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出于蓝】(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萧遥这几日身体恢复神速,就连功力都大有长进,若不是每日都在身体里运
行阴阳两种功法,早就生龙活虎上蹿下跳了。
比较令他苦恼的是自己娘亲,每日来运功都轻纱罩体,眼睛是很享受,肉棒
是真真煎熬,有好几次都险些走火入魔。不过庆幸的是有大伯母来给自己泻火。
萧夫人一进房看着萧遥正用火辣的眼神看着自己不免脸上一红道:「遥儿,
我来给你疗伤了。」
萧遥立马起身跪在床上一把就把萧夫人拉到自己床边,二话不说放倒在自己
怀里,接着嘴就凑过去,胡乱的吻着萧夫人的粉脸和脖颈。
萧夫人娇羞的闭着双眼,嘴上却说:「遥儿,不要胡闹,我们先运功吧。」
萧遥哪里肯依,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回道:「大伯母,先成全遥儿把,不
然运功我心思不纯,也会走火入魔。」说着另一只手已经伸进萧夫人衣襟,一把
抓住玉乳,揉捏起来。
萧夫人此刻却定了定神,一把抓住萧遥不老实的魔手道:「遥儿,伯母有话
要说。」
萧遥一看,没了奈何,不敢胡闹,深情地看着自己怀里的大伯母,说道:
「大伯母,有什么话非要现在说?遥儿什么都听大伯母的。」
萧夫人看萧遥虽然动作停止了,手却还抓着自己的乳房,看来是一点松手的
意思都没有。
萧夫人无奈的说:「遥儿,这运功已经是最后一次,我们两个胡闹也该收一
收了,我们已经很对不起你大伯了,如果运功疗伤这事结束了,还不顾人伦,终
日厮混在一起,一旦被人知道,是要被世人唾弃的。」
萧遥用指缝夹住萧夫人的乳头,一边摇晃乳头一边说道:「大伯母,遥儿也
不想让大伯母为难,可是遥儿以后如果没有大伯母的疼爱,会终日茶饭不思,相
思成病的。」
萧夫人自己乳头被刺激,一时之间粉脸通红,说道:「遥儿听大伯母的话,
以后你会有心仪的姑娘,遥儿也会成家的,那时候你就会把大伯母忘了的。」
萧遥的手被萧夫人抓着,一时之间也没法对萧夫人的玉乳更加放肆,只得无
奈的回答道:「大伯母的话,遥儿是一定听的,遥儿就算再舍不得,只要是大伯
母的意思,遥儿一定遵从。」
萧夫人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不忍,用手抚摸了萧遥的脸庞说道:「遥
儿真乖,以后遥儿就明白大伯母的苦心了。」
萧遥趁她手一拿开,直接发力抓紧萧夫人的玉乳,并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萧
夫人的胸前的小红枣,不停的揉捏。
萧夫人哪里受得了这种撩拨,顿时快感游走全身,下体也渐渐渗出水来。
萧遥看了萧夫人销魂的模样,一看时机不错,果断用力一扯萧夫人的胸襟,
萧夫人胸前的两颗玉乳就像两只白兔一般跳脱出来。
萧夫人吓了一跳,想拉住自己衣服,萧遥哪里肯,也拉着萧夫人的衣襟不放
手。
萧夫人央求道:「遥儿,不要胡闹。」
萧遥却说道:「大伯母,今天是你来给遥儿最后一次疗伤了,难道还不让遥
儿好好跟大伯母亲近一次?」又看了一眼萧夫人上下晃动的双乳,调笑道:「大
伯母嘴上说不要,可是你的两个玉乳在点头,要我听谁的?」
说罢直接低头用嘴吸住萧夫人的乳头,啧啧的品尝起美味来。
萧夫人被这一吸,虽然没有吸出奶水来,但是那点男女心防算是被吸得所剩
无几了,加上正如萧遥所说,这是最后一次,不妨对自己的侄儿就再纵容一些吧。
萧遥感觉萧夫人的手上也没什么力气了,就松开衣襟,一把抓住萧夫人的另
一个乳房。
萧遥就像饥饿的婴儿一般,贪婪地吸食着萧夫人玉乳,还用另一只手玩弄着
另一个。
萧夫人被刺激的轻声哼哧着,闭着眼尽情享受着肉体的欢愉。
萧遥含着萧夫人的乳头,不清不楚的说道:「大伯母,萧遥身下还有一个小
遥儿想让大伯母好好疼爱一下。」
萧夫人吃吃的笑了一声,伸手撩开萧遥的衣襟,抓住萧遥的阳具套弄起来,
嘴上却说:「那就让请大伯母看看,这『小遥儿』乖不乖。」
如此一来,萧遥也是快感游走全身,对着萧夫人的乳头是又吞又吐,弄得萧
夫人欲仙欲死。
萧遥看准时机,腾出一手慢慢向下游走,去撩萧夫人衣裙。
萧夫人又是一惊,用手抵挡,嘴上有气无力的说:「遥儿,别胡闹,那里不
能摸。」
萧遥也不答话,萧夫人的手此刻纤若无骨,没有半分力气,萧遥不费太大力
就撩开罗裙,只是对女人衣裙不甚了解,撩进衬裙时花了些功夫。
萧遥一探进萧夫人裙底,就摸到流水潺潺,不禁的欣喜若狂。也不顾萧夫人
伸手阻挡,用力撩开衣裙,萧夫人的整个桃花源就都暴露在萧遥眼前了。
萧夫人的两片花瓣粉嫩诱人,更销魂的是,花瓣中央还有花蜜缓缓流淌出来。
萧夫人娇羞的想用手去遮档,萧遥哪里肯,拨开萧夫人的玉手,用手指直探
玉门。
萧夫人的玉门早就泛滥成河了,萧遥用沾满蜜汁的手指撩拨着萧夫人的两片
粉嫩的蚌肉,时不时还用手掌用力的搓一下。
萧夫人此刻再也没有了抵抗的力气,用嘴轻咬着嘴唇,用手重新抓住萧遥的
肉棒摩擦起来。
萧夫人的玉门被萧遥手指刺激的蜜汁是越来越多,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腰肢。
萧遥的肉棒也被萧夫人的玉手搓的快要起火,心一横,干脆跪在萧夫人两腿
前,分开两条玉腿,抓住自己肉棒就向萧夫人的玉门挺去。
萧夫人哪里肯依,再怎么着,这层最后防线还是不能丢的,惊呼一声,大声
呵斥道:「遥儿,我是你大伯母,听大伯母的话,我们不能坏了人伦啊。」
萧遥丝毫不肯停下,抱住萧夫人的两条大腿,不让她动弹,下面用阳具吃力
的去找萧夫人的玉门。
萧夫人下身被萧遥制住,手上却使不出半分力气,看着自己身下遥儿那粗壮
的肉棒是内心的很是矛盾,她怕坏了人伦,但是对这种乱伦的刺激又有所期待,
而且遥儿的肉棒看着又那么硬,又那么粗。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舍不得出手伤
我的遥儿?
第二种药!!
萧羽手书中记载的第二种药,名曰『卧凤散』,药性无色无味,药效可以使
人力气全无,也使不出内力。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异样,而且药效退散的很快,中
『卧凤散』的人常常还没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卧凤散』的毒性早就烟消云
散了,无痕无迹了。
萧遥知道今天是最后一次机会,所以早就在香炉中放了『卧凤散』,萧夫人
此刻使不出力气,以为是自己身体沉溺在肉体的欢愉之中的缘故,其实她哪里知
道天下间还有一种药是萧羽研制的『卧凤散』。
萧遥终于还是对准萧夫人的玉门挺枪而入,萧遥的肉棒顺着萧夫人的下体流
淌的蜜汁一滑到底,自己的阳具立即被湿润温暖的玉洞所包裹,一种前所未有的
快感袭遍全身。
萧夫人也被刺激的浑身一颤,用手抓紧了萧遥的臂膀。
萧遥也不多加思索,本能的用肉棒在萧夫人的下体抽送起来,撑得萧夫人的
两片粉嫩的花瓣一张一合,时不时还流淌出一些花蜜。
萧遥是第一次尝试男欢女爱,顾不上什么手法,只是凭着自己的又粗又硬的
阳具在萧夫人体内蛮干。
萧夫人以前也没试过这么完整的性爱,又有前戏,又有挑逗,加上还是自己
侄儿粗壮年轻的肉棒,还有乱伦的刺激感,在这种多重刺激下萧夫人早就感觉美
翻了天。
不光她心里被干的美翻了天,身体更是受不住刺激,子宫一阵阵的收缩,不
停的吸允着自己侄儿的肉棒。
萧遥哪里受得住这种刺激,双手抓住自己伯母的一对玉乳,下面的肉棒加快
了速度,不停的在萧夫人的玉洞中进进出出。
萧夫人被刺激的语不成声:「遥儿,要……要了伯母的命……命啊。」
又过了一盏茶的光景,萧遥感觉萧夫人的玉洞不仅吸允自己马眼,因为萧夫
人身体颤抖,两片花瓣更是配合着自己的抽插,对自己的肉棒进行夹攻,在这种
美妙夹攻下终于是把持不住,自己身体一阵酥麻,扑哧!扑哧的在萧夫人的体内
射出了大量的阳精。
萧遥射精以后,刚刚拔出还在颤动的阳具,浓浓的乳白色阳精就从萧夫人的
玉门咕咕的冒出来,在萧夫人两腿间流淌出一片河滩。
萧遥有些脱力,躺在萧夫人身旁搂住她,轻轻的亲吻着萧夫人的脸颊和玉颈。
萧夫人也亲了一下萧遥的额头,轻叱道:「坏遥儿,怎么不听话,说了不可
以,怎么还做出这种荒唐事,不是说最听大伯母的话吗?」
萧遥坏笑着说道:「遥儿没有不乖啊,大伯母如果不肯从遥儿,以您的功力,
遥儿怎么能得逞,况且遥儿此时身体还这么虚弱?」
萧夫人没好气的说:「真是个磨人精,拿你一点办法没有。」又看了一眼两
腿间的一大滩阳精,调笑道:「我看你这身体好的像头牛,一点也不虚弱。」
萧夫人擦拭完身子,整理好衣服,想给萧遥运功,萧遥借故口渴,想喝茶,
趁萧夫人去倒茶的功夫,换了香炉里的『卧凤散』,做到了无痕无迹,不然萧夫
人一运功露了馅儿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自己。
运功疗伤的日子算是结束,没过几天萧遥的身体就恢复跟原来一样,甚至功
力比以前提高了不少,以萧桓的话来讲,功力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了,脉络被打
通以后练功进步也会比以前快不少。
但是萧桓不知道,现在的萧遥在『蛰龙眠』心法的庇佑下,功力与往常一样
那就是活生生多出一倍来,按一个刚十六的少年来说,他的功力已经不是同龄人
能比。
萧遥身子一好就想办法亲近萧夫人,但是萧夫人说过以后两人不能再由越距
之事,萧遥也是无可奈何,再要不依不饶怕是要惹大伯母生气。
萧遥只得去后园又采了些蘑菇,晚上给萧夫人加菜。
晚饭时,萧夫人看到蘑菇就夸萧遥乖巧,知道自己喜欢吃这种野菇,又叹气
柳三小姐还在生闷气不肯出来跟大家见面,不然这些蘑菇她也是爱吃的。
萧遥听了萧夫人的话心里犯起了嘀咕,上次偷窥被打伤别人都可以糊弄,柳
三小姐是无论如何也糊弄不了,若不想个办法,她哪天出来看见我,还不知道怎
么对付我呢。
晚饭后,萧遥躺在床上想了很久,终于还是一拍大腿,起身出门往柳三小姐
的别苑走去。
萧遥到了别苑心里就开始打鼓,要知道他这世上最怕之人那便是这位小姨母,
偏偏这事退缩不了,早晚要撞上的,不如自己过来说不定事情还有一丝转机。
萧遥在门口敲了敲房门,听到里面柳三小姐生硬的说了声「进来。」才推门
缓缓进去。
柳三小姐从内屋出来,一看厅房里不是别人正是萧遥,二话不说,俏脸煞白,
竖起两道剑眉张口骂道:「小畜生,你还敢来见我。」说着就把桌上的宝剑一把
抽了出来,宝剑迎着烛光反射的全是骇人的寒光。
萧遥也不含糊,没等柳三小姐把剑抽出来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脑子里
不停的搜索着想好的说辞,要是这时候被吓懵了说不出话来,那马上就要被利剑
穿胸,血溅五步。
「姨母,你定要杀了遥儿,遥儿也只有任凭姨母处置,不过遥儿还有几句遗
言要说。」萧遥何其机灵,如果此时自己辩解,柳三小姐必然是不会听的,不过
要说遗言,柳三小姐必然不会急着下手。
柳三小姐用剑一指萧遥,寒声道:「说,说完了我送你上路。」
「姨母,萧遥那天到后园是去采摘蘑菇的,从没想过后园会有人沐浴,误打
误撞才看到了姨母,姨母要以遥儿坏了姨母的清白杀我,萧遥我任凭姨母处置,
可是要以为萧遥是偷窥女人洗澡的淫贼,而要杀我,我萧遥不想做冤死鬼!」萧
遥说这几句话铿锵有力,不卑不亢,说完之后目光惨然的看着柳三小姐,俨然就
是一副慷概就义的模样。
萧遥分析柳三小姐性格一:嫉恶如仇!所以偷窥绝对不能承认,不然以柳三
小姐的脾气,万事都会劈了自己在说,根本不会理会有什么后果。
柳三小姐听了萧遥的话,反问道:「你分明已经偷看我……」柳三小姐毕竟
还是不能启齿,支支吾吾的省略一些部分接着说:「你,你分明看了很久,如若
是无心,为什么不赶快离开。」
「姨母问遥儿的话,遥儿只能实话实说,姨母是遥儿见过的最美的女人,遥
儿也知道是不应该,可是当时已然看傻看痴,遥儿当时已经失了神,不知不觉就
被定到了那里,一步也舍不得离开,即使姨母今晚要杀我,遥儿也不后悔,甘愿
赴死。」萧遥目光凌然,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反而觉得他好像天经地义似的。
萧遥分析柳三小姐性格二:性子高傲!柳三小姐家室过人,更是师出名门,
经常有人夸奖她武艺高强,锄强扶弱,是位侠女,但是不要忘了这位柳三小姐毕
竟也是个女子,而是是个美人,却很少听人夸一下自己的容貌。萧遥就抓着这点。
虽然话说的有些不要脸,但是对于柳三小姐是受用的。
柳三小姐被他夸的心里七上八下心里一时拿不定主意了,剑虽然没收回来,
目光已然没有那么寒冷了。
柳三小姐看了一眼烛光,心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得狠狠说道:「你爹萧
羽就是一个花言巧语的淫邪之徒,你定然跟他一样,休用花言巧语,你今天免不
了一死!」
萧遥一听这话,马上痛哭流涕:「姨母,遥儿从小就没爹,是大伯和大伯母
养大的,我爹是个什么人我都不知道,今天却要因为他老人家以前做的错事连累,
那遥儿什么话也不说了,爹的错就是我错,姨母要杀我那就动手吧。」
萧遥分析柳三小姐性格三:对自己有偏见!——这柳三小姐一直对自己有偏
见,看见就不待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了萧羽的手书,也大致上了解了老爹
的为人,柳三小姐的偏见估计都是因为老爹而起,要把握好这一点不然说什么都
无法扭转这十几年来的偏见。
柳三小姐也杀过人,可是还没用剑对着一个抹眼泪的谎话精,一时之间难免
心软,又一想萧遥也是苦命孩子,打小就没爹,估计还不知道娘也不是亲生的,
而且他虽然没见过萧羽,却可以为了自己没见过的父亲甘愿受死,也算是个谨守
孝道的孩子,我平时是不是对他太严厉了?
柳三小姐这会儿已然没有半点怒气,反而心里有些隐隐同情起萧遥来。
这样一来,心怀忐忑的柳三小姐缓缓地坐了下来,剑也还了鞘,再没心思喊
打喊杀了。
萧遥看到柳三小姐的反应知道这事八成是糊弄过去了,就抹着眼泪,怯生生
的问了一句:「姨母?」
柳三小姐头也不抬,叹了口气说道:「你走吧,以后我不想再见你。」
萧遥一听欣喜若狂,赶紧说道:「姨母您休息吧,遥儿回去了,谢谢姨母不
责罚遥儿。」
萧遥施了一礼,缓缓退出柳三小姐房门,一路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想
这事儿都被自己化险为夷,以后还有什么事能难得住我。
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晚上甜甜的睡了一觉,快到午时才爬起来,从来打理房
间的何妈口中才知道,柳三小姐一大早就走了,回自己师门去了。
何妈还说道:「大庄主要你一起来就去找他,似乎有事找你。」
萧遥应了一声,把衣服穿戴好,出房门去找萧桓问安去了。
萧遥进门对着自己大伯父先施了一礼,问道:「大伯父,不知道找遥儿来有
何事?」
萧桓示意萧遥坐下,品了一口茶,道:「遥儿,你身子也完全康复了,这几
日加紧修炼武功,准备随我去参加老友的七十大寿。」
萧遥一听不禁的喜形于色,说道:「大伯父,遥儿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萧桓看了一眼萧遥说道:「看来是把你给憋坏了,你去吧,好好练功,江湖
中处处危险,只有练好武功才能处处化险为夷。」
话说这几日萧遥确实都在勤练武功,生怕惹大伯生气不带自己出山,萧桓看
到萧遥的态度也很满意,过了五日,收拾好行装带着萧遥就往骊山出发。
萧桓一生简朴,除了带了萧遥,就只带了一个书童,一个管家。四个人一路
游山玩水,领略各地的风土人情。
萧遥头次下山,对于外面的世界自然是都很新鲜,一路上都很兴奋。
期间无话,约莫走了半月终是到了骊山『万朋山庄』。
这『万朋山庄』坐落骊山山脚上,气派不小,跟『翠庭山庄』比起来显得更
加辉煌,大有容纳百川之势。
萧桓到了山庄门口表明身份后,带了萧遥直接来到大殿,拜会老友。
「萧桓老弟,稀客稀客啊,老弟前来,老哥哥我这里可是蓬荜生辉啊。」说
话的是一位老者,鹤发童颜,声音洪亮,一点不像古稀之年。
——楚南星,『万朋山庄』庄主,江湖『五大星宿』之『老寿星』,为人急
公好义,德高望重,论起威望来怕是只有武林盟主沈胜天才可与之相提并论。
「老哥哥说笑了,您老过七十大寿,孙子又大婚,双喜临门,小弟怎能不来,
这么说折煞我了。」萧桓说着话一把拉住楚南星迎过来的双臂,看来二人交情匪
浅。
萧桓与楚南星一阵寒暄过后,二人都落了座,楚南星看了一眼萧桓背后立着
的萧遥,说道:「这位小友不知跟老弟是何渊源?」
萧桓微笑着回道:「此子是我徒儿,名曰萧遥。」「遥儿,快来见过你楚伯
伯。」萧遥听了萧桓的话,躬身向楚南星施了一礼。
楚南星看了一眼萧遥,说道:「居然是萧老弟的高徒,不错,果然一表人才。」
萧遥连忙谦声道:「多谢楚老英雄谬赞。」萧桓只是旁笑而不语。
楚南星又说道:「贤侄不必客气,我与你师父是忘年好友,你自然应该叫我
伯伯,不然岂不显得生分。」
萧遥一听,此人倒是不拘礼节,心胸宽广。赶忙答应道:「既然这样,楚伯
伯,小侄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老朽承你吉言。」楚南星心情愉快,缕着胡须,赞不绝口。
此时萧桓接口道:「老哥哥,你这『万朋山庄』这几日必然贵客如云,我跟
徒儿就先告退,我们改天再叙旧。」
楚南星也不多做挽留,安排下人带萧桓一行去客房入住。
住进客房的萧遥闲的发慌,听到园中似乎有打斗声,便推门出房想看看究竟。
出门一看,原来有两个人在比试拳脚,另有三个女子在旁观看喝彩。
萧遥看着好玩,悄悄走近,也不打扰静静的看那二人比试。
三位女子本来正在玩闹,看到萧遥过来,不由得的都仔细打量一番,然后彼
此对望一眼嬉笑起来。
她们这一笑,萧遥浑身不自在起来,感觉自己像供人赏玩的器皿。只好把目
光放在打斗的二人身上。
这时其中一位绿衣女子对着萧遥瞟了一眼,说道:「嘿,新来的,你看这二
人谁能取胜?」
萧遥不由得仔细看了一眼说话的女子,但看这女子体态优美,说话时眉开眼
笑,看到此女子就像饮到一杯好酒一样沁人心脾。
萧遥怕自己失态,赶紧干咳两声,一指褐衣男子说道:「依我拙见,这位仁
兄技高一筹。」
另外一位劲装少女,接口到:「新来的跟我看法一样啊,华哥哥平时练功就
偷懒,这会儿定然撑不住几回合了。」
萧遥打量了一下劲装少女,看她身段苗条,观看比试时手舞足蹈,甚是可爱。
比试中的白衣少年听得他们的对话,故意做出一个悲惨的笑容,似是在回应
和调侃大家都不看好自己。
绿衣少女看白衣少年表情乖张,不由得笑道:「你还想不想要奖品,还不卖
力一点,赢不了以后别再跟我说话了。」
此言一出白衣少年看似十分紧张,奈何褐衣少年招数老道,根本无机可乘。
萧遥眼珠一转,说道:「敢问姑娘,奖品是何物?」
绿衣少女微微一笑,抖出一块丝帕,说道:「呶,就是此物。」
萧遥笑道:「妙极,妙极,在下如果只发一语便可助这位兄台取胜,可否也
得一奖品。」
绿衣少女看了一眼丝帕,答道:「莫非你也想要此物?」
「非也,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是这位公子比试的彩头,我应该另取一物。」
萧遥说着把眼睛放在紫衣女子身上不住的打量。
虽说这紫衣姑娘面带轻纱,但是此女子如同用纸团包裹的火焰越是遮掩,越
是光彩四射。
萧遥一眼就看出这紫衣姑娘必是一位绝代佳人,而且性子内敛,自从自己过
来到此,紫衣姑娘还没说过一句话。
紫衣姑娘听了萧遥的话吃惊的看了一眼萧遥。绿衣少女也似是吃了一惊,道:
「你想袁姐姐的丝帕?那你还是死了心吧。」
萧遥也不烦恼,随即说道:「如果姑娘有什么难处,就当在下没说好了。」
绿衣姑娘倒是有些不依不饶,追问道:「你当真只说一句话,就能让他胜过
我二哥?」
萧遥没说什么,只是对着绿衣姑娘点了点头。
绿衣姑娘似是低头思索了一阵,跺脚说道:「才不信你有这能耐。」转头又
对紫衣姑娘说道:「袁姐姐,答应他,看他是不是在吹大气。」
「不可,我的丝帕怎能送与别人。」紫衣姑娘有所顾忌但是终是禁不住绿衣
姑娘的央求,最后只能轻叹一声,算是默认了。
绿衣姑娘回身对萧遥说道:「行了,吹大气的,我看你有什么能耐。」
萧遥对着绿衣姑娘微微一笑,然后对着紫衣姑娘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姑
娘赠与香帕。」
紫衣姑娘看他如此无赖,一时之间心慌意乱,不知如何答话。绿衣姑娘倒是
呛白道:「脸皮真厚,谁说这奖品就一定是你的。」
萧遥说道:「非也,不是在下脸皮厚,实在是这件事易如反掌。」
绿衣姑娘终是不耐烦了,喊道:「快说,别再卖关子了。」
萧遥的眼光又回到比试的二人身上,说道:「姑娘的二哥,确实掌法老道,
常理是无法取胜,但是只要这位穿白衣的仁兄能同时出手制住对方『虎口』『百
会』两个穴道必然可以反败而胜。」
绿衣姑娘略加思索,说道:「这两个穴位一个在头顶,一个在手掌,怎么可
能同时被制住。」
紫衣姑娘倒是听了这话不由得多看了萧遥几眼。
萧遥回望了一眼紫衣姑娘,两人目光交汇,紫衣姑娘慌忙的避开了。
萧遥干咳了一声说道:「在下说的穿白衣的仁兄必然能明白,如果不能恍然
大悟,我跟他的奖品就都没影了。」
白衣少年似是真的得到了什么启发,拳路一改,抢攻几招,跟着一跃而起,
使出一招『倒栽葱』,一拳笔直的打向褐衣少年的天灵盖,褐衣少年也不慌张,
双掌翻天打出一招『举火烧天』。
白衣少年马上单拳变双拳,两个拳头正打在褐衣少年双掌的虎口上,穴位被
打,褐衣少年顿时掌力被卸,双手都垂下来,白衣少年得势不饶人,借着掌力上
托,在空中急翻跟头,伸脚踢在褐衣少年头顶百会穴上,百会乃人体大穴,褐衣
少年一时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
白衣少年见势一收拳脚,抱拳道:「楚二哥,承让了。」
比试都是点到为止,所以褐衣少年只是眼前稍微一花,马上就恢复了神志,
回了一礼,说道:「甘拜下风。」
白衣少年来到萧遥近前施了一礼,道:「多谢兄台相助,在下『方家庄』方
云华,敢问兄台大名?」
萧遥回了一礼道:「久仰,在下『翠庭山庄』萧遥,兄台言谢真是愧不敢当。」
褐衣少年也过来行了一礼,道:「兄台不比过谦,如无兄台指点,小华怎能
胜我。不知『翠庭山庄』萧桓,萧居士跟兄台是何渊源。」
萧遥回道:「乃是家师,刚才在下胡言乱语,还请兄台海涵。」
褐衣少年爽快的说:「萧兄,不必介怀,乃是我自己技不如人,被人看出破
绽。在下『万朋山庄』楚子羽,萧兄弟如若赏脸,就叫我楚二哥。」
萧遥听了冲着楚子羽微微点头。
方云华这边缠着绿衣少女索要丝帕,但是绿衣少女似乎有意捉弄不肯给他,
还是楚子羽过去绿衣少女才把丝帕给了方云华。
之后三位姑娘看着萧遥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萧遥大概知道紫衣少女为难,就走到近前,施了一礼,说道:「姑娘如果为
难,奖品我可以不要,能陪两位姑娘一会儿,在下已经倍感荣幸。」
绿衣少女顿时大感轻松,看了一眼紫衣姑娘,说道:「袁姐姐,你看……」
紫衣姑娘摇了一下头,说道:「妹妹,我万朋山庄怎么失信于人。」说着拿
出一条紫色丝帕递给绿衣姑娘。
绿衣姑娘冲着萧遥笑了一下,道:「你可是捡了大便宜。」说着把丝帕递给
萧遥。
萧遥接过丝帕对着紫衣姑娘又施一礼,道:「多谢姑娘垂赠。」
紫衣姑娘也不答话,还了一礼,带着其他两位姑娘缓缓往园中走去。这楚子
羽也抱了一拳,跟着三女一起走了。
萧遥看着三位姑娘离去的美妙身姿,对着香帕深深一嗅,真是香气怡人,叫
人勾起无尽的遐想。
——不了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