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奈叶A'S 18】(淫力加强版)(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集任务开始
为了方便执行任务,我们选择把我的身体撤换为青少年,藉以降低目标对我
的戒心。
然后,以魔法频率最高的海鸣市作起点。
这里几乎每星期都会传来暗之书的出现报告,而且时间相当稳定,是戒心最
弱的一群敌人。
「据说暗之书的新主人是个小女孩,将来大有机会是位大美人呢!」萝蒂兴
奋地叫嚷。
「将来的归将来,你们把我的魔力源归纳到性,而目标却是个小女孩,你想
我靠自己补充魔力?」我不满地说。
「放心吧!我们早已经调查过,暗之书曾经遭删改,有三位守护骑士也要靠
性去补充魔力,而且其魔力脉动与你相同。」萝蒂贼笑着说。
「所以,当你混进八神家后,会得到三位守护骑士建立你的后宫,不过,能
否抱她们上床,便看你的功力了。」萝蒂以轻藐的态度说着。
☆☆☆
预定了计划后,我和萝蒂准时到达海鸣市上空,与三位管理局员会合。
三位的任务是追杀我,而我只许跟他们保持距离,不许还击,更不可离开战
斗区域。
於是,我回敬了萝蒂一副鬼脸后,转身飞出了结界。
三十秒后,三位管理局员追到,三道集束炮击在我身旁擦过。
「这场戏真的管用吗?」带着疑问的我,依约跟他们保持距离,在海鸣市上
空展开一场追逐战。
突然背后飞来数发追踪弹,我马上张开魔法阵抵禦,他们立即从另外两边发
动远程攻击,引起的大爆炸应该吸引到他们的注意了。
烟团消散后,三位管理局员把我包围,一起用魔导仪指着我说:「把精灵青
锋交出来,可以减轻你的刑期的。」
感觉到一股魔力逼近,相信是目标人物了,我便架起配剑说:「有本事的便
来抢吧!」然后展开一道贝尔迦式魔法阵。
眨眼间,前方那位管理局员的身子曲了,然后像一片落叶般飘往地面。
「已经安全的了。剩下的便交给我吧!」
听到背后传来一把女性的声音,我便转身问:「甚么人?」
她有一把长长的亮紫色的秀发,高佻的身材,一袭雪白的骑士袍,右手握着
一柄长度及腰的长剑,左手则拿着一本很厚重的书。
「神剑骑士席格娜,稍后再谈吧!」她说完便剩下一轮残影,接着另外两个
管理局员的身子都曲了。
当席格娜再次於眼前出现时,她左手的书本打开了,书页的中央显现一颗光
球。
「吸收。」随着机械声的响起,三个管理局员的胸口都显现出念动之核。
静心看完这一幕后,席格娜才徐徐地飘到我跟前,用剑指着我的胸口,问:
「你到底是甚么人?来这里想干甚么的?」
无论是谁给人用武器指着,也不可能会冷静的,於是我带点气愤地说:「我
叫骆天龙,是来找人的。」然后把袋里的照片拿出来。
席格娜看了那照片一眼,便质问:「你怎会有这张照片的?」
「你认识八神疾风的吗?知道她的地址吗?」我按照剧本读出来。
谁料她竟然挥剑劈过来,还说:「休想!」
我立刻挺剑挡格,并借助那股冲击力往后移了半米。
重新稳定身子后,我听到背后有股风声,接着肩膊感到一股重击。
这种技俩对我这个生物机械怎会有用,於是我假装晕倒,像片落叶般往地面
飘去。
这时,好像听到一道机械声说吸收,使我知道我的改造成功了。
☆☆☆
醒来后已经是一间睡房内,待了片刻有一个穿着粉绿色长裙的女人进来,我
马上问她:「请问你是谁?这里又是甚么地方?」
她放下托盘说:「这里是八神家,我叫夏玛尔,那么你又是谁?为甚么会有
八神疾风的照片的?」
我便将整套剧本和盘托出来,还向她一一讲解,直至她放下戒心为止。
花了我近三十分钟的功夫,夏玛尔才允许我暂住一天,由一只叫札菲拉的狼
把守,除了睡房和洗手间外,其他地方也不准去。
晚饭后我虽然身在睡房,却将体内的收音器调至高频,尽力搜集远方的声音。
依稀听到一些对话:「席格娜,这样待他有点过份,他始终是叔叔的侄儿。」
「疾风主人,我在接过那位叔叔的信前,不敢轻信他的说话。」
「他使用的魔法跟我们相同,加上你说发现他时,他正遭管理局的人员追捕,
大概不会是坏人的。」
「薇塔,我们不可大意,还记得以往也有这些经历吗?」
「的确,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也不想出乱子。」
稍后他们的声音太细,很难接收。依声纹来推断,他们大概有四女一男,其
中一个定是八神疾风了。
那个该死的格雷姆,竟然要我屈居两日才有信寄来,由於内容与我所说的相
当吻合,她们才答允让我留下来。
今天大家一大早便起床,说是与疾风去複诊,便抓了我一起去。
石田医生给疾风作检查后,请我和薇塔陪伴疾风在走廊等候,期间病房内的
三人低声说话,估计不会有甚么好消息了。
稍后席格娜四人有要事商量,我和疾风只好在附近公园乘凉。虽然我跟疾风
谈起一些童年往事,双耳却专注於四人的谈话。
赫然听到疾风的肌肉痲痺有蔓延的趋势,相信是暗之书的侵蚀造成,可惜连
夏玛尔的治疗魔法也无效,唯一的解决办法相信是完成暗之书。
这时疾风说时候不早了,我便跑去叫唤她们回家。
☆☆☆
当晚夜深,她们果然偷偷在天台集合,像是决定了要採取行动,席格娜说:
「疾风主人,为了救回你的性命,我们只有背叛誓言,请你原谅这个任性的我。」
这是不能丢失的机会,我马上叩门进去,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除了席格娜三
人外,少了札菲拉,却多了一个有双大狼耳的男人。
彷彿恶作剧被揭破的小孩一样,薇塔对我大叫:「天龙你来干甚么,快给我
滚回去!」
正当我想回应时,夏玛尔也说:「天龙,这是我们跟疾风的事,请你装作不
知吧!」
我立即反驳说:「既然是跟疾风有关,……我也希望可以献出我的力量。」
在说第二句话时,我还使劲把脸催谷至通红,狼耳的男人大叫:「这可不是闹着
玩的,你很可能会因此而丧命的。」
我呆了片刻才说:「这声音……难道你是札菲拉。」
席格娜站出来说:「别浪费时间了,虽然你的魔法与我们相同,但是你却是
时空管理局的目标,总是不安全的。」
我回应说:「既然我待在疾风的身旁总是危险的,倒不如我也参与蒐集,将
完成的时间缩短,使疾风早日康复不是更好吗?」
听到蒐集这个词后,四人都同时瞪着我,仿似我已经知道了她们的秘密。
大概是席格娜怕说不服我,便允许我和薇塔一起行动,天亮后再次集合。
虽然薇塔只是指导我使用魔法的技巧,对我来说,这份信任已经足够了。
☆☆☆
刚才的战斗像一场实弹演习,身为目标的时空管理局员,都恰如其份地与我
激战,却一一被薇塔的歼钢判鎚所击败。
回家后薇塔转身走进浴室,我便首先返回房间。
关上房门后,席格娜便扣门进来。
重新关上房门后,她立即问:「天龙,回想刚才的战斗,你认为如何?」
「这个嘛……大概是轻敌吧!连几个管理局员也要用一发魔力弹。」我胡吹
一个答案,否则便要自责办事不力了。
她双手紧抱胸前,犹如认错般低头说:「实不相瞒,是我们的魔力差不多耗
尽了,否则不会有这种失误的。」
她把长袍放进衣柜后,把我拉进怀里,刚好将我的脸埋进乳沟里。
嗅着扑鼻的体香时,她对我耳语说:「以往是男主人对我们提出要求的,现
在的疾风主人是个女孩,结果我们不能从她身上补充魔力。」
她的眼神中闪出一丝寒气,她继续说:「我看到你对疾风主人有意的,假如
你成为疾风的男朋友,相信主人会体谅我们的。」
我还未回过神来,她已经脱去上衣,一道阔大的刀伤吸引了我。或许她也会
意,便笑说:「这个嘛!是刚才战斗时,一时分神所换来的。」
焦急的人是吃不到天鹅肉的,於是我便问:「你说的一时分神,是魔力不足
所引致的吗?」
她点头说:「的确,而且补充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你跟我行房。」
我瞪大双眼装作诧异的表情,没想到她不感到丝毫尴尬,还笑说:「这是我
的请求,相信夏玛尔和薇塔日后也会提出的,只是时间问题。别担心,疾风主人
会谅解你的。」
她把我推上床后,不怀好意地说:「你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我们绝不会让你
在这里白住的。」
既然是她亲口说出来,我也乐意地脱下外衣,她却说:「动作快一点,我没
有甚么耐性。」
然后她犹如一头飢渴难耐的野兽,脱去上衣后,便把我压在床上,然后抽出
碍事的腰带,将受到保护的老二抽出来。
她满意地审视了肉棒后,一口吞没了它,时而慢步深入,时而快跑浅出,片
刻已经使它一柱擎天,青筋暴现。
此时她满意地点头,说:「挺能干的嘛!我开动了!」
待她褪掉了内裤,跪坐在我的腰间,准备肉棒填满她的空虚时,我顺势挺一
挺腰,将整根肉棒插了进去。
「喔!就是……就是这种感觉了。」她红着脸地说。
紧窄的小穴使肉棒传来阵阵骚麻的感觉,相信她也是一样,只见她坐下来后,
白皙的肌肤都透着阵阵红晕,呼吸开始喘急,身子的抽搐使她说不出话。
饥渴难耐,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在她使劲地挺起坐下时,没有忘了我的感受,她抓起我的双手去揉弄她的乳
房。
於是我乘势坐了起来,把头埋进乳沟里,轮番地舔弄着到手的蓓蕾。
抽动了分余钟后,席格娜微笑着拉着我躺下,换了我在上她在下。
这一次是我来主导,便先来个热吻,两根舌头片刻便纠缠在一起。
双手并没有闲着,像打圈地揉弄着那双乳房,不仅弹力十足,还是一手不能
掌握的。
柔情的爱抚逐渐挑起她的性欲,她红着脸地抱着我的头说:「快动吧!我已
经……忍不住了。」
於是我轻轻地挺着腰,将整根肉棒都塞进她的小穴里,她马上满意地叫了出
来。
把肉棒抽出来时,她以双手按着我的屁股,不许我抽太多出来。
这么短的抽送距离,怎可能满足到我的,立即反其道而插,来一段「深入小
穴,冲击G点」。
因肉棒的深入导致小腹紧贴着小腹后,清楚听到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小
穴也越来越热,每逢我用力压两下后,都逗得她叫了出来。
「啊~!嗯……就是这样了,啊!啊!」她的说话开始夹杂着娇喘声,脸颊
也越来越红了。
掌握到「攻陷」她的要领后,我继续这个节奏,持续「冲击」她的G点。
几乎每一下都要了她的命,十多次「冲击」之后,她已经满头大汗,因高潮
而不自禁地紧抱着我。
第二天起床后,才发现席格娜不在身旁,只留下沾满汗水和爱液的床铺。
离开房间后,於厨房碰上席格娜,她正用浴巾擦着头发,浓浓的洗发精味飘
进我的鼻子里。
即使经历了昨晚的高潮,席格娜仍然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这时在忙着做早餐的夏玛尔望了我俩一眼后,用心电传送说:「席格娜,天
龙,你们太激情了,差点把疾风主人吵醒了。」
我立即望向她,只见她微笑着准备早餐,还不忘说:「你快点去洗澡吧!昨
晚的汗味还在呢!」
我便偷偷瞄向身旁的席格娜,她咬着牙地以肘撞我。
☆☆☆
随着相处的日子增加,她们已经接受我,不仅让我单独和疾风複诊,还让我
接近暗之书。
这本被称为破坏与毁灭的失落遗产,没想到它的设计理念与电脑相同。
据我的观察,历代的主人都有改动,除了下载了关於疾风和四名守护骑士的
资料外,还遭我改动了部分内容。
这一晚我、薇塔和札菲拉解决了三个管理局员后,薇塔说近日有股庞大的能
量出现,找到它的话大概会蒐集到二十页左右,札菲拉马上赞成,还到远处分散
管理局的注意。
这次也是薇塔张开广域结界,再以搜寻魔法探索,不过这次的结果使我们感
到意外,其魔法脉动比想像中大很多,我们马上打出四发追踪弹探路,然后才举
起魔导仪绕道攻击。
开始接近目标,是一个女孩子,她正以魔法阵抵禦四发追踪弹。薇塔从后方
冲上去,诱使她分心去抵挡,而我则乘时从中央一脚踢去,使她倒退了几步。
「你们是甚么人?为甚么攻击我?」尽管她不停地叫,薇塔却不发一言,手
执四发钢珠,打出名为『燕之飞翔』的追踪弹,引发的爆炸将她推了下楼。
我正在担心那女孩时,薇塔竟然继续打出『燕之飞翔』。爆炸过后有一个身
穿白色防护服的魔法少女出现,她继续问薇塔相同的问题,却同时操纵追踪弹从
后偷袭。
我不禁大叫:「薇塔,快躲开。」
薇塔才知道不妙,慌忙从旁闪避,没料到白衣少女启动魔法阵,大叫:「你
为甚么……不理会人的。」
接着一道魔力炮射向薇塔,幸好只是从旁擦过,却烧破了薇塔的帽。
那是疾风亲手做给她的,薇塔十分喜欢的,非常珍惜的帽。
看见心爱的东西被打烂,薇塔顿时控制不了自己,马上填充魔力弹,让歼钢
判锤转换成爆箭形态,跟白衣少女开始第二回合的战斗。
只是二回攻击,白衣少女便抵受不了,遭强大的冲击抛进大厦,薇塔也乘胜
追击。
看见我的反应较慢,薇塔马上转身骂我:「不要在这时候同情敌人,难道你
忘记了我们的目的吗?」那股气势使我不敢再说半句,只能与她并肩前进。
接下来薇塔连番追打,不过两三招,便拼发一团粉红色的火花,白衣少女应
声倒下,有气无力地举起她那破烂的魔导仪。
在薇塔高举歼钢判鎚时,突然冒出一道刺眼的绿光,害我们睁不大双眼。
片刻后我才可以张开双眼,惊觉一个黑衣的少女挡在中央,薇塔沉着气说:
「是同谋吗?」
那少女却冷冷地回应:「是朋友。」还说:「我叫菲特。泰丝塔罗沙,时空
管理局的特约魔导师……」
薇塔马上大叫:「有本领的便跟我斗一场。」然后踪身飞走。菲特便说:
「尤诺,给奈叶加上防护魔法,然后把这个人赶走。」说完便追了出去。
后记:放下这么久的作品,起初还担心会不受欢迎,看过大家的回应后,终
於能放心继续写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