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公侯淫风录】(第一卷)(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取阴补阳(上)(你们要的母子戏H戏哦)
本来我没有打算加这一段母子H戏的
可是后来一想,不对啊!主角的母亲就是这部作品的第一女主,要是把剧情
都放在其他角色上,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更何况,我写的是H文!是H文啊!
要是再不加点肉戏,我估计读者都要骂娘了所以,我就加了这一段母子的H
内容啊哈哈,当然,主菜还是在下一章,这一章只是先来个预热最后。
————————
太阳落山之后,夜晚来临。一轮明月高高挂起,月光与烈日之辉相较虽不及
其耀眼,但却有一种独特的柔美。
小小年纪便有佳人作侍卫的周少主身后跟着两女回到王府,可这左脚刚进右
脚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见着娘亲迎面走来,刚刚还威风凛凛的瞬间就变得就跟老
鼠见着猫似得。
「娘…娘亲…」
周云一副略有惧意的神情,毕竟昨晚周秋媚实在是把他折腾惨了,甚至有一
刹那以为娘亲要来个恶虎食子。
这时,傅伍秋与管浊瑜也叫了一声幽王,而那五名剑士,则是行过礼之后便
自觉地散去了。
周秋媚盯着周云,表情极为古怪,似要发火动怒却又未发。
整整一天,周秋媚都未和周云好好地谈上一句,因为她在思考该如何处理自
己与儿子之间的事——还有那姓李的骚女人!
可无论怎样想怎样算,周秋媚始终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因为她的脑子全是
乱的。
当初周秋媚刚从父亲那里接过幽王之位时,要处理的事物几乎能将一些心神
脆弱之人压垮,但她却扛了下来。
可遇到这等事,周秋媚却没了法子,直到黄昏时,她才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叫下人备好了热水,去沐浴吧。」周秋媚对周云淡淡地说道。
最终,万千杂绪还是化作了对儿子的关心。
「傅丫头,你若没事就去一旁歇着,今日不必护着少主了。」
周秋媚对傅伍秋说道。
傅伍秋也乐得休闲,开心地对少主打了个招呼,傅伍秋便离开了。
「怎还愣着?还不快带少主去沐浴!」周秋媚对候在一旁的仆人说道。
「浊瑜,你过来,我有事吩咐与你。」周秋媚拦下了管浊瑜。
周云不知娘亲对管浊瑜有何事要吩咐,随后一想,应该是要盘问自己今天都
干了些什么,去了哪里,有没有去找李玉君。
虽然周云不太情愿,但在娘亲的吩咐下,还是被两名女婢带到一个屋内。
屋内有几层珠帘,拨开珠帘前方便是浴池,足以容下十人,容下一个周云自
然是绰绰有余。
浴池里的水还冒着热气,看来是刚烧好的,水面上浮着一些花瓣。
「少主,且让奴婢为您宽衣。」两名女婢蹲下身子,伸手去解周云的衣物。
正好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周云着实累了,正好沐浴一番然后去休息。
走进浴池,整个人浸泡在热水里,周云舒服地闭上双眼。
此时两名女婢走到浴池边上,用白嫩嫩地双手拿着干净的手帕,再往上面抹
上一些香药,小心地擦拭少主的身体。
周云却并没有安静地享受两名女婢的服侍,而是偷偷地望着这两个样貌乖巧
的女婢,怀着忐忑地心,低声问道:「你们两个,今天我娘亲有没有不对劲之处?」
「啊?」两名女婢正忙着擦拭周云的身体,突然被这么一问,瞬间莫不着头
脑。
但少主发话问了,做下人的自然要回,两名女婢互相对视一眼,答道:「幽
王她…正常的很啊。」
「那…那我娘亲看起来有没有异样?」周云又小声问。
老实说,周云担心的是自己的娘亲气还没消,要是今晚娘亲和昨晚一样再将
他折腾的只剩半口气的话,那他真是遭不住。
整整一宿啊!一宿的时间里,周云被娘亲来回地蹂躏,要不是他还年幼不具
有射出阳精的能力,估计周秋媚能把他榨的射出血来!
报复!绝对是报复!娘亲肯定是因为我和李玉君私通所以才报复我的!
周云一想到昨天晚上的噩梦场景,浑身就止不住地发颤。
可在恐惧之余,周云的脑海里却又浮现出了娘亲那美妙肉体的轮廓。
咕噜地咽一口吐沫,周云这记吃不记打的小崽子竟然在回味昨晚了。
的确,昨晚周云被周秋媚榨掉了半条命,但在一开始体力还撑得住的时候,
周云可是受尽了快活,享尽了福。
嘿嘿,估计就连皇帝的后宫三千佳丽都不能带来如此的快活吧。
毕竟美人榜排行第一的周秋媚可不是浪得虚名,再加上其天生的名器露水白
虎,在头几轮的时候周云着实称得上快活似神仙。
若周秋媚不在之后对儿子进行长达几个时辰的强行奸淫,那昨晚可以说是周
云一生难忘的良宵。
当然,对于现在的周云来说昨晚也是一生难忘,只不过会在噩梦中常常出现。
周云趴在浴池边上,一边享受着两名乖巧女婢的服侍,一边问几句问题,都
是与娘亲有关。
然而无论周云如何旁敲侧击,得到的回答始终表明周秋媚这一整天都未有何
异样。
「是么…」周云趴在浴池边,淡淡地说。
忽的,小家伙起了困意。
也是,他昨晚可是被娘亲折腾坏了,到最后直接体力不支昏睡过去,今天一
醒来还能下床已实属不易。
之后还能出去上街玩,纯粹是因为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主,而来是因为他想
趁机溜到李玉君那边和情人私会,谁知一整天玩下来,只让傅伍秋吃上一个糖人。
本该好好休息却到街上玩,现在还能撑得住只能说小家伙精力旺盛。
然而现在泡在热水里,又有两个女婢在一旁伺候擦拭身子,周少主这倦意便
袭了上来。
慢慢地,周云这小家伙竟然就这样趴在浴池边,头枕在女婢放着的垫子上睡
着了。
两名女婢不敢扰醒少主,为其擦拭身子的力道都小了许多。
可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推开,两名女婢回头一望,刚想要起身行礼,却被来
人用手势制止。
「出去吧。」来人对两位女婢一挥手,说道。
「是,幽王。」两名女婢低声道。
「等等。」周秋媚又说:「手帕给我。」
两名女婢将手帕递给了周秋媚,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还不忘将房门关上。
周秋媚见周云大半截身子浸泡在水池里,头枕在浴池边的垫子上还未醒来,
她身为其母露出一个关怀的笑容。
转过身去将门栓拉上以免有人闯进,周秋媚便开始宽衣。
一件接着一件,周秋媚身上的衣物愈来愈少,露出的肌肤愈来愈多。若有旁
人在场的话,见到这一幕定会血脉喷张!然而此时在场的,却只有一个已经睡着
了的周云。
不多时,周秋媚便褪去了身上的所有衣物,即便是那最后的亵衣亵裤,也被
周秋媚解下扔在一旁。
不愧是美人榜排行第一的绝色,无论是容貌姿色亦或是身材气质,根本无法
找出瑕疵。
就像是一块绝世的完美宝玉,哪怕是报以鸡蛋里挑骨头的心都无法找出缺点。
齐腰的墨黑长发用一根发簪盘在脑后,却依旧有一缕细细长发在耳后垂下又
披在玉肩前。
那双明亮的双眸,哪怕是帝王公侯府中最珍贵的宝石与之相比也只能黯然失
色;高挺的琼鼻与红润的嘴唇,再往下则是那洁白的脖颈。
之后再往下,则是那对足以傲视多数女性的豪乳,接着便是平坦毫无赘肉的
小腹,光洁无毛诱人无比的私处……
诚如刚才所说,周秋媚的身材实在是没有任何缺点,然而主要原因除了其天
生丽质,更加重要的则是其自幼便修习武艺功法。
在长年累月的锻炼之下,周秋媚的身材自然是毫无赘肉,而在内功心法的辅
佐调和之下,也没有任何影响美观的肌肉。
否则以周秋媚修炼的这一身武艺罡劲,她早就应该练成一个皮肤黝黑浑身是
肌肉胳膊比腿粗的男人婆才对,而不是现在这种肤若凝脂白雪,又具有柳蛇腰翘
肥臀大奶子的绝世尤物。
旁人对周秋媚这一身美肉垂涎欲滴,而她也对自己的身材颇为满意。
莲步轻移,周秋媚手上拿着给周云擦拭身子的手帕走到水池边,而这小家伙
还未察觉到两名女婢已离去,看来真是睡得沉。
周秋媚放轻动作踏入水池中,只瞧她轻手轻脚地来到周云身旁,望着爱子的
眼神尽是爱意。
而这爱意,却说不清是为人之母的爱,还是………
周秋媚自己摇了摇头,似乎这样便能将那些没用的思绪甩出去似得。用手帕
沾了点热水,便轻轻地给周云擦着身子。
「小冤家,都说生儿育女是为了将来能享福,我怎就生了你这么个专克为娘
的克星。」
周秋媚一边轻轻地给周云擦洗身子,双眼却幽怨地望着周云的睡态,嗔怪道。
「唉…罢了…当娘的也只能认命,谁叫我摊上你这么个坏崽子。」周秋媚叹
了口气,一只如柔荑般嫩滑的胳膊伏在浴池边。
她静悄悄,小心翼翼地把脸凑过去,直到母子俩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为止。
小儿子的呼吸直接吹在娘亲的脸上,周秋媚亮丽的双眸盯着周云的小脸,看
着他的睡容,周秋媚竟然笑了。
「瞧这小脸儿,多像刚满月的时候啊。」周秋媚的思绪竟然回到了以往。
「那时,你这小家伙每次吃饱了奶就会像这般睡着。」
周秋媚轻抚着爱子的脸庞,这一刻,世上并无幽王,只有一个宠爱自己儿子
的母亲。
周秋媚的动作很轻,但睡梦中的周云却感觉到了什么,小嗓子里发出一道不
知所谓的怪声;睁开眼一看,赫然见到一张几乎和自己贴在一块儿的脸。
「啊!」周云吓得往后一弹。无论是谁,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见着一张人
脸隔得这么近,反应不会比周云好到哪儿去。
而且实在是隔得太近了,周云第一眼压根就没看出来是自己的娘亲。
瞧得他这般惊恐,周秋媚竟然拿嗤笑出声。
「娘亲?」周云这才惊魂方定,一见到是自己的娘亲,顿时松了口气。
「为何娘亲会在我身旁?」周云问道,这时突然发现娘亲浑身赤裸地和自己
同浴。
周秋媚毫不介意自己的身子被周云看去,不答反问道:「怎了?我这个当娘
的给你洗个身子,难道不应该?」
若是几天之前,周云自然不会有此一问,可经历了昨天的事,如今再一看娘
亲的反应,他自然是一头雾水。
知子莫若母,周秋媚又岂会不知周云所想?她并未挑明,而是问道:「身子
好些了?」
「嗯…嗯…」周云含糊不清地嗯了两声,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随后,周秋媚并未再问,而是用手帕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真像啊…」紧接着,她忽然说了这样一句。
「什么?」周云又怕又惊地望着娘亲,自从昨晚经历了那场折磨之后,一直
害怕娘亲会突然大发雷霆再将他折磨一番。
「你还记不记得那一晚,也是我们母子俩一起沐浴,你却说要给娘擦身子,
我以为是你长大了懂得孝顺,却不想是你这小家伙竟对娘有邪念。」
周秋媚用湿漉漉的手帕擦拭着自己的胸口,带着玩味的笑容对周云说道。
周云一听,讪笑两声,不知该如何作答。
「之后,你这坏崽子得寸进尺,像一条一辈子没啃过骨头的狗似得,竟从娘
身后扑来,一对爪子直接就抓在娘的奶子上,那根玩意儿就顶在娘屁股上。」周
秋媚一直盯着周云观察着他的神情,不断地说着。
「娘亲…别…别说了…我又没忘…」周云越听越觉得难堪,他本就脸皮薄,
被娘亲提起往事自然是遭不住。
「为何不让娘说?你自己做的事,还不许说了?」周秋媚嫣然一笑,来到周
云身旁将其一把搂住。
「小崽子能耐真大唷,小小年纪就知道尝女人的滋味。」周秋媚扯了扯周云
的脸皮,娇嗔道。
周云见娘亲也没动怒的迹象,胆子也稍大了点,讪笑着说:「娘亲当时不也
是顺了我么…」
「那…那还不是因为…」周秋媚罕见地俏脸一红,似要反驳,却最终未能说
服自己。
「是啊…娘确实是顺了你…」周秋媚在小崽子的脑袋瓜子上敲了一下,小崽
子摸了摸被敲的地方,嘿嘿一笑。
「李玉君在今日来找过你。」周秋媚突然说道。
刚刚还在嘿嘿笑着的周云瞬间神情一变,欣喜地问道:「真的!?什么时候?」
可随即,一见到娘亲的神色,周云识趣地闭上了嘴。
「下午你上街玩的时候姓李的来找你,我没告知她你在街上玩,便将她赶走
了。」周秋媚这才说道。
周云未多问,这个时候还是挺聪明的。
「唉…」周秋媚长叹一声,背靠在池边。
遂而对周云问:「你当真是喜欢李玉君?」
周云刚想应声说是,但又怕惹娘亲不快,便闷声不答。
周秋媚见他不做声,心里已经猜到他是如何作想,又是长叹一声,母子俩都
沉默了下来。
之后的事不值得多费笔墨,母子俩沐浴完毕之后便更衣离开,一路回到寝殿
内。
「哎呀,今天忙了一整天,总算能歇着了。」周秋媚一头躺在大床上,浑身
只穿了薄衫亵裤。
周云跟着爬上了床,问:「娘亲有何要忙的?不是有下人帮你打理事物么?」
周秋媚白了他一眼,道:「这可是皇上要办八十大寿的日子,须由我来处理
的事太多。」
接着又道:「最忙的当属你姐姐,韵儿从早晨忙到下午,连口水都来不及喝,
我便让她在你回来之前就去睡着歇息了。」
「怪不得我没见着姐姐,原来她已睡了。」周云这才恍然大悟。
「话又说回来。」周秋媚忽然用手指挂了一下周云的鼻头,打趣道:「小色
胚子方才怎那般乖巧,居然没对娘亲动手动脚,难不成是转性子了?」
周云一听,闷闷不乐地道:「我倒是想…可是…」
「嗯?可是什么?」周秋媚问。
「可是…我下面什么感觉也没有…」周云神情低落地说道。
周秋媚听闻,瞬间从床上爬起来,一脸诧异地看着周云:「云儿,你没吓唬
为娘吧?」
「我为何要骗娘亲?」周云还未意识到严重之处,回答道。
周秋媚连忙伸手去脱周云的裤子。
周云连忙打住了娘亲的手:「娘亲别捉弄我了,我真没骗你。」
「快点给我看看!」周秋媚急了,强行将周云的裤子褪至膝盖。
只见周云的胯间,一条小肉虫无精打采地垂在两颗卵蛋上。
「娘亲!你这是作甚!我真没骗你!你就算想要和昨晚一样折磨我,我也硬
不起来啊!」周云想要穿上自己的裤子早些睡觉,对娘亲说道。
「云儿…刚刚沐浴时…你看着娘亲的身子…这东西什么反应也没有?」周秋
媚额头渗出了冷汗,盯着儿子软趴趴的阳具,问道。
周云点了点头。
「糟了…糟了…该不会是昨晚我把云儿折腾的太狠…把他命根子给弄坏了吧
…」
周秋媚只感觉胸口压了座大山似得喘不过气,如果真是自己给折腾坏的,那
云儿这这辈子岂不是被她给毁了!?
周云瞧着娘亲的神色,突然也意识到不妥之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娘亲
…你难不成要说…我…我这地方出毛病了?」
周秋媚连忙安抚着周云,可她这慌张的神情更加印证了周云的想法。
周云只觉得脑子里有道雷炸响一般,先是神情呆滞了片刻,遂而惊恐万分地
问:「娘亲!这可怎么办啊!」
周秋媚双手按住儿子的肩膀,虽然自己也慌,但却强做出一副镇定的姿态,
说道:「你慌什么,有娘亲在呢。」
随后她便让儿子躺在床上,自己个儿凑近了去看儿子的阳具,爱子心切之下
也顾不得什么了。
周云年幼,虽然懂得男欢女爱之事,但懂得却不多,只能算是一瓶子醋不满
半瓶子晃的水准;现在突然得知自己的命根子可能得病了,真是把小家伙吓得差
点哭出来。
周云这心里慌得不行,周秋媚也是忐忑不安,若云儿真是被她给折腾的再不
能雄起,那她估计一辈子都得在自责中度过。
小家伙只见娘亲将身子凑过来,一只玉手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捏住他的阳
根,上下套弄了几次。
「如何?」周秋媚问。
小家伙苦着脸,摇了摇头。
周秋媚深吸了口气,这次干脆伸出一整只手,将儿子的阳根全部握在手中,
缓缓地左右扭动。
手指也没闲着,只见这位爱子心切的美母将拇指按在儿子的龟头上,一边捏
着阳根左右套弄,一边用拇指挑逗着敏感的马眼。
「这下如何?」周秋媚略有些焦急地问,心中真是怕儿子被她活生生地榨成
阳痿了。
周云咬着嘴唇,带着哭腔地说:「虽然…有感觉…但是…硬不起来…」
「娘亲…我莫不是…这辈子…都…」周云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啦。
别说是一个刚尝过鱼水之欢滋味的小家伙,就算是一个成年的大男人突然得
知自己这辈子可能无法勃起了,其反应不会比周云好到哪儿去。
周秋媚也是急了,一巴掌在周云大腿上一拍,啪的一声脆响。
「糊涂崽子!胡说些什么!」周秋媚嗔道。
心急如焚之下,周秋媚脱去自己的衣物,将那对雪白的大奶子袒露出来;低
俯下身子捧起双乳,将儿子那软趴趴的肉虫夹住。
可无论周秋媚如何卖力地挑逗拨弄,始终不见小肉虫胀大分毫。
「糟了…难不成真是落下病根了?」一滴冷汗从周秋媚额头渗出,自己都这
般挑弄儿子的阳具了,却不见其变硬半点,这该如何是好。
「呜呜…呜呜呜…」周云伤心落泪,悲痛道:「娘亲…这可如何是好…」
「别慌,娘亲还有法子!」周秋媚一咬牙,心中一狠!云儿的命根子是因她
才不举的,无论是用什么法子,也必须要由她来想法子治好。
周云一边哭着,不解地望着娘亲。
周秋媚不知有何法子,下床来到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木盒子后
又回到床上。
「娘亲,这是药吗?」周云忽然神情振奋。对啊!幽州可是富得流油,而自
己的娘亲正是幽王,收藏一些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也不算稀奇。
「我怎会将治不举的药随行带来?」周秋媚摇头道,便将盒子打开,里面只
是放了些银针。
「躺好,我要运功扎你几个穴道。」周秋媚说着,拈起一根银针,另一只手
按在周云的小腹。
周云却连忙出声制止了娘亲:「娘亲究竟是要作甚?孩儿以前未曾见过娘亲
行针扎穴啊!」
被周云这么一问,只见周秋媚玉颜泛红,双眼中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羞涩,
但最终出于对儿子的关爱,她还是如实相告:「小崽子,为娘这是要舍阴补阳救
你的命根子!」
「舍阴补阳?」头一次听到这四个字,周云未能理解。
「别管了,为娘不会害你便是。」周秋媚不想耽误,在周云察觉之前就落下
银针。
只见两根银针先后扎在了小家伙的会阴穴两旁。
「娘亲…你可要有把握啊…万一没治好…」周云颤声道。他这心里就跟被巨
浪卷起来似得,一会儿上一会儿下。
周秋媚瞥了他一眼,捻着两根银针,深厚的内力由指尖传到银针上。
见差不多了,周秋媚拔出银针,却未放回盒中。她一言不发地盯着周云,这
眼神竟然有种怨妇望着负心郎的意味。
「娘亲,这就治好了?」周云迫不及待地问道,却未察觉娘亲的眼神,而是
更为关心自己以后能不能享用女人。
只见周秋媚轻咬着水润的樱唇,既爱又恨地督了一眼周云,幽幽地道:「坏
崽子,真不知你上辈子做了多少善事,这辈子才有这般福运。」
说罢,周秋媚在儿子诧异地注视下猛地褪去自己的亵裤,扔在一旁。
这还没完,只见她用银针往自己小腹的某个穴道扎下,紧接着又从盒中取出
几枚银针,接连落在小腹四周;最为奇特的是,有两枚银针竟然落在了周秋媚的
私处两侧。
「娘亲,你这是?」周云呆呆地问。
「都说了,我要舍阴补阳,当然是用为娘的阴,来补你这小崽子的阳。」周
秋媚面颊绯红,用手捻着扎在自己小腹上的银针,运转起功力。
待到准备妥当时,周秋媚将银针悉数拔出。
然而此时的周秋媚却犹如吃了天底下最猛烈的春药一般,眼神迷离美颜通红,
明亮的双眸荡漾着秋水春情,浑身雪白的肌肤似乎蒙上了一层红晕,却变得更为
光泽。
在动情之下,本就称得上是豪乳的一对大奶子竟然又肿胀了些许,两粒嫣红
的葡萄变成了诱人的甜枣,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更令人垂涎的是,周秋媚光洁无毛的私密之处,那娇嫩粉红的名器露水白虎,
竟然渗出了丝丝粘液。
周秋媚只觉得口干舌燥,小穴里就跟爬满了蚂蚁似得发痒,心中只剩下赤裸
裸的肉欲。
「娘亲…你…」周云见一丝不挂的娘亲露出这幅发情饥渴的模样,一时间都
忘了自己不能勃起的事情。
「云儿…莫慌…娘亲是在自己的一个穴道上扎了一下…给自己催了情…」周
秋媚由嘴里呼出的香气仿佛都是灼热的,伸出柔软的香舌舔着红润的嘴唇。
「可…娘亲…」周云咕噜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我的阳具…硬不起来啊…」
「娘亲有办法…」周秋媚已是完全动情,娇笑两声便俯身在周云身旁,捧起
这个小家伙的脑袋,周秋媚将自己的红唇印在了他的嘴唇上。
母子俩嘴唇相印,却未像情人那般热吻。周云只感觉娘亲的嫩滑香舌侵入自
己的口腔里,一同而来的还有一股奇特的热流。
「唔…唔…」周云只感觉这股热流涌进自己身体里,最终汇聚于小腹丹田。
他并不知道这股热流是何物,涌入自己丹田内之后,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阳
具竟然勃起了!
「传给你的内力只能维持片刻,可要抓紧时间。」娘亲媚笑着说,此时的周
云已经不知道她究竟是清醒着还是被欲望驱使着。
「事不宜迟…」周秋媚一个翻身,跨坐在周云的身上:「就让娘亲来补补你
的阳…」
说完,周秋媚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个饥渴的笑容。
「娘亲…你该不会如昨晚那般…」周云有些惧怕。
「小崽子,这次娘亲有分寸。」周秋媚捏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头,取下自己的
发簪让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泼洒而下。
之后,周秋媚双手撩拨着柔发,将其披在身后。
这个动作,真可谓是风情万种。
「若娘亲这次真有分寸,那我可真是走运了!」周云一边看着自己雄赳赳气
昂昂抬起头来的鸡巴,一边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满脸春意的娘亲。
祸兮福兮!古人诚不我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