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勒底的淫堕-Lily与女主角X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迦勒底,英灵演武场之中。
这里,是用来给迦勒底的英灵们,自由切磋、演武的比武场。而现在,在其
中一处演武场上,两名Saber的交锋正在激烈进行。
「哈啊、哈啊……」
「怎么了Lily?只有这点实力的话,可没办法成为一名合格的Sabe
r的!星光之剑——Excalibur!」
「呀啊啊……!!」
随着一声惨叫,白百合礼装的少女剑士Lily,就被女主角X给掀飞,躺
倒在演武场下喘息,遗憾的落败了。
「呼,真实的,为什么我感觉今天Lily你有点不在状态啊?」
擦了把头上的汗,女主角X有些担忧的看向Lily,「换做平时,你应该
没有这么弱才是?还有,从战斗一开始你就喘气喘个不停的,连脸色都红的要死
,你真的没有生病或什么吗?」
「哈、哈啊……没事的,没事的X老师。只是,有点没休息好而已。」
Lily勉强的应答了一句,「更何况,身为从者的话,根本就不会生病吧
?」
「唔,这倒也是。」
女主角X点了点头,不过,眼神中的关怀还是没有减少,「不过,我应该有
教过你的Lily,Saber之路并非一日而成!早睡早起,一日三餐绝对不
能少了蔬菜,需要足够的休息才行!出于隐私,我不会去追问你昨天晚上干什么
去了没能好好休息,但是千万要记住,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是、是的!X老师!」
Lily跪坐在地上,脸色潮红的将两腿并拢。
看上去似乎是在对X老师的指导与关心感激涕零,实际上,要是X现在冲过
去将Lily的裙子掀开的话,就会看到她绝对不敢相信的一幕。
Lily并没有穿内裤,取而代之的,一团不断跳动的着的肉团状物质正紧
紧的包裹着Lily那美丽的阴户。看上去,像是穿了一层触手内裤一样。
——哈啊……这么激烈的,不行……会被,会被X老师发现的……
几乎是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在X老师面前呻吟出来。但是,Lily脸上那
种病态的潮红,实在是过于显眼了。
之所以昨天晚上没休息好,也是拜这条触手内裤所赐。
就像是一条时刻都不停歇的按摩棒一样,触手伸入到Lily的蜜穴中,贪
婪的吮吸少女的甘甜,让Lily几乎无时不刻出于性交的快感之中。
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这条触手,似乎还是被精制过一样,能够持续不断地
震动,几粒触手的突起,将Lily的阴蒂表皮剥开之后,直直的按在Lily
那最为敏感的阴蒂上,形如跳蛋一样,时刻不停的震动着。
这种里外的刺激,若不是Lily久经锻炼的意志力在支撑,恐怕,每一分
每一秒都能够迎来畅美的高潮吧。
但是即便这样,身体本能感受到的的刺激、快乐,也不是Lily能够完全
控制的。昨天晚上一晚上,被这条触手内裤所折磨,整整高潮了七八次之多,也
难怪她今天会这样精神萎靡了。
而且,更过分的是,那条触手玩弄了Lily一整晚还嫌不够,在今早X来
找Lily修行的时候,又一次的这样震动了起来!
「唔、呜啊啊……」
几乎是咬着牙才没当场呻吟出来,仅仅是这样,就已经消耗了Lily绝大
多数的心神。
再加上和X的切磋,时刻都必须保持最大的专注,身体也得高水平的运动,
还得担心被X所发现,这种情况下带来的禁忌快感,远远不是昨天晚上在自己的
房间中可以比拟的。
要不是这条触手内裤的吸水性还算不错的话,恐怕,地面上早就到处都是L
ily由于高潮而喷发出来的淫水了吧。那样的话,不被X发现,简直是不可能
的。
曾经,也想过想X老师呼救,求老师救救自己。
但是做不到,这条触手似乎是会读心一样,每当自己产生这种念头的时候,
就会以更大的强度来玩弄Lily的小穴——让她连开口都做不到,必须全力来
忍受这种小穴深处传来的快乐才行。
到最后,Lily也只能奢求,不要在X老师面前丢脸了。等自己,等自己
回到房间之后,再想办法把这个东西取下来。
只不过,随着X脸上越加显得狐疑,到底,又能够瞒过她多少呢?
她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眼神不断的在Lily的裙子那里游移着。
哈……哈啊……被,被X老师发现了么?这样,这样丢脸的场面,被X老师
发现了么?
大腿内侧周围,即便是隔着一层裙子,都似乎感受到了X那灼热的视线。如
同被看光了一样,在Lily的心中不可抑止的泛起羞意。
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如同暴露一样的露出快感,让她,小穴更加饥
渴的痉挛了起来——
不、不好、这样、这样会——
幸好,Lily所没想到过的援兵出现了。
「哇呀呀呀!!!来自宇宙的父上,明明你自己才不是真正的Saber,
凭什么来教训白色的年轻父上啊!」
「……这声音!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出现啊,不肖子!」
「哼哼哼,有什么不敢出现的,现在,在我的手上,才掌握着真正Sabe
r的奥义!绝对不会允许父上你来带歪白色的年轻父上的!」
莫德雷德,如同是神兵天降一样,冲到了Lily的面前,直面着女主角X

看到莫德雷德的出现,X瞬间像是失了智一样,也没再去管Lily到底是
不是身体不舒服,死死地把矛头转向了莫德雷德。
「明明只是个不入流的骑士,不管是实力还是心性都完全达不到骑士的标准
,你还真敢在我面前说」Saber「啊不肖子!」
「哼哼,完全就不是Saber的父上才没资格来说我吧!」
「哦,有趣。」
X像是被气笑了一样,「手中的圣剑也好,战斗技巧和行为习惯也好,甚至
于这一身实力也好,毫无疑问,我正是最强的Saber!你这家伙,居然敢说
我不是Saber吗?」
「当然不是!」
莫德雷德毫无畏惧的直面着X,「就算是父上你再怎么会用剑也好,但是,
你缺少了一个重要的东西,对于Saber来说是比性命都还要重要的东西!所
以,父上你根本就不是Saber!」
「哦,这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你居然还敢这样直端端来忤逆我啊不肖子!
可以啊,作为最强的Saber,我允许你开始你的表演!但是记好了不肖子!

X抓紧了手里的圣剑,「你要是表演的太过拙劣,无法证明我不是Sabe
r的话,就做好被Excalibur分解成金方块的准备吧!」
「哈,不得不说,来自宇宙的父上,你伪装成Saber的本事确实是不错
,几个Saber的最关键特征你都具备了,实在是很能让人没法怀疑你的身份
呢!」
莫德雷德大笑着,「武内脸也好,那根重若性命的呆毛也好,还有阿尔托莉
雅一系祖传的直感也好!宇宙人父上你确实是做得很好!很像是一个真正的Sa
ber!但是!」
「你·不·会·光·炮!那个劳什子星爆气流斩虽然场面华丽,可是根本就
不是正统的光炮!这样的扶上,是绝对不可能通过Saber的考核的!」
「……!」
「作为一个Saber,怎么能够不会光炮!不会光炮的Saber根本就
不是Saber!所以,就算父上你掏出了两把圣剑,也根本就改变不了父上你
根本就不是一个Saber的事实……等、等会等会等会!父上你掏出两把圣剑
是想干嘛?住、住手啊!」
「星光之剑啊,赤、白、黑、熊孩子皆当散去,保不保密什么无所谓啦!除
了我以外的Saber都去死吧!Excalibur!!!!」
「哇……哇啊啊啊啊!!!」
「呼,又消灭了一个除我以外的Saber了呢。」
将莫德雷德直接打飞之后,X轻哼出声。
不过,很快的,她的目光又放回到,喘息的更加厉害的Lily身上了。
「唉、Lily你怎么了?没、没事吧?需要叫医生吗?我刚刚的圣剑应该
没有波及到你才对?就如那个不肖子说的,我根本不会光炮啊!Lily你怎么
……」
「没、没事的,X老师,不是老师你误伤到我了,只不过是,我想,我想先
休息一会而已。」
Lily依旧那样红着脸喘息着。
不过,她现在却是站了起来,微微的靠在了X的身上。
「X老师,我的房间,离这里有点远。能不能,让我先去你的房间里躺一会
?」
「唉?可是……」
「没事的,我们一起睡个午觉,不也很好嘛,老师……?」
或许,连Lily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在她这样请求着X的时候,她的小腹那里,闪过一道一闪即逝的紫光。
而她的瞳孔深处,一道不明显的粉色心形图案,也似乎在缓缓生成。
···
「嗯、嗯啊……嗯啊啊……」
些微的喘息声,光是听着,都感觉带有着湿热的潮气。
X似乎已经睡熟了过去,而Lily却是侧过一边,满面潮红的,将自己的
礼服拉下一截,轻轻揉稔着自己的乳尖。
礼服被拉到腰间,露出少女那白暂丰腻的乳房,虽然不怎么大,但是结合少
女那青涩的嫩感,却更为显得可人。
特别是,少女背对着自己那熟睡的师父,偷偷自慰的那种禁忌快感,更是让
Lily几乎有些欲罢不能。
「哈啊、哈啊……」
她有些苦恼的呻吟着。
不能叫大声了,否则的话,要是惊醒了X老师,这乐子可就大了。要是被X
老师知道自己在偷偷摸摸自慰的话,一定会出事的。
可是、可是,真的,真的好舒服,揉捏着自己的乳尖,小穴里面的触手也在
不断的抽插、震动,这种感觉,真的好快乐!
「唔……唔!」
为了防止自己真的不小心叫出声来,Lily特意将一只手收回,捂住自己
的嘴巴,而另一只手,则还是更加贪婪的在自己的乳尖上揉稔,祈望着一点点的
电流也好,让自己变得更加快乐一点。
「嗯……红豆汤……可丽饼……土耳其烤肉……」
「唉……?」
听到了X的声音,Lily被吓了一跳,身子瞬间僵住。
僵硬的转过头来,还好,X只是稍微侧过了身来,还在睡着,刚才只不过是
在说些梦话而已。
可是,可是刚刚那样被吓了一跳之后,自己……
Lily依旧是脸色有点僵,看向自己的身下。
床单上已经出现了一点湿痕。
就连触手内裤都没能包裹完全,刚刚,因为惊吓而导致的瞬间高潮,从小穴
中喷出的淫水,从触手内裤的缝隙中缓缓流出,将洁白的床单打湿。
「哈啊……怎么会、这样……不行……」
Lily无意义的呓语着。
刚才实在是被吓到了,以为X老师醒了过来。正是因为这种惊吓,才让自己
在一瞬间高潮了出来。
不过,如果、如果只是普通的高潮的话,是不会、不会这么激烈的。
Lily微微颤抖了起来。
刚刚,刚刚自己在一瞬间想的是——
想要被X老师看见自己现在这种淫乱的姿势。
想要让X老师看见,自己偷偷地在她面前自慰的淫乱模样,想要被老师看见
,自己被触手的内裤玩弄到高潮的淫乱模样,想要被老师看见,自己因为高潮而
流出的淫水,已经把老师的床单给打湿的淫乱模样。
自己,想要被X老师看见这样的自己……看见这样,已经变得淫乱的自己…
…?
「嗯啊……嗯啊啊啊啊……」
更加剧烈的呻吟起来了。
明明刚刚才高潮,但是,想到自己这样,这样不知廉耻的想法,这样不知廉
耻的淫乱模样,Lily似乎更加兴奋了起来。
「X老师……X老师……」
已经,不是侧身背对着X偷偷自慰了。
现在,看着X那熟睡的侧颜,Lily更加用力的按摩着自己的乳尖。
甚至,已经不满足只是自己的乳头了,她的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更加用力的
按着那条触手的内裤,想把那条插在自己小穴之中的触手,按压到自己身体中更
加深处,更加瘙痒的地方。
「啊啊……X老师……」
X依旧是闭着眼睛熟睡着,看着那副精致的睡颜,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几
乎像是在照镜子一样的睡颜,Lily的表情有点扭曲起来。
咽了口口水,Lily的目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牢牢吸引了一样,看着X的
睡颜。
X像是在做什么好梦一样——或许是她刚刚呓语的那样吧,红豆汤、可丽饼
、土耳其烤肉,想必是在作着暴饮暴食的美梦吧。
所以才会嘴角微微的张开,咕哝着,有着一条银丝从她的嘴角边下垂落下来

做梦梦到自己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或许,这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做梦流哈喇子这种事情,更不是什么光彩的
事情。
但是这种画面,却让Lily魔怔了一样,紧紧的盯住挂在X嘴角的那缕银
丝。
X老师……X老师……
有如鬼使神差一样的,Lily红着脸,将脑袋凑了过去。
粉嫩的小舌些微伸出,在X的嘴角边轻微一舔。
而且,还尤为不满足一样的,Lily的面庞,更深的靠近了X那熟睡的侧
颜。
「嗯、嗯……啾嗯……」
好甜。
这是,这是X老师的味道么,好甜。
双唇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在X的嘴唇上点过,但是X嘴唇的味道,却似
乎是被Lily姥姥的记住了一样。
那缕口水的银丝,早就看不到踪迹。
「哈啊……哈啊……X老师……」
Lily脸色更红,喘息的更加严重起来。
将X的银丝舔入嘴中,那缕味道,似乎是让Lily如痴如醉一样,也不知
道在幻想着什么,将自己的食指含入口中,忘情的舔弄起来。
良久,才将手指从口中抽出,看着自己手上的晶莹的涎水泛着荧光,Lil
y一时间似乎是愣住了一样。
「我,我在干什么啊……?」
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为什么,会变得这样不知廉耻、这样、淫
乱?
好像,好像从那天,去仓库中见了一次贞德小姐开始,自己就开始变得奇怪
了。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可是、可是,这种感觉,好舒服……甚至是、幸福!
和X老师这样在一起,很幸福!能够,能够有这样快乐的感觉,很幸福!
「X老师……」
Lily咽了一口口水。
真的,X老师睡觉的模样,好漂亮……不,应该说,X老师她,不管是什么
时候都很漂亮!
自己难道是,爱上了X老师么?
Lily的目光略微移转下来。
就算是在睡觉,X也没有脱下那身蓝色的便服,在那身运动短裤的下面,X
那丰盈的大腿晃晃的闪着光。
……咕噜。
X的身下,那双蓝色的过膝袜也依然穿在腿上,被蓝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腿微
微卷曲,展现出诱人的曲线。
小腿那美丽的曲线,大腿那绝对领域的丰盈,似乎在一瞬间,就将Lily
还剩余着的理性给吞噬掉了一样。
「哈啊……哈啊……稍微的,只要一点点就好,轻轻的一下下就好,X老师
她应该,不会醒过来吧?」
这样的自我安慰着,Lily如同是魔怔了一样,凑过去,轻轻地,将脑袋
凑到X的腿边。
「嗅嗅……嗅嗅……」
鼻子在X的腿边微动,Lily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贪婪的,嗅着X老师大腿
的气味。
因为之前的运动,X老师应该是稍微出了点汗吧,味道上,有些酸酸的。
不过,好好闻,真的,好好闻的味道!X老师!
将那种夹杂着酸甜的气息吸入鼻中,Lily像是尤为不满足一样,试探性
的,将自己的舌尖伸出,在X那绝对领域的大腿上轻轻舔弄了一下。
「嗯……嗯嗯。」
X似乎没什么反应,依旧是那样睡着。
但是,对于Lily来说,那简直是,如同是火山爆发一样的,将她的所有
理性全部吞噬殆尽了。
X老师的大腿上,那如玉一样漂亮的美丽,那种清凉的触感,自己舌尖上的
每一个味蕾,似乎都在庆祝和X老师的亲密接触!想要更多的,品尝X老师身上
的甜美!
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
Lily像是理性蒸发了一样,刚开始还只是舌尖试探性的舔弄,后来,已
经是将舌头全部伸出,贪婪性的,一点不剩的,在X的大腿上舔弄。
本来还在担心X的醒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X似乎完全没有要醒来的
意思,Lily的动作,也变得更加大胆了起来。
将丝袜稍稍拉开,舔弄着X大腿上那浅浅的勒痕,甚至于把舌头夹在那勒住
的地方,享受着舌头被丝袜和X老师的大腿肉夹在中间的那种触感。
看着蓝色的丝袜上,因为自己的舔弄而变得颜色深了一块,Lily脸上那
已经能说是淫魅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起来。
不断的亲吻着X的大腿,顺着那里一路直下。
那丰盈的绝对领域也好,被丝袜所包裹的地方也好,蜷起的膝盖,诱人的小
腿肚,Lily一路的亲吻了下去,直到X那娇小的玉足。
那对玉足,被蓝色的丝袜包裹在里面,脚趾都微微蜷缩,格外显得诱人。
「啊……啊啊……X老师……」
Lily有些迷醉的呻吟着。
没有忧郁的意思,或许连思考的余地都已经没有,隔着一层薄薄的蓝色丝袜
,Lily将X的脚趾含入口中,如同是品味至宝一样的吮吸着。
将X的脚趾含入口中,特别是还隔着一层丝袜的情况下,那种酸甜的奇异气
味,更加深的扩散到Lily口中的每一个味蕾。
但是这种气味,却让Lily越发的着迷起来,连带着舔弄的动作都变得疯
狂。
不知不觉的时候,两手已经将X的一条小腿抬了起来,让自己更加方便,更
加容易品味X老师那甜美的玉足。
「哈啊……哈啊……」
床单上的湿痕,现在正急剧的扩大著。
触手的内裤都似乎已经包裹不住,在Lily的大腿上,也能清晰的看见晶
莹的水痕,正从她那被触手包裹着的阴户中缓缓的往外流出。
不对,似乎不是那条触手内裤已经包不住淫水了那么简单。
Lily勉强的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身下。
那条触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吸够了淫水之后,就会有这样一
种变化?
那截触手的体躯,已经从汁水淋漓的小穴之中抽出,在Lily沉迷于X老
师的玉腿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发生了形体上的变化。
似乎有一根针轻轻地刺入到自己那敏感的阴核之上,并且,以此为契机,扎
根下来了一样。
等到Lily看到那里的时候,触手内裤早已变成长在自己阴蒂之上的一条
粗长的肉棒。
「啊、啊啊……?」
似乎是有些恐惧,也似乎是不知怎么回事的迷茫,鬼使神差的,Lily的
左手伸向了那根高高昂扬而起的,疑似是阴茎一样的东西。
「嘶——啊啊……?」
没曾想过的敏感。
仅仅是,这样轻轻的握了一下,那条肉棒就兴奋的抖动起来。
不,不只是那根肉棒而已,现在,自己的全身感官,每一条的神经,都似乎
连接到了那条肉棒身上,自己只是这样握着它而已,那种舒爽的刺激,快乐的电
流就游走在身体的每一处,给每一个细胞带来了莫大的快乐!
「咿啊啊……咿啊啊啊……?」
好爽、好爽……?这是什么、不、不管了,已经,已经没办法去思考了——
想要,想要快乐!已经,已经只能思考快乐而已了!已经、已经只能去追求
这种快乐而已了?
还想要、还想要更多、更多——比自己的手,还要更强烈得多的快乐!
——如果不在一小时之内让它发泄出来三次,那么,这家伙就会永远长在身
上了哦?
似乎是,有谁在耳边这样解释一样。
不过,现在眼神中都快喷出火来的Lily,已经没那个余裕去思考了吧。
她的目光,已经死死的盯在了X老师的一双秀腿之上了。
「拜托了……拜托了X老师……请让我,请让我,在你的脚上,好好的发泄
出来!」
拉起X的双腿的时候,Lily的心中最后一次闪过一缕犹疑。
用X老师的双脚为自己足交,这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但是,在那双小脚,透过一层薄薄的丝袜,那层触感包裹到敏感的龟头上的
时候。
理性,就已经被彻底的吞噬了。
已经,不会去管别的东西了。
在她的心中,只有、只剩下这样一种想法了,会被X发现也好,也要,也要
让自己到达那畅美绝顶的高潮!
即便是,这样大的动作,终于是引起了那样的一声惊呼——
「Li、Lily!?你在,什么啊?」
啊啊,被、被发现了啊……?
被、被X老师发现了,自己在做什么呢?
终于、被发现了啊……!!!
Lily的兴奋,终于是达到了顶点。
在瞳孔都渐渐上抬,理性完全蒸发之后——
那一道道的白浊,随着Lily来到心理上的绝顶高潮之后,也在生理上,
迎来了事实的高潮——
一道道的白浊,从龟头上喷发出来。
一片片的,将那双蓝色过膝袜包着的美腿,染浊成白色的污渍。
···
「真是的,Lily你到底在干什么啊?这样弄得到处都是的,很脏的好不
好?」
「对、对不起,X老师。可是、可是我——」
Lily有些手足无措的道着歉。
刚才,在X突然醒来的一瞬间,她也在心理和生理上迎来了双重的高潮。
在那种被老师发现的背德感之下,肉体上的感官,特别是敏感的肉棒上得到
的刺激更是千百倍的等级,让她无比畅美的从中喷洒出纯白的粘稠精液。
虽然对于她来说,这还只是第一次领略到射精的快感,不过,已经足够了。
这份场面,就算是真正的男人,恐怕也做不到更多:
X的蓝色过膝袜自不必说,被Lily用来足交的一双美腿上,早就被精液
染成一片片的白色。更过分的是,Lily射出的精液实在太多,喷射的劲头也
实在是太足,连带着X的蓝色运动服上甚至是脸上和头发上,都被精液给洒到。
活生生成为了一副精液美人的模样。
实在是,让人感到无比淫靡的场景。
「怎么回事?Lily,为什么你身上会长这个东西的?这、这不是男人才
有的么?」
刚一醒来就撞见这样的场景,即便是X再怎么粗线条,也是不由得羞红了脸

不过,比起擦干净身上的污渍,先去洗澡这些事情来说,X果然还是更关心
Lily的异常。
甚至于,都顾不得心中的害羞,直接一把握住了Lily身上那依旧挺立的
肉棒,「呜啊?我居然真的没看花眼啊?居然真的是这个东西啊Lily?」
只不过,她在那惊叹归惊叹,在她握住肉棒的一瞬间,条件反射一样的,L
ily浑身都抖了一下。
「嘶轻、轻点,X老师!这样、这样、这样太刺激了!」
「啊啊,对、对不起!」
明明,才刚刚畅快的高潮了一回,但是那根粗壮的肉棒,丝毫没有萎靡下去
的意思。反倒是更加昂扬的,在X面前抬起头来。
仅仅是这样被X一握,那份官能上的刺激,就几乎再次吞噬了Lily的理
智,让她差点又在X的手上射精出来。
这样的场景,也让两人更加的红了脸。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Lily?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似乎没有去细追Lily用自己的脚来足交的事情,X的重点一直是放在L
ily的身体上。「难道是,你最近受到了什么诅咒吗?才会长出这种东西来?
去看过医生了么?身体上有什么异常么?」
几乎是连珠炮一样的提问,X对Lily的关心可见一斑。
「呃、这、这个——」
Lily犹豫了一瞬间。
最后,她还是决定对X实话实说。
「我,我是在」杀之修炼场「收集材料的时候,被、被那些鬼魂诅咒了,才
会变成这样的。」
「什么?杀之修炼场?」
X的声线陡然拔高了起来,「你去那里干嘛?杀之修炼场里面的那些鬼魂幽
灵,那些东西精通各种诅咒,是熟练魔术的Caster职介或者满脑子肌肉无
视诅咒的Barserker才会去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跑到那里去啊?」
「就算是要修行,身为Saber的你,也应该去剑之修炼场才是,为什么
要跑去杀之修炼场——等会,难道说你?」
「……」
Lily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
反倒是,X陷入到沉默之中。
「是吗,是这样啊,因为我一直不能灵基突破的原因,所以你才会冒死前去
杀之修炼场,为我收集Assasin职介的突破材料。原来——你之前给我拿
来的杀阶棋子,是这么一回事啊。」
X低下头来,眼神盯在了Lily的两腿之间。
就是因为要帮助自己这个胡闹的师父,才会让Lily现在——
「X老师?」
「不,没什么,Lily。」
暂且将这些事情抛开到一边,X出声问向Lily,「不管怎么样,Lil
y你被诅咒之后,应该尽快去找医生治疗才是。那么,你有没有去找?医生他们
怎么说?」
「嗯、嗯——事实上,我有遇见贞德小姐,拜托她为我诊断了。」
「贞德么?唔,作为Ruler的她,确实对这种诅咒也有独特的看法呢,
那么,贞德她又是怎么说的?」
「她说,呃,因为我还太不成熟的原因,对魔力不够强,导致背负了多重诅
咒在身上。这些诅咒是直接作用于灵基的,要驱除的话有些困难。反倒是,反倒
是从另一种方法来处理的话,会简单很多……」
「嗯……这样的么?那,贞德说的那种方法是——?」
「就、就是,就是像刚才那样啦!」
Lily羞红着脸,「贞德小姐说,必须,必须在它变换成这种样子之后,
让它发泄出来三次,就能够让它消失了。」
「这样,的么……?」
出人意料的,听到Lily这种回答,X脸上并没有什么羞恼或不好意思的
神情。
反倒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极为认真的看着Lily。
「只要三次的话,刚刚,已经在我身上发泄了一次对吧?也就是说,只要两
次了。」
「哎……哎??」
「没事的,Lily,既然你是因为帮我才弄得现在这种境地的话,那么,
不管是作为师父还是作为朋友,我都没有对你置之不理的立场吧?」
X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充满少女气息的柔媚微笑。
她稍稍的躺了下来,并且,将自己的右脚伸出。
右脚的趾头些微的撑开,将Lily那红润的龟头夹在了趾间。
「呀……呀啊!!」
感受到敏感的龟头又一次被丝滑的丝袜包裹在其中,这一次,还被脚趾轻微
夹住的独特快感,让Lily不自觉的又一次叫了出来。
马眼上分泌出几滴透明的粘液,瞬间在X脚尖的蓝色丝袜上扩散开来,形成
一滩深色的湿痕。
「刚刚,是用我的脚来达到高潮的吧?那么,再来一次吧,Lily。不用
顾忌什么,师父一定会帮你射精出来的。」
X这样说着,用自己的足底为Lily温柔的按摩着。
那种轻微摩刮的丝丝触感从肉棒两侧传来,就如同是最顶级的麻药那样,让
Lily的浑身神经都被快乐的电流所麻痹,除了呻吟之外,几乎做不到别的事
情。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话,离高潮还早。
「唔,果然一只脚还是不够么?」
X苦恼的哼了一声。
她也是强忍羞意在为Lily足交着的,她自己也是一个正常的少女,做出
这样的淫靡动作,让她感觉自己的内裤那里,应该也有一团湿渍在逐渐扩大了吧

——唔,要是被Lily现在那雄壮的肉棒插入进来的话……
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现在的关键,是赶快帮Lily解除诅咒!
甩了甩头,将心中的杂念排除出去,X将另一只左脚也抬起来。
「嘶
~」
Lily瞬间抽了一口凉气。
两只美丽的丝足,在X有意的控制之下,足底合成了一张小穴的模样,将L
ily的肉棒夹在中间套弄起来。
脚底的美肉,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在肉棒上摩刮,那份触感,就好像是隔着
一层丝袜在操弄美穴一样,带来一阵阵挤压快感的同时,又不失丝质摩擦的独特
感官。
「呀……呀啊啊……啊啊啊……」
在这种独特的触感面前,Lily忘我的呻吟出来。
两只手,不自觉的伸到了别的地方。
一只手在自己娇小的乳房上按揉着,而另一只手,则伸到了肉棒下侧少许的
地方,已经变得银光泛滥的少女蜜穴那里。
肉欲上的快乐,可不仅仅是从肉棒那里传来而已,现在,在那种快乐的刺激
之下,少女那属于女性的地方,也变得渴求起来。
小穴不停的在流着口水,似乎是在期待它的上面,那根粗壮的肉棒能够插入
到里面来,让它饱食肉欲的快乐。
不过很可惜,Lily只能将自己的手指送入到小穴之中,一个指节一个指
节的探入,稍微的为小穴解痒,一点点也好的满足自己对于肉欲的贪求。
同时享受到男性和女性的感官快乐,对于Lily来说,刺激的简直有些过
头了。
「X老师……能不能,拜托你——」
「唉?怎么了吗?」
X好奇的问出声来。
「能不能、哈啊……能不能……能不能借一下您的嘴巴?」
「唉?可、可是——」
已经,忍不住了。
甚至都没等X给出肯定或是否定的回答,Lily就已经先发制人了。
颇有些不舍的将X的两腿摆开,Lily的动作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粗暴的,
将自己涨红到极限的肉棒,抵在了X的脸上。
「对不起,X老师!拜托您,拜托您这一次——我快,我快忍不住了!」
或许,X也没有坚决要拒绝的意思,没有咬紧自己的牙关,让Lily很轻
易的,就将自己的肉棒插入到了X温热的小嘴之中。
甚至于,Lily都没有一点点拖沓的意思,直截了当的,捅入到最深处那
里。
「呀、呀啊啊!!!!」
爆发出来。
毫无保留的,在X的食道口那里爆发出来。
「唔、唔噢噢——」
浓稠的精液在口中爆发出来,本来,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相当难受的
一件事情。
可是,X仅仅是轻微的闭着自己的眼睛,承受住了Lily在自己嘴巴里的
爆发。
没有嫌脏,随着几声咕哝的吞咽声,她将口内的精液全部吞咽了下去。
并且,随着Lily的肉棒喷发出来,渐渐变得略显疲软,X也极尽温柔的
,将肉棒依旧含在自己的口中,细细的舔弄这,如同是在品味最上等的美食那样

「X老师……?」
「哈……比想象中要好,味道还不错哦Lily。」
「……」
随着啵的一声,Lily的肉棒被X从口中吐弄出来。
本来,应该会变得有些脏,但是因为X很认真的做了口内清洁的原因,现在
这条略显疲软的肉棒,上面沾染的仅仅是些涎水的银痕。
「对、对不起,X老师……」
发泄出了欲望之后,Lily理性总算是恢复了不少,小声的为X道歉着。
自己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用X老师的脚为自己足交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
强行让X老师为自己口交?
到底、到底在干什么啊?
「没关系的哦,Lily。」
X温柔的安慰着都快要哭出来的Lily,「是我欠你的才对,你为了帮我
灵基再临才背上这样一种诅咒,所以,只要能帮到你的话,做什么我都是不介意
的哦。」
「X老师……」
「比起这个来说,应该还剩下一次吧?喏,很快就可以搞定了,以后就没事
了,Lily!」
X轻柔的笑着,右手不知不觉的时候,也已经伸到了Lily的下身那里,
将肉棒轻轻的握住。
感受到了少女温软的柔荑,明明才刚刚发泄出来的肉棒,现在又渐渐的变得
硬挺了起来。
「唔,倒是比我想象中有精神的多呢。」
X右手缓缓地套弄着Lily的肉棒,时不时的,手指按压在敏感的龟头上
,让Lily不自觉的倒抽出一口凉气。
「老师、这样、这样太激烈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出人意料的,X似乎是有些顽皮一样,浅笑着,樱唇亲吻在了龟头马眼的地
方,舌头微微伸出,舔弄那一处的缝隙。
「呀、呀啊啊——!!!」
「呼呼,真是可爱呢Lily,就算是不小心变成了这副模样也好,其实,
我也一直——」
「……唉?X老师,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的。虽然,没什么用嘴巴服侍别人的经验,不过,我会尽量做
到最好的Lily!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从诅咒中解救出来的!」
「咿、咿啊啊啊——!!X、X老师!你的、你的舌头、好、好舒服!请、
请再多为我舔一舔!拜托了,X老师!!」
Lily那像是在哭泣的呻吟,快乐的声音久久不息的在房间之中回荡。
···
等到这场淫戏落幕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
出于节电的需要,在晚上某个时点之后,迦勒底的走廊上会熄灯,从者和工
作人员们也会各自进入睡眠。所以,没有人发现,那道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一小
步一小步挪动着行走的身影。
「哈啊……哈啊…………X老师…………」
衣服都还显得有些凌乱,Lily脸上的潮红,依旧是那么明显。
她像是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一样,只能勉强的靠在墙上,才能够缓缓的移动,
走向自己的房间那样。
两腿并的死死的,每一次的走动都似乎耗费极大的心神,却只能走动一小步
的距离,实在是,透露出一些诡异的味道。
还想要——
明明,在X的身上发泄出来了三次,一次是足交,剩下两次都是在X的口中
满满的喷射出来,应该,诅咒早已消失了才对。
可是、还想要、还是、想要——
想要、想要、想要——想要真正的去侵犯X老师!!刺穿X老师那美丽的小
穴,夺走X老师的处女,在X老师的美穴中狠狠地发泄出来!!
想要——想要这样去做!!
「啊啊、啊啊啊!!!」
仅仅是幻想着那种侵犯X的模样,就似乎让她到达了一个快美的高潮。
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身体,现在更是在高潮的快感面前剥夺了站立的力气,
让她跪坐在了地上,不断的喘气出来。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的,将自己的裙子掀开。
那是一截,更加显得狰狞的东西。
以及,在地板上,一滩明晃晃的白色浓稠液体。
诅咒,根本就没有解除。又或者说——她自己,不想要解除这个诅咒?
「哈啊……哈啊……」
或许是没有力气了,也或许是那阵香甜的味道吸引了她,Lily的身形,
像是一条小狗那样的俯身了下来。
一只手伸向身下,握住了那更加显得昂扬的肉棒,轻柔的套弄了起来。
而伸出的舌头,则是将那滩精液卷入到自己的口中,细细的品味起来——
「X老师……X老师!!」
她兴奋的呻吟着,轻声叫着那个名字,宛如一头所有的理智都被吞噬的野兽
,忘我的,在这个走廊之上自慰着。
或许会被人发现吧——
可是,她已经无法停止了。
在X的身上发泄过三次之后,她已经无法停止这种快乐了,无法去拒绝这种
快感了。
她现在,已经无法逃离这道真正的诅咒了。
「呼,虽然有些来晚了,不过,好歹是赶在Lily你彻底失去理智之前呢
。」
「好了,现在你也已经彻底发泄出来三次了,我可以帮你解除这个」诅咒「
了,Lily。请问,你现在就要恢复到以前的,那个清纯的少女剑士Lily
的模样吗?」
按照约定,三次之后,这个「诅咒」就可以被解除。
到时候,Lily就能恢复正常了,既不会被这种异常的欲望给折磨,也不
会再在身上背着那种触手。
只要点点头,她就能够回到过去。回到之前那种纯白的少女剑士的模样。
可是,那意味着——
「……不。」
虽然很轻,但是,她毫无疑问,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请,不要这样做,贞德、大人……」
她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或许她没有注意到吧——也或许,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个了。
她身上的魔力,一点点的在被染得漆黑,连带着,身上的纯白礼服,也在一
点点的被染黑。
「我不想解除这个诅咒了,我想要让它留着。」
「哦?之前的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之前,那只是之前而已。一切,都是在不断变化着的。就像,现在的我,
已经如您所愿的,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她转过了身来。
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那个Lily么?
宝石般瑰丽的瞳孔,现在,变得深沉的暗金色。脸上的气质,也不复之前那
样的洁白无暇,反倒是那种,不属于阿尔托莉雅一系的妖魅。
那种脸上的绯红神色,宛如一个无时无地不在幻想性爱的美艳妖精,令人遐
想。
身上的礼装,也变成了深沉的黑色,这副气质,绝对不是之前的白百合剑士
,要说的话,还更像是阿尔托莉雅的Alter化!
「Saber·Alter·Lily,取代之前不成器的少女剑士,顺从
您的愿望而到来。」
她低低的说了一句,向着眼前的贞德单膝跪下。
「只要您能,让我得到X老师——迷之女主角X,那么,此身将作为您最锋
利的利剑,以及——最淫荡的奴隶,为您差遣,主人——贞德殿下。」
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X老师——对不起。
我果然,还是想要,完完全全的得到你——在御主的手下,这是做不到的吧

如果,回到了过去的话,那么,就只剩下这么一场梦境了。
我才不要。
我要,抱着X老师你——永远的,抱着X老师,不是作为弟子和朋友,而是
作为X老师的爱人,甚至是,作为X老师你的主人,永远的占有你的一切!!
所以就,作为Saber·Lily·Alter,让您,和我一起,堕落
到这最深沉的黑暗之中,堕落到,最甜美的快乐之中吧——
我的,X老师……
暗金色的龙瞳,充满着贪婪的情欲,在Lily的脸上睁开。
————
PS:欣闻赝作5月3号开…………我要60池起步!
PS2:但是我踏马没钱抽黑贞啊啊啊啊!!!
PS3:凭借写里番的精神能不能和黑贞达成共识呢………………求玄学一波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