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大人】(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初现
八灵宗- 位于御灵界南方,整个宗门依山而建占地方圆不下万里,几乎占据
了整座山脉,是整个御灵界中数一数二的强大宗门,除了御灵界最强大的御灵帝
国外,只要八灵宗敢称第三,就再也没有其他宗门敢称第二。
其宗门内也是弟子上万,天才如云,有许多从宗内出来的弟子,有不少都成
为了帝国的栋梁,又或者是自立门派成为了一方霸主。
在八灵宗内一处灵气颇为浓郁的地方,在这竹林内的深处有一间竹屋,竹屋
的四周放眼望去满是郁郁苍苍、修直挺拔,直冲云霄的竹林。
这片竹林名为翠灵居,是八灵宗宗主梵天和其夫人的一处寝居之地,也是宗
门内的一处绝命禁地,如果一个实力弱小的人不小心进入其中,那么就会在里面
迷失方向,直到老死也出不来,也只有八灵宗宗主和其夫人那样修为通天的大能
者,才会在这样的一处绝命之地用来寝居。
在翠灵居的那间竹屋内,温暖的阳光透过竹窗,照射进竹屋内,而此时竹屋
内的地上躺着一件白色的衣裙,而在衣裙的不远处便是女性用的抹胸亵裤,接着
便是一大堆男性的衣物叠放在竹床边。
小小的竹床上铺着一层丝滑的被单,而在被单上躺着一具浑身雪白、赤裸的
美艳女子,而在其上方压着一具身材伟岸,皮肤古铜同样赤裸的男性身体,这赤
裸的两人便是八灵宗的宗主梵天和宗主夫人凝容。
赤裸的两人肢体交错,梵天趴在娘子身上挺动雄壮有力的身躯,身下凝容纤
纤玉手紧紧搂着男人的背部,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紧的盘在男人的虎腰上,脸上柳
眉紧蹙,贝齿紧咬红唇苦苦忍耐,雪白娇体香汗如雨,秀发湿润沾在绝美的娇容
上,只是偏着脖颈斜依在枕头,迷离的美眸看也不看自己的相公,咬着红唇死死
忍受着男根的入侵传来阵阵酥痒、充实的快感。
突然,梵天用力一挺,凝容玉首一仰,眼神迷离而又欢愉,再也忍不住这突
如其来的快感,张开红唇发出异常诱惑的娇吟。
「啊……」
同时,梵天感觉自己的男根被温暖、紧致的蜜屄紧紧包裹,带来的无限美妙
快感,再也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
「哦……」
梵天十分沉迷于这种美妙的快感,经过多年的双修欢好,那销魂的蜜屄依旧
如同刚破处时那么的紧窄、诱人。
凝容眼睛水汪汪的半眯着,眼神迷离享受,玉脸爬满了红潮,妩媚而又娇艳,
一边双玉臂环抱着梵天的熊躯,与他深情的热吻着,感受着双方肌肤被揉搓传来
的舒爽感,感受着蜜屄被抽插传来的酥痒、充实的快感。
啪啪啪……肉体之间的撞击声。
噗呲噗呲……男女性器不断的抽插声。
还有竹床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响彻在小小的竹屋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竹屋的竹门被从里而外的推开,走出一名身形窈窕的绝色
美妇,还躺在竹床上浑身赤裸的梵天看着推门而出的娘子,连忙起身全身赤裸跟
上,走动间下身的还没完全软下的丑物也随之摆动,来到娘子的背后伸手将其诱
人的娇躯抱入怀中,下巴放在右边的香肩上,闻着美人脖颈间散发出的淡淡的清
香,下身渐渐又有了抬头的趋势,隔着一层丝滑的衣物顶在那浑圆弹滑的翘臀上。
凝容刚来到竹屋外,放眼望着眼前翠绿的美景,突然间感受到身后男人靠近
并将自己搂住,接着翘臀上便顶着一个坚硬的物体,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然
而她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身后紧贴的梵天也没有继续打扰她。
凝容美眸被眼前熟悉的美景所吸引,不尤幽幽的感叹道:「不管看了多少遍
还是觉得那么美,此时此景真的很美,你说不是么?」说完水性盈盈的美眸望向
身后的梵天。
然而还不待对方回答,便转回头继续望着美景道:「然而,此景虽美,但是
谁又能想到,在如此美丽的美景之下却隐藏着令人致命的凶险?这叫人着实可惜
了!」
身后梵天没想到娘子会突然来这么一句煞风景的话,不由咳咳一笑,将那诱
人的娇躯往怀里挤了挤道:「夫人多虑了,在这个世间确实有很东西,不想外表
看上去那么简单,但是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天下之大,哪里还不能去得?」
凝容俏脸上露出浅浅一笑,没有再回答刚才的话题,而是岔开话题道:「我
想出去走走!」
梵天捉住她的一只玉手握在手里,只觉得她玉手肌肤滑腻无比,嘴角露出微
笑柔声道:「你想去哪,我都会陪着你。」
八灵宗边缘以北方向,有一座叫水镜湖的大型湖泊,这座水镜湖并不是什么
修炼圣地,和普通的湖水也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与众不同的是,这里的湖面于天
空的颜色竟然是一色的,如果置身于其中会分辨不清那个是天空、那个才是湖水,
水镜湖这名字也是因为这水天一色的美景而来,是附近方圆千里是远近闻名的旅
游胜地。
此时,平静的湖面荡起了阵阵水纹,一只小舟静静的飘荡在水面,从远处看
去像是一叶扁舟悬浮在美丽的空中。
在小舟的船头站着一位倾世女子,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直垂腰际,一双温柔
似水的眸子望着水天一色的美景久久出神,穿着一身出尘的白衣,气质清秀脱俗、
温文尔雅、尽显绝代风华,如此绝美的女子,赫然便是八灵宗宗主的夫人- 凝容。
而在舟尾,一个不凡气质的男子慵懒的侧躺着,右手拿着一个酒葫,时不时
的往嘴里灌,这个气质不凡的男子当然便是陪夫人凝容出来游玩的梵天。
舟上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女的欣赏眼前水天一色的美景,男的痴迷的
看着眼前的绝美人儿,此时此景仿佛是一幅永恒的画卷的,深入人心。
「还不给我站住!」
就在这时一声凶狠而且响亮的叫喊声打破了这份唯美的画面。
声音是从岸边传来的,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慌忙的
拉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往前跑着,时不时慌乱的回过头去看身后步步紧逼的
几个身影,听着从身后传来威胁的喊声,脚下一乱迎着地面摔了下去,旁边拉着
的小男孩也紧跟着摔倒。
看着那边的情形,凝容眼神面露不悦,回过头似笑非笑的对着梵天说道:
「你不应该去管管吗?」
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好像事不关己的梵天随意一笑的道:「这种小吵小闹的
事情多了去了,还轮不到我们管。」
「哼!」凝容不由白了男人一眼说道:「那你不觉得他们很烦人么?」
梵天放下酒葫,装着生气的样子道:「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在这里乱吠,
难道不知道已经打扰到了美人的雅兴了么?」话音刚落整个人消失不见,眨眼间
出现在岸边。
看着出现在岸边的梵天,凝容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动人心魄的微笑,随即也是
飞身而起,白衣飘飘犹如是天边的仙女朝着岸边飞去。
岸边,眼看着前面的两人跌倒,紧追而来的五名粗壮大汉很快便追了上去,
将两人围了起来,其中一个为首大汉的嘴里还不停叫骂道:「妈了个巴子!臭娘
们,你再给我逃啊!看我不弄死你!」说完便操起手中的铁棍往妇人头狠狠上砸
去。
「嘣」「嘣」「嘣」
三声闷响,妇人顿时被砸的七窍流血,一只眼珠冒血凸出,只有出的没有进
的气。
身边的小男孩哪里看到过这样的血腥情景,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哭:「哇啊啊!
哇啊啊!娘!啊!娘……哇啊啊!」
看到男孩哭泣,为首的大汉准备抬起血淋淋的铁棍朝男孩挥去边骂道:「你
个小屁孩,继续跑啊!怎么……」
然而话还没说完便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旁边的一个粗大的柳
树撞去,因为撞击的力道太大,为首的汉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一
句「舌燥」便死了过去。
另外四名大汉也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条件反射的感觉有人朝一边看去,然
而还没看清是什么人,在转身朝一边看去的同时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一切发生的太快,五名大汉都是在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情况下相继死去,而
一旁不知道情况的小男孩还在闭着眼哇哇大哭。
出手的当然是梵天,刚上岸便一掌将为首的大汉拍向一边,同时身上释放处
一股无形的威压活活的将另外四名大汉震死。
哭了一会的男孩感觉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用小手在泪眼上挤了挤,刚睁开
眼不由被眼前的发生的惊呆了!
只见眼前一位穿着白衣的绝世仙女从空中飘了下来,落在了自己的身前,一
股令人神清气爽的清香扑面而来,男孩不由得看呆了,呆呆的看着落在眼前的绝
世美人,他从未看到过这么美的女子,犹如是不食烟火的仙女,一时间也忘记了
抽泣。
凝容望着眼前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小男孩呆呆的看着自己,咯咯一笑接着弯下
腰来靠近男孩的小脸前柔声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闻着更加浓郁的香气,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玉颜,她肌肤胜雪,美眸似水,
有一种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看着那张不断轻启的红唇,小男孩也没听清在说什么条件发射的回应道:
「姐姐,我加鱼儿!」
听见男孩叫自己姐姐凝容不由咯咯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玉齿道:「鱼儿?很有
趣的名字呢,不过,以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你的娘亲了哦!」说完伸出一根芊芊玉
指在男孩的眉心轻轻一点,瞬间男孩便失去了意识,睡倒在地。
直起身来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孩意味深长的说道:「灵阳体!」
「什么?」
杀完人后置身事外的梵天听到「灵阳体」这三个突然激动了起来,一股无形
精神波动至其身上发出在男孩的身上游走,不一会便失声叫到:「真的是三大阳
体中的灵阳体,虽是最末的阳体,但是也难得一见,真是捡到宝了!必须带回宗
门好好培养才是。」
凝容知道梵天动了收徒的心思调侃道:「怎么?我们的宗主又有兴趣收徒了?」
说完还不忘笑着白了梵天一眼。
「嘿嘿,灵阳体啊!不收白不收。」说着抱起倒在地上的男孩,腾空而去,
顷刻间消失在天际。
凝容并没马上跟去,而是看了躺在地上气息快要消散的妇人一眼,什么也没
说便转身腾空离去。
「咳!」
地上奄奄一息的妇人满是鲜血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此刻她已
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凝容的丽影渐渐远去,没过多久妇人仅剩的一
只眼睛也慢慢的合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