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集:涂山城破
这一集是重要的过渡,肉戏少。
大JJ姑娘不是现在的潮流吗?怎么这么不受待见啊,这样的话,下一集的
少战中西住美穗的JJ就换成带着假肉棒的皮内裤把,以后有意见的话可以回复
提出。
涂山城,原本宁静安详的的涂山城,此时已经变得一片混乱。
在今天太阳初升的时候,早已对涂山虎视眈眈的一气道盟,悍然发动了偷袭,
在强大法宝加上何浩制造出来的淫兽的帮助下,涂山城防军,只坚持了一柱香的
时间,就被一气道盟攻破了城墙,城防军也大都战死,而涂山最精锐的银狐守卫
们,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就被淫兽中最强大的牛兽和虎兽屠戮殆尽了,他们那
充满了妖力的身体,也成为了牛兽和虎兽的美食。
或许是涂山狐妖一脉血脉中的基因,这使得涂山一族的妖们,大都是美女俊
男,这个在平日里,是他们骄傲的资本,可是在这个时候,却成为了他们噩梦的
根源,无论是脑子里除了何浩的命令就是肏穴的淫兽,还是为了进攻涂山而在涂
山外围呆了一个月的道士,涂山里貌美的狐妖,就是他们发泄的最佳目标,至于
男的,除了一部分实力强的,大部变为了淫兽们的食物。
待太阳高照的时候,涂山外城已是一片狼藉,在残垣断壁下,只有女人的惨
叫、呻吟、谩骂和男人的淫笑,负责进攻外城的部队,已经开始享用他们的战利
品了,而负责进攻内城的部队,还在苦战,但是战线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
涂山的核心,苦情大树推进。
涂山三姐妹正在和三只十分强大的淫兽作战,而且还不占丝毫的上风,和涂
山雅雅打的是一只蛇兽(以后会在其他作品中出场,先出个场。)大腿一般粗的
身体上,紫色的皮肤加上淡金色的环子,显得略有神秘感,和其他两只淫兽不同,
这只蛇兽不是直立行走的体态,而是保持了蛇的体态,和涂山容容打的是一只魁
梧的牛兽(同上),皮艰肉厚,涂山容容的攻击达到他的身上,他依然会没事的
继续向涂山容容发动攻击,和涂山红红打的是一只虎兽(同上),全身金光闪闪
的,王字也像是黑曜石一般。
「该死……」涂山雅雅挥手间,一片密集而又快如闪电的冰锥,向蛇兽射去,
这冰锥在蛇兽的眼睛里,就像是慢动作一样,蛇兽轻而易举的就全部躲开,并且
还迅速的向涂山雅雅爬去,涂山雅雅两指并拢,往上一挑,一颗巨大的菱形冰块
就出现了,上挑的手指变为指向前方,冰凌向蛇兽飞去。
蛇兽的嘴张大,一团紫色的气团被蛇兽吐出,气团飞过的地方草木皆枯,一
股腥臭的味道直冲进涂山雅雅的鼻子里,涂山雅雅闭气向后退去几十米。
就在气团即将撞上冰凌的时候,冰凌突然炸裂,变成一个冰网从天而降,盖
住了蛇兽,只有小手指大小的网眼,让蛇兽无法从网眼中爬出去,蛇兽受制后,
涂山雅雅趁机射出两枚冰箭,一枚射向气团,一枚射向蛇兽,一前一后,前面的
那枚射中气团后,气团并没有如涂山雅雅所料的结冰或是消失,而是爆炸了,此
时气团距离涂山雅雅只有七米。
爆炸产生的毒气和冲击波,覆盖了十米的距离,除了涂山雅雅站在冰墙以后
才幸免于难,这堵瞬发的冰墙,也因为冲击波而变得满是裂痕,直面毒气的那面,
不知有裂缝,而且还染成了紫色,就像是地上的草一样。
涂山雅雅虽然制住了蛇兽,也化解了蛇兽的攻击,但是向后退去的速度不减
反增。
轰隆,冰墙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撞的粉碎,一道紫色的影子从冰墙的背
面,扑向涂山雅雅,涂山雅雅瞬间发出三十支冰箭,嘶!尖锐刺耳的叫声,把涂
山雅雅的冰箭全部震碎,「有点本事嘛……」涂山雅雅的头发已经变成了不是很
柔和的蓝色,瞳孔变得赤红一片。
嘶嘶嘶!蛇兽在半途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身体,在原地盘起身体,吐着自
己嫣红的舌头,身体也泛起紫金色的光泽,似乎是什么护罩之类的东西。
蛇兽和涂山雅雅最初的战场是在河边,现在已经打到了离河三千多米的地方,
涂山雅雅不会在怕自己的法术会伤到自己的姐妹,蓝色的头发在空中无风而动,
她的无尽酒壶被她扔到一边,涂山雅雅科不会天真的认为这条蛇不会在自己喝酒
时候发动攻击。
「绝对……零域!」一股低到可怕的气流从涂山雅雅的身边喷射而出,席卷
四方,察觉不对的蛇兽嚎叫一声,身体支起一个护罩,但是护罩还没完全出来,
它就被涂山雅雅那堪比绝对零度的寒气包裹住,变成一座冰雕。
战力缺失三分之一的淫兽,在一刹那的诧异中,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破绽,在
攻击的时候,就让不知觉的向涂山雅雅那边看去,看它们看来,涂山雅雅应该不
是蛇兽的对手才是,蛇兽怎么的就被涂山雅雅干掉了。
牛兽和虎兽被涂山雅雅吸引去了注意力,涂山容容和涂山红红可没有,涂山
红红以柔力将虎兽的这一拳微微的偏离方向,弓步,扭腰,「砰!」毫无花哨的
一拳重重地打在虎兽坚硬如铁的腹部,虎兽的身体弯成了C型的往后飞去,一颗
『炮弹』落在河里,溅起了几米高的水浪。
牛兽牛眼睁的浑圆,这才多长时间啊,三大淫兽就变成了我一个光杆司令,
如果它有这样的思维的话,牛兽右蹄剁地,一个椭圆形的护罩展开,将牛兽保护
在里面,在保障了基本的安全后,牛兽开始替自己套上一个个振幅法术。
涂山容容的望月掌在牛兽的护罩面前,只是可以引起涟漪的石子而已,四击
望月掌打下去,除了轻微的波动,毫无动静,牛兽看着涂山容容的眼神中,除了
一开始的暴虐以外,还夹带着一丝欲望,眼睛变得红红的,大喘着气,只有它们
的制造者何浩知道,这时的淫兽才算是正真的淫兽。
见自己的望月掌不起作用,涂山容容自然不会傻到一直用望月掌轰牛兽的护
罩,涂山容容的双手在胸前捏出一个法结,转头道「姐姐,借我妖力。」涂山红
红闪身到涂山容容身后,小手按在涂山容容的肩膀上,把自己厚重的妖力,柔和
的输进涂山容容体内。
「姐姐的妖力真是厚重如海啊。」涂山容容一边赞扬自己姐姐妖力的强大,
一边快速有毫无差错的捏出法结,随着涂山容容的动作,牛兽从涂山容容的身上
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简单的大脑经过简单的处理后,做出了先下手为强的指
令,四肢的肌肉鼓起,牛角也发出黑金色的光,四肢撑地着准备发动攻击,可是
还没等到它发动攻击,涂山容容的攻击就到了。
就在牛兽即将攻击的前一秒,涂山容容的法结终于掐完了,双手成掌向前推
去,只见一双金色的手掌向牛兽的头颅打去,「眸……」被涂山容容的法术击中
的牛兽,似乎没有什么事,甩了甩头,后蹄发力,向涂山容容冲去,可是刚冲出
两步,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刚刚击中牛兽的那一击,是涂山容容望月掌的一个变形,可以直接作用于灵
魂,虽然以牛兽的实力,无法让它一击毙命,但是绝对可以让它睡上一个小时还
是可以的,蛇兽被冰住,虎兽生死不明,牛兽陷入沉睡,似乎战斗已经结束了…

涂山雅雅走向刚刚被自己扔到一旁的无尽酒壶,伸手拿起酒壶,就在这时异
变突发,一道小指一般大的残影从无尽酒壶的底部窜出来,射向涂山雅雅的脖子,
涂山雅雅显然低估了这道身影的速度了,并没用全力去攻击,就算是涂山雅雅想
要全力也没有办法用,刚刚大战一场的身体,已经大大跟不上大脑的速度,当涂
山雅雅感到一阵刺痛从脖颈传来的时候,才听到一阵细微的风声。
「姐姐!」「雅儿!」涂山容容和涂山红红向涂山雅雅飞步而去,涂山红红
在临走前补了牛兽一脚,把牛兽踹到河里。
(该死,那条虫子居然没死)涂山雅雅此时才看清了,原来那道身影是她刚
刚认为已经死去的蛇兽,浑身闪烁着紫金色光芒的蛇兽宛如一条项链一般的盘在
涂山雅雅,蛇兽伸长了头,吞出着自己嫣红的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涂山雅
雅小巧的耳朵,在它脑袋的一侧,两颗如果不用放大镜几乎看不到的紫金色小洞
在涂山雅雅洁白修长的脖子上。
(身体……好重……)涂山雅雅身体一软跪了下去,一手颤着无尽酒壶,一
手按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涂山雅雅感觉自己的脑袋和身体,越来越重,,
只身强大的妖力也被封在丹田里,无法调动一丝半缕,更让涂山雅雅绝望的是,
一股根本无法抑制的欲火,在小腹中开始徐徐燃烧,已经被何浩初级调教过的蜜
穴,已经开始分泌淫水。
涂山雅雅对自己身体的反应羞愤不已,涂山雅雅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体被
何浩调教过,更不会知道蛇兽的毒不仅有毒性强和速度极快以外,还有很强的催
情效果,涂山雅雅按着地的手一软,整个人跌在了地上,(不要……不要……不
要过来)涂山雅雅在倒地的一瞬间,睁大眼眸,想要大声的喊出来,可是她却连
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在快速移动的涂山容容和涂山红红的头顶一黑,作战经验丰富的两女各一
脚踏地,向两侧避开,可是避开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拍,当那黑影着地的时候,强
大的气流像是锤子一样的打在两女的肋部,让两女飞出两米。
涂山容容刚刚着地,立即就对着黑影使出一记望月掌,金色的掌印飞向烟尘
滚滚中的黑影,涂山红红在飞出一米后,修长的双腿在地上一蹬,等住了自己的
身体,半秒后,涂山红红的小脚再用力的一蹬,身体像是一颗炮弹一样的飞掠而
去。
面对涂山容容和涂山红红的两面夹击,那黑影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涂山红红的拳头和涂山容容的望月掌几乎同时攻击到了黑影,涂山红红感觉
自己的拳头似乎打在了一个极其柔软的东西上,还没等涂山红红想清楚那是什么
东西,自己的小腹就遭到了重重的一击,只是这力度怎么如此的熟悉。
感到腹中翻江倒海的涂山红红捂着小腹,单膝跪着,「姐姐……啊!」见姐
姐受伤,涂山容容顿时惊呼出来,在这个时候,一个金色的掌印突然从烟尘中飞
来,打在了涂山容容的胸前,涂山容容后退一步,嘴角流出一缕的鲜血,「望月
掌!」涂山容容捂着胸口失声喊道。
「先杀蓝衣服……先杀蓝衣服……」黑影嘴里念叨着从烟雾中走出,那是一
个两米高的虎兽,和刚刚那只不同,它浑身上下是金色的毛发,烟尘落在上面,
居然会轻轻的被弹开,虎兽没有理会涂山容容和涂山红红,径直的向涂山雅雅走
去。
二十厘米长的指甲从和人类手掌极其相识的虎爪中伸出,「给我……站住…
…」涂山红红咆哮一声,撑起身体,想要阻止虎兽的前进,「不可以被打扰……
不可以被打扰……「虎兽念叨的时候,额头出现了一个重字。
「啊!」涂山红红还没走出一步,一股巨大压力就把涂山红红和涂山容容压
倒在地,「这是……怎么回事……啊!啊……」涂山红红双手撑地,想要重新站
起来,可是刚刚支起上半身,重力立即增加一倍,把涂山红红死死的压在地上。
「姐姐……不要着急……我有办法。」
「容容你……有什么办法……就快点用出来……」虎兽里涂山雅雅只有五米
的距离了。
涂山容容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颗珠子,显然是六耳给的狐界之珠,「我在一
本书……上看到过……狐界之珠里封印着……世上最强的法宝……虚空之泪……
只要……」涂山红红打断涂山容容的话,「容容……你把你的收起来……雅儿…
…也有一颗……」
涂山容容愣了一会儿,随即一想姐姐掌控涂山这么久,怎么会没有涂山至宝,
她的这颗狐界之珠,好像也是姐姐给六耳姐姐的。
虎兽来到了涂山雅雅的身边,举起粗壮的虎掌,朝涂山雅雅拍下,如果这下
打中了涂山雅雅,涂山雅雅就凶多吉少了。
就在虎兽即将打中涂山雅雅的时候,涂山雅雅的怀里响起了一声玻璃碎裂的
声音,一闪之间,涂山雅雅的身体就消失不见了。
虎兽的这一击打在了地上,「轰」的一声,地面破裂开来,发现自己没有击
中目标的虎兽急躁的甩了甩头,它并没有纠结已经消失了的涂山雅雅,而是转身
向涂山红红走去。
虎兽抓着涂山红红的肩膀,将涂山红红提了起来,被加持了几十倍重力的涂
山红红,就如同是玩具一般。
虎兽张开嘴,就要往涂山红红的脑袋咬下去,面对向自己袭来的血盘大嘴,
涂山红红睁大着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
就在虎兽就咬到涂山红红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击中了涂山红红的背部,
「容容……」涂山红红留下一段愤怒的绝句,在虎兽的爪子下消失了。
「姐姐……保重」涂山容容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手中的狐界之珠已经消
失了,就在刚刚那千钧一发的时候,涂山容容用望月掌,将自己的那颗狐界之珠
打向涂山红红,随着狐界之珠的破损,里面的虚空之泪也就流了出来,将涂山红
红给传送了出去。
两次目标不翼而飞的虎兽终于怒了,用力的一剁地,额头的重字发亮,它的
天赋法术重力增加再次被使用出来。
原来还可以保持着凄美笑容的涂山容容脸色一变,白皙的小脸变得紫黑,吐
出一口鲜血,绿色襦裙下的肌肤,因为毛细血管的破碎,变得紫红。
虎兽走到涂山容容的身边,举起它粗壮的虎掌(把她带回来)就在虎兽要杀
了涂山容容来解恨的时候,何浩的声音在虎兽的脑子里响起。
虎兽的爪子变拍为抓,把涂山容容抗在自己的肩膀上,腾空而起,向着涂山
城外飞去。
在涂山城外的一座山上,何浩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一片
狼藉的涂山城,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正跪在何浩的双腿间,把何浩粗壮的肉棒
含在嘴里服侍着,但是因为何浩的肉棒实在是太长了,女子只能将三分之二吞入
嘴里,但是即使是三分之二,女子也要把肉棒吞进自己稚嫩的喉咙才可以,随着
女子身体的耸动,衣角上的铃铛玲玲作响。
何浩拍了拍自己跨间的涂山红红,「红奴,你的族人马上就要变成我的收藏
品了,你有什么感想啊?」
正在吸吮着何浩肉棒的涂山红红抬起头,笑着道「那是红奴族人的荣幸,能
够成为主人的收藏品,是她们最高的荣誉。」说完,涂山红红继续吞吐何浩的肉
棒。
「哦,是吗?可是我想要把涂山改造成我们一气道盟的大型妓院啊,红奴你
说肏一次你的族人,要多少钱好啊?」
「主人……五百块怎么……样啊?」涂山红红含糊不清的说道。
何浩拍了涂山红红的小脸一下,涂山红红立即会意吐出何浩的肉棒,爬上椅
子,双腿分开跨坐在何浩的腰间,小手扶住何浩的肉棒,对准自己湿漉漉的蜜穴,
涂山红红用力的往下一坐,何浩的肉棒直接就插进了一大半,「哦……主人的肉
棒……进来了……好大……」涂山红红快速的挺动自己的纤腰。
何浩隔着衣服大力的揉捏着涂山红红丰满硕大的玉乳,涂山红红挺直自己的
腰,微微往前倾去,以便何浩更好地把玩自己的乳球,何浩揉捏了一会后,就不
满足这隔着衣服的把玩,于是何浩用自己独创的幽蓝淫火将涂山红红胸前的衣服
烧毁,两颗洁白硕大的乳球被何浩握在手里,肆意的玩弄着,涂山红红的乳球就
像是面团一样的在何浩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
「红奴,主人玩你的奶子,你高不高兴啊,舒不舒服啊?」
「恩哦……主人能喜欢……红奴下贱的奶子……恩啊……可以被主人玩……
哦……是红奴的……荣幸……哦……红奴的奶子……舒服极了……哦啊……主人
的手……」
「嗯……那么是主人的肉棒肏的红奴爽,还是奶子被主人玩的爽。」
「都……都爽……主人的肉棒,,嗯哪……肏的红奴……好爽……哦……奶
子也被……主人玩的好舒服……只要主人玩弄……红奴的身体……哦哦恩……红
奴最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涂山红红的小手按在何浩的胸膛上,眼睛紧紧的盯着何浩的眼睛看,眼神中
充满了臣服和欲望,忽然涂山红红感到何浩插在自己蜜穴里的肉棒,抽搐了几下,
涂山红红这是何浩要射精了,涂山红红夹紧阴道,阴道快速的蠕动起来,几秒后,
何浩就在涂山红红的阴道里,舒服舒服的射了精,被何浩内射的涂山红红,身体
一个痉挛就到达了高潮。
高潮过后,涂山红红从何浩的身上爬下来,重新跪在何浩的两腿间,温柔的
替何浩清洗着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啪。」何浩打了一个响指,不知何时到
来的翠玉灵从椅子后面走到前面来,怀里抱着昏迷中的涂山容容,看涂山容容的
样子,翠玉灵应该已经给她治过伤了。
何浩从翠玉灵手上接过涂山容容后,眼光撇着一下,翠玉灵立即会意的跪了
下去,涂山红红乖巧的让出半个位置,和翠玉灵一起舔舐何浩的肉棒。
何浩看着涂山容容那恬静的睡脸,就忍不住想要看到涂山容容在自己胯下娇
喘浪叫的样子了,不过饭要一口口地吃,他可不想直接就让涂山容容变成乖巧的
性奴,当然,只要他想,随时可以的做到,可是那样就少了太多的乐趣了。
「容奴,我该是暴力的替你开苞?还是要温柔的呢?」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