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之千手】(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爆菊
哼着小曲,踏着轻快的步伐,源溯在森林中穿梭着,肩上还驮着已陷入昏迷
的香彩。
一想起不久前自己将肉棒自香彩下体拔出来,香彩花蕊处流出一股股红白之
物时的香艳场景,就忍不住大笑三声。
「现在也该去看看宇智波启死了没有,宇智波斑保佑,你这个不肖子孙就算
不死也一定要脱层皮啊……」源溯心中叨咕一句,开始加快速度,向战场方向跑
了过去。
不多时便赶到村落附近。
「这个宇智波启,还真够强悍的,这样都没死。」源溯看向战场,不由感叹
了一句。
原本围攻宇智波启的八人,现在也只剩下了两人,而宇智波启原本两勾玉的
写轮眼,也变成了三勾玉,只是全身上下都被砍得伤痕累累,地面上的雨水也被
几人的鲜血染成了一片红色。
「三兵卫,坚持住,我去搬救兵。」其中一名忍者乘着宇智波启攻击别一名
忍者的机会,突然跳出战圈,调头就跑,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我搬你祖宗——」那名叫三兵卫的忍者闻言大怒,同时心心理防线也开始
松懈,面对宇智波启强悍的攻击,出招的破绽也越来越多,宇智波启也是乘着这
个机会开始不要命的攻击,穷追猛打。
「咦,这倒是个机会。」源溯躲在一旁,将香彩放到地上,又一结印「影分
身之术!」
『嘭』的一声,又一个源溯出现在面前,影分身也不啰嗦,直接绕到战场别
一边等待机会。
三兵卫突然大吼一声,手中苦无猛的向宇智波启胸口刺了过来,同时中门大
开,毫不设防,竟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宇智波启当然不换,身体一侧,一刀拨开了苦无,岂料那三兵卫速度不仅不
减,反而一个加速冲了过去,也不回头,手上一甩,苦无就冲着宇智波启飞了过
来,同时纵身一跳,就欲逃离战场。
被苦无射中的宇智波启突然『嘭』的一声变成了一具雨忍死尸。
「替身术!」
在空中即将落下的三兵卫本能的觉察到危险,一抬头,果然见宇知波启正从
上空下落,双手握住查克拉刀,一刀劈下。
时间仓促,重新掏苦无是来不及了,三兵卫只得双手交叉呈十字状一挡,但
又如何挡得住宇智波启的重劈,被宇智波启从脑袋直接一刀劈到小腹,差点就劈
成了两半。
「嘿嘿,这一招可是小爷抢铃铛时从朔茂老师那学来的,天才和你们的不同
之处就在于,随时能将失败化为经验,为成功铺平道路。」宇智波启杀死三兵卫
后,并没有急于抽出刀来,而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气喘吁吁的吹嘘着。
「好机会!」见宇智波启杀完人后弯着腰,对着自己撅着臀部一动不动,影
分身毫不犹豫,一只苦无甩了出去,同时马上『嘭』的一声消失不见。
「启君,小心——」这时源溯也赶紧背上香彩,跳了出来大喊一声,扮演好
人了。
听见源溯的声音,宇智波启心中一惊,回头一看,差点没哭出来,只见一只
苦无离他已近在咫尺,眼看就要射中自己要害部位,想躲也没时间了,只得双腿
一夹,臀部一紧,以避免射中子孙袋,同时双眼一闭,心里默念着老祖宗保佑。
或许是宇智波家先人显灵,那只苦无并没有射中宇智波启的子孙袋,而是
『嗖』的一声朝着蓬门大开,毫不设防的菊花飞了过去,一剑穿心!
「啊——」宇智波启整个身子突然向前一挺,一声能撕裂长空的惨叫传了过
来,原来就受伤颇重的他,身子一倒,陷入昏迷中。
源溯来到宇智波启身边,将香彩放在地上,又拿出器皿开始收集宇智波启的
鲜血。
只是宇智波启身上原来的伤口早已停止流血,而菊花处流出血液中又带着一
股股黄色东西,让源溯恶心不已,索性拿起宇智波启的查克拉刀,在他的手臂上
重新开了一道伤口,直到宇知波启面色发白,奄奄一息时才停止挤压伤口,将器
皿收了回去。
「先不回村子了,还是回营地吧,免得这个宇智波启死在路上,可不好交代。」
源溯见插在宇智波启菊花上的苦无柄还露在外面,又是狠狠一脚,直到整个苦无
尽根而没,才扛起二人,向营地跑去。
雨之国中心区域,一位头戴木叶护额,身穿上忍马甲的黑发年轻人正一脸焦
急的飞速奔跑着,那速度几乎快成了一道影子。
「纲手,自来也,你们可千万不要急着去找半藏报仇啊,等等我,就凭你们
两个,还不是半藏的对手……」黑发年轻人心中默念着,正是年轻的大蛇丸。
他们三人与加藤断,乃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因此也被分配到了不同的部
队,纲手和自来也跟随团藏,加藤断跟随门炎,而他大蛇丸则是跟随秋道取风,
当他从部队紧急联络处得知加藤断阵亡后,就知道纲手一定会报仇,所以马不停
蹄的赶了过来。
「等我一晚,按这速度明早就能到。」大蛇丸捏了捏拳,加藤断的死活他不
关心,但他真不希望两位队友出什么意外。
「断——」纲手跪在加藤断的坟前,默默的哭泣着,身后站着一头白发的自
来也。
战时一切从简,也只能暂时将加藤断埋在营地附近,等战后再迁回木叶。
自来也向前走两步,蹲了下来,拍拍纲手的肩膀,叹道:「好了,纲手,回
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可还要找半藏报仇呢。」
「自来也——」纲手再次扑进自来也怀抱,痛苦起来。
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加藤断,但自来也还是觉得加藤断死得太是时候了,此
时纲手主动投怀送抱,自来也突然觉得有些小幸福,不由轻拍着纲手的后背,轻
声哄道:「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你放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自来也发现躺在自己怀中的纲手竟然睡着了,暗道:「对
她来说,今天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又消耗了大量的查克拉,好好睡一觉吧,
明天什么都好了。」
自来也轻轻抱起纲手,走向营地,回到纲手的帐篷中。
将纲手放在行军床上,又盖好被子,自来也正打算回去,熟睡中的纲手突然
双手紧紧抓住自来也的手臂,嘴中念道:「断,断,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
自来也心中苦笑,只得坐在床上,轻轻拍着纲手的手道:「我在这呢,我不
走,我就这样一直陪着你……」
「抱我,抱我……」纲手继续呢喃着。
自来也没办法,只能躺下,双手环住纲手的娇躯,感受着纲手身上传过来的
热量,看着睡梦中纲手露出甜美的笑容,自来也胯下肉棒竟悄悄的抬头了。
「啵——」本来就是色魔的自来也色心一起,壮着胆子,在纲手鲜红的小嘴
上亲了一口,马上闭上眼睛装睡,生怕纲手醒了过来。
等了些时间,见纲手没有醒来的迹象,又悄悄的挣开眼睛,嘟着大嘴又悄悄
的印了上去。
吻了许久,见纲手没有动静,胆子也大了起来,沿着纲手的颈脖间吻了下去,
又悄悄解开纲手的衣衫,轻轻揉弄着纲手的一对豪乳,色心大动,对着一只乳头
大口咬了下去。
「自来也?」自来也正吃得兴奋的时候,传来一句纲手阴冷的声音。
自来也抬眼一瞧,只见纲手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他,心中
大呼要老命了,嘴上却讪讪道:「呃,纲手,你醒了,我这也是见你太累了,帮
你按摩按摩……」
纲手拳头一抬,本能的就想挥出去,打死这条老色狼,突然手上动作一停,
暗道:「断的仇,还要这老色狼帮忙,而且若不是这老色狼一路鞍前马后,现在
断能不能入土为安还是个问题,况且断已经死了,我这身体,再怎么珍惜又有什
么用?他若是喜欢就送给他好了,说不定给断报仇的时候他还能多出一些力气。」
想到这里,纲手抬起一拳头又放了下来,看着双手挡在身前,一脸视死如归
的自来也,不由想起了这家伙从小到大一路对自己性骚扰的历程,『噗嗤』一笑,
嗔道:「自来也,我在你心里难道就这么可怕吗?」
自来也悄悄睁开一只眼睛,见纲手脸上如百花齐放,心道纲手吃错什么药了,
嘴上却赶紧道:「不可怕,不可怕,是可爱才对呀……」
纲手哼哼一笑,心中受用,傲娇的性格再次展现出来,妩媚的看着自来也道:
「算你识相,还别说,你刚才按得我挺舒服的,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接着按。」
「这、这、这……」多年来的心里队影让自来也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纲手气极,一把抓住自来也的脑袋,往自己的一对豪乳上一按,怒道:「非
要老娘动粗你才舒服是吧?」
虽然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年纪轻轻就号称『忍界第一嫖客』的自来也哪
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一把挣开纲手的双手,将纲手往床上一按,淫笑道:「小纲
纲,我来了——」
说完,重重的扑了上去。
源溯将香彩和宇智波启二人扛到了营地医疗大帐中,马上就有医疗人员将二
人接了过去,源溯又打听了下朔茂的行踪,才被告知朔茂昨晚就去执行任务去了,
又不想去麻烦团藏,就在医疗大帐中将就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源溯走进香彩的病房,见香彩已经醒了过来,只是冷着脸依偎
在床上,脸上冷得能掉下冷渣。
看见香彩的表情,源溯心中一种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脸上却露出一幅沉重
的表情,道:「香彩,抱歉,我虽杀了那畜生,但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关你的事,我迟早要将雨忍连根拔起,以泄我心头之恨。」香彩双眼中
露出仇恨的光茫,她昏迷时便知道还有一名雨忍就站在身边,又哪想得到源溯的
动作。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启君,他的谷道受伤,比你也好不了多少,哎。」
源溯叹道,站起身来,走出帐外。
这时香彩又道:「不管怎么说我能捡回一条命,还是要谢谢你,这个人情,
我日向香彩记下了。」
源溯微微一顿,没有回头,大踏步走了出去,其实脸上已经笑成了一朵花。
刚刚踏进宇智波启的病帐,源溯发现宇智波启的病床四周早已围满了一堆人,
正肆无忌惮的评论着,一个满脸通红的小护士正在给宇智波启换药。
「这小子还真是有意思,竟然把屁眼给伤了……」
「就是,就是,这场仗打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被苦无刺中屁眼的
……」
「嘿嘿,谁知道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是这小子在玩一男对一男,对方太大,
把他给弄伤了呢……」
「哎——有可能,有可能,对对对……」
「滚,你们都给小爷滚,谁叫你们过来的——」早已醒来的宇智波启羞得满
脸通红,双手重重一拍,歇斯底里起来。
「嘿嘿,被我们说中了,你们看这小子恼羞成怒的……」其中一名看热闹的
忍者嘿嘿笑道。
「你们在干什么?都没正事吗?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宇智波一族年轻一代
第一高手宇智波启,得罪了宇智波一族,你们不想活了——」源溯一脸正气,大
踏步走了进来,表面上是为宇智波启出头,其实是把宇智波启的身份透露出去,
让宇智波启彻底的丢人现眼一次。
围观忍者虽不认识源溯,但听到宇智波一族,一个个都老实了下来,迅速离
开,但私底下,估计用不了一天整个营地都会知道宇智波启的大名了。
「千手源溯,我要杀了你——」宇智波启羞愤欲绝,他又如何不知道源溯的
恶毒心思。
源溯在宇智波启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又抓住两个屁股蛋子,用力向外
一掰,道:「杀什么杀,要不是我救你回来,你早就死了,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
懂感恩呢,来来来,护士小姐,我帮你掰着,你来上药……」
「噢——」最丢人的地方竟被人如此侮辱,偏偏还是打着救他的旗号,宇智
波启又羞又怒,一口气没上来,竟又晕了过去。
依偎在自来也怀里的纲手缓缓睁开眼睛,小脸在环住自己的胳膊上蹭了蹭,
突然想起加藤断已经阵亡了,迅速转头一看,见一旁的自来也睡得正香,不由一
拍额头。
「这个自来也还真不愧是资深色狼啊,有一点空子就钻,老娘就这么稀里糊
涂的陪他睡了一晚。」纲手稍稍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后悔也于事无补,只得
拿开自来也的手,穿衣起床。
「哟,小纲纲,醒了呀。」自来也打了个呵欠,翻了个身,侧身看着纲手穿
衣服。
纲手也不害羞,没好气的道:「别叫我小纲纲,恶心,另外,你也赶紧起床
吧,等会还要去给断报仇呢。」
「好,好,好,我也起来。」自来也坐了起来,表面上唉声叹气,其实心里
相当兴奋,嘿嘿,只要有了第一次,以后的事情就不愁了。
二人收拾妥当,悄悄的溜出营地,快速飞奔起来。
没跑出多远距离,突然一个黑发年轻忍者挡在了他们面前,一脸灰尘,显然
是一夜赶路所致。
「大蛇丸?你怎么来了?」纲手一愣,他不能确实大蛇丸挡住他们的目的,
一脸戒备。
倒是自来也直接将画题拉开了,道:「大蛇丸,你这是干什么?我要陪纲手
去给断君报仇,你怎么说?」
大蛇丸也不拖沓,轻轻一笑,用沙哑的嗓音道:「我对给谁报仇不感兴趣,
不过我却知道,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们俩去找山椒鱼半藏只能是送死。」
「大蛇丸,你——」纲手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平时一脸冷漠的家伙竟然连夜赶
过来就是为了帮自己报仇的。
自来也哈哈大笑起来,走到大蛇丸身旁,拍着大蛇丸肩膀道:「哈哈,大蛇
丸,我就知道你是个面冷心热的家伙,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大蛇丸冷哼一声,道:「哼,别误会,我只是单纯的对半藏感兴趣,想和他
交交手罢了。」
自来也一脸暧昧的笑容,道:「我明白,我明白……」
「好,我们走。」纲手见大蛇丸也跑过来帮忙,顿时信心十足。
红日初升,三人向着红日的方向跑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