抽送,在旁的人就摸玩我奶子,或把他们的阳
具塞入我口中,或捉着我的手捋他的阳具。
每次我都被他们奸得淫欲性起的,我喜欢他们轮奸我的快感。
儿子平日可以屌我,所以他在旁拍摄他们轮奸淫玩我的照片,因他喜欢看我
被人奸淫,后来更拍摄我的性欲影片。
直到儿子毕业前,我都是儿子和阿龙他们几人的专任模特,儿子更以我为模
特的照片得过奖项。
一天我问儿子:「你十八岁生日想妈咪送什么礼物给你?」
「我说了,你会不会答应送给我?」
「只要我能力做得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哪好了,我只想你做一件事当作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什么事?」
儿子上前拥抱着我赤裸的身体,在我耳边说他想要我做的事。
我脸红红地问他:「你真的想妈咪这样做?」
他放开我,眼直望着我的裸体,点点头说:「好想。」
他十八岁生日那天,也就是他毕业的一天,他和一班同学特意向学校申请安
排了一个课室,作为庆祝他生日之用,老师见他们也都毕业了,好让他们留个回
忆,便也同意,而且也让他们随意佈置,只要事后收拾清洁便可了。
那天我随同儿子到学校,我穿了一条及膝连身裙,从外表看不出我裙内是
「真空」
的,学校老师也欢迎我的莅临,毕竟我是寿星仔的母亲。
生日庆祝会开始时,教过儿子的老师也来到祝贺儿子生辰快乐,之后老师也
离开不打扰他们的庆祝活动,只提醒他们结束后要收拾清洁妥当。
一班少年人齐声答应,老师便离开课室了。
当他们确定老师完全远离后,他们便把课室窗帘全部拉上,又把门关上,用
桌椅顶着门。
他们围成半圆,我站在他们面前。
我望望儿子,他点点头。
我面对他们说:「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李首骏的妈咪。」
他们齐声答道:「伯母你好。」
「我知道你们已看过我的照片,你们觉得怎样?」
「很性感啊!」
「你们是不是好想再看多一点……」
「是啊!」
我再望望儿子,儿子点点头。
我咬一咬唇,深呼吸一下,伸手把裙子的拉炼拉下,褪下连身裙,露出一身
白肉,全部人都屏息地看着我。
我踏出裙圈,双手放在背后,挺胸突阴,我第一次在那么多少年人面前裸露
无遗,任由他们视奸我三点毕现的赤裸胴体,我感到我的脸赤赤热。
全部人鸦雀无声,他们全望着我36C的雪白乳房和毛茸的阴户。
儿子又再给我眼色,我把手高举放在头顶,这样我的乳房更形挺起,然后我
慢慢转身,让他们仔细欣赏我前后的裸体,我感到像有无数的光线在扫射在我的
裸体上样。
之后我坐在一张大枱上,用手支撑上半身,两腿张开屈曲成M字,这样我毛
茸的阴户便完全暴露无遗,任人看得清清楚楚,我的身子感到炽热。
他们走上前,把脸靠得我很近,又用鼻子嗅我的身体,我感到他们的气息。
突然有人伸手摸我的乳房,我没有表示拒绝,於是有更多人伸手在我身上摸
来摸去。
之后有人扶我慢慢躺下,我闭目享受赤身裸体被多人抚摸的快感。
我又感到两手被拉起高过头,两乳便更袒露,有更多手在摸玩我的两乳。
突然我感到阴道有充满的感觉,我张眼一看,我两腿被掰开架起,不知是那
一位男生把他的阳具插到我的阴道里抽送着。
但很快他便射了,他退出来,接着另一位男生立即替补,把他的阳具插入我
的阴道里抽送,当他射了退出来,另一位男生立即补上,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阴
道里抽送,如是者一人退出,一人补上,他们一个接一个轮着把阳具插入我的阴
道里插送。
我全身被很多手掌抚摸着,我的手又被人捉着去捋他们的阳具,我的阴道则
不断被充塞磨擦着,电流感?满我全身,噢,轮奸的快感实在太刺激了!直到所
有男生都插过我射过精为止,最后一位男生离开了我的身体,我身子已瘫软?力
了。
儿子走到我身旁来,在我耳边轻轻说:「妈咪,给我的同学轮奸,很爽吧?」
「好爽啊,囝?,你仲意吗?」
「好仲意。」
儿子扶我站起起来,阴道还流着他们的精液。
每个男生都单独跟三点毕露的我合拍裸体照,最后他们用湿巾替我抹净身体,
他们穿回衣服,把课室收拾清洁妥当,我们才离开课室。
而我仍然是赤身裸体,他们把赤裸的我围在他们中间。
这时其他的学生都全部离去了,老师们大部都走了,走廊是静悄悄的,他们
几个人到通道口把风,然后我赤身裸体站在学校走廊上,让儿子拍摄我的裸照。
儿子感到可惜的是因礼堂上了锁,未能在礼堂拍我的裸照,也因怕给人看到,
未能在学校操场上拍我的裸照。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