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天龙】(前传:绿帽段誉成长史)(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上章说道段誉在偷窥着王若琴与高文龙在禅房偷情)
高文龙笑道:「先来给表哥含一含!」
说着撂起裤子,露出了他硬挺无比的阳物。只见它青筋勃发,怒直朝天,竟
然也有十六七厘米。
王若琴见到了高文龙的阳物,眼睛里闪过一丝迷恋,她清晰的记得这个东西
带给他多大的快感。于是先是抚弄了一阵,便嘴巴靠近它舔弄吮吸了起来!
「琴儿的口活越来越好了,不愧表哥多年教导!以后便宜了段誉那臭小子呢!」
说到这里,心里一恨,手掌压住王若琴的后脑,将巨大的阳物死死的插进了王若
琴的喉咙!数个呼吸以后才放开,让王若琴咳嗽不已。
「来床上趴着,表哥要从后面干你!」
王若琴的亵裤早已被高文龙脱去,只见她乖乖的来到床上然后撅起屁股,露
出雪白的臀部和双腿间的私密缝隙,看得段誉也是情欲高涨,恨不得在她身后征
伐的男人是自己!
高文龙翘起硬挺的阳具,靠近王若琴,几番摩擦,弄得王若琴娇喘不停,方
才狠狠的进入了她!
王若琴一得到满足,立刻放荡浪叫起来,肉体的拍打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表哥……好深,琴儿不行了!表哥好厉害……」
「嘿,琴儿的小浪穴也很紧哦,可惜以后要便宜段誉那臭小子,表哥这就把
它干松,到时候段誉的小鸡巴肯定无法满足琴儿的小浪穴吧!」
「啊……表哥……别提他……我的身体是表哥的……我的心也是……啊……
太深了……琴儿受不了……好快乐……」王若琴语无伦次的浪叫着。
「好爽……琴儿吸……啊……」高文龙一边抽插着王若琴的蜜穴,一边用手
拍打着王若琴的屁股上的臀肉,一时间淫靡的气息无处不在。段誉修炼阴阳决后,
控制气息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所以虽然高文龙武功虽高,却也发现不了段誉的
存在,段誉看得火热,心道反正小丫头元宵也已经成熟了,可以摘了。
「表哥……哪里不可以……」原来是高文龙一支手指突然沾了王若琴的淫水
然后插进了她的后庭,「琴儿放心,今日表哥只是给你疏通下,这里没有润之物,
琴儿这里又如此紧凑,表哥是不会乱来的!」
「表哥好坏……人家下面……两处都被你玩了……啊……痛……」
高文龙的手指已经深深的插入了王若琴的菊穴,待王若琴适应以后就开始随
着蜜穴的抽插节奏一进一出!
身下两处羞人的地方都被高文龙亵玩着,王若琴眼见高潮逼近,可是这时候
高文龙却停了下来,只是浅浅的逗弄着王若琴,
「表哥……别停……求求你……给琴儿……」
「要我继续干你么?」
「干琴儿……表哥比如……」
「那你答应我去勾引段誉那小子……」
「不要……我只要表哥啊……我不要段誉那小子……」
高文龙干脆把肉棍抽出了体外,「我可等不及了……你去勾引他和他圆房,
然后早日完成婚礼……我不想等了……」
「呜……表哥不要欺负琴儿……」
段誉听得云里雾里,高文龙这是什么意思?高文龙刺激着王若琴的阴唇,双
手搓揉着她的酥胸,就是不给满足,王若琴开始还在坚持着,过一会为了得到满
足,也只好含泪答应:「表哥快给琴儿……琴儿什么都答应你……」高文龙才满
意的尽根没入王若琴的深处,快速的抽插着,只见两人身体都出现一阵痉挛,段
誉见时机已经到,暗运阴阳法决,一道细微的力量从他手指中飞出,穿过佛向渡
入王若琴身体中。
道心魔种,必须要在女子高潮时才能对其使出,而且对女子不会有丝毫影响。
这一点他在给丫鬟种道心的时候就确定了。
想起小丫头元宵在自己的逼迫下,羞涩双腿大张的躺在椅子上用,用她自己
的手抚慰自己的阴户达到高潮被种下道心的美好景色,段誉身体就更加火热,恨
不得马上提抢把小丫头就地正法!
王若琴额头上突然隐约的闪现了一个卐字的符号,瞬间消失了,高文龙在他
身后,倒还没看到,段誉知道自己的道心已经种成功了!
那边那对狗男女偷情过后,王若琴伏在高文龙的怀里,委屈道:「表哥好坏
……让人家去和段誉……」
高文龙亲吻着王若琴的脸:「我的宝贝琴儿,表哥也舍不得,你与他还要有
一年多才成亲,可是表哥不想再等了,你去勾引段誉,让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一
来你们的婚事就必须提前!」
「可是表哥……琴儿只想要表哥……人家才不和段誉做这种事呢……」
「放心吧乖琴儿……委屈你这次,待我们的孩儿有了之后,我们就找个机会
废了段誉……让他一辈子也不能碰我的琴儿!」
段誉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回到皇宫以后,就叫来小丫头元宵,元宵虽然
才十四岁,但是身体发育在段誉的调教下已经成熟,这朵花儿也已经到了摘采的
时候!
段誉坐在床边对元宵道:「过来!」
元宵见段誉似乎要把他吃进去一样,这样的表情元宵见过多次,不过每次最
后段誉都是那出那根火热的棍子在她嘴里发泄了出来,以为段誉又是要让她用口。
于是乖乖的来到床边跪下,温柔的解开段誉的裤头,露出了段誉那巨大的阳根,
然后看看段誉就开始含吮起来!
段誉调教她的口活已经有一两年了,元宵的口活已经十分高超,本来段誉计
划着还过一段时间才摘取她的处子身,但是现在看来王若琴似乎要来勾引自己。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处男身在王若琴身上遗失,所以元宵含弄一阵以后,便把元宵
拉上床来!利落的解除了元宵的衣裳!
元宵赤裸裸的羞涩的在床头,以为段誉又要给他羞人的按摩,果然段誉如之
前一样对混身搓弄,让她娇喘不已,双腿间也湿润无比。
以为段誉会如同往常一样,用手指让她获得那种向上天一样要死了的感觉,
可是迷糊中双腿被段誉拉开,手指玩弄一阵以后,一个火热的东西猛的贯穿了她,
让她觉得身体似乎要被撕裂一样!
「呜呜……世子不要打元宵……元宵错了……」段誉心里一阵柔软,见到纯
洁的处女鲜血顺着自己的阳段誉年长以后,元宵便已经不再称呼为少爷而是世子,
不过那丫头偶尔也会忘了称呼,又回到少爷般叫那物流在床上,这傻丫头单纯的
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被段誉这样玩弄,于是暂时停止了继续征伐,双手抚上
元宵的酥胸,「傻丫头……少爷这是爱你……你看你和少爷结为一体了……这是
夫妻才能做的事……」
元宵听后,心里甜蜜无比,于是忍着疼痛,段誉见元宵适应以后,才继续慢
慢的抽插着元宵的蜜穴,并暗运起阴阳御女决,不一会儿,元宵只觉得身体各处
传来无比的快感,那种感觉比平时用手指更为猛烈。
「世子……元宵好快活……元宵要死了……」元宵放声的浪叫着,段誉换了
个姿势让她趴在床上,从后面又进入了她的最深处,看着前面一对巨乳沉甸甸的
随着自己的节奏一晃一晃的,更是火热无比,坚挺十分。
最后元宵已经语无伦次,她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刺激,每一寸都在释放着快
感。敏感的身子已经高潮数次,最后段誉见元宵精疲力尽,才松开精关,让满壶
的精液喷洒在元宵深处!
元宵又一次全身痉挛了一般,身体最深处被滚烫的精液刺激,感觉身体又喷
洒出一阵阴精,最后忽然落在了柔软的床上!
段誉温柔的亲吻了元宵的后背,然后拥着元宵才沉沉睡去!
过了几天,正好是王若琴的十六岁生日。也邀请了段誉,吃过酒席以后,王
若琴邀段誉来到了后院湖边的小亭!
段誉有些警惕,不过看王若琴一副大家闺秀的纯洁样子,不过观看她的面相,
乃是情欲未平之相,显然不久之前才被人逗弄起了情欲不过未得到满足。想象到
她在高文龙身下淫荡的模样,段誉心里就暗骂一声!
「王小姐请我来有什么事么?」
王若琴倒了两杯酒,「段…世子殿下…其实今日我……是想和你道歉……」
「道歉?」
王若琴点头道:「不错……以前琴儿不懂事,经常欺负你……你我以后也会
结为夫妻,所以我希望你能原谅琴儿!」
段誉哪里肯相信她,不过还是装作谦谦君子的样子:「其实段誉没有放在心
上,而且段誉一直认为王小姐窈窕淑女,又是真性情,段誉也很是欣赏!」王若
琴看着段誉的
书呆子样子,心里一阵厌恶,可是想到今晚……
「既然如此……那世子请!」说着端起一杯酒给段誉,随着自己也端起一杯
酒!
「这?」段誉有些犹豫,王若琴道:「莫非世子殿下不肯原谅琴儿?」
段誉修炼阴阳决,可将酒水用内力逼出,即使酒里面有毒药也害不了他,他
想知道王若琴和高文龙到底打的什么注意,于是也就微笑着端起酒杯和王若琴一
饮而尽。
随后王若琴又找各种理由,连续让段誉喝了数杯酒,段誉假装酒力不支,便
趴到了亭子的石桌子上,『不醒人事』。
王若琴站了起来,冷冷的吩咐道:「世子殿下喝最了,把世子殿下扶进我房
里去!」身旁的两个丫鬟回应道『是』然后就扶起不醒人事的段誉,来到了王若
琴的闺房!
段誉混身散发着酒味,躺在床上。他内力控制,倒真如醉倒一般。
随着门一开,脚步声传来,高文龙的声音传来:「琴儿果然厉害,你一出马
就将段誉这小子手到擒来!」
「还不是表哥你坏……刚才那样玩弄人家,却不让人家快乐……琴儿讨厌死
表哥了!」
「哈哈……你要一开始就答应我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对你……」
听见衣服萧索的声音,段誉眼睛咪起,果然看见那高文龙的一双手在王若琴
身上游走,弄得王若琴娇喘不已,王若琴颤声道:「别……
表哥……他还在……唔……「高文龙放开了王若琴的小嘴,两人嘴边还牵连
着一丝津液,
「琴儿你放心好了,酒里有迷魂香,你现在杀了他他都不知道!不信你看…
…」说着过来对着段誉的脸上啪啪打了两耳光!
「你看,是不是没知觉……」
王若琴这才放心,但是随即又可怜巴巴的道:「表哥……琴儿不要他碰我的
身子……让小桃来行不行?反正他都没意识不知道是谁,只要明早琴儿在他身边
让爹爹他们知道就行了……」
高文龙摇头道:「不行,且不说万一他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况且老祖宗都说
过,段家气数未尽,你与段誉结合,也可分享他段家的气运……」
段誉听得心里一惊,气运一说飘渺无比,但武功修炼到极致的话就可初窥门
径,想不到高升泰那老贼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可是……」
「别啰嗦……今晚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不然要你好看!」高文龙语气
突然严厉了起来,王若琴委屈道:「臭表哥,就会欺负人家……」
「把衣服脱了!」
在高文龙的注视下,王若琴缓缓的脱掉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就全身
赤裸裸的站在房间里面,想到房间里面还有个陌生的男人,王若琴害羞的将
手遮住自己的胸前!
「遮什么遮,又不是没看过!」说着推着王若琴来到床边:「上床去……」
王若琴看着床上睡着的段誉,羞得无地自容,想拉过被子来遮住自
己的身体,可是高文龙也爬上了床来,王若琴羞道:「表哥你出去……琴儿
自己……琴儿不想让表哥看见……」
高文龙道:「我不在这里看着谁知道你会不会叫小桃来代替你!」
「呜……表哥……这样好羞人啦……」
「乖琴儿,就委屈你你了,以后表哥一定好好对你……每天都让表哥的大肉
棒操得你爽上天!」
「呜……人家不管啦……人家就不做……」
「由不得你!」说完高文龙双手袭上了王若琴的身体,一只手握住王若琴的
胸前的葡萄搓弄着,一只手来到王若琴的私处拨弄着,不一会就把王若琴弄得娇
喘不已。
「表哥……琴儿要表哥……」
「已经这么湿了……」说完将王若琴扶来趴在床上,用他滚烫的肉棒摩擦着
王若琴的敏感处,感受到了王若琴两片柔软的阴唇滑过自己的龟头,高文龙也强
忍住了干进王若琴深处的欲望。
不知怎么的,一想到王若琴一会要和段誉交合,自己无比的痛苦憎恶,自己
青梅竹马的表妹,自己心里的爱人一会要和别的男人……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身体却不受控制,下身从来没有过的硬挺,于是对着王
赤裸的屁股打了一巴掌:「去,去把段誉那臭小子的裤子脱下来!」
王若琴迷糊着往后靠身子,想用自己的阴户去包围高文龙的肉棍,想让那根
滚烫的阳物贯穿自己,可是高文龙如何会让她如意,「你不是想要男人的肉棒么?
那里就有一根,快去把他裤子脱下来,不听话的话,以后休想表哥用这东西干你!」
王若琴委屈的看了看高文龙,慢慢的爬了几步,来到段誉身下,段誉只觉得
一双小手在自己的裤子上摸索一阵,然后自己的裤带一松,下身一凉,已经暴露
在了空气中!
王若琴脱下了段誉的裤子以后就立刻闭上眼睛别开头,可是高文龙却是一愣,
心里酸楚的恨道:「狗日的段誉,居然有这般本钱!看老子以后不把你废了老子
就不姓高!」
段誉修炼阴阳决,发育强于一般人,加上他自己有意思控制,所以下身阳具
虽然软软的垂在双腿间,但也可看出无比雄壮不在高文龙之下!
男人最恨的就是那话儿比不过别人,高文龙那话儿其实也算十分雄壮百里无
一,不过和段誉一比还差一点点,要知道段誉才十三岁,如果段誉成人之后那得
长成什么样子!
段誉心里骄傲,脸上却不动声色。王若琴见一会没动静,才缓缓睁开眼,无
意中瞟到段誉的下体,倒没什么惊讶,只是羞涩的把头别开。因为她只有高文龙
一个男人,高文龙也只比段誉小了一两厘米而已,所以认为男人都差不多是这样!
加上段誉现在是垂软状态,只是看了之后就羞涩的别过头。高文龙狠狠的对着王
若琴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再大又怎么样!未来的妻子还不是给我任意玩弄,
看我以后不把它废了!去……去把它弄硬!」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