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四调教柳梦璃】(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仙剑四的百年之后,柳梦璃回到人界,首先上青鸾峰拜访了云天河。
两人多年不见,聊得甚欢。谈及云天河双目失明,柳梦璃道:「天河,无论
怎样,我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治好你的双眼。」
云天河道:「这就不必了,我早已经习惯,不想麻烦你。」
柳梦璃柔声道:「不,菱纱虽然不在,但就让我照顾你吧。」
于是,柳梦璃暂且陪在了云天河身边。一日,云天河睡着了,柳梦璃望着他
俊俏的脸,若有所思。柳梦璃觉得无事,便走出外面,看到了石沉溪洞,她知道
当年对自己有恩的云天青就葬在里面,于是她走了进去。
柳梦璃这才发现,墓室已塌,她想起来,天河曾说他不小心毁了爹娘的墓室。
柳梦璃心道:「左右无事,便清理一下云叔的墓室吧。」
柳梦璃正准备动手,忽然,响起了一阵声音:「嘘为云雨,嘻为雷霆。通天
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柳梦璃吃了一惊,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倒不如说他像鬼。柳梦璃认得,
他是琼华派的符灵魁召。
魁召道:「吾奉主人之命镇守此地,凡擅自闯入者,令其立毙当场!」说着,
幻化出两个长相和魁召有点相似的符灵。
柳梦璃拿起箜篌,心道:「这东西没有思想,看来不打是不行了。」柳梦璃
当年和云天河、韩菱纱联手,战胜过魁召,虽然现在只身一人,但自己百年来修
为已增,肯定能独自战胜魁召和两个符灵。
魁召一个风咒打来,攻势凶猛,柳梦璃一惊,没想到魁召比以前遇到的那个
还强,她勉强挡住。两个符灵不知几时绕道了她身后,他们同时使出风咒,结结
实实击中柳梦璃的后背。柳梦璃吐了一口血,肚兜被风咒刮了起来,一对柔嫩雪
白的豪乳暴露在空气。
柳梦璃疼痛感外加羞辱感,惊得她尖叫一声,声音动听销魂,受了伤的她坐
倒在地,接着魁召走过来,对着她的小腹狠狠地揍了一拳,柳梦璃又吐了一口鲜
血,染红了她蓝色的肚兜这下子她彻底瘫软在地上。
魁召和两个符灵望着衣冠不整,楚楚可怜的柳梦璃,流了口水。原来,魁召
的功力是可以随着时间增长的,所以,如今的魁召自然比百年前强多了,不但增
强功力,连人的感情也会慢慢拥有,很不幸的是,在这百年里,魁召已经有了人
类的色欲,这代表着柳梦璃将有被玷污的危险。
柳梦璃的身材简直完美,腰围纤细,玉乳丰满硕大,敏感的奶子大到凸起,
几欲撑破她的蓝色肚兜,柳梦璃在寿阳时就是人人敬慕的女神,无论走到哪,都
有人偷偷对着她撸上一炮。此刻柳梦璃的美乳没有了东西遮盖,粉嫩诱人的乳尖
翘挺,粉红色的乳晕迷人,那对硕大的玉乳更是让人不淡定,想伸出手来,好好
大肆抚摸一番。
魁召道:「你的奶子真大,不比我女主人夙玉的差,她好歹是生过孩子的。」
柳梦璃不知道,魁召后来有了色欲后,将夙玉的尸体拉出来,夙玉的身体因为受
过防腐,加上墓室环境,完美保存着夙玉的尸体,她就像个熟睡的美人,所以,
魁召日日夜夜趴在夙玉的尸体上,用肉棒肆无忌惮抽插她紧迫的蜜穴,两手玩弄
她玉体上的每一片肌肤。只可惜,后来不知何人,闯入墓室,把夙玉的尸体盗走
了,让魁召大感遗憾。
柳梦璃还没反应过来,魁召已经脱了衣服,走到她身边,粗糙的手掌用力揉
捏柳梦璃雪白丰满的奶子,柳梦璃仰头大叫,魁召冷哼一声,胯下一捅,把他粗
大乌黑的肉棒刺入柳梦璃的乳沟,夹弄起来。
柳梦璃敏感的胸部被魁召把玩的生痛,大声娇喘:「嗯……啊……哼……啊
……哦……」
魁召一边抽插柳梦璃窄浅的乳沟,两手用力揉动柔软冰凉的乳肉,每次让两
团乳肉夹弄自己的肉棒,并大叫道:「你是我第二个玩上的小美人了!我一定要
好好干死你!哦!好过瘾,你的奶子插起来好爽哦!」
随着魁召的猛烈抽插,柳梦璃无力地娇叫:「啊……别这样玩我……嗯……
哦……别啊……疼啊……好疼……别掐了……不要插……肿了……肿了……啊…
…好痛……」柳梦璃柔嫩的乳沟被魁召滚烫粗大的肉棒磨蹭的红肿起来,敏感娇
小的乳头也在魁召指头的拧动下,越来越坚挺。魁召放肆地用两只手握着柳梦璃
的奶子揉搓,恨不得用力掐破这一对乳肉。
「哎呀……好痛……呜呜呜呜……」柳梦璃闭着美目,受不住屈辱的她,外
加疼痛感,终于流出眼泪。突然,魁召腾出一只摸着乳房的手,拉扯着柳梦璃散
乱的长发,用了提起柳梦璃的脑袋,龟头正对准了她倾国倾城的脸,那数量众多
的恶心阳精全部狠狠射在了她脸上。
魁召一笑,提着射了精的肉棒,一手抓着柳梦璃那一双雪白小巧的玉足,将
肉棒上残留的阳精在她柔嫩的玉足摩擦干净。
柳梦璃被魁召被颜射,那恶心腥臭的精液完全在她的俏脸散开,糊得她眼睛
难以睁开,粘乎乎的感觉和嗅到腥臭的味道,让柳梦璃羞愧难当。
好戏才开始,一个符灵握着他的肉棒,不由分说,狠狠地插入了柳梦璃微张
的红唇。柳梦璃的口腔被符灵那又臭又大的肉棒塞得死死的,使她大感恶心,想
把肉棒吐出,但是符灵的肉棒野蛮地插入,她无力吐出,不知不觉的用自己的小
嘴吞吐起了符灵的肉棒。符灵死死的按紧了柳梦璃的头,按向自己的胯下,肉棒
不停地在柳梦璃温暖的口腔抽插。柳梦璃大感窒息,被人塞在胯下的屈辱感让她
意乱情迷,心道:「天河,我要不行了,你再不来救我,我的身体就彻底不干净
了,呜……」
符灵在柳梦璃的小嘴干了一段时间,终于忍不住了,揪着柳梦璃的头发,龟
头抖擞,滚烫的精液灌入了她嘴里。
柳梦璃难以忍受,口交的屈辱很不是滋味,那腥臭的阳精很多,一旦射入她
的小嘴,舌头很清楚尝到了阳精的味道,阳精缓缓冲刷着喉头,发出响声。
柳梦璃无力地捂着胸口,面色潮红,媚眼如丝,她张开嘴唇,正欲把精液呕
出来。魁召却一把抓住她的粉颈,把他的肉棒堵入柳梦璃的嘴里,命令道:「你
先别吐,快给我吸!」
柳梦璃一阵反胃,很想把射进嘴里的阳精呕出来,但是嘴巴被肉棒堵住了,
无奈之下,只好卖力的吸,将魁召肉棒上的一点精液都吸了出来。她也快点吐干
净精液,只得讨好魁召,伸出丁香嫩舌,舔弄着他那紫色龟头,连睾丸一并舔了。
魁召的肉棒被柳梦璃又吞又吐,简直痛快,他再次射出阳精,大量的精液往柳梦
璃的口腔灌输着。柳梦璃眼睛睁得大大的,魁召浓厚的阳精全部顺着她的喉头落
入了柳梦璃的胃里。
等魁召从柳梦璃的嘴唇拔出肉棒,她欲哭无泪,还想着吐干净精液,魁召哪
会让她得逞,命两个符灵制止了她。魁召的肉棒依旧没软下来,他伸手掀起柳梦
璃的裙子,慢慢褐下去,顿时,柳梦璃的玉体一览无遗,只见她娇躯白嫩,腰细
臀翘,一对修长雪白的大腿微微颤抖,不多不少肉软的阴毛遮掩着粉嫩的阴户,
让魁召欲火焚身。
柳梦璃无力地娇声道:「别……别这样……你们饶了我吧……」魁召哪管这
些,用手掰开柳梦璃夹紧的玉腿,轻轻拨开阴毛,发现柳梦璃的蜜穴开始流出玉
液。
魁召食指大动,用手摸了一把柳梦璃的玉穴,送到嘴里舔着手心的淫水。随
后,把嘴趴在柳梦璃的蜜穴口,舔弄起来。
「啊……好痒啊……痒……嗯……嗯啊……不要……别舔……哦……啊……
不要舔我那里啊……」
魁召放肆地用嘴舔弄柳梦璃的蜜穴,只见她的蜜穴泛滥出了更多的淫水,魁
召都喝了下去。不久,魁召的肉棒硬得发痛起了,对准了柳梦璃的蜜穴,猛地一
插,龟头破开大小阴唇,攻入肉壁。
「不要……不要啊……好痛……不要插我……啊……嗯……哦……不……好
痛……不要……求你……求你不要干我……」柳梦璃放声求饶。
柳梦璃的阴道狭窄,温暖的肉壁紧紧的裹住了魁召的肉棒。
「臭婊子!你长得这么美丽,虽然你的骚穴确实够紧,但是没有处女膜,你
是不是早就被别人干过了?」魁召一边干柳梦璃的蜜穴,一边问道。
「啊……嗯……我……我养父破了我处女身……那是我第一次……嗯……啊
……」柳梦璃情不自禁诚实说道。
「原来如此,那你还被谁干过?」魁召追问。
「狐三太爷、瞳幽、我的族人……就这些了……我当年被他们轮奸……嗯…
…啊……当然不止是我……还有几个女的也……啊……一并被他们抓来轮了……
包括我母亲……」柳梦璃道。
当年,狐三太爷占领幻瞑界,抓了很多女人供他们享乐,后来是母亲婵幽牺
牲自己,才让柳梦璃从幻瞑界逃出来的,而幻瞑界她是永远回不去了,包括里面
的人也无法出来。柳梦璃打算和云天河永远在一起,好平定自己内心受的苦,但
万万没想到,她还是难逃被他人奸污的命运。
魁召不知道狐三太爷他们是谁,也懒得再问,肉棒不停往柳梦璃的蜜穴冲刺,
刺激得柳梦璃发出淫荡的哀叫。柳梦璃那曾被多人蹂躏过的蜜穴,被魁召的大肉
棒塞得满满的,下体似要被撕裂一般,剧痛无比。
柳梦璃的心中充满羞辱感,她虽知徒劳,但仍旧无力央求道:「啊……不要
插了……好痛啊……不要……痛死了……别插我……好痛……别用力……啊……
哦……求你了……深了……太深了啊……」
魁召的肉棒借着淫水,逐渐深入了柳梦璃的蜜穴深处。魁召疯狂地在柳梦璃
的蜜穴抽插,干得柳梦璃放声尖叫,刺激得她情不自禁地抬起那对修长美丽的双
腿,夹住了魁召的腰眼。
魁召的龟头往柳梦璃脆弱的子宫上撞击,让柳梦璃两眼失神,娇躯一阵哆嗦。
魁召卖力地抽插,龟头频繁撞击着柳梦璃的花心,那对硕大的睾丸也撞击着她的
小腹,「啪啪啪」之声响彻整间石沉溪洞。
突然,魁召的手掌紧紧抓着柳梦璃的豪乳,柳梦璃惨叫一声,奶子被魁召抓
得变形了,原本白嫩的乳肉起了一阵淤青。魁召的肉棒做出最后的攻势,龟头往
花心一撞,便喷射出了阳精。魁召这次射出来的精液比之前的还要多,多得吓人
的精液瞬间射满了柳梦璃的子宫。然而,精液因为太多了,竟然溢出来了,尽数
流落在地。
魁召满足地从柳梦璃的蜜穴抽出肉棒,只见柳梦璃绯红满面,美眸紧闭,白
里透红的娇躯哆嗦着,一双小巧白皙的天足浸在地上流淌着的精液里,脚趾轻轻
颤动。显而易见,柳梦璃被魁召干得高潮了。
不知什么时候,魁召又幻化出了一堆符灵,他们都赤身露体,掏出大肉棒,
正对着柳梦璃自慰着。魁召强迫柳梦璃,为他们口交,柳梦璃大羞,哪肯答应。
魁召使出炎咒,往柳梦璃的下体一扔。柳梦璃惨叫一声,她那柔软的阴毛一时间
着了火,烫到了那肿大的阴蒂。接着,一个符灵一拳捶打柳梦璃的下体,打得她
几欲崩溃,痛彻心扉,眼睛流下泪珠,划过白皙的脸。
柳梦璃的下体被烧光了毛,光秃秃的,疼痛依旧从下面直传上心头。柳梦璃
不得不妥帖,趴在符灵们的胯下,一个一个地帮他们吞吐大肉棒。
「大哥,这婊子好会吹箫啊,简直一流。」
「婊子的嘴又软又暖,啊……爽死我了。」
「这婊子的口交那么棒,平时肯定没少勾引男人,吸他们的肉棒。」
「臭婊子,你把老子的肉棒含得好舒服,真过瘾。」
「有这么美的婊子贱奴为我吹箫,真是一等一的享受。」
「哦!啊!呃!好舒服,婊子,你太会吹箫了!」
符灵们你一语,我一言,柳梦璃听得仔细,不禁心中荡漾,她吸得更卖力了,
吸到后面,就觉得这些丑陋的肉棒非常美味。柳梦璃越来越细心,小舌头开始挑
逗,去舔吮他们的龟头,轻轻啃着肉棒上的死皮、污垢,「咕噜」一声,吞入胃
里。
在柳梦璃的口交下,众符灵都开始忍不住射精了,他们互相看对方一眼,似
心有灵犀,一起围上去,轮流强行将肉棒捅进柳梦璃的口腔,把恶心腥臭的精液
射入她的嘴内。
魁召和符灵淫视着柳梦璃,这个清丽脱俗、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跪在地上,
满脸胀红的「咕噜咕噜」喝完嘴里的阳精。
魁召道:「这个婊子应该还有精神,且让我干她的屁眼。」说着,走到柳梦
璃身后,双手抓着柳梦璃的柳腰,将她摆成了像狗那样的爬行姿势,瞄准了柳梦
璃浑圆的臀肉之间的小洞,胯下一挺,巨大的肉棒一下子就刺入了肛门。
「啊!!好涨……好涨啊!」柳梦璃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魁召不管她的痛
楚,仍旧抽送,发出了一阵响亮的撞击声。柳梦璃叫道:「啊……不要啊……痛
死了……不要……不要插我屁眼……痛死了啊……呜呜呜呜……」柳梦璃的尖叫
声越来越小,肛门如被撑裂一般,让她快要承受不住。
魁召咬着牙齿,拼命抽插后庭,两手也没闲着,使出力劲扇打柳梦璃的美臀,
柳梦璃惨叫着,臀肉抖动不停,魁召的大手把柳梦璃的臀部扇打得流血了,鲜血
溅在魁召的脸上。魁召露出阴险的笑容,伸舌舔了几下柳梦璃臀肉溅到脸上的血
水。柳梦璃还在求饶,但越来越细声,她的乳肉和臀部随着娇躯抖动不已。
魁召的肉棒不知在柳梦璃的后庭插了多少次,也不知大手抽打了玉臀多少次。
柳梦璃由于精神和肉体上的创伤,「哇」的从小嘴吐了血出来,接着发出重重的
娇喘,一下子痉挛,那窄紧夹住魁召肉棒的肛门流出了血,她的肛门早就被魁召
的肉棒磨得皮破肉损。
魁召继续在柳梦璃的屁眼中抽插,符灵们道:「大哥加油,爆她的屁眼!」
柳梦璃脸色苍白,无力道:「不行了……我撑不下了……能不要再插了吗?」
「闭嘴吧,贱奴,你这母狗是我的贱奴,必须服从一切!」魁召又开始了抽
插。
「啊!!!」柳梦璃只觉得天旋地转,晕过去了。魁召没发觉,依旧插柳梦
璃那流着血的后庭,后来,魁召的龟头射精了,将大量的肉棒灌入柳梦璃的肛门
内。
「大哥,这贱奴晕了。」符灵道。
魁召十分满意地从柳梦璃的屁眼抽出肉棒,看了一眼,捏着柳梦璃的俏脸,
把肉棒上残留的血液、阳精、黄色粪便在柳梦璃的脸上擦干净。柳梦璃的脸变得
肮脏难闻起来,但容貌依旧美丽。
魁召往柳梦璃的脸吐了一口浓痰,道:「哟,都这样子了,这臭贱奴的脸还
是那么好看。」
一个符灵道:「估计洒上尿,也会好看。」
魁召笑骂:「你真够坏的,那就试试吧。」说着,他们挺着大肉棒,对着昏
迷不醒的柳梦璃,洒出了热尿。数十泡尿液打湿了柳梦璃的整张脸和一头飘逸的
秀发,冒着热烟,还流了不少进入柳梦璃的嘴唇。柳梦璃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虽然样子很狼狈,但他的俏脸还是美丽动人。
「呃……你们……你们给我喝了什么?」柳梦璃的玉手抹掉脸上的尿液,捂
着嘴唇,差一点吐出来。
魁召道:「醒了啊,怎么样,我们的尿香不香?」
柳梦璃怒道:「你们好恶心!」
魁召走近,大手「啪」的一声拍打柳梦璃的玉臀,柳梦璃「哎呀」大叫,她
的臀部被魁召剧烈扇打之后,受了较重的伤。魁召悠然道:「你说啊,香还是不
香?不说话再打一下你的小屁股。」
「香……香极了!」柳梦璃慌道。
「我们肉棒上的尿还没滴干净,你知道怎么做吗?」魁召道。
柳梦璃心里委屈,只好跪趴在地,张嘴吮吸着他们的肉棒,像吃奶那般,吮
吸着大龟头,将他们还没撒完的尿喝下去。
「啊!真舒服!」
「爽死我了!」
「婊子肯定很喜欢喝尿,吸得那么认真。」
自此,柳梦璃成了魁召的胯下奴隶,无法离开石沉溪洞。衔烛之龙来找云天
河,想收回烛龙之息,云天河猜想柳梦璃可能回了幻瞑界,就央求烛龙带他去了。
柳梦璃被魁召他们调教得迷失自我,只想着被干。魁召每天都用新玩法蹂躏
柳梦璃,这种极品中的极品,让他玩得很疯狂。
第二天,柳梦璃被倒吊起来,魁召浮在空中,在后面抽插她的屁眼,干得她
的屁眼流出血来。几个符灵的大手去揉搓玩弄柳梦璃的娇嫩玉体,在她的浪叫娇
喘声之中,柳梦璃那保养得极好的雪白玉肤,被他们玩得红肿起来,甚至抓了好
几条痕。一个符灵十分放肆地揉搓柳梦璃的大奶子,柳梦璃尖叫不已,她那柔软
饱满的奶子,快要变型了,符灵还不停地用拳头捶打,其他人也不再怜香惜玉,
手掌和肉棒并用,对柳梦璃的全身展开蹂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轻点!啊……」柳梦璃说不出话来
了,魁召将他带着柳梦璃肛门内血液的肉棒,狠狠地刺入了她的小嘴,就是一顿
蛮不讲理的抽插。柳梦璃的美眸翻了白眼,几欲窒息,那恶心的味道,让她恨不
得死去。柳梦璃的全身被无情的蹂躏,那薄薄的红唇,被魁召的大肉棒刮得出血
了,舌头亦是一阵刺痛,竟被龟头刮伤,鲜血直流。然而,在魁召的大肉棒抽插
之下,柳梦璃只能满脸眼泪,被迫将满嘴鲜血喝下,并感受着那恶心的肉棒腥臭
味。
柳梦璃的奶子布满了可怖的伤痕,符灵伸出大舌头,往上面猛舔,这更加刺
激伤痛。她的蜜穴,被三个符灵或用肉棒插,或用粗大的指头抽插,加大了极重
的力度,符灵还喷火去烧,柳梦璃的蜜穴一下子血肉模糊起来。
一个符灵猛舔柳梦璃那一双小巧白嫩的玉足,将整个脚趾头舔遍,还用力去
咬,一个用力过猛,符灵只觉得小嘴带有腥味,发现自己咬掉了柳梦璃的左脚小
脚趾。柳梦璃痛得双脚乱蹬,踢在符灵的脸上,符灵欲火焚身,提着肉棒,疯狂
地轮流去捅柳梦璃那柔软的足心,半晌后,柳梦璃的足心冒起血来,竟被符灵捅
了一个小洞。符灵张开血盆大口,往柳梦璃的足心伤口上吮吸起来。
柳梦璃被众妖玩得进入了高潮,同时爽痛交加,满身上伤半醉半醒地摊倒在
地,魁召他们提着肉棒,对着柳梦璃射出大量的阳精,浓厚腥臭的阳精将柳梦璃
的身子淹没,她同时喝了不少精液,那原本平坦的雪白肚皮,一下子就涨成了孕
妇一般。
柳梦璃发出低微的娇喘、抽噎,魁召他们可不理那么多,他们哈哈大笑,由
四人分别抓起她的四肢,将其架起,向山下走。魁召他们想着,是时候下山了,
向自己的同类炫耀,自己的战利品。柳梦璃那还盖着厚厚一层精液的玉体,在阳
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晶莹剔透,精液的气味在空气中散发,钻入柳梦璃的鼻孔,
使她那原本心疲力乏的身子,勉强恢复了精神,两眼呆滞的望着太阳,那张肮脏
的俏脸,变得更加悲伤,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被这些淫魔,如何玩弄。
是的,好戏还没结束,柳梦璃的噩运,正在持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