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所以说…昨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不是主人…是你?」
阿易此时紧紧捂着被子,像个刚刚被人强暴过的无知少女,难以置信地颤声
问道。
「是啊是啊,就是姐姐我,怎么样?昨晚是不是让你很难忘呀?」芙梅尔倒
是满脸轻松,坐在窗台前对着一面小铜镜,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姿态优雅地梳着
头发,昨晚的激情宣泄让她现在浑身清爽,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
阿易沉默了下来,头上像是顶了一团乌云一样,脸上一丝光彩也没,违背主
人的命令和芙梅尔胡来固然让他担忧,害怕惹主人生气,但这并不是他此时真正
在意的东西。
他昨晚觉得自己的生命终于完全圆满了,最爱的主人终于接受了自己,和自
己亲密无间,缠绵恩爱,真正成为了自己的恋人,他甚至在抱着芙梅尔的时候幻
想过,自己要带着主人去哪里举行婚礼,生多少个孩子,给孩子取什么样的名字,
怎么跟姐姐解释想让主人做自己的大老婆,等等等等……
现在他就像从云端跌落到谷底,仿佛昨天还腰缠万贯,今天发现其实全是纸
钱,那种得而复失的痛苦快把他折磨得无法呼吸了,他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一
句话也不说,一动也不动。
芙梅尔见他低落得可怕,既同情又有点气恼,走到床边提起阿易的耳朵道:
「喂喂喂,你干嘛老黑着个脸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追姐姐我,我连根手
指头都没让他们碰着,昨晚,我都让你…让你那么弄了…你就知足吧……」她面
上红了红,似乎想起了昨晚的快活事,忍不住又心神荡漾起来,「再说了,蓝葵
也不比我好看多少嘛。」她把头发一撩,自信十足地道。
阿易转过头来,眼神空洞地看向她,苦丧着脸木然道:「不是…不是主人…
你不是主人…主人……」
芙梅尔顿时泄了气,又对阿易发不起火来,只好揉了揉阿易的鼻子,无奈道:
「好了好了,别像个怨妇似的,你也不用这么沮丧啊,早晚有一天,你主人也会
和我一样,扑进你怀里任你揉任你捏的,哈哈……」说到最后,芙梅尔忍不住邪
邪地笑了起来。
阿易一听,黯淡的眸子亮了一瞬,但随即又变得低沉,有气无力地道:「芙
梅尔姐姐…你…你不用安慰我的,主人她…真的…真的对我很冷淡,我想稍微碰
一下她,都会被拒绝,而且还会挨打挨骂,也许主人…主人根本就不怎么喜欢我
吧……」说着说着,阿易的眼眶湿润了很多,他突然对自己和主人之间的未来有
些绝望,昨晚的一切实在太美好了,比梦幻更梦幻,然而却把现实映衬得更加残
忍。
芙梅尔看着他那副黯然哀伤的样子,觉得心疼得厉害,连忙坐到床边,摸着
他的头发安慰道:「哎呀哎呀,你怎么这么傻啊?我和蓝葵认识这么久了,从来
没见她身边有过男人,她肯一直和你待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只不过她一
直不想表现出来罢了。」她捏了捏阿易的脸颊,想让阿易的表情好看一些,「而
且啊,她在看你的时候,那眼神和看别人时都不一样,一个人要是喜欢上谁了,
眼睛里是绝对藏不住东西的。」
阿易听得云里雾里地,原本一片阴霾的心情渐渐有了一线天开,不过还是将
信将疑道:「这…真的么?可是…主人平时……」
「唉呀,你还是没姐姐我这么了解她,蓝葵这人特别怕羞,真的特别特别怕
羞,而且还特别爱闹别扭,脸皮特别薄,特别不坦率,脾气又倔强又好面子,心
里再怎么高兴,嘴上还是不依不饶地,受伤受累也总爱硬撑着,总之就是特别特
别难伺候的一个蠢女人。」
芙梅尔知道自己没法得到阿易之后,十分豁达地改换了心态,转而帮阿易分
析起蓝葵来,打算促成自己那个老处女闺蜜的幸福:「你要耐心一点儿,慢慢地
磨着她,据我看来,火候已经有个七八分了,昨天我只是亲了你一下,她就一副
要杀人的样子,明显把你看作她的禁脔了,只要你再努一把力,肯定……」
阿易正听得聚精会神,芙梅尔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急匆匆地走出门去,
没一会儿就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青色的小琉璃瓶,神秘兮兮地递给阿易,让
他放进空间袋里藏好,千万别让蓝葵发现。
阿易问她那是什么,她就一脸坏笑地道:「这是能让你主人不再别扭的好东
西,不过你可别急着用,等你主人在翠息郡城治好伤之后,你再把它混在汤里或
者水里给她喝下,到时候她肯定对你坦白真心,嘿嘿……」
阿易听了,不可思议地打量着手中的小瓶子,正疑惑着,芙梅尔却捧起他的
脸来,伏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伸出一根食指封住他的嘴,柔媚笑道:「我
先走了,我怕待会儿被蓝葵发现,咱俩昨晚的事,你可千万不能和蓝葵说哦,不
然我可就死定了……」她侧过脸去,咬了咬阿易的耳垂,悄声道,「等蓝葵治好
了伤,记得再来找姐姐,到时候,姐姐…再陪你好好玩玩儿……」
阿易的脸上刷一下红了一片,呆呆地看向芙梅尔,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昨晚他以为自己在和主人亲热,亢奋得飘飘欲仙,在情欲的烘托下,那销魂到极
致的美妙体验的确令他非常难忘,现在听芙梅尔这么一说,忍不住又回想起来…

芙梅尔看见阿易的下体渐渐抬头,乐呵呵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便起身要走,
临出房门时还无比诱人地媚笑着把刚才那根食指含在嘴里舔了一会儿,最后还要
把阿易撩上一撩才关门离开,那风骚妖冶的神态一直留在阿易的脑海里,迷得他
愣了好半天,才悉悉索索穿衣起床,然后出去洗漱。
然而他洗漱完之后,正想去为蓝葵准备早饭的时候,刚走到客厅,就看见蓝
葵正坐在客厅中央的长椅上,一手端着杯清茶细细品着,另一手翻着一本泛黄的
书籍。
阿易看着她轮廓完美的侧脸,顿时又是一阵说不出的失落,昨天晚上他还和
眼前的玉人儿疯狂了一宿,「蓝葵」身上的每一处肌肤他都品尝过,自己可以随
心所欲地在她的身体深处放肆,但现在他连碰一下蓝葵都不敢,这落差实在太巨
大了,他还是无法接受。
「主人,早…早安……」他僵硬地打招呼道。
刚刚蓝葵见到阿易过来,微微抬了抬眼,就把视线挪回书页上,也不说话,
阿易和她道早安她也只是点了点头,还是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让阿易心里更加
不平衡了。
他忍不住暗想,如果昨天真的是主人和自己亲热,那该有多美好啊!现在眼
前这个冷冰冰的美人,昨晚还曾坐在自己身上上下耸动着腰臀,一口接一口地吮
吻着自己的舌头,用她的小肉洞使劲夹磨着自己的鸡巴……
「嗯?」蓝葵发现阿易就站在自己旁边,迟迟没有动作,便撇过头看了一眼,
就看见阿易正眼神迷离地望着自己,下体还凸起老大一块……
阿易被扇了一个耳光之后,一个踉跄就坐到了地上,蓝葵则起身来到他身前,
居高临下地用寒气逼人的目光瞥着阿易,冷声道:「阿易,你昨天…是不是做了
什么下流的梦了?一大早就在主人面前…这样放肆…你胆子不小嘛……」
阿易本能地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摆手道:「不…不是的…主人,我…我只是
…只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站起身来准备逃走,「那个…主人,
你应该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站住!」蓝葵轻喝一声,阿易便凝固在原地,她挑了挑两道柳眉,「看你
躲躲闪闪地,似乎有事瞒着我啊。」
「没…没有啊……」阿易颤颤巍巍地说道,心里已经慌得不行。
蓝葵太熟悉阿易了,一看就知道他心里有鬼,面色不善了许多,开始逼问阿
易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易从来就不是个会撒谎的人,更何况在自己主人面前,蓝葵没问几句,他
就把昨晚的荒唐事和盘托出了……
片刻之后,这座小阁楼顶上就燃起了缕缕黑烟。
「蓝葵!葵姐姐!葵姑奶奶啊!我求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了啊…我们这么多
年的友谊啊…这些都是…都是我的宝贝…我花了好多年才收集到的啊…你就放过
它们吧……」芙梅尔声泪俱下地抱着蓝葵的大腿摇晃个不停,试图唤起蓝葵一点
点的恻隐之心,放下手中的火球给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蓝葵就像没听到一样,两个眨眼不到的功夫就完成了念咒施法,一颗颗泛着
紫黑色光芒的冥渊火球便被召唤到手里,然后两手一挥,对面的两排书架就化作
一片火海。
芙梅尔一直在重点研究不老术和一些美容塑身的魔法,实战能力弱得感人,
此时根本阻止不了蓝葵,而且蓝葵召出的火球极为特殊,这种来自冥渊的异界灵
火越是用水系或者冰系魔法去扑灭,就越是烧得旺盛,只能用空间系魔法或者土
系魔法将其完全隔离,然而这些都并非芙梅尔所擅长,她想用念力转移那些珍贵
的古书,立刻就会被蓝葵以更强的念力阻断,现在她除了抱着蓝葵的大腿装可怜
博同情以外,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过了没多久,蓝葵看了看那十多排已经快烧光的书架,似乎已经烧得尽兴了,
便轻轻甩开腿上的芙梅尔,淡淡道:「多谢款待,告辞了。」她转身就走,对着
角落里低着脑袋战战兢兢的阿易嗯了一声,阿易就无比老实地贴了过来,临走时
满怀歉意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捶胸顿足的芙梅尔,然后就跟在蓝葵后面,离开了阁
楼。
「蓝葵!你这臭女人…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再也别让我再看见你!!」
芙梅尔见两人就这么走了,一点儿交代都不留给她,怒火无法遏制地涌出,对着
阁楼外空荡荡的小院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