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物介绍:
姓名:上杉谦信年龄:19岁等级:63/ 70职业:战士武器:帝王之剑
必杀:车悬之剑技能:剑战斗LV3(原本是LV2,成为帝时变成LV3)
登场:7代简介:上杉家的家主,JAPAN最强的剑士,被人们以「军神」
为尊称,在帝王竞赛中搜集到三神器而成为了JAPAN的帝,拥有号令所有J
APAN居民的强大力量,但是谦信认为自已还没有称帝的资格,便将工作交给
了爱,自已便到山上进行武者修练。
姓名:直江爱年龄:18岁等级:37/ 40技能:军师LV1登场:7代
简介:上杉家的军师,不只是军事,就连内政也是她在打理,虽然劳心劳力,但
是对於照顾谦信很乐在其中。
姓名:上杉胜子年龄:17岁等级:15/ 35职业:战士武器:武士刀技
能:剑战斗Lv1、枪战斗Lv1登场:7代简介:崇拜谦信的武将之一,本身
和虎子是死对头,两人经常吵架,个性比较活泼,有在蒐集各种刀剑的兴趣,是
上杉家下任家主的继承人选之一。
姓名:上杉虎子年龄:17岁等级:15/ 35职业:魔法师武器:符咒技
能:阴阳LV1登场:7代简介:崇拜谦信的武将之一,头上戴有动物耳的装饰,
本身有北条家血统,是位阴阳师,和胜子是死对头,个性比起胜子稍微内敛,是
上杉家下任家主的继承人选之一。
第8章:JAPAN的帝—上杉谦信
话说我为了看我刚出生的孩子们,便千里迢迢从大陆返回JAPAN,看到
孩子们可爱的笑容,我彷彿被治癒了一样。
另外,我在JAPAN的家人、朋友们也都安泰,他们对我的关心,让我感
觉到人世间的温暖。
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处理我所累积下来的工作,幸好我的家臣团很能干,
即使我人不在城里,他们也都帮我把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
而我在结束与商人们讨论有关建造城堡的计画之后,隔天我便带着阿尔卡捏
泽前往越后,我打算邀请谦信跟我一同前往大陆,毕竟我现在中了等级诅咒,身
边有才能界限LV35以上的女孩子自然是越多越好。
越后位於北陆地区,是一个只要到了冬天就会下大雪的地方,而有些高山即
使不是在冬季,山顶上依旧积满了雪。
由於越后是JAPAN的帝—上杉谦信的故乡,因此有不少人来这边朝圣,
也有不少女武者因仰慕谦信而来上杉家仕官。
当我们抵达上杉家的居城—春日山城时,上杉家的军师—直江爱出来迎接我
们。
爱身为上杉家的军师,除了内政、军事以外,就连谦信的生活打理也都是她
一手包办,虽然工作很辛苦,但她本人却很乐在其中。
在会客室里,我先帮爱跟阿尔卡捏泽作个简单的介绍后,爱说道:「真是好
久不见了!赛利卡,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是前天回来的,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谦信呢?」
一提起谦信,爱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来的时候还真不是时候!谦信她一大
早就带着胜子跟虎子到八甲田山去做武者修行了。」
「这样啊!那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应该要到明天下午吧?谦信是抱着要攻顶的决心去的,而且八甲田山是一
座雪山,今天晚上一定要在那边过夜才行。」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去找她吧!爬山你没问题吧?阿尔卡捏泽。」
「当然没问题啰!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这一辈子都会跟着大哥的!」
阿尔卡捏泽拍拍胸部说道。
爱有些担心的问道:「赛利卡,八甲田山的环境十分恶劣,你们真的要去吗?」
「如果谦信人在那边的话,那就有我去的价值,而且把这当作是一种修行也
不错!」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来帮你们准备登山要用的装备吧!」
爱话一说完就命令侍女们拿登山要用的装备过来,以及饱暖的衣服,还有食
物。
准备妥当后,我们就跟爱道别,然后朝着八甲田山的方向走去。
当我们抵达山脚下的时候,只见前方是一直延续到远方群山的满眼银色的世
界,万年积雪的八甲田山果然名不虚传。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这就是八甲田山吗?还真是覆盖了一大片的雪呢!连
道路都快要看不清楚了!」
这时阿尔卡捏泽发现了什么,手指着前方的一排地藏说道:「大哥,你看右
边数来第二个地藏是不是有点奇怪?」
「奇怪?嗯……等一下!她是……」
我赶紧上前将那个地藏头上的雪给拨掉,然后摇着她的身体喊道:「子鹿!
子鹿!你快点起来啊!」
「嗯?是谁在叫我……咦?!你不是赛利卡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这个看起来像是地藏的人,其实是尼子家的山中子鹿。
我说道:「我是来找谦信的,那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好的尼子家不待,
跑到这里做什么?」
当我一提起尼子家,子鹿顿时崩溃的哭道:「哇啊啊!赛利卡…尼…尼子家
灭亡了啦!」
「咦?怎么会这样呢?」
「这…这还不都是毛利家的那些傢伙们害的!」子鹿一边哭,一边慢慢的把
事情的经过给说出来。
原来在JAPAN统一后没有多久,因为觉得和平的日子太无聊的毛利家便
向邻近的尼子家挑衅。
由於尼子家原本就是因为毛利家而灭亡的,再加上毛利家的人大多都是流氓
和混混,挑衅起人来比什么都有用,而且就算刻意不理他们,他们还会在尼子家
的根据地—出云搞破坏,让当地民众苦不堪言。
后来双方爆发激烈的冲突,把出云一带弄得一团糟,虽然子鹿赶紧找了香和
谦信她们来处理这件事,虽然是毛利家惹事在先,但是破坏城下町是双方都有责
任,所以最终判两家都必须消减封地。
对於减封一事,毛利家的人根本不在乎,反正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地痞、流氓,
既然这里待不下了,那就去别的地方吧!反正JAPAN已经没有战事了,那还
不如去大陆那边看看。
而对尼子家的人来说,这无非是一个痛击,由於尼子家已经名存实亡,就连
当家也是由子鹿来挂名,因为尼子家的血脉早已断绝,而如今再加上这减封一事,
使得那些家臣们都对尼子家感到失望,便纷纷辞官离去,甚至连跟子鹿一起复兴
家业的同伴们也都走了。
於是尼子家就这么灭亡了,出云则成了织田幕府的直属领地,而子鹿则流浪
到这里来,帮要上山的人们作向导,来个山中指路。
听完子鹿的故事,阿尔卡捏泽深表同情,而我则无言以对,想说我好不容易
才帮她复兴家业,结果不到半年就垮了,果然子鹿也是个被哀神附身的人,不然
怎么这么倒楣?
「所以……你现在就帮人们指路作向导是吗?」我问道。
「没错!虽然这样钱赚得少,但只要省吃俭用的话,一定可以存到钱的!而
我总有一天一定要再复兴我们尼子家!」
听到子鹿这么说,我不经摇起头来,想不到这ㄚ头还在做这种白日梦,本来
我想要劝她放弃,但想想这也只是在对牛弹琴罢了。
我问道:「对了!你有看到谦信她们吗?」
「她们是三个小时前离开的,你们是要去找她们吗?」
「没错!你应该对这座山的路很熟吧?我雇用你做向导,来帮我们指路吧!」
「没问题!交给我吧!」
於是我便给了子鹿一块黄金当作佣金,让她做我们的向导,然后我们一行人
就往山上走去。
另一方面,在半山腰的地方,也有一群人正在往山顶走去,来者正是谦信等
人。
谦信一边走,一边想:「完成修行之后,我是否能有所改变呢?」
相较於谦信轻松的步伐,跟在后面的胜子和虎子就显得有些步履蹒跚,走起
路来气喘吁吁的样子。
「呼……呼……呼……」
听着两人有些急促的喘息声,谦信转过身来担心的问道:「胜子、虎子,你
们还好吧?所以我才说要你们跟爱一起留在城里就行了。」
「不!我们完全没问题!」虎子说道。
「没错!还请谦信大人把注意力放在自已的修行上!」胜子说道。
听到两人这么说,谦信便放心下来,说道:「是吗?你们两个都很坚强呢!」
「不!真正坚强的是谦信大人。」
胜子说道:「在JAPAN已经恢复和平的现在,您依旧持续着严格的修行,
这让我们都很尊敬您啊!谦信大人。」
「可是……您居然在上个月主动辞去了上杉家家主的身份!」虎子有些难过
的说道。
「喂!不是说过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吗?这是谦信大人已经决定好的事情,
我们身为家臣就应该要尊重主公的意见才对!」
「可是……」
谦信说道:「嗯……虎子,请你理解……我虽然被称为军神,同也是JAP
AN的帝,但我也只不过是一个除了战斗之就一无是处的女人罢了。」
「在太平之世的现在,家主要让更有才能的人来担任,至於我则想要成为下
一任家主或是太政大臣香大人的剑!」
「但就是不知道这太平之世能持续多久?也不可以对大陆诸国的动向掉以轻
心,天知道他们会不会盯上JAPAN这块土地?而且那边还有魔人那样不可忽
视的存在!」
「另外,常言道有备无患,我想要变得更强!当下一次战争来临时,一定会
比过去的战乱还要更加严酷吧?」
听着谦信说出如此正义凛然的话,虎子感动到哭了起来:「呜~~呜~~谦
信大人!」
「而且……即使我让出了上杉家主的位子,如果将来上杉家发生了什么事的
话,我也一定会赶到!为此我必需要变得更强!」
「您真是太伟大了!谦信大人。」
胜子先是感动得痛哭流涕,然后又好奇的问道:「不过作这种修行真的能变
强吗?」
虎子附和的说道:「嗯……说真的,谦信大人已经够强了,似乎也没有什么
可以提升的地方了吧?」
谦信反驳的说道:「才没有这种事!我只不过是个弱小的人……因为我的心
中充满着迷惘。」
「迷惘?」虎子困惑的说道。
胜子想了一下问道:「难道说谦信大人指的是那个织田家的异人吗?」
「嗯!没错。」一提起我的事,谦信立刻变得害羞起来。
「我的修行也还不够!本以为只要把赛利卡大人的事放在我的心里面就好,
但是在告别之后,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不由得会想要见他,希望他能待在我的
身边,我偶尔会这么想……」
虎子一听心想:「偶尔的话嘛……」
胜子也想着:「这已经有足够的自制力了吧?虽然我倒也不是希望谦信大人
老想着那个男人。」
谦信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而且最近我的饭量也变小了,每顿减少
了两合,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虎子一听问道:「谦信大人……您一直都是吃一升的没错吧?」
「嗯?对啊!」听到虎子这么一问,谦信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升里的两合这应该不算多吧?」虎子说道。
「但是……谦信大人的食欲比平时还要差,这可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我想
应该要发生什么天灾地变了!」胜子说道。
「说得也是。」
谦信说道:「正因如此,我才必须要不断的修练来累积经验,在通过了这一
次的八甲田山的试炼后,我才能安心的去思念他,而不是让这件事变成了妨碍我
变强的障碍。」
胜子说道:「可是……这样应该很困难吧?这一次的修练不是说不能带雪山
装备来,只能带最低限度的东西,而且还要打倒山上的八只雪山日本兵,最后在
山顶上的黎明洞穴度过一晚。」
「嗯!我知道这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但我绝对要战胜它!」谦信紧握着拳头
充满信心的说道。
胜子佩服的说道:「我再次深刻的感受到谦信大人的心情,还请让作为部下
的我也献出自已的微薄之力!」
虎子也赶紧说道:「啊!对对对!我也是!」
「吵死了!你给我闭嘴!熊子。」嫌虎子太吵的胜子骂道。
「谁是熊子啊!我叫虎子!」虎子骂道。
「你那对耳朵怎么看都像是熊啊!」
「才不是呢!这是老虎的耳朵!不信你看!吼喔喔——!吼喔喔——!」虎
子一边说,一边模仿老虎在吼叫时的动作。
看着两人既幼稚又好笑的举动,谦信笑着说道:「呵呵~!谢谢你们!胜子、
虎子,我们继续前进吧!」
另一方面,在后方行走的我们碰上了一条岔路。
阿尔卡捏泽问道:「有岔路啊!接下来该怎么走呢?向导小姐。」
「你们等我一下!」
子鹿先是仔细的环顾四周,在确定好方位后手指着某个方向说道:「请从这
里往西走!」
「喔!西边啊!对了,如果往西边以外的方向走的话,那会怎么样呢?」我
问道。
子鹿摇摇头说:「谁知道呢?我只知道走到山顶的路而已,而且这里的环境
十分险恶!要是随便乱走的话很可能会碰到危险。」
「这样啊。」
过了一会儿,走在前面的谦信等人已经走到了比较高的地方,天气也变得越
来越冷,风雪也越来越大,已经到了快要让人走不动的程度。
走在最前面的谦信回过头来,看见胜子跟虎子已经冷的直发抖,便担心的问
道:「你们还好吗?」
胜子逞强的说道:「没…没事!这种程度根本就不算什么!谦信大人您不需
要担心!」
「呼!呼!呼!」
看着气喘吁吁的虎子,谦信说道:「可是虎子看起来好像很吃力的样子。」
胜子嘲讽的说道:「哈哈!虎子我看你还是回去好了!」
虎子生气的说道:「我才不要呢!而且都走到这里了,就算想要回去也回不
去了。」
谦信观察一下虎子的身体状况后说道:「果然不像是没有问题的样子。」
「不不不!不管再勉强我也要努力下去!」
虽然虎子嘴巴上是这么说,但事实上她的心里却是这么想的:「其实身体已
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胜子也想着:「其实光要跟上谦信大人的脚步就竭尽全力了!」
谦信想了一下便从包包里拿出一块脆饼给她们,说道:「你们两个吃点这个
吧!」
「这个是……脆饼。」胜子说道。
谦信把饼掰成两半分给她们后说道:「我之所以能够保持精神都是多亏了这
个!」
虽然谦信好心把食物分给她们两个,但是在这么冷的环境下,胜子跟虎子完
全没有胃口。
胜子摇摇头说道:「谦信大人您还是自已吃吧!我实在是没有食欲。」
「我也一样。」虎子说道。
「是吗……」谦信感到有些遗憾。
而在这时虎子发现到了有怪物正在靠近,便用手指着怪物来的方向,并大声
说道:「谦信大人!您看那个不就是第八只的雪山日本兵吗?」
「嗯!确实是」。
胜子说道:「谦信大人,祝您武运昌隆!」
「千万不要勉强喔!」虎子担心的说道。
「你们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谦信拔出腰间的帝王之剑,一脸严肃的说道:「毘沙门天的加护!」
谦信话一说完便冲了出去,这位既美丽又强悍的军神,再一次展现出她身为
JAPAN第一剑士的实力,两三下就将这个奇怪的怪物给击倒了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行人也来到了这个地方,只见地上躺着一只长的很像是
冰棒人的怪物,它那大大的粉红色方形头彷彿像是草莓口味的冰棒,再加上那较
小的身体,让人看上去想要咬一口。
阿尔卡捏泽惊讶的叫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啊?好大喔!」
子鹿说道:「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雪山日本兵的屍体吧?」
「应该是谦信干掉的,你们看这是用帝王之剑劈砍的痕迹!」我手指着日本
兵的屍体说道。
子鹿佩服的说:「真不愧是谦信大人!真是太厉害了!」
阿尔卡捏泽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哼!这种程度算什么啊!就算是我也可以
打倒它!」
我说道:「从屍体的情况看来,谦信她们应该才刚离开没多久,就快要追上
她们了,赶紧加快脚步吧!」
一想到就快要追上谦信了,我的步伐不由得变的轻快起来,险些让阿尔卡捏
泽她们差点追不上。
当我们走过一条岔路后,只见前方不远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只见对方身
穿银白色的盔甲,头上戴着尖角形的头盔,一头黑色的长发,以及挂在腰上的帝
王之剑,来者正是我的谦信。
「谦信!」
「咦?…你不是……啊!」
一看到我的脸庞,谦信不由得流下两行热泪,不知道这个情景在她的梦里出
现过多少次,依旧是那鲜艳的红发双马尾,依旧是那深蓝色的眼睛,依旧是那比
女人还要美丽的脸庞,而我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赛利卡…大人…真的是你吗?」
看到谦信哭了起来,我有些紧张的问道:「谦信你怎么哭了?没事吧?」
谦信摇摇头说:「不,我很好!只是……我的心跳的很快!我也不知道该怎
么形容这种感觉,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佛祖的指引吗?」
一听到佛祖这个词,我不由得哈哈大笑,伸手抚摸着谦信的脸颊说道:「哈
哈哈!才不是这样呢!真要说的话,那是因为我跟谦信被命运的红线给绑在一起
的缘故。」
「讨厌啦~!赛利卡大人就是爱开玩笑!」一听到我这么说,谦信顿时心头
一暖,因登山而累积起来的疲劳彷彿都被一扫而空,只留下心中那强烈的悸动。
「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阿尔卡捏泽,是我在大陆新结交到的同伴。」
「你好!阿尔卡捏泽小姐,我是上杉谦信,还请你多多指教。」谦信很有礼
貌的问好。
「啊…你好啊!我是阿尔卡捏泽,是大哥的小弟。」
「小弟?」
「就是跟班的意思啦!」我解释道。
「原来如此。」谦信略有所思的说道。
看着我和谦信的互动,阿尔卡捏泽心想:「这个女人就是传说中越后的军神、
JAPAN之帝的上杉谦信……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不过话又说回来
……她也是大哥的女人吗?看她们有说有笑的应该没错,真不愧是大哥!就连J
APAN的帝都收入后宫了。」
正当我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胜子大声的喊道:「喂!为什么你
这傢伙会在这个神圣的修行场啊?」
「哇!吓我一跳!咦?这不是胜子跟虎子吗?你们两个也好久不见啦!」
「去去!你这傢伙不要靠近我们!」虎子一边说,一边做出在赶苍蝇的动作,
然后跟胜子挡在我和谦信的面前强行把我们给隔开。
虽然从以前就觉得这两个跟屁虫很烦人,不过当时有爱在场的关系,所以她
们也就收敛许多,而现在爱不在场,这两个笨蛋就开始以为自已是谦信的左右护
法了。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们两个不要来妨碍我啦!我可是为了见到谦信才
费尽千辛万苦的爬上山的耶!」
「赛利卡大人是为了见我!啊~~!」听到我这么说,谦信不由得脸红害羞
起来。
胜子固执的说道:「哼!就算你这么说也是没有用的!谦信大人现在正在进
行修行,你才不要妨碍她!」
我问道:「你说的修行是不是只穿着单薄的装备爬上这座山,然后打倒八个
日本兵妖怪,最后在山顶的洞穴里不睡觉过一个晚上的修行吗?」
「是的!不过为什么赛利卡大人会这么清楚呢?」谦信疑惑的问道。
「哈哈!那是因为爱都把事情告诉我了啊!我可是有受到上杉家军师的认同
的喔!」
「呜……就算你得到了爱大人的认同,我们还是不能让你妨碍谦信大人修行
的!」虎子说道。
见我们双方快要吵起来,谦信赶紧打圆场说道:「你们大家都不要吵了!赛
利卡大人,事情如同胜子她们说的一样,即使我成为了帝,但我还是有很多不足
的地方,所以我要通过这一次的修练来增强自已的实力,说什么我都不能半途而
废!」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帮你通过试炼就行啦!」
对於我这么一句话,胜子跟虎子都表示反对意见。
「啊?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像你这种既好色又变态的傢伙怎么可能帮助谦信
大人通过试炼呢?」
「就是说啊!像你这种到处找女人入后宫的鬼畜傢伙,少来玷污这场神圣的
试炼!」
「谦信大人,您也说些什么吧!」胜子说道。
「那个……」谦信想了一下,说道:「我很谢谢你的好意!赛利卡大人,但
是根据这份卷轴的指示,我是不能接受任何人的协助的!如果接受你的帮助的话,
那就不是修练了,所以请你们大家在一旁看着就好。」
「嗯……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的话,那我只好听你的啰!不过不要勉强
知道吗?」
「我知道了!只要有赛利卡大人您在背后注视着我,我就有百倍的力量!」
谦信一边说,一边举起手来,彷彿真的有一百倍的力量在她的身上似的。
「呵呵,好像真的很厉害呢!好了,我们走吧!朝着山顶的黎明洞穴前进啰!」
我话一说完就往山顶而去,阿尔卡捏泽和子鹿紧跟在我的后方,而正当谦信
也要跟上来的时候,胜子问道:「谦信大人,您真的要让那个人一起来吗?」
「嗯?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唉~!我就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对於谦信那天然呆的性格,胜子感到
很无奈。
在走了一小段路后,我们一行人终於来到了黎明洞穴之前。
我问道:「这个就是黎明的洞穴吧?只要在里面待一晚就算完成试炼了吗?」
谦信点点头说道:「是的!只要在天亮之前一直待在这个洞穴里面就行了,
只不过不能睡觉,也不能吃东西,不然就算失败。」
「原来如此,那里面有怪物吗?」
「应该没有,听说里面是神圣的清静之地。」
「喔!那真是太好了!这个洞穴可以当作是我跟谦信的爱之巢!」我有些不
知羞耻的说道。
一听到我这么说,胜子跟虎子立刻提高警觉,赶紧护在谦信面前说道。
「谦信大人您看!这傢伙又在想一些下流的事了!」
「还是把这傢伙给赶走吧!免的他妨碍您的修练!」
对於两人的谏言,谦信想了一下,说道:「赛利卡大人,你陪我到这里就可
以了!接下来的试炼并不容易,我想你们爬了一整天的山应该也累了吧!这附近
刚好有可以休息的小木屋,你们几位就去那里休息吧!」
胜子说道:「那就由我们来帮各位带路吧!」
虎子接着说道:「小木屋里有供暖的设备喔!可以温暖的过一整晚。」
一听到有供暖设备,阿尔卡捏泽高兴的说道:「哇啊啊!这真是太好了!大
哥我们走吧!」
「我不要!」
「大哥?」
「我要跟谦信一起进洞穴!」
「咦?」
「你怎么还在说这种傻话啊!谦信大人不是要你别来打扰她吗?」胜子说道。
「反正最后的试炼就只是在洞穴里不吃不睡的过一晚,就算我也跟着进去了
也不会怎么样,顶多我也不吃不睡就行啦!」
虎子嘲笑的说道:「哈哈哈!你不要笑死人了!谦信大人就算了,像你这种
人怎么可能不吃不睡一整晚呢?」
「说的也没错!而且……既然你要进去的话,那我们两个也要一起进去。」
胜子说道。
「喔!是吗?不过在这之前……你们两个就先睡一会儿吧!」
「什么?」
「Sleep!」
「等一下!……呜……嗯……嗯……呼……呼……」
正当胜子跟虎子要反抗的时候,我直接发动了睡眠魔法,虽然我因为等级降
低的关系,魔法的效果并不是很强烈,但是胜子跟虎子已经爬了一整天的山,早
就疲惫不堪,而我的魔法正好压垮了她们最后的意志力,没多久两人就陷入深层
的睡眠。
「胜子、虎子,你们没事吧?」
看到两人突然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谦信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说道:「你不用担心啦!谦信,她们两个只是睡着了而已,阿尔卡捏泽,
你就把她们两个也带去小木屋吧!记得明天天亮前别让她们跑来妨碍我们喔!」
「我知道了!大哥,放心交给我吧!」
阿尔卡捏泽话一说完,就把胜子跟虎子抱了起来,这对力气很大的阿尔卡捏
泽来说,用一只手抱一个人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之后阿尔卡捏泽等人便朝着小木屋的方向走去,而我跟谦信则往洞穴的方向
走去。
在洞穴里,谦信先在地上铺了一张毯子,然后整理一下环境,而我则从四次
元背包里拿出乾柴来生火,在柴火的热度下,整个洞穴渐渐的变的温暖起来。
谦信感激的说道:「赛利卡大人,谢谢你!想不到你居然准备了乾柴。」
我说道:「这是一定要的啊!毕竟雪山上这么冷,要找到乾柴那几乎是不可
能的事!」(因为四次元背包里是一个异空间,所以不受外界引响,除了食物之
外,其它的东西都可以保存很久。)
「你这么帮忙,我真的很感激!不过……赛利卡大人,你陪我修练真的没问
题吗?」
「你尽管放心吧!虽然我的等级降低了,但是我可没有软弱到连这种修练都
没有办法熬过去。」
「咦?赛利卡大人的等级降低了?」谦信有些惊讶的说道。
「啊啊……这个说来话长了!对了,谦信,你在这次修行结束后有什么打算
吗?」
「这个嘛……暂时还没有想到,但是……我会持续努力修练,一直到我变的
更强为止!」谦信意志坚定的说道。
「那既然这样的话,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大陆呢?」
「咦?去大陆,我吗?」谦信惊讶的说道。
「没错!倒不如说这才是我回来JAPAN的其中一个目的,我就是来邀请
你跟我一起去大陆的。」
「赛利卡大人……」
对於我的邀请,谦信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如果是在大陆
的话,应该可以进行更有效的修行吧?而且还有许多不知名对手。」
「说的没错!大陆那边真的很有趣,与其窝在狭窄的JAPAN,不如到大
陆去看一看,而且我租的房子还有很多空房间,就算多你一个也不用担心。」
「可是那样的话,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呢?」
我笑着摇摇头说:「不会!不会!以后你的吃住我都包了,你就尽管待下来
吧!我想我在大陆的同伴们也应该会很欢迎你的!」
听到我这么说,谦信开始对大陆充满兴趣,巴不得现在立刻起程前往那未知
的国度。
正当我们聊天聊到一半时,谦信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咕噜~!」
谦信害羞的脸红,但依旧保持着毫不在乎的样子。
我问道:「你很饿吗?谦信。」
「有一点。」
「嗯……可是在修行的这段时间又不能吃东西,真伤脑筋!」
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虽然谦信的肚子不会再叫了,但是另一个东西却在干
扰着我们,那就是睡意。
本来大家就都爬了一整天的山,只是因为天气寒冷而勉强打起精神,但是在
这种温暖的场合下,身上累积的疲劳开始释放开来。
「赛利卡大人。」
「嗯……咦!怎…怎么了吗?」
「你从刚才开始就不停的在点头,如果你真的很累的话就直接睡了吧!不需
要勉强自已,没关系的!」
我心想:「糟了!难道我刚才睡着了吗?不行!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必
须要做点什么来赶走瞌睡虫才行!」
虽然我想了几个办法,但是男人最终还是会朝着下半身来思考,又或者说…
…正因为我跟谦信是那种关系,所以用这种方法才是最好的。
我说道:「谦信,我有一个可以保持清醒又能打发时间的方法,你要不要试
试看呢?」
「是什么方法?」
「那就是SEX!」
听到我这个不知羞耻的提议,谦信惊讶的说道:「咦!可…可是…那个……」
「虽然说修行中是禁止睡眠和进食的,但应该没有说不能做爱吧?」
「这个……」谦信拿起修行用的卷轴,仔细的看了一遍后,说道:「嗯,确
实没有写。」
「哈哈!这样就没问题了!你应该可以吧?谦信。」
「嗯!我很喜欢赛利卡大人,能够被你追求我很高兴!而且……如果你坚持
要抱我的话,我也愿意……让你拥抱的!」
谦信话一说完,就起身把衣服给脱了下来,露出一身性感的好身材。
虽然谦信害羞的用手遮住了重点部位,但还是可以看的出身材跟往常一样好,
但似乎瘦了点,估计是因为相思而吃饭吃的少的缘故。
我也迅速的脱光身上的衣服,然后将谦信拥抱在怀里,抬起她的下巴就是一
阵热吻。
「嗯……嗯……呼……嗯……啧……啧……嗯……」
俗话说的好:小别胜新婚,有别於早已跟我有夫妻之实的雪姬和五十六,像
谦信这种还处於情人阶段的女人,对於我这久违一次的宠爱,自然是喜不自胜,
整个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渴望我更进一步的动作。
当我们的嘴唇分开时,我可以从谦信的眼神中看出她已经动了情,长久以来
的思念,如今以化为欲火,几呼快要把她给燃烧殆尽了。
「谦信……」
「赛利卡大人……啊啊……那里……」
我把手往谦信的小穴摸去,只见那里已经变的湿淋淋的,虽然谦信抓着我的
手,发出阵阵娇喘,但似乎没有要我住手的意思。
我把手伸到谦信面前,笑道:「呵呵,谦信你看!想不到你已经这么湿啦!」
谦信害羞的满脸通红,娇羞的说道:「讨…讨厌啦~!赛利卡大人就是爱欺
负人家~!」
「谁叫我的谦信总是那么可爱!让我忍不住想要欺负你一下!」
「嗯~~赛利卡大人坏心眼!」
在稍微调戏了一下谦信后,我整个人躺在毯子上,然后要谦信用骑乘体位坐
下来。
谦信害羞的跨坐在我身上,一手扶着我那早已勃起的大肉棒,另一手分开自
已的小穴,靠着淫水的润滑,坚硬的大肉棒毫不费力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大鸡巴……赛利卡大人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大鸡巴才刚
插进去,谦信立刻不知羞耻的淫叫起来。
我笑着说道:「呵呵,谦信还真是够骚!只不过是插进去而已,就叫的那么
大声!」
「啊啊……因为…人家等不及了嘛!」
谦信害羞的靠在我的怀里,低下头跟我接吻,我伸出双手抚摸着她的美背还
有翘臀,谦信不愧是有常在锻练,无论是肌肤还是身体曲线都是那么的完美,能
够得到这样的美女剑士的青睐,我也算是不虚此生了。
一阵热吻后,谦信撑起了身体,开始慢慢的扭腰摆臀,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
穴里进进出出的,爽的谦信大声的淫叫起来。
「啊啊……好棒啊……人家感觉好爽啊……啊啊……大鸡巴……干的人家…
…快融化了……啊啊……谦信……最喜欢被……赛利卡大人的大鸡巴干了……啊
啊……」
随着谦信的淫声浪语,我也变得越来越兴奋,便主动挺起腰部干谦信的小穴。
「啊啊……赛利卡大人……好厉害……这样干的人家……好爽……好舒服啊
……啊啊……」
「呵呵,谦信你老实跟我说,我不在JAPAN的这段期间,你有没有一边
想着我,一边自慰呢?」
「这个……那个……」
谦信感到很惊讶也很为难,因为她没想到我居然会问她这种问题,这让她不
知道该如何是好,而我却故意的一边干她,一边逼问道:「到底怎么样啊?告诉
我。」
「呜呜呜……不行啦……赛利卡大人……这种害羞的事情……我…我不能说
啦!」
谦信越是害羞,身体的反应也就越敏感,再加上我用性魔法增强了她的敏感
度,我每插入一下她就爽到不行。
不过我还想继续欺负她一下,便故意停下来说道:「谦信…你要是不老实说
的话,我就不干你啰!」
「这…怎么这样?!赛利卡大人,求求你不要停下来啦!」谦信一边哀求,
一边摇屁股,虽然抽插的感觉还在,但是少了男方主动,整个快感就减少许多。
「想要我干你的话,就要说实话才行!还是说……谦信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
情人,连这种私事都不肯说?」
「这个……」谦信以为我在生气了,便紧张的摇摇头,然后用既害羞又洪亮
的声音说道:「人家……人家每个晚上都会一边想着赛利卡大人,然后一边自慰!
每天都要高潮个两三次才会罢休!」
「喔?那你都用什么来摩擦自已的下体呢?用手指吗?」
「用…用赛利卡大人送我的短刀的刀鞘,因为那是赛利卡大人送我的礼物,
只要用那个…就好像赛利卡大人在干我一样……呜呜……人家感觉好羞耻喔!请
赛利卡大人不要再欺负人家了啦~!」
看到谦信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也不忍心再欺负她,便温柔的说道:
「你说的很好喔!谦信,我已经感受到你对我的爱了!」
「赛利卡大人……」
「那么……为了回应你对我的这份爱意……就让我把你送上前所未有的高潮
吧!」
我话一说完就拚尽全力狂干谦信的小穴,谦信爽的淫叫连连,我伸出双手跟
她十指交扣,只见我们两人的结合处流出大量的淫水,而谦信的胸部也随着我的
冲击,上下的晃动起来。
「啊啊啊……赛利卡大人……再大力一点……再大力一点吧……你的大鸡巴
干的人家好爽……人家就是想要你这样的干人家啊啊啊~!!!」
「哼!什么越后的军神?什么JAPAN的帝啊?也只不过是老子的女人罢
了!准备好了吗?谦信,看老子怎么干死你!」
「啊啊啊……人家……就是欠干……啊啊……请赛利卡大人好好的教训人家
……人家如果没有赛利卡大人的大鸡巴的话就……啊啊啊……」
整个洞穴里权是肉体的撞击声和谦信的呻吟声,我每一下的撞击,力道沿着
谦信的翘臀传递到腰部,然后直达胸部,最后反应在她那Q软有弹性的大乳球上,
谦信的巨乳不断的上下摇晃,看的让人欲火高涨。
「啊啊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插的屁股……好深好深……啊啊……屁
股会被刺穿……会被刺穿啊啊~」
看着谦信那遥晃不已的巨乳,我也老实不客气的用手去抓,尽情的搓揉起来,
享受这人人仰慕的JAPAN之帝的巨乳。
「啊啊~!……身体好热……好像要融化了……啊啊……屁股、屁股……要
裂掉了……啊啊……大鸡巴好厉害!!」
在干了二十分钟后,我见从谦信的淫穴分泌出来的淫水越来越多,更可以感
觉到她微颤的双腿。
我知道谦信快要高潮了,便说道:「你快要高潮了吧?谦信,那我们来做最
后的冲刺吧!」
「好…好的!」
我用双手扶住谦信的细腰,然后拚命的挺动腰部,让大鸡巴猛烈地狂干谦信
的小穴。
「啊啊啊……屁股好热、好舒服……身体要融化了……啊啊……大鸡巴、大
鸡巴……干的人家……好爽好爽……啊啊啊……人家一辈子……都要当赛利卡大
人的……性奴隶……人家最爱赛利卡大人了……啊啊啊!!!」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在大肉棒猛干谦信的淫穴近一百多下后,谦信的双腿开始颤抖抽搐,肉屄淫
水狂流,达到高潮的她疯狂的浪叫:「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大鸡巴……会刺
穿屁股啦啊啊!……呜呜呜……屁股、屁股好热好热啊啊!……人家要泄了……
人家要泄了啊啊啊啊~!!!」
这时我也大声的喊道:「我也射了!谦信,我要射满你的小穴!」
下一个瞬间,我的肉棒彷彿火山爆发一样,射出了一大堆滚烫的精液,全数
射进了谦信的小穴,把里面给射的满满的。
高潮过后,谦信累的趴在我的身上喘息,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谦信的
淫水慢慢的从谦信的小穴流了出来。
「赛利卡大人……」
「谦信……」
我们两人又再一次的热吻,而这一个吻是如此的甜蜜,让人觉得好幸福。
「赛利卡大人,你觉得舒服吗?」
「嗯!很舒服喔!谦信。」
「太好了!我也觉得很舒服,就好像是飞上天了一样……咦?奇…奇怪?」
这时谦信感觉到自已的力量正在消失,而我则感觉到力量提升了一点,我知
道这是等级诅咒的效果,现在我的等级提升到了LV5。
谦信担心的说道:「赛利卡大人,我感觉自已的力量好像消失了,这…这该
不会是上天的惩罚吧?因为我们在神圣的洞穴里行苟且之事!」
我笑着说道:「你不用那么担心啦!谦信,你是受到了诅咒,跟上天的惩罚
没有任何关系。」
「咦?诅咒?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嘛……」
於是我便把等级诅咒的事给说了出来,谦信听完后说道:「也就是说……我
是受到了等级诅咒的影响,等级降低成了LV1,但是基础能力却提升了,没错
吧?」
「没错!另外如果你有装备特殊道具的话,它也会在诅咒发动时融入你的体
内,来增强你的能力。」
「原来如此。」
虽然谦信没有对等级降低一事表达任何的不满,但我毕竟亏欠於她,便低着
头说道:「真是抱歉!谦信,因为我的缘故,害你的等级降低了!」
谦信把我扶了起来,然后温柔的说道:「赛利卡大人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只
不过是等级降低而已,又不是没有办法再练回去,而且……如果透过跟我做爱能
够帮你提升等级的话,无论要重新练级几次我都愿意!」
听到谦信这么说,我觉得非常感动,便激动的抱着谦信说道:「谢谢你!谦
信,你果然是我最棒的女人!」
「赛…赛利卡大人…你不要这个样子…不然我会……」对於我这突如其来的
举动,谦信感到既害羞又高兴。
这时我感觉又硬了起来,便说道:「谦信,为了回报你的爱!让我们再来做
一次,怎么样?」
「咦?还要再做啊?好吧,只要赛利卡大人想要的话,无论何时我都愿意配
合的!」
「谦信!」
我话一说完就如同饿狼一样,扑向谦信这只可爱的小绵羊,没多久,山洞中
又传来令人害羞的呻吟声和喘息声,一直到天亮才结束。
这一晚,我连续射了五次精,而谦信则高潮了无数次,最后谦信因为精疲力
尽,而在太阳刚出来的时候就昏睡过去,至於我则在一旁静静的守护她,同时也
注意给火堆加柴,免得它熄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了一下手錶,心想:「已经早上七点了,差不多该收
拾了。」
於是我便把窝在我怀里的谦信给叫了起来,谦信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在
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十分慌张的说道:「糟了!我不小心睡着了!呜……怎么办?
这下子修练就失败了!」
我笑着说道:「呵呵,你不用那么担心啦!谦信,你是在早上五点多的时候
睡着的,那个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卷轴上不是说只要撑到清晨就可以了吗?所
以说你这样就不算是失败。」
「真…真的吗?」
「嗯!这点我可以保证。」
「呼~!太好了!差点以为自已失败了!幸好我有撑到天亮才睡着。」
「好了!该起床收拾收拾了,我想其它人也应该起床了吧?要是被她们看到
我们现在这样的话可就尴尬了!」
「说的也是!」
於是我们便起身穿衣服,然后把东西收拾乾净,最后在确定柴火已经熄灭后
我们才离开。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平安回到春日山城,爱见我们都平安归来,便
命人准备午饭,让大家好好的大吃一顿。
爱说道:「幸好你们大家都平安无事,原本我还有点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危
险呢?」
我笑着说道:「哈哈哈!爱你多心了啦!有本大爷在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危
险,而且就连谦信的修行也顺利完成了!」
「嗯!」谦信一边点头,一边大吃特吃的回应道。
「你这叫……」
「顺利完成了?」
「你都害得谦信大人的等级降低成LV1了!居然还有脸说这种话!」胜子
怒道。
「没错!这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干得好事!给我把谦信大人的等级给还来!」
虎子怒道。
见两人快要气得抓狂了,谦信打圆场的说道:「你们两个不要那么生气,虽
然我的等级降低了,但是我的基础能力却提升了,等级只要重头开始修练的话,
一段时间后就可以练回去,幸好乱世已经结束,最起码可以不用担心会碰到什么
危险。」
「可是……」
见谦信已经接受了这件事,胜子跟虎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这时谦信说道:「对了!小爱,昨天我已经决定,我要跟赛利卡大人他们一
起去大陆做修行之旅。」
「什么?」
「喔?你已经决定好啦?」
相较於胜子跟虎子的惊讶,爱则是一脸淡定,彷彿她早就知道谦信会主动提
起这件事一样。
「我知道自已总是在给小爱添麻烦,但是……这一次的修行之旅我是一定要
去!所以……上杉家的政务就……」
「放心吧!我早就有心里准备了!倒不如说……就算你当初在乱世刚结束的
时候跟赛利卡走了也没有关系!现在JAPAN很安定,上杉家也没有发生什么
大事,而且即使有什么突发状况,我也早就想出几个应对之策了!所以……你就
放心的去吧!」
「小爱……真的很谢谢你!」谦信感激的说道。
「哎呀!我们是什么关系呢!还谢什么?记得到大陆后要常写信回来,还有
路边的东西不要乱捡,陌生人给的食物也不要乱吃,知不知道啊?」
「嗯!我会铭记在心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阿尔卡捏泽小声的对我说道:「大哥,她们这话怎么听起
来怎么那么像是妈妈对要去远足的孩子说的话?」
我无奈的说道:「谁叫谦信是这种个性,所以爱就比较辛苦啰!」
「原来如此。」
吃饱饭后,我们就离开了上杉家,然后朝着尾张的方向前进。
由於谦信要离开JAPAN,所以有些事要跟织田幕府的人交代一下,顺便
跟那里的人说声再见。
一听到谦信要跟我一起去大陆,香也跟着说道:「谦信大人要去大陆啊!好
好喔!我可不可以也一起去?」
「可以啊!一起来吧!」
「好耶!」
「不行!小香,难道你忘了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吗?」信长说道。
3G也附和的说道:「信长大人说得没错!香大人,而且大陆那边太危险了!
不但有很多很可怕的怪物,甚至还有魔人的存在,而且更重要的事……那边还有
很多像柴田胜家大人那样的萝莉控!冲着这一点,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香大人去
大陆的!」
「呜……怎么这样?」
看到香一脸失望的样子,我觉得很可怜,便小声的对谦信说道:「谦信,你
赶快用帝之威光来说明信长他们吧!」
「可是……嗯,我知道了!」
原本谦信是不想把帝之威光用在这种事情上,但是一看到香这么可怜的样子,
谦信也深表同情,於是便发动帝之威光,以帝的身份来仲裁这件事。
只见谦信站了起来,身上立刻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这正是帝的象徵,帝之
威光,在这道光的照耀下,只要是JAPAN出身的居民,无论他是人类还是妖
怪,全都不得不臣服於帝的面前。
「啊!帝啊!」
看到谦信发出威光,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和阿尔卡捏泽之外,其它人都恭敬
的跪在谦信的面前。
阿尔卡捏泽惊讶的说道:「咦?这…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们大
家全都跪下了?」
我拍拍阿尔卡捏泽的肩膀说道:「你不要那么紧张!这就是传说中的帝之威
光,也就是帝的证明,在这道光的照耀下,只要是JAPAN出身的居民,无论
他是人类还是妖怪,全都不得不臣服於帝的面前。」
「原来如此,这真是太厉害了!」
只见谦信用十分有威严的语气说道:「信长大人、3G大人,我认为让香大
人去大陆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们就让她去有何不可呢?」
「可是大陆那边很危险……」
「如果是在担心香大人的安危的话,我跟赛利卡大人会拚命保护她的,还是
说你们信不过我吗?」
「岂敢!岂敢!帝的力量威镇天下,我等能安居乐业,这全仰赖帝的威光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威光的关系,信长跟3G讲的话比平时还要低姿态很多,
就只差没有用奴才来当自称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香大人,你赶快去收拾行李,然
后我们就起程吧!」
「是!」
事情决定好后,谦信便解除了帝之威光,大家也都能自由行动了,虽然刚才
答应了谦信的要求,但是信长跟3G还是很不安。
在目送我们离开后,3G不安的说道:「信长大人,我们就这样让香大人离
开好吗?还是派忍者们暗中保护这样比较好吧?」
信长摇摇头说道:「不,那样的话,香应该会很生气才对!我看还是这样就
好了。」
「可是……」
「3G,如果你真的很担心的话,你先去把你的工作跟部下们交代一下,然
后我再以考察的名义派你去大陆那边一趟不就行了!」
「说的也是!老夫这就去准备!」3G话一说完就往城里跑去。
信长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唉~!香是这样,3G也是这样,还真是让人放
心不下!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有一大堆工作要做的话,我也想跟着一起去
大陆呢!」
虽然信长心里很担心香的安危,但他也认为这是让香成长的一个大好机会,
所以他也就放心的让香前往大陆。
之后,我们一行人先在安土城住上最后一晚,然后朝着摄津的方向前去,一
方面我有事要找天志教的大正僧—性眼商量有关徵召建筑工人一事,另一方面我
打算从大阪湾走水路去九州,然后再从天满桥回大陆。
在听完我的要求后,性眼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不过他也提出一个交换条件,
那就是要在我的城里建设天志教的神社,同时还要允许传教。
虽然我不太认为以AL教为主的大陆会有多少人愿意去信仰天志教,但既然
性眼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我也就答应了,只不过我也要求天志教的人不能强迫
大陆的人改信天志教,以免发生宗教之间的争斗,这点性眼表示他也会强烈要求
僧人们的。
在做完这些后,我们一行人搭船前往九州,然后再从天满桥前往大陆,这就
结束了这一次的JAPAN之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