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印天使】(第二部)(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1
泥必须咬着牙,才能维持思绪清晰。很快的,她即使这么做,也无法阻止自
己的意识被打散。
在她的体内,几波热流先是彼此冲突,激起数不清的大浪。然而,不到半分
钟之内,那些激烈的翻腾竟自动协调,化为一个极大的漩涡,把她的意识都往深
处卷去。泥的眼睛早已失去焦点,相较之下,明的双眼看来仍和几分钟前一样有
神。
泥会先高潮。晓得这一点,她提醒自己:等一下,要和明交换位置。
泥将在丝的直肠、背脊,和颈子等处射精。至於丝的阴道和子宫,则要留给
明。子宫被明的精液撑大,丝还没体验过那种感觉,泥想,而今天的主角是丝,
明一定也是把填满丝的子宫,当成是今天中午的重点。
而随着骨盆间的寒暖流逐渐往尾椎逼近,泥心中的另一个选项,也变得无比
清晰、强烈:要达到惩罚效果,就非得由她这个做姊姊的,射精在丝的子宫里才
行。当然有那个义务,泥想,难道不是这样吗?
不只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狰狞的一面,把心中仅存的道德、伦理都给啃食殆
尽。即使是刚插入时,性欲压过理智的程度也未像现在这样,泥想,算是体验到
丝这几天经历的精神变化,或许还更为过分。
在用力咬一下舌头,逼自己清醒的同时,泥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好想接
收丝子宫里的第一次。虽不敢幻想让丝怀上自己的孩子,泥却还是会想在事后,
把脸贴在丝隆起的肚子上,感受自己的精液在丝的子宫里流动。
就拿走吧,丝子宫里的第一次;泥心中极为深沉的一部分,化为如此简单,
却又非常尖锐的文字,几乎要使她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一直要到望向镜子,看到
明的脸,泥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多么的蛮横、失礼,泥咬着双唇,赶紧
把头往左转。
明瞇起眼睛,吐槽泥移开视线的行为;然而,明温暖的笑容,也像是在向泥
传达:没关系,顺应你的欲望,照你所想的去做。想到这里,泥闭上眼睛,不再
偷瞄镜子。藉着妄想来说服自己,实在太差劲了,她在心里猛摇头。
见到泥又忙着反省,明思考了下,说:「没问题的喔。」
笑出来的明,还想要说些话,内容不算短。而同时,她的喘息和淫叫也越来
越激烈。不希望自己说到最后,会因为喘不过气,而要逼得她们都停下动作,明
让自己嘴唇的动作大一点,但不出声:
高潮的时候,别拔出来。你可以紧紧抱住丝,把精液射到她体内最深处。我
很期待那一刻到来。不要担心,丝一定,也会喜欢自己的姊姊这么做
说完,明两手轻抓泥的膝盖,再次微笑。泥觉得很不可思议;明是真的察觉
她的想法,也真的允许她这么做。
不用言语,只凭着观察几个动作,就能大致了解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和明才
认识不到一个月,却已经有好多次这样的经验。
每一名触手生物,在出生至今,都对人类做过不少观察。泥可以很有自信的
说,像明这样懂得为其他人着想,又充满知性的人,实在不多见。
泥回忆,蜜在谈到所谓的喂养者时,曾说:「只要对方肯付出一点时间,一
点关爱,就已经是极理想的情况。」
当时,触手生物都认为自己没有多少选择。在遇上明之前,泥甚至不敢期待
喂养者会是个好相处的人。即使对方人不坏,可能也不那么想理解她们;不想脱
离人类社会,要维持身为人类的常识,这样的人,即使一开始能和他们建立某种
程度的情谊,也很难与他们维持长久关系。
而明,显然不打算抛弃任何一方。所以说明在他们的理想之上,是更高层次
的存在,这形容可是一点也不夸张,泥想,蜜也是因为晓得这一点,所以很少对
明的选择抱有反对意见。
在眼泪流下来之前,泥先抬高左腰前的两只触手,把自己的眼泪先给舔掉。
每次想到他们能真正告别过去的日子,她都不禁热泪盈眶,特别是在和明做爱时。
丝刚才流过泪,在更之前,明也流过泪,而她们都是在高潮后才如此。不想让气
氛变得有点奇怪,泥摇一下头,避免自己在高潮之前就掉下泪或哽咽。
在吸一大口气后,泥伸出双手。先稍使劲抓着丝的屁股,再用尽全力,抽插
丝的阴道。速度和力道都比几分钟前还要猛烈,像是要把阴道里的每一条肉缝都
给挤开、拉长到极限。感受到泥的气势,明和丝都忍不住在心里讚叹。
即使隔着半边阴道与肠壁,泥还是会很仔细磨蹭明的主要触手。无论抽出或
插入,她都会刻意点弄明的触手,不只是针对茎部和末端,还针对根部和颈部。
而动作就算比先前要更大胆些,对丝的子宫口,泥还是像对明那样小心。
想多品嚐她们的身体,明再次伸长自己的两只次要触手。她先舔舐丝和泥的
乳房,再含住她们的几只次要触手。感觉就像是把自己头伸过去,让明的嘴里又
分泌大量唾液。收到两只触手感受到的一切,她在舔湿自己的嘴唇后,又忍不住
以舌头磨蹭硬颚。然而,像这样使用两只次要触手,已不会再影响丝或泥的叫声。
现在,丝和泥都把注意力放在下半身,也只会为下半身受到的刺激而大叫。
高潮过后,性欲将不再像现在这么强烈。到时候,泥因发情而稍微麻痺的罪
恶感,将彻底复苏、爬满全身。即使意识到这点,催促射精的寒暖流却早已深入
的脊髓,钻过主要触手根部,感受到这一切,泥是怎样也无法停止抽插。她一边
挺腰,一边调整一下主要触手的方向。不要几秒,泥的每一下插入,都会抵到丝
的子宫口。
丝叫得更大声,也察觉到泥的想法。在稍微恢复一点力气后,丝抬高双腿。
她脚背贴脚背的,扣着泥的腰。这不容许体外射精的动作,丝是和明学来的。情
况和明先前说的有些不同,而丝早就发现了。和明想的一样,丝不介意。晓得这
是因为泥的坚持,让丝更加兴奋。
伸长脖子的丝,在把呼吸和体内的高潮余韵都给调稳后,准备好迎接下一波
冲击。
泥先是咬着牙,再大叫。她紧抱丝的身体,即使没明的建议,她也会这么做。
插到底后,泥停下动作。主要触手在几下颤抖的同时,射出大量的精液,挤开子
宫口,迅速通过子宫颈,沖刷子宫最深处。丝子宫内的空间感觉相当有限,毕竟
不曾被撑大过,泥想。一部分的精液逆流出来,进入阴道里,填满被触手撑开的
肉缝。也有不少精液自阴道口涌出,盖过丝的阴唇,也落到明的腿上。
泥咬着牙,勉强压下射精的感觉。约过半秒,把主要触手拔出近一半的她,
再次使劲挺腰。这一次,她插得更深,触手末端完全挤开子宫口。泥想把剩下的
精液都射到丝的子宫里。
丝大叫,泥也大叫。为避免抓伤泥的背,丝双手先是握拳,再紧抱着泥。主
要触手持续射出大量精液,这一次,子宫口被触手末端堵住,只有极少量的精液
能流到阴道口,绝大部分的都只能回流到子宫里。丝的子宫被慢慢撑大,泥觉得
不该再抱得这么紧,而丝却把背后所有的触手,都用於扣住泥的腰和背。要让泥
也能感受到精液的热流与沖刷力道,像这样肚子贴肚子,是最为理想的。至於自
己的是否会压到有些痛,丝才不介意。
在肚子被精液撑到像是怀孕五个月的大小后,丝才稍微放开双脚。想让体内
翻腾的热流变得和缓些,而丝才刚张开手指腰和背,腰和背立刻发出一阵阵颤抖。
像是断断续续的触电,她想。这些难以抑制的颤抖持续好几秒,使丝的上下两排
牙齿相互敲击,也让她体内的热流往骨髓深处流窜,更把她子宫里的精液给推出
浅浅的波纹。像是又一次高潮,明想,很高兴丝也体会到这种感觉。
泥慢慢的,把脑袋从左摇晃到右。经历短暂的恍惚后,为使自己集中精神,
她紧皱眉头。这种硬是拉回意识的行为,多少会阻碍体内余韵的扩散,但她真的
觉得,自己不该再继续插着。
下一秒,泥抬高臀部,把主要触手从丝的阴道拔出来。一条由淫水、腺液和
精液构成的浓稠丝线,瞬间在泥的触手末端和丝的阴道口之间拉长、垂下。大约
一秒后,黏稠的丝线断裂,分为两段,分别落在丝的阴唇,和明的左大腿上。
跪坐在地上的泥,面对她们,稍微往后退。泥的主要触手离开后,明感觉直
肠内不再那么紧绷。而不要多久,明就感觉手有些酸。少了泥的支撑,和她插入
时的瞬间力道,要明再继续动作,实在有些困难。晓得明的困扰,丝轻捏一下她
的双腿,表示自己也想休息一下。明点头,放开双手。丝慢慢坐下来。
在丝的阴道深处,一些精液正迅速凝固。在那一块之下的,则慢慢流出来。
丝试着以左手掌盖住阴道口,那些精液却流过她的掌心,从她的指缝间留下。丝
稍微改变做法,先以食指和无名指夹着两片阴唇,再以中指紧贴阴道口。接下来
的半分钟内,她把中指一点一点的移开。左边阴唇打开一些后,位在阴道口的精
液与空气接触,慢慢乾燥、形成一片厚度不过几公厘的薄膜。这样,剩下的精液
就更不容易流出来了,丝想。
明除了注意丝的肚子和表情外,也相当关心泥的情况。
先前完全发情时,脑中盘绕的各种浪漫想法,在射精之后,几乎全部消失。
即使在之前就料到会有这一刻,这感觉仍是很糟,泥想,性冲动一但消失,温暖、
安逸的感觉也会迅速破碎,身心对於近亲交合的排斥感,就会加倍袭来。体内的
热流越是散去,不安就越加强烈。一开始,她只是感觉肚子紧缩,四肢紧绷,而
才过不到几秒,罪恶感就大到让她喘有点不过气。泥因高潮而红润的双颊,也渐
渐转白、转青。
竟然射精在自己妹妹的子宫里,这句话,在泥的脑中重複不下十次,语气多
都是谴责,而非她们平常那样的玩笑式嘲弄。刚才,不只超过蜜要她们做的练习,
也超过一般惩罚的范畴。丝认为应当如此,又有明的鼓励,而她们三人在这过程
中,更是相当愉快──这点尤其无可否认──。但泥还是觉得自己很不应该。
不用感到紧张,明或丝一定会这样说。蜜不会谴责她,泠更不会。不晓得露
怎么看,但她在惊讶之后,应该也不会有太多意见,泥想。丝不会因此怀孕,这
是最重要的。明也是在思考过这些问题后,才开始计画。所以此时的不安实在多
余,泥晓得这一点,却怎样也压抑不了。
比起疑问丝这方面为何就没多强烈,最让泥在意的地方,还是自己竟然有超
过一分钟,脑中浮现的都是比丝还要过分的念头。
现在,泥几乎可以确定,以前之所以会对明做出那种事,除不希望丝独占喂
养者,也是不希望丝被抢走。泥也很喜欢丝,而显然是在童年的某一阶段,她也
曾希望自己不只是丝的姊姊。
就拿走吧,丝子宫里的第一次;心里会浮现这句话,显示她是想要独占丝,
说不定是想要从明的身边,把丝抢走。这很可能只是误会,不过是在性欲高涨的
情形下,一时兴起的角色扮演。而还是有那一点可能,是反映自己的真实面,泥
想,光这样就很不值得原谅。
对於近亲间的距离坚持,和想要佔有丝的欲望,这种摆明矛盾、冲突的两面,
连泥自己都觉得很麻烦。无论是以人类或触手生物的标准来说,泥都太过纤细、
彆扭了。她想,若能像明那样善良,又或者至少像丝那样坦率,她会更喜欢自己。
即使是在事后,才把这种心情表露出来,也会把气氛变得很糟,所以泥试图隐藏,
而这会使得胸腹都沉重到隐隐作痛。在不知不觉中,她皱紧眉头、弯下腰。
再次看向镜子时,泥慢慢摀住自己的口鼻,事实上,她更想把自己的眼睛给
遮住。她觉得自己现在无论是摆出什么样的表情,都不会像个善类。
明和丝都看得出,泥快要哭出来,却不是因为高潮的快感。明有方法帮忙转
移注意力。
左右触手贴着丝的腋下,明小声说:「先等一下。」
明先把屁股夹紧,再把双脚伸直。她双手抓着丝的腰,左右触手也一起用力、
往上。把丝抬高,也把主要触手拔出来,在这过程中,为不惊动泥,明和丝都忍
住不叫。
明的主要触手,和丝的肛门间,没牵出任何丝线。那些腺液和淫水,几乎都
随着剧烈抽插,抹在丝的直肠缝隙中,或流过明的触手根部。无论是明还是泥,
主要触手上的鲜奶油都极为稀薄。几乎都留在丝的阴道和直肠里,明想,晚点要
好好嚐嚐。
确定丝在自己的右后方躺好后,明爬向泥。床单上的精液,会稍微降低摩擦
力,即使以两只触手抬起自己的身体,明前进的速度还是不太快。她花了不只十
秒,才来到泥的两腿间。
泥两手仅掩住自己的口鼻,而因为太专注於自己的内心,她没注意到明正靠
近。这正合明的意。
看到泥主要触手的充血还未消,觉得自己应该没判断错的明,很快张口。下
一秒,泥发出尖叫,低下头。看到自己的主要触手被明整根含在嘴里,泥睁大双
眼,呼吸急促。
泥刚才的射精量比昨天要少,而她尽管情绪低落,主要触手的充血却还有一
半以上。表示她还没射完,明想,要证明这推论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嘴唇紧贴泥
的触手末端,轻轻一吸。不要半秒,泥的主要触手再次勃起到极限。她弯下腰,
轻抚明的头发和耳朵。
在几下穿透腰和背的颤抖后,泥把最后一点精液全射到明的嘴巴里。即使量
不到先前的十分之一,沖刷力道仍是不弱,既能把明的舌头翻起,也能在明的臼
齿缝隙之间钻出「咻噜」、「哗噜」等声响。不至於多到让明很难一口吞下,但
还是让明的脸颊稍微股起。
在喉头满是精液的情况下,勉强用鼻子呼气,会很容易呛到,所以,明在把
嘴里的空气给挤过喉咙后,屏住呼吸。她试着不以唾液混合,也不用牙齿咀嚼,
只是用舌头大略分成五口,慢慢嚥下。而在触手生物中,泥的精液是数一数二浓
稠的。明在吞第四口时,还是嗝了一下。泥赶紧爬到她的左侧,帮她拍背、摸胸
口。休息约五秒后,明伸长脖子,抬高下巴。她迅速吞下最后一口,向泥表示自
己没问题。
先用力呼一口气,然后再吸一大口气,让嘴里、气管附近的精液气味,充满
鼻腔和肺部。在这行为之后,明有好几秒,不仅是胸口和背脊皆酥麻,连脑袋也
舒服得像是快要融化。每次体会到这感觉,都令她相当陶醉。
不能只顾自己享受,明想,现在的重点是泥。即使晓得泥大概是在烦恼些什
么,太早用言语来表示关心,侵犯的感觉还是会太多,明想,伸出双手。右手抚
摸泥的胸口,左手抚摸泥的背。明两手的节奏和力道,都和泥顺她喉咙时差不多。
几秒后,想表现得更亲切一点,明双手分别滑过泥的左乳房和左肩胛,在泥
的左边腋下紧扣。把泥抱得稍紧一点,明想,这既能传达自己的坚定意念,也多
少唤起泥被打断的高潮余韵。
睁大双眼的泥,从右乳房到右肩胛都紧贴明的胸部。明的心跳穿过她的胸和
背。明的肚子贴着她的右腰侧和右大腿。泥稍微把身体往右转一点,让自己的肚
子上下缘,都能感受到明肚子内的鼓动。明的体温、鼻息,和体味,除热情之外,
泥还感觉到一种沉稳、治癒的氛围。
在缓缓呼一口气后,泥稍微冷静一些。这么简单就解决,等於是又在明的面
前,暴露出自己很肤浅,虽这么想,但这一下彷彿能使时间暂停的拥抱,真的让
泥先前感到的不安,脑中冒出的各种自责念头,都停止骚乱。虽速度很慢,但泥
的眉头终究舒展开来。
看到泥的表情,丝在松一口气的同时,将两腿分开,也把一直贴着阴唇的左
手移往上移。整只左手都黏乎乎的,丝想。在把手上的精液和淫水都给舔掉后,
她将双手都伸到自己的两腿间。她照镜子,用眼睛也用指尖,确认自己的阴唇和
肛门的情况。都闭得很紧,看不出曾经历过激烈抽插,跟明一样,丝想,不愧是
接收明的能量长出来的。
因最外层的精液凝固,大小阴唇现在都难以因为几下轻搓而分开,这让丝很
有安全感,表示她即使站起来,塞子也不会掉出来。大一点的动作或许会让膜破
掉。尽可能维持这层膜的完整性,很有挑战乐趣,丝想,而即使失败了,也可以
创造出让明喜欢的美好构图。
丝两手摸自己的腹股沟。位在阴道中段的部分精液凝固,外层质感类似橡胶,
内层却有点像奶酪,大概有她半个拳头大。非得要伸手去掏,或靠几下使劲跳跃,
才会滑出来。回忆明第一次被泥体内射精的情况,让丝既感到罪恶,又兴奋到全
身发烫。
只有中间这一段凝固,在那之外──即阴道末段和子宫深处──的精液,都
还是和刚射出来时一样,浓稠、黏滑,温度不低。若只靠身体自行散热,丝可能
会昏倒,或流鼻血。一定要使用法术,丝想,这方面的经验,要慢慢追上明才行。
也想过去安慰泥,丝双手着地,撑起身体。最强烈的几波高潮余韵,正在丝
的腰侧和肋间扩散。到现在,她的身体还是会连续颤抖,特别是在伸直四肢时。
丝伸出舌头,把左手腕上的一点精液也给舔到嘴里。几秒后,她两手捧着肚
子,伸长背上的触手。藉着让触手张口,轻扣地面的缝隙,丝用比明要快一些的
速度,来到泥的左手边。
看到丝的动作,明张开双臂。泥还未注意到身后,趁这时,丝迅速伸出双手,
把泥的左手臂抱在怀中。泥吓一跳,身体猛力颤了一下。丝则是把上半身往左扭,
表示自己绝不轻易放开。她右脸贴着泥的肩膀,乳房也慢慢磨蹭泥的手肘,说:
「我现在很幸福喔,姊姊。」
这话,会使泥心中的罪恶感再次涌现,晓得这一点,丝先是握紧她的左手掌。
几秒后,丝让泥的手掌心贴着自己的肚子上缘。像感受明的腹中的露一样,丝希
望泥也能这样感受她的子宫。
「我过来时的那几下动作,所导致的精液流动,还没有停下来喔。」丝说。
她希望泥用更直接的方法──也许搭配更不道德的想像──来接受眼前的事实。
「姊姊,我爱你。」丝说,心想,今天当然要多说几遍。她瞇起眼睛,使劲
亲一下泥的嘴巴。
在舔过泥的嘴唇后,丝把下巴贴在她的胸口,上下磨蹭。耳朵贴着泥的乳房,
丝能很清楚感受到泥的心跳,一下又一下的,敲击耳膜、脸颊、眼窝、鼻腔,甚
至能传至臼齿。
丝低下头。当她的嘴唇隐没到泥的双乳间时,泥的乳房也会把她的脸颊往上
挤压。这时,丝的笑容看起来会有点像猫或狐狸。如此好笑又可爱的模样,让泥
忍不住张开双臂,把她抱在怀中。双手先横在丝的乳房下,约过五秒后,泥右手
往下移,摸丝的肚子,左手则往上移,摸丝的头顶。
明跪坐在泥的后方,选择在一旁观看,不想太打扰她们。在泥的胸口留下一
个吻痕后,丝伸出左肩胛下的两只触手,轻搔明的左手和左大腿。当然要让明加
入,丝想。泥也如此希望。
明尽快爬向她们。在吸一大口气后,她的双手和左右触手一齐抬高,把她们
都抱在怀中。左手边是丝,右手边是明,至此,泥心中的压力几乎已经完全消除。
在感谢她们的同时,泥对她们也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明和丝都很喜欢安慰她。这既会拉近彼此的关系,过程本身也会成为美好回
忆。若泥想要哭出来,明和丝也不会感到太意外。事实上,那是再好也不过的反
应,表示她完全不闷在心里。
「这样,」泥小声的说,头靠在明的右乳房上,「好像也不坏。」
丝听到了,马上说:「本来就不坏。」
这算是很大的安慰,但出自丝之口,却让明和泥都忍不住皱一下眉头。丝以
右脸颊磨蹭泥的左乳房。隔着眼皮,感受泥勃起的乳头,再刻意左右移动眼球,
用角膜来揉弄乳头。
明看着丝,说:「即使不忽略我造成的部分,可说到身为这一切的开头──
你的罪恶感好像是最少的。」
丝眼睛往左移,嘟起嘴巴,好像想以吹口哨来装傻。明看到,差点笑出来。
她两手先是抚摸丝的肚子两侧,再轻揉丝的大腿。两只触手在搔过丝的肋间后,
明把它们稍微压低,轻蹭丝的肚子。泥两手食指轻戳丝的腰侧,也把乳房往中间
挤。看丝的脸颊被挤得更高,泥瞇起眼睛,说:「你的话,是被宠坏了。」
听到自己的姊姊如此吐槽,丝的眼睛睁得和猫头鹰一样。久违的,丝露出这
样的表情,只是纯粹表示惊讶,而没什么恶作剧的成分,明想。
看向明的丝,希望明能够改变心意,帮忙辩护。而明只考虑不到半秒,就选
择点头。
丝低下头,一副内心受创的样子,明和泥早就料到她会使出这招。果然,过
不到三秒,丝笑出来,明和泥也笑了。三人都大量出汗,特别是肌肤相处之处,
而她们又抱了近两分钟后才放开。丝和泥弯下腰,舔舐明的乳房和肚子。丝和泥
特别用舌头,把乳房和肚子接触之处给慢慢分开,那里总累积不少汗水,饱含明
的体味。
丝轻压自己的肚子,从子宫到肚皮,感觉都很紧绷。而明竟然还可以撑得更
大,丝想,这跟体型无关,是这个器官的潜力。看到明的肚子被撑到将近怀孕五
至八个月的大小,丝很兴奋,但要想像自己的肚子也变得那么大,丝却会有点压
力。这心态留到之后再反省,丝摸着肚子,决定稍微转移注意力。
一定有些精子进到输卵管里,丝想。幸好子宫深处不是特别敏感,不然她光
摇晃一下身体,可能就会腿软,甚至再次高潮。丝也开始想像,自己若稍快一点
转身,会不会把子宫里的精液摇出漩涡,即使依照浓稠度看来,那种现象不太可
能发生。
就算不比指尖或舌头敏感,透过子宫内壁,丝还是能感受到精液的黏滑,和
每一团精液的浓度差异。较浓的几乎都沉到子宫口,而较稀的,则被慢慢往上挤。
明感觉到的一定更多,丝想,呼一口气。明已经开始孕育她们的同伴,而不只是
用於享乐,在崇拜明的同时,两手捧着肚子的丝,也难免开始想像,自己真正孕
育小生命时感觉。
现在既然没怀孕,就可以偷偷做一个小尝试,即把双手压得更用力一些,丝
想。手掌稍微陷下去的时候,她不仅觉得有点痛,阴道里的塞子,也会被往下挤
压。如此施力,更直接影响到里头的精液,也突显出子宫和阴道的形状,丝不讨
厌这种感觉。而她绝不会对明或泥的肚子也这么做。
「先别排出来,」丝说,两手盖着阴部,「我要让身体慢慢吸收,那样才有
全身细胞都受精的感觉。」
说完,丝看向泥。丝低头,嘴角微微下垂,对自己昨天的行为再次表示抱歉。
今早,丝有讲述昨晚发生的事,而明记得,泥是在讲到这一段之前,就被丝
给舔到融化。所以,她们即使没彼此分享过,这方面的看法却一致,明想,说:
「真不愧是双胞胎姊妹。」
听到明的话,原本呆愣住的泥,马上睁大双眼,强调:「我、我没说得那么
露骨──」
「但也差不多。」明说,笑出来。下一秒,她迅速张口,轻咬泥的右耳。
泥叫出来,满脸通红。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驳是多么的无力和无必要,让她
闭紧双眼,避看明和丝的脸。看到明和泥的反应,丝也猜得出自己刚才达成何种
巧合。
接着,丝也大方承认,自己在高潮之后,有不只一瞬间,内心感觉和刚才的
泥几乎一样。与泥不同的是,丝会为了享受高潮余韵,而把所有的负面念头都给
抛得远远的。
「我很厉害吧!」丝说,挺起胸膛,好像真以为自己是个好榜样。
丝的这种个性,说坚强不算对,说成熟更不是。比较像是有成为犯罪者的潜
力,明想,这实在很难反驳。
「真的,你就像个孩子。」泥看着丝,描述得十分客气。为了自己的妹妹好,
泥故做严厉,说:「考量到长久的发展,我们不是只要享乐就能,噫啊──」
泥笑出来,因明舔舐她的右边腋下。泥很快摀住嘴巴,刚才是那样的阴沉,
现在又轻易笑出来,这样实在太轻浮了,不是她想要的形象。丝和明才不会让泥
继续维持那无趣,又会造成内心压力的形象。刚做过爱,就是要轻松一点才对,
明想,丝也同意。她们轻舔泥的耳根,针对非常小的面积,力道也非常轻。这种
舔法,就是在搔泥的痒,逼她笑出来。
而以为只要让她们答应,在实际做的时候,她们就不会感到太多压力,明承
认,还是太操之过急了一点。除不够细緻外,也暴露出她在计画这件事的时候,
多半只考虑到自己喜好。
对泥,明感到很抱歉。而比起说出更多安慰的话,明比较喜欢先以这种最直
接的方式,让泥放松。做得更彻底的丝,除双手轻搔泥的腰侧,舌头很快舔过泥
的颈子外,还伸出右边肩胛下的四只触手,轻舔、轻蹭泥的腋下与脚底。
全身颤抖的泥,试过咬舌头和咬住双唇,却还是忍不住笑出来。她眼中的泪
水,仅有一部分是来自先前的郁闷。泥一闭紧双眼,泪水马上滑落至脸颊。明和
丝很快伸出舌头,把泥的两行泪都给舔下肚。
觉得效果足够,丝和明几乎同时停下动作,而泥又多笑了一秒才停下来。在
喘过气之后,觉得全身舒畅的泥,先亲吻丝,再亲吻明。
安抚过泥之后,丝很快注意力放在明的身上。明刚才没高潮,相较於泥的内
心挣扎,丝对此才是真的感到有点意志消沉。即使用上大量的次要触手,又以肛
门紧缩等方法来增加过程的变化度,她们对她的关注,还是比以前都要少一些。
泥也很快感染到丝的情绪,尽管她不想又麻烦明负责安抚。丝和泥都担心,
刚才的过程只有她们乐在其中,而明则感到冗长和无趣。
不用花一秒思考,明就晓得她们在想什么。
「别太在意。」明马上说:「没高潮,就表示我还有不少体力。」
即使听到她这么说,丝还是会问:「明真的不要再休息一下?」
明摇头,只确定自己等下要午睡至少一小时。到了晚上,她大概也可以很快
入眠,至於现在──
「我流了不少汗,」明说,「先补充一下水分吧。」
以前的明,最喜欢在流一堆汗后,大口灌下冰凉的浓茶。现在怀着露,可不
能那么无节制的喝冷饮,明想。又思考几秒后,她觉得自己真正需要的,是泥以
前调给她喝的电解质饮料。
不用明再开口,泥在准备水的同时,也准备了电解质饮料。和先前一样,两
种饮料都装在肉柱里。而这次,为了明的方便,泥负责按摩那几根先红色的肉柱。
肉柱末端打开,饮料都倒到(从厨房拿来的)玻璃杯里。
在各喝了两大杯,又稍微伸展一下筋骨后,明彻底恢复精神。除了年轻之外,
也是因国中小时的运动习惯,让她即使体重增加,也不那么容易在剧烈运动后感
到疲劳。虽然蜜可能不建议,但明有自信,能再和她们做不只半小时。
她必须以两手稍微拨一下头发,不然一直粘着颈子和背,感觉比床单还要湿
黏。明觉得自己这个动作相当狼狈,不太美观,而丝和泥却是看到入迷。
「你们呢?」明问,露出微笑,「如果丝和泥也没问题,我就能够再做下去
喔。」
现场只剩下泥还没有交出后面的处子,明想,晓得自己现在不只是想法,可
能连眼神都和丝一样。
丝嘴角上扬,说:「我的部分结束了,而这样也只到计画的第二阶段喔。」
看着泥的屁股,丝从左边嘴角舔到右边嘴角。在泥双腿并拢前,丝也很仔细
看她阴唇。下个要攻佔的目标,丝想,已经在脑中描绘至少三种体位。先是温柔、
体贴,然后又是刻意骚扰,丝的转变速度,连明也跟不上。明不会一直盯着泥的
下半身瞧,她不想造成对方的紧张。
或者那一点戒心、不自在,对丝而言,也是很棒的调味,明想,说:「你这
个小犯罪者。」她轻捏丝的乳房。丝大叫,然后笑出来。
在明放手后,丝从自己左腿旁的地面缝隙中,拿出先前拆下的主要触手。眉
毛往上抬的丝,乐得左右摇晃上半身,好像随时都会哼起歌来。
泥睁大双眼,先是看一下镜子。接着,她又因为害羞,而把视线转向天花板。
考虑到泥刚才的心情,就算她想先退出,明和丝也不会有意见。
若因自己的离去,而使明的计画无法完成,或必须延后,泥内心的遗憾将多
过她们。希望自己能够更大胆一些的泥,下定决心,按下主要触手的解除点。她
以右手搔着脸颊,说:「你们──对我要温柔一点喔。」
丝猛力点头,明也以右手拍胸脯。下一秒,明对自己保证的动作感到有点后
悔;不是那一掌对乳房造成什么不适,而是她这样看起来就和丝差不多。
可要明压抑自己的兴奋,实在有些困难。无论是被抽插,或是负责抽插,这
种叠得像是三明治的玩法,对明而言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她特别喜欢隔着半边
阴道和直肠,来感受另一个人的主要触手。而意识到,自己的人格、灵魂,已经
被烙上了「肛交中毒」等髒到不行的新字眼,也让她在心里猛叹好几口气,甚至
绝望到想要猛搥地面。明可以轻易想像丝嘲笑她的表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