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小子,再这样下去,你的双脚会废掉的。」奥安「好心」提醒道,阿易的
坚持让他有一种微妙的挫败感,「放弃吧,现在开口求我,我就消除这些钢针,
放你离开。」
阿易死死咬着牙关没有答话,颤抖着拭去眼前的汗珠,深吸口气,尝试着将
被四根钢针贯穿的左脚抬起,他几乎能感觉到脚掌骨的裂开,好不容易抬起之后,
他强压下心中的恐惧,继续向前迈出一步,再度袭来的穿刺剧痛让他发出野兽般
的哀嚎。
原本以他身体的强横程度,普通刀剑和利器都难以伤他,刚踏上这片针地时,
倒也没觉得多痛苦,但是奥安明显对这个结果不满意,便施加了等同于一辆马车
的念力压在他身上,导致阿易每次落脚,巨大的重力都会让他的脚掌瞬间被钢针
贯穿,现在他的足根骨已经碎裂,支撑身体都极为勉强。
但他还是没有理会奥安,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主人。
「骨头还挺硬,不过仅仅如此,我还是觉得太轻松了些……」奥安见他已经
硬撑着走过了一半距离,便觉得不够过瘾,双手一按,三倍于之前的念力猛地压
下,阿易正好在迈步,此时身形难以稳住,整个人都被压在了针地之上,好在他
及时用手掌撑地,让躯干和大腿幸免于难,但他的双手却瞬间血流如注。
蓝葵早已流干了眼泪,此时更是发出一声伤痛欲绝的哭喊,她从未如此憎恶
自己,现在把阿易连累成这个样子,她恨不能马上神魂俱灭,好让那个呆子死心,
然而她现在无法调动法力,根本连自尽都做不到,只能看着阿易在自己面前受折
磨。
周围那四位法王也是唏嘘连连,他们不是什么恶人,奥安的作为他们也有些
看不过眼,但无奈事不关己,而且对方还是法神,他们也只好袖手旁观。
阿易哀嚎了许久之后,还是挣扎着支撑起身体,现在他变成半匍匐着,身上
的重压让他没法站立,只能手脚并用地往前缓缓挪动,每挪一步,都要让他的双
手双脚被多贯穿几次。
大约过了三炷香,当阿易彻底走出那片血淋淋的钢针丛时,他的手脚都已经
是一片血肉模糊,十多个骇人的血洞下,染着血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中,可怖至极,
他现在只能靠着四肢的力量勉强支撑着没有倒下,大量失血之后,他的面容一片
灰白,目光也飘忽不定,却还是一直看向近在咫尺的蓝葵。
尽管疼痛欲死,但一想到马上就能救出主人,他还是弯起了嘴角眉梢,露出
一个可怜的笑容,声音嘶哑地喊道:「主…主人…我……」
「不错不错,这样才够有趣。」奥安有些意外,阿易的坚韧和执着远远超出
他的想象,「这样的心性,令人钦佩啊,如果你没和这个女人有瓜葛,我可能还
会放你一马,可惜,可惜啊……」
他双手合十,互旋一周,只是念了几句咒语,周身的魔力便滚滚溢出,化作
一把七尺长的火红利刃。
折磨人的最高境界,无非是先给他一丝希望,再让他彻底绝望,奥安从没想
过打什么赌,只是想好好玩弄这两个人找点乐子罢了,现在正午将至,雷云即将
完全成型,他也没耐心继续戏耍阿易了,便将那把冒着火光的利刃虚握住,直指
阿易的后背。
阿易因为身上的剧痛,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仅存的一点注意力也全在自己主
人身上,完全没有察觉奥安的举动,蓝葵则是已经完全绝望了,她没办法让阿易
逃走,没办法救他的性命,更没办法自保,现在她只剩下一点点卑微的愿望——
和阿易死在同一处。
「如果真的有来生,希望你再也不要遇到什么主人,不要为了谁去死去活,
自在潇洒地过一辈子。」蓝葵静静地看着阿易,心里默念道,她面上已经不再有
什么表情了,「如果能再遇到你就好了,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做什么奴隶
…可惜,我已经没有下一世了。」
自然界千百种能量之中,只有雷霆电击对于万物灵魂有着毁灭性的破坏力,
蓝葵知道,自己必将魂飞魄散,即使真有灵魂转世一事,也与她无关了。
奥安见蓝葵不再有什么激烈反应,反而一副生死看惯的模样,也觉得无趣,
随手一挥,那把利刃便划破疾风,向阿易的背脊刺去。
直到此时,阿易依旧没能做出反应,但当那把利刃离他只有一丈之遥时,一
团暗蓝色的寒冰吐息陡然从斜刺里闪出,将那把利刃瞬间冰封击落,随之而来的
是震动大地的龙吟声,山涧旁的水流都为之颤抖。
在场的五位法王都是一惊,纷纷往一个方向看去,奥安也眉头紧锁,回头看
时,一头小山一般的冰霜巨龙正从半空中徐徐落下,那巨大的双翼挥舞之间,漫
天都是飞扬的尘土草石,当巨龙轰然落地之后,一个黑甲黑袍的魁梧汉子背着一
把阔剑从巨龙背上跃下,他身形硕大,整个人又不断散发出一股骇人的煞气,一
步一步靠近之时,简直像一头人形凶兽,在场的法王即使认出他是皇家骑士团的
副团长,也难免被他的威势所震慑。
而紧随其后,上百条蓝龙也由远及近,从空中夭矫而下,龙背上的皇家骑士
们熟练地驾驭着这些猛禽,整齐划一地辐散开来,将那法阵中的人团团围住,然
后便人喑龙哑,静静地矗立等候命令,只用无比浓重的肃杀之气压阵,这让法阵
中的人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就连奥安的面色也变得极不自然。
他已经看出这些人是流源帝国皇家骑士团的精英,从能量气场来判断,至少
有五名以上的大地骑士,这股力量已经足以和他周旋,更别说还有眼前这位黑甲
汉子,这个男人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他突然觉得事情可能有些难办了。
鄂维看都没看奥安一眼,只是对那几位供奉拱手示意,众人也纷纷回礼,他
直接走到那虚弱不堪的阿易身前,看了看他的伤势,不禁摇头嗟叹,他对这个徒
弟真是满意至极,这样好的苗子,现在手脚都伤成这样,根本不是医术所能恢复
的,恐怕以后再难有大的成就了。
他这才看向奥安,一双虎目满是愤慨和杀意,沉声道:「这样欺负一个小辈,
你可真长脸啊。」
奥安面色抽了抽,目光转向身旁的科利菲,科利菲连忙出面对鄂维道:「鄂
维,不许对我老师无礼!」随即向奥安介绍,「老师,这位是皇家骑士团的鄂维
副团长。」
「副团长?天空骑士?难怪……」他面色阴沉了不少,虽然心里暗恨这跑来
搅局的莽汉,但出于对皇家骑士团的忌惮,他还是挤出一丝笑容,「不知道鄂维
副团长到此有何贵干?我正在处置我们飞炎帝国的犯人,副团长不至于要干涉吧?」
鄂维冷哼了一声,指着他护在身后的阿易道:「我奉了公主的命令,前来保
护这孩子,现在你把他弄成这幅模样,我可交不了差啊。」
「哦?那不知副团长想……」奥安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三丈外的鄂维突然化
作一道残影,他心头顿时一紧,情急之下,只好捏碎胸前一块红色咒石,一层光
膜瞬间张开,鄂维的那把阔剑也已经到他面前,正好被光膜挡下,然而还没等奥
安松口气,鄂维便再次挥剑,精神力的附着让那把古朴的阔剑发出淡淡的黑芒,
再一击之下,光膜便轰然破碎。
奥安此时才慌了神,用最快的速度吟唱施法,终于在鄂维下一次挥剑之前用
出了移空之术,瞬移到了十丈开外,拉开与鄂维的距离。
但鄂维只是冷笑一声,便把阔剑虚空一斩,一道狭长的有形黑色剑气便向奥
安飞速袭去,剑气所过之处,山石都被瞬间撕裂,奥安无奈,只能再度捏碎一块
咒石短暂防御,然后尽快结法阵反击,但鄂维的攻势毫不停息,根本不给他结印
的机会,逼得他只能不断逃窜和防守,始终处于下风。
一般骑士或战士等职业修炼到第六阶之后,也就是成为苍澜级骑士或战尊级
战士之后,就能用精神力彻底与武器同化,和同等阶法师对战之时能以力克法,
直接正面击破法术屏障法术护盾之类的防御型魔法,如果修炼到第七阶,更是能
硬抗法术伤害,破除各种法阵,从此同等阶之内,再不用惧怕那些不可一世的魔
法天才。
而到了鄂维这个境界,已经可以将精神力外放,施展一些骑士职业独有的攻
击手段,近战的劣势也被大大削弱。
虽然奥安在同阶法神之内,实力算是比较一般的,但总归比鄂维高上一阶,
可如今被鄂维近身缠斗,他纵然有千百种术法应敌,也无暇施展。
那四位法王只是冷眼旁观,奥安的为人他们也有些不齿,现在正乐得看他的
狼狈样,只有科利菲坐立不安,他实力不济,根本拦不住鄂维,只能干看着,当
奥安渐渐露出破绽,被一道剑气划破了法袍之后,他终于想到一条缓兵之计,便
对着半空中正在突进的鄂维大喊道:「鄂维,你不是来救这小子的么?他失血太
多,你再不带他回流源城医治,他可就没得救了。」
鄂维这才停下攻势,看了一眼对面的奥安,知道自己短时间内没法重创这位
法神了,只好忿然落下,将阿易一把抓起扛在肩上,准备跃上龙背返回流源城。
「老…老师…帮帮我…救我…主人……」阿易认出身下的鄂维之后,像找到
救星一样,提起最后一丝力气恳求道。
鄂维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法阵中央那个白衣女子,摇头叹气道:「痴儿啊,
为了个女人,你就弄到这副田地……」他纵身一跃,就和阿易一起坐上了冰霜巨
龙的背脊,「公主早有吩咐,只保护你一个,其他人一概不管,尤其是那个女人。」
说完,他便掣起缰绳,巨龙嘶鸣一声之后便展翅腾空,一众骑士也纷纷驾起蓝龙
跟上,收队往流源城而去。
「怎么会…那…主人……」阿易无比惊惶地看向渐渐变得渺小的主人,想要
挣扎爬下龙背,眼前却渐渐晦暗,意识也变得模糊,转眼间便昏厥过去。
鄂维连忙取出几瓶应急的药剂给他喝下,见他依旧没有清醒,一时间也没有
什么好办法,只能暗自祈祷他能多撑一刻,只要赶回流源城,一切就有希望。
鄂维等人走后,奥安总算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鄂维要出面把蓝葵也救
下来,现在顾虑全消,他缓缓走到蓝葵面前,无比讶异地发现这个女人居然在微
笑。
他曾与蓝葵同朝共事三十年,从未见她脸上有过笑容,仿佛这个女人天生就
被剥夺了这项本能,现在她笑得如此满足,丝毫感觉不到对死亡的畏惧,眉眼间
尽是欣喜。
「看到他得救,觉得安心了?」
蓝葵微微点了点头,现在是她这几天以来最开心的时刻,感觉由身到心都无
比轻松,现在她终于能毫无牵挂地接受死亡了。
奥安冷笑两声,从怀中取出一个紫檀木小盒,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枚暗红色
的晶石小针,蓝葵看见那枚石针之后,笑容立刻就僵住了,无尽的怨恨涌上了她
的双眸。
奥安随手一扬,从一旁的地面上取了几滴阿易的血液,涂抹在石针上之后,
便凝神念咒,当他做完最后的吟唱,那枚石针像是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竟然
自行脱离木盒,往冰霜巨龙离开的方向极速飞去。
「你不会忘了吧,我一向喜欢斩草除根,这小子靠山还不简单,我可不会留
后患。」奥安阴鸷笑道,面上杀机凛冽。
那枚石针名叫「炼心」,是他大哥钻研多年制成的一种极为毒辣的暗器,只
需将人的血液滴在其上,再施法启动,它就能自发追杀目标,百里之内无孔不入,
刺入人体之后,可直入心脉,顷刻之间就能把人的心脏四分五裂,神仙难救,而
且丝毫不留痕迹,更难以防范,当初蓝葵就是不慎被这种石针暗算,才无力反抗,
被毁掉了肉身。
石针飞得极快,半刻钟不到就追上了冰霜巨龙,此时阿易仍处于昏迷状态,
鄂维也专注于驾驭巨龙,根本没有想到过在这近千丈的高空上会有一枚石针袭来。
只见一根暗红色的丝线划过,阿易的左手臂上便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肉眼
可见的血洞,石针入血即化,随着血流迅速进入心房。
片刻之后,阿易突然惊醒,紧紧捂着心口,发出一声从未有过的痛苦哀嚎,
猛地吐出一口猩红色的血液,全身都因为剧痛而僵直。
鄂维也是一惊,回头仔细看时,就发现阿易的面色正迅速缠上死气,大睁着
的双眼中,瞳孔渐渐放大,没多久就无声无息,不再动弹,吓得他赶紧去探阿易
的胸口,摸不到心跳之后又用精神力探察阿易体内,发现阿易的心脏竟然已经瓣
瓣碎裂,顿时呆若木鸡。
「怎么会这样?难道……」鄂维惊魂不定地思索着,很快就想明白一切,
「那个畜生,阴险小人!竟然还留了后手!」他周身骤然萦绕起无与伦比的煞气,
身下的巨龙也感受到主人的怒火,发出震天的嘶吼。
「全队听令!进入备战状态,返回浮泽山涧!」鄂维以自身强横的气劲催动,
传出的命令方圆五里之内的骑士团成员都听得清清楚楚,一声整齐的应诺之后,
那上百名骑士便调转坐骑,再度往浮泽山涧而去。
鄂维看着已经与尸体无异的阿易,心里说不出的酸楚,伸手将阿易的双眼盖
上之后,便握紧自己的阔剑,凝神端坐,积蓄战意。
奥安在他面前用阴招害死了他的弟子,他无论如何也要出这口恶气,虽然对
方是法神,可能还有一位法王相助,但自己并不怎么忌惮,在尤伊的千叮万嘱下,
他这次带出的骑士团小队全是精锐中的精锐,足有七名大地骑士,九十九名苍澜
级骑士,他自己一人只能击退奥安,很难更进一步,但如果全队合力压上,即使
是法神也难以脱身。
然而正当鄂维凝神思索稍后的战法时,原本合上双眼的阿易猛地睁开了双眼,
自瞳孔中泛出妖异的紫红色,那颜色犹如被血染透一般,迅速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深处,支离破碎的心房心室仿佛被重新注入生命力,竟
然开始自行接合,淤阻的血液被强行冲开,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流正逐渐充盈他
的全身,碎裂的手脚掌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联结起来,死肉褪去,新肌重生,他
的背后,一块紫红色的圆形图腾渐渐浮现……
「主…主人…主人……」
鄂维听见身后那沙哑的声音,不禁浑身汗毛倒竖,回头看时,阿易已经再度
站起,目光深沉地望着浮泽山涧的方向……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