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哭的欲望】(第一篇)(序-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篇 第一章
本故事背是 奇幻类型中古世纪,因此读者可自行脑补一下,毕竟我不可能
跟你说太多而影响文章的原本就很差的流畅度,毕竟我只是个小小新手,你们有
问题问就是了
每章闲话:
听说每个人偏爱的做爱姿势都各有不同,偏爱的姿势能代表一个人的性格取
向,於是我决定去查了查这方面的资料,然后母亲大人就把我头按在键盘上滚动

正文:
恸哭的吞天狼篇第序章魔族化的少女(本章含H)
———————————————————————————————————
在村子的一片空地中,一个少年和少女互相比剑,磨练着武技
「铛铛!」少女轻易抓到少年挥剑的破绽,一击把少年的剑架开让他失去防
御空门大开,但少女并没有追击下去,等少年回复体势收剑回防后继续攻击
那位少女名为绮城,有着一头美丽金色至腰的长发,天蓝色动人的双瞳,一
言一语勾引人心,拥有强大的黑崎剑技,传闲该剑技是由传说中无敌剑圣传授
她听到祖母的预言,预言那位少年会成为救世主,使用无比锋利的神剑将魔
族的王,魔王斩杀,因此接受祖母的命令来到此处训练这位少年使用剑
那位少年叫作恸,棕色碎发和清蓝双瞳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脸上的笑容和
自信让人感到十分可靠
他从小父母双失孤独缺爱,然而他把内心的黑暗和恶意都压制在心中,哪怕
心中诅咒那不幸的命运,但却没有成为一个作恶的坏人,可是他并不知道,他内
心中的黑暗已经压抑到极限了,不久之后必会爆发……
「咕哇!?」恸的剑被击落,一脸无聊的绮城拨弄一下头发,收回自己的佩
剑「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吧,你很努力了,恸。」
恸的进步很快,比当年绮城学习黑崎剑技的速度更要快,但恸缺少了一个最
重要和基本的东西,进步的欲望
恸虽然听过有关绮城祖母的预言,但他并不相信自己是救世主,也没有其他
任何学习剑技的原因,因此虽然恸的悟性很高,却无法领悟到黑崎剑技真髓
绮城对此十分无奈,但也无力改变什么,不相信的东西哪怕再说下去还是不
会相信的,现在只好尽量训练恸的基础
「恸,明天同样早上七时来训练。」绮城整理了一下因为比剑而沾上麈土的
连衣裙,挥挥手和恸告别了
「绮城还是一如以往的强大呢,我根本不是对手啊。」恸无奈的把被击落的
剑收回剑鞘,刚才的互相击剑中恸哪怕发动了多少次进击都被绮城轻易化解并反
击击退
日落,村中无数小屋和黄昏的光芒融为一体,恸决定观看日落后才回家
无数村民都在忙着搬运资材,还有无数正在建造的建筑,泥路边的青草映着
阳光发出了金黄的色彩
准备回家时,看到旁边有个老婆婆在扛着两袋米走过,虽然看起来老婆婆还
是一脸轻松的样子,但恸还是走了过去帮忙
「梅姥姥,让我来帮你吧!」
「不用了年轻人,看!姥姥我很轻松呢」
「哪怕是小忙,能帮助别人的人生比不能帮忙的要来得幸福,请让我帮忙吧
梅姥姥!」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乖啊,好吧你来拿这袋吧。」
「呜哇!」当恸试着接过梅姥姥递过来的袋子后,袋子传来的重量差点让恸
失去平衡绊倒了
「哈哈哈,年轻人要不要放弃啊?看起来对你来说很重啊」
「我能行的!」
恸帮助梅姥姥后,回到自己的家,打了桶水后洗了把手,搬开床,打开床下
的机关门,走进地下室
地下室充满了血的味道,还有无数动物残肢,而在地下室中央的大桌,上面
躺着一只被束练在桌上的兔子,恸走了过去,拿起刀子,一刀又一刀割着兔子的
血肉,同时小心避开动脉,让兔子不会死亡的同时能给它最大的痛苦
『怎么了啊小可爱,昨天过的好吗?今天我也一样给你爽快了喔?听说耳朵
对你们很敏感?看,你的耳朵被切了下来,现在在我手上喔?』
对,恸一直在地下室虐徒着动物,通过这种方法解放内心的黑暗,缓解内心
对命运的仇恨,也因此恸能保持开朗的性格并乐意助人
『听说眼球是一种高级食材,你刚才可是掉了左眼球啊,可不能这么浪费喔,
来我喂你,张开口』
恸知道虐徒动物这是不对的,但听到动物的惨叫让恸心跳不已……
直到深夜来到,恸才走出地下室洗了个澡入睡了,话虽如此,但恸其实睡得
不是很好,因为才刚虐待完动物现在心情太兴奋了根本睡不着
来到第二天,一如以往的练剑直到黄昏才结束,正当恸打算回家继续虐待动
物时,看到有个小孩蹲在树下哭泣,恸连忙过去安慰「小文怎么了吗?被欺负了?」
「恸哥……哥哥前几天进了后山就没有回来了,我好担心喔。」
恸没忙拍了拍并摸摸小文的头表示他哥哥一定会回来,只是可能因为一些事
忙而无法回来而己,小文听到如此答覆也安下心来回家去了
「说到底……孩子好骗啊。」恸拉紧佩剑的皮带后,走向后山去了
现在是黄昏时间,虽然晚上的后山很危险,会出现很出野兽,但总不能让孩
子总担心对吧
在这么过了几天还没有回来代表一定出了什么事了,恸清楚记得小文的兄长
并不会什么剑技,仅仅是个十分普通的猎人而己
虽然那位兄长和恸其实算是敌人的关系,但恸并不想看到孩子担心,哪怕恸
仇恨那人也会出手相助
后山山路十分崎岖且十分窄小,有部分路将更被路边草佔据了,而且后山为
森林地形,视野十分差,月光和阳光都难以传入森林中
结果恸在后山找了几个小时,满月都高高挂在天空之上了,都没有找到小文
兄长,无奈想要放弃回家时,恸居然看到了一个漆黑的人影坐在树下,正当恸走
过去时,那个人影却拉起长弓瞄准了恸射击
恸连忙闪过弓矢并拔出剑应敌,这时月光穿过树叶的间隔射在人影的脸上…
…那正是恸花了这几小时一直在找的人物,相异的是……他头上的羊角和羊足…
他是不再是人类,是魔族
魔族能通过目标沾染魔族血液时把目标转化成魔族,就像爱滋病差不多的慨
念,估计这位猎人也沾染了魔族血液,因此转化成魔族了
「呿……」恸一边用剑架开射来的弓矢,一边试着找寻退路,恸能打退后山
的野兽,但不认为自己能战胜魔族
魔族无论体能还是天赋都要比人类强大太多,单对单是完全没有胜算了,这
一个想法佔据在恸的内心中
单对单能解决魔族的,也只有剑圣,圣魔导一类的人物了,再不然就是牧师
等人物
恸不是剑圣,更不是圣魔导,而他也没有任何信仰并不能成为牧师,恸早就
心生退意了,只是露出后背的下场更糟糕他才没有直接转身溃逃
当恸架开一发射向自己要害的弓矢后,才发现有另一个弓矢瞄准自己的头部
发射,自己已经来不及收剑防守了,恸恐惧地合上双眼等死
这时一道闪光闪过弹开了飞矢「恸!这时候你到后山做什么!」
当恸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绮城持剑站在他前面,夜风吹起她的连衣裙
……下面嗯是天蓝色的呃不对!夜风吹起她的裙角,威风凛凛,给人一种女武神
的气质
「问题留待一阵子再问,这里居然有魔族,你自己小心点。」说完绮城就冲
向魔族,完全没有一丝惧意
恸认为绮城一定能战胜魔族,为何对绮城这么有信心?因为是被这几年的剑
技特训虐出来的啊不对,是因为绮城曾接受过剑圣的教导
果然不出所料,绮城仅仅一击将魔族射来的弓矢击落,并挥剑在魔族身上留
下大大的创口,然后瞬速后退以免被魔族喷出的血沾到,哪怕绮城身上没有伤口,
该小心的还是该小心一点比较好
能一个人击败魔族的仅有剑圣等级的人物,那现在证明绮城的剑技已经有剑
圣等级了……
「恸,你怎么在这么晚来到后山?还好我有注意到你不然你就死啰」绮城挥
斩把血都挥到地上后收鞘,仅有人类沾染魔族血液会转化成魔族,所以不用担心
动物吃屍体的问题
「有个小孩哥哥不见了,啰就是那只魔族。」恸指了指屍体,正想要把剑收
起来,如果小文知道自己兄长成为魔族的话,也会希望兄长得到解脱吧
突然绮城扑了过来抱住恸,一阵百合花香传来,在恸还没回过神享受少女的
体香时,绮城突然吐了恸满脸血「!?」
「你这家伙居然装死!」绮城用力一推把恸推在地上,重新拔出剑,瞬间无
数光芒在剑上集结,随后剑挥落,几道刀光剑影闪过,直接把「屍体」切成碎片
原来魔族接受了绮城那一击还没有死,而是躺下装死,等到机会来临后,把
弓矢沾上自己流出的血液后瞄准那个看上去笨笨的傻傻的弱弱的男人射出,标准
的自己不活你也别想好过类型
然而绮城虽然注意到弓矢,但剑已收鞘,重新拔出的时间绝对来不及挡下弓
矢,只好自己挺身而出为恸挡下那一击
「绮城!你没事吧?」恸注意到这情况后连忙站起来想要帮绮城检查一下伤
口,得到绮城同意后,连忙帮绮城拔下那根弓矢
「呃啊!!你这家伙就不会轻点吗!」绮城用力敲了恸的额头让恸去一边滚
地板去了
「好痛!呐绮城,快点用圣水清洗伤口,否则会魔族化啊」恸抱着额头看到
绮城没有把圣水拿出来清洗伤口后说道
圣水在转变成魔族之前清洗伤口的话是可以阻止魔族化的,不然就只能依靠
牧师的「驱散」神术
「那种东西我没有准备,本以为有着这等实力就不怕魔族化,没想到会出意
外……」绮城喝了瓶治疗药水,伤口不久后就被肉芽重新填补,恸听到马上惊慌
起来了
「怎么办!?我们现在马上去教堂找牧师!」恸抓起绮城的手想把她拉去教
堂的方向,结果又被绮城拒绝了
「别傻了,我们现在离教堂太远了,我早就魔族化了,再来魔族化后的我到
教堂的下场只能更糟糕,你不是不知道吧?」绮城看着恸那一脸不知所措到处来
回走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嘻嘻,呐恸,能拜託你一件事吗?」
「让你解脱吗?好……呜哇!」「才不是!」下一秒恸被绮城的手刀敲额头,
然后她又把话接下去
「魔族是依靠魔素生存的,而魔素是通过生命力转化而来的,魔族能略夺别
人的生命力转化为魔素求生存。」
也因此魔族不被大部分人类接受,魔族本性就是从别人身上略夺生命,所以
不论是骑士团,十字军还是僱兵团都对魔族恨之入骨
「所以你要杀了我吗,好!来吧!」恸把上衣接起露出略有肌肉的腹部,然
后拔出切割用小刀递给绮城,下一秒又被手刀敲头
「我说啊恸,我可是把你当成救世主喔?怎么会杀你啊,我是说通过性交吸
收生命力啦。」绮城刚说完就被恸糊了满脸唾液,然后恸就被按在地上骨头都向
反方向折了
「你……性交能吸收生命力??」在绮城放开恸后,重新站到身上摸了摸身
上痛处的恸问道
「嗯,你看,我正在魔族化,而正在魔族化的我正接受着如何吸收别人生命
力的方法,一个是杀人一个是性交。」绮城耸了耸肩「所以你愿意吗?」
「我不可能拒绝一个救我一命的女孩的要求吧?」恸指了指自己地面「这里
做?」
「当然啰你这个笨蛋,我要转化成魔族喔?走到街上绝对会被追杀的。」
「虽然我不认为有哪个打的过剑圣等级转化而成的魔族就是了」恸的额头又中了
一发手刀
「如果是围殴的话哪怕是剑圣也会输喔,好了闲话别说……」绮城的头发从
金色转化成了银色,头上长出恶魔角,背后更是冒出了两个小黑翅膀,一根恶魔
尾巴在她的身后摇来摇去,双瞳染成了赤红色「……我们开始吧。」
魔族化的绮城眼中出现不仅是曾经的坚强,还带有一丝妖艳和挑逗,她把恸
按倒并且鸭子骑骑在他身上「直接进正戏没问题吧?赶紧完事算了。」
「不知道为何你这样说我好想回家洗洗睡。」恸被推倒后放松下来「骑乘位?」
「嗯!还有你不许动喔!不然揍你喔!」绮城拉开恸的裤链,恸的兄弟就从
裤子中弹了出来,精神的起立「嗯……10CM嘛,不长不短,挺中等的嘛。」
「那啥,为何要评价长短啊……」恸躺在地上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绮城,一脸
无奈的回应绮城的评价
「嗯……根据魔族化而得到的记忆……有个人类他的长度有一米长喔?要说
的话就是半道门的高度。」绮城伸出手掩住了恸的嘴巴,果不其然恸又喷出了唾
液,绮城邹着眉毛把沾到唾液的手不断向恸的身上抺
「咳咳……不好意思又喷口水了,话说回来那种长度会插死人吧!?」「你
是笨蛋吗?那货虽然是硬的但又不是尖的怎么死人!」恸再一次被绮城手刀敲头
「嘛……那也是……」「好注意力分散了就是现在……咕!」绮城挺起腰,
以无毛的白虎吞下恸的阴茎,鲜血从结合处流出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喂绮城没事吧?!」绮城身体抽搐几次后,
躺在恸的怀中。
「本来想说通过对话分散注意力减少破处时的痛苦……但好像没用呢。」
「怎么辨?那我自己撸出来再射进去?」恸看到绮城眉头紧邹满脸痛苦的样
子,不忍心地问道,结果又吃一发手刀敲头「你笨蛋吗!?都到这地步了就别退
缩了!还有记住你不许动不住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喔!」
「呐绮城。」「怎……嗯!?」恸捧起绮城的脸颊,吻住了她的红唇
「……!你你你你你你你这家伙!这是我的初吻哎!」绮城连忙挺起身分开
恸的吻,然后向恸的脸部饱以拳击
「呜喔喔喔喔不是连处女都没了吗怎么在意初吻啊———」恸掩住脸部一边
躺着一边惨叫,接受绮城的粉拳
「那不一样!……处女是为了重要的人奉献,初吻是要送给所爱之人啊……」
「所以说我是你重要和所爱的人?」恸笑了笑,自己刚才好像同时夺走了绮
城的处女和初吻?
「对,只是我没做好准备……」绮城回应道……过了几秒才知道自己进了恸
的坑了「哎!你套我话来着!?」
「你承认这是初吻的话,代表你爱我?呜喔—」恸难得有一次言语上能够欺
负绮城的机会,然而说到一半,被下体传来的快感打断了「呃……你不痛了吗?」
「哪怕痛苦,该做的还是要做啊?」绮城缓缓扭着腰,恸的肉棒就在绮城的
体内搅来搅去,刺激着恸的神经
紧緻的小穴像是要把肉棒绞杀一样,紧紧的吸吮着肉棒,最后肉棒无力的缴
械,白浊的液体冲击着绮城的子宫
「这么快就射了?」绮城慢慢把肉棒从白虎中拔出来,伴随流出来的是混有
血色的精液
「而且居然只有一次,恸你的体能太差了吧,回去多练练」看着恸那软掉的
肉棒,绮城只好放弃继续下去的念头,需要的生命力已经吸收足够了
「为什么不说你技术很好……你不是处吗?」恸脸红地把衣服换好,只有一
次真的是太丢脸了,技术差太远而且自己也没有经验所以一下子就射了
「有关这点嘛,魔族化后有关记忆就存在脑海中了,嘛,反正也没必要让我
高潮,我仅仅需要生命力而己,你就别担心了一次男。」绮城也穿上衣服
正当恸和绮城正打算离开此地时,几十个穿着盔甲的骑士围了过来,封住了
所有通道「是魔族!快围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逃走!」
「不妙!」恸和绮城连忙拔出剑,面对四周一脸大义的骑士们
正文序章完
绮城的问题回答环节
「喂喂,试音试音123……咳咳!」
「是是欢迎收看绮城的问题回答环节!本次节目特别为读者们制作!在此感
谢各位读者收看恸哭的欲望!」
「我是绮城,「所以读者有关故事设定的任何问题,将会在下一章的这环节由我来回答喔。」
「不过今期是序章,问题还真没有,那因应 「对了,有关人设图的话,可以用力向 姓名:恸
种族:人类
性别:男
年纪:21
身高:180
体重:65
爱好:百合花,虐畜
专长:为了帮助别人,大部分工作都会,但并没有太精湛,属於做的不错而
非做的很好,要说白色是平凡人等级的话,那恸就是绿色了
不擅长:表达自己,解决麻烦问题
颜值:并没有帅到哪里去,但十分耐看
注记:姓名源於创作主角时的主题「恸哭」
父母双失孤独缺爱,有够衰小的过去让恸的内心充满了伤痕,内心充满了黑
暗,但因为绮城的帮助勉强保持在崩溃边缘前
恸是个渴求关爱和友情的孩子,在恸有了绮城的羁绊后,变得坚毅,可以说
恸的情况至今没有恶化是因为绮城在最后的地步拉住了他,只要有一丝帮助一丝
友善,恸就能停於悬崖上,不落入绝望中
因此,恸有一定程度对绮城的依頼性,自己做不到的事就请绮城上,压根把
绮城当成妈了
同时,恸十分珍重绮城,因为在恸的人生中,给於自己关爱的父母死去了,
给予自己友情的宠物死去了,会给予自己温柔的也仅剩绮城一人,所以基本上很
听绮城话,如果需要的话连生命都可以交给她,对绮城十分温柔
恸的内心不断充斥着一个欲望,想要被所有人关爱,想要跟所有人做朋友,
想要被所有人温柔对待
所以恸会关爱别人,愿意做朋友,愿意温柔对待别人,然而并没有人领情,
许多人一直接受着恸的好意,却不愿意为恸分享一丝关爱,友情,
一味付出,没有收获,这也是恸的内心受伤的原因之一
其实,恸仅仅是一个想要被关爱,又十分幼稚的孩子
另外,爱上虐畜的另一个原因是,给予动物痛苦时,动物会用可怜的眼神看
着恸
面对会让人崩溃的伤痛时,你会怎么做呢?疯狂地哭泣?不顾一切的复仇?
还是把仇恨宣泄在无辜的人身上?
每章闲话:
吃冷食会肚子痛,但没想到热奶茶一样能让我关在厕所三个小时
正文:
恸哭的吞天狼篇第一章弃犬化身的欲望之狼(本章无H)
———————————————————————————————————
「那边的那个少年,你旁边的那个女生是魔族,快到这边来,骑士团和十字
军会保护你!」骑士们拔出武器,并没有胡乱冲上来,在骑士角度眼中……现在
恸是绮城的人质了吧?
「骑士大人,确实她是个魔族,但请相信我,她并不是坏人!如果她需要生
命力的话只会从我身上吸取」恸试着要进行「说服」判定,是请来个3D12,
总共37点则能成功通过
「魔族就是坏人!是被神明遗弃的人!」旁边一个高大十分强壮的大叔拿着
战鎚说着就想冲上去,但被旁边一位骑士伸手栏住了
「少年,无数人都曾为魔族付出自身,但那些人都在几天过后就永远消失了,
然而魔族单纯要生存的生命力并不会夺人性命,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我们不希
望你也消失啊!」那个骑士看似是一个颓废大叔,下巴没剃光的胡渣,没精神的
双眼,乱糟糟的头发,嘴边还咬着一根烟
然后颓废大叔骑士伸出手想要拉恸过来,却被恸拍开「没事的,我才刚被吸
收过生命力,你看我还活着!」
「恸,别说了,他们是不会相信的。」绮城无奈的看着四周已经准备开战的
骑士们
「啧,这少年不听人话啊,待会你们谁去制服一下他别让他成为我们的绊脚
石。」颓废大叔骑士说完后,无数骑士就围了上来
先别论已经被骑士按在地上的恸了,哪怕是剑圣的绮城也支持不住这么多人
的围攻……而且看着那些骑士的步法和速度,那些骑士很有可能也是剑圣
而且最糟糕的是,十字军的神术,无数圣光弹和神圣诅咒落在绮城身上,让
绮城苦不堪言,神术对於魔族可是有额外的伤害加乘的……最后,就连绮城都被
制服了
「圣骑士们,这魔族交给你们了,就由我们骑士团善后吧,净化一切罪恶。」
大叔骑士使用魔族之锁限制着绮城
「净化一切罪恶,让吾主的光辉照耀大地,骑士团,你们的努力绝对不会白
努,神的荣光终将照耀你们。」并让他们开始咏唱传送神术,如果传送神术完成
后,估计绮城会送到圣都中央的广场被火刑了吧。
想到这,不知为何,恸的内心就像被千刀切割一般
「我们骑士团仅仅是为了保护平民而存在,我们不需要神的荣光,我们仅需
要人民能幸福活下去而己……不妙!」大叔骑士看到恸挣脱束縳冲向十字军们,
本想过去重新制服,但看到一个战鎚把恸击飞后,感觉没必要了
恸被击飞撞击树木后倒在地上,从口中吐出血液
用手支撑着自己重新站起来,重新握住剑「把绮城还回来……」
『绮城曾说过我的剑技缺少了什么,那是什么?我不知道,现在我该关注的
也不是这个!』
『我想要变得更强!能够守护我所珍重的东西!』突然间,恸的气势改变了,
以前的恸总是给人一种软弱和随势的感觉,眼神十分暗淡
但现在的恸眼神充满了决意,像是迷茫的旅者找到了自己的路一样,双眼有
神,给人一种勇敢和坚毅的感觉
恸单手握住长剑,抺掉吐血时沾到嘴边的血,慢慢走向绮城的方向「把绮城
还回来!」
「沉迷不醒的愚民!吾主必会以神之光净化你!」拿着战鎚的圣骑士挥舞着
战鎚砸向恸,然而恸盯着战鎚的挥动轨迹,滑步闪过战鎚后,挥剑斩向圣骑士的
手臂
圣骑士的臂甲很坚硬,恸的斩击顶多让圣骑士的战鎚脱手,但下一秒恸撞到
圣骑士怀中让他失去平衡,然后抓住他的手臂顶着肩膀用力一顶,把穿着全身盔
甲的圣骑士摔飞
骑士们见状各自用其武器围住并向恸发起了进攻,但恸一次又一次化解了进
攻,并击退他们
恸的剑技曾经缺少了一个进步的动力而无法进步,而现在得到动力和目标后,
恸的剑技在刚才击退骑士时,已经高速进步了许多,仅仅用了五分钟不够
站於传送阵内的绮城看到恸的变化,眼睛亮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感慨和欣
慰,就像父母看到孩子的成长一样
恸总算突破他那突破不了的问题了,现在恸的剑技前途十分光明
「各位小心,那家伙的剑技越变越精湛!快速将其制服。」大叔骑士指挥道,
多年的经验和岁月,让他能看得出恸的变化
「但他还不是剑圣对吧!他不会解放咏唱,这是他和我们的差距!」其中一
个拿着巨剑的圣骑士冲到恸面前
「从天上降下吧!天上无数生命般的星辰啊!将吾化成辉煌的流星!」
「无知的愚民啊!悔改吧!那么你就能得到神的慈爱!」
圣骑士不断挥动的巨剑让恸只能通过闪避避开,来又不去的重击不断挥舞
「无病无灾子孙繁荣!吾主的赐福不分贵残!如果沉迷不悟的话,吾等将代
替吾主赐於你神罚!」
巨剑缠上无数圣光,照亮了整片森林,圣光刺伤了恸的双眼让恸无法通过视
觉看到巨剑挥动的轨迹,恸只好随机找个方向做出回避动作
但是,已经太迟了
「超新星—神威於此地!吾乃神的裁决者!」「砰!—」「轰轰熊熊熊熊熊
熊!」
巨剑并没有直接击中恸,而是落在恸的旁边,但是随之爆发出的无数能量直
接把恸撞飞,无数能量流在恸身上流下了割痕
恸倒在地上,全身无数割伤,血液不断向外流动,骨头全部粉碎,肌肉无法
动弹,筋不断抽搐,这下恸哪怕想要站起来也没有任何辨法了
「喂!你做的太过火了吧!说到底他也是平民啊!」大叔骑士看到恸受伤严
重十分惊讶,认为十字军手下的圣骑士下手太重了「哼!想要帮助魔族的人类不
配活着!」
这时十字军的传送阵也配置好了,骑士们也不好说下去,只好让十字军带着
绮城回去圣都去了,於是骑士们开始清理四周的环境
「潘妮,你去村落那边安抚村民们吧,刚才那个圣骑士的解放咏唱动静太大
估计村民们都吓坏了。」
「是!」
『我为什么要为绮城如此拼命?』
『啊……是啊,因为她是我唯一的温柔啊……』
恸无神的看着虚空,眼中开始看到儿时过往,那是人生的走马灯……
『好痛苦,好辛苦……』
在城外一个村落中,整个村子都燃起了大火,到处可见被虐杀的村民屍体和
被凌辱致死的妇人
这村落才刚受到山贼的清洗,山贼们在还村子内点算战利品呢
一个男孩子倒在地上,全身被高温的红焰包里,皮肤烧焦了肌肉都溃烂了
呼吸不到任何空气的孩子伸出手拼命抓着自己的脖子
就在男孩快要逝去时,无数剑风吹过,将少年身上和村落的火焰完全熄灭
山贼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被剑风化成一滩碎肉
「喂!没事吧!」
男孩睁开眼,看到一位金发女孩抱住了自己,往自己口中灌入了一点偏苦的
红色液体,一阵强烈的睡意来袭,男孩不禁睡了过去
在一个因火焰和山贼的肆虐而化成废墟的村落中央,一个男孩竖立了一座石
块,石块上面写着该村曾经的村民,而男孩这时正抱着石块哭泣
金发女孩站在男孩身后,默默地看着男孩不断大哭,那伤心的情况让她心中
起了一丝怜悯,她想要帮助他
雨慢慢地落下,把二人的衣服都淋湿了,但显然二人都没有在意天色
「放心吧,今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女孩从后抱住了男孩
在城镇中,男孩躺在地上,像是抱着一个东西一样缩成一团
「你这个衰星!都是因为你那个村子才会化为乌有!现在就由未来的圣骑士
大人吉米我来制裁你吧!」四周无数孩子不断对男孩拳打脚踢
「不……不是的……咕啊!」男孩不断求饶,但只让拳头变得更重而己
创造属於自己主观的正义,这是无数孩子王都做过的事,而现在孩子王正领
导着无数孩子霸凌着男孩
四周的成年人完全没有帮助的意思,仅仅是看着,连冰冷的眼神都没有,就
像看着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喂你们在做什么!」「哇女魔头来啦快走啊!」金发女孩这时赶到,看到
男孩被霸凌连忙冲了上去,但孩子们一哄而散,女孩无奈只好放弃追赶,看了看
男孩的伤势
这时女孩发现男孩抱着一只十分瘦弱的小猪,小猪像是感谢男孩的保护一样
蹭了蹭男孩的脸颊
哪怕小猪不小心蹭到男孩的伤口,男孩依然笑着蹭了回去
「……以后要亲爱它喔。」女孩从口袋拿出一瓶药水喂给男孩,男孩则是笑
着抱住小猪露出幸福的表情
过了几天,男孩到处走像是在找什么似的,女孩好奇问了问男孩掉了什么,
男孩回答小猪不见了,於是二人分开分头寻找那只小猪
当男孩找到一个小巷时,看到小猪被绑在一根柱子放在火焰上,而小猪前方
还放着一小盘酱油,小猪因为火焰的高温不断伸出舌头吸吮着酱油
四周还围着无数个孩子,上次那个孩子王还在给那盘换酱油
「放开它!」男孩冲了上去想要解救小猪,但得到的仅仅是再次被围殴
最后男孩被按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小猪被那群孩子分食了,留在地上的只
有无人问津的猪头和骨头
「听说眼球是一种高级食材,我们已经吃饱了,但可不能这么浪费喔,来我
喂你,张开口!」孩子王叉起猪头上的眼球,见男孩紧闭着嘴,一拳击在它的腹
部,让男孩因痛苦发出声音而张开口,接着孩子王把猪眼球塞进男孩的口中
正当男孩想把眼球吐出来时,被孩子王强行按住下巴和头顶强行合上嘴「看
啊,你把你的宠物吃了喔。」
在以物理手段强迫男孩吞下眼球后,那个孩子王转身向其他孩子像是宣告什
么似的说话「今天,我们吃掉这只猪是原因是因为它强迫我们吃,我们是受害者!
知道吗?」「喔!」
男孩在孩子们散去后,站起来并把手伸进口中,一阵呕吐感传出让男孩把吞
下的眼球吐了出来
眼球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刚好盯着男孩,而男孩看到眼球后吓得倒在地上,
不断向后爬想要远离那颗眼球
『为什么不救我?』男孩从眼球中读出了如此讯息,这时女孩走了过来,看
到小猪的屍骸已经知道发生什么的女孩把男孩抱了起来并盖住了男孩的双眼
「想哭就哭吧,我就在这里」
之后……又搬了几次家
走马灯就此结束,恸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可以的话……我还想要再见到绮城……』
『但是……为什么?』
『命运啊,为什么要连我唯一剩下的温柔都夺走?』
『我想要父母的关爱,父母却消逝了』
『我想要宠物的娇爱,它却被分屍了』
『我想要朋友的友情,却无人愿分享』
『哪怕绮城是因为预言才会和我有交杂,才会帮助我,但那是我所拥有最后
的温柔』
『然而,无情的你却把她夺走了。』
『本於我内心黑暗中一丝的光芒最终也被黑暗吞噬了』
『我诅咒你,命运。』
《哟,少年,早安啊?》突然间,一阵声音从传入恸的内心
『怎么有阵声音从我内心传出?你是谁?』
《我啊,我是欲望的代表,你的欲望很有趣》
『有趣?』
《嗯啊,我看过许多欲望,想要钱,想要食物,想要权力,想要异性,但从
未见过像你这种想要被温柔对待,就算是孤儿他们也是想要父母,虽然现在的你
已经不再是那温柔的你,我眼中现在的你内心只有恨,但你的欲望是善意的》
『那又如何,我最后的温柔被夺走了,仇恨是理所当然的吧!』
《嗯没错,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你渴望报仇的力量吗?》
『报仇……的力量?』
《吾可以给你报仇的力量,作为代价……》
『给我力量什么代价都可以!』
《哎听吾说完再回答好不好,那个代价很重大喔?你要成为吾之半身,成为
欲望之半身,吾的身体已经崩溃仅留下灵魂和力量,只要时机一到,日后吾会取
代汝,以汝的身体重新复活》
『我接受!』
《哎汝有认真听吾话吗?算了,那么把汝之感情吼叫出来吧,世界和星辰会
回应汝。》
『我的感情?我现在的感情?』
憎恨,仇恨,怨恨,这几种想法和感情贯穿了恸的内灵
「从天上坠落吧,钢之冥王星,使一切存在将其终灭—」恸慢慢握着剑站了
起来,充满了神性的言语在恸的口中传出,恸清澈的蓝色眼睛被染成了混浊的血
红色
「不好!他还活着!他在进行解放咏唱!快杀了他!」无数留在现场的骑士
们拔出武器,一同将恸的身体刺穿
「失去主人的遗犬仅想要一丝温情,然而无情的命运让无助的遗犬受困—」
身体被骑士们刺穿,切割,但恸依然在向虚空咏唱着自己内心和过去
「遗犬得到唯一的光芒也被无尽的黑暗淹没,映在遗犬眼中的仅有绝望—」
从虚空回应的是无数哀伤的灵魂悲叹,巨大的悲叹尖叫传入骑士们的内心之中,
无数骑士因为惊恐现况而放下了武器
「迫於无奈的遗犬舍弃良知,成为欲望的吞天狼,将这罪恶的现实吞噬!」
无数灵魂凭空出现,飞向恸体内,恸像是气球一样涨了起来
「所以高声诅咒吧冥王!觉醒的时刻来临了!现在吞天狼将成为你的仆人!
无数生命将会引导到你手上!」气球一样的恸像是超出容量一样的炸裂了,无数
皮肤和衣服的碎片到处飞散……但没有血也没有肉
「吐出千万种恶毒的诅咒,抺消以亿为数那希望的光芒,以悲叹的颚门辗碎
一切残酷!」所有骑士都惊呆了,以恸为中心爆炸的中心点出现了一个人形,他
身上没有一丝毛髪,仅有的全是烧伤痕迹……
刚才真正爆炸的那是人造皮肤,贴在皮肤上美观用,本来由某个魔法师设计
给烧伤者使用,贴在并挡住烧伤疤迹,但烧伤疤迹接触时会有一阵强烈痛楚,所
以最后也没有多少人使用,但没想到恸居然全身都贴上了人造皮肤……他每时每
刻都在忍受烧伤疤迹的强烈痛苦
「发出仇恨的狼嗥,吞噬数如星海的生命,无数逝去无尽死亡,全部留下来
的屍体都将化成尘土……」无数灵魂从恸体内飞出,撞在骑士们身上,骑士们受
到撞击后就像身体冰住了一样无法行动,仅有几个骑士保持高速移动闪避灵魂
「只要遇见绚丽的闪耀光辉,都将其沾上污秽就可以了——」恸的胸口突然
像是有什么东西钻出来似的撑开……
撑开后可以看到无数根肋骨变成巨大锋利镰刀状的肢体,上面还残留了许多
恸的血肉,而从裂口中也看得到没有肋骨保护的内脏……
「超新星—命运所唾弃的欲望之狼。恸哭之型!!!!!」
曾被灵魂撞击的骑士们通通碎成了无数碎肉,无数土块和碎石浮上天空……
「撤退!撤退!」大叔骑士是仅仅几个避个灵魂的骑士,他带领着其他剩下
的骑士打算撤退,然而恸并没有给他们机会
恸瞬间把一个骑士扑倒,并直接以剑刺穿他的盔甲和心脏,这时剑也因为耐
久问题而断掉了
另一个骑士看准机会,抓住了恸的双手想要制服住他,让其他同伴以此机会
报仇,可惜下一瞬间那位骑士就被如同巨大锋利镰刀状的肋骨肢体刺穿,并撑开
碎成无数肉块,令人感到安心的白色盔甲一点防御作途都没有起效
在场活着的仅有那位大叔骑士,大叔骑士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恸直
接抓住了他的脖子高高举起来
「呐,骑士大人,听说一位叫潘妮的骑士去了村落那边啊……你要不要求我
放过她啊?」恸的眼神完全黑掉了,失去幸福的他化身恶魔,他要将他的仇人都
拉下地狱,那位潘妮骑士也有参考补捉绮城的围攻,所以潘妮也必须死
「你这个混蛋,放过她,她才刚进骑士团没多久,她还有她的梦想和愿望!」
大叔向恸脸中吐了口唾液,因此镰刀肋骨将大叔的左臂切了下来
「放屁!她有她的梦想和愿望,那我没有吗?绮城没有吗?我要让所有人付
出代价!」
「虽然不清楚为何你的力量暴增,但我承认我的失败了,最后死之前,我有
一个愿望想求你实现……」
「说」
「我希望你能放过无辜的人,他们没有做错,错的仅仅是今天在场的我们,
和十字军而己。」
「错?你也知道错?但太迟了,绮城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就被你们抓走了,现
在她正受到何种煎熬你应该知道吗?」
「火刑吧,纯白教团的十字军最喜欢烧人了。」
「哼,我可以放过无辜的人,我最初的目的仅有复仇而已,但你为何会为了
无辜的人而求我?」
「因为我是骑士,骑士的责任是保护无辜者,哪怕现在我没有能力打败强如
你的恶徒,但如果放下自尊能保住无辜者的生命,我放下多少次都行。」
「那你那时候为何不来……」
「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事,一直挂在我手上跟我对话也是辛苦你了,马上给你解脱。」
「嗯,来吧。」
「神鸟渡鸦!」
无数灵魂里住大叔,将之绞碎了……
(本章真实章名:杜绝霸凌,由你我做起)
———————————————————————————————————
绮城的问题回答环节
「喂喂,试音试音123……咳咳!」
「是是欢迎收看绮城的问题回答环节!本次节目特别为读者们制作!在此感
谢各位读者收看恸哭的欲望!」
「我是绮城,「所以读者有关故事设定的任何问题,将会在下一章的这环节由我来回答喔。」
「好今期没我的活,那因应 姓名:绮城
种族:人类/ 魔族
性别:女
年纪:20
身高:160
体重:52
爱好:百合花,袓母,剑技,钢琴乐
专长:剑技,然而因为太专注在剑技之上,很多东西都不会了
不擅长:很多,纺织,手工,家务大部分都不会
颜值:发丝像是有着星星闪耀着的光芒,坚定有神的双眼,自信的容姿让人
不禁抱以信任的感觉
注记:剑姬,然而是没有剑就无能的代表之一,名字取自恶魔高校D×D的
男主角「一诚」的谐音
当初设定时就设定是个可靠的大哥型角色,当初设定是魔族化是男变女,但
思考了一下还是改成剑姬了,%男有点太突破天际我也受不了
恸是取自本人一部分的负面性格而成的,绮城则是取自本人一部分正面性格
而成,所以在 说实话说不下去了就此完结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