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情欲病毒】(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学生会长白筱筑 续
偏生体内敏感的肉体在病毒的控制下已然动情,蔡霁轩干的虽猛,一点也没
怜花惜玉的感觉,幽谷的痛楚却是愈来愈轻微,渐渐的,白筱筑甚至已轻开始感
到了快感,那感觉令白筱筑不由得脸红心跳,快感和羞愤两相夹攻着她的芳心,
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虽说被蔡霁轩奸淫时心下越来越怒,但身子犹自酥软无力,加上在病毒的控
制下白筱筑对蔡霁轩全无反抗之力,他的肉棒不住前后抽送,进时深深攻入白筱
筑深处,火热的肉棒几可直透花心,浅时棒身回收,只留得三角形的顶端被箍在
紧窄的幽谷口处,随之便是一下毫无保留的深刺,一口气充实白筱筑深处的空虚,
强烈的肉欲刺激令白筱筑全然无法反抗。
白筱筑便想摇扭雪臀抗拒也只是徒劳无功,反而变成欲拒还迎地诱惑着男人,
那种事她怎么也做不出来;幸好蔡霁轩不过是直出直入的攻伐,若非白筱筑早已
动情,只怕蔡霁轩还真插不进去哩!偏生此时此地,白筱筑却只有伤心流泪的份。
感觉肉欲的波涛一波波地冲击身心,蔡霁轩的强抽猛插似引发了白筱筑肉体
回应,白筱筑只觉受辱的羞愤在欲潮的冲击之下愈来愈是难保,全然不知身下的
情形,蔡霁轩只是不住地顶挺肉棒,在那窄紧的幽谷中火热地进出,幽谷里头那
女体本能的夹啜吸吮,令蔡霁轩不由魂销,种种松弛畅快从下体不住地涌出,酥
得蔡霁轩愈干愈猛,丝毫不知收敛为何物。
虽说肉棒抽插的是销魂女体,手上摸弄的是纤巧细腰,以及一对饱满高挺的
美峰,蔡霁轩肉棒上头的感觉如此甜蜜美妙,而插入时感觉到白筱筑处女膜的存
在,更他在心中暗暗的得意,自己竟然这么的幸运,在如此巧合的的情况下,得
到了这样美貌少女的第一次,而少女虽然脸庞就像是冰雪女王那般高贵清冷,可
那紧窒的花穴又夹又吸的迷人滋味,却透露出眼前美丽少女心中的真正想反。
那种把冰冷女人干得高潮连连的成就感,让蔡霁轩却是更加的抗奋,只觉肉
棒被吸得似是随时要射,也还要感谢白筱筑有着这种高冷的气质,天生就让人有
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而这个时候,白筱筑却在病毒的控制下换了个趴着的姿势,反而更方便蔡霁
轩大快朵颐,这种体位完全展现了男人强烈的控制力量,女人完全只有待宰的份
儿,正是蔡霁轩的最爱。蔡霁轩一边狂抽猛送,用肉棒去感觉女子体内的娇媚火
热,一边魔手大动,去感觉身下女体美妙的身材,一处都不肯放过,现在蔡霁轩
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问题都等爽过再说吧!
只见白筱筑咬唇苦忍,眼中泪水却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只不肯放声示弱,
最多只是鼻中嗯哼几声,努力不想让蔡霁轩发现自己的不甚,那悲哀无依的模样,
看得学生会的三个学弟心中怜悯,希望自己敬佩的学姐能尽快的脱离苦海。而他
们却忘记了,等到蔡霁轩射出来后,就换成靠白筱筑最近的他们三个要对自己心
目中的女神造成痛苦了。
也许为了不要让白筱筑痛苦,他们三个可能就算是把自己弄昏也愿意吧,可
惜的是,他们三个的身体早就被病毒控制了,就算是想要昏倒也是不能的。
三个学弟只能看白筱筑泪珠滴落,其中的一个学弟在心情激荡之下,竟然缓
缓的走了过去,努力仰头去吻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而这个时候白筱筑突然觉得
自己的樱唇有些灼热,白筱筑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学弟吻着自己,白筱筑强
忍胸中的激动,她看得出学弟眼神中流露出的言语,那是在安慰着自己。但现在
就算是自己再怎么不愿,三个学弟再怎么想要救出白筱筑,却还是拿这个病毒,
却还是拿蔡霁轩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着白筱筑受苦。
雪臀被蔡霁轩的腰腹不住撞击打得啪啪作响,虽不痛却愈发有这快意。此时
蔡霁轩在病毒的控制下一时间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地专注在肉棒前送后抽得动作,
抽插之间力道十足,每一击都直透白筱筑紧密花穴的深处,偶尔劲道还可透入花
心,令白筱筑的娇躯不由得阵阵震颤,竟似有种高潮将至的感觉。
虽是咬牙强忍,可那本能的需求却非这般容易埋没,白筱筑只觉得自己的身
子愈来愈习惯蔡霁轩的抽送,每次刺入幽谷深处的感觉都愈来愈火热,愈来愈舒
服,心下却是愈发悲苦,偏偏肉欲的欢快渐渐佔据了白筱筑,全然无法抗拒地扭
腰挺臀,热情迎合,好让那肉棒更深刻,更适切地安抚上她需要被冲击的敏感地
带,只是心中的苦楚令她始终无法达到巅峰,那滋味怎一个苦字了得?
白筱筑早想放弃一切,抛开一切任身后的蔡霁轩干个痛快,让自己完完全全
崩溃在那淫欲之中,再也不愿自拔。
彷彿是呼应着白筱筑的心,为了缩短被奸辱的过程,在幽谷里头对肉棒大施
手脚,吸得蔡霁轩飘飘欲仙,若非精关尚稳,只怕遭要吃不消射了出来。现在白
筱筑的花穴更是不停的轻吸慢吮,窄小的花穴却像是拥有着无数的小手一般,或
轻或重,或急或徐的按磨着蔡霁轩肉棒上的敏感处,不住刺激着正在侵犯着的肉
棒,令蔡霁轩边干边大呼过瘾,抽插的愈发爽利,配上白筱筑淒苦的神态,更令
蔡霁轩心中大快。
本来正在要紧之时,只觉得身下女子那迷人的幽谷徒地紧夹,将自己的肉棒
牢牢困在里头,蔡霁轩也不是第一次行次乐事,自知身下女子高潮在即,他其实
也是背心直痒,已到了尽头,全部的感观都似失了感觉,仅余肉棒上的快乐滋味。
蔡霁轩只靠着一股气憋着,想撑到女子高潮丢身,软绵绵地瘫倒之后,再狠
狠射在她体内,好让刚达高潮后的她又被自己射得娇喘呻吟,每一声都像是对自
己的彻底投降,那叫声对男人而言直如天籁纶音。
又再度抽插了百下后,只见白筱筑浑身颤抖,竟是在胖子的抽插下泄了自己
的身子。看到眼前的绝色少女在自己的胯下泄了身子,口中只凭本能的发出了
「呵呵呵」毫无意义的声音,蔡霁轩顿觉精关大开,一波波的精液蜂涌而出,狠
狠地喷洒在女子体内。
高潮过后,无助的少女抬起头来,等到的却只是平常最信任的学弟,正拉着
自己雪白的臂膀,将自己高潮过后仍旧敏感的身子拉起,好让自己的肉棒更加容
易的塞进去。
虽然知道在病毒的控制下,所有人都身不由己,但学弟的动作,却是让白筱
筑幻想可以早点脱离恶梦的幻想完全破灭……
第八章公车上的学生林佩雅
林佩雅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早上搭公车上学的时光。身为台中市新民高中二年
级的林佩雅每天都要搭同一班公车上学,因为学校和台中一台的距离不远,所以
公车上新民高中和台中一中的学生各佔一半。
在林佩雅还是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不知为何就被公中上一个台中一中的男
同学脸上洋溢的笑容给迷住了,总会不受控制的注意着这位男同学。
经过几天的观察后,因为有着相同学号的开头,所以林佩雅发现这位制服上
绣着温圣傑的男同学和自己同届,然后又发现温圣傑似乎是学校吉他社的成员,
林佩雅便对温圣傑的生活又更加的好奇了。只是一天只有一次看到温圣傑的机会,
让林佩雅稍稍觉得有些不满足。
但有时候,林佩雅和温圣傑便会搭乘同一班公车回家,算是少有的福利,而
往往林佩雅都会因此开心一个晚上。
林佩雅没想到自己升上高二后,便被自己的父母逼着去补习,虽然林佩雅并
不是很喜欢读书,但绝对不喜欢补习班的感觉。但就在林佩雅第一次尝试去听课
后,林佩雅不用父母相逼,就决定去补习了,因为温圣傑也在同一个补习班内。
经过了一个学期的补习后,林佩雅勉强算是和温圣傑说过一两句话,彼此见
面还会点头的熟悉程度,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突破,不过总算是有进步一点。
□□□□
这一天,林佩雅又再度悄悄的将手上的单字本放下,偷偷的观察着站在公车
前方的温圣傑。因为温圣傑的家住得比较近,所以都会比林佩雅晚上车,常常站
在公车的最前面。也因为中间隔着许多人,所以温圣傑被林佩雅偷偷观察了将近
一年还没有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林佩雅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开始发热。林佩雅当下就有一种
想要哭的冲动,新闻报导那么大,林佩雅又怎么会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体的事情
呢?
也不知道林佩雅哪来的勇气,突然挤开人群,直接扑在倒在温圣傑的身上。
做完了这件事后,林佩雅的身体便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只见林佩雅扯掉了身上的
侧背包,又野蛮的将身上有着新民高中特色的灰色系格子背心扯掉,接着便是上
身的雪白色长袖衬衫,以及冬季的灰色褶裙。
此时的林佩雅虽非身子赤裸,却也已差不了多少,只剩下胸前那一抹可爱的
淡黄色抹胸勉勉强强遮掩着近乎快弹崩出来的雪白玉兔,公车上虽然有开灯,不
过清晨的阳光还是很足的,公车两旁巨大的窗户透进了明亮的阳光,将林佩雅那
雪白无瑕的玉体呈现在公车上乘客的眼中。光芒掩映之下,本来主要功能就是稳
定玉兔形状的胸罩,更是将那雄伟的山峰托举的更加的壮观,清澈明亮的阳光撒
在林佩雅雪白的胴体上,令林佩雅玲珑曼妙的身材毫无遗露的展露在众人的眼中,
好似骄傲的向着公车上的高中男同学们宣佈着,今天你们能享受到这一俱身材优
美的身子,是你们不可多得的福气。
林佩雅似也感受到了车上还醒着的男同学的目光注视,含羞垂首再抬不起头
来,上身肌肤光滑幼嫩,一双美挺椒乳坚挺得几乎要弹射而出,尤其随着无助少
女脚步微微颤抖,即便人已停了下来,粉红的嫩蕾仍颤鼓鼓地突出在那薄薄的胸
罩上,成了众人眼光的焦点。
而那纤巧的柳腰盈盈一握,教人看了简直要替她担心不已,生怕她撑不住现
在公车上众多的男学生的奸淫。但是那白里透红、嫣润娇嫩的肤光,令人难以按
耐爱抚她的冲动。虽然每个人在心中总是同情着病毒发作的女子,可是公车上的
学生们只要一想到待会自己便会享受到这一俱全身修长细緻,雪白嫩润的娇美身
子,天知道谁还会顾虑到林佩雅的感受?
当林佩雅突然抱向自己的时候,温圣傑便感觉到一阵错愕。不知道为什么这
一个只是在补习班现过面的少女,会突然发了疯似的冲向自己。而当温圣傑发现
自己的身子突然动不了的时候,而同时公车上所有的女同学全部昏迷过去只剩下
扑在自己身上的林佩雅的时候,温圣傑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了。
难到自己鲁了将近十七年,居然还会有人将自己的身子送给我?温圣傑不可
置信的想着,但在病毒的控制下,温圣傑却是动了。温圣傑只能看见自己的双手
伸向眼前的清丽少女,好像叫作,林……啊,叫作林佩雅的女孩子,缓缓的伸到
林佩雅的背后,触摸到了林佩雅背后的胸扣上。将少女的胸罩和内裤都强扯了下
来。
温圣傑的目光往下移,只见林佩雅那不住发颤的一双修长玉腿,肉光緻緻中
满溢着羞怯,虽是勉强夹紧,想将处子从未曾被旁人观赏过的桃花源地掩着,可
那遮掩的衣服裙子早就被少女自己刚刚的动作脱得精光,而最后的衣物又被自己
脱得一丝不剩,再没有一丝的衣着可以遮掩着那羞人之处。肌光如玉之中,那一
丛纤细黑亮的乌润,却愈发显得娇媚诱人,羞怯的轻夹反更透出诱惑;尤其那上
头萤光点点,就算是这些什么都不懂的高中少年,也能猜测到林佩雅不只动心,
连肉体也给起了需要,即便玉腿轻夹也掩不住股间正自氾滥的水波,那胴体虽尚
有些青涩,却另有一番青春活力,加上波光掩映,显然林佩雅的身子早巳准备好,
要在今天跨越界限,成为女人。
虽知公车上的男同学们正灼灼地打量着自己,林佩雅强抑着羞怯,脸儿虽不
敢抬起,却不由挺了挺胸。本来以林佩雅的瞻子,光要走过来主动献身就够她受
的,更别说是众目睽睽之下主动脱衣了,可在病毒的控制下,病毒可不会理会自
己的主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於是林佩雅便做出了这么羞人的动作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