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公侯淫风录】(第一卷)(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取阴补阳(下)
周秋媚坐在周云身上,浑身赤裸着一丝不挂,就连女人家最为私密的羞耻之
处都未遮掩,就这般与亲生儿子紧贴在一块儿。
先是一瞧周云的神色,只见他是面色涨红气息急促,一双眼睛就跟被勾住似
得死死盯着娘亲胸口的雪白豪乳,这副神情仿佛是在说巴不得张嘴咬一口。
周秋媚虽是在自身的穴位上扎了一针起了点催情的效果,但也只能提高性欲,
还没到了意乱神迷的程度,不然天底下的登徒子只靠着这一手还不知要糟蹋多少
清白姑娘。
因此,虽然体内性欲喷张,但周秋媚这脑子还是醒着的,一瞧周云这幅饿坏
了的馋猫要吃腥的模样,她这只母猫顿时升起了逗逗崽子的玩心。
「小家伙,眼珠子怎么出毛病了似得,动也不动。」周秋媚明知故问。
周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神太过下作,讪笑道:「娘亲明明知道为何…」
周秋媚见他这般反应,更是来了兴趣;诱人的翘肥臀就这样坐在儿子身上,
上身却是俯下将白花花的胸脯挤压在儿子的脸上。
「是因为娘的这对大奶子吧?」抛去在人前的幽王身份,没想到周秋媚还能
说出这般粗俗直白的词汇。
「唔唔…」周云整张小脸顿时被柔软的乳肉堵住,一吸气就是满鼻子的乳香,
一双小手胡乱地在娘亲身上抓着摸着。
若是常人能被周秋媚这极品的豪乳捂脸,就是被捂死也值了;可周云不一样,
他还没享尽福分呢,怎会在此刻轻易地倒下?
只瞧这周少主罕见地发了一次神威,张开小嘴一口就咬在娘亲的巨乳上,牙
齿紧咬着敏感娇嫩的乳头,舌头也趁机在乳头上刮舔。
「嘶!你这坏崽子!轻点儿!」周秋媚疼得叫出声来。
谁知这还没完,周云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气都在翻腾,也不知是因为情欲攻
心还是因为娘亲刚刚渡给自己的那一点内力。
只瞧他用两只小手紧抓着娘亲的腰,将其推倒之后反压在身下,周秋媚这样
一个成熟娇媚的女子,竟被一个连她胸口都不到的小娃娃给骑在身上。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周秋媚这个当娘的有意让着他,不然就凭周云这娇生惯
养的身子骨,怎么可能有力气将一个成年人压制住。
周云眼瞧着娘亲被自己压在身下,而自己的屁股正坐在她白花花的肚皮上,
胯下的阴囊和气势汹汹的鸡巴贴在娘亲光滑细嫩的皮肤上,这般滋味怎叫一个爽
字。
「嘿嘿,有道是你罢唱来我上场,现在轮到我骑在娘亲身上了。」
周云像个凯旋的小将军一般,胯下的也鸡巴翘的老高,眉飞色舞地道。
周秋媚望着这个从未让自己省心过的儿子,先是无奈地叹息一声,是为自己;
后又嗤笑一声,也为自己。
「小祖宗,你若不怕这命根子从此以后再不能用,就接着乐吧。」周秋媚娇
嗔道。
被这么一说,周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问道:「娘…娘亲…你方才所说的取
阴补阳,该如何补啊?」
周秋媚白了他一眼,本不情愿细说,但一想到这是关系到儿子的命根子,况
且这事因自己而起,周秋媚只好强忍着羞意。
她望了一眼儿子的胯下,那不老实的阳根恰似一挺小银枪,直直的翘着;而
那阳根下的卵袋子紧贴在自己的肚皮上,真是让人羞。
之后,她在儿子疑惑的眼神注视中,朱唇轻启说道:「娘亲方才便已说了,
是用为娘的阴,来补你这小崽子的阳…」
「而至于其中具体玄机,说了你也不懂…总之…」说到此处,顿了一下;周
秋媚接下来的话还未说出口,脑海里竟然就已经浮现出了昨晚的画面。
「总之…只要你与娘亲交欢…接下来的事交予娘亲便可。」
说罢,周秋媚竟然察觉到自己的私处当中分泌出几分滑腻,不由得俏脸一红。
「肯定…肯定是因为我给自己扎了催情的穴道的缘故…」周秋媚在心中这般
安慰自己。
周云并未察觉到娘亲心中所想,而是因她刚刚所说的话而激动不已:「娘亲,
你说的是真的?」
周秋媚笑骂道:「那你以为娘亲这般举动是为何?要不是怕你这命根子废了,
你这小崽子怎会享这般福?」
周云终于不再犹豫,大笑一声之后,整个人都趴在娘亲身上,张嘴就想尝尝
娘亲朱唇的滋味。
谁知周秋媚将周云一把从身上推下,母子俩的位置再度反转,周秋媚又一次
骑在了周云身上。
周秋媚察觉到儿子那不解当中参杂着几分焦急的神情,又是一声娇嗔:「色
胚子,娘亲可不是要与你快活的,是为了给你治命根子。」
说罢,周秋媚骑在周云身上,丰满的肥臀高高抬起,将光洁无毛娇嫩诱人的
私处对准了儿子的鸡巴,再用手去握住这根坏东西将其扶正。
「娘亲…」周云咕噜咽了一口吐沫,他已经猜到娘亲要这么做了。
周秋媚抬起头,幽怨地瞥了一眼周云,四目相对片刻便分开:「真不知你这
小家伙究竟是修了多少辈子的福分。」
语罢,那雪白的大屁股便直接坐下,娇嫩的私处也朝着周云的命根子而去。
然而这次却没有直接纳入,周云明明白白地看见,自己的龟头刚抵到娘亲的
阴唇边上,娘亲的屁股就停下了。
「那李玉君,也像这般与你快活过吧?」
周秋媚不知为何突然有此一问,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周云,在这对明亮的眸子
中,醋意与妒意各掺一半。
周云也用手撑着身子,与娘亲四目相对,但不知如何作答。
此时虽无声,但母子间的对视却仿佛有声。
看那幽州王,爱意如痴,妒如火。
瞧这周少主,愧意满心,情不改。
「罢了…罢了…」
周秋媚见周云许久为做声,她这个最了解儿子的母亲也已猜到儿子心中所想。
「小崽子,这艳福还真羡煞旁人。」周秋媚在心里带着醋意地骂了一句。
之后,她便将自己的身子沉沉坐下,娇嫩的私处也一并将儿子的鸡巴整根吞
入穴中。
「啊!」
周云无防备之下被娘亲来了这么一出,整个肉棒都被湿热温暖的蜜穴裹住,
猝不及防之下轻唤了一声。
周秋媚的私处紧紧地贴在周云身上,不留一丝缝隙;撩人的艳臀又紧压在儿
子的大腿,饱满硕大的双乳随着吐息起起伏伏。
「娘亲…」
周云只觉得自己的命根子被置入一个温暖潮湿而又快活的地方,而且格外的
水润;美穴里娇嫩的腔肉与周云的鸡巴紧贴在一起,稍微挤压摩擦便会令他体会
到飘飘欲仙般的快感。
浑身都被这快感刺激的兴奋不已,周云忍不住让自己的阳具在娘亲潮水泛滥
的肉穴里动了几下。
「唔…嗯…」
周秋媚本想掌握主动权,谁想周云这小家伙先动了动,周秋媚远比寻常女子
敏感的肉穴被儿子的鸡巴这么一摩擦,只觉得一股酥酥麻麻的在体内乱窜,这骨
头都跟着酥软了。
「小崽子…谁叫你乱动的?」周秋媚嘴上说着小崽子,眼睛里却是水汪汪地
春情;此时此刻身怀媚骨的她娇态显露,真可谓是勾人魂魄。
「可是…娘亲…云儿好舒服啊…」周云此时已是浴火焚身,直接抱住娘亲的
软腰,胯下一用力胡乱地挺动起来。
周秋媚刚想说些什么,而这色胚子却猴急的动着身子,将那淫根在自己的肉
穴里用力的插着、捅着、捣着。
她本想出言制止,可在儿子的几番猛插之下,情不自禁地跟着扭了下腰,那
淫荡的肉穴里汩汩流出的淫水甚至打湿了床单。
之后转念一想,自己这次给云儿取阴补阳,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不就是男女
交欢么?
这样想来,周秋媚便又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干脆顺着身体的情欲,去迎合
着儿子的动作。
「呼…呼…娘亲…你的肉穴里面…好暖和啊…」
周云一只手绕过娘亲的腋下按在其光滑的脊背上,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紧抓
着一只柔软的大奶子,而双眼却是盯着随娘亲的身体起伏不断晃动的奶子,此时
此刻他恨不得多长出一双手来。
周秋媚虽然正被亲生儿子插着淫水泛滥的白虎美穴,而且还挺动着身体迎合
着儿子的插送,可听到从周云嘴里说出来的这句话仍然是美靥一红,显得更加娇
艳。
「小…小…崽子…不许说…这…这种…羞辱为娘…的…淫…言…秽语!」
周秋媚言辞呵斥道,可每说一两个字就会随着鸡巴的插送轻叫一声;这明显
是带有呵斥的词汇,在浪叫的影响下却是显得淫秽不堪。
周云没有理会娘亲的呵斥,双手按在娘亲优美的大腿上,恰到好处的肉感让
周云忍不住多掐了几把;看着娘亲骑在自己的身上以女上位不断地扭着身躯,她
那胸前巨大的双乳更是随着身体的起伏产生赏心悦目的乳浪。
「娘亲…你…真的…好美啊…」周云此时此刻完全被娘亲迷住,痴痴地道。
周秋媚瞧他这般神情,又是娇嗔一声:「色胚子…为娘…真…真该…好好…
教训你…一次…」
嘴上这么说,但她究竟是否使得就没人知道了。
接下来,周秋媚让周云安静地躺在床上不要捣乱,自己则是以女上位骑乘在
儿子身上掌握了主权。
然后,周秋媚骑在儿子身上稍作休息了片刻,而且那气势磅礴的淫根始终停
留在她体内。
「呼…」周秋媚半眯着眼,瞧了瞧同样是脸色绯红的周云,恍惚之间竟然觉
得云儿这般表情颇为惹人怜爱。
「这孩子…」周秋媚看着周云,虽正与其私处交合,却是露出了慈母般的笑
容。
周云却并未察觉到娘亲的眼神,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娘亲白花花的大奶子,只
瞧这两只沉甸甸的乳球一直在自己眼前上下晃动,撩拨的他这颗心都烧起了邪火。
于是,他干脆用手撑着身子下半身却不动,直接把脸埋进娘的胸脯,小猪拱
食般的狠狠拱了几下,遂而张开嘴咬住一颗乳头。
周秋媚的身体本就敏感,现如今饥渴难耐的肉穴里插着一根炙热的肉棒,娇
嫩欲滴的乳头又被周云一口咬住。
这小崽子毫无怜香惜玉的念头,一张小口,上下两排牙齿顿时就将嘴里的乳
头紧紧咬住,嘴唇紧贴在娘亲的乳晕上不停吸允,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而那娇艳脆嫩的乳头,被周云的牙齿用力的扯咬着,沾满了口水的舌头更是
在乳头上打转,不停的挑逗。
周秋媚双手紧抱住周云,一边是被周云这小崽子咬的直呼喊疼,而另一边则
是肉穴被插的快活不已娇喘连连。
「你…你这…白眼狼…娘亲…我…嗯…好心好意…呀…给你…补阳…你怎…」
周秋媚自己敏感的乳头被咬的生疼,张嘴就是要呵斥几句,而周云此刻却加
大了肏穴的力道与速度,挺着弱不禁风的腰杆拼了命地往上顶。
此番进攻确实起到了作用,只见周云嘴里死死咬着娘亲的乳头不肯松嘴,双
手绕过柔软的细腰用力地掐在娘亲的肥臀上,弹性十足的臀肉好似棉花一般柔嫩。
周云鼻子里喘着粗气,眼睛都红了似得,像一头正在发情交配的小牛犊子,
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用尽全力地狠肏面前这位如妲己再世般的美母。
狂干猛肏了十几次,周秋媚竟被周云折腾的毫无还手之力,与昨晚那位冷艳
如冰的女王判若两人。
「娘…娘亲啊…」周云趁着娘亲浑身酥软无力招架的时机,竟又反将一军,
迅速地将肉棒从娘亲的腟穴里拔出,用力地将其推倒在床上。
周秋媚完全不做抵抗,就这么轻易地被推倒在床,浑身上下快活的飘飘欲仙,
脑子里连给儿子取阴补阳的要紧事险些忘记。
周云此时此刻全然将自己鸡巴的安危抛之脑后,心里只想着能在娘亲身上多
快活一分,双手抓着娘亲的双腿将其分开,那已经被征伐一番的阴户随之显露。
不得不说,周秋媚这名器着实少见,不仅天生无毛极其敏感,而且水润滑腻,
稍加逗弄便会流出蜜水。
若是寻常女子,自然不可能因私处蜜穴被阳具狠插几回就浑身无力娇喘连连,
但周秋媚这极其敏感的露水白虎却不同寻常,极其敏感的名器虽然能享受到不一
般的快感,但也更容易在鱼水交欢时被人征服。
有谁能想得到,平日里威风八面声名显赫的幽州王,在房事方面却是一个不
堪一击的弱女子呢?
甚至就连周云这个小孩子无需费力即可杀的她丢盔弃甲。
用力地掰开娘亲的两条美腿,饱满诱人的阴户瞬间引入眼帘,刚刚被猛肏了
一番的白虎美穴此刻是一片狼藉;阴户四周沾满了淫靡的蜜水,私密至极的腟穴
口甚至还未闭合,一张一缩地犹如饥饿的小嘴渴求着炽热肉棒的填入。
此情此景,周云自然按耐不住,双手抓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借力挺了挺身
子,将胯下的肉杵抵在美穴边上,屁股往前一顶,顿时没入了半截。
周秋媚这敏感的体质被周云连番折腾,已是遭不住,浑身瘫软倒在床上,还
未泄身就全身发软四肢无力;整个腟穴里都被酥酥麻麻的快感占据着,羞人的淫
液止不住地流,甚至流到自己的屁股上。
可是,周秋媚毕竟是周云的母亲,岂是那么容易缴械投降的?更何况比起肉
欲之欢,周秋媚更为在意的是儿子的身体。
「淫崽子…莫要…唔…莫要着急…为娘…啊…啊…为娘还得给你…补阳…」
周秋媚一边承受着周云这淫崽子的狂插猛干,还不忘提醒。
周云此时全然将劳什子取阴补阳抛之脑后,他只知道自己的鸡巴被娘亲的名
器美穴紧紧裹住,温暖水润的腟肉像肉垫子一般贴在自己的鸡巴上,肉壁上的皱
褶更是让他在抽插时体会到绝妙的快感。
什么取阴补阳,都滚他妈的!周云此刻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娘亲,这个骚媚入
骨艳赛妲己的绝世尤物!完全无须做作,媚态天成的美人!
即使是从小见惯了美人的周云此刻也失去了理智,即便昨晚他被娘亲折磨的
险些咽气,即便他的命根子现在还面临着搞不好彻底废掉的危险,但周云凭借着
娘亲刚刚渡给自己的一点内力,完全是拼着满脑子的淫欲来猛肏这位美母。
难怪有那么多英雄为美人折腰,难怪古时有君王不上早朝。
周云往日那可爱的小脸上写满了淫欲,他用力地分开娘亲的双腿,使其私处
尽可能的张开,而已经插入娘亲美穴里的肉棒在他的挺动之下,猛地向深处狂捣。
一位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竟然能与幽州女王鱼水交融,而且还肏的她毫无
还手之力,这事要是传出去,估计没几个人会相信。
周云这回是使上了吃奶的劲,扛起娘亲的两条美腿,胯下的肉棒不停地在肉
穴里进进出出,硬如鹅卵的龟头在腟穴里狂捣猛撞,每每一记很击就会使得周秋
媚娇喘一声。
「咿呀…啊啊啊…你这…啊啊…云儿…唔…别…啊…别这么…唔…娘…啊啊
…我…唔…娘…受不了…嗯…慢点…啊啊…」
周秋媚随着周云的撞击,娇躯不停地颤动;吃力地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可自己的私处正被儿子用鸡巴大力猛肏着,浑身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她乌黑的
头发也凌乱了,几缕乱糟糟的发丝遮住了左眼,直垂到胸口。
「娘…呼哧…娘亲啊…唔…云儿…唔…好舒服…」周云抱着娘亲的一条美腿
扛在肩上,屁股就跟着了魔似得不断前后挺动,势头不减的鸡巴在美穴里不停进
出,龟头不断地挤压研磨着腟穴内的软肉。
周秋媚也已意乱情迷,上半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因为动情的缘故浑身的血液
都加速流通,整个人的肌肤显得更加红润;樱唇张开急促地吐出灼热的香气,美
丽动人的俏脸写满了春意,明亮的双眸中,情欲好似绵绵秋水一般令人着谜,水
灵的双眼似乎会说话一般,深情地注视着周云。
而她的下半身,则完全像是瘫软了一般,任由周云如何折腾;两条温润修长
的美腿随他如何摆弄,即便周云伸出舌头在她的腿上猛舔一口,周秋媚也只是轻
吟一声并未拒绝。
如此猛干了几十下,周云依旧势头不减,反倒是周秋媚最先撑不住,只见她
的一双美腿突然绞住儿子的身体,原本就很窄紧的美穴猛地一缩,将周云的肉杵
狠狠吸住。
只见周秋媚羞红了脸,如若醉酒一般,双眼之中荡漾着春情秋水,娇呼道:
「云儿…快…娘的元阴要泄出来了…」
谁知周云却如未听见一般,依旧将手抓在娘亲的大腿上稳住身形,五指将丰
腴的大腿肉都掐出了印子;整个人魔怔了似得用肉杵去捣娘亲的腟穴。
「你这混崽子!」周秋媚急了,自己这取阴补阳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取自己的
元阴,如今元阴快出来了,云儿这小崽子却着魔似得不为所动,那我刚刚不是白
白被这小崽子折腾了?
更何况周秋媚也是救子心切,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运转自身的内力;刚刚
还瘫软无力的四肢百骸瞬间充满了力道,只见她整个人坐在周云身上,双手捧着
儿子的脑袋,将自己的红唇印在其小嘴上。
双唇相印,两人却是各有想法。
周云此时满脑子只有快活,只有享受;周秋媚此时脑子里只有救子,只有母
爱。
察觉到还差些火候,周秋媚伸出一只手撑在床上,大大张开自己的双腿,肉
穴牢牢地箍住儿子的肉棒,用力地抬起肥臀,之后又用力狠狠坐下。
只听「啪!啪!啪!」清脆的响声,周秋媚肥臀上的臀肉也跟着颤了颤,饱
满的阴户狠狠地与儿子的胯间猛撞,发出响声。
猛地起伏了几次,周云的肉杵也在娘亲体内摩擦了几番,周秋媚终于被搞到
泄身!
「呜呜…呜呜呜!!!」
周秋媚的嘴唇与周云死死地交合在一起,不留一点缝隙,虽然快感如潮水般
袭来,整个人恍若身临仙境般的妙不可言,但周秋媚依旧没有忘记正事。
只见周秋媚在自己的小腹上某个穴位点了一下,一股磅礴的内力掺杂着元阴
从她的小腹突然升起,周秋媚连忙用手掌紧贴着周云的丹田,将这些内力与元阴
渡给了心爱的儿子。
不仅如此,一股接一股的元阴被周秋媚从自己体内取出,丝毫不顾自身损耗
地传入周云体内,或是通过手掌渡给周云,或是通过正在激吻的嘴巴,或是通过
正结合在一块儿的私处。
女子的元阴只有在高潮泄身时取出方位最佳,其他为次;而周秋媚的元阴更
是比寻常女子珍贵百倍,再加上其输入给周云的磅礴内力,治好周云的身体绝对
不成问题。
当然了,周云并不可能因为娘亲给他渡了许多内力就变成什么高手,只不过
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内精力比往常充沛而已。
毕竟,培养高手哪儿有那么简单。
良久之后,母子俩人的嘴唇方才分开,一丝透明的唾液形成了丝线,连接在
母子俩的嘴唇中间。
周秋媚潮红着脸,气喘吁吁,整个人都是一副精力不足的模样,毕竟她刚才
损耗了太多,估计要好生调养十来天才能恢复。
这也是亏得周秋媚底子深厚,换做是别的人,估计要花上好几个月才能恢复
内力。
「唔…娘亲…这…这是…」周云诧异地望着娘亲,他也察觉到了自己体内被
娘亲渡入的东西。
周秋媚此时已是精疲力尽,望着周云的双眼,周秋媚宠溺地一笑:「为娘不
是说了吗?要把你的命根子治好,如何?我没食言吧?」
「这…这就治好了吗?」周云惊奇地望着自己的胯下,却只看到了娘亲的肉
穴。
「要等到明天…明天一早…那些元阴就融入你体内了…」周秋媚喘着粗气,
呼吸不稳地说道。
周云一听,果然是露出欣喜之色,可还没等他欢呼,周秋媚竟然面露含羞地
道:「云儿…娘亲实在是被你折腾的受不了…刚刚又损了那么多元阴…实在是…
实在是遭不住了…」
「所以…我们母子俩还是早些休息吧…」周秋媚说着,作势就要将周云的肉
棒从自己体内弄出去。
周云这下子可急了,谁能舍得娘亲的白虎美穴啊!可一想到娘亲是为了治自
己的身子才累成这样,心中也是有愧,自然不好撒娇耍性。
周秋媚瞧他这幅垂头丧气的模样,还能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原本作势要离开
的身子又坐了回去。
「嗯?娘亲?」周云没意料到,不解的看着娘亲。
周秋媚妩媚地白了他一眼,撒娇弄媚似得捏了捏儿子的鼻头,娇声道:「色
胚子,算为娘心情好,瞧你这般可怜…」
说着,周秋媚双腿紧紧缠着周云,身体躺在床上,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小崽子还等什么?都这么晚了,早些弄完,早些休息。」周秋媚瞥了小崽
子一眼,娇嗔道。
周云喜出望外,本以为今天又不得尽兴,却未想到娘亲是这般的疼爱他。
「娘亲真好!」周云这句话发自肺腑,双手按着娘的双腿,再一次抽送着自
己的肉杵。
周秋媚一见周云这眉开眼笑的模样,啐了一口,道:「小崽子,肯给你肏穴
就夸娘好。」
周云这小崽子却并未因娘亲的挪揄就感到羞愧,反而是贱兮兮地一笑,整个
人都压在娘亲身上,屁股不停的耸动,母子俩的私处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周秋媚又是嘴上骂了声小崽子,心里却叹了句小祖宗,双手搂住周云的后颈,
身体不停地迎合周云的撞击。
周云趴在娘亲温软的娇躯上,双手用力地捏掐着柔嫩饱满的奶子,五根手指
都陷入了乳肉当中。
坚硬胀大的鸡巴不停地在肉穴里进进出出,周云每次拔出都会带出一片淫靡
粘稠的水液,刺入时又会用尽全力,小小的卵蛋拍打在娘亲的私处下方,每次撞
击都啪啪作响。
「娘…娘亲啊…呜呜…」周云看着自己身下的娘亲,这位媚骨天成丰乳肥臀,
冰肌玉肤双眸如星的美母此时正面若桃花地娇喘。
周秋媚的娇态呻吟仿佛是振奋士气的鼓声,周云更加卖力的进攻娘亲的肉穴
深处,每次抽插恨不得将卵蛋也一并突入到肉穴之内似得。
年幼却身怀大器的周云用胯下的肉杵在娘亲的肉穴里卖力耕耘,扛着两条美
腿不停地耸动着身子,卵蛋拍打的声音啪啪啪作响。
周秋媚也有些忘乎所以,母子乱伦本就是千夫所指万人咒骂的逆伦恶行,但
正因如此,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更是唤醒了内心里肮脏龌龊的邪念。
周秋媚躺在床上,尽情地享受着儿子的「孝敬」
每当周云的肉杵顶到肉穴深处时,周秋媚便会随之呻吟一声,双腿更加用力
地紧夹着儿子弱小的身体,仿佛是在鼓励一般。
「呼哧…呼哧…」
周云喘着粗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娘亲,满脑子都只剩下最纯粹的淫邪,
耸动着与娘亲丰腴的娇躯不成比例的弱小身子,不停地重复抽送。
坚硬的肉杵在娘亲的肉穴里一进一出,龟头刮在肉壁上的皱褶使得母子俩人
都快活无比,潺潺流出的淫水使得母子俩的交欢结合更加顺利,不停地蠕动吸允
的腟穴更是让肉杵舒爽的无以复加。
最终,周云涨红着小脸,扛着娘亲的双腿又是肏弄了百次,只觉得龟头上突
然传来一阵酸麻的快感,紧接着便瘫倒在了娘亲身上不再挺动。
「云…云儿…」周秋媚温柔地轻抚着爱子的头发,像是哄小娃娃似的语气,
问道:「如何…这下子…呼…满意了吧?」
趴在其身上的周云抬起头来,冲着娘亲露出一个顽皮的微笑。
娘亲并未作声,伸手在他脸蛋上亲昵地掐了一下,温婉一笑。
「满意了就老老实实地躺下睡觉。」周秋媚往小崽子的屁股蛋子上拍了一下。
周云有些依依不舍地从娘亲身上爬起来,已经变软了的肉杵也从腟穴里滑落
出来,还一并带出了许多粘液。
看着自己变软的鸡巴,周云还是有些不放心,望着娇喘吁吁浑身无力的娘亲,
问:「娘亲,真的把我治好了?」
周秋媚妩媚地白了他一眼,道:「娘亲何时骗过你?再说了,关系到我们周
家传宗接代的大事,我又岂会弄虚作假?」
周云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
说完,周云躺在娘亲身边,一条腿不老实地搭在娘亲身上,一只色爪更是放
在娘亲的胸脯上。
周秋媚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这幅眼神仿佛是在骂满脑子淫念的色胚子,却
并未打掉这只作怪的爪子,便任由了他。
周云见娘亲也没拒绝,嘿嘿一笑,便抓着娘亲的一只乳球亵玩了起来。
「这么晚了,你若还要作怪,信不信我再让你尝尝昨晚的滋味?」周秋媚见
周云更加得寸进尺,威胁道。
周云一个激灵,瞬间就收回了自己的色爪子,老老实实地躺在娘亲身边不再
动手动脚。
毕竟昨晚上发生的事,简直是惨绝人寰…
最起码,周少主是这么认为的。
接下来周云一直老老实实的闭眼休息,而且刚刚经历了一番盘肠大战,确实
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不一会儿,周云便躺在娘亲身边睡着了。
然而周秋媚却未睡下。
她用手撑着身子,有些吃力地坐起身来,挪到床边,费劲地下了床。
只瞧她浑身一丝不挂,双乳上还沾着周云留下的唾液,娇嫩的私处被征伐的
是一片狼藉,肉穴口像一张小嘴似得一张一缩。
好不容易下了床,赤裸的玉足刚一踩在地上,整个人忽然一晃,连忙用手扶
着床边方才稳住身形。
「这小家伙…竟然把我折腾的腿都软了…」周秋媚回头羞涩地望了一眼睡着
的周云,见他没发现自己的窘态,松了口气。
脚步虚浮地走到椅子旁,周秋媚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温茶。
毕竟刚才呻吟了那么长时间,喉咙都要喊疼了。
拿起茶杯,轻轻吹了一下杯中的茶叶,周秋媚小抿了一口。
由于是在房间里,只有母子二人,周秋媚也并未穿上衣物,就这样赤身裸体
一丝不挂地喝着茶水。
「嗯!?」
周秋媚忽然动作一顿,浑身的气势瞬间大变,眼神犹如出鞘的神兵利刃,往
门口的方向看去。
「谁!?」周秋媚一声轻喝!瞬间将手中的茶杯捏成碎片!
连忙运起体内还保留着的一点内力,手中的碎片化为致命的暗器,周秋媚迅
速地将碎片往门口的方向掷去!
虽然只是普通的瓷器碎片,但在周秋媚的手中却变得致命,这些细小的碎片
划破空气朝着房门爆射而来!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间,紧闭着的木门瞬间多出了几个窟窿!
只听门外一声闷哼,便没了反应。
周秋媚并未出门去看,而是连忙回到床边捡起自己的衣物,顾不得仔细穿戴,
随手往身上一披遮住要害,便又回到门口。
伸手将房门推开,周秋媚却只看见漆黑一片的深夜,并未见到有人。
周秋媚又低头,赫然发现自己房门前的地上有几滴尚温的血液。
周秋媚的身子只披了一件大衣堪堪遮住身形,稍有幅度大点的动作便会露出
胸脯与私处,这样的衣物自然是挡不了什么风。
此时,一股深夜的冷风吹来,周秋媚的心也跟着凉了下去。
「是谁…究竟是谁…悄悄地来到我房前,我竟然都没发现…」周秋媚三分怕
七分惊的看着地上的几滴血,心中顿时翻起了滔天巨浪。
「我与云儿母子通奸的事如果传了出去…」周秋媚一想到这点,冷汗就冒了
出来。
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房内,周云这小崽子竟然还在睡,并未听到刚才的动静。
「可恶…到底是谁!」周秋媚在心中因惧生怒,已经有了找出此人将其灭口
的念头。
「慢着!有这般轻功能够来到我房前而且没有被我第一时间发现的人…应该
只有她…」
周秋媚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的样貌。
管浊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