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刀传奇】(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零刀传奇第二卷五
卷五、会喷血不是喷精噢!
肛交!
口交!
被肛交
被口交
如果是在别的情况,有人要肯跟我肛交、口交,我肯定不会拒绝,甚至可以
说非常的欢迎!至於被肛交、被口交就算了,不讨论。
但是…如果肛交、口交的对象换成男人…操!想都别想,我不会答应的!
生平第一次,我发现,一直以来的价值观,居然出现错误了!我…无法明确、
肯定的说不…无法拒绝…
「怎么了?时间紧迫,快点来啊!」
眼看我一动不动,爱德华再次开口催促着。
到底上还是不上呢?
记得以前在某本书曾经看过,人要是到了紧要关头,不是爆发出令人不可思
议的能力,就是会出现无法解释的异像。
很显然的,我现在正处於后者的状态……
因为,在我的视线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个略为透明的框框。
框框里面如此写着:
选项一:选择插入爱德华的屁眼或肛门,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
一颗。
选项二:选择被爱德华插入屁眼或肛门,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
一颗。
选项三:选择不插入爱德华的屁眼或肛门或者不被被爱德华插入屁眼或肛门,
不执行入珠仪式,无法获得『鹹者之石』,并会被压成肉饼。
操!
见鬼了!
我眼花了吗!
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难不成我其实是在玩网路游戏时,穿越异界的人嘛?
这框框是送给我的特殊能力吗?
等等,我在胡言乱语什么!
网路游戏是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揉揉眼后,再往前看时,框框已经不见了。
果然…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但是…那两个选项确却是真的…我必须在三个选项中,选一个…现在,时间
已经不够我犹豫了…该是做出抉择的时候了!
我鼓起勇气,踏出了沉重的步伐,打算执行选项一时,幻觉又出现了,那个
框框居然又浮现了。
这次框框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选项一:将屌插入爱德华的屁眼,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一颗。
后果是,以后可能会得到肛门恐惧症,看到屁眼就阳痿,无法进行肛交爱爱。
选项二:将屌插入爱德华的嘴巴,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一颗。
后果是,以后可能会得到口交恐惧症,看到嘴唇就阳痿,无法进行口交爱爱。
陷入恐慌的我,双手抓着头,仰天大喊:「啊…两者我都不想要啊!」
见我莫名奇妙的大喊,爱德华讶异的看着我,疑惑问道:「什么东西你不想
要啊?」
面对他的询问,我马上将我现在困难的抉择告诉他,并反问要是他的话会做
什么选择。
「噢噢…原来是这样啊!死太久了,都忘记正常男人的性欲取向,害你差点
得面对捅男人屁眼或嘴巴的噩梦,实在很抱歉!没关系,你的痛苦我可以体会,
等我一下,看我华丽的变身…」
话一说完,爱德华身上居然开始发出阵阵的强光。
当强烈的光芒,散去后,爱德华也不见了!
正确点的说法是,爱德华不见了,却出现了一个穿着无袖无领口蓝色工作服,
手中拿着一把大大活动板手,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绑着金色马尾的美少女。
「你是…爱德华吗?」
看着眼前这名散发着青春动人的漂亮少女,我不确定的询问着。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正确来说,我仍然是以爱德华残存意识所形成
的思念体。但是,我现在的外观却是他的妻子温蒂-洛克威尔…」
温蒂-洛克威尔,钢之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力克的老婆大人。
记得我在「时之馆」翻阅「史记」时,书中也有详细写着她的生平、介绍与
功绩。
基本上,能够被「史记」详细记载的人,不是坏到不行,就是留有伟大功绩。
跟她的老公爱德华相比,温蒂成就并不逊色於她的老公。
从小跟爱德华兄弟一起长大、玩在一起的她,小时候也学过炼金术。跟两兄
弟相比,她明显没有两人那么夸张的天份。因此,她的炼金术始终没有多大成就。
但是,在爱德华兄弟两人,想将生病去逝的母亲复活,因而触犯了「炼金三
大原则」中的人体炼金术,而失去了手脚与身体后。善良的她,却在短短的数天
内,发明了「机械铠」,让原本应该无法动弹的两人,可以藉由「机械铠」义肢
的帮助,与常人一样的活动。
她这项发明,无疑造福了大陆所有的身障者,让身障者都有机会藉由「机械
铠」义肢的帮助,重新站起来走动或用双手拿东西。同时,也因为她的关系,让
大陆多了一个新的职业「机械铠师」。
很明显的,爱德华这样的变身,是体会到我的心情,知道了正常男性对於
「搞基」的恐惧。不过,我还是有点搞不懂他的想法?正常的男性,会希望自己
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搞嘛?他怎么别人不变,变身成他的老婆让我搞呢?
当我将我的疑问说出口,爱德华给我的回答,却令我原本逐渐高涨的性趣,
大幅度掉了下来:「虽然我的外表是温蒂,不过我的本质还是我啊!也许你会认
为你搞的是温蒂,不过在我的感受来说,你搞的还是我,你捅的还是我-」钢之
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力克的屁眼,而不是温蒂-洛克威尔的屁眼!或者你想搞
阴户、搞嘴巴,那也是在搞我的!」
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的一番话,真是令我想反驳都不能反驳。况且,爱德华
虽然变身为女性,但是他的声音,仍旧是原本的男声。强烈的落差感,让我想到
「人妖」…免不了担心,当她将衣服脱掉后,会不会出现一根屌…
「你在想什么呢?时间快不够了噢!再不快点入珠,你真的会变肉饼噢!」
操!
现在是什么情况?
考虑的时间都不给的噢!
根本是赶鸭子上架嘛!
我还是试着询问了一下爱德华可以改变他的声音吗?
要不然…等等捅他的时候,万一他爽了,结果开始呻吟…噁…画面太美不敢
想像…
「变声噢?理论上应该可以,我试试好了!嗯嗯…一二三…一二三…麦克风
测试…麦克风测试…这样的声音可以吗?」
神奇的一幕,爱德华就在我眼前边摸着喉咙,边将声音从原本低沉的男声转
变成悦耳的女声。
他不是爱德华!她是温蒂!
他不是爱德华!她是温蒂!
他不是爱德华!她是温蒂!
我就这样一边在心中默念,一边缓缓的走向爱德华不…是温蒂才对!
看我走向她,温蒂…嗯…为了大家的屌着想,就请大家把爱德华当作温蒂吧!
要不然,你想看 我跟 扯远了,让我们回归故事吧!ㄧ走近她,她就很配合将自己衣物给变不见了!
(因为她又用着招牌的动作,举起双手在胸前啪的一声拍掌后,衣服就…通通消
失。)
「呼…」
衣服消失的瞬间,看着温蒂裸露出来的美丽胴体,使我不由得大大吸了一口
气,还好脱光衣服的她,下面没有出现根大屌!
不过呢!刚刚穿着工作服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居然拥有这么好的身
材!博览群芳的我,很快就推测出她的身高、体重与三围。
身高大概在163公分上下,体重约45,三围由上而下大约是88公分、
57公分、87公分,换成大家比较能懂得说法就是34、22、34左右,罩
杯大概介於D跟E之间!
看到一个有着火爆身材,长的美丽又可爱的美少女脱光衣服在我面前,照理
来说,我应该已经精虫上脑,掏屌上人了!
无奈,「她其实是爱德华」这个强烈印象,仍在我脑海中不停的出现着。
再加上,她现在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个脱光衣服的女性该有的羞涩表情。而
是面无表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实在让我「性」致缺缺!
即便再怎么不愿意,为了小命着想,我还是硬着头皮将我的双手伸向她的的
乳房,轻轻的握住,上下左右轻微的揉捏着。
入手的感觉,很软、很温暖,跟一般女性的乳房完全一样。
下面的私处不知道是不是也这样呢?
抱着这个疑问,将右手往下移动,打算摸上阴户时,温蒂突然开口说道:
「前戏就不用了,直接来吧!」
话一说完,她稍稍退了一小步,微开笔直的双腿。然后将腰部往上提,挺了
挺阴阜后,用右手的食指跟中指将整个阴户撑开来。
阴户张开的瞬间,浓稠的透明液体,迅速溢了出来。
看着一个美少女在自己眼前,面无表情的自己撑开阴户,让淫水狂流,我只
有一个感想就是…肏了她!虽然它非人非鬼,也非男非女…
精虫已经完全上脑的我,哪会顾虑他到底是爱德华还是温蒂?整个人就像野
兽一样,猛力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她,并把我的嘴印上了她的唇。
她唔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我用舌尖一顶,将柔软的双唇给
顶开。原本紧閤的牙齿,在舌尖顶开双唇的同时,也不自觉的分开了,让我的舌
头顺利伸入她口中。
进入湿润口腔内的舌头,很快就找到缠绕的目标。在我的挑逗下,她的舌头
渐渐的有了反应,不由自主略显笨拙地与我的舌头交绕在一起。
用力吸吮着温暖柔嫩的舌,吞着她口中的唾液好一会后,我开始了下一步的
动作,将右手慢慢往下移到她的大腿根下方,轻轻的抬起她的左大腿。
她配合着我右手的动作,轻抬起左腿,直至我的腰际,紧紧贴着。
本来就紧紧贴住的下半身,随着这个动作,更是完全紧密。我感觉到肉棒前
端的龟头,传来了柔嫩、滑腻的温暖感受,不用低头去看,我就知道,龟头已经
顶在她凸起的阴户处。
一瞬间,没经过考虑,我想都不想的腰部一挺,怒拔的肉棒,就这么缓缓的
前进着。
龟头顶开两片阴唇时,大量的爱液瞬间涌出,多到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她的阴户很紧,紧的让我想到处女。两片阴唇虽被顶开,却紧紧的包住我的
肉棒。阴道入口则扎实的夹着我的龟头。虽然有大量爱液的润滑,却无法顺利的
往里深入。
(奇怪?怎么这么紧?好像在开苞一样?)
我心中的疑问,随着肉棒慢慢挺入,很快就获得解答。
(疑…这是什东西?难不成是处女膜吗?)
缓慢前进的肉棒,突然在阴户的内侧顶到一个类似薄膜般的东西,让我讶异
不已!
用龟头碰了碰后,我发现这层膜还真的是处女膜啊!
「温蒂!你还是处女啊?噗…」
本来想确认一下她是否还是处女,而停止激吻离开柔软嘴唇的我,看到的居
然是一脸沉醉、愉悦、舒爽的爱德华…
「什么?你问什么?」
「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吗?」
「…变成爱德华了…」
「噢噢…抱歉!抱歉!你的吻技太好了,吻的我太舒服!太爽了!一时疏忽,
忘了维持温蒂的模样…等等…马上好…你看好了对嘛?」
话一说完,她马上又从爱德华变成温蒂。而我,面对的她询问,只是呆呆的
点点头回应。因为,我脑中只想着一件事…我刚刚吻的人、操的人、肏的屄…通
通是爱德华嘛!
一想到这,操!肉棒都快软掉了!
摇摇头!我强迫自己忘了这件事!自我催眠着!
「你摇头干啥?」
「没什么!只是想要忘记一些不好的回忆!」
「恩…对了!你刚刚想问我是不是处女嘛?」
「恩…我刚刚的确想问你这问题,不过现在不用问了。」
刚刚由於被她惊吓的过火,害我整个人强烈抖动数下,埋入她屄内深处的肉
棒就这么刚好…捅破了那片薄膜。
若低头看向我跟她结合交媾处,还能看到夹带丝丝着血液的淫水,正慢慢缓
缓的不停流出来。
明明不是人类!为什么会有处女膜?还会流血?实在非常诡异!
算了!考虑这么多,实在不合乎我的个性!
今朝有屄今朝肏,明日美肉明日寻。
我还是干好眼前的屄,好好享受性爱的乐趣比较重要,其他的事情就别去想
了!
再度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接着双手一捧,将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抬起后,
让她的双腿盘上我的腰际,此时,原本只进入约一半的肉棒,随着这个动作,便
整根都插入了她的屄内。
完全深入的瞬间,感觉到交合的地方,传来阴毛与阴毛的磨擦感。同时,肉
棒上方肚皮,似乎也碰触到她凸起的阴阜及充血的小肉芽。至於伸入屄内的肉棒,
则明显感觉到阵阵的蠕动与脉动,一股强劲却又不失温柔的力道,紧紧束着我的
肉棒。
似乎是被这强烈的快感给刺激到,她原本抱住我背部的手,这时突然用力的
抓紧,扭捏着我的背部肌肤。
稍微感受了一下温蒂屄内膣道柔软感受后,我开始缓缓摆动我的腰部,规律
地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活动着。
本来就已经膨胀到极限的龟头及肉棒,在缓慢活塞运动中,变的更大、更硬、
更灼热!
艳红柔脣被我紧封的温蒂,随着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律动,只能发出不
停的发出「唔唔」声。口中一股又一股热呼呼的唾液不停的涌出,流入了我的口
中后,一部分被我嚥入口中,一部分则混合了我的唾液再流回她的口中,同样被
她嚥入部分后,再回流给我。
我就这样一边吻着她,一边强烈又规律的连续抽插个不停。
抽插了好一会后,我已经不记得腰摆了几下,肉棒在她的屄户进进出出了几
遍,可能有五、六十下吧?
就在渐渐忍受不住,想要射精的时候,我感觉到她阴道内的肉壁开始出现急
剧的收缩,紧紧吸吮着我胀大的龟头。
如果坚持的话,我应该还可继续抽插个四、五十下才射精吧!但是,时间上,
不知道允许不允许。
经过极为短暂的考虑,大概就二、三秒吧!我决定快点射精完事,早点离开
这个鬼地方比较重要!
虽说,古代的文人骚客、大诗人与大词家们常言: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或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可真让我选择,我觉得还是生命比较重要!毕竟,命只有一条!牡丹花跟爱
情可是佔了大陆人口的一半啊!
即便用最严格的标准来选,好歹也有个「大陆十大美人」这十朵牡丹花跟爱
情让人选啊!
何必为了一时的肉欲,在这边逞强持久,万一变成肉饼,那可不好玩啊!
这么一想,我决定快点射精了事。於是,我先是将肉棒拔出到极限,让整根
肉棒几乎都离开温蒂的阴户,仅仅只有龟头前端的顶点还抵在湿润的花唇处,接
着腰部猛力一提,一个大大的插入动作,将肉棒插到最底。
「呜…嗯…」
略为激烈的大动作深入,让温蒂忍不住发初娇哼。只是…她的娇哼声怎么有
点…低沉…好像…男性的声音…
突然,数分钟前的坏回忆,在我脑中浮现…
慌忙离开她柔软的嘴唇,拉开一点距离看清她的脸后…果然…她又变回爱德
华了…
干!
她到底变回爱德华多久了?
一想到我刚刚喇舌的人,干的人,是有着爱德华脸庞,身体却是温蒂的女性
(?),我整的人就软了!连带的,正插在她体内的肉棒也…慢慢软了…
干!
我忍不住在心中又再次骂起髒话!
忽然,她全身抽搐颤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与细长地双手突然出力抱紧我,
整个人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
「你干啥…呜…」
话还没说完,爱德华那张脸突然贴了上来,用力的吻住我的双唇。
同时,她的屄穴猛地一缩,阴户肉壁上的嫩肉像是有生命般的紧紧的箍在我
的龟头与棒身。
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蓦然浮现。
还没来的及回想这种熟悉感是什么时,答案就出现了!
龟头的顶端尿道开口处,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撑开来了。
(这个感觉…该不会…)
心中的疑惑,迅速获得解答。
龟头前端的尿道口被撑开后,一个极为细小且柔软的东西挿了进来。
(果然…希望…这次不会再爽到大小便失禁…)
零刀没握在手上,我根本没能力挣脱这种情况!再加上,谁知道这是不是得
到「鹹者之石」所必须的入珠仪式,我根本没选择的余地!因此,只能放弃抵抗,
只能卑微的希望着,不会再像刚刚一样,爽到大小便失禁!
但是呢!我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抱怨起来!
为什么其他小说中的主角们,跌下山谷,获得绝世力量后,再次出现於世间
时,都是近乎无敌的存在!要名有名、要钱有钱、女人更是不缺!
同样的情况,为什么我跌下山谷,必须昏睡个五百年?虽然也有获得绝世力
量,可是却有个莫名其妙的限定…没有刀在手,啥都没有!
回到现实世界后更扯!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发生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搞
到现在跟一个非人非鬼、忽男忽女的人型生命体(?)嗯…连是不是生命都很难
界定的东西做爱!
没主角威能!
没王八之气!
连基本的奇遇不断都没有!
干!
根本是 迷之音:「没错!我就是想恶搞你!这本小说基本上就是走轻松恶搞风!你
就乖乖认命吧!」
抱怨中的我,恍惚中好像听到一个男性声音对我这么说着。
奇怪!是谁在跟我说话吗?呜…好痛!
被异物渐渐撑开的龟头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痛感,转移了我的注意
力!
(干!越来越痛了!)
我感觉到某个似乎是圆形的异物,正从狭小的龟头入口硬挤进来。
(呜…难不成这个正在硬挤进我肉棒里的圆形东西就是「鹹者之石」吗?)
我心中的疑惑很快就从爱德华口中获得解答。
「忍耐一下,现在是关键的入珠仪式,马上就好了!」似乎知道我的疑惑与
痛苦,爱德华突然停止激情的喇舌行为,对着我解释着。
只是…看着他那张一脸正经,同时略带关怀的表情,我的痛楚非但没减少,
反而更增加了!因为…干他妈的!他…的脸还是爱德华!我…一点都不想跟男人
喇舌!
更过分的还在下面,当我刻意避开他的脸往下看时,36D的女性胸部居然
渐渐消失中!
正确说来,是他原本女性化的身体居然渐渐回复成原本爱德华的身躯,亦即
男性的身体。
「你…你的身体…快变回男性啦!」
话一说完,爱德华这次却不像刚刚那样轻松的回答,而是一脸正经,语气平
常的回道:「因为,『鹹者之石』正慢慢的转移到你的体内,所以,我渐渐无法
从它那边获得能量来维持我的状态,等转移完成,我也就会跟着消失了…」
听完他的话,我第一个想法不是感伤他快消失!而是这样下去,他该不会在
消失前,就完全男性化吧?那…我的屌会插在他的哪个部位?屁眼?屌根的龟头
里?
干!
一想到这边,我就忍不注鸡皮疙瘩起了一堆!
於是,我赶快将我心中的疑问,对着爱德华询问,听完他的回答,整个人差
点晕了…
「屁眼?还是龟头里吗?没出错的话,你的屌因该会插在我的龟头里吧!」
忘记是哪边的俗语:「好事通常不灵验,坏事却是特别灵验!」我才刚担心
啥,就发生啥!
这个世道是怎么回事!天啊!我的屌等等会插在他的屌中…这…比搞基、捅
男人的屁眼更跨张!
救命啊!
妈妈!
爸爸!
神啊!
我不想捅男人的龟头啊!
饶了我吧!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担心啥。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因为等一下
你就会晕倒了…」
「晕倒?为什么?呜…好痛…挖哩…靠妖真他妈的痛!」
问题还没问完,肉棒前端的龟头,突然传来一道撕心裂骨般的激烈痛楚,痛
得我快说不说话来!
「由於入珠的仪式非常痛,所以呢,为了让仪式能顺利并减少你的痛苦,我
会打晕你…」
碰!
话才说完,他不知道从哪边拿出一把木槌,往我的头就是一槌…
「疑…还没晕!还能当旁白,那就在一槌…」
碰!
「还没晕!再一槌!」
碰!碰!
「连续两槌还不晕?那三槌好了!」
碰!碰!碰!
前前后后被打了七槌,我他妈的还不晕的话天知道他还会槌我几下,万一一
个不小心,可能永远不会醒了!
恍惚中,传来了爱德华在人间最后的话:「入珠完后,记得要禁欲,最少三
天内不能做爱、打走枪、嘴炮之类的!要不然,会喷血不是喷精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