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介绍富二代的我在酒店操妈妈

手机在闪,我丢下足球,按亮了屏幕。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是老爸的号码,短信也是他发的:快过年了,公司促销,我走不开。放假记得回家,好好陪陪你妈妈。
老爸的公司是朋友转让给他的,准确地说是白送。他是合伙人之一,因为亏本太厉害,朋友不愿再做了,便过户给了他。当时我和楠姐都反对他接手。因为那公司濒临破产,资金也所剩无几。老爸把房子抵押出去贷了款,开始经营。全家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也许是时来运转吧,公司很快扭亏为盈,我家也买了新房子。老爸曾经打算把公司还给朋友,不过楠姐极力反对,他朋友也没好意思要。
有了钱,老爸不再让楠姐上班,楠姐每天不是健身就是美容。楠姐今年四十二岁,比老爸年轻将近十岁。我叫她姐姐,她很高兴,夸我长得像明星,比电视上的欧巴还帅。
高考结束后,我到老爸的公司锻炼。先是下基层店做营业员,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楠姐知道后把他痛骂了一顿,他才把我调回公司总部。不过,依然是跑腿打杂,送材料收快递换水之类。楠姐来看我,又唠叨了一通。这下热闹了,全公司都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们故意不给我派活,几个女员工还对我大献殷勤。老爸板着脸把她们都开了,楠姐也不高兴,说快开学了,不能误了入学报名,把我弄回了家。
晚上,我起来上厕所。路过主卧,听见楠姐在叫:老公?……老公!老爸没答应,只是翻了个身。楠姐一声叹息,拉了拉被子,之后再没动静。
正在胡思乱想,窗外有人叫:华哥,快走,婷婷在综合楼等你呢!又一个去约会的。约会?女朋友?我的女朋友呢?风铃?她不会理我了,谁叫我把她伤得那么深!依云?也不用想了。风铃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小学同桌,一直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有一次考试某男生抄袭,被她告诉了老师,那男生不服气,把她的作业藏了起来,急得她直哭。我看过不去,帮她找了出来,于是我们成了同桌。上初中后搬了家,我们再没见过。高中更不用说了,为了高考,学校抓得很紧,我连家都没回过几次。
上了大学,军训完就是国庆假期,风铃说来找我玩,顺便给我庆祝生日。我没往心里去,告诉她我和舍友约好了去爬山,不方便带着她。
宿舍里共四个人,他们三个军训时就相中了合眼的妹子,约好了放假出去玩,速度之快,简直令人眼花。他们笑我是剩男,我有点不服气,于是给对面女生楼的一个江苏妹子送了张纸条,那就是依云。我以为我在风铃心里无足轻重,就像她在我心里可有可无一样。结果,当我和依云手牵手走出男生楼门口时,遇到了拿着蛋糕的风铃。不知道她是怎么打听我们宿舍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蛋糕砸在了我身上。两个女孩谁也不理谁,哼了一声,绝尘而去。看来只有去泡吧了。靠,居然被劈腿了。离异独居少妇,丰满性感,风骚淫荡,性欲强床上功夫好!走出校门不远,便有人给我塞了张卡片。火辣的艳照和文字,让人食指大动。卡片丢进垃圾箱,我大步走开。外面的女人就算了,万一染了病,那麻烦就大了!
这件事家里人不知道,风铃也没再出现。要是老爸知道,非抽我不可。他是做生意的,最重视和气生财。邻里也好亲戚也好,他一向很在意,经常让我多结识有用的人。大学这个象牙塔里,躁动的男女分分合合,一切都不叫事。舍友们换了新的女朋友,我收拾好了回家的行李……寒假来了。
楼房、路灯、广告牌……一切都在飞快后退。我抱着背包木然站着,真不想这个时候坐车,人太多了。明明买的坐票,却硬是给我挤成了站票。不过没办法,楠姐打了好几通电话来催,她告诉我,不用去公司了,让我直接回家。
出租车在别墅门口停下,路姐开门出来,把车费给了司机。小俊回来啦!路姐对里面喊了一声。我抓起背包进了客厅,楠姐边涂指甲油边站了起来:小俊,到妈妈这来。路姐,去做饭!我说:不用了,我先睡会,坐了一宿的火车。累!
国庆节为什么不回家?一睡醒,楠姐就拖我去吃饭,一坐下就审我。我把风铃和依云的事情说了一遍,并求她帮我保密。楠姐说:你不是故意的就好,分了可以再找。快吃饭,明天陪我去旅游。我说:爸怎么不抓我壮丁了?楠姐说:又不愁招不到人,哪用得着你个学生。
楠姐先洗了澡,在房间里用手机上网。我弄了点沐浴露,在身上胡乱摸着。那个前台的眼神真是简直了,居然把我当成了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好在她没说出来,要是敢说出来,我一定当场扁她。不过也不能怪她,一来是我提出只开一间房的,二来楠姐保养的太好,跟三十多岁少妇似的。这样的女人不上班的话,除了养小白脸好像也干不了什么。嗯,只开一间房,好像是老爸吩咐的来着?风铃、依云,你们在干什么呢?新年之夜,我居然孤独度过……
擦干身体,走出浴室。楠姐说:洗好了?睡吧。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她惊叫起来,脸上红云飘过。对不起,我以为我在宿舍呢。我发现,楠姐居然穿上了半透明的紫色睡衣。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十三公分,比你爸粗……那啥,快穿衣服!只开一间房她没生气,别人夸她男朋友长得帅,她微笑点头。难道……老爸是让我监视她或者……
心里埋藏的念头浮了上来,血在往上涌。灯光下,我的弟弟昂然挺立,青筋浮现。眼前的美女长身玉立风情万种,和她做爱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人可她却是……老天爷呀,你害死我了!那个,楠姐,我这里有点疼。你帮我看看!先试探再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楠姐红着脸凑了过来:没什么呀。可能你刚洗了热水,烫的吧?咦,怎么只有一个蛋蛋?我说:另一个在肚子里吧,这好像叫什么隐睾症。知道还问我?快睡吧。楠姐不敢看我,快速转过了身。
楠姐,你寂寞吗?胡说八道什么呢。当心我让你爸抽你。爸身体不好,你也没背叛他。楠姐,你是天下最好的女人。废话,你妈妈当然是最好的女人。好女人怎能受委屈呢?楠姐,刚好我想要,你也很寂寞,就给我一次吧。就当……就当教我知识了!闭嘴,你再……胡说,我生气了,我们不能对不起你爸。我泄气了,她居然提起了那个我不愿提起的人。好吧,明天我自己去找个小姐。你敢,我打断你的腿。楠姐,你不厚道啊,不给我也就算了还不许我找别人?歪理,我是你……我不许你……你就不能找。
不能再磨叽了!我是男人,我不主动谁主动?我猛地抱住她就是一阵狂吻,摸索着去抓她的胸器,同时也没忘记用下面大力顶她的身体。楠姐挣扎着推开我:别闹了……我默然放手,大步向浴室走去。你干嘛去?楠姐愣住了。穿衣服!我头也不回。唉,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郁闷!
小俊,你睡了吗?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摇醒。楠姐咬着嘴唇,怔怔地看着我。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本想趁她睡着了再……谁知道自己竟然先睡着了。我一阵激动,因为我看出来了,这眼神和学校里那些女生看我的差不多,带有男女之情。但我又想,怎么可能呢,她刚才已经拒绝过我了。
小俊,你真的不嫌妈妈老?我立刻摇了摇头。楠姐,你是我的女神!楠姐摸了摸我的头发,时不时抚摸一下我的脸。她的脸离我越来越近,甚至呼出的气都已经到了我脸上,她还是那样看着我。我知道我想的事不太可能,但是还是忍不住去想。
楠姐突然亲了我一下,深情地着我,不知道是母爱还是男女之情,也许两种都有吧。正在想这是不是真的时候,楠姐已经再次吻住了我的双唇,停留了几秒钟,那种感觉真是太妙了。我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激动与喜悦无以言表。因为长年健身保养的缘故,楠姐显得特别漂亮,而且那种成熟女人的韵味是那些小女生所不能比的。楠姐身材丰腴,尤其是那硕大的肥臀最是引人注目。单从背后看,还以为是一位欧洲美女呢!
见我盯着她的胸,她害羞起来:看什么看!难道你以为我这是假的不成?告诉你吧,货真价实。她掀起被子,开始来解我的睡衣纽扣。我心如鹿撞,期盼已久的事难道就要发生了吗,简直不敢相信。好想问一句:刚才为什么……?但又怕我问了,楠姐会不高兴,就什么都完了,所以就没有做声。把我的上衣解完,楠姐开始解她自己的,我什么都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我很怕她会改变主意。楠姐反手解开内衣,把她那有点下垂的咪咪露了出来。我激动得不行,好想把那两座山峰握在手中,手却不听使唤,抬不起来。也许是因为脸小的缘故吧,我感觉她的胸都快赶上她的头那么大了!女人胸越大性欲越强,老爸身体不好,她肯定……不过,老爸是为了挣钱累垮的,楠姐不是没良心的人,不会背叛他。好好陪陪你妈妈,这话的信息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楠姐俯下身,继续吻我的双唇。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她的舌头伸进了我嘴里,不停舔我的舌头。见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她笑了:女人有两扇门,你知道吗?我摇头。她说:你这家门外的孩子呀!说着,把我的手拉了过去,示意我摸她的胸。我颤抖着握住了她的豪乳,温润柔软嫩滑、弹性十足。妈,我……我想吃奶!来吧!楠姐托起一个乳房,把乳头塞入我的口中。慢点吸,不要咬哦。我贪婪地吮吸起来,时不时用舌头舔一下乳头。楠姐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她哽咽着说:吃吧……吃吧,看把人都饿成什么样了?等我过足了嘴瘾,她搂住我的头,把我的脸埋进她的乳沟里不停地蹭着。眼前白茫茫一片,满满都是娇嫩和温暖。时间仿佛静止,当楠姐开始脱我的内裤时,我才回过神来,接着她把自己的也脱了。
我快要升仙,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下面早已胀得快要爆了似的。我看到了楠姐的下半身,没有毛,雪白一片,难道是传说中的白虎?因为我躺着,楠姐骑跨在我腰部,所以她的下面我根本看不清楚。当她的手碰到我的肉棒时,我全身触电,一直在发抖。楠姐握着我的肉棒,把我的包皮向下翻。我觉得有点痛,但感觉真的是很美妙,好在包皮不长也不干燥。楠姐把我的肉棒扶稳对着她的阴部磨擦,那感觉太刺激了,尤其是碰到她下面那些粘稠炽热的液体时,我骨头都要稣了。一阵快感涌上来了,我知道要泄了,拼命地忍,但是没用。精液呼就流了出来,肉棒在跳动,龟头麻麻的。楠姐也感觉到了,她下床去了浴室。
她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内裤,手里拿着纸巾,帮我把身上的液体擦掉。睡吧,明天我叫车送你回去。楠姐说完躺下了。我恨自己没用,怅然若失的感觉,让我想哭出声来。丢人啊,没开始就结束了。我怎么也睡不着,一直想刚才的事。楠姐看来已经睡着,鼻息声都有了。难得楠姐愿意了,如果错过今晚,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怎么也睡不着,用手套弄了几下,没想到居然又硬了!我一阵狂喜,知道又有机会了,但是楠姐已经睡了,吵醒她我怕她不高兴。实在是不甘心,于是我掀起被子,慢慢地去褪她的内裤。上面的褪去了一点,下面的她压着褪不掉。于是我小心地去翻她的身,就这样她醒了,我大气都不敢出,以为她会责罚我。我想……没想到她说:你想再来一次,对吗?我点头,楠姐说:别让妈妈失望哦!我赶紧发誓:不会的!
我们缠在了一起,很快就赤裸相对了。楠姐让我躺下,我乖乖照办。妈妈替你润滑一下,你也帮妈妈润滑一下吧。说着我们就成了69式,不一会,肉棒湿湿热热的,是楠姐在舔。我明白什么是润滑了,不但这样,楠姐的下面终于充分暴露在我眼前。尽管台灯有些暗淡,我还是看清楚了,两片花瓣,里面是鲜红隆起的肉,散发着淡淡的不知道什么味道。我抬起头,开始卖力地舔着,嗯,好苦,我忍不住轻轻啐了一口。对不起!看着楠姐屁股上的口水,我赶紧道歉。没事,那是我在养生馆放的中药,保养身体用的。
几分钟后,楠姐骑跨在我腰部,握住我的肉棒,抬起屁股慢慢地坐了下来。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爱了,温暖湿润紧致滑腻的感觉令我沉醉,无法自拔。我们合二为一,疯狂缠绵!那种感觉真是棒极了,好像上了天堂又好像吃了蜜糖,总之无法形容。楠姐在我上面上下起伏,没等她吩咐,我马上就握住了她那两只顽皮的大白兔。她抓住我的手,示意我用力揉捏。她身体前倾过来,不停呻吟着。我们全身潮红冒汗,楠姐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时而抬头闭眼,时而俯身和我亲吻。可能是刚泄过的原因吧,这次持续的时间变长了。
我想在上面!好!她顺从地仰卧在床上,我毫不客气地扑了上去,掰开她的双腿进入了她的身体。有人说,女人的乳房是男人的扶手。我想,那一定是在做爱的时候。我紧握楠姐的豪乳奋力冲刺着,犹如脱缰的野马。楠姐娇声不断,我飘飘欲仙。母亲的子宫啊!阔别二十年之后,我又回来了!下面一麻,我又射了,滚烫的岩浆喷涌而出。楠姐啊一声长叫,我感觉到她的下面在收缩全身发抖,看来是到了高潮。我瘫软下来,趴在她身上不想动,楠姐推了我一下说:别赖着了,帮我弄干净。我吓得跳了起来:我忘带套了,不会……那什么吧。她说:没事,抠出来就行。要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当年我们备孕半年多才有的你。
夜色如水,繁星点点,我望着街景出神。楠姐优雅秀气地吃着夜宵,她这么淡定,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四周人声鼎沸,我不喜欢大排档这种地方,因为太吵。她却说这里才有正宗的特色小吃。回到酒店,我们又做了一次。
关上门,浴室里密不透风,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楠姐特意没穿内裤,我撩起她的短裙直接后入。啪啪了二十分钟后我就开闸泄洪了,楠姐扶着洗漱台大口喘气。臭小子,你想把蛋也塞进去吗?我告诉她,这招叫母子交尾,她不满地白了我一眼。她蹲下来掰开下面,我的液体慢慢从她的穴里淌了出来。我问楠姐会不会胸推和乳交,她说如果我把她伺候好了,就给我做。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楠姐均匀地呼吸着,脸色绯红,带着满足的微笑。我把被子扯开,欣赏她的美妙肉体。曲线分明,散发着瓷器的光泽,闪耀着母性的光辉!胸部粉白色圆球形,略呈外八字分开。乳晕很小,乳头紫色,隐约有血管浮现。乳头正中是小小的凹陷,好像从没有哺乳过的少女雏乳。没有了内衣的承托,她的双乳耷拉了下来,和其他女人的扁平收缩下垂不同,她的胸完全是因为大而下坠的,那是成熟少妇特有的饱满结实的豪乳。胸夹手机之类的简直弱爆了,楠姐的胸估计夹平板都没问题!如果让我选择死法,我一定要她的奶子把我夹死。
嗯,帮她盖好被子再说,这样会着凉感冒的,亲嘴时舔到鼻涕可不是什么好事。她的左手跑到了外面,无名指上浅浅的戒指印记告诉我,她是一位人妻,我把老爸给绿了。小腹上的剖痕已经很淡很淡,显然经过多次修复调理,可惜她的身材却不再完美。忽然有点嫉妒老爸,有钱就是好,娶了一个健美的妻子。
我是剖腹产出生的,楠姐生我时太年轻,因为进补过度,造成当时的我个头太大,无法顺产。这也难怪,老爸娶了漂亮媳妇,奶奶高兴。楠姐怀孕了,奶奶殷勤伺候,各种补品从不间断。听邻居说,楠姐怀我之前,原本是个娇小玲珑的娃娃脸美女,怀孕之后身材暴涨,胸和屁股接连大了好几个码。老爸买房子搬家,一定因为是那些男人恨不得把楠姐生吞活剥了的眼神。嗯,老婆太漂亮,也不见得一定就是好事。
不过,胸大归胸大,楠姐奶水并不多,我是吃奶粉长大的。奶奶偶尔感慨:大孙子居然没有母乳吃,可惜了。感谢奶奶,保住了楠姐的好身材。也感谢老爸,因为他我才有机会享用楠姐的美妙肉体。难怪有人说,现代社会,女人的乳房不是给孩子吃的,是给男人用的。我是胸控,如果不是风铃太瘦,我不会去找依云。
整个黄金周,我们都不再拘谨,拥抱接吻做爱,仿佛久别重逢的爱侣。爬山泡温泉逛公园购物——楠姐除了刷微信看新闻,一个电话都没接过。老爸好像消失了一样,一直没联系过我们。
回到家里,楠姐直接扎进了卧室不再出来,我叫她她也不作声。保姆陆姐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告诉我:你没放假的时候,附近的阮阿姨来找你妈妈,说是去打麻将,结果不多会就气呼呼地回来了。原来她们打麻将是赌钱的,阮阿姨没钱还赌帐,就叫人帮联系了一个男生问要不要服务?追问之下,她竟然兼职做楼凤,还振振有词自食其力。我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楠姐这么主动,我却还以为直接多有魅力呢,居然轻而易举就上了这样一位大美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