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04)(之四)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之四
儿子拍摄完我在学校的裸照后,我才穿回连身裙,大家一起离开学校,就在
校门便碰上校长,校长跟我们打了招呼,还跟我握手,我多谢他教导我儿子,其
实大家都吁了一口气。
经过这次之后,儿子和阿龙他们开始对我进行户外裸体拍摄,但都是在无人
的环境之下进行拍摄的。
有时我们会在深夜时分,到一些热门的地点进行裸体拍摄,每次都令我好紧
张,心怕有人突然出现,看见全裸的我,我都不知怎算好,但感觉很刺激,?兴
奋。
每次在外面拍摄完之后,回到家儿子都会屌得我翻上天。
后来有次拍摄完,我正想穿回衣服大家准备离开时,儿子竟拥抱着赤裸的我
说要屌我,我说这是共公地方,待回到家我任由他怎样玩我都可以。
儿子竟然说:「我们就在这里玩你啊。」
儿子说完一手摷我的屄屄,一口含吮我的乳头,其实我每次拍摄完我都很兴
奋,屄屄好想被插入,我也任由儿子的淫玩,结果那次我在公共地方给儿子和阿
龙等人轮奸了一番,实在很刺激。
再后来他们专拣一些较偏僻的地方,好让拍摄完后来轮奸我一番,而我也给
他们奸淫得不亦乐乎。
虽然我和儿子的关系超乎伦常,但我们的性爱生活,令我们母子二人相处融
洽,生活都很开心快乐,但是,唉,好景总是不会在我身上长久的。
儿子虽然上了大学,他不住在大学宿舍,他每天都要回来享受和我的性爱,
至少他要扭抱着我的裸体睡,因此他早出晚归。
一天早上,儿子说他昨晚迟了回来,今早要补回而和我morningse
x,我只好任儿子奸淫我一番,当然我也很满足,赤身送了儿子出门后,我便到
浴室洗身。
不知是不是给儿子屌到身子有点虚脱,踏进浴缸时,身子一时不稳竟向前仆
跌,脑子刚撞到水龙头上,便昏迷过去了。
到儿子回来发现我昏倒在浴室内,他急电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但因过久
失救,已返魂无术了。
后来儿子毕业后把这宅卖了?新业主把这宅重新装修,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魂头就是离不开这个住宅。
到新业主入伙,女主人在屋内是赤裸裸的,我的魂头竟被她牵引着。
一天,女主人在浴室浸浴时,不知怎的,我的魂头竟摄入了女主人的体内。
我感觉女主人的裸露欲也很强烈,只是受到社会道德伦常的束缚而得不得解
脱,只能在自家中裸露一番。
我生前给儿子调教的裸露欲望正与女主人的裸露欲望不?而合,加上裸体拍
摄的快感,裸露欲?在女主人体内越来越强烈,我感到自己的魂头开始慢慢淡化,
好像要和女主人融为一体。
「今日师傅的咒语能量几乎把我的魂头打散,求师傅高抬贵手。」
「这样说来,你的魂魄散了,黄太可能也活不成,」
「我的魂魄为什么离不开这个住宅?」
「你身亡是意外,而你魂还有一念未忘,故魂存於这个住宅,我看多是你儿
子。」
「是呀,但我的魂魄为什么离不开女主人的身体?」
「这个……唔,黄生,黄太叫什么名字?」
「我太太名叫冯玉冰。」
「哦,怪不得,二人皆名玉冰,又都是三十来岁,看来你生前的神识与黄太
神识极为相近,引致你的魂头与黄太的神识融合,不过,未加持的魂头和生人的
神识融合,融合后的生人也未必能够生存,或者变成痴呆,最终也是一命呜呼,
你也是烟消魂散。」
「求师傅救度。」
黄生大惊问道:「玲玲师傅,哪怎算好?快把她们分开吧?」
「依目前情况看,洪玉冰的魂头和黄太的神识已缠结在一起了,唯有尽快加
持洪玉冰的魂头,让她与黄太的神识结合,这样可保住黄太的性命。」
「哪要怎样做?」
何玲玲告诉黄志平的做法。
「黄生,你觉得怎样,有没有问题?」
何志平沉思一会儿,望着赤裸的妻子,点点头说:「只要救到小冰,怎样做
也无问题。」
「好,我现在先暂时封住洪玉冰的魂头,这几天你太太先休息一下,她要不
要上班?」
「我太太是教书的,请假要医生病假纸的,这个不成问题。」
「好,我准备好便通知你。」
「会不会太久啊?」
「不会,我也要尽快进行施法。」
现在很多女性都喜欢趁青春时留下美好的倩影,会找信得过的摄影师拍摄裸
体照片,有些女性仍有点保留,虽然是全裸拍摄,但相片呈现的仍是三点不露,
有些女性则会来个彻底,全裸无遗,纤亳毕现。
李首骏也是一名私人人体照摄影师,他一?会在自己的摄影室进行进行摄拍,
也会因应客人要求在他们的住宅内进行拍摄,是利用自家居所做背景。
今次李首骏接到一单人体摄影预约,地点是客人的家里,但他想不到竟是来
到自己以前居住的住宅。
按了门铃,一位男子应门,请他进到屋内。
「你好,是黄生吗?我是摄影师李首骏。」
「李生,你好,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客气。」
「客气什么,Bordeaux红酒,怎样?」
李首骏抗拒不到红酒的诱惑:「一点点好了。」
李首骏接过黄志平递给他一杯红酒,边喝边问道:「你们拍摄是利用家居做
背景?」
「啊,我们自行做了拍摄佈景,你看怎样?」
黄志平指给李首骏看,李首骏一看,令他大吃一惊。
厅中一角放了太阳伞和户外桌椅,背景是蓝天白云,还有一组佈景在平台,
佈景以树林为背景,前面放了几块木头,地下铺着一块绿色地毯,上面放左一张
像导演坐的摺椅。
李首骏望着佈景呆了,这是他最初替他母亲拍?用的佈景,之后他再没有用
过,自母亲身故后,也把以这两组佈景的母亲人像人体照片全收藏起来,没有人
知晓曾有过这两组佈景。
「李生,怎样?可以吗?」
「可……以……」
李首骏有点心不在焉,他一边设置摄影器材,心里一边疑问,这家主人为什
么会知悉这两组佈景呢?这时女主人全裸来到,李首骏打量女主人,约三十多岁,
一身白肉,两个乳房丰盈挺满,乳头硬突,乳晕较大,两腿腴长,胯下毛茸一片。
李首骏也见过不少裸女,但眼前这位一丝不挂的熟女,不知什么原因,他总
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令他身体感到发热,下体竟然有点反应。
李首骏也不敢想太多,指示女主人到厅中佈景摆姿态,女主人很熟地悉摆下
各种不同的姿态。
李首骏觉得奇怪,这些姿态不是一位业余者可以做到得那么自然,除非她是
曾经已做过。
李首骏一边拍摄,一边内心充满疑问,再接下来女主人一连串的姿态令李首
骏轰然一动,这些姿态竟是当年他指示他母亲摆的独有姿态,尤其脸部表情,举
手投足,和当年他母亲的一模一样。
李首骏看得呆了,不觉停了下来。
「阿骏,为什么停下来?我摆得不好?」
熟悉的说话传入李首骏的耳里,他脑袋有点昏眩,朦胧之际,好像看到赤裸
的母亲又再出现在自己眼前。
「阿骏……阿骏……」
李首骏听到母亲的呼唤,看到母亲美丽的裸体,他按捺不住,把自己脱个清
光,拥着赤裸母亲,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
李首骏埋首於一对丰满的乳房,含吮着硬挺的乳头,两手在光滑的胴体上四
处游走,他听到母亲嗯嗯旳呻吟。
李首骏把母亲推到桌边,让母亲两手按在桌上,他掰开她两腿,把硬梆梆的
阳具从后直插入母亲的阴道,他猛力地抽送,两手把玩着母亲的大乳房。
李首骏又把母亲躺卧在桌面上,架起母亲两腿,大力地在母亲的阴道里进进
出出。
「噢……大力屌我……阿骏……噢……噢……阿骏……屌我……屌死我……」
母亲的淫叫使李首骏更猛力地抽送。
「啊……啊……我要……射……」
「射啦……比我……噢~~~」
李首骏的屁股被母亲两手按着,李首骏受到刺激,一泻千里,全喷射在体内。
李首骏把阳具拔出来,他还未定过神来,已被人拉开一旁,他看到一男士急
忙补上,把阳具插入母亲的阴道内。
他正感到疑惑,听到母亲叫道:「啊……啊……好硬呀……老公……啊……
顶死我了……」
李首骏心想母亲怎会唤那男子为老公,他定神一看,那男子是男主人黄生,
女子是女主人黄太,难道刚才自己奸淫了女主人?这时男主人勇猛地在女主人阴
道抽送,女主人被插得淫叫连连:「啊……啊……老公……嗯……老公……插得
好舒服……啊……插死我了……我要……」
女主人双手抓住男主人背部叫道:「我要……插我……大力插……啊~~~」
男主人也一声长嚎,在女主人体内爆发了。
男主人把阳具拔出来之际,有一全裸女郎走过来,只见她胯下戴着一支假阳
具,她即时便把假阳具塞进女主人的阴道里,她骑在主人的身上,两手结印,口
口念念有词。
只见女主人瘫软无力的躺着,两眼紧闭,不久,女主人慢慢昏沈过去,裸女
解开假阳具扣口,她自己退出来,假阳具仍插在女主人的阴道里。
李首骏看得目瞪口呆,也不知如何是好。
裸女道:「黄生,可以的了,你扶黄太进去卧室先休息一会。」
这时又走来另一名全裸女郎和男主人一起搀扶女主人起来走到卧室去。
李首骏这时才看清楚眼前的裸女,样貌娟秀,身材曲突,肌肤白晢,两乳丰
圆而挺,乳头突立,臀肉圆厚,两腿修长,胯下一片黑茂毛茸。
李首骏两眼直视裸女,心想这位裸女比起他见过的裸模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是……」
「我是何玲玲。」
李首骏听见「何玲玲」
的名字,再联想眼前这位裸体女士,想起早前新闻报导一位裸体女风水师调
制酵素解救了银行人质的蛊毒。
「你……就是……那位裸体女风水师?」
「不错,我就是。」
「我刚才是不是……」
「是,你刚才和这住宅的女主人黄太进行了性爱。」
「哪黄生他在……」
「他在看着?和他太太性爱,然后他轮接着你和他太太性爱。」
「黄生……他……让我跟他太太……我……怎会这样的?」
「我说出来你会相信吗?」
「什么事?」
「你母亲冯玉冰的魂头在黄太身内。」
「有这样的事?」
「哪我告?你一些你和你母亲的事吧。」
何玲玲把告诉李首骏,他和阿龙等人专选一些较偏僻的地?来拍摄他母亲洪
玉冰的裸照,完成拍摄后洪玉冰会让他们轮奸她一番。
「你怎知道这些事的?」
「你母亲告诉我的。」
「那……你说我母亲的魂头在黄太身内是真的了?」
「一时之间要你接受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无论如何,你是会想帮你母亲的,
是吗?」
「我母亲有什么事?」
何玲玲告诉李首骏,洪玉冰亡后,因念儿子,魂?宅内,她的魂头又和宅新
女主人黄太神识缠结一起,现要加持洪玉冰的魂头,好让她与黄太的神识结合,
这样可保住黄太性命,洪玉冰的魂头也不会烟消魂散。
「哪要怎样做?」
「刚才你已做了。」
「向来我替裸女拍摄照片,不会像今天这样的,我好?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的呢?」
「是这样的,你来到的时候所喝的那杯酒是混入了我的特制葯,加上熟悉的
环境,你母亲与你之间的对话,会令你产生对母亲的情欲,所以你会在黄太身上
做以前和你母亲一样的性爱。」
「那么黄生他……」
「他是理解的,而且他对性爱持很开放的态度,他早有想看着自己太太给别
的男人奸淫的念头,难得今次有这个机会。」
「我母亲的魂头与黄太的神识结合后会变成怎样的?」
「黄太会以原本黄太的身份生活,但你母亲的魂头会变成黄太神识的一部分,
所以黄太的生活会受你母亲生前生活的影响。」
「哪黄太会不会认得我?」
「不一定,但对你会有熟悉的感觉,你想和黄太继续?」
「如果黄生不反对的话,我对黄太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会是的,现在还有一项仪式要做,你和我到卧室去。」
何玲玲和李首骏来到卧室,黄太躺在床上,阴道还塞着刚才的假阳具,她身
旁有一裸女握着她的手腕念念有词,黄生则在另一旁抚摸着黄太的乳房。
「她是我助手小芬。」
李首骏一看,又是一位身材婀娜的妙龄女郎,肌肤白晢,双乳丰满,腿长臀
圆,阴毛密浓,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裸模。
「玲玲师傅,你和你助手可不可以当我的裸模,以你们的身材,加上我的摄
影技术,一定可以获奖。」
「见笑了,我和小芬的身材怎及得那些专业模特儿。」
「我是认真的。」
「闲话少说,我们做要做的事吧。」
何玲玲指示黄志平和李首骏把黄太扶起,两人?力抬她到平台的那组佈景,
把她放到绿色地毯上,黄太仰卧,两脚张开屈曲。
何玲玲拔出黄太阴道里的假阳具,然后她盘膝坐在黄太顶头,将黄太两手拉
高过头,何玲玲两手各结莲花印各捉着黄太左右手。
何玲玲着黄志平及李首骏轮流把阳具插入黄太阴道内抽送,但黄志平及李首
骏刚才已做过一轮,不能快速的硬起来,但时间又不能等得太久,小芬便手捋口
含黄志平及李首骏的阳具,同时又让黄志平及李首骏摸玩她的奶子。
果然志平及李首骏摸一边摸玩小芬的奶子,阳具一边给小芬手捋口含,两人
的阳具很快便硬胀起来,於是黄志平和李首骏便轮流跪在黄太胯下把阳具插入黄
太的阴道里抽送。
当一人的阳具插入黄太阴道抽送时,另一人的阳具则由小芬继续以手捋或乳
交,以保持阳具的硬直。
黄太在被黄志平和李首骏插入时,呻吟叫语都不同。
当黄志平的阳具插入黄太阴道抽送时,黄太的淫叫是:「啊……啊……好硬
啊……嗯……老公……插得好舒服……啊……插死我了……我要……」
当李首骏的阳具插入黄太阴道抽送时,黄太的淫叫是:「噢……大力屌我…
…阿骏……噢……噢……噢……阿骏……屌我……屌死我……」
黄志平和李首骏轮流插入黄太的阴道里抽送时,他们要两手玩弄黄太的乳房,
同时他们面对的是何玲玲美妙赤裸的胴体,视觉和实质抽插的交互刺激,再加上
濒临喷射时便要抽出来,这使两人很快便忍不住。
首先是黄志平在黄太阴道内喷射,接着是李首骏在黄太阴道内喷射,?后小
芬戴上刚才的假阳具塞入黄太的阴道里。
黄太头顶是盘坐的何玲玲,黄太两手仍是高举过头,手腕被何玲玲结印握着,
胯下阴道被小芬用假阳具插着,小芬两手结印,一手按黄太心轮,一手按黄太脐
轮,何玲玲与小芬同时念咒。
何玲玲和小芬念得一轮咒后,黄太大叫一声,然后昏沈过去。
何玲玲散掌下坐,小芬也退出黄太阴道,解下假阳具。
何玲玲指示黄志平和李首骏把黄太抬回卧室去,安顿好后,黄志平和李首骏
来到厅中。
「我太太怎样?」
「黄生你放心,黄太神识虽与洪玉冰魂头融合,但黄太都是以她本人的状况
生活的,只是黄太日后的神识渗入了洪玉冰生前的神识,所以黄太有些习惯会和
洪玉冰很相似,但不要紧,她们之所以融合都是二人有极相似的地方。」
「我母亲又怎样?」
「李生,你母亲魂头已归入黄太的神识里,或者可以说成了黄太潜意识的一
部分,黄太对你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你会有亲切感。」
李首骏感慨说:「都好过对我完全陌生。」
「黄生,还有一事相告,由於洪玉冰亡时是全身赤裸的,她的魂头融合在你
太太神识中,你太太日后生活必须要全天候裸体,不可着一丝一物,否则洪玉冰
魂头会消亡,而你太太也会身亡。」
「那是说小冰无论在家或出外都是全裸?」
「是的。」
「难得,难得,终於实现了我暴露我妻的愿望,只是……」
「只是什么呢?」
「只是赤裸出外,会不会被警方拘捕啊?」「
「你看我和小芬手腕上是不是戴有一条特别的色带?」
「咦,不是玲玲师傅提起都不察觉起来。」
「这是警方给我们要全天候裸体的人士佩带的色带,上有我们的特别资料,
这样警员会容易识别我们出来,我也可以向警方申请色带给你太太,这样黄太便
可以全裸出外而不用担心被拘捕,听黄生说过你太太是教书的?」
「是的,她是小学教师。」
「你太太在哪间学校教书?」
「CC小学。」
「哪更不用担心。」
「为什么?」
「你还记得银行人质那件事吗?」
「记得,怎会忘记呢?」
「Cc小学程淑芬校长也是人质家属之一,我可以联络她,告诉她你太太的
情况。」
李首骏说:「呀,CC小学,我也是在CC小学念书的,当年好像?是这位
校长,不过在电视上看见她的裸体,真是很诱人呢。」
黄志平说:「谢谢玲玲师傅。」
李首骏说:「玲玲师傅,你可以不可以替我联络CC小学校长,我想以旧生
身份替她拍摄一辑照片,那些新闻摄记都拍不出校长的裸姿。」
「好的,联络好之后我再通知你。」
「谢谢你,玲玲师傅,你不但人靓身材正,心地也好啊!」
「我的助手不美吗?」
「不,不,她一样美。」
小芬看见李首骏的尴尬样子,咭一声笑了出来。
李首骏为减轻尴尬便问黄志平:「黄生,如你不反对,我可以常常来拜访你
们吗?」
「你喜欢的随时来呀,你,我和小冰可以3P啊!」
「那真好了,你太太身材跟我妈差不多,如我妈在生,你也可以上她啊!」
「黄生,李生,你俩慢慢谈,我告辞了。」
黄生说:「啊,真可惜,想多看一会玲玲师傅和小芬的美妙裸体啊!」
李首骏说:「玲玲师傅,难得机会,让我们拍一张裸体合照。」
何玲玲点点头。
李首骏便去调较相机自动拍摄功能。
何玲玲、小芬和黄志平、李首骏合拍了裸体相片。
(本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