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出于蓝】(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萧遥不敢托大,直接闯进去,而是偷偷摸上墙头向内窥看。
「美人儿,别抵抗了,爷们儿一会让你欲仙欲死,一会儿就会爱上我的。」
说话的刀疤脸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子口水都要流出来。
「大哥,你玩完了别玩了小弟啊。」小白脸也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放心,放心,我爽完了,也让你爽爽。」刀疤脸说着话,还用撅着嘴,对
着蒙面女子飞吻。
蒙面女子紫纱遮面,看不出什么表情,随即抬了抬手,打出一道金针直射刀
疤脸面门。
刀疤脸躲闪不及,嘴角被金针穿了个洞,淌出血来。
「妈了巴子,这小娘们金针这么厉害,还好我闪得快,不然也跟这几个一样
送了命。」刀疤脸搽着嘴角的血,看着面前这几个被金针放倒的尸体,好像有些
泄气。
这时候一旁从没说话的小胡子用阴沉的嗓音说了一句:「大哥,依我看这蒙
面女子金针功夫如此了得,定是那『佛手』的女儿——袁紫依!」
刀疤脸还没来及讲话,小白脸先惊讶道:「武林十大美女!」
刀疤脸也一脸兴奋的喊道:「这可真是撞大运了,这小娘皮我要定了,我一
会要把她操的像母狗一样汪汪叫。哈!哈!哈!」
小白脸却说道:「大哥,老祖可是吩咐我们兄弟,发现袁紫依、苏诗倩必须
要禀告他老人家,不然要抽筋扒皮的啊。」
「这!」刀疤脸一时语塞,到手的天鹅肉真要送与别人,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对啊,大哥,红毛老祖我们得罪不起,犯不着为了美人命也不要啊。」小
胡子也劝说刀疤脸怕他一时冲动,连累自己。
刀疤脸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看来是默认了。
小胡子说道:「三弟你去禀告老祖,说袁紫依被我们兄弟困住,请他速来。」
小白脸点头答应,刚一转身!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小白脸转身的一刹那,小胡子在后面一刀削掉了他的脑袋。
刀疤脸惊到:「二弟,你!?」
「大哥莫慌,这小子是红毛老祖的亲信,不杀他,我们怎么独享美人?」小
胡子说着话还奸笑了两声。
「二弟果然好手段,说实话像袁紫依这样的极品,咱们兄弟这辈子不知道能
不能摸上一把,这么好的机会不要,送给什么狗屁老祖,太对不起裤裆里的家伙
了。」刀疤脸越说越兴奋,还用手提了提自己裤裆。
「大哥,兄弟归兄弟,这袁紫依大哥先享用可以,不过那个穿绿衣服的美人,
可是我要了。」
「这没问题,这绿衣美人儿已经被迷香放倒了,你倒是会捡便宜!」
「大哥,不行咱两个换换,我不怕金针,不过这样一来这袁紫依弟弟我就笑
纳了。」
「你敢!给我好好看着,看看这金针厉害,还是我的胯下的定海神针厉害?
哈!哈!哈!」
刀疤脸说着话,起身上前抬手就像用刀尖去挑袁紫依的面纱。
袁紫依听他们的淫词秽语早就羞愤难当,但是无奈自身被困,而且身后还有
中了迷香昏迷不醒的楚婉儿,不然早就上前拼死一搏了。
袁紫依看到刀疤脸上前出刀,也不闪避,一抬手又是一道金针,直射刀疤脸
心口。
这金针来势甚快,刀疤脸慌忙侧身急闪,金针擦着衣襟划过,胸前的衣服都
被划了一道口子。
刀疤脸暗叫:「好险,差一点就见了阎王,这袁家的金针手法真不是虚的。」
想到这再也不敢大意,注意力都集中在袁紫依的手上。
——突然!刀疤脸一身惨叫,倒地不起,魂归西天了。
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二弟。小胡子趁他注意力都在袁紫依身上时,冷
不防在后面给他来了个透心凉。
小胡子杀了刀疤脸一脸镇定的说:「袁姑娘,在下名叫刘镇山,仰慕姑娘已
久,不知可否让在下一亲芳泽?」
袁紫依隔着面纱寒声说道:「淫贼,无须多言,再不退下,金针伺候!」
刘镇山看着眼前的猎物,说道:「袁姑娘,恕在下多言,你的金针怕是没有
几根了吧,如果刚才你抛下那位昏迷的姑娘,一个人走,没人能拦得住你,但是
现在你心力都已虚脱,只能打打金针保护自己,而且你的金针不粹毒真是可惜,
不然我们这几个人这会怕是已经跟阎王报道多时了。」
袁紫依此刻心中感到绝望,眼前这人歹毒奸猾,比其他人都难对付的多。
刘镇山看袁紫依不再答话,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袁姑娘不肯死心,那在下
就只好得罪了!」
说罢刘镇山抬脚把地上的尸体一个一个的踢向袁紫依,然后紧随其后起身攻
击。
这样一来袁紫依的金针难以发挥,只能任由刘镇山接近自己。
刘镇山得到机会也不啰嗦,手起刀落攻向袁紫依。
袁紫依已经疲于躲闪,这一招险些没有躲开,岂料这是虚招,刚躲过钢刀,
就被刘镇山左手出其不意的点在右臂肩井穴上,顿时右边身子一麻,再也使不出
力气。
刘镇山得势不让,马上又点了袁紫依左肩的穴道,让她再无还手之力,然后
二话不说出手直接将袁紫依的面纱扯掉。
「咦——!真是绝色啊,这模样真是世间少有,美人儿看你样子是在生我气
吗?何必呢,我们夫妻两个马上就要洞房了,等会你爱我还来不及呢,来,来,
先让我亲亲你那让人销魂的小嘴。」刘镇山说着就要过去强吻袁紫依。
——就在这时!一柄钢刀从刘镇山的后心贯穿而出,刘镇山在自己最得意的
时候不明不白的就这样去见了阎王。
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萧遥!萧遥知道自己敌不过这三个歹人,只好爬在墙
头等待时机,所以他们几个是如何中了金针,如何内讧的,这些都是看在眼里的,
直到刘镇山看到袁紫依的真面目时被其美貌所惊讶,完全得意忘形时萧遥才觉得
这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了,果断出手,结果了这淫贼的狗命。
萧遥看到袁紫依的真面目也不免心动,眼神有些呆滞,强行定了定神说道:
「袁姑娘,在下来迟了,不知道袁姑娘有没有受伤。」
袁紫依眼看自己就要被歹人挟持,死的心都有了,对眼前的萧遥真是感激之
情无以言表。含泪回道:「多谢萧公子搭救,否则……」
萧遥知道袁紫依难以启齿,随即说道:「在下能救袁姑娘是在下的荣幸,不
必言谢。」
袁紫依答道:「萧公子真是高义,大恩不言谢。不知……不知道萧公子可知
楚子墨现在何处。」
萧遥知道她还是念着她的未婚夫,不免心中有些醋意。随口说道:「楚大哥
冒死闯进宴会大厅,但是没说两句话就伤重不治了。」
袁紫依一听悲痛欲绝,强定思绪说道:「萧公子,小女有一事相求还请萧公
子务必答应。」
萧遥回道:「袁姑娘请说,我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请萧公子保护好楚姑娘,我把她交付与你,小女九泉之下也定然念及萧公
子大恩。」
萧遥听得此言,心头大惊!脱口而出:「袁姑娘你要轻生?不可,不可啊」
袁紫依说道:「我跟楚子墨已经定过亲,三天后就要大婚,如今他已经身死,
我已无生念,只求去黄泉路上陪他。」
萧遥感到自责,听她关心楚子墨生死一时醋意大发,居然不动脑子跟她说了
这些,现在她一心求死,好生苦恼。
被逼无奈,只好说出一句:「好,好,你要死了,就没人管这位楚姑娘了,
我救你是白救了,楚姑娘我也不管了。」
袁紫依听他这么说,顿时泪流满面,呜咽的说道:「萧公子,你,你怎能…
…」
萧遥看她梨花带雨,甚是心疼,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过去把袁紫依搂在怀
里,说道:「别哭,别生气,我那是气话。」
袁紫依双手穴道没解,只能任由萧遥把自己拥入怀中,没法抗拒,不过有了
男人臂膀的依靠,袁紫依也第一次感觉到男女之情的温暖。
萧遥此刻也是真情流露,一手抬起袁紫依的脸庞,缓缓的吻了下去。
袁紫依穴道被制,加上一时被情所迷,只能任由萧遥亲吻,但是稍稍恢复些
理智,就别过头去,羞愤的不敢看萧遥。
萧遥知道一时间不可能就能让袁紫依放下心防,随即说道:「袁姑娘,我对
你是真心的,我相信你心里明白我的心意。」
说着出手解开袁紫依的穴道,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剑,说道:「紫依,你如果
还执意要轻生,我也陪你去,你死了,我活着也只是终日受这相思之苦,至于楚
姑娘,我死后只能让她自求多福了。」
袁紫依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偏偏遇到你。」
萧遥一听这口气应该是默认,不免心中大喜:「袁姑娘,你不死就好,大家
都不死,都活着岂非皆大欢喜?」
袁紫依却说道:「你别高兴太早,我们眼下的情况可不乐观。」
「是,是,袁姑娘的顾虑的是。」萧遥略加思索后接着说:「我们对这里的
情况都不是很了解,不如救醒楚姑娘,让她跟我们说说这山庄的地形,我们才好
做对策。」
袁紫依答道:「可是婉儿中的毒,十分古怪,我行医多年,但是对这种迷香
的毒性一无所知啊。」
萧遥说道:「这不怪你,因为这不是毒,这是红毛老祖自己研制的便于自己
猎艳的一种迷香,我也是看过一位前辈的手书才知道这种东西。」
虽然萧遥的手书记载的药物配方不多,但是对其他淫药也有不少记载,其中
就有对红毛老祖自制迷香的描述,手书记载这种迷香比较奇特,中迷香的人顿时
会陷入昏迷,但是如果自己身体受到男女之情的刺激就会苏醒,苏醒之后短时间
内全身无力,一个时辰左右,药效自解。红毛老祖研制这种药既能完好无损的把
猎物补货,而且在受到刺激时猎物就会苏醒,不至于像玩弄死鱼一样玩弄猎物,
能研制出这种药物,不得不说红毛老祖也是一个奇才。
萧遥简单的对袁紫依描述了一下这种迷香的作用,袁紫依不免面露难色。
萧遥说道:「紫依姑娘,我可以解楚姑娘的迷香,但是势必要有所轻薄,但
是如果你不答应,我宁可不替楚姑娘解毒。」
袁紫依思量再三,终于说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如今大敌当前,无需
顾忌,萧公子还是替婉儿解毒吧。」
萧遥一听,有你这句话就好像有了圣旨,再无顾忌,抱起楚婉儿让她躺在石
几上。
萧遥伸手伸进楚婉儿衣襟,一把抓住少女的酥胸,不停的揉捏,这手感真是
美妙,萧遥感觉到楚婉儿的乳尖慢慢坚挺,仍不住用两个手指捏住楚婉儿的乳头
轻轻揉搓,正当陶醉在这令人心醉的手感时,猛然想起一件事,不由的转头去看
袁紫依。
袁紫依看的是面红耳赤,看到萧遥看着自己更是羞愧难当,干脆转过身去了。
萧遥看她转过身去,再无顾忌,放开酥胸,上下起手撩起楚婉儿裙摆和里面
的衬裙,顿时少女那诱人的三角地带就呈现在自己眼前。
少女粉嫩的两片蚌肉看上去无比诱人,整个阴部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朵。
萧遥心中暗付一声:「方兄,对不起了,如今美味当前,顾不得兄弟之情了。」
萧遥想到这里心中无比兴奋,伸手去拨弄这两片花瓣,少女的身体一被刺激
就马上湿润起来,萧遥用手指把少女的蜜汁涂抹在楚婉儿的整个阴部,然后用三
个手指夹住少女的两片阴唇轻轻的揉搓起来。
楚婉儿的脸上逐渐红润起来,似乎慢慢的喘气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萧遥本来只在楚婉儿的玉门附近揉搓,现在更是直接由阴阜一直搓到会阴,
而且越搓越用力,越搓速度越快,搓的少女的下体一阵阵的抽搐,似乎快被搓坏
了似的。
萧遥一看时机成熟了,左手食指摸索到楚婉儿的处女膜附近,右手两根手指
轻轻的捏住楚婉儿的花蕊,两个手同时发力,左手食指直接刺破少女的守宫膜,
右手两根手指用力一捏阴蒂,楚婉儿在这一痛一麻的刺激下,本能的啊!啊!叫
出声来,下体剧烈颤抖,蜜汁犹如泉涌,咕咕的向外流出,连带着处女血也一同
从玉门喷涌而出。
萧遥明白这解毒的事情已经完成,楚婉儿马上就会醒来,就替她拉下裙摆,
慢慢走向袁紫依。
袁紫依背对这边,不知道萧遥对楚婉儿做什么,心中一阵阵的忐忑不安。
萧遥看袁紫依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她身后,不由的心中使坏,用一只沾满了
少女蜜汁的左手一把拍在袁紫依的粉臀上,顺势用力捏了一把。
袁紫依被吓得惊慌失措,慌忙逃开,用有些生气的眼神看着萧遥。
萧遥先是笑了一下,然后慢慢说道:「紫依,你不要误会我,我不是要轻薄
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心中的在乎的只有你,楚婉儿只是帮她解毒而已,你才
是我的女人。」
说完萧遥解下自己腰间的佩玉,说道:「你的香帕我已经随身携带了,你收
下这个,算是你我的定情信物,我一定会要娶你,你逃都逃不掉了。」
袁紫依心中很矛盾,楚子墨其实只是家中长辈定亲,二人并没有什么感情,
遇到萧遥自己才明白什么时男女之爱,可是世俗的理念不允许她放弃婚约,去接
受萧遥,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对,如何是错。
那边楚婉儿毒性被解,苏醒过来发出声响,这边袁紫依和萧遥正在僵持,袁
紫依不愿楚婉儿看到自己萧遥牵扯不清,就示意萧遥收手。
萧遥却满不在乎的摇摇头,晃了晃手中的玉佩。
袁紫依看萧遥不会罢手,叹了口气,小声说了句:「无赖!」
萧遥看她已经妥协,过去把玉佩塞到她手里,去看楚婉儿是不是真的苏醒了。
楚婉儿苏醒后,满面通红,在萧遥出手刺激她的肉体的时候,她已经模模糊
糊有了些意识,如今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自处。
萧遥大概也明白她现在的处境,柔声对她说道:「楚姑娘,你现在身体感觉
怎么样,能走动吗?」
楚婉儿小声的应了一声,下了石桌,说道:「我还是觉得身子好轻,手脚都
没力气。」
袁紫依听她这么说,上前扶住她说道:「妹妹,你刚恢复意识,你中的迷香
药力还没完全退掉,过些时辰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萧遥插了一句问道:「楚姑娘,这是你家,你应该对这里了如指掌,你知道
哪里可以藏身吗?」
楚婉儿目光闪躲不敢看萧遥,嘴上说道:「这里不远,我爹的书房中有间密
室,那里应该安全。」
萧遥又问:「一直往西走能下山到城中求援吗?」
楚婉儿回道:「不能的,往西一直走是峭壁,无路可走。」
「那往东边如何?」
「东边可以下山,但是东边是山道,不知道路的人,也是很难找到路下山的。」
萧遥听了楚婉儿的话,想了一下说道:「大门防守肯定防守最严密,高手众
多,我还是从东面走,找苏姑娘回合,然后找下山的路,尽快到城中求援。」
袁紫依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太危险,不如我们都躲进密室,等我气力恢复,
楚妹妹也行动自如了,一起行动最为妥当。」
萧遥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不妥,你们躲进密室再也不出来,等到援军到
来打退这帮杀手你们再出来,我师父他们都还在跟杀手恶战,我必须赶紧出去求
援,慢了可能我师父他们都有危险。」
萧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况且这后园都是红毛老祖的党羽,她们见到女眷
定然不会放过,你们如果跟我一起行动,万一遇到危险,我是死也不想看到的。」
两女一听,陷入了沉默,萧遥这话说的她们心中一暖。
袁紫依沉默片刻说道:「那你一定好好保重自己。」楚婉儿也点头看着萧遥。
萧遥看了两女一眼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儿,你们切记不可以随
便出来。」
说罢两女往密室方向去了,萧遥拿起长剑,也摸出了园,舍弃向西走的念头,
开始向东摸索。
萧遥迷迷糊糊摸过几个院子,看到一个园门外站着四个杀手,顿时想到这园
中估计是有什么大来头的家伙,不然怎么会有四个杀手在园门外护卫。
想到这里,萧遥找了个假山后面的死角,一提内劲扒上墙头,向内窥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