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之千手】(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三忍
「砰——」
火影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撞开,正在处理文件的猿飞日斩吓了一跳,刚想发怒,
却发现来人是转寝小春。
「小春,什么事生这么大气?门都被撞坏了。」猿飞日斩抬头看了一眼,又
低下头去继续处理文件。
「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转寝小春走到火影办公桌前,冷冷的看着猿飞日
斩。
猿飞日斩一愣,抬起脑袋,疑惑道:「我怎么了?」
「装,接着装。」转寝小春哼了一声,怒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死加
藤断?你知不知道,他可是大名的儿子。」
猿飞日斩一惊,双手一拍办公桌,站了起来,惊道:「什么?加藤断死了?
怎么死的?」
转寝小春见猿飞日斩装糊涂,没好气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团藏根
本就是一丘之貉,向来都是你出馊主意他使坏,这次如果没有你的指使,他敢去
陷害加藤断?」
「瞧你这话说得,我跟团藏怎么就成一丘之貉了。」猿飞日斩先撇清自己的
责任,又接着道,「你的意思是说团藏害死了加藤断?」
「你自己心里清楚。」转寝小春哼道。
猿飞日斩正色道:「小春,我以火影的名义发誓,这件事我从头到尾一个字
都不知道。」
转寝小春见猿飞日斩一脸郑重,心中有些松懈,狐疑道:「真不是你指使的?」
猿飞日斩一脸无奈,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扶着转寝小春的肩膀将她牵到一
旁的沙发上坐下,才道:「你也知道加藤断是大名的儿子,要是我这个火影指使
人去杀他,那得出多大的乱子?」
「这么说,就是团藏私底下干的了,这个混蛋,加藤断可是他看着长大的,
他还真下得了手。」转寝小春一脸恨恨的表情。
猿飞日斩想了想,道:「你也先别急,等我先跟团藏联络一下,问问什么情
况,放心,团藏还不敢骗我。」
「怎么能不急,为这事门炎都急病了。」转寝小春道。
「什么?门炎病了?病得重不重?」猿飞日斩惊道。
转寝小春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和门炎没有孩子,而门炎又一直很看
重这个弟子,希望他以后能接自己的班,成为大名和村子的联络桥梁,可眼下发
生这种事情,他怎么能不急。」
「说得也是,希望门炎别出什么事才好。」猿飞日斩也跟着感叹了一句,又
道,「我看这样吧,你去一趟门炎那边,帮他顶一段时间,等他病好了你再回来,
至于团藏这边,我来负责,有什么结果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说得也是,万一门炎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了。」转寝小
春叹道。
「那就这么办吧,你先回去收拾收拾,尽早启程吧。」猿飞日斩站起来道。
转寝小春突然斜着眼睛看了眼猿飞日斩,抿抿嘴道:「日斩,我要是走了你
怎么办?」
猿飞日斩还以为转寝小春担心他一个人处理不完村子繁多的事件,笑道:
「没关系,这么几天坚持坚持就好了。」
转寝小春『噗嗤』一笑,嗔道:「瞧你那表情,说得还真像那么回事,不会
是瞒着我找了个小狐狸精吧?」
说完,脱掉鞋子,伸出一双肉乎乎的白嫩小脚,抵在了猿飞日斩的裆部,轻
轻揉弄着,又笑道:「口是心非的家伙,嘴上说得天花乱坠,身体可诚实多了。」
猿飞日斩这才明白过来转寝小春问的是她走了以后自己的性欲问题怎么解决,
肉棒早已坚硬如铁,享受着转寝小春美脚的服务,却又不得不做出一幅无奈的表
情,道:「在家里有那个黄脸婆管着,在这里又有你管着,我上哪去找小狐狸精
啊。」
转寝小春得意一笑,嗔道:「都硬成这样了,还不快过来。」
「合适吗?」猿飞日斩却是一幅想扑上去又不敢的样子。
转寝小春妩媚一笑,放下美脚转过身,趴在沙发上,将肥美的屁股高高翘了
起来,嗔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别人的老婆,一想到我带着
一肚子你的精液去见门炎,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猿飞日斩瞬间就被转寝小春的话刺激的双眼通红,快速向前走两步,双手用
力按在转寝小春的屁股上,撩起和服下摆,却见转寝小春根本就没穿内裤,臀瓣
间的芳草萋萋之处早已湿透,忍不住将鼻子伸了过去,狠狠的深吸了一口,竟是
有些醉了。
「好一个骚货!」猿飞日斩在转寝小春的臀瓣上狠狠的扇了一下。
转寝小春一声浪叫后,又嘻嘻一笑,轻轻摇摆着屁股道:「还不快进来,等
着门炎来抓奸呢?」
每次做这种事的时候,转寝小春一提门炎,猿飞日斩就一脸兴奋,快速褪下
长裤,握住肉棒在转寝小春的花蕊处上下滑动着,强忍着插进去的欲望,开口道:
「去了那边要多做做门炎的工作,告诉他加藤断的死跟村子没有关系,同时也要
告诉他,这件事由村子负责一查到底。」
「知——道——了——」转寝小春转过头看着猿飞日斩,甜甜一笑,拉着长
音回答道。
「就知道你最好了。」猿飞日斩这才淫淫一笑,双手箍住转寝小春的屁股,
腰部用力一挺,小腹狠狠撞在转寝小春的屁股上,发出『啪』的一声。
两天后,雨之国一处丛林边缘的盆地上,四名忍者正打得难解难分,正是山
椒鱼半藏和年轻的三忍。
那山椒鱼巨大的尾巴一抽,将自来也抽了回去,自来也一怒,从忍包里取出
一些油状物往脸上一涂,双手合什,道:「还没完呢。」
旁边的大蛇丸眼疾手快,马上明白自来也是要动用『仙人模式』了,一把抓
住自来也的双手,道:「自来也,不能再打下去了。」
一旁的纲手见状,怒道:「大蛇丸,你什么意思?」
自来也暗叹一声,默默的放下了双手,他明白,他们能打到这个程度已经很
不容易了,再打下去就是以命相搏了。
大蛇丸没有回答纲手,沉默以对。
对面的半藏站在巨大的山椒鱼上,心中也是动容不已,暗道:「这三个小家
伙还真不愧是火影的徒弟,如果没有山椒鱼,搞不好连我也要栽跟头。
听说昨天木叶白牙杀了砂忍高层千代的儿子和儿媳,不出意外的话这场战争
要以木叶的胜利而结束了,我也犯不着杀了他们去得罪木叶。「
「不如给他们点好处,然后乘机倒向木叶,说不定还能捡些汤喝。」半藏思
忖至此,突然将手中的查克拉刀收了起来,看着气喘吁吁的三人道,「这场战争
的结果看来是木叶胜利了,我们之间也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说到此处,半藏表情一凝,郑重道:「我以山椒鱼半藏的名义,封你们为
『木叶三忍』!」
半藏说完,一个瞬身术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想逃?没门。」纲手心中一急,就要去追。
自来也一把拉住纲手,叹道:「算了,纲手。」
大蛇丸也叹了口气道:「回去吧。」
「回哪?」自来也眉头一皱,他虽然也想当火影,但生性懒散,又不想掺和
这些事,心中十分矛盾。
大蛇丸却是有些跃跃欲试,这次跟半藏的战斗被封为『木叶三忍』,倒是意
外的收获,道:「当然是回村子了,战争就要胜利了,我们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了。」
纲手闭着眼睛,默默的流下一行清泪,看来断的仇她是报不了了,没办法,
她必须回去争一争火影之位,在族中,族长一系被大长老和二长老踩在脚下抬不
起头来,在她身后也有需要她守护之人。
三人默默无言,转身离开。
夜晚,空中的雨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三人找了个山洞避雨,升起堆篝
火,默默的吃着干粮。
三人心中都很明白,三人虽是好友,但这次回到村子后,三人便是竞争对手,
为了火影之位展开无情的大战。
「那个,对不起,请问你们是木叶忍者吗?」这时,一个十几岁小男孩走了
进来,双手握成拳状,一脸紧张的问道。
三人惊讶的看着这个小男孩,要知道木叶可是敌国,这个连忍者都不是的小
男孩竟敢找他们答话,勇气可嘉。
纲手倒是有些兴趣,笑道:「不错,我们是木叶忍者,你是谁?」
「我是附近村子里的孤儿,我想成为忍者,请你们收我为徒,拜托了。」说
完小男孩狠狠一鞠躬,将腰弯到九十度。
这时又走进来一个长相清纯的小女孩,同样十几岁年纪,双手捧着一朵纸折
的鲜花,递到三人面前,同样九十度鞠躬,努力摆出一幅笑脸,道:「我们没有
什么珍贵的物品,这是我们的谢礼,请收下吧。」
三人互相看了看,有些傻眼,要知道眼前两个小孩可是敌国之人,私自教导
敌国之人的罪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若是平时,以他们的身份也没人敢说
什么,但现在是敏感时期,若真敢这么做,那就跟火影之位无缘了。
「要杀了他们吗?战争中的孤儿我见过很多,他们的下场都很凄惨,干脆杀
了他们,对他们而言反而比较好。」见两位队友有些踟蹰,大蛇丸出言道,其实
也是想提醒两位,感情用事,就算是退出了。
「不要杀他们。」这时又跑过来一个红发小男孩,将另外二人护在后面,同
样一脸紧张,双腿都有些发抖。
大蛇丸伸出一只手对着三个孩子,不难想像,下一秒,就会有一堆蛇从袖子
里钻出来将三人杀死。
一直沉默不语的自来也突然按住大蛇丸的手,抬起头来道:「你和纲手先回
去吧,我留下来照顾他们,就算是一点补尝吧。」
「自来也,你……」纲手忍不住震惊道,自来也想留下来,那就等于主动放
弃火影之位。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自来也本来就有些矛盾,此时能有个放弃的借口,
也就顺势而为了。
纲手还待劝说,大蛇丸抢先开口道:「算了,纲手,随他吧。」
纲手暗叹一声,自来也愿意放弃,他们也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倒也算是一件
好事。
二人默默收起干粮,站起身来,跑入黑暗之中。
自来也松了口气,摇摇头甩掉心事,对着眼前三人笑道:「对了,你们叫什
么名字?」
「我叫弥彦。」
「我叫长门。」
「我叫小南。」
源溯三人最终还是因为宇智波启被爆菊一事闹得过大而被团藏叫了过去。
团藏看着三个调皮捣蛋的二世祖,打也不打能骂也不能骂,心中郁闷至极,
最后干脆一挥手,让一名上忍押着三人返回木叶,免得又惹出什么祸事来。
就在三忍大战半藏时,源溯一行终于回到木叶,简单的交完任务后,三人各
回各家,各找各妈。
源溯来到大长老在村内的别院,吩咐守卫的暗部不要打扰自己后,就钻进自
己的房间悄悄拿出飞雷神苦无进入了扉间的秘密实验室。
「曾爷爷。」
「嗯,来了,东西带来了没有?」扉间走了过来,马上问道。
源溯拿出盛放血液的器皿,道:「都在这,是号称天才的宇智波启的血,他
是他们二长老宇智波峰的私生子,血统绝对纯正,而且已经开启了三勾玉写轮眼。」
扉间接过器皿,将血液倒入一旁边的玻璃试管中,道:「有了这些,就可以
开始第一步了。」
「曾爷爷,你要这些到底有什么用?难道是想让族人们也拥有写轮眼?」源
溯实在是好奇,难道真的是像宇智波斑偷初代细胞一样?
扉间微微一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宇智波一族之所以能和我族抗衡,靠
的便是他们那双被诅咒的眼睛,而这种被诅咒的眼睛却能给他们带来强大的力量,
所以在忍界,很多人都希望能杀死一各宇智波族族人,以得到这种力量,但是这
种不劳而获的力量往往会让人迷失自我,从此变得残忍、嗜杀,他宇智波一族也
不例外。」
「想要驾驭强大的力量,必须有与之匹配的强大内心,所以我族之人在达到
上忍之前比之他人,除了查克拉量大些并没有什么优势,而且我族长年与宇智波
一族交战,获得的写轮眼何其多,但你又何曾听说过我们移值过他们的眼睛?」
「那……」源溯被扉间绕得有些糊涂了。
扉间接着道:「当写轮眼达到高级形态『万花筒写轮眼』时,这种诅咒就会
到来,用得越多,视力越差,而且还有随之而来的血继病,最终只能走向死亡,
但根据我的研究,我族木遁忍者的细胞能消除这种诅咒,而且反过来,这种被诅
咒的眼睛能让我族之人有一定机率获得木遁秘术。」
「那曾爷爷当初为什么不让族人大量移值写轮眼?」源溯不解道。
扉间答道:「移值的没用,必须移值他们的细胞,自己开启写轮眼。」
原来如此,源溯心中有些兴奋,若能开启写轮眼,又能开启木遁,对他实力
的提升帮助就太大了。
这时扉间又道:「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心腹?把他的DNA也给我一份。」
源溯一愣,问道:「要这个做什么?」
扉间道:「小白鼠听说过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用你来做也行。」
源溯讪讪一笑,马上想到了千手源田,于是道:「这个好说,最迟明天送过
来。」
扉间见源溯不太在意,又强调道:「我说的是绝对心腹,能帮你保守秘密的
人。」
源溯这才认真想了想,道:「我有个侍女,精英下忍实力,是依附爷爷的族
人之女,基本上都跟在我身边,而且活动范围也只在我的别院中,不知……」
扉间有些无奈,自已的后代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想当年自己十岁的时候,一
大半的族人都是自己的心腹,甚至就连柱间当了火影之后,族人们若没自己的命
令也不敢胡乱执行柱间抽风的命令,叹口气道:「就她吧,你先趁她不注意把她
的DNA弄过来,等以后若是发现她有异心时,再灭口吧。」
「是。」源溯心中一乐,真不愧是自己的便宜祖宗,杀人灭口还说得这么轻
松,跟自己有得一拼。
扉间这才点点头道:「我先研究研究,你先回去吧,另外尽快把DNA送过
来,细胞融合也需要时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