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物介绍:
姓名:萨纳琪亚?多雷鲁休卡年龄:241岁(外表21岁)
身高:170cm体重:53kg等级:22/ 22职业:战士武器:长剑、
DALK剑(S级武器)
防具:古代铠技能:剑战斗LV1登场:4代简介:原本是两百二十年前的
达拉斯王国的见习骑士,后来被某个研究者补获后并石化,於4代被兰斯给解救,
然后被硬上,因此萨纳琪亚很痛恨兰斯;由於萨纳琪亚一直想要成为骑士,所以
在用词和打扮上都很男性化,但因实力不足而常常失败。
第13章:废柴骑士—萨纳琪亚
话说上一次发生了兰斯入侵城堡的事件后,我打算请比斯凯塔去帮我找一个
守卫来负责城堡的维安,至於那个人是谁?她就是玩家们称为「废柴骑士」的萨
纳琪亚。
萨纳琪亚原本是两百二十年前的达拉斯王国的见习骑士,后来被某个研究者
补获后并石化,於4代被兰斯给解救,然后被硬上,因此她很痛恨兰斯;由於萨
纳琪亚一直想要成为骑士,所以在用词和打扮上都很男性化,但因实力不足而常
常失败。
后来在6代加入了赛斯的革命组织—冰炎,并担任一个小队的队长,但因为
后期的任务过於困难,所以导至队伍全灭,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萨纳琪亚在无奈之余,只好加入了兰斯的队伍,期间自然是被各种恶整,还
有强奸,而萨纳琪亚也意识到自已太弱,便向兰斯学习兰斯斩,但由於这招是兰
斯自创的必杀技,只有剑战斗LV1的萨纳琪亚根本学不会。
虽然招式习得失败,但是萨纳琪亚并没有气馁,后来她从兵法书中领悟一些
用兵的方法,并习得了在战斗开始时,可以自动提升我军攻、防的技能,但此技
能在8代就无情的被删除了。(笑!)
后来战争结束,兰斯向萨纳琪亚约定,如果将来他有自已的城堡的话,那么
他就会让萨纳琪亚来当他的骑士。
虽然这个约定在8代就会实现,但我打算先下手为强,把萨纳琪亚给拉拢过
来。
虽然萨纳琪亚只是个废柴骑士,不但没有什么特殊技能,才能界限也不高,
但她也是讨厌兰斯的女性之一,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我拉拢了,而且除了城堡的维
安之外,刚好她也可以来帮我进行魔导铠的测试,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在比斯凯塔的调查下,我成功的找到了萨纳琪亚,并将招募她来做我城堡守
卫的信件寄了给她。
萨纳琪亚在看到信件后,她感到很疑惑,毕竟我跟她素昧平生,而她又不是
什么有名的人物,居然有人会写信来邀请她来做城堡的守卫。
萨纳琪亚心想:「这个叫赛利卡的人……就那个很有名的弑神者嘛!虽然不
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事情,但是如果能做他城堡的守卫似乎也不错!而且…
…」
萨纳琪亚把目光集中在信上的一句:「只要你能通过一个星期的试用期,那
么我就以城主的身份封你做真正的骑士。」
对萨纳琪亚来说,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一直是她的梦想,虽然她一直很努力,
但总是碰到许多困难,甚至还被人嘲笑,不过她始终没有气馁,依旧不断的努力。
萨纳琪亚心想:「只要通过了试用期,我就能成为真正的骑士了,虽然兰斯
那傢伙也跟我做了约定,但我看他八成是忘光了,然后不知道在哪边游手好闲了
吧?算了,别管他了!我一定要通过试用期,然后成为真正的骑士!」
萨纳琪亚紧握着拳头,眼里闪烁着斗志的火焰,然而……她完全忘了我在最
后有提到还要帮我做魔导铠测试的这件事。
之后,萨纳琪亚立刻回信给我,并表示愿意来做城堡的守卫,而我又寄了一
封通知信给她,约她在某天来城堡见面。
到了约定当天,萨纳琪亚带着行李来到了罗格雷斯城,由於离约定的时间还
有两个小时,所以萨纳琪亚就先在镇上闲逛,顺便熟悉一下环境。
此时城下町的开发度已经达到了30%,虽然只完成了「东大街」跟「行政
区」两个部份,但已经可以看的出城镇的雏型,不但商店邻立,而且也有不少人
来这里定居,他们都是千里迢迢从JAPAN来这里打拚的人们。
看着雄伟壮丽的罗格雷斯城,萨纳琪亚惊讶的说道:「哇!这就是罗格雷斯
城吗?好大喔!跟利萨斯和赛斯的王宫比起来可以说是毫不逊色,而且城下町也
充满活力,虽然还在开发阶段,但有不少人潮,而且大多数都是来自JAPAN
的人呢!」
在稍微闲逛了一会儿后,萨纳琪亚便来到了城堡的大门,这时女仆长比斯凯
塔早就在门口等候,看到萨纳琪亚前来便行了个礼,说道:「欢迎你来!萨纳琪
亚小姐。」
「我是来应徵城堡守卫的,城主他在吗?」
「主人他已经等你很久了,请跟我到他的办公室一趟吧!」
於是比斯凯塔便带的萨纳琪亚来到我的办公室,比斯凯塔先是敲了几下门,
然后说道:「主人,萨纳琪亚小姐已经来了。」
「喔!你们都进来吧!」
「是,萨纳琪亚小姐,请进。」
「嗯。」
当萨纳琪亚走进来的那一刻,她不由得感到很惊讶,只见办公室佈置的很华
丽,但又不会说太过於奢侈,沙发的桌子上已经摆放着一组茶器,杯子里装着刚
泡好的红茶,从门口就可以闻到淡淡的茶香,而最让萨纳琪亚感到吃惊的便是那
坐在沙发上的主人,只见此人有着一张比女人还要美丽的脸庞,一头鲜艳的红发
双马尾,身穿一件绿色的贵族服饰,看起来十分的优雅,又有如国王一样,散发
出一股王者的威严。
我先是站了起来说道:「欢迎你来啊!萨纳琪亚,我是城主赛利卡?希露菲
尔。」
「啊……我是萨纳琪亚?多雷鲁休卡,请您多多指教!」
「呵呵,不用那么客气!来,先坐下来喝杯茶吧!这可是用上等的茶叶泡出
来的红茶喔!」
「这……这真是感激不尽!我就尽情享用了。」
萨纳琪亚有些紧张的拿起杯子,在把茶吹凉后,便喝了一口,不得不说,用
上等的茶叶泡出来的红茶,果然是人间极品,像她这种身份的人,估计一辈子也
很难喝到几次。
「味道怎么样?」
「这…这真是太好了!我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
「哈哈哈!你能够喜欢就好了!比斯凯塔,你去拿蛋糕过来。」
「是,主人。」
在吃完蛋糕后,萨纳琪亚感到非常的满足,不光是茶好喝,就连这个蛋糕也
是好吃的不得了,让人回味无穷。
我说道:「萨纳琪亚,现在我要向你说明有关工作的内容。」
「是!」一提到正经事,萨纳琪亚也不得不集中注意力。
「工作的内容分为两个部份,其中一个就是城堡的守卫,而另一个就是魔导
铠的测试。」
「咦?魔导铠的测试?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我开发的新型魔导铠甲啊!我应该有在信上提到,难道你没有看仔细
吗?」
「咦?这…这个…真的耶!」再一次确认信上的内容后,萨纳琪亚这才看到
有关於魔导铠的事情。
看到萨纳琪亚如此的脱线,比斯凯塔感到有些不满,虽然两人的工作性质不
同,但是对自已的工作如此粗心的态度,比斯凯塔认为这是最不应该的。
我说道:「既然你现在知道了,那就由我来说明一下,从今天开始一共一个
星期的时间,当作是你的试用期,每天早上六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中午可以
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每天早上八点,下午一点,以及晚上六点都要巡逻
城堡一次,如果有什么异常状况的话,就要马上进行回报,而在这段时间你就住
在城堡的客房,水、电、吃、住等方面都会由我们这边提供,但还请遵守一些规
定,以上有任何的问题吗?」
「没有问题!」萨纳琪亚认真的回答道。
「那么…接下来是有关魔导铠的问题,魔导铠是我最近研发的新型铠甲,但
目前还在试用阶段,尚未进行实战测试,所以我要你在工作的时间里都要穿上魔
导铠。」
「也就是说要我每天都穿着铠甲是吗?」
「没错!」
「哈哈!这个太简单了!身为骑士…就算要我睡觉的时候都穿着铠甲也没有
问题!」
「既然你能够接受的话,那就去换装吧!比斯凯塔。」
「是,萨纳琪亚小姐,请跟我来一下。」
於是比斯凯塔便把萨纳琪亚带到隔壁的房间去换衣服,然而没多久却传来萨
纳琪亚的惨叫:「啊啊!这…这是什么啊!难道…你们要我穿成这个样子吗?」
比斯凯塔说道:「这是主人所要求的,假如萨纳琪亚小姐不肯配合的话,那
么我就只好向主人说你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这…等一下!我知道了,我穿就是了!」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为了争取工作机会,萨纳琪亚不得不穿上了魔导铠。
过了一会儿,两人回到了办公室,比斯凯塔说道:「主人,萨纳琪亚小姐已
经换好衣服。」
「喔!让我看看吧!」
「是…是!」
萨纳琪亚害羞的走了过来,此时她身上穿的是我特别为女性所设计的新型魔
导铠,风格採用大陆这边的欧式铠甲,不过因为是女性专用的铠甲,所以自然是
突显了胸部的部份,另外下半身也是穿着迷你裙,虽然长度不是很短,但也在膝
盖以上,毕竟这样才好看。
我绕着萨纳琪亚转了一圈,把她从头到脚都打量了一番,虽然萨纳琪亚原本
的打扮比较中性,但是在换上了这件魔导铠之后,整个人突然增加了许多女孩子
的气息,由其是那张因为羞耻心而变红的脸,更是让我颇为满意。
我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刚刚你叫的那么大声,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呢?」
「可…可是,要穿这种铠甲…实在是……」
「怎么?难道你觉得太暴露了吗?我告诉你萨纳琪亚,在这个时代,已经没
有人在穿像你那样的旧型铠甲了,即使是赫尔曼的女军官也一样,你看看利萨斯
的亲卫队,她们每个人都穿着金色的铠甲,而且款式还比这件还要暴露,但是她
们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羞耻的,反而当作是一种荣誉!既然你要来应徵我这
份工作的话,那你也应该要把这件魔导铠当作是荣誉的象徵啊!」
听到我这番话,萨纳琪亚感动不已,一直以来,她总是认为身为骑士就是应
该要穿原本那种全罩式的铠甲,而那些款式暴露的铠甲,只是对骑士的一种侮辱,
却没有想到,人家利萨斯的亲卫队却把它当作是一种荣誉,这才是一名骑士该有
的态度。
萨纳琪亚感动的说道:「赛利卡大人,您这番话真是让我大为感动!把自已
的铠甲当作是一种荣誉,这才是骑士该有的态度!」
「说的好!萨纳琪亚,不过……你毕竟是第一次穿魔导铠,在习惯它之前,
不如先来跟我的同伴们来一场模拟战如何?」
「模拟战吗?也好!刚好我也可以藉着这个机会,让您见识一下我的剑术!」
「好的,那么……比斯凯塔,麻烦你帮我叫谦信、冲田望,还有胜子她们到
剑道场来一下。」
「我知道了。」
於是,众人便聚集在剑道场,我打算让萨纳琪亚轮流跟谦信、冲田望,还有
胜子三人交手,不需要计较输赢,只要拿出实力全力应战即可。
虽然我话是这么说,但是萨纳琪亚还真不愧有着废柴骑士的名号,由於她的
才能界限太低的缘故,导至於她很难跟等级有LV35以上的敌人战斗。
第一战我派谦信上场,不出意外就十个回合内分出胜负,而萨纳琪亚不但被
轻松打败,同时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剑士的实力。
第二战我派冲田望上场,虽然望的身体并不是很好,她那难以医治的咳嗽病
时好时坏,但是望的剑术高超,打到第二十个回合后便分出胜负。
第三战轮到胜子上场,这一次双方都是拚尽全力,都打到第五十个回合了还
无法分出胜负。
由於先前已经连败两场,所以第三战萨纳琪亚说什么都不可以输,这不光是
面子问题,更重要的是有辱她身为骑士的自尊。
而胜子这边也颇有压力,一方面是谦信跟虎子在一旁看着,另一方面是对手
都已经连这两场,体力一定消耗不少,如果连这样的敌人都打不过的话,那就太
丢脸了。
我见双方僵持不下,便小声的问谦信和望道:「谦信、望,你们觉得谁会赢
啊?」
谦信说道:「嗯……这个很难说呢!虽然我认为胜子她比较佔优势,但是萨
纳琪亚小姐却意外的很能撑呢!」
望说道:「虽然胜子的等级比较高,但是萨纳琪亚小姐的战斗经验比较丰富,
我看一时之间很难分出胜负。」
「这样啊……」
这时双方各退一步,摆好架式,注意着对方的动向。
萨纳琪亚心想:「这个人也好厉害!但是……我这一战绝对不能输!三连败
什么的……传出去岂不是要笑死人了吗?为了骑士的荣誉……我一定要赢!」
胜子心道:「这个人怎么这么耐打?明明都已经连战两场了,体力还这么好!
不过……我这一战绝对不能输!要是打输的话……虎子又要笑话我一阵子了!为
了JAPAN武者的面子……我一定要赢!」
这时双方开始集中力量,打算用这一击来分出胜负,只见两人同时踏出一步,
并喊道。
「全力斩!」
「列车斩!」
「锵!」的一声巨响,两人的招式撞在一起,产生巨大的力量,基於力与力
的反作用力,两人的剑被弹飞出去,强大的冲击让两人的手都扭伤了。
「呜啊啊啊啊!」
两人发出一声惨叫,旁边的人见状后赶紧上前查看。
「胜子,你不要紧吧?」
「我没事,谦信大人。」
「你不要紧吧?萨纳琪亚。」
「我没事,赛利卡大人。」
我见两人的手都有扭伤,便带她们去找库鲁库治疗,在库鲁库的治疗魔法下,
两人的伤很快就好了。
库鲁库说道:「虽然你们的手都已经治好了,但是这几天还不能随便出力,
不然会造複发的。」
「我知道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虽然发生了一场意外,但幸好没有重大伤亡,而胜子跟萨纳琪亚两人英雄惜
英雄,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双方却成了好对手。
另一方面,虽然萨纳琪亚战绩不太好,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评价,之后我
便要她开始上工,空闲之时教她有关魔导铠的使用方法,而萨纳琪亚也对魔导铠
啧啧称奇,不但爱上了魔导铠,甚至还学了一些保养和维修的方法,好让魔导铠
能随时保持在最佳状态。
后来到了第七天,萨纳琪亚精神抖擞的站在大门前面,心想:「今天已经是
第七天了,只要撑过了今天……我就是一名真正的骑士了!好,不管说什么我都
要当上骑士!」
萨纳琪亚紧握着拳头,眼里闪烁着斗志的火焰,然而……总会有一些麻烦事
会在这种紧要关头找上她。
话说自从兰斯成功闯进罗格雷斯城后,他便食髓知味的再次前来,并且准备
了一个大袋子,想要来搜刮城堡里的宝物。
不过,兰斯这一次有些掉以轻心,他仗着上一次打赢我的优越感,便故意不
带希露她们来,就只有他自已一个人偷偷的跑来。
虽然我在镇上发佈了通缉令,重金悬赏逮捕兰斯,但是兰斯是个狡猾的人,
他小心的避开人们的耳目,偷偷的来到城堡的围墙。
兰斯不满的心想:「可恶的赛利卡!居然在城里贴满了我的悬赏单,害得本
大爷有大路没办法走,只能偷偷摸摸的。」
这时兰斯环顾四周,在确定周围都没有人后,便拿出绳索抛了出去,当钩子
勾到城墙后,兰斯便慢慢的爬了上去,然后小心的垂降到城堡里。
兰斯心想:「嘿嘿!看来情况很顺利,那么……宝物库的地点是在哪里呢?」
正当兰斯还在思考着宝物库的地点时,他一不小心就被防盗系统给侦测到,
顿时警铃大响。
「这…发生什么事啦?可恶!难道是被发现了吗?」
虽然触碰到了警报器,但是兰斯却没有马上逃跑,反而是往城堡内部移动。
兰斯心想:「可恶!事到如今怎么能空手而回呢!最起码要拿几件值钱的东
西走才行!」
正当兰斯往城堡内部移动时,突然有人将他拦住,来者正是萨纳琪亚。
「逮到你了!无耻小贼!咦?这不是兰斯吗?」萨纳琪亚一看到兰斯,便有
些惊讶的说道。
「嗯?这不是萨纳琪亚吗?咦?你这铠甲挺好看的嘛!而且穿的还是迷你裙,
你终於想通了要把那件丑的要死的旧铠甲给换掉了是吗?」
「你给我住口!铠甲是骑士荣誉的象徵!这个岂是你这种无耻之徒所能理解
的!现在给我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嘿!我才不要呢!看招!」
兰斯一言不合便攻了过来,萨纳琪亚赶紧拔剑抵挡,然后两人展开一场激烈
的战斗。
「嘿!哈啊!」
「喝啊啊!」
虽然兰斯的等级比萨纳琪亚还要高,但是这几天萨纳琪亚都在跟谦信她们这
些高手过招,已经累积了一定的战斗经验,再加上魔导铠比她原本的旧铠甲还要
好用,不但重量较轻,还可以增加活动力。
「嘿!喝!杀!」
萨纳琪亚拚命的发动攻击,打的兰斯有些招架不住,兰斯惊讶的心想:「萨
纳琪亚这傢伙怎么变的这么能打?不过……光是这样还是赢不了我的!」
兰斯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跳到空中喊道:「兰斯斩!」
看到兰斯发动兰斯斩,萨纳琪亚赶紧立刻跳到一旁躲避,然后整个人站成侧
边,并将左边护肩的外壳给打开,将飞弹瞄准系统对准兰斯后,喊道:「黏着弹,
发射!」
「什么?呜啊啊啊啊~!!!」
在连续的爆炸声和兰斯的惨叫声中,这场战斗就这样结束了,为了避免造成
不必要的破坏,我配给萨纳琪亚的导弹都是黏着弹,中招后敌人就会被黏住,并
且动弹不得。
只见兰斯整个人被黏在地上,有如一只被黏在捕虫纸的苍蝇一样,虽然拚命
挣扎,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喂!萨纳琪亚,快点把我给解开!」
「哼!我才不要呢!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可恶!」
「萨纳琪亚!」
这时我带着同伴们赶了过来,看到兰斯被黏在地上,让我有一些小惊讶。
萨纳琪亚得意的说道:「请看!赛利卡大人,贼人已经被我给打倒了。」
「噗哈哈哈哈!兰斯……呵呵……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而且还是像只苍
蝇一样的被黏在地上……哈哈哈哈!!!」
「可恶!赛利卡……不要以为本大爷会放过你!你马上把我给放开,不然的
话……」
「哼!谁管你啊!比斯凯塔,麻烦你去通知警备队的人过来,我要把兰斯关
进大牢里。」
「是!主人。」
在那之后,兰斯就被关进看守所的大牢里,虽然兰斯一直在那边大呼小叫,
但这里是我的地盘,无论他怎么喊都是没有用的。
警备队的人说道:「赛利卡大人,请您放心好了!在犯人的家属来交保之前,
我们都不会让他逃走的。」
「嗯,不过兰斯这傢伙十分的危险,必要时你们可以使用电击棒,但就是不
能把他给杀了,不然利萨斯那边会派大军攻过来。」
「是!」
我问道:「对了,犯人的家属那边已经联络上了吗?」
「是,已经联络上,对方说她会在明天中午的时候把交保的钱给拿过来。」
「这样啊。」
虽然我的罗格雷斯城还不是一个国家,但我身为城主可以制定法律,原则上
都是以JAPAN那边的法律为主,而私自闯进城堡的贼人,一律都是罚两万G
的罚金。
两万G的金额对兰斯世界的普通家庭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像是当初兰斯
买希露回来当奴隶就花了他所有的钱,价格为一万五千G,至於希露要去哪里筹
钱?这点我管不着,反正只要去利萨斯或是科潘帝国求求情,估计就行了吧?
之后我们一行人回到城堡里,由於萨纳琪亚立下了大功,所以我决定直接帮
她举行受封仪式,让她成为真正的骑士。
在王座之间里,我威武的坐在王位上,比斯凯塔等女仆则站在一旁,只见她
们手上都拿着仪式用的托盘,上面摆放着待会儿授与萨纳琪亚的宝物。
而王座下方是我的同伴们,虽然萨纳琪亚跟大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
已经结交了几个朋友,她们都是来见证萨纳琪亚最光荣的时刻。
为了营造气氛,我命人准备音乐,在这种古典的交响乐的扮奏下,整个受封
仪式的气氛都营造出来。
我从王位上站起来说道:「萨纳琪亚,上前听封!」
「是!」萨纳琪亚恭敬的跪在我的面前。
我接着说道:「萨纳琪亚,你今日逮捕了贼人兰斯,可谓大功一件!再加上
你的试用期已满,我便按照约定封你为罗格雷斯城的守护骑士,希望你能够尽忠
职守,不要做出有辱骑士之名的事情来。」
「是!我萨纳琪亚?多雷鲁休卡,一定会誓死效忠大人的!」
「很好,那么……我在此授与你骑士的勳章吧!」
我话一说完便将骑士的勳章别在萨纳琪亚的胸前,萨纳琪亚的内心十分的激
动,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如今她终於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
「另外,我再授与你一件披风,还有一把宝剑,希望你再接再厉,守护好这
座城堡。」
「是!」
接着,我再帮萨纳琪亚穿上披风,现在的她看起来颇有威严,彷彿一名久经
沙场的骑士。
我大声的说道:「好了!各位,让我们来为萨纳琪亚鼓鼓掌,恭喜她成为骑
士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响亮的掌声中,萨纳琪亚觉得十分的感动,没想到大家才和她相处没几天,
居然都愿意献上最真诚的祝福,这让她忍不住流下泪来。
「恭喜你了!萨纳琪亚。」
「恭喜你成为骑士了!」
「谢谢……谢谢你们大家!今天真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我笑着说道:「还没有结束呢!萨纳琪亚,像今天这样值得庆祝的日子,当
然要开宴会啰!比斯凯塔。」
「是,请各位移驾到宴会厅,那里已经准备好美味的料理了。」
在众人举杯庆祝下,这场宴会就此开始,大家都开心的吃着美味的料理,而
我也毫不吝啬的拿出我珍藏的美酒,而本日的主角萨纳琪亚自然是被大家灌酒的
对象。
阿尔卡捏泽有些醉醺醺的说道:「来!萨纳琪亚,我再敬你一杯!」
「我…我已经不行了!我喝不下了……」
此时的萨纳琪亚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彷彿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
阿尔卡捏泽有些不满的说道:「你不要这么说嘛!来啊!再陪我喝一杯。」
我上前劝道:「阿尔卡捏泽,你就饶了萨纳琪亚吧!她已经喝不下去了。」
「那……那大哥你陪我喝一杯。」
「好好好。」
到了深夜,这场宴会终於结束,大家全都回到房间里休息,没喝酒的人就帮
忙搀服那些已经喝醉的人,而我也好心的将萨纳琪亚送到她的房间,现在的她已
经不住在客房,而是跟其它人一样住在7楼的同伴们的房间里。
「嗯……嗯……呼……」
我费了好大的劲,这才把萨纳琪亚的魔导铠给脱掉,只见她醉醺醺的躺在床
上,嘴里念念有词,彷彿像是在说梦话一样。
「好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而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呕吐的声音,我很不情愿的转头一
看,只见萨纳琪亚吐的自已整身都是。
「这……」
我见萨纳琪亚在吐完后又倒了下去,估计她连自已吐了都不知道,我只能先
叫比斯凯塔过来帮忙整理一下,然后到房间的浴室里拿了一盆水来帮萨纳琪亚擦
身体。
我无奈的说道:「唉~!你可真好命啊!萨纳琪亚,身为主人的我居然在帮
身为下臣的你清理呕吐物。」
「嗯……嗯……呼……」
由於萨纳琪亚已经完全醉倒了,即使我脱光了她的衣服,尽情的对她上下其
手,她也不会知道。
「呼~!总算是擦乾净了!衣服、棉被、床单也都拿去洗了,那么接下来…
…」
「嗯……」
「嗯?」
「呜……好热喔!」
「好好好,我帮你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一点好吗?真是的!」
虽然这些事情我都能叫女仆们来做,但人有时就是会想要帮别人做些什么,
虽然最后总是一边抱怨,一边动手作。
空调的温度调低后,萨纳琪亚总算是睡的比较安稳,这时的我本来应该帮她
把把棉被盖上,然后安静的离开才对,但是这时我的目光却集中在萨纳琪亚的身
体上。
此时的萨纳琪亚身上只裹着用来代替胸罩的缠胸布,下半身穿的是类似男人
在穿的四脚裤。
不得不说,就算是思想比较偏男性化的女人好了,「内在美」穿的居然如此
糟糕,看的真是令人不爽。
我心想:「这个萨纳琪亚还真不会打扮!就算不化妆好了,最起码也要穿一
套像女人的内衣嘛!居然用缠胸布……哼!还真是蹧蹋了自已的胸部了!而且下
半身也一样,居然穿四角裤!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正当我打算以后帮萨纳琪亚好好开导,让她去适应一些女性内衣时,萨纳琪
亚又开始在呻吟起来。
「嗯……嗯……呼……」
「嗯?怎么了吗?」
「兰斯……」
「咦?!」
听到萨纳琪亚居然在喊兰斯的名字,这让我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只听萨纳琪
亚继续说道:「嗯……嘿嘿……怎么样啊!兰斯,这是我的骑士勳章喔!从今天
开始我就是骑士了!怎么样啊?」
听到萨纳琪亚这么说后,我这才放心下来,不过从这种情况来看,萨纳琪亚
似乎还惦记着兰斯,虽然两人没有任何的爱情在,但一想到自已的部下居然在睡
梦中想别的男人,这让我有些不爽。
我心想:「反正萨纳琪亚都已经睡着了,即使我上了她应该也不会怎么样,
又或者说……即使她想怎么样也不可能真的对我动手,除非她不想要这个骑士勳
章了。」
我打定萨纳琪亚不敢反抗我后,便大胆的展开行动,我先是拿了条毛巾把她
的双手给绑了起来,免得她不断挣扎,而在这时萨纳琪亚突然翻个身,把我给吓
了一跳,幸好她还没有醒过来,而且完全没有发现到自已的双手被人给绑住了。
这时我大胆的将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然后将她整个人给调整成跪趴的姿势,
而萨纳琪亚的小穴就这样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用手掰开她的阴唇,看着小穴红嫩的壁肉,我讚叹的说道:「嗯……很不
错!虽然萨纳琪亚的内衣裤不怎么样,但是小穴保养的好!看来除了兰斯以外,
她似乎就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了。」
2。jpg「喂!你在做什么啊?」
「咦?!」
这时萨纳琪亚睁开了眼睛,有些生气的说道:「喂!兰斯,快点把我放开!
你把我绑成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咦?!兰…兰斯?」
我心想:「难道说……萨纳琪亚把我给误认成兰斯了?」
萨纳琪亚怒道:「喂!兰斯,快点把我放开!不要以为你像以前那样把我给
绑住了就制服不了你!现在的我可是一个堂堂正正的骑士了!」
我见萨纳琪亚还在那边说梦话,便配合着她说道:「嘎哈哈哈!你少在那边
嚣张了!萨纳琪亚,就算你成为了骑士那又怎样?对我来说…你这个废柴骑士永
远都是废柴骑士!」
「你说什么?可恶!」
萨纳琪亚拚命挣扎,我赶紧将她抓住,免得她乱来。
我爬上床去将她压在身下,萨纳琪亚愤怒的说道:「可恶的兰斯!快放开我!
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哼!你以为说这种话就会有用吗?本大爷可不是被吓大的!」
我话一说完就将裤子的拉炼给拉开,把大肉棒给掏了出来。
「你!」
看到我掏出肉棒,萨纳琪亚气的牙痒痒的,虽然她拚命挣扎,但是却动弹不
得。
我一手压着萨纳琪亚,另一手抚摸她的小穴,在我高超的技巧下,萨纳琪亚
的小穴渐渐湿了起来。
「哼哼!你的小穴居然湿了,是不是太久没有被我干想挨插了呢?」
「才…才没有呢!」萨纳琪亚害羞的说道。
这时我将她翻转过来,让她整个人躺在床上,即使萨纳琪亚现在正面对着我,
但对已经喝醉酒的她来说,我还是那可恶的兰斯,而不是她那发誓效忠的主人。
「哼!你就乖乖的认命吧!」
我见萨纳琪亚的淫穴已经湿得差不多了,便迫不及待的把我的龟头对准萨纳
琪亚的淫穴洞口,虎腰一刺,粗壮的大肉棒就狠狠地插入萨纳琪亚的阴道里。
「啊~~啊~~好…好粗啊!兰斯…你快给我住手!呜~~我可是一名骑士
耶!怎么能让你随意蹧蹋!」萨纳琪亚大声的叫道。
想不到萨纳琪亚还有些许理智,看来她确实把骑士的尊严看的比命还要重要,
即使被男人上了,也还没有要投降的样子。
我冷笑着说道:「哼!不过是死鸭子嘴硬!看你还能撑多久!」
我话一说完便用力的挺动腰部,粗大的肉棒在萨纳琪亚的小穴里横冲直撞,
强烈的冲击让她无力的叫嚣道:「啊……啊……我…我可是……城堡的守护骑士!
我……我是绝对不会屈服你这个变态的鬼畜傢伙的!啊……啊……」
听完萨纳琪亚的话,让我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对我绝对是忠心的,可以
确定她绝对不会背叛我,那么对於这样的忠臣,那就只有把她干到高潮来当作报
达啰!
我假装不屑的说道:「哼!城堡的守护骑士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双腿开
开被男人干!」
这时我把右手举了起来,在我魔力的吸引下,原本放在一旁的魔剑海谢拉立
刻飞到我的手中。
萨纳琪亚紧张的说道:「你…你想要干什么?快…快点住手!」
「哼!我要这么做!」
我话一说完就用剑刃切开萨纳琪亚的缠胸布,顿时萨纳琪亚的胸部像两只小
白兔一样跳了出来。
「啊啊!你…你在做什么啊!」
萨纳琪亚的胸部看起来满不错的,皮肤因为没有晒到太阳,所以十分的白皙,
外型饱满圆润,乳头的颜色很粉嫩,看来没被什么人摸过,估计就连萨纳琪亚自
已也很少摸吧!
看着从缠胸布里解放出来的美乳,我忍不住的一手玩弄着萨纳琪亚的奶子。
萨纳琪亚又羞又怒的说道:「可…可恶!……放开你的手~~不要碰我!呜
……呜……」
我笑着说:「嘿嘿~~萨纳琪亚的胸部真大,什么罩杯的啊?」
萨纳琪亚不屑说:「哼!干嘛跟你讲啊!」
「哼哼!就算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反正我用手摸就能摸出来了。」
我话一说完就尽情的搓揉萨纳琪亚的胸部,柔软的奶子随着我的手不断的变
形。
「可…可恶!快放开你的髒手……呜…不要揉了!」
我不顾萨纳琪亚的叫喊,在尽情的玩弄了一会儿后,我发觉萨纳琪亚的乳头
变硬了起来,我笑着说:「哼哼!萨纳琪亚的乳头满敏感的嘛~!我都还没开始
玩弄,就已经慢慢变硬了!」
萨纳琪亚又羞又怒的说道:「呜……要你管啊!快点放开你的髒手!」
「呵呵~!」
看来萨纳琪亚还满能撑的嘛!不愧是长期锻练的骑士,明明大腿间的淫穴已
被我的大肉棒抽插了近百下,居然还可以保留残存的理智。
为了尽快要让萨纳琪亚丧失理智,我抱着萨纳琪亚的大腿,一边发动性魔法,
一边用肉棒狠插她的淫穴,无论是意志力多么坚强的女性,在我万能的性魔法面
前,永远都只有乖乖臣服的份。
萨纳琪亚开始大声的淫叫:「啊……啊……不要再插了……这么粗的鸡巴…
…第一次遇到……啊……啊……居然还能这么硬!啊……啊……会不会死掉啊…
…啊……可恶……不行!我不会认输的!啊……啊……」
「哼!你就不要再逞强了!早点放弃对你比较好喔!」
「你…作梦……啊……」
在万能的性魔法面前,纵使萨纳琪亚的意志力再强,最终也臣服於我的淫威
之下。
萨纳琪亚继续喘息叫着:「啊……啊……不行……受不了了……好厉害的肉
棒!又粗又硬!」
「哼哼!我的肉棒是不是插的你很爽啊?」
「爽…爽死我了!又粗又硬的大肉棒…最棒了~!」
「哈哈哈!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再让你更爽一点吧!」
我拚命的挺动腰部,同时用性魔法让萨纳琪亚的敏感度提升到最高点。
这时的萨纳琪亚已经爽到极点,她完全搞不清楚在干她的男人到底是谁,而
她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自已还要再被干的更爽一点这件事。
「啊……啊……好爽啊……啊……啊……大鸡巴……在淫穴里冲撞……啊…
…啊……人家全身好热……被大鸡巴干得好爽……啊……啊……请干死我吧……
啊……啊……」
萨纳琪亚淫浪的语言随口而出,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在我大肉棒的插抽下,
此时的萨纳琪亚已经全身香汗淋漓,尽管房间里已经开着空调,但是豆大的汗汁
还是随着我们的身体低落下来。
这时我把萨纳琪亚调整成女上男下的骑乘体位姿势,萨纳琪亚因为身体的重
量,湿嫩的阴道吞噬了我整根大肉棒,龟头狠狠地顶到她的子宫口,我的虎腰每
次抽插萨纳琪亚的淫穴,都是深入阴道的一击!萨纳琪亚被我干的似哭似淫的哀
号。
「呜……呜……大鸡巴……插得太深啦!呜……呜……人家的淫穴……会坏
掉啦!啊……啊……人家感觉好爽!好爽喔!啊……啊……又硬又粗的大鸡巴…
…用力地……干翻人家的烂屄吧!啊……啊……」
如此重度的干法轻易的让萨纳琪亚陷入疯狂,在连续干了几分钟后,我再次
让萨纳琪亚变回原本的正体位的姿势,双手抓住她的大腿,开始最后的全力冲刺。
「啊……啊……人家……好爽啊……啊……啊……大鸡巴……在小穴里抽动
着……啊……啊……好舒服的感觉……啊……啊……人家……想要高潮了……啊
……啊……受不了了!要高潮了啦!!!」
突然间,萨纳琪亚的阴道瞬间收缩,狠狠地夹住我的老二,淫水也大量喷出,
同时我也大喊一声,将今晚所有的精子全数射进了萨纳琪亚的阴道里。
3。jpg「啊啊……好热……好热喔……人家的身体……好热……」
感受到精液的热度,萨纳琪亚在一阵呻吟后便晕了过去,而我也在这时用性
魔法对她下达两个暗示,其中一个就是要她爱上我,而另一个就是要她在不自觉
间,慢慢的接受女性内衣,同时打扮也要尽量女性化一点。
虽然不知道这个暗示会不会成功,但现在的我也已经累到想要好好的睡上一
觉,我先是解开了萨纳琪亚的束缚,然后躺在她的旁边,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
到了隔天早上,萨纳琪亚醒了过来,感觉自已全身腰痠背痛,同时宿醉的头
痛让她苦不堪言。
萨纳琪亚一边摸着头,一边痛苦的说道:「呜……头好痛喔!我下次可不要
再喝那么多的酒了,不知道比斯凯塔小姐有没有解酒药?咦?」
这时萨纳琪亚注意到旁边还躺着一个人,好奇的说道:「奇怪?这个人是谁
啊?难道我昨晚喝醉后就睡在别人的房间里了吗?嗯……不对啊!这里明明是我
的房间,那这个人是谁啊?」
萨纳琪亚用力的把被子给掀开,看到躺在旁边的人居然是我,便惊讶的叫道:
「哇啊啊啊啊啊啊~!!!」
「嗯?一大早在吵什么啊?」听到萨纳琪亚的尖叫声,我便迷迷糊糊的醒了
过来。
「赛…赛利卡大人…我们怎么会?啊啊!」
此时萨纳琪亚这才注意到我们两人不但全身赤裸,而且她的小穴里还流出我
昨晚射进去的精液。
我轻松的说道:「啊啊……我们昨天晚上上床啦!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
「这…这个……」
虽然萨纳琪亚拚命的想要回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一切,但是除了昨晚的宴会之
外,其它的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也就是说…我真的跟赛利卡大人…上…上床了?」
「嗯!没错!完全正确!」
「呜啊啊啊啊!我…我到底是在干什么啊!身为骑士……居然和自已的主人
发生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我……我实在是……不配当一个骑士了!」
萨纳琪亚话一说完就拿起剑想要自尽,我赶紧将她给拦下来说道:「喂!你
在干什么啊?你这个笨蛋!」
「请您让我死吧!我居然做出这种事……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以死
谢罪了!」
「傻瓜!明明还有别的办法吧!不要没事就在那边想不开!」
我话一说完就一拳打在萨纳琪亚的头上,萨纳琪亚疼的摀着头说道:「可…
可是…这还有什么办法呢?」
「你可以来作我的女人啊!就像谦信她们一样,她们不但是英勇又美丽的武
士,同时也是本大爷的女人!你以后就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继续为我效力吧!」
「这……」
「好了啦!别在这啊!那个的!总而言之……本大爷说的算!你就乖乖的听
命令就对了!」
「是……」
虽然萨纳琪亚一头雾水,但也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的,既然身为主人的我都不
计较这件事了,那么身为臣子的她自然也就接受了这件事。
在那之后,我和萨纳琪亚到大浴池去洗澡,同时我也安排比斯凯塔帮她准备
一些女性内衣,想试试看昨晚下的暗示是否有用?
结果十分的顺利,只见比斯凯塔若无其事的穿上了女性内衣,若是平常的她
一定会要求把内衣给换过,很显然性魔法的暗示是非常有用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