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录】(13续-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黑的令人窒息,令人绝望。
离七情山百里之外的东源城内,一间奢华的屋里有两个赤条条的男女正交缠
在一起发出有节奏感的肉体碰撞声音。
女子的呻吟之韵和男人的激情低吼在此起披浮间回旋。当两人到了激情之时,
呻吟变的高亢了起来,男人宽阔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汗水逐渐汇聚在额际
凝成了一颗晶莹的汗珠,随着一个激情的起伏这汗珠滴落了下来,落在了女人那
雪白动人的娇躯上绽开,犹如一滴初春的晨露。女人摇晃的更厉害了,嘴里不时
发出吃吃的淫笑,低声喃喃的不知说些什么。男人感觉到身下的女人有些异样,
但欲望的冲击已经让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要飞上云霄,寻找那至高无上的快感。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却隐约有一个邪恶类似的蜘蛛身影时隐时现,如
果你有灯光能看到的话一定会吓得惊呼起来,因为这个屋里现在哪有什么女人,
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完完全全是一只硕大的花纹斑驳的蜘蛛。
上面的男人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嘴角紧咬着,不断用力蠕动着下身,仿佛
想冲破那最后桎梏,可他越是想冲刺偏偏就是事以愿违,顿时急的他满脸通红,
汗如雨下。
「快让我解脱,我受不了了……」男人的声音仿佛是在哀求。
「别啊,奴家还没舒服够呢」女人的声音娇柔得令人心醉「除非你答应我一
事,我就从了你的心愿。」
此时的男人别说一事就算是千万的难事也一并答应了下来,他被欲望憋得难
受说不出话只得连连点头表示应允。
「我要你的生命,把你的精华全部给我,让我和你能够从此合为一体。一起
永生!」声音还是那么的婉转动听却偏偏透着一股阴森的恐怖气味。
「好……」没有任何的犹豫,男人一口答应。
女人无声的笑了,满面红潮,轻轻的抚摸着男人的背部,时机已到,可以享
用美味的大餐了,她伸出纤纤玉指轻轻的在男人的腰部点了几下,随即,在她身
上的男人像打摆子一样颤抖个不停起来。
「啊啊啊……」一股股火热的浓精像决堤般的洪水一样爆射而出。像子弹一
样冲击着女人娇嫩的花房深处让她也舒爽的不禁颤抖起来。
「好舒服,奴家还要更多,不要害怕,你将与我一起永生……」
男人的身体逐渐从滚烫变得冰冷下来,女人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了,她将两
条修长笔直的美腿高高抬起勾住了对方的臀部,然后突然用力一夹……
「啊……」男人一声痛呼,顿时感觉到全身的生命力都变成了精液流向了女
人那最深处所在。
就在这危急关头,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金光划破黑夜从天而降,闪耀照亮了
整个屋内。原本一脸得色的美艳女子顿时脸色大变,一脚踢开那奄奄一息的男人,
全神戒备,如临大敌。
「阿弥陀佛!」辽阔夜空,一声佛号,幽远响彻,那庄严宏大的声音震得女
子耳中一阵发麻。
「死秃驴又坏老娘好事!」女人看着身边差一点就能吸干元气的男人虽然心
有不甘却也知此地已经不可再留,嘴里恨恨的骂了几句,身形一黯,顿时化作一
股青烟飘出了窗外。
「妖孽休走!」夜空中又是一道金光掠过,随即一声惨呼,那金光准确无误
的击中了化作轻烟想遁走的女子,一个人影从半空跌落了下来。
「阿弥陀佛」随着那道苍劲的声音一个明黄色的身影从黑暗里缓缓走出,那
黑暗仿佛惧怕这个中年和尚,夜色如同潮水一般快速褪去,周边一时被金色的光
芒照的如同白昼竟然亮的看不清来者的面目是什么模样。
倒在地上的女子咳出了一口黑血,本想站起却发现自己受伤颇重两腿一软又
重新瘫倒在了地上,一双夺人心魄的美目恨恨的盯着对面的和尚仿佛恨不得将对
方扒皮挖心方才甘心。
「普慧秃驴,姑奶奶今天不小心着了你的道儿,别废话动手吧!」
那名被称为普慧的僧人并不搭话,身后猛地金光大盛,一尊巨大的佛像陡然
凝聚,瞬间如高山般雄峻,俯看众生的气势扑面而来。
「妖孽受死!」随着普慧的一声怒喝,他身后佛像一只手猛然向下劈落,眼
看那女子就要香消玉殒。
就在女子闭目待死那一刻,夜空中不知哪里射来无数道黑气,「嗤嗤嗤嗤」
划破了金光的笼罩范围。
「哞!」普慧一声断喝立即掐了个手印,金光顿时变作了一个防护罩,无数
黑气被弹射而出。
「大姐!」原本瘫倒在地上的女子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喜出望外大呼:
「大姐救我!」
普慧默然看着夜空,曜黑的一双眸子闪过一抹寒光,周身的金光不减反增,
与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气展开对峙。
「普慧,你我两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舍妹不懂规矩逾了界我回去必会
责罚于她,你我就此罢手如何?」夜空中的声音如涓涓泉水一般美妙动听,但偏
偏不带一丝情感,在这个时候反而令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东源城20条童男性命又该如何?老衲尊天命守护此地,不得不给城中父
老一个交代!」言罢,普慧抬起手掌如刀劈之状就要斩落。
「秃驴敢尔!」黑雾中一只升腾着黑气的青绿色巨大蜘蛛显露了出来,一股
令人感到压抑的强横力量向四周漫延开来。
凌厉的气息逼得普慧居然往后退了数步,隐隐可以看到他额头微微发汗,感
觉到他的变化,那巨大的蜘蛛霎时吐出了一口黑丝将瘫倒在地上的女子卷起负载
背上准备拔地而起。
「休走!」反应过来的普慧一掌狠狠地劈落,金光中仿佛有一条张牙舞爪的
天龙咆哮着向对方扑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四周尘沙飞溅,灰尘弥漫的眼睛都睁不开来了。普慧只觉得
右手有些微微发麻,心里惊骇的同时急忙挥开尘雾像周围看去,却哪里还有什么
人在?
普慧呆呆站了片刻,心中惊骇莫名,万万没想到七情山的大蜘蛛精居然有了
如此的功力能在他全力施为的大日如来咒之下全身而退,可他怎知这大蜘蛛精吸
取了七仙女的法力和金乌的精华法力一日千里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要不是英鸿顾
及救人只怕更令他恐怖的事情还在后头。
一声长叹后,普慧收了神通,匆匆赶回了竹林寺。
「师父,你回来了」看到普慧走进庙门,两个眉清目秀,年岁不过十一二三
的小和尚立即走上前施礼问安。
普慧点了点头道:「静安,静空,你们两个随为师来,我有话吩咐。言罢,
径直先走进了大殿。
两个小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师父今天怎么会这么严肃,难道自
己偷吃山鸡的事被发现了?两人心怀忐忑之下跟了进去。
「静空,静安,为师得罪了一个平生大敌,需要出山寻找克制之法,你们二
人紧守山门无事不可下山,所有人不可上山朝拜,一切由我回来自有说法。庙里
有我布下的禁制,你二人自保当无虞。
两个小和尚一听不是自己偷吃山鸡之事顿时放下了心,口中称喏,也不多问,
表示敬遵师命看好寺庙。普慧点点头,本想把七情山一事告知,可转念一想别吓
坏了两个孩子便没说,只是将禁制在哪如何发动如何关闭一一告知,料想这两乖
徒弟不出门肯定无事。
就当吩咐完毕,普慧准备离开之际,静空平时比较机灵,突然想到一事,便
道:「师父此去时日估计不短,要是庙里米粮蔬菜断了该如何是好,徒儿们又不
能下山采买,这如何是好?」
「啊呀!」普慧笑道:「为师匆忙吧此事给忘了,险些饿死我这两个徒儿」
想了片刻,拿出两道符咒道:「,你二人无事切不可随便出了山门。还有我赐你
们每人一张金刚符,下山采买米粮必须贴肉收藏能保平安,切记,不可触碰荤腥。」
言罢,腾云飘然而去。两个小和尚相视大喜,没了师父整日逼着修行总是一件快
事。
花开两朵,咱们各表一支。话说,大蜘蛛精英鸿为了将老六真儿救回不慎中
了普慧的大日如来咒受伤颇重一直在洞中静养,心中大恨。真儿因为私下行动导
致大姐受伤也被罚禁足。但毕竟姐妹情深,其余五女天天再商议如何给大姐和小
六出气。
「不把普慧老贼吸干,枉为姐妹!」四蛛女灵璧恨恨道。
「说的轻巧,这老贼有大日如来咒护身,怎得接近与他。」三蛛女月姬白了
一眼。
「你也别老是说风凉话,办法总比困难多,如果真能吸干这个老贼不亚于又
一只金乌的法力呢。」二蛛女眉儿说道。
「办法不是没有,只要那老贼心甘情愿便成。」灵璧说道。
「啧啧啧」月姬像牙疼一般的抽气道:「这谁不知道啊,还用你来说。这不
是废话吗?」
「你!」灵璧恼了。
「别吵了」眉儿怒道:报仇还没报,自己人到吵起来了,不怕大姐笑话吗?
「听说那老秃驴有两个小徒弟……」一只没发话在一旁沉思的梦梦说道。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其他姐妹一听一双双美目都亮了起来,是啊,老和尚
碰不得,小和尚难道还近不了身吗?把小和尚吸干恶心下老和尚也算是报了仇不
是。
「可是,有老和尚在一边,我们也奈何不了小和尚啊?」梦梦浇了一盆冷水。
五人又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二姐眉儿说道:「要不这样,我先去东源城
探探风,看看有没有机会,我们再从长计议,切不可冒然冲动白送了一条性命。」
其余四女纷纷点头称是,计较已定,眉儿便立即动身,化作了一个农妇混进
了东源城。
此时的东源城内,白缟漫天,哭声不绝,出殡的队伍络绎不绝。眉儿知道是
真儿做的好事,心中也微微有些不快。这妮子不顾条约只顾着嘴馋居然跑到这里
来觅食害得大姐受伤,真是不知好歹。可转念一想,不禁微微叹息,七情山附近
早已无人烟,想要吃个人何其难。别提三乌,那也是机缘巧合不是一直有的,要
不是七仙女怕被人知道已经玷污要贬下凡尘,只怕天兵早就杀过来了。大姐还不
是饥渴的把多目师兄的小徒弟给吃了,只怕多目知道了也会大怒吧。
转悠了半天也一无所获,眉儿把心一横,决定去竹林寺附近转转,看看能不
能得到点有用的消息。
去竹林寺的路上眉儿可谓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如果被普慧发现,自己的道
行可比不得大姐。来到半山腰,远眺竹林寺,只见寺内隐隐有金光闪烁,自己全
身都在颤抖,心知里面有禁制不可再上前了,便准备下山,不料却见一小和尚一
人推着独轮车哼哼地慢慢的走上山来,便上去与他搭话。
「这位小师父请了。」眉儿上前施礼。
这个小和尚正是静空,定睛一看却是个农妇模样的女人,边放下了心双手合
十道:「女施主请了,不知何事?」
「小和尚为何如此辛苦要自己运粮?」
静空是个老实人,回答道:「只因师父不在庙中,只能自己下山采买,却也
不是很辛苦。」
眉儿听闻大喜,又见静空眉清目秀甚是可爱,顿时淫心大动,想抓回山好好
享用,却不料刚触及小和尚的衣角一道金光闪过,顿时惨呼一声跌倒在地。
「女施主你怎么了?」静空还不知道是自己的符咒起来了作用救了他一命,
还傻傻的以为是对方跌了一跤,想扶她起来却想到男女有别,一时纠结无比。
「我不小心跌了一跤,哎呦,这个山路真滑,」眉儿起身后赶紧远离了小和
尚几步。
「既然女施主无碍,小僧告辞了。」静空施了一礼,推着车走了。
眉儿看着远离的静空无计可施,恨恨的剁了一脚,飞回了七情山。
眉儿回到了盘丝洞将此消息告知了其他众女。可众姐妹一想到金刚符,便不
由大摇其头,这就是个刺猬啊,难搞啊。
「我听闻,金刚符最忌的就是荤腥,如果小和尚吃了荤腥那符咒也就不起作
用了,」梦梦暗思片刻计上心来,招呼大家过来,吩咐如此如此。众妖听了不由
大声叫好,准备依计行事。
14
金乌彻底被榨干了,瘫在蛛网上一动不动。
「现在…该用它祭咱们的五脏庙了~」英鸿说着,双眼又变成了血红的竖瞳。
六位妹妹也围了过来,七双竖瞳闪烁着欲壑难填的光芒。英鸿道:「先把他的血
吸干了再说。」,她身后的一条长爪猛地向前挥出,透甲锥一般的尖端毫不费力
的扎进了金乌的脖子。再一扭,随后唰的拔出爪尖,一个血淋淋的小洞出现在金
乌的脖侧,如泉眼般不停地流出鲜血。
七女见状,腆着早已鼓涨得圆滚滚的肚子,都掐诀作起法来。七根银白色的
蛛丝从她们的肚脐中飞出,钻进了血洞之中。只见蛛丝的末端被染成了血红色,
随后越染越长,不多久整根蛛丝都变成了血红色。金乌垂死挣扎着,七女脸上都
露出了既兴奋又享受的表情,她们妖娆地扭动着蛮腰和美臀,一朵红云以肚脐为
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七根蛛丝如同七根吸管,飞快地将金乌的仙血吸入七个蜘
蛛精的腹中,在她们的子宫内炼化成养分和能量。
七女一齐作法,金乌小小的身体里那点血液哪架得住她们如长鲸吸水般的抽
取,很快就被吸干了。众女将蛛丝收了,纷纷甜美无比地喘了口气。英鸿道:
「你们说说怎么分?」
梦梦赶紧道:「大姐,别的我都不要。把他的两颗蛋蛋给我就行了!」。真
儿一听,撅着嘴说:「哼~奶子就你会挑~我还想要呢~」接着炎若和月姬也你
一句我一句地说了起来。
「好了~不要吵了~」眉儿拍拍手道:「这分起来多麻烦啊。咱们还是先把
他的心挖出来存好,留着炼制金乌丹。剩下的用茧化成汁水,大姐你看如何?」
英鸿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说完,她身后的长爪又是一晃,在金乌
的左肋下割出一道裂口。右爪慢慢伸进裂口中搅动了一下,再一拔,一颗鲜红还
冒着热气的心脏已被她摘了出来。灵碧踏前一步,从肚脐中喷出一股寒气,将那
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冰封起来。英鸿手一挥,冰块漂浮起来悬在大厅中央半空,
发出蓝幽幽亮晶晶的光芒。英鸿道:「待服下金乌丹,咱们又可以增长百年以上
的道行了~嗬嗬嗬嗬~」众女心花怒放,无不开怀大笑。
金乌那没了心的尸身还躺在蛛网上。眉儿过去在金乌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注
入消化液。随后七姐妹又喷出无数蛛丝,结成一个丝茧将金乌裹住。眉儿手指转
动,丝茧漂浮起来,挂在了那根骨制十字架上。她回头对英鸿道:「姐姐,要炼
金乌丹,辅料的存货好像不太够了。」
「哦?水牢里还有多少孩子?」英鸿问。
「多得是。但是灵气足的不多了~」眉儿道。
「不妨。等过几天咱们出洞,找个地脉强壮灵气足的地方抓一批来~」,英
鸿道:「现在嘛…咱们先把刚吃的美餐消化完了再说~」。说着,众女都躺回自
己的那片蛛网之上。装满了血肉精液的腹部隆起,如同一座座小山包,身上妖纹
泛起光芒,催动子宫炼化着今天的大餐。过了两个时辰,七女才恢复了窈窕流畅
的体形,七色的妖纹都长长了不少。她们慵懒地起了身,也懒得再穿上衣服,裸
着玉体带着满足的笑容回到自己的洞府中歇息去了。
几天之后,距七情山北方两千多里的大沙漠中。一个坐落在大片绿洲旁的的
小城中冒起了点点炊烟。正是下午该做饭的时候了,小城中的人们大都在在灶台
前忙活着。谁也不知道,七双秀美的双眸正在高处凝视着他们。
「姐姐,这一路向西过去小城有不少,为啥单单挑中了这里啊?」。半空中,
一个身穿黄衣的美貌女子向旁边一个身穿黑紫色衣服的女子问道。四周还有五个
秀丽女子,都穿着不同颜色的衣衫,衣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蜘蛛图案。却不是那
七情蜘蛛精还能是谁?
英鸿冷笑道:「看大小,私估摸着有三、四百户人家,不多不少正好。而且
这里是地下暗河的交汇处,四方的灵气都被河水向这里输送。这城里的孩子必定
有很多是富含灵气的~而且这个地方四边不靠,就算咱们把它毁了也不容易被察
觉。」英鸿环顾众妹妹们道:「咱们只需要这一次,就能抓到足够的材料回去炼
制金乌丹了。」
六女一听,都迫不及待了,齐声道:「那还等什么?姐姐咱们快动手吧!」
「好~开始作法~」英鸿点点头,首先脱掉了上身衣物。赤裸着丰满雪白的
上半身,双乳间一颗硕大的紫色宝石吊坠反射着阳光,闪闪发亮。她左手掐诀,
右手抚在肚脐旁边,唤声:「噫~~~~」,无数银白色蛛丝从或浑圆的脐孔中
喷出。其他六个蜘蛛精也不甘落后,纷纷脱掉上衣裸露上半身,也作法喷射起蛛
丝来。七波蛛丝织成一张绵密的巨网,如同瓢泼大雨般向下泼洒,将小城严严实
实地围了一圈。
小城中的居民这时才发现了异状,许多人开始向城外跑。可是刚跑出城没几
步,只见密密麻麻的蛛网像一堵围墙般挡住了去路。有些人想把蛛网弄开,还有
些人想翻过蛛网爬到外面去,却全都被粘在了网上,挣扎不得。
「啊哈哈哈~」众女看见人群被蛛网粘住的窘态,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继
续向网内喷入蛛丝,这些蛛丝仿佛一条条毒蛇,在小城里到处蔓延。不多时,全
城的人都被黏在了蛛网上。众蛛女见了,一齐收了法术,慢慢下降高度接近小城。
「好了。咱们下去把小可爱们都捉出来吧。」英鸿一声招呼,众女保持离地
二人多高的高度,分散开来,绕着小城分成七个方向,在半空中站定。这时蛛网
边的人们已经看见了浮在半空中的竟是七个赤裸着上身的绝色女子,很多人不禁
看得呆了,一时间都忘记了挣扎。
「哼!你看什么!」炎若见一个猥琐男子流着口水死死地盯着她,心中一阵
烦躁。她小肚子一挺,肚脐中射出一根蛛丝,透过大网将那男子从头到脚缠了七
八圈,喝声:「死!」,那蛛丝猛地收紧[ zzjzzj],如刀片一般切开了
男子的身体。转眼之间男子就变成了一堆碎肉死于非命,那血如喷泉一般洒了周
围的人满身。
「啊!!!」见此惨状,人群被吓得魂不附体,发出惊恐的嚎叫。他们想跑,
却被牢牢粘住,根本跑不了。炎若却呵呵狂笑,继续向网内射出蛛丝,不过这次
不是为了杀人。只见那蛛丝如灵蛇般在城里游走,遇上少年和孩童就立刻上去缠
住。一个接一个,一串缠了有五六个人方才飞出网外往地上一甩,他们全被蛛丝
绑着摔落在地。接着蛛丝复又钻入网中,继续搜捕。远处姐妹们也如法炮制,不
多时上百名或大或小或男或女的孩子被抓了出来,堆在一起。
「好了,里面应该没有小可爱了~」英鸿道:「你们谁要是饿了,可以进去
吃点点心~不过别吃太久哦。」话音一落,除了灵碧和英鸿,其他五女都向小城
飞去。那围绕着小城的蛛网上部自动张开,迎接她们入城。
却说炎若入得城来,把眼一扫便满脸不屑地道:「呸~尽是些老货。吃着都
嫌塞牙!」。只见她全身妖纹泛起绿光,双眼变成血红色的竖瞳,波浪卷的长发
飞舞,也变成了绿色。转眼间她的屁股后长出了绿色花纹的蜘蛛胸节、蛛腹和八
条蛛腿,现出了半妖态。炎若的八条蛛腿齐动,关节处喷出一道道火焰,飞快的
爬到人群跟前。
人们都仰着头恐惧地看着炎若。虽然那巨大冒火的蜘蛛身体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蜘蛛身体的前部却分明是一个赤裸着上身千娇百媚的佳人。只见她绿色的波
浪卷长发覆盖在身前和肩头,胸口一双颤巍巍的坚挺巨乳高高翘起,乳间挂着一
颗绿宝石吊坠。与胸部和胯部不成比例的细腰仿佛一掐就断,腹部上有着完美的
马甲线和肚脐沟。全身肤如凝脂,在阳光的照耀下还似乎泛着一层柔光。
人们还沉浸在恐惧和迷茫中时,炎若两条长长的前腿猛地向前方两边挥出。
唰的一声,锋利的前爪瞬间斩开了几十个人的身体。侥幸没死的人吓得屁滚尿流,
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炎若轻蔑地一笑,道:「看一眼就知道肉老得不行,活着还
有何意义?」她的一条前肢向前伸出,在人群头顶上方晃来晃去。
「嘿嘿,就你了~」炎若挑准了一个年轻女子,前肢向下一扎,利爪直接扎
透了女子的侧身。只听得一声惨叫,女子被炎若挑了起来,一根蛛丝从她的肚脐
中射出,钻进女子的伤口内。不多时,蛛丝完全变成了血红色,炎若冷笑着,舒
舒服服地吸干了女子的鲜血。
炎若与梦梦不同,她并不急于挖出女子的心肝。而是尖利的前爪一晃,将女
子的一条腿齐根卸了下来,用爪子穿着。随后她略一凝神,从肚脐中喷出一道火
焰,那长长的火苗燎着女子的断腿兹兹作响,不多时便被烤熟了,散发出一股肉
香。炎若将插着人腿的前爪向空中一挥,人腿飞了起来,利爪立刻跟上舞动出一
片残影。只见腿上的肉飞快地一条条割了下来,串在爪子上,最后只剩下两节腿
骨落到地上。
炎若很快将腿上的肉吃完,接着又将女子的心肝和脑花挖了出来,也用火烤
了烤全部吃进肚里。其他部位她不感兴趣,随手便将女子不成人形的尸体丢弃,
又扎起一个年轻男子准备开始第二顿。却听远处传来阵阵惨叫和女子们的浪笑声,
炎若知道那是其他姐妹们也在用餐呢。
「这样吃着没什么意思啊,咱们来玩狩猎游戏吧!」梦梦在远处高喊道。
「好啊好啊,不过不能飞起来,也不能用蛛丝捉哟~」众女齐声响应,作法
消除了一部分蛛网的粘性。本来被黏在上面的人们如同被捣了巢穴的蚂蚁一般四
散奔逃,可被绵密的蛛网挡住根本逃不出去,只能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有机灵
一些的就跑回城中躲了起来。
「哈哈哈~跑啊跑啊~跑不掉的就是点心哟~」蜘蛛精们尖笑着[ M系资源
聚合],都变为半妖态不紧不慢地追逐奔跑的人们。炎若性子急,追逐了一会儿
便烦了。她瞥见城中有一幢三层的楼阁,急忙飞快地爬上了楼顶。在楼顶上往下
一看,果然居高临下,人群的跑动看得一清二楚。
「竟然往树林里跑~果然是些没脑子的低等生物~」炎若小肚子一挺,从脐
眼中喷出一股烈焰,绕着绿洲边一处小树林喷出一圈火墙。那树林里藏着不少人,
在熊熊烈焰的包围下很快就受不了了,可是向外跑又冲不出火墙。一些身手灵活
的爬上了树,爬不上去的只好龟缩在树林中心。
「啊哈哈哈哈~就来个炭烤活人~」,炎若狂笑着,又喷出一道火焰点燃了
树林中心的树木,风助火势很快便将所有的树木都烧着了。树上的人们惨叫着掉
了下来,本来藏在树林里的人们又只好向树林外跑,可刚跑出树林不远就被三米
来高的火墙挡住了去路。很快的,这些人全部集中在树林和火墙之间,进也不是
退也不是,那火却越烧越旺,令人窒息的热浪不停地烘烤着他们。
炎若慢条斯理的爬下楼来,毫不在意的穿过火墙进入火场之中。此时的人们
全身都被烤得呲呲作响,倒在地上惨叫、呻吟着,连逃跑都做不到了。
「嗯,好香~火候正好,完美的三成熟~」炎若陶醉地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
烧烤油脂和人肉的气味,她前爪一伸挑起一个女子,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刷啦
一下剥去了女子臀部和大腿上红中透黑的皮肤,露出半熟的肌肉。另一只前爪则
如同一把餐刀,轻易地割下肉来送入口中。那肉里还带着未干涸的血液,被银牙
一咬全都渗了出来,将她的嘴唇和下巴染得血红血红。
吃光了女子身上的柔嫩部位,炎若还并不满足,她娇叱一声全身妖纹泛起绿
光,转眼间便现出了火蛛原形。只见黑中透绿的巨大蜘蛛身体辐射出阵阵热浪,
不光蛛腿关节处冒出烈焰,连六只红色的竖瞳眼睛里都喷着火苗。她飞快地爬到
另一名女子跟前,两只前爪摁住女子的双乳之间稍一用力,咔嚓一声撕开了女子
的胸膛。火蛛两只前爪将女子高高举起,对着布满利齿的蜘蛛口器用力一挤,已
被烤热的鲜血大股大股的从伤口涌出,全部流进了炎若的口中。接着她又将女子
的心肝扯出吞噬了下去,其余的部分被她远远的扔到一边,随后径直又向下一个
目标飞快地逼近过去…
======================================================================================
本来这一段剧情我只打算写一章的。但是前面有读者朋友一直在求此类剧情,
我就把它扩写成了两章。这段剧情结束后将会有一场盛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