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万神魔异闻录】(情欲菩萨)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为什么我就没有女朋友呢。」松岗一脸痛苦地跪在地上:「明明我长得还
过得去,工作也很体面,能力还算突出,为啥就没有女孩子能注意到我呢??」
「醒醒吧松岗,别在菩萨面前诉苦,有什么愿望就赶紧许一个吧。」旁边的
部长有些不忍地看着自己的手下,松岗他足够努力,而且确实收入不低,各方面
都很优秀,被大多职员称赞,但同时因为他属于干前端设备维护活计的,所在部
门连个雌蚊子都看不到,可谓凄惨至极。
当然,在松岗这个年纪部长和其他职员都有了婚配,也就是说他是部门唯一
一个没有老婆和女友的家伙。
今天部门出游祭祀,都拖家带口的,只有他孤身一人,甚是凄凉。
「别许欲望太深重的愿望,比如女友之类的,菩萨不会理你的,不如许个涨
工资之类的愿望,说不定还能实现。」
部长对着小寺鞠了个躬走开,同时决定回去就给自己可怜的属下涨工资,工
资涨了,出去搭伴也能阔绰点。
前提是他能找到伴。
「不,我就是想要破处,但我不想要那种风月场所的女性,只想要能看上我
的异性自愿来和我做一次。」松岗在部长听不到的时候开口自语:「菩萨啊,求
求你赐给我一个女朋友吧!再不济能看得上我人格魅力的也可以啊!哪怕丑一点
我都可以接受的!」他满怀虔诚地往塞钱箱里塞了一张一万日元的大钞。
如果是真正的菩萨听到松岗的祈愿怕不是一个暴戾就锤下来了,但是今天松
岗比较走运,或者说、极端的走运。
「嗯,情欲的气息,真是久违了呢。」就在松岗做完三拜之后准备离开的同
时,一阵令人骨头酥软的女声传入了他的脑海,激得他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谁?谁在那里?」
「啊啦,是这位小哥想要妾身的疼爱吗?」魅惑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居然
直接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松岗一脸惊恐地转头看去,脸颊却被柔软的感觉所袭击,整个人
都失去力气莫名瘫了下来。
然后他终于有机会目睹声音主人的全貌。
那是一位身着白色薄纱的美丽少女,樱唇琼鼻,美目半睁,青丝散落但仔细
看可以看到其间夹杂着样式繁复的装饰用辫结,浑圆曼妙的胸部被白纱半掩着,
能看到一抹令人兴奋的红色凸起,一双形状婉转的美腿被包裹在白色的丝袜中,
微微勾动的粉色脚趾仿佛在邀请男人来一亲芳泽。
这个女人仿佛天生就能够勾起男人的欲望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的气
息,尤其那种清凉的穿着,配上本来纯洁的白色反而增加了许多情趣。
「噗!!」在意识到刚才他撞在眼前这位女士的胸部上之后,松岗并不怎么
坚韧的鼻腔一下子喷出了血。
「诶诶??」少女很是惊讶,但惊讶之后她带着一抹玩味的微笑用纤手挑起
松岗的下巴:「你真的好有趣呢,妾身很久没见过像你这么纯洁的男孩子了。」
「你,你是谁?」松岗了解到了少女的不凡,不仅是因为对方是他一生中见
过最为美丽的女人,还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地漂浮在空中,脚尖都没着地过。
「哼哼哼,妾身是情欲菩萨,正是你刚刚所参拜的小寺的主人和受贡者。」
少女样的女性轻轻地将樱唇贴到松岗的耳畔,用令人酥麻的声线说道。
「情,情欲菩萨??您真的是菩萨吗?」松岗稍微恢复了一点神志,但还是
略带结巴地问道。
不怪他疑惑,任何人都没办法把眼前这个漂亮但毫无矜持风度的女人和端庄
威严的存在联系在一起。
「嗯哼,可爱的小处男,我就是菩萨哦,不过相对你们人类常说的那些佛陀
来说,我是魔性的存在,更加接近妖怪的定义。」少女说着在松岗的脸上轻轻舔
了一下,湿滑温润的触感将松岗的警惕心压制到了最低,同时整个身体彻底放弃
抵抗软倒在对方怀里。
「妖怪吗!请您别吃我!」松岗这样害怕,但在欲望中沉沦的反应似乎很是
令少女满意,她将松岗完全搂入怀中,并摩挲着他的脸颊,让胸部散发着的花香
更加轻松地钻入他的鼻孔。
「呵呵呵呵,妾身不是真正的妖怪啦,我还算是菩萨的,当然要满足人类的
愿望换区香火咯。」她呵气道:「就算要吃掉你,也是满足你的欲望,在性的方
面,吃,掉,你。」
仅仅是听了她淘气的宣言,松岗就不由得全身一阵抖动,仿佛下一刻就要升
天的样子。
「你很敏感呢。给妾身如此之多的香火钱,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第一次有个人
类女性没法给你的完美体验吗?」
情欲菩萨玩味地笑着:「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要知道如果你真的在妾
身身上任何地方射出来哪怕一发,都能获得魔性的非人快乐,从此以后你可能就
会变成除了妾身之外没有人能满足的性欲废人了呢。」
「菩萨,居然也会援交吗?」似乎是觉得自己男人的自尊受到了冲击,松岗
红着脸,以最后的神志支撑他嘲讽了一句。
「啊咧。」情欲菩萨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带着几分恶质和宠溺的笑容:
「没想到你虽然没有一点性经验,却有着十分强烈的男性自尊呢,居然还有余力
揶揄妾身。」
「我就直说了吧,妾身的寺庙坐落在这里已经有几百年了,被翻新了好几次,
已经没有人记得这里原来供奉的其实不是什么正经菩萨了。而你,是这么多年来
唯一一个敢在妾身面前提出和性有关祈愿的男人,妾身很中意你,不管你给不给
妾身香火钱,妾身都会现身引导你的,你也可以理解成你的男性魅力吸引了妾身
呢,所以不用那么勉强自己的。」
她一边回答着,一边坏心眼地用丰满的大腿在松岗的下体上轻轻一蹭:「不
过嘛,你居然将情欲菩萨和那些出卖身体的凡人作比较,我还是很生气的,所以
要稍稍惩罚一下?」
「哦!!」滑腻的肌肤触感袭来,令松岗不解的是,他身上的衣服在不经意
间全部消失了,现在是全身光溜溜的状态,已经硬得不像话的肉棒毫无阻隔地和
她的大腿亲密接触,并充分感受到了上面舒适的温度和奇妙弹力,肉棒几乎是被
大腿的肌肤抓住了一样撸动了几下,差点让松岗直接交代了。
「怎么样?仅仅是腿部的技巧就足够让你爽翻天了,人类的女性肯定做不到
吧?这就是菩萨的伟力哟!厉害吧。」相比挑逗的语言,这种自夸邀功的语气说
出来的话反而令松岗情绪高涨。
「啊啊啊啊啊啊……别蹭了!好舒服!!」松岗的表情因为快感而扭曲,但
他还保持了一部分理智:「菩萨大人别这样!!我的同事们还在附近啊!!」
「呼呼呼,没事的,妾身下了禁制,这附近的所有生物都不会再靠近了,所
以你就安心享受自己的桃色时间吧?」她舔着性感的嘴唇,让它们看上去更加晶
莹。
「这丝袜也是参考你们人类现代的情趣用品生成的,质量很好,触感也不是
人造品能比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可是神器呢,有着轻松让男人射出来的潜力。」
情欲菩萨坏笑着将高透明度的白色丝袜向大腿根部提了提,然后凑了上去,让松
岗的肉棒能够直接接触到袜沿。
相比较化工制品的丝袜,这双白丝有传统丝织品的润泽和丝滑,而且,上面
奇妙的纹路起伏经过情欲菩萨大腿轻轻的研磨和按压,让松岗体会了个遍。
「这上面的花纹也是很有讲究的呢,这道凹陷是专门用来挑逗里筋的哟,你
看你看。」微微发红透着情欲光辉的情欲菩萨,黑色的美眸里似乎闪过粉色的爱
心型图案,这是她进入状态的证明。
被刻意地用袜口和腿根肌肤一起撩动的肉棒非常开心,肿胀得比以往都要大,
先走汁咕噜咕噜地涌动着,似乎是想要继续吐出快乐的证明,他的主人也双眼翻
白,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挺着腰,似乎努力想要驱散这种感觉。
「好——惩罚到此为止?」情欲菩萨说出这话的同时松岗刚要松口气,她却
一挑嘴角,用膝盖尖在肉棒顶部画了个圈。
「啊啊啊啊啊啊啊!!!」因为快感而哀鸣出声的松岗看上去比刚才失意的
时候还要可怜。
「呼呼呼不闹了,用腿让你射出来实在是太浪费了。那么,可爱的小处男,
你想要用什么方法来结束自己宝贝在女人身上的第一次呢」?
情欲菩萨俯身点着嘴唇对他眨了眨眼睛:「用这里吗?」
「这里?」她垫了垫丰满但看着充满弹性的乳房。
「还是,果然用本垒的办法比较好吧?」手指如同跳舞一般从胸部凸点游弋
到神秘的谷间,她哈出一口甜美的气息,吹得松岗神志恍惚。
「说起来,因为是处男的关系,你连接吻经历都没有过吧?」情欲菩萨望着
怔怔地盯着自己樱唇看的松岗,露出了妖艳的笑容:「也罢,妾身就先让你尝尝
能让人类男性飞起来的吻技,然后用所有方法绞尽你的精液好了。」
说着她低下头去,一边舔着嘴唇一边用饱含媚意且半睁的眼睛肆意打量着松
岗的唇。
「啊。」松岗下意识地发出声音,但就在他张嘴的一瞬间,情欲菩萨的唇就
印了上去,她细长的香舌直接顶开牙齿深入口腔,缠着松岗的舌头做奇怪的上下
律动,仿佛把松岗的舌头当成了糖果去舔一样。
这种黏腻的触感和瘙痒灵动的撩拨让松岗的身体完全僵硬,根本不知道要怎
么反击,同时身为男人最后的主动意识也被击碎,他只能沉浸在这样迷人的亲吻
中无法自拔。
情欲菩萨的舌头弹到松岗的牙床上,狠狠地一扫,在小处男因为瘙痒和快乐
的闷哼中,情欲菩萨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快乐。
引导这种小羔羊是最有成就感的,亲自让这些口腔没被开发过的男性吞咽自
己的唾液,然后让唾液中的催情成分肆意发挥,将他们变得更加敏感,发出更好
听的呻吟——这对她来说就是漫长生涯中值得期待的娱乐。
「妾身喜欢你哦,像你这样忠于欲望而且还很努力的孩子。」终于少女菩萨
将嘴唇主动移走,并将嘴角一缕色情的银丝舔掉,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他,同
时纤手不安分地在肉棒上游动,不时地活动手指给予里筋部分重点刺激,强烈的
瘙痒感让松岗双目都快瞪出来了。
「啊啊,别,别骚我那里,舒服过头了……」人生中第一次被一个女性毫无
保留地喜欢着,松岗仿佛要融化了一样,手脚无力,只能任情欲菩萨索取,男女
角色在此时诡异地倒转过来。
「不行?」情欲菩萨媚笑着低下头去,轻轻握住肉棒,伸出比一般人类长一
些香舌,在龟头的位置缓缓地滑动着,舌头相对粗糙的表面和温滑的唾液产生了
神奇的化学反应,那些极为细小的味蕾颗粒在里筋上拥挤的时候,细腻的快乐和
想象中的完全无法比较,简直足够烧坏神经。松岗苦闷地想要逃开,却又动弹不
得。
「你,你又不爱我,不要做得这么到位啊!!」松岗被欺负得口水横流,快
要哭出来了。对于一个独立的男人来说他的压力确实很大,同时他期待着纯粹的
爱情,这就是为什么他明明工资不低却从没去过风月场所。
「妾身知道你有爱情观方面的洁癖,但是呢?」情欲菩萨的樱唇抿了起来,
轻轻地碰触着龟头,让她接下来说出的话带着触感上魅惑人心的效果:「妾身最
擅长的就是让那些自视清高男人的堕入无边的肉欲地狱?而且妾身喜欢你的情感
可是真的哦,毕竟妾身是菩萨嘛,屈尊为你做全套不就能代表一切了嘛。」
甜美的吐息,腻人的话语,无不撩拨着松岗的心弦,让他的肉棒不争气地跳
动起来。
「更何况。唔。」她诡秘一笑,随后猛地张开檀口将肉棒整根纳入进去,同
时不遗余力地将舌头缠绕在松岗的肉棒上卷动撸弄着。
在口腔进行如此复杂刺激的同时,居然还能清晰地发出声音:「妾身更倾向
于让你迷恋妾身的性技,这样那些麻烦的感情积累就根本不需要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爆发的快感让松岗惨叫出声:「你你你!
你的舌头!它怎么可能这么长这么灵活!!!」
简直就像有条小蛇在他肉棒上爬行一样!只是他已经爽得无法组织语言了。
在这个过程中,她媚眼如丝地盯着松岗,但是松岗完全没看出来她有很艰难
地含着肉棒,嘴部和面颊也没有任何扭曲的丑态。不是他的肉棒太短小,而是对
方真的可以很轻松地含住男根吮吸。
「噗噗,辛苦你忍耐了这么久呢。先让你射一发出来吧——嗯?」清晰的声
音从含住肉棒的口中传出,同时那声媚叫因为声带的震动,紧贴着肉棒每一处的
口腔内壁与喉头的柔肉跟着一起震动,超出承受极限的律动终于击碎了松岗的精
关,让他翻着白眼噗多噗多地射了起来。
随着肉棒暴涨的经脉的涌动,情欲菩萨还不停地用卷曲的舌头捋动着,试图
将一切残留的白浊液都撸出来,这进一步加剧了射精的快感,松岗腰部完全弓了
起来,就好像整个人都被情欲菩萨的小嘴吸着脱离了地面一样。
终于,脉动结束了,情欲菩萨优雅地抽离了小嘴,她的樱唇上没挂有一滴污
秽,因为松岗的全部精液都在射出的一瞬间就被她痛饮下肚了。松岗的表情也因
过量的快感而扭曲,痴笑着,抖动着,脑子里除了粉红色什么也没剩下。
「呼呼呼,妾身可是情欲菩萨,是超脱人类的存在,虽然妾身没有强大的力
量,但妾身可以轻松地取悦人类男性,在性的战场上妾身就是无敌的,没有任何
女性能比。」
她依旧带着那种颇有余裕的魔性微笑,审视着面前的小男人:「不,说是取
悦并不正确,是榨取哟,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你榨到渣都不剩,脑子里除了射
精什么都不会去想?」
这个女人,好可怕!喘着粗气的松岗有些颓然地低头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的情
欲菩萨,居然真的产生了一种双手合十膜拜希望她放过自己的冲动。
「嗯,只是用嘴还算不上破处呢。来——看这里?」她仰躺下,将虚掩着私
处的白丝扯开,露出了下面流着晶莹甘露的溪谷,那里簇毛发都没有,非常干净,
周边几乎没有一丝杂色,和白皙的肌肤融为一体,只有一个隆起的形状和紧紧闭
合的淡粉色肉缝。
但当松岗喉头因为看到如此美景而鼓动的瞬间,情欲菩萨愉快地笑了笑,随
后小腹一阵蠕动,在松岗惊诧的表情中肉缝呲啦一下张开,两边拉出无数道淫靡
的丝线,彻底将粉色的腔道展现给他。
小穴内的肉壁呈现层层叠叠的褶皱状,一片肉叠着一片肉,即使是大张的情
况下也看不到最里面,并且整个穴口完全没有规律地蠕动着,旋转着,并不是很
肥厚的阴唇在微微颤抖,光是看到那副淫荡的光景松岗就差点又射了出来,突然
跳动了一下的阴茎弹在情欲菩萨的大腿上,留下大量透明的先走汁,也让她娇笑
连连。
「说真的,你超——可爱的!」她笑了半天,继续用充满情欲的视线注视着
松岗:「作为处男你一定不会取悦女人吧?看到这样的美景不说点什么赞美的话
吗?」
「好,好漂亮。」松岗只能痴痴地说道。
「噗——谢谢,不过小处男你真的还是太年轻了。」她故意滴往前顶了一顶
胯部,嚇得宋松岗一个激灵:「你猜猜,如果妾身是男儿身,会说什么呢?」
「什,什么啊??」
「当然是,看上去就很舒服呢呼呼呼呼呼呼?」她捂着樱唇轻笑道:「告诉
你哦,妾身的蜜穴是真正意义上的蜜穴呢,里面非常温暖胶着,而且最重要的是
——」
她在双腿间比了个爱心状的手型:「这个名器是我根据最容易逼迫各种人类
男性射精的小穴形状总结出来的呢,里面包含着以情欲为佛职的妾身对男根的全
部理解,?叫做(十回千褶杀),一共有十个大肉褶和一千个小肉褶,想象一下,
只要插进去一点点就足够让你瞬间爽到失神,如果一口气插到底……」
她附着在男人的耳边轻声说:「你会因为超出大脑承受能力的快感而晕过去,
甚至因此烧坏脑子也不是不可能。」听到这里,松岗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所以这里妾身给你一个承诺,如果你打算体验整个小穴的触感,那妾身一
定给你一个最完美的初体验,毕竟你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许有关我佛职愿望的朝拜
者,妾身会尽量保证不把你变成废人的~ 」
「当然,如果你对自己的忍耐力没有信心,我也可以就让你在外围尝尝甜头,
这也是不错的选择呢,至少安全一些不是吗?」她玩味地道。
只有这时候松岗才真正认识到,眼前的存在确实不是普度众生的佛陀,而是
魔性菩萨,「魔」才是她的本质,掌控男人性欲的可怕菩萨。
「我,我想要……」虽然知道以对方的身份完全没必要欺骗自己,但松岗还
是不愿意去相信会有人因为性器的摩擦而晕过去甚至死亡。
或者说,他已经成为了以前他很讨厌的,用下半身思考的那一部分男人了。
「我想要插进去!」他鼓起勇气这么说。
「呼呼呼呼呼?」情欲菩萨笑的花枝乱颤,她很清楚这个小男人已经沉浸在
自己所赠予的肉欲中放弃思考了,但她还是很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脸颊:「虽然你
肯定逃不掉了,但如此率直地表达自己的欲望、我很高兴哦。」
「那么,你愿意成为妾身的信徒吗,如果你愿意的话,妾身就赐予你一般男
人没有的忍耐力,让你能够和妾身随意地欢好。」情欲菩萨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令
人沉沦的魔力:「只是从此以后你就没办法和任何人类女人结合了呢,因为除了
妾身之外没有任何存在能让你射出来,只能靠祭拜妾身来排解需求。」
「但是我,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有什么钱……并不能对您有什么帮助。」
「没关系的,小男人,你叫什么名字?」情欲菩萨将一开一合的穴口抵在松
岗的龟头上,轻轻地吸吮着。
「松岗,松冈祯丞!」他大声地说出来了。
「祯丞,你愿意成为我的信徒吗?妾身不需要你的金钱和地位,只要你记得
来朝拜妾身就可以了。」
「愿意!!」
「那么祯丞,你觉得妾身是那种看人下菜碟的婊子吗?」她难得严肃地问松
岗,只是下体还在本能蠕动贴合的小穴对松岗来说宛如酷刑。
「嗷!!不,不是的!」被刺激到的松岗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那当然咯,毕竟妾身是一个……」她的嘴角悄悄地勾起一抹弧度,俯身紧
盯着双眼迷离的松岗:「生冷不忌的婊子。」
说完,她双颊泛红,猛地将腰沉了下去!!
透着粉红的小馒头瞬间分开,肉壁像进食的章鱼触手,猛地弹出来抓住棒身、
牢牢把紧,咕吱一声将它整个咽了进去,喷溅出来的汁水浸透了松岗的胯部。
整个世界都仿佛暂停了一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远超人类音调极限的尖叫从祯丞喉咙中爆发而出,他双目圆睁,全身痉挛一
般地抽搐起来,精液如同泵抽一般地狂泻而出。
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仅仅是插入就让他体验到了什么叫销魂蚀骨的感觉,
就像情欲菩萨描述的那样,最大的肉褶赋予了他从龟头到根部波浪一般起伏的刺
激,每一个大褶子就是一圈肉环,一次进入就相当于撸动了十下,而那些号称一
千个的,无比细小的褶皱则将肉棒不留一丝缝隙地完美吸住,从上往下狠狠地舔
过去,给棒身带来了细腻酥麻的快感,层层叠叠的舔舐由突出且极端敏感的系带
全部承受,被棒身神经很快速地反映到了脊柱上,顺着那条线直达大脑,换来的
结果就是松岗甚至连一丝忍耐和反抗的意识都生不出来就被秒杀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明明只是坐下去后就没有再动过,一直巧笑兮兮的情欲
菩萨的那里却如同有生命般地紧紧吸住松岗的肉棒,两瓣粉嫩的阴唇轻舔他的会
阴处肌肤,强烈的射精感一直在持续,让他根本没有制止的能力。
松岗的精液就像水源源不断一样灌进她的小穴,但情欲菩萨只是稍稍收缩小
腹,那些白浊液就全部被子宫的小口吞咽而走,根本没有一丝从穴口溢出来,看
上去十分诡异。
「啊啊啊,啊啊啊……」双目完全上翻,满是痴态的笑容和横流的口水完美
彰显了情欲菩萨私处的美妙和被吞噬进去的男人的窘迫可怜。
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的射精完全掏空了松岗的精囊,他已经射不出任何东西了,
但肉棒还在抽动着,拼命地想要向这个令它快乐的美穴进贡精华,后者似乎也若
有若无地施以温柔的鼓励让它努力脉动。
但是射不出来就是射不出来了,松岗的两个精囊几乎都缩了进去,现在只有
不断生成的前列腺液在顶替精液一滴一滴地渗进去。
终于,这样快乐的折磨有了尽头,意识几乎在云里飞行几乎消散的松岗隐隐
听到了情欲菩萨的声音:「啊啦,恭喜你处男毕业了呢,不过这样毫无保留地射
出来,还是太嫩了。」她开心地趴伏在松岗身上,用丰满的胸部轻轻剐蹭着他的
乳头,那双黑色的迷人眼睛中,媚意都快流出来了。
「啊,啊,哦。」松岗虚弱地回应着,胸膛剧烈地起伏,缺氧的大脑在慢慢
凝聚被快感掐断的神经元,下半身彻底麻木掉了,虽然射的天昏地暗,但还没有
丝毫软下来的迹象。
「怎么样,交给妾身来破处不后悔吧?啊?看来你非常开心呢~ 」她满足地
说:「现在就解放你的小弟弟哟,请稍等。」
虽然这样说,但那淫穴依旧紧紧地包裹着肉棒,随着情欲菩萨的每一个微小
的身位变动细细地研磨,丝毫没有放这条美味的香肠离开的意思。
情欲菩萨媚笑着,缓缓地抬起腰部,似乎要将肉棒抽离体内,但是,就是这
个抽离的动作吓得松岗一个激灵从地上弹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别往出拔!」他嚎叫着,双目泛红,眼泪刷刷地下来
了。
只因为那魔神般凹凸不平层层叠叠如同旋涡的名器居然是双向的!当情欲菩
萨轻轻抬起翘臀的时候,纠缠着他肉棒表面娇嫩肌肤的肥美肉褶翻转过来,也跟
着她的动作向上爬去,擦出了一道道麻痒的电流。
偏偏情欲菩萨好像刻意照顾他一般用缓慢的动作抽离,导致这种蚀骨的快感
被无限拉长延展,麻木的肉棒再一次开始了射精的脉动,松岗甚至怀疑如果在这
样射下去没有精液的自己会不会飙血。
「诶?」情欲菩萨坏心眼地问:「祯丞你这么舍不得妾身的小穴吗,那就如
你所愿再让你温存一会儿吧。」
说着她放松了提起的臀部,又坐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松岗沙哑地嚎叫起来,虽然翘臀只抬起来不到三
分之一,但情欲菩萨几乎没有纠结地一坐让那十个大褶子中的八个毫不留情地亲
吻了他的肉棒一轮,让松岗好不容易松懈的身体瞬间紧绷,再次向淫穴里喷出了
一点淡淡的液体。
「别,别。」情欲菩萨不动之后,虽然没有了那种直接且狂暴的舔舐,但销
魂的,温柔的收缩和吮吸感又回到了棒身上,让松岗射精感缓慢地积累着,这种
温水煮青蛙一样的触感令松岗想要发狂。
「能不能别吸??」
「妾身虽然可以控制这个小穴的一部分动作,但真的很难做到完全的操纵呢,
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让你性器开心的技巧。」她为难地说。
「比如这样。」说着她的小穴中,叠起来的肉壁像是被弹簧从底部弹起来一
样对着棒身轻快地磨蹭了一下。
「哦哦哦哦!!」松岗爽得发出不像样的声音。
「又比如这样。」这次十个套紧在肉棒上的褶皱像是滚筒洗衣机一样顺时针
转了一下,带来了十处滑腻的触感。
「啊啊啊啊!!」松岗止住的鼻涕又流了出来。
「还有,这样?」十个大肉套没有再定向旋转,而是各自做起了不规则的运
动,上下撸动,正向旋转,反向旋转,简直就是踩着肉棒为舞台跳劲舞的十个美
女。
「啊……啊……」干枯的声音从松岗口中传出,他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但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小穴施加的按摩力道只会让他濒临发疯,却不会崩溃,也
许这就是情欲菩萨之前所说的,成为她信徒的福利吧。
之后他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妖艳的女人只是在调戏玩弄他,能做出这种复
杂的蠕动怎么可能无法放开被禁锢的肉棒呢?
「啊啦啊啦,真的是经不起刺激,不过你是真的很美味呢。」情欲菩萨颇有
余裕地看着身下男人生无可恋的模样,似乎玩闹够了,她心疼地扶着松岗的脑门
亲了一口。
优雅的女人和她身下狂乱的男人,这超自然的场景如果被人看到一定会惊爆
眼球。
「来,不折磨你了,拔出来吧。」她轻轻地抬起了腰。
「别啊啊啊啊!!」松岗干枯的喉咙再次爆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细小的肉褶子向上捋过去的强烈麻痒感再次袭来,和刚刚的玩闹不同,这种
简单粗暴的刺激是足以让他直接射精的。
「啊。好吧。」情欲菩萨呆了一下,又将臀部压了下去。
「哦哦哦哦哦!!!」
又被逼迫至高潮,肉棒无助地跳动着,它完全被这魔窟所操纵,在尖峰一般
的刺激过后,温柔的振动和揉弄仿佛在安慰它:「乖乖地待在姐姐的怀抱里吧,
在这里只是舒舒服服的按摩,如果敢出去姐姐就瞬间亲哭你哟。」
「菩萨……」他挤出肺部最后一点空气:「我不拔出去好吗?真的,太爽了,
爽的我要死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又被温柔地推到了高潮,说实话他也不清楚
这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潮了,好像更类似传说中女性的潮吹,只有那个才符合
他承受的快乐。
「但是呢,小祯丞。」欢喜菩萨听了松岗的话,揶揄地打量着他紧绷的小腹:
「如果不拔出来的话,你难道要在妾身的体内呆一辈子吗?」
「我倒是无所谓啦,我的寿命是无限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也很开心,但是
你还有工作和家人吧?跟你一起来的同事也该来找你了。」她鼓励道:「稍微努
力一下吧?接下来妾身尽量快速地拔出来的,你一定要忍住。」
「啊?啊不要!!!」
但是情欲菩萨心意已决,虽然祸害了这个小男人一顿,但她也不忍心就这样
把他变成废人,于是软润的翘臀这次猛地向上一提,彻底将肉棒抽离掉了。
「咯。」没有咆哮和尖叫,松岗只是发出了一声好笑的声音,就完全沉寂了
下去,眼睛也闭上了,不省人事。只是朝天而起,不断跳动渗出白色浠水的肉棒
在控诉着它在一瞬间受到了多么丰富的折磨。
「啊,终于晕过去了呢。」情欲菩萨捂着檀口自语道。
她忽然笑了,笑得犹如云夜中突然升起的月牙般夺目:「其实妾身骗了你呐,
以处男的水平来说你很棒哦祯丞。」
「记得以后多来参拜哦,说不定我会解锁各种姿势来取悦你呢。我可爱的小。
男。人?」
说罢,她竖起足弓,脱下一只自己的白色丝袜,笑吟吟地塞到了松岗不知何
时又回到身上的衣物口袋中。
然后,情欲菩萨的身影彻底消散了,只留下了下体塞得裤裆满满的松岗「尸
体」。
「喂!!松岗!你没事吧!」
本来只是想在寺庙外抽颗烟稍微等一等下属的部长有些不耐烦地走进来,却
看到了倒地不起的下属,惊得赶紧跑过来。
松岗住院了,原因居然是肾虚,这让一直以来对他私生活极为同情的同事们
一时五味具杂。
从那以后,他似乎患上了女性恐惧症,并且推掉了好几次亲戚介绍去的相亲
活动,日常中总是伴随着神志恍惚的状态。
只不过,每隔两周左右,他都会带着一些保健饮料和清酒之类的东西去公司
钦定的寺庙参拜,让人们觉得他变成了有信仰且虔诚的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