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后宫三千妃】(16-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白剑群
龙浩天打量着这突然出现的人,也是一位老者,一身赤红衣袍,红色黄边披
挂,白发垂肩而不乱,发顶系一浅绿方巾,宛若古代儒生,目光炯炯加上肃然神
情,皆流露出上位者的气息,想必是白家重要人物,亦或者。。。头号级灵魂领
袖。白斩钉的屍首被白家老爷随手一送,随手一推,只见屍首顺势飘到白家族长
面前,仿佛有人相持稳稳的横躺落於地面。
「人。。。是你杀的吧」,白家老爷眉宇轻扬,淡淡的一句话,用语短而直
接,人字的音调,重而拉长,漫天杀意透体而出,吐息深而凝重,在在显示出他
已经处於暴怒之边缘地带。
龙浩天双手抱胸而立,两手姆指除开,其余指尖分别於身体左右二侧,自腋
下算起向下挪移一掌之距,依着一样的节奏一样的顺序在轻轻敲击自己的身躯。
「你不是看见了吗?」龙浩天反问着白家老爷。
白家老爷瞥了一眼下方白洁的位置,接着道:「下面一个被癈,四个被封,
应该也是你的傑作,对吧?」。
「没错」,龙浩天简单明瞭的回应。
「很好很好很。。。好,哈哈。。。。」,白家老爷褒奖的用语,状似疯癫
的仰天狂笑,所说的每字包含着无限怒火藏在其中,字字传入在场每人的耳里,
光这手就知道此人修为多么的精湛,众人皆知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是另一场旷
世之战。
「修司齐鲁、齐拉马,麻烦你们将我孙女,白洁,护送到他父亲那里,谢谢
你们了」,白家老爷接着道。
原来一开始被白家老爷带来的二人竟然是齐格瓦城药师公会的会长修司齐鲁
和长老齐拉马。
「剑群前辈,没有问题,这是举手之劳,只是。。。前辈这样好吗?不先谈
一谈吗?」,修司齐鲁作为代表,回应着白剑群。
是的,这位白发老人,被龙浩天认为有上位者气息的老者,正是白家最高领
导人,白家滞留在幻云大陆的仙级强者。
多年前,因为被上界派来下界执行一项危险任务,若完成任务不但有奖励会
赏赐在上界所效命的群体组织,自己在下界更可以依所传滞留秘法滞留在幻云大
陆守护自己后代,增加后人飞升机率,这是天大的好处,所以白剑群在接到任务
二话不说立马接受这项任务,反正白家众前辈在上界势力并不是属於大的群体,
在下界正好培植后代增加上界实力,以利白家上面的发展,虽然任务有一定的危
险,甚至会危及自己的生命,不过值得自己去做,因此白剑群在任务完成后隐蔽
於白家。
上界当然是指仙界,下界也就幻云大陆,仙界要派人降临来到幻云大陆又岂
非易事,这需要多位高手联合打通空间屏障才可以下派一人,而且还是最低修为
的仙级人物才行,修为高一点的仙级人物要渡过的空间屏障,打通后根本不稳定,
或者根本都打不开,有人曾经试过渡过那很不稳定的屏障,结果。。。不是灰飞
烟灭就是因为功体受损连仙人级别的层次都保不住,所以。。。以后派下去幻云
大陆的人选都是刚飞升不久之人。
白剑群在那次任务完成之后,其实功体也受损严重性命垂危,幸好遇到白斩
钉将其带回救治,白斩钉那时的修为也只不过是高级低阶的修为,原名也不是白
斩钉而是莫斩钉,是白剑群感恩於他的救治,将其留在白家,并传授指点於他,
使其修为突飞猛进,白斩钉也感念白剑群的细心倾力教导,主动去除原姓改姓白,
一直跟随服侍白剑群并保护听命白家直系人物,二人感情浓厚。
「二位莫要多言,尽快将人带人离开即是」,白剑群此时怒火中烧,根本听
不进任何人所说的话。
会长修司齐鲁、齐拉马长老二人知道此时多说无益,默默的将白洁众人带向
白家族长位置所在之处,龙浩天也不加以制止任由他们离去,只是讶异修司齐鲁
和齐拉马二人竟然和这位白家老人认识走在一块,不知道此时在药师公会的绮梦
丝和丽兰儿会不会受到牵连。
龙浩天不知道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三人原是在拉士坦丁的皇城之中,受
到当今陛下召见讨论齐格瓦城又出现一名仙级强者的问题,与会中除拉士坦丁陛
下,护国供奉,三位重要大臣,还有白剑群和皇城药师总公会会长及修司齐鲁,
齐拉马等九位人士。毕竟多出现一位仙级人物这对国家来说是意义非凡,怎么知
道在讨论过程中白剑群连连收到二道自制秘宝得知白家在齐格瓦城的锦鏽流灵和
仙级人物发生冲突,众人都明白这仙级人物是那位,正是他们今日的主题。
一道秘宝是白家族长传来,上面所示:「速缓白家,仙级人物出现」等十个
字,另一道秘宝白洁所传,言辞就锐许多,上面所示:「仙级强者蛮横无礼,持
强凌弱」等十二个字,这道讯息在白剑群看来是龙浩天倚杖修行高深,横行无忌。
不过,有过和龙浩天交流过的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二人,都觉的龙浩天不大像
上头所说的这种人才对,依先前经验来看顶多色心多点而已,这又无伤大雅,这
种事你情我愿又不是强娶豪夺。
有鑑於此,所以二人要求和白剑群一同回归,看情况是否严重是否有误会,
是不是仅仅虚惊一场而已,稍做调停这样就可以避免二人的纷争,怎知一到达现
场就傻眼了,当场殒落一名圣级强者,其它还有一名被癈和四名修为被封,这仇
结的可大了,没分个高下看来是不大可能停止。
白家第一人白剑群也升至和龙浩天相同的高度,二人金色气芒流窜全身,大
战一触即发,一者稳如泰山,心境如深潭静水,一者火山岩流,心境如暴雨狂风,
众人皆屏息以待,期待这场惊天大战,同时众人不约而同的退出至安全距离。
就在此时,横生枝节,意外突生,回到白家族长位置的白家千金,白洁,恶
念遽起不复先前有些羞愧自惭模样,突然高声大喊:「爷爷,下方阵法是他的人,
这事是他们引起的,快先杀了他们替白家人报仇呀!」。
「卑鄙,不好」,龙浩天心中升起警讯。
不止龙浩天觉的不好,就连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也在心中警觉不妙,甚至官清
兰听到这段话两眼一黑差点昏了过去,幸好在旁的燕家族长燕北关适时扶上一把。
「很好,受死吧!」,狂喝一声,白剑群手持青白相间的魔法杖,口念法诀,
一道原该朝向龙浩天的攻击,突然转向下方。
强悍的一击,幻化成一颗巨大电芒光球直击阵法中人,紧随庞大的气劲如紫
云狂涛,令若欣等人感受到窒碍的沈重气息,这忽来的攻击,电芒光球快若光影,
转眼即到。
虽有阵法护身加上仙器级别饰别的自动护主,但无论如何怎么可能扺挡的住
仙级强者愤怒一击,众人眼看若欣等人快要殒命当场,青春年华就此消逝。
龙浩天身形一闪,瞬移下方阵法之前,双掌匆忙齐齐推出,阻止这突如其来
的攻击。
「轰轰轰」,掌气、电芒光球互冲刹那间,天地都为之震荡,掀天盖地,气
流卷动四周尘沙,地陷三分。这就是仙级强者的实力吗?这实力太强悍太逆天了
吧!要不是众早有所觉,早已在战斗之前再退许多距离,不然此时必定被波及在
身,成为第一个看戏旁观而死的人。
望着扬天而起的漫天黄沙,白洁心中得意至极,在她所想龙浩天这次非死不
可,爷爷的利害她是知道,先前所受的气这次总算讨回来了,不然下次她怎么领
导众人,而且也会被爷爷发现她的恶行,先下手为强才能保住秘密。
白斩钉生前所叮嘱不可再添意外的话,早已全部被抛到九宵云外,何况原先
一开头就没把话听进去,不然也不会在秘宝乱写一通,什么仙级强者蛮横无礼,
持强凌弱之类的讯息,而白剑群也料想不到她最疼爱的孙女会骗她,这下真的变
的你死我活的局面,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其实白洁会变成这样,大部份的原因也该怪罪白剑群,是他过於宠溺才会养
成她这种个性,亲卫起初当然有向上反应白洁的问题,不过那时还小,白洁父母
无视并不在意,向白剑群反应还会遭到责骂越级报告,所以乾脆就不说了,甚至
和小姐同流合污,白斩钉等白洁稍大时也有向剑群提过这问题,不过,白斩钉并
没有完全说出事实经过,所有一切白斩钉有稍作修饰才说,这是顾及白剑群的颜
面,但。。。白剑群听起来只是觉的调皮一点没有深想,笑笑揭过没有深究,谁
家小孩小时不是有些玩皮捣蛋。
尘沙尽散,众人视觉也慢慢的清晰起来,第一时间齐齐望向龙浩天出掌阻止
攻击的位置,阵法中人安然无恙,龙浩天双脚陷地直至双膝为止,全身衣裤破烂
不堪,状似乞者之衣,嘴角流出一些血渍,显然仓促应招虽然制止了攻势但自己
也受了一些内伤,看起来狼狈一点,可是生命无恙,在其身前还出现一个圆形巨
大沟壑,可见冲击暴发之力比较先前更甚。
白洁傻眼了,心说:「他怎么可能没死,在爷爷的攻击下还能生存这怎么可
能」。
燕家人群中。。。。。。。。。。。。
燕家族长燕北关安慰道:「官夫人,你醒醒,你女儿和儿子都没有事,你瞧
瞧」。
官清兰睁开双眼看向里头,还真的都在,不禁松了口气道:「燕族长,谢谢
你,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女儿若欣和儿子定龙就这样完了」。
「不客气,看来。。。白家要大难临头了,那年轻人比我想像的还要强大,
呵呵,官夫人你女儿好福气呀!」
,燕北官羨慕的接着道。
第十七章五行围杀阵
少家人群。。。。。。。。。。。
少家族长当然也有看到里面的情况,对着少家众人说:「看起来我刚才的看
法没错,对菊家,我们以后一定要拉拢到我们少家这边,你们以后对菊家的人客
客气气的,能给予方便就给予方便,不可为难他们,都听到了吧,看来要变天了」。
少家众人点点头,全都异口同声道:「知道了,族长」。
「你。。。你的血怎么可能是红色而不是金色的,你不是上界的人在下界滞
留的,你怎么可能在下界修到如此地步还没飞升上界」,白剑群看到龙浩天嘴角
流出来的血液竟然是红色的而不是金色血液,心里的惊慌可想而知,这颠覆他以
往的认知。
龙浩天没有回应白剑群,对白剑群、白洁这种作为已经触到他的逆鳞,他回
过头来看向阵法中的人,看见阵法内的众人都毫发无伤,担忧之心放了下来。
「浩天哥哥你没事吧」,若欣关心的问出。
「呜。。。,老公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呀」,萍儿流着泪向龙浩天问道。
龙浩天露出微笑的表情回应说:「放心,我没事,只是样子难看一点而己,
没有什么大碍,你们不用担心,若欣多照看一下萍儿,事情我很快就可以解决,
不会太久」。
若欣点点头回应:「会的,浩天哥哥,你小心一点」。
龙浩天回过头来看着白剑群,将九龙神诀运转极至,金色气芒更胜之前,简
直不可同日而语,深陷至膝的双脚,被泥土包裹住的双脚,随着气势有如永无休
止的攀升,土泥纷纷崩落化为粉靡,身躯慢慢升空离地,同时自仙戒取出仙器级
别的战甲换上,三寸龙吟飞剑随着御剑手诀、口诀齐出,变化为一米半长的龙吟
剑,剑身浮雕金龙,看上去犹如活物,龙吟剑在头上不停盘旋环绕、伺机而动。
「白家,你们真以为能只手遮天,二次偷袭我妻,犯我逆鳞,想必这位仙级
强者,是你们白家最后椅杖,我既然能灭你白家圣级,我就能再斩你仙级强者,
贪念夺宝,我,龙浩天,今日必让你们白家伤亡殆尽,付出惨痛的代价」,龙浩
天字字冷血的语调,传音至在场的每个人耳里,所有人都有些明白为什么白家会
和仙级强者发生争斗,争斗的始末原因,各人心中已有一副轮廓在案。
龙浩天接着道:「下面在观战的人听着,为确保你们的安全,请你们再后退
一些距离,另外……在白家附近的人群,请你们远离白家众人,以免伤及无辜,
下一招我将发至白家所在之处,这叫礼尚往来,就让众人拭目以待,看白家仙级
强者是否有能力抵挡的住我的攻势」。
众人听到这段话皆骇然,看来白家彻底激怒了这位年轻仙级强者,龙浩天。
「你……你欺人太甚」,白剑群怒目而视,大声咆哮。
龙浩天扬着眉,怒瞪着眼回应道:「是吗?太甚吗?去问一问你们白家先前
做了什么,再来和我理论,这招学你们白家的,你刚不是用的很愉快吗?怎么还
想再一次偷袭吗?你没有机会的」。
说着龙浩天自仙戒放出一座宝塔,将宝塔抛在阵法位置的上空,只见宝塔底
座射出一道绿光罩住阵法中所有的人,刹那绿光消失,所有人就这么消失原地,
就这样被收进宝塔之中,接着反手一招,又将宝塔收入仙戒里头,被威胁的根源
就这么被自己轻易排除於无形。
「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仙器级别的魔法道具,你到底是什么人」,白
剑群反问着龙浩天,他知道白家今天惹大麻烦了。
龙浩天懒得回答,讥讽的说:「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还是先想想怎么保住你
白家的人吧,喔,对了,不用想逃,老老实实的接招,刚才我都接了你一招,你
也接一招试试,我会用阵法困住你白家的人,只留下前面的生门,你想他们全死
光就走吧」。
白剑群还疑惑龙浩天怎么困住白家众人,就看着他手上凭空多出了五只令旗,
上面各绣着金,木,水,火,土的字样。
「这五行令旗可做杀阵也可做困阵,围阵」,似乎知道白剑群会不懂,龙浩
天还好心的特地说明一下功能。
「敕」,「五行围杀阵」,「去」,龙浩天口念法诀说道。
当着白剑群的面龙浩天射出五只令旗,令旗落在白家众人附近,排出一个五
行围杀阵,只要白家众人老老实实的待着就没有任何危险,要是自做主张趁机逃
跑,就会被杀阵灭个一乾二净。
「你……」,白剑群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现在情况危及,他自然看出,自己
还是先想办法保住白家人再说,所以也不再说话,瞬移至白家众人位置所在。
宝塔是龙浩天原在网游解任务所得,是一个能收取活物的法宝,常被用来放
置抓取而来的宠物,如今用来放人还真是别树一格。
下方所有众人,也开始向后退至安全距离,更甚者,有些修为不足的人自己
宁可后退的距离多些以免发生万一。
看着还在白家人群里的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二人,龙浩天运气传声至白家人群
位置:「修司齐鲁会长,齐拉马长老,我不知你们和白家有什么关系,看在你们
照顾绮梦丝和丽兰儿的份上,你们离开白家人群,我不为难你们,你们可由前面
生门离开,若是坚持留下,那……以后交情就到此为止,你们自行考量考量,或
许你们今日也会命殒当场,不要怨我,是白家太超过,我不会留一个隐患来危害
自已,一切开端都是由这个女人引起我的杀机,从开始到最末,她一而再的犯我
逆鳞」。
说到那个女人时龙浩天还特地指出那个女人,话已说尽,龙浩天不再说话,
路是人选择的,怎么选每个人心中都有把尺掂量掂量,他也在盘算若修司齐鲁和
齐拉马二人选择留下,不管什么原因而留,战后必定要先将绮梦丝和丽兰儿先接
出来再说,免得明天又有什么意外发生。
「白小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好像和你秘宝上所说的完全不符?你在玩火自
焚,你在替白家招来大祸,还有白族长,这件事你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吗?」,
修司齐鲁转头对白家族长和白洁质疑的问道。
白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驳说:「那有什么不符,这是他间离之计,
再说有我爷爷在,用不着怕他,我爷爷享誉盛名,一定可以打败他保全我白家安
危」。
白族长不说一句话,不过他心里明白也猜到了大概,一定自己女儿看上别人
什么东西,想要佔为己有,所以才引起这场争斗,这种事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
只不过这次闹的太大一点,有可能影响到白家幸苦所创的基业,埋怨自己女儿为
什么在动手前没先弄清楚对方的背景和实力。
「会长,怎么办?离开白家人群还是留在这里?以我个人看法,我建议还是
离开的好,这事摆明有猫腻在里头,根本不像原先预估的这样,要插手其中,这
得不偿失」,齐拉马向修司齐鲁说道,用自己的想法建议着。
修司齐鲁摇摇头道:「不,我们要留下来帮助白家抵挡,虽然可能和原先预
估的情形并不相同,不过还是先助白家渡过再说,我想陛下的想法也应该如此,
同时我想,陛下他应该会派护国供奉赶来调停,再说,我想龙先生既然是拉士坦
丁的人民,应该会体谅陛下的心,事情过后我们再向龙先生赔罪,晓以国家大义,
应该不至於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情」。
「会长,你确定?我总觉的要是我们留下来帮助白家的话,我们和龙先生那
浅薄的交情就会完全断绝,日后虽不会强行找药师公会麻烦,不过,以后有什么
困难相求可能想都不要想」,齐拉马苦笑着犹豫的说道。
修司齐鲁皱着眉头不确定的回应:「不会吧,应该不至於如此吧,他……他
应该明白我们的用心才是」。
修司齐鲁这次错估了龙浩天,虽然透过陛下情报确定龙浩天是拉士坦丁的人
没错,不过,他却没有想到这个龙浩天是来自异世,并非原来的龙浩天,他对这
里的国家意识相当浅显,所做的一切只不过单单想保护自己所喜欢的女人,因为
这个错误决定,药师公会终将损失了这一强大的朋友,甚至於后面影响到药师公
会。
「好吧,你都这么说,我只有支持你了,我们的关系不止於直属关系,还是
多年好友,希望是我的感觉出错,不然以后公会有可以头疼了」,齐拉马叹口气
回应。
金光一闪,白家众人面前出现一道身影。
「父亲,你来了」,看到白剑群出现,白家族长心里有了主心骨,急忙上前
问候,其它白家众亲卫心里也安心了许多。
「嗯,原本直接瞬移到这,不过想着不放心又瞬移回白家修练洞室,取出白
家前辈留下来的一件防禦魔法道具」,白剑群回应着儿子说道。
白剑群接着转向白洁生气的问道:「丫头,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怎么觉
的这事有问题,好像和你说的不太一样」。
「我……」,就在白洁要回答白剑群时,突然间龙浩天的声音刚好传来。
龙浩天面无表情的讥讽说:「啧啧啧,终於来了呀,我还以为你要独自逃跑
呢,总算还有点骨气」。
「哼,老夫岂是贪生怕死之辈」,白剑群别过头,不想理会龙浩天,以免还
没打就被龙浩天活活气死。
龙浩天叹口气接着道:「看来……你们二人是选择留下了,也罢,路是你们
自己选的,等会我将力道尽量的移至白家人身上,尽可能的保你们无恙」。
「姓龙的,放马过来,不要再逞口舌之利也不用想要破坏我们的团结,有我
爷爷在此,你休想伤害这里的每一个人」,白洁这时不适时的插话过来,脸上呈
现得意之色。
龙浩天看着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女人,摇摇头说:「如你所愿,既然你们赶时
间,那就不担误大家的时间,再过一段时间我也要吃晚饭了,开始吧!」
第十八章重创白剑群
龙浩天此刻全身的能量,已经聚集到了顶点,九龙神诀运转到最高极限,足
够可以发出剑仙最强悍的一招。
[ 龙吟心剑啸苍穹],狂喝一声,剑诀一出,风云变色,凶猛的气势直沖天
际云霄,被沖击的云海形成一道电雷交加的旋涡流,龙吟剑自动倒置在背,剑尖
指天,剑身剑罡大涨,同时,以剑为主体,剑罡左右二分,尤如孔雀开屏,形成
一副扇形剑屏,宛如神明降临,三息之后,剑屏合拢为一,飞旋盘桓在龙浩天的
头顶,然后自头顶没入身躯,龙吟剑一没入。
「吼」,从龙浩天身上发出巨大声响的龙吟,原来龙浩天以身为鼎炉为剑鞘
要将龙剑合而为一,形成名符其实的龙吟剑,形成剑仙着名的心剑,只见龙浩天
头顶缓缓冒出一把巨大亮银白的剑身,剑身散发七彩剑罡,剑心还可以看见一条
气罡金龙盘踞在内,看上去栩栩如生,待剑完全离开头顶停留在上,整把剑的高
度长达三丈,蓄势待发。
庞大的威压压的众人差点喘不过气来,这难道才是这年轻仙级强者真正的实
力吗?好可怕的实力?难怪敢口出狂言今日要白家伤亡殆尽,这是众人此时心里
的想法。
白家人群,白剑群望着龙浩天的方向,脸色苍白,口中呢喃:「这……这怎
么可能,这已经不是仙级一星的实力,这已经比拟仙级三星的实力,怎么可能出
现在幻云大陆?」。
「父亲你怎么了?」
「白前辈你怎么了?」
察觉白剑群脸色有些异样,白家族长和会长修司齐鲁,关心的问道。
白剑群看着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二人说道:「在皇城之中,你们二人曾说到,
你们亲自陪同那龙浩天做测试实力,上面显示仙级一星,不过你们感觉他并没有
尽全力是对的,当初我以为你们有夸大的可能,现在看来……不但没有夸大还低
估了不少,从这次他摆出的攻击来看,已经达到了仙级三星的实力,先不管他如
何做到的,这次我们白家真的要大祸临头,说不定要被人灭族屠杀一空」。
白家所有人听到白剑群说的话,全部都脸色苍白,惊慌失措,灭族这二个字
在他们听来觉的这怎么可能的事,白家的实力有目共睹,怎么会说被灭族就灭族
的。
白剑群不管他们的异样,对着白洁盯着眼说道:「丫头,你给我说实话,你
到底做了什么?要让人这样对我白家赶尽杀绝,没有触摸到对方的底线,这样的
强者不会做的如此狠绝,初到这时,我自己被老白的死给蒙蔽了,现在回想起来,
老白临死前叫我不要替他报仇,还有要好好管教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
楚」。
「我……,我……」,白洁想要回答,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她也想不到
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连她这个认为无所不能的爷爷都在害怕着对方。
「你不说是吧,我来问其它人,你,就你,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白
剑群指着一个起初和白洁一起的亲卫问道。
这被白剑群指着的亲卫,看了白洁一眼,不知道要不要说出。
白剑群对着那亲卫狠声接着道:「再不说出来,我就先把你给癈了,反正可
以问的人还有很多」。
「是,是,是,我说,我说,是……是这样的,小姐在锦鏽流灵门口前,看
到二位年轻女子和一位年轻的男子,一男一女是菊家的人,另一个女的我们并不
认识,不过小姐发现她身上没有任何修为,可是身上却有空门戒指,小姐以为那
女人也是菊家的人,便上前要她交出来,那女子不从便发生了冲突,原以为很容
易得手,没想到对方有仙器级别的魔法道具护身,而且不是一个人有而已,二个
女人身上都有,於是小姐便请白老出手偷袭那不认识的女人,菊家的那女人和小
姐争论怎么可以强取豪夺,小姐却回说,白家势大就算强取豪夺又有谁能做証?
又有谁能奈白家如何?谁知……谁知……这个时候那年轻人就突然出现在那些人
身旁,后来就一个被癈四个被封」,亲卫战战兢兢的说出实话经过,边说边看着
白洁和白剑群的脸色。
众人听到顿时呆住了,连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二人也傻眼,白剑群更是脸色发
黑。
白剑群气的大骂说出:「荒唐,荒唐呀,我白家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强盗家族
要贪图别人的宝物,老白偷袭别人的妻子,人家不杀了他才怪,后面我一时气愤
不察听了谎言,以为是对方先惹是非没有先看看对方的修为,又再出手偷袭一次,
难怪别人要对我白家下杀手,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做,偷袭仙级强者的妻子这
种事你们也敢做」。
「白前辈,这事等事情过后才处理,我们先渡过这关再说」,修司齐鲁提醒
说着。
白剑群叹口气说道:「只能听天由命了,我身上有件防禦型的魔法卷轴,这
是我白家前辈留在我这防身所用,等会众人战士的就将斗气传到我身上,魔法师
的就将精神力渡过我这,这一击我预估虽然可以抵挡下来,可是伤亡难免,但是,
第二次的攻势呢?要是护国供奉没有来到,这次我白家恐怕要被灭族」。
现在也顾不了这怎么多,只能乞求护国供奉能够早点来,白剑群撕开身上的
金黄卷轴,只见一道淡蓝的蓝光由撕裂的缺口冒出,形成一个巨大蓝色水幕,将
白家众人包裹在内。
「快点,所有人按刚才所说的,将斗气和精神力传到我身上,这水幕天华经
过修为的贯注这防禦力会更加的完美」,白剑群催促的向众人说道,同时转注众
人的修为到水幕天华之中,希望能多点人幸存下来,希望护国供奉赶来出现时白
家的活苗能多点。
「破」,随着龙浩天大喝一声,这原本蓄势待发伺机而出的亮银七彩剑罡,
这名符其实的巨型龙吟剑,立刻调转向白家众人位置疾射而来,这一剑还真的犹
如鬼神开天地,伴随的剑风呼啸阵阵令人胆惊心寒。
「轰轰轰」巨型龙吟剑,水幕天华二者互冲,冲击中心上空形成一个巨大蘑
菇,磅礴的气势宛如无尽浪潮暴出惊人威力,余劲扩散,四周地裂路崩,数间房
屋惨遭波及墙塌房倒。
惊人的攻击令众人无限感慨,这是人力所及的事吗?难怪幻云大陆有公约仙
级强者只有在所守护的国家或家族面临存亡的时候才能出手介入,不然按这种程
度的破坏幻云大陆不用多久就没有什么完整的士地、风景、山河。
望向白家人群,白家众人的位置现在宛如海中孤岛,四周周围数十米尽数崩
塌,白剑群此时摊软在地,口吐金色血液,看上去似乎伤势相当严重,果然一招
就重创白剑群,同时,白家人有三分之一在此次抗衡中阵亡,三分之二轻重伤,
只有修司齐鲁和齐拉马、白洁、白家族长等四人安然无恙,想必是听到先前龙浩
天所言,因此白洁和白家族长紧紧的靠近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二人因而幸免於难。
「父亲,要不要紧」,白家族长赶紧的探望关心父亲白剑群的伤势。
白剑群摆摆手说:「不要紧,只是伤的严重些,还死不了」。
「对了,剑天,洁儿的情形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你是她的父亲应该有所了
解,有所发现才对」,白剑群看着白剑天接着道。
白剑天叹口气点点头算是回应白剑群所问的问题,对於白洁会变成这样子他
心里也是很难过。
白剑群叹口气:「算了,现在责怪於事无补」。
白剑群转向白洁看着说:「现在你满意了吧,不知道你对现在白家许多人,
因为你一时的贪念而失去性命有什么感想,还是说无动於衷」。听了爷爷白剑群
的问话,白洁只有低下头轻声啜泣,她也不知道事情会到如此的严重地步,这是
她以前所没有碰到的事情,以前是多么的顺手,就算有人反抗也很快的被她用白
家的势力平定下来。
「修司齐鲁,齐拉马,谢谢你们的帮忙,我想你们应该离开这里了,接下来
就是我们白家自个的事,你们留下来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帮助,还不如离开这里,
以免白白枉送二条宝贵的人命,相信你们离开那位龙先生应该不会加以制止,不
然在上次的攻击中你们应该早就死亡或受伤,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运,剑天和洁儿
是託了你们二人的福,要是你们再不知识趣,在下一次的攻击就不会如此幸运」,
白剑群对着修司齐鲁和齐拉马说道。
「白前辈,我。。。」,修司齐鲁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剑群打断,白剑群接
着道:「好了,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不过,还是照我的话去做吧,留下来真的
没有什么作用,不是看不起你们二人,这不是你们所能扼阻的,二位好意我心领
了,快走吧」。
修司齐鲁点点头也不再强辨回应说道:「既然如此,前辈,我们二人就此离
开,保重」。
看着修司齐鲁和齐拉马二人远去之后,白剑群看着半空的龙浩天说道:「龙
先生来吧,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白家孙女所引起的,也没那个脸面求你原谅,现在
我们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无法抗衡下一次的攻势,只希望你给我们个痛快」。
「说真的,我还真的不愿意灭了你们,先前你那白家圣级强者,就使得我非
常尊重,不过养虎为患,我不能拿我妻子的性命来做赌注,我输不起,也不想冒
险」,龙浩天淡淡的回应道。
白剑群点头说:「这我了解,这并不怪你,是我的话,我也一定会这么做,
人心难测这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将一切不确定的因素排除,
这是最安全的做法」。
「你了解就好,放心!我没有折磨人的变态习惯」,龙浩天回应着白剑群。
看的出来白家现在的情况,白家现在已经毫无反抗的能力,失去防禦法宝加
上白剑群的重伤,没有人可以阻止下一波的攻击。
龙浩天也不再动用龙吟剑,直接运起双掌,左掌火龙,右掌冰龙,双手各盘
踞一条气罡龙,龙啸连连。
〔双龙夺珠〕,一声轻喝,龙浩天双掌齐出,火龙、冰龙一左一右直击白家
剩余众人,压迫的气势,夹带的龙威。
二种相剋的属性,若是同时攻击而至,这造成的破坏力、杀伤力更是成倍数
几何的增加,白家众人看着即将攻击过来的冰火双龙,全部束手无策,想要逃,
四周又被阵法封锁无路可退,众人只有坐以待毙,就在即将攻击来到的逼杀一瞬
之机,一道蓝色的宏大气流,夹带深厚的气劲,自天边另一方向直射而来。
「轰隆隆」,二个不同方向的气罡相互冲击,这突如其来的掌气,力道恰好
拿捏的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好抵消龙浩天双龙夺珠的攻势。
第十九章护国供奉拉士菲妮
「谁?是谁?现身吧!不用藏头露尾的,出来说话吧」,龙浩天脸上的表情
此时宛如佈满冰霜。
金光一闪,一条修长倩丽身影现身在白家众人面前,全身白色薄纱,一头金
色长发至肩,宛若不食人间烟火。
龙浩天心道:「这幻云大陆还真是乱呀,名字姓氏有东方命名的味道,也有
西方的姓氏参杂,就连衣着也是有中式和西式,我的天呀!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全都乱了套,就连面前这突然出现的女人打扮也像古代女人的打扮,就差头发颜
色,这全身衣着简直是小说中小龙女的招牌衣服,穿起来还别说有另一种衣着品
味」。
「你是谁?为什么要干涉我和白家的恩怨」,这神秘女人的衣着固然令龙浩
天吃惊,不过突然介入他和白家的恩怨,心里头还是相当的不高兴,所以口吻上
听的出龙浩天的不满。
「没什么,只是要阻止这场纷争,你不知道幻云大陆公约,仙级强者不到十
分险要的关头,不得介入吗?」,神秘的白方女子仿佛没有听到龙浩天所说的话,
到是反问起龙浩天来。
龙浩天听闻白衣女子所说的话,一笑置之,回应道:「公约?白家二度出手
偷袭欲击杀我妻子,你叫我不要介入其中,你脑子是透逗了呀,难道叫我眼睁睁
看着他们白家众人杀了我妻子,而我在旁边看戏顺便摇旗呐喊助威吗?」
白方女子略微皱起眉头看着白家众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方女子先前受到当今陛下所示,希望前来调停这场纷争,二位仙级强者都
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那方受伤或阵亡这对国家来说都是一项损失,若是一方
阵亡更是一种不可估计的损害,所以受到陛下请求,请求她前来阻止这场战斗纷
争,稳固实力为上策,顺便拉拢这突然出现现身的仙级强者。
先前从白剑群所得到的讯息可能是这突然出现的年轻仙级强者,枉顾公约持
强凌弱所以前来阻止,可现在听来却不是这么回事,令她后面的想法不知道如何
进行下去。
修司齐鲁会长和齐拉马二人,此时回到白家众人身旁,这位女子其它人并不
知晓纷纷猜测是何方人氏,他们二人之前在皇城宫中已然见过,知道这位女人是
拉士坦丁的护国供奉,更有护国之神称号的仙级强者,拉士菲妮。
修司齐鲁走到拉士菲妮身边轻声嘀咕,将先前的来龙法脉一五一十从头到尾
的讲解诉说一番,越说下去,这拉士菲妮的眉头就越皱越深。
听了修司齐鲁的解说下,拉士菲妮思忖考量下,於是开口:「龙先生,我是
拉士坦丁皇家的护国供奉,拉士菲妮,这前因后果修司齐鲁已然全部告知於我,
我明瞭这件是白家贪念所造成的,不过,能不能看在在下的面子上,将这件事一
笔勾消」。
龙浩天摇摇头回应:「这不可能,二度偷袭我妻子,要不是要护身法宝的加
持,说不定我妻子现在就香消玉殒,这危险的因子我是不会留下成为日后隐患」。
似乎对於龙浩天的不卖面子,拉士菲妮心里颇为不悦,口气强硬,语态不善
道:「你真要灭绝白家,难道不怕我和白家强强联手」。
听到拉士菲妮的强硬言词,更是语带恐吓,龙浩天目光转瞬变的冷冽,直视
着对方回应:「你大可以试试可不可以抗的住还是抗不住,你要是抗不住这后面
所引发的后果,不知道你承受的起还是承受不起」。
龙吟剑再度被龙浩天自储物仙戒拿取出来,禦剑盘旋在上,身上气势再度遽
然狂升,大有一言不合大战再度而发的局面。
白剑群和修司齐鲁在旁看的吓的半死,最后还是修司齐鲁连忙上前阻止拉士
菲妮道:「供奉,使不得使不得,你用强硬的手法是使不得的,龙先生是吃软不
吃硬型的,你这样做是把事情越弄越糟,你不知道,刚才白前辈评估过那龙先生
的攻击实力已经直达仙级三星,强碰是强碰不得的」。
拉士菲妮这回可吃惊不少,她的想法也是和白剑群差不多,这幻云大陆应该
是只有仙级一星的实力,怎么会有仙级三星的人在幻云大陆,这不会情理呀,原
以为龙浩天只不过靠着魔法道具取胜白剑群,现在听来是大错特错,同时眼神还
看着修司齐鲁看着他是不是胡言乱语。
白剑群在旁当然听到修司齐鲁和拉士菲妮的谈话,於是上前开口:「菲妮供
奉,修司齐鲁他没有骗你,这件事是千真万确,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所有在幻云大
陆滞留的仙级人物都是在仙级一星,这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明白其中的道理」。
拉士菲妮点点头回应:「这个我知道,可是那龙先生实力到仙级三星这太不
可思议了吧,这让我有点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白剑群郑重说道:「再告诉你一个更劲爆的消息?你可能会更大吃一惊」。
「哦,是什么消息也会让我如此吃惊?你就这么把握认为我一定会吃惊?」,
拉丁菲妮脸上一副很好奇的样子,盯着白剑群回应道。
白剑群接着道:「菲妮供奉,问你个问题,这幻云大陆,你我都知道全部的
仙级强者都是由上界下派下来,这难度你也知道吧」,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明白,不过这和那龙先生有什么关系,好像和你刚才说
的话没什么牵连吧」,拉士菲妮平淡的回应。
白剑群一副神秘的样子开口道:「没错,刚才那的确和龙先生没什么关系,
不过。。。我的问题不在那,我问你,菲妮供奉,你的血液是什么颜色?」
拉士菲妮想都不想的回答说:「这有什么好想的,金色的呀,这幻云大陆所
有滞留的仙级人物全都嘛金色,怎么,这又有什么问题?」。
白剑群闻而不答直看着拉士菲妮,拉士菲妮感受到白剑群目光颇为不大自然,
她已经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没被人如此盯着,不过聪明过人的她当然想的出白剑群
不是故意这么做的,而是一种提醒、一种提示。
凭着拉士菲妮的聪颖,当然很快的想到什么,白皙的玉手掩住香唇震惊道:
「你不会是想说他还没有飞升仙界,血是红色的血液,而不是像我们这些派下界
的仙级人物是金色的血液」。
「没错,他的血是红色的,你猜想的没有错」,白剑群老老实实的回应。
拉士菲妮也认为这件事情牵扯可大了,这件事足以影响到整个幻云大陆的局
势,更甚着上面仙界的局势,所有事情都要因这年轻仙级强者而风起云涌。
「龙先生,请息怒,刚才是我出言不当,我的意思是,大家都同为拉士坦丁
人民,有什么事大家说开就好」,拉士菲妮望着龙浩天说道。
龙浩天回应道:「小妞,刚我不是说的很清楚,我是不会放隐患在未来的日
子来威胁自己,你是有听没有懂吗?」。
拉士菲妮接着道:「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要是能够不见血来达到你
的目的,这不是可以二全其美吗?而且可以保住拉士坦丁的实力,我觉的这是非
常好的办法,据我所知你妻子目前安然无恙,你可以参考我的办法,如何?」。
龙浩天也觉的拉士菲妮所说的话很有道理,要是全弄混了,恐怕这个地方也
待不下去了,反正萍儿和若欣他们三人都没生命危除,要是真有好办法达到要求,
也未偿不可,於是开口说:「看看什么办法,你可以说说看,要是可行,可以商
量商量」。
拉士菲妮回应说:「其实事情很简单,龙先生你无非是怕白家日后报复,尤
其是这位白家仙级人物,白剑群,你说我说的对还不对?」。
「原来这老傢伙叫白剑群呀!也就是白家的守护神」,龙浩天心里说到。
龙浩天也不用在乎别人怎么看,直言道:「不错,其它人还好处理,他要是
我一个不小心就会威胁到我妻子的生命」。
「很好,既然龙先生,直接把问题放在台面上来谈,这问题就好解决了,我
不会让龙先生难做」,拉士菲妮很自信的回应。
「不用说那么多癈话,直接将你的想法说出来,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龙
浩天开口道。
「我们直接让白家的白剑群直接发下一道心誓,这誓言保証日后不得报复、
不得出手击伤你的亲人这不就可以解决这件事,完全满足你的条件,皆大欢喜」,
拉士菲妮回应龙浩天说道
拉士菲妮接着道「至於,白家其余人全族也发下心誓日后不得报复,而且鑑
於考量未成仙的誓言束缚性不是那么强制马上生效,所以,白家全族迁移皇城今
后不在齐格瓦城居住,这你看这办法如何?」。
「哇咧,这冰山美人可真狠,要人放弃现有基业另起炉灶,这不是一般的强
人所难,这办法倒是可行」,龙浩天在心里是这样想的。
「成,要是白家真答应按你所说的话去做,那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反正能
够达成目的就行」,龙浩天在心里想完之后,很乾脆的直接回应拉士菲妮的提议。
「白剑群,现在就看你白家的了,你认为我的办法如何?」,拉士菲妮转头
瞧着白剑群说道,现在龙浩天在她的心里可是比白剑群重要许多,要是白剑群不
上道,她可就不再插手其中。
第二十章未来姐夫
白剑群听到拉士菲妮说的话,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要不是自己受了重伤,
要不是龙浩天在一旁,说不定现在就和拉士菲妮来个一言不和大打出手。
走到拉士菲妮身旁,白剑群恶狠狠的小声说道:「菲妮供奉,真有你的,我
拿发现的秘密和你分享,你竟然如此对待我白家众人,原以为你会稍稍的手下留
情,却没想到你却来个一石二鸟之计,即可以讨好那位龙先生又可以将我白家一
网打尽控在手掌之中,皇城中的莫、离、艾三大家族根基已久,虽没有仙级强者
坐镇,不过圣级强者为数不少,如今我白家精英三分之一阵亡,三分之二轻重伤,
而我也伤势严重没经过一段时间调养根本回复不过来,现在迁移皇城根本很难立
足,到时只有向你求救,这不是变向投诚在你皇家,真是好算计」。
拉士菲妮颇不以为然的说着:「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不然你可以不答应呀,
你自己和那位龙先生一较高下好了」。
「你。。。」,白剑群才说了一字就说不下去,他知道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
原以为拉士供奉来了可以保全白家,却没想到保是保住了,不过白家从今往
后却被人变相控制在手,这叫他白剑群如何能心甘,可是却没有办法可想,一是
白家全灭在此,二是屈服菲妮供奉的奸计。
白剑群心想:「不行,我不能让白家的基业毁於一旦,一定有办法可想,皇
城这条路一定是不可行的」。
想着想着,白剑群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办法,於是回应道:「菲妮供奉,既
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以后拉士坦丁就让你一个人来镇守,希望你能镇守的
住,至於那龙先生你能否拉到阵营之中,我看这还是未知之数,是你逼我的,放
心,我白家还不至於做出叛国的地步,不过我会将你所做所为向人说明,到时自
然会有人向你皇家讨个公道」。
拉士菲妮有股不好的预感,反问道:「白剑群你要做什么?你不要乱来」。
白剑群听到拉士菲妮说的话,完全的呲之以鼻不加理会,转身向龙浩天说道:
「龙先生,恕我直言,要是龙先生有意放我白家生路,就请不要让我白家迁居皇
城,以我白家此时此刻的实力迁入皇城只有灭亡或臣服一途,还请龙先生允许我
白家移住其它城市发展,至於我。。。我会解除秘法飞升仙界不再滞留在幻云大
陆,这里争斗造成的损失,完全由我白家负责赔偿,另外。。。我白家会将齐格
瓦城三分之一的产业转让给龙先生做为谢礼」。
「父亲这。。。这怎么可以」,白剑天着急的说着。
「不,只要不迁入皇城,我白家才有可能重振起来,移往其它城还有一线生
机」,白剑群回应着白剑天。
「龙先生,以为如何?」,白剑群接着问道。
龙浩天虽然还没去过皇城,不过古今观来,那一朝代首都之地那有不是精英
群集的,深思一番也知道白家的下场,只要能达到目的,至於去其它地方这关他
什么事情。
龙浩天只想了一下便回答:「可以,不过日后你白家壮大之后要是再找麻烦
如何?我要你立下重规,从今往后你白家众人不得对我亲人暗下毒手,当然,如
果只是想找我个人麻烦想报今日之仇,我倒是可以奉陪到底,至於。。你说白家
基业三分之一做为谢礼那就不必了,我好手好脚要赚金币也一定会靠自己,你只
要好好要求白家后人别给我玩一些偷鸡摸狗的事那就算我的谢礼,尤其有个女人
我很不放心,而你解除秘法飞升仙界,这倒是可以缓一缓不用马上飞升,要是你
现在飞升十有八九会有生命危险吧,不然你儿子不会那么着急,你可以等伤无大
碍再做飞升,你觉的如何?」。
白剑群听到龙浩天所说的话很感激的向龙浩天行了一礼说着:「谢谢,感谢
龙先生的大恩,放心,我不会不知道进退,从今而后,我白家众人绝对不会再去
与龙先生或和龙先生有关的人发生任何冲突,我白家众人一定退避三舍,违者将
被逐出门户并且下令追杀,而龙先生说的那女人是我白剑群的孙女,也是白家族
长白剑天的女儿,白洁,她今后一定被严加管教、看管,否则一样逐出门户断绝
关系」。
其实龙浩天也不想将白家逼的太死,只要在能够达到保护亲人的前提重点,
宽放一点这对自己对别人都是有利的。
「那我这边没有问题了,地点你自己找吧,要进皇城也是你们那什么供奉选
的,与我没什么关系,她会不会阻止你们一定要进皇城这我就不知道了」,龙浩
天一副事不关己的说着。
龙浩天听了白剑群之前说的话,再白癡也知道那供奉拉士菲妮可能也不是好
鸟,於是反将她一回,让她知道不要随便拿他来做帮凶。
白剑群和白家众人转向看着拉士菲妮,现在龙浩天不插手也不反对白家迁往
其它地方,要是她一意孤行执意强迫迁入皇城,那白家众人就乾脆和她拼上一命,
以现在的实力虽然打不过,可集聚众人之力要将她创伤还是可以的。
拉士菲妮没想到才一转眼局势变成这样,心想要是龙浩天不插手,她也办法
强迫白家众人,用武力嘛自己也会受创,这受伤的事要是传入他国势力这就得不
偿失,看来只能另寻它法。
拉士菲妮免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瞧龙先生说的,当事人都不反对了,我
怎么有那理由反对呢?这白家既然不想在皇城发展,那么去其它城里发展也是可
以的,我又有什么立场阻止」。
「是吗?那还真要谢谢菲妮供奉,不好意思让你的算盘落空了」,白剑群讥
讽的回应拉士菲妮所说的话。
白剑群再次在拉士菲妮身旁轻声道:「供奉,你可不要待我飞升后,前去找
我白家麻烦,要是如此,你可不要怪我白家众人转投他国势力,仙界白家也会和
你拉士皇家拼个你死我活,希望你不要做这杀鸡取卵的行为,另外。。。拉士坦
丁以后就由你单人镇守,希望你好生努力,这是你逼我的,不要怨我,你的所做
所为我会上仙界向上头提起,你自己想好说词吧,对上我也可以交代了」。
拉士菲妮貌似被猜中心里所想,不自然的回应:「呵呵,白剑群,我怎么会
做这种事情呢?你大可放心,不过……你向上头投诉我会不会太小提大作,我可
没有这心思」。
「哼,希望你心口如一,反正你自己向上头交代吧」,白剑群警告似的说着。
白剑群处理完和拉士菲妮的事情,转身向龙浩天说道:「龙先生,我这就起
誓,我,白剑群在此立下心誓,日后不得私下加害龙先生所有亲人和本人,同时
定下祖训要求白家后人遵从诺言,如有违背誓言,愿立即天雷灭顶,魂飞魄散」。
在白剑群发完心誓之后,他也要求白家后人发起心誓,并严格要求白家后人
遵守新订下的祖训。
这场龙浩天和白家的斗争,就此划下句点,拉士菲妮供奉也回转皇城预备商
量日后该对龙浩天採取什么样的方式态度,强硬的方法是行不通的,看这次白家
受到的重创就可想而知。
龙浩天取出宝塔放出萍儿等四人,自己也缓缓落地和众人齐聚。
「老公,你没事吧,白家人呢?不会被老公全部杀死了吧,老公你杀好多人
喔,萍儿有点怕怕」,萍儿有些害怕的说着。
龙浩天搂着萍儿说道:「没有,老公没有把白家全部的人都杀死,你以为老
公是杀人魔王呀」。
若欣好奇的问道:「浩天哥哥,那白家的人呢,你怎么处理的」。
於是龙浩天就将事情来龙去脉全部说的一清二楚,若欣和萍儿众人也觉的处
理的方式非常好,这样不用杀掉太多人,又不会影响到众人的安全。
「若欣、定龙,你们要不要紧,快给我看看」,此时若欣的母亲官清兰和燕
家众人一起来到龙浩天众人所在。
看着母亲着急的模样,菊若欣心中也有些心痛,自己让母亲这样担心实在不
孝,若欣按慰道:「母亲,我没有事,只是弟弟之前被白家人攻击受了些内伤,
不过浩天哥哥说他可以治疗弟弟的伤势,母亲你不用担心」。
「啊,定龙受了内伤要不要紧呀」,官清兰担心的说着。
官清兰接着向龙浩天哀求说着:「龙先生,我知道你很利害,求求你救救我
儿子定龙,我给你跪下」。
龙浩天赶忙扶起欲跪下的官清兰说道:「伯母,你不要这样,我一定会救你
儿子的,你给我跪下,那萍儿和若欣还不找拼命」。
老人家下跪这是龙浩天最受不了的,尤其还是没有任何修为的老人,看着官
清兰还有些担心,龙浩天接着道:「放心吧伯母,给我二天,给我二天的时间就
好,到时不但你儿子能全部康复,我还顺手帮你儿子将修为提升,这样可以了吧」。
「谢谢,谢谢,我替我儿子相你说声谢谢」,官清兰听到龙浩天这样的保証,
担忧的心放了下来,她知道儿子的伤一定可以康复。
不过众人听到注意的不是二天康复的事情,而是二天顺手提升修为这个要点
上,众人此时都在心里想:「这。。受个伤,可以提升修为,这好事怎么没给我
碰到,能不能换我来受伤一下」。
若欣也很聪明,当然也注意到这点,对着菊定龙说道:「弟弟,你还不赶快
谢谢浩天哥哥,人家要帮你治伤而且还帮你提升修为,这好事你去那里找,还不
快谢谢人家」。
「谢谢未来姐夫,定龙在这里先向末来姐夫谢谢」,一句话,弄得若欣和龙
浩天傻眼了,这末来姐夫从何而来,反而官清兰和燕家族长却是笑呵呵,好像和
先前所猜测一样有戏可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