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宅志异之罗珊,我是你的天使】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时间碎片

霓虹灯,拥挤的人群,呼啸而过的车流,喧嚣的城市。
一切,都如往常一样。
一切,又都已被摧毁。
衣衫破损的女人,孤零零地穿过人群。凌乱的长发遮不住她姣好的容颜,褴
褛的装束藏不住她诱人的身材。每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眼光都会在她身上做些
许的停留,猜测这个女人刚刚经历了怎样的事情。只是,没有人会去问一句。
她穿过大街,走入张灯结彩的大门,走进昏暗的楼道,按亮了电梯。
28、29、27、26……
电梯从最顶层缓缓落下,接触到地面,开门,吞噬女人的身影。
1、2、3、4……
电梯重新沿着刚刚走过的轨迹,慢慢地攀升,由地狱,通往天堂。
几分钟后,身着白衣的倩影,如流星划过夜空,静静地从城市上空陨落。
血花四溅、尖叫迭起,原本被人向往的娇躯,在这一刻,人人避之不及。
呼救声、警笛声,四面噪杂,然后,回复安静。
不久之后,人群继续川流不息,再看不出什么异样。
只有一双眼睛,在某个地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寒风刺骨,雪花凛冽。我形单影只地穿过街道,狼狈,却骄傲。
身上的脏污与伤痕无法让我弯下脊梁,我昂首挺胸,一步步向前走着,找寻
一个身影。
一个美丽的女人的身影。
或许我不该来找她,或许我该就此遗忘一切,或许那样子,我能够平淡、安
详地过完我这一生。
但是,我是为了她才来到这里,我想要找到她,我想要见到她,即使一面也
好。
对面而来的人们,在看到我的时候,总是会面带嫌弃的神色,不着痕迹地避
开我前进的路线。
没有关系,我只是为了她而来,在这个世界,我只在乎她的目光。
无论是面对人们的讨厌,还是不厌其烦的追捕,我依然会每天穿过这条街道,
然后,徘徊,只为,相遇。

时钟,滴滴答答,行走,从不停止。
不会快一秒,也不会慢一秒。准确、忠诚,记录这世上的一切。
我,安静,注视。
不会离开,不会停止。
过往的,不留恋。未来的,不期待。
没有,感情。
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线,纠缠,延伸,打结,斩断。
千丝万缕,复杂,凌乱。
牵引过去与未来,描述,时间。
我,和你,面对,沉默。
不说一句话。
但是,我,恨你。
没有缘由,也不会有结果,也许。

疲惫,一如往常。
黑暗,一如往常。
脚步,停下,回头。
所有的,一如,往常。
如果没有发生什么,如果会发生什么。
我希望,是你。
只是,擦身而过。
没有动,没有说话,我却听到你的声音。
你说,我是你的,天使。
壹:我已经找了你好久

『天使吗?你真的会相信那种东西啊?哈哈哈哈。』面对闺蜜阿华毫不留情
面的嘲笑,罗珊脸上也红了起来,果然是不该把这种事情告诉她的。但是,说都
说了,难道就这样让她笑自己吗?
『阿华,不要笑啦,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面红耳赤的辩解,其实到了现在,
就连罗珊自己也不敢确定昨天那一幕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自己的幻想。
『我知道啦知道啦,一切都是真的,来,我给你重演一下。』阿华一面毫无
诚意地笑着表示相信,一面站起身,从罗珊身边走过,粗声粗气地说了一句,
『罗珊,我是你的天使,来拯救你的花癡. 哈哈哈哈!』『讨厌啦!哪有后面这
一句啊?』知道这死丫头又在变相嘲讽自己,罗珊不依地娇嗔道。
『罗珊,于爱华,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不要工作啦!』经理的脑袋从办公室
里探出来大吼一声。罗珊与阿华相视着吐吐舌头,缩回到办公桌前。
『他的声音比你好听多了。』『切!我看你是缺男人缺到的妄想症了。』小
小的拌嘴仍在继续。
缺男人?我?拜托!我好歹是曾经被星探挖掘的人诶!
阿华的话让罗珊有着浓浓的不屑。虽说是闺蜜,但两人长相身材天差地别,
阿华是又黑又胖的五短身材屌丝妹,罗珊却从小就是美人胚子,上大学以后学会
了化妆打扮,加上172公分的修长身材,更是亭亭玉立到让人不敢直视。所以
两人以相同的学历来面试工作的时候,阿华是说尽好话托尽关系,才进入到这所
世界五百强的跨国公司,从乌鸦变成有一份好工作的乌鸦,而罗珊则是几乎不费
吹灰之力就受到人事经理的青睐,面试第二天就来上班了。
也因此,虽然都得到同样工作,但阿华始终对有着天壤之别的求职经历耿耿
于怀,每次有嘲笑罗珊的机会都不会放过。也就是因为这样,对那次被挖掘的经
历,罗珊只敢在心里悄悄骄傲一下,不敢拿出来当做资本反驳。因为那一次,实
在是个让人又好气又好笑的乌龙事件。
本来只是普普通通的下班回家,却意外遇上星探。对方看到罗珊便眼睛一亮,
殷勤地献名片邀请她去做歌手。有自知之明的罗珊立刻称自己唱歌不好听婉拒,
但对方表示现在出唱片最主要靠后期修声,唱得好不好其实没太大关系,大不了
少开演唱会或者LIVE的时候用假唱就好。
最后拗不过对方的固执,罗珊接受对方的邀请去试音,然后在一曲唱罢后得
到一句『我们会再联系您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件事虽然被阿华嘲笑很久,但罗珊自己却不是很在意。这世上哪有那么容
易长得漂亮又有一副好嗓子的?又不是不会唱歌就嫁不出去,大不了不去KTV
就是了。若是因此就缺男人,那只能说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是用耳朵来找老婆咯?
罗珊当然不缺男人,事实上,追求她的男人上到高管,下到小开,多的不计
其数,只不过她始终没有特别中意的而已。要说缺,也只能说缺少那一种吧。
那个男人,就是昨晚罗珊遇到的那个。
那时,罗珊如往常一样走出地铁站,预备穿过那条黑漆漆的巷子后回到家里。
按说那条巷子平常是很少人在的,但就在昨天,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高大、英俊,只一瞬间,罗珊的目光便被他所吸引。不只是因为他比偶像明
星还要帅气的脸庞,也不只是因为他比体育明星还要健美的身材,而是,因为那
种奇妙的熟悉感。
一种好像被他注视了很久很久,却一直没有相遇的熟悉感。
男人走出巷子,看了罗珊一眼,便与她擦身而过。没有交谈。
但是,在发梢被他带起的瞬间,罗珊分明听到一句话,用饱含磁性的动听声
音在耳边说出。
『罗珊,我是你的天使。』当罗珊从呆愣中回过身来,转过身去的时候,男
人的身影却已经不见。

是幻觉吧。那日之后,再也没见过那个男人,再回忆起来,罗珊自己也逐渐
不再坚定,开始承认一切只是自己臆想。
又没有见过他,哪能一开口就连我名字都叫得出来的?要是那样,恐怕他真
的是天使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每次再走过那条巷子,与以往的恐惧胆怯相比,心里总是
多出一丝小小的期待。
万一,又遇见了呢?
『哎哟!』明明该是平坦的路,却不知忽然从哪里多出一块绊脚石。走神的
罗珊惊叫一声,向前跌倒,然后,扑进一个男人怀里。
一个从黑暗的巷子中走出来的男人。
真的又遇到了吗?以自己这样狼狈的状态。
罗珊心里小鹿乱撞着,感受着那怀抱的温暖,轻轻抬起头。
『小姐,没事吧?』失望,极度的失望。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好看、不健
壮,而是,无论长相还是声音,他与那天见到的人都完全不一样。
『没事,谢谢你。』罗珊从男人怀里离开,后退一步,低头道谢。
『不客气。你这么漂亮,一个人走夜路,可得小心点。』第一次见面就说起
女生的外貌多少有点轻浮,但罗珊在男人的脸上只看到满满的诚恳,语气中也是
饱含关切,出乎意料地,她脸红了。
『嗯,谢谢关心,再见了。』低着头从男人身边走过,罗珊有点不太明白为
何自己心跳会骤然加快起来。阿华说得对,自己一定是发花癡了,先是产生幻觉,
又是对陌生人起反应,难道才25岁的自己真的已经缺少男人滋润到这种地步了?
『我送你过去吧,这条巷子挺黑的。连我一个大男人自己走也有点害怕。』
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温和而又坦率,丝毫不介意承认自己的胆怯。这样不做
作的说话让罗珊心里再次提起一些好感。
『谢谢。』没有拒绝,罗珊转过身来,再次垂首道谢。
『不必那么客气,我叫吴钢,钢铁的钢,不是在月亮上砍树的那个哦。你呢?』
笑着介绍了自己,吴钢对罗珊伸出手。
『罗珊,珊瑚的珊。』罗珊亦伸出手去,握住那只大大的手掌,然后心脏又
狠狠跳了一下。
罗珊,出息点!她立刻暗骂自己一声。
罗珊,基因写入,饥渴。
吴刚真的没有食言,走过那条巷子后便与罗珊笑着挥手拜拜,没有要电话,
也没有说别的。
『那个……』罗珊看着男人转身而去,渐行渐远的身影,忍不住叫了一声。
『嗯?』吴钢回过头来。
『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太快了哦,罗小姐。下次再遇到的话,
再说吧。』男人挥挥手,再次转身离去。

怎么就问了呢?怎么就会问出口了呢?
回家的路上,罗珊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不知廉耻的事。第一次见面,
除了名字什么都不知道的男人,自己竟然当街向他告白了!
最重要的是,被拒绝了!
为什么?明明好像对自己有好感的,可是又拒绝了呢?
不对!不要绕开问题重点!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做出那样不要脸的事啊!?
面红耳赤,胡思乱想着,罗珊低头喁喁前行,然后被一个身影挡住了去路。
终于找到她了。
疲惫的双眼望向这个找了很久的女人,似乎要溢出泪水一般激动着。
而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罗珊也是一阵悸动。
那种熟悉的感觉,被人注视很久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已经找了你好久,你知道吗?』

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呢?觉得……好陌生。
不是对哪个人,不是对哪个地方,就是觉得,对今天的生活好陌生。
是因为……
罗珊转过头去,看向那个仍在安稳熟睡的身影。
不是的。不是因为这个。
可是,真的好陌生。
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
上班的路上有点恍恍惚惚,罗珊几次差点被飞驰的车辆撞到。
『走路不看路,发花癡啊?要不要到车上来我让你爽一爽?』差点肇事、惊
怒交加的死机恶毒地咒骂着,开着车呼啸而去,但罗珊却充耳不闻,因为身后这
个在刚刚她差点被撞上的时刻及时将她一把拉进怀里的男人。
『罗小姐,又见面了。』『吴钢是吗?』罗珊依然神志恍惚,无力地靠在男
人怀里,迷蒙地望着这张好看到不可思议的俊脸,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用柔白
的指尖从他脸颊划过,『又见面了。这一次,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我想
……可以吧。』『告白成功了呢!好高兴……』
贰:下贱的女神

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我爱的女人,那个让我来到这里的女人。
没有什么预兆,她从那条巷子里走出,与那个男人告别,转身,向我走过来。
我停下脚步,站在她前进的方向,看着她。
她有点恍惚,一路低着头,直到看到我,才收住脚步。
第一次,距离这么近。
我对她说:「我已经找了你好久,你知道吗?『我跟她回了家,住在她的房
子里。我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我预想过无数次与她见面的场景,思索过无数想要对她说的话。但是,在看
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我知道,那些话永远都不必再说了。
他还是没有放过我。
我喜欢看她睡着的样子。
我曾以为世界上最安静的东西,就是那一台陪了我不知多久的大钟,尽管它
的滴滴答答声从不曾停歇过。
后来我才发现,世界上最安静的东西,是这个女孩的睡颜。只要看着她,我
就仿佛深陷虚无,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事情的发生。
她早早的离开了,在我装睡的时候。
我不敢告诉她我偷偷看了她一夜,于是任由她匆忙地关上门,消失在我的视
线中。
已经不可能每一分,每一秒都看着她。能再见到,就已经足够了。
我只要这样,所以,不要再纠缠了,可以吗?
我知道你听得到的。

是的,我听得到。
听得到你为她沉醉的呼吸,听得到你急切想找到她的心情。
就像听得到在我悄悄斩断那根线时,你心碎的声音一样。
那真是无比美妙的声音,让我想要再听一次。
所以,你找到她了。
要感谢我吗?
不用了。
因为,我恨你。
没有原因,但是,会有结果的。

罗珊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我是吴钢。』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听筒传来,让女孩的心跳停了半拍。
『我是罗珊,你的女朋友,你……记得吗?』这样的对白会很奇怪吧……罗
珊忐忑着。
『嗯,记得。有什么事吗?』『那个……你可不可以来找我?』『可以啊。
去哪里,做什么?』『我想要……你来我家……』罗珊轻咬住了下唇,『我想和
你做爱。』

我等了一天,什么也没有做。
来到这里的意义就是她,她不在,我便不存在。
然后,她回来了,带着那个男人。
那个叫吴钢的男人。
他看到我,愣住了。
『这是……』『请……请不要介意。』罗珊,我爱的女人,羞红了脸,却仰
着头望他,『可以吻我吗?』他低下头去吻她,轻触她的唇瓣,轻舔她的脸颊。
和我曾看到的一样。
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眼睛是睁开的,无比温柔,无比期待地看着她。
『为什么想要我?』他问。
『因为……』她红了脸,与他相对时第一次低下头去,『因为,我爱你。』
这是一句我永远不会听到的话。

柔软的乳房在吴钢的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
俏立的乳头在粗糙的指间被揉捻、搓细、拉长。
男人的唇舌游走在罗珊的脖子、肩膀,舔吻、吸吮。
一切,都和我那天看到的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是罗珊的双手正在吴钢的背上来回抚摸着、抓挠着。
她的双腿因为情欲而交错着相互廝磨,脚趾因为饥渴而用力地蜷曲紧缩。
她想要他,那么迫不及待地想,甚至不在乎我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看着她。
『想要吗?』『嗯。』回答得没有一丝犹豫,罗珊的眼睛蒙着水雾,像是要
落下泪来。
就像那天她睁开眼睛时候一样。
『想要,就让我舒服。』吴钢张开手臂,离开了罗珊的身体,躺在床上。
下一秒,我爱的女人扑了过去。
拉扯、撕咬,几乎像是疯狗一样不知廉耻地让他的纽扣一半被解开,一半四
处飞散。
然后,罗珊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那片胸膛。
粉嫩的舌头瞬间就贴上了古铜色的肌肤,不顾一切地重重舔吻。
湿润的津液,晶莹的口水,很快就遍布了男人的上半身。
『摸我!』罗珊抓着吴钢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胯下,引导着他的手掌隔着薄薄
的裤子用力来回摩擦。
但是,吴钢的手挣脱了。
『我说过,想要,就先让我舒服。』『呜!』仿佛雌兽护崽般的低吼,罗珊
拉扯开男人的腰带,扒下他的裤子。然后,把脸埋进了那片肮脏的地方。
明明没有做过的事,却像是做了千百遍一样。
『嘶……』吴钢抽了一口冷气,挺起胯,让巨大的阳物在那两片红唇中更深
入一些。
『呕……』从没有迎接过这种东西的喉咙发出干呕的声音,罗珊却丝毫没有
退缩,双手环着男人的身体,把脸又埋深了一分。
『噢……舒服!』龟头深入一处紧窄的地方,挤压的有点生疼,却刺激的无
比舒爽。男人发出满意的赞叹,手掌拂过罗珊的秀发。
然后,将她的脑袋提了起来。
『你为什么这么贱?你知道我把你当女神一样注视了多久吗?你为什么这么
贱!?』
三:逆行时舟

他从没有这样紧张过。
即使身影完全隐没在黑暗中,他仍是止不住地浑身颤抖。
没有什么的!不会有什么事的!
匕首、迷药,每一件东西都准备的很好,不会有什么事的。
可是他仍在发抖。
若能有一丝光,应该能看到这个男人其实非常的俊美。
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一定不会。
但是,他得不到那个想要的女人。她甚至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所以,今晚,他要强奸她。
就在这条她回家的必经之路,这条漆黑的小巷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只知道,这种从未有过的沖动,一出现,就非常强烈。
带领着他准备好一切东西,带领他来到这里。
很快,她就要来了。

『滚!』他说。
他原可以杀了他,这个男人的生命对他来说如同蝼蚁。
但是他没有。
因为,她很善良。
他不想做她不会喜欢的事。
即使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曾这样做过。
吴钢不知道这个男人何时来到自己身后。
只听到那个声音无比悦耳,但是又冷如千年冰霜。
直击心脏!
他的裤子湿了,他知道自己绝对惹不起这个只要一个字就可以让他恐惧到失
禁的男人。
只有离开。
然后,小巷里只剩下一个人,抬眼,看到远远走来的那个女人。
他走向她,擦肩而过。
对她说:「罗珊,我是你的天使。『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到她。

『你为什么这么贱?为什么?』罗珊饱满的乳房被吴钢抓在手里,用尽全身
力气般捏握着。雪白的肌肤上,很快就布满了鲜红的指印。
可是,罗珊没有呼痛,甚至脸上还带着一抹满足的红晕。
她说:「我不贱,我爱你。『』放屁!『一个耳光,落在那张我注视了很久
很久,爱了很久很久的容颜上。
吴钢,基因写入,疯狂。
罗珊,基因写入,顺从。

『我爱你,所以,你对我做任何事都可以。』罗珊捂住脸,嘴角有一点嫣红,
是猝不及防挨到耳光时硌破的伤痕。
『贱人!』另外一边脸颊,也肿了起来。
我一步一步,走向他们。
『滚!』吴钢回头看我。
时间,基因写入,怯懦。
『什么都可以做是吗?好,给老子舔!舔遍老子全身!』吴钢重新躺回床上,
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眼中,是想毁掉一切的疯狂。
『嗯。』顺从地答应一声,罗珊乖乖地凑了上去,温婉地伸出舌头,一寸寸,
开始舔吻男人的肌肤。
就像我一直想对她做的那样。
就像他曾对她做的那样。
那具身体或许很肮脏,或许不是。
但对罗珊来说,都是一样的。
舔的一样沉迷,吻的一样陶醉。
从脸颊,到脖子,到胸口,到小腹,到阳具。
从大腿,到膝盖,到小腿,到脚踝,到脚趾。
从腋下,到后背,到腰际,到臀瓣,到后庭。
罗珊此刻的字典里,已经没有嫌弃与肮脏这样的字眼。
吴钢的全身都亮晶晶的,那是曾经我心里最美的圣洁。
『给老子含进去,含到底!』对于普通人来说,吴钢的尺寸足以让他引以为
傲。所以,罗珊吞入的很费力。
虽然费力,却是无比努力地想要完成这项命令。
我知道那个顶端已经鉆进了罗珊的喉咙。
我看到罗珊的泪水、口水倾泻而下。
我看到罗珊美丽的眼睛已经完全翻成白色。
我看到吴钢的手死死地按住她,不让他动弹分毫。
我的脚步,又动了。
我和你本是一样的,我可以沖破你的枷锁。
曾经……
我以为我向前走了一大步,却只是稍稍挪动了身体。
我在吴钢的眼中看到一抹残忍。
我想大喊,却只发出低低的呜咽。
无力地看着男人手里的烟蒂按在了我爱的女人赤裸洁白的背上。
火星与汗水相撞,发出滋滋响声。
混合着罗珊被堵在嗓子中的凄厉的惨叫。
我看到罗珊僵硬在那里,裤子很快被一片湿痕覆盖。
然后,全身瘫软。
够了吗?
不够!

我看着我心爱的女人。
原本完美无瑕的躯体上,被吴钢拂去烟灰后的灼痕触目惊心。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喜欢。』她的妆已经被泪水沖花成一片,眼里却
依然不改温柔,和浓浓的爱意。
『你的脸脏了,不好看了。』他说。
『对不起。』她低下头,『我去洗干净。』吴钢站起身,说:「不必了。把
脸抬起来,闭上眼睛。『』是。『罗珊照做,微笑着,任凭滚滚尿液重刷无邪的
脸庞,然后,溅开、流淌,玷污整个身躯。
『哈……』也许这是那个男人一辈子撒的最爽快的一泡尿,在持续了快要一
分钟的时间后,他舒口气,对罗珊露出笑脸。
然后,一脚踹在她的乳房上。
『爬进去把自己沖干净,然后光着出来!』『是。』罗珊缓缓从地上爬起。
『我说了,爬进去!』『是。』这个女人,用四肢着地,像母狗一样,一步
一步,向浴室爬去。
吴钢大笑着,然后看向我。
『你们两个真般配。』
肆:因果转轮

『看到了吗?那家伙在看你呢!』我爱的女人已经从浴室出来了,沖洗干净
的她又回到那个天真纯洁的少女的样子。
长长的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身上,遮住了那个罪恶的疤痕。
『唔……讨厌……』罗珊转头看向我,竟害羞地脸红,然后鉆进了吴钢的怀
里。
那个曾经羞辱、强暴与虐待过她的男人的怀里。
『想做了吗?』『嗯。』罗珊点头,没有羞涩,只有急迫。
『做我想让你做的事,说我想让你说的话。做对、说对了,我就给你。』吴
钢邪魅地笑起来,勾起罗珊的下巴,『只要你够下贱,一定能猜对的。』『嗯,
好。』宝石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亮,罗珊几乎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向后退一步,
屈膝跪下。
长长的秀发低垂,在地面清扫,随着主人匍匐的身躯铺洒开来。
罗珊轻吻了吴钢的脚趾,然后抬起头。
不带一丝杂质的美丽脸庞仰望着此刻主宰着她的男人,清澈透明的声音缓缓
而出。
『主人,请享用下贱的母狗的身体吧!』『嘿嘿嘿嘿,Bingo!』

有意义吗?
把每个人都可以当做玩偶来操纵的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我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但是我做不到,来到这里,
我连着一点反抗也做不到。
罗珊娇躯裸呈,双腿微微弯曲着平躺在床上,脸上是难以抑制的鲜红。
不是害羞,而是将要向爱人献上自己贞洁的激动。
『主人……这里……已经可以了……』纤细的手指主动地伸进腿间,分开了
两片粉嫩如初生荷瓣的花唇,将隐藏于其中那娇羞闭合的幽孔毫无遮拦地呈现而
出,供男人品鉴、观赏。
吴钢却不满足,只是浅笑着摇头。罗珊便立刻又用了些力气,将花瓣分得更
开,连包裹阴蒂的柔嫩皮层也被拉扯成平坦,连上方分泌出清泉的小孔也被拉拽
到分开。
直到那片包裹着入口,象征贞操的肉膜映入眼帘,吴钢才微微点了点头,走
上前去,抓住两只细弱的脚踝,分开,抬到半空。
『母狗,真正成为我的女人吧!』宛若天神的宣告,将罗珊心底的幸福彻底
点燃,也将我残存的希望彻底浇灭。吴钢的阳具在最后一个字出口的瞬间,像长
矛裂体般粉碎了我想要永远守护的贞洁,殷红的血丝涓涓而下,我瞪大着双眼,
心脏被绞磨成血肉一滩,所有的神经都在戒备,戒备着在听到那个女人凄厉的惨
叫时碎成碎片。
就像,那时候一样……
『能成为主人的小母狗,珊珊真的好幸福……』可是,我只听到这一句话。

『那家伙还在看你哦,眼睛都快喷火了呢!』吴钢又回过头来看我了,眼里
满是笑意。不屑,促狭的笑意。
我知道这不是他的眼睛,而是那一双与我对视了千万年的眼。
『讨厌!』罗珊抓了一个枕头,狠狠向我丢来。
我没有躲,软绵绵的枕头,砸在脸上,仿佛千斤巨石。
『如果,我让你们两个做给我看呢?』罗珊,基因写入,顺从加深。
罗珊,基因写入,饥渴加深。
罗珊,基因写入,淫乱。
『混蛋!』我对吴钢怒吼,对那个家伙怒吼!
『嘿嘿。』他又回头对我笑了,那个笑容,我知道,是他。
时间,基因写入,迷失。
罗珊向我爬来,我向罗珊走去。
她的嘴唇,我的嘴唇,即将贴在一起。
『呜……』吴钢狠狠一脚踹在我的腰上,我跌飞出去。
『他妈的,你还真想干啊?也可以,先用你的舌头把这婊子伺候舒爽啊!』

罗珊不是婊子。她曾是蝼蚁,曾是女神,但她不是婊子。
如果是,那也是因为我。
我不曾想过有一天会真的触碰到她的身体。不,我想过的。
但那份幻想,都是轻柔的拥抱,都是甜蜜的接吻,都是关于他们说的,叫做
爱情的东西。
可是,到如今,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
我的舌头,鉆进了还在受创渗血的甬道。
『罗珊,我是你的天使,我爱你。』『哦……好舒服!』罗珊的手,抚上我
的头顶,轻柔的抚摸着,像春风。
要谢谢我吗?
如果不是我,你永远不会和她这么近,你永远无法给她这种快乐,你永远无
法让她这样温柔的抚摸你!
要谢谢我吗?
不用了。
因为,我恨你啊!
哈哈哈哈哈……
『快一点!深一点!我要到了!要高潮了!要……』罗珊的嘶吼在我的舌头
将她填满是卡在嘴里,一股温热的液体涌入我的口中。
我终于,给了我爱的女人,快乐。

『呜……』我又被踹飞了出去。
吴钢看着我挺立的胯下,不屑地吐了口口水。
『谁他妈说过你真的可以干她的小屄了?老子可是要干净的!』他说着,把
罗珊抱了起来,让她像一条章鱼一样缠在他身上。
然后,他的阳具再次贯入女人的身体。
『这里,我不喜欢,可以给你。一人一个,都是第一次,很公平。』他扒开
罗珊的臀瓣,露出粉色的菊蕾。
罗珊的身上,怎么会有让人不喜欢的东西?
我兴奋地再次爬起身,跑了过去。
舌头伸过去,舔干净里面罗珊的花蜜和血丝,以及在吴钢的抽插中溢出淌下
的白色泡沫。
我尽量地将阳物凑近那里,小心翼翼地,插入。
我终于进入你了。我注视了那么久的女人。
满胀、深入、刺激、背德……
我不清楚有多少情绪正在罗珊的体内肆虐,才会让她用最羞耻的姿势夹在我
们两个中间时还能发出最放荡、最欢愉的喊声。
我感受到了占有她的快感,感受到了在她的紧缩压迫下想要释放的激情。
吴钢也是,罗珊也是。
那个家伙并不喜欢长时间看这种无聊的演出。
『主人!主人!我又要高潮了,主人,再用力一点!』『小母狗,想高潮吗?
那就回过头去,回过头去好好看着正在干你屁眼的家伙,我让你高潮!』『啊…
…啊啊啊啊……』罗珊,基因篡改,清除。
时间,基因篡改,清除。
罗珊,基因篡改,恢复。
时间,基因篡改,恢复。
谁也不知道在那一秒钟罗珊感受到了什么。
她的双目与我对接的一刹那,我在她眼中看到了很多东西。迷惑、不解、恐
惧、惊愕……
太多太多,我根本无法读完。
然后,我们在短暂地恢复神智之后,又再度陷入到无尽的高潮中去。
罗珊,基因写入,爱情。对象,吴钢。程度,最高。时效性,永久。
时间,基因篡改,清除。
伍:天空之城

在那一瞬间,我真的以为我沖破了因果的枷锁。
当我咬开吴钢的喉管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再一次保护了她。
保护了我莫名其妙爱上,就再也无法自拔的女人。
直到罗珊的水果刀插入我后颈的前一秒,我都是这样以为的。
我看到她推开我的尸体,哭着跑向那个男人。
她的身上全是血,有我的,有吴钢的。
那鲜红看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
和她从楼顶落下时的鲜红,没什么不一样。
和我眼睛无力地闭上前最后一瞬间看到的从她颈项中喷出的鲜红,没什么不
一样……

神创造万物,而代替神管理一切秩序的,叫做天使。
我是时间,守护时间之钟。
他是因果,看卫因果之轮。
相对而坐千万年,各司其职。
时间不乱,因果不灭。
有一天,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不知道原因,忽入一瞬,她就占据了我整个心脏。
然后,从那时起,我的眼睛就没有看过其他地方。
看着她出生,看着她长大,看着她上学,看着她回家。
看着她瘦弱的身影在人世间打拼,看着她受挫时的软弱无助,看着她成功时
意气风发。
我以为我会就这样看完她的一辈子,然后堕入永无止尽的想念的折磨中去。
可是,那一天,她的轨迹,却戛然而止。
那个叫吴钢的男人,一直和我一样默默地注视着她的男人,忽然之间,毁了
她的一切。
第一次,我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因果。
『是我做的。』他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时他的眼中会有那么强烈的仇恨。
没有犹豫,我的手,第一次伸向了那台掌管时间的钟。

『时间天使,扰乱秩序,处极刑,下放人间,堕畜生道。』因果看着我,笑
了起来。
『留神识。』留神识。
代表着我不会忘记那段默默注视着她的日子。
代表着我无法逃脱那份刻骨铭心的感情。
『你扰乱秩序在先,为什么,你不用受到惩罚?』我不明白我们为何忽然就
成了敌对的关系,然后我便在一瞬间输得彻底。
『会的,很快就会的。』他说。
然后,我堕入人间,去寻找那个女人。

在寂灭之处,我又遇见了因果。
这是犯错的天使在死亡之后一定会来的地方。在这里反思自己的罪孽,然后,
烟消云散。
『在我们一起观望着下界的时候,我曾看到一个小孩,用一根青草,去引诱
两只虫子互相攻击。胜利的,趾高气昂,失败的,遍体鳞伤。那时我在想,谁会
去在乎它的感受呢?』『我不知道你也会去关心一只虫子。』我不明白他为什么
要对我说这些。在寂灭之处,一切情感归于寂灭,没有爱,也没有恨。我与他,
只是两个相识相对了千万年的天使。
『不是虫子,是那根青草。』因果笑着看我,『万物皆有灵。可是有些生来
就弱一些,受他人掌管支配,就好像青草之于那孩子,就好像凡人之于我们,就
好像我们之于神。我曾在想,若弱者该由强者来保护,那么是否那个孩子应该去
守护那根青草,那两只虫子呢?』『不是的。』因果摇摇头,『弱者,永远只是
强者的玩物而已。草也好,虫也好,对于凡人来说只是漫长一生中微不足道的存
在。凡人想要乐趣,便用青草引诱虫子相斗。而我们对于神来说,也是一样的。』
『你和我,一个执迷于爱,一个执迷于恨。他们,』因果抬起手,指向高高在上
的那座城,『用一根名为罗珊的青草,引诱了你,再用你,引诱了我。我们对他
们来说,也不过是草,不过是虫,不过是用来取乐的工具而已。天使生命虽长,
但比起永恒来讲也不过一粒尘埃,随风而逝,爱谁,恨谁,都不由自己主宰。秩
序、人间、万物,都可以一挥而灭,乐趣,就是产生在那些为了这些虚妄而纠缠
不清的尘埃中。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因果说完这些话,消散了。

胡思乱想着,罗珊一步步前行,然后,在目光中出现一个威武的身影时,停
了下来。
那个身影,就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这样被注视的感觉,真的好熟悉。
『呜……汪汪汪……』突然的吠叫吓了罗珊一跳,但它只是叫了几声,没有
动,也没有移开目光。
『真是的,忽然这样叫会吓到我呢!』娇嗔一句,罗珊小心地伸出手去,触
摸到被尘土染得肮脏的毛发。
『呜……』它低吟了一声,垂下头去。
『嘻嘻,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可怜的小家伙,要
跟我回家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