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四。缠绵
敏儿看着爹喝得醉茫茫,娘亲一旁叨叨念念说给女婿长笑话,被下人们一左
一右搀扶着的爹,还口里嚷嚷着「再上一醰!我跟女婿还有一大话要讲!」「快
快,把人搀回房里」,坐在身边的敏儿闻着夫婿也带一身浓厚的酒味,却见他神
情气爽,一点也没醉倒的样子;这时,二哥带着二嫂刚进门便有人来报,敏儿高
兴欲起身迎接,却让众人按了下来,只得在坐席上等着哥哥嫂嫂。
「爹、娘我们回来了」
「公公、婆婆」
「用了晚膳了没」娘问着「还没,申时我们便启程回来了」二哥回应着「亲
家那边一切都好吧?」
「是,婆婆,娘家一切都好,就是交待媳妇要好好孝敬公婆」
「好好,你们也累了,给你们留了一桌菜,快回房洗漱好来吃饭」
「是,娘」
「二哥~~~二嫂。」敏儿甜甜的唤了一声
「敏儿,让二哥看看你」二哥寻声看见回来的妹妹及妹婿「小舅子」
「等等再叙吧,娘让他们俩住上一晚,我看你们一路来回也累了」
二嫂也看见敏儿,心里很是欢喜,敏儿出嫁前与她总有磕不完的牙话题,今
日见到她何嚐不开心,但见她身怀六甲的模样,不禁也暗上了神色,点头招呼了
声,便与二哥回房。
————————————
月光下,回到了自个儿家里,从小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花花草草,敏儿伴着
严丰臂弯走在布满盛开的樱花林,这是她爹为她出生那年而植下的樱花。
「酒散了没?」
「娘子莫要耽心,我酒量好着,再来个几醰也不是问题」
「看不出来夫君这么能喝」
「逢场作戏总是有的,有时在外身不由己,久来酒量也变大了许多」
「我爹也真是,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喝这么多」
「老丈人是开心看你回家里来」
「我也想家了」敏儿一听微笑着,转身抱在严丰怀里,像是想告诉他她有多
想家「娘子要是想家,一有空我便带你回来,咱们可以小住个几日」
「这怎么成,哪有嫁出去做人媳妇的还回娘家小住的理,夫君不怕人家笑话」
「只是我的娘子喜欢开心便得」
「我二嫂的娘家就在城外的村庄,一天来回也能在家待上一二时辰,也不见
能时常回去」
「今儿只见到二舅子,大舅子呢」
「我大哥陪大嫂去娘家了,大嫂嫁的远,还有两个小姪儿,我可想他们了!」
「或许明日我们能见上一面」
「恩,夫君~~我们回房吧,冻的手脚都冷了」敏儿赖在严丰怀里,贪着男
子身上的热度「来~~」严丰张臂将敏儿整个圈在怀里,在用大氅将她包的严严
实实的,不让风透了进来
「夫君,是个大火炉!」敏儿娇嗔「你都成冰棒儿了!!」
严丰低头吻了几口敏儿的发额,敏儿吸取他的温暖,感觉美好的抬头与夫君
相吮,吮上了他的下巴,舌尖轻舔夫君微微冒出的刺鬍,再往上舔在夫君的唇沿,
夫君厚厚的唇肉,敏儿小口小口的含在嘴里;因为比严丰矮了一个头,敏儿只好
掂了掂脚才能吮上夫君的厚唇,严丰低头任她肆意在他的唇上亲吻,怕她掂了脚
累着身子,也低了头尽情的享受娘子的主动。
「别抬头~~你~~~」严丰调皮的在敏儿吮他唇吮的起劲时略微抬头,让
敏儿一时吮空发嗔着「娘子好香,你的唇、你的舌真是柔软」
「低下头,勾不着你~~」敏儿索讨着
敏儿再次吮在夫君的嘴唇,湿湿滑滑,再加上娘子唇肉温热的触感,使得严
丰忍俊不住将舌探入她的小口,在她的的小嘴里肆意的搅动,舔弄小嘴里的牙肉;
敏儿被夫君的反攻为主,加上夫君的唇舌在她嘴里的舔弄,引得她周身发颤,两
手环抱住夫君的颈间;严丰更是大口大口吸取敏儿唇舌间的馨香,只见樱花小唇
被他吸吮的又红又肿,就在敏儿被吮快要缓不上气时,严丰才放了娇红欲滴的口
唇,伸舌舔弄敏儿的上唇,吻她的双颊,亲囓着敏儿带着红潮的耳垂,似咬似舔
的在敏儿耳边吹气,引得怀里的人儿早已站不住脚,全身无助地发颤,摊挂在他
身上,严丰在娘子耳边吹上一口气,细声地说:「咱们回房吧,为夫想抽干娘子
的身子,想听敏儿的呻吟声」
「夫。。夫。。。君。。。。。」敏儿早已被吮得情动无力,加上夫君在耳
边诉说着羞人的字句。
严丰知道怀里的人儿早失了力气,脱了了大氅将敏儿周身包了个紧实,便一
把将她撗抱,往前走去,走没几步,只听敏儿羞怯怯地说:「夫君~这边是爹娘
的住所,我的闺房在这一头!」敏儿拍了夫君胸膛,指向另一路。
初二这夜小俩口就这么甜蜜蜜的走回屋里。
回到屋中,严丰将她抱上床后,先用锦被将她包的紧紧的,就唤了仆人抬上
一大桶热水,不只洗去身上的酣厚酒味,也抱着娘子一同泡澡。
严丰从身后抱着娘子,两手搭覆在娘子的两乳上,一手捞起水淋在娘子玉乳
上,一手状似在帮她擦洗,实则是逗玩着娘子的乳晕,因发孕的关系,娘子的乳
晕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因年岁尚小,两乳如小肉子包般娇小而可爱,一手即可将
之包覆,渐日见她两乳不仅胀大了不少,像塞满了肉馅爆出,乳房上的小荳,原
本粉色带红,像肉包上点上一颗小红点一样,也渐渐向外化开来,转为带深的肤
色,严丰拇指饶着娘子的乳晕划圈,感受着奶头上的突起,一手又不停地的浇上
热水,怀里的人儿舒服的闭着眼后靠在他胸前,从下而看,此时已看不见她腿间
交叉处的风光,被她隆起的肚腹所挡。
淋水的手停下动作,向下爱抚人儿的腿间,搓揉着沾湿的细毛,因为看不见,
严丰只能感受着娘子自成亲后,日渐长出的细毛,成亲那时只有几根细毛遮掩着
两瓣唇肉,渐渐地,冒出细细短短地耻毛,现在就像花儿边的小草丛,而腿间的
小花早已盛开,已不是含苞待开的模样,有时挑逗着娘子情动欲时,小花儿会像
盛开一般迎接着他的进入。日夜看着娘子体态的变化。
「夫君~~」敏儿泡在澡桶里舒服的闭眼休憩,因夫君手的探入,伸手止住
夫君更深的探进。
「不喜欢吗?」夫君的声音传耳盼传来「喜欢~」她羞红了脸却老实地回答
「那为什阻止夫君滑进娘子的花穴」夫君似乎不停地的在她耳边细声吹气,惹得
她今日老是发颤着身子「。。。」她说不出口,女子总是有女子的矜持
「阿!」她的夫君见她不言,伸出一指刺进了她的腿间,受到刺激,她惊呼
一声「真好听」
夫君在她耳边吹着气,她紧张伸手覆在就要燃烧起来的耳根,夫君张嘴咬着
她覆在耳上的手,她闭上了眼向后靠在她的男人身上,张开了腿任由那根指头在
她的穴口进进出出,她渐渐气喘嘘嘘,花穴突地紧缩了一下、又缩了一下,花穴
将她男人的指头住吸吮,就像她的夫君吸吮她的唇舌一样。
她知道她的夫君满足且享受、观赏她的反应,敏儿很是害羞,恼海里浮现婆
婆说要在房事上避着点,娘说不急在一时,来日方长,她知道她要护住肚里的胎
儿,可是她还是贪恋着夫君的爱抚,及夫君在她身上所做的事。
「水凉了~」夫君轻声说了一句,便起身走下澡桶,看着夫君光裸上身,夫
君的壮硕臂膀,结实的胸膛,看着夫君拿起布巾擦去身上的水珠,往下将跨间湿
绒绒结成一团的发毛净乾,布巾划过夫君跨间坚挺的阳具,看着阳具在她眼前跳
动,她红着脸又不转开头,趴在澡桶边缘看着她的夫君净乾一身水珠,再看他将
布巾随手一扔,拿起挂在架上另一条布巾,挺着粗壮的阳具向她走来,她抬眼看
向她的男人,期待他的拥抱,她张臂而伸,落入他的怀抱,大巾一圈便将她打横
抱起,走向她出嫁前的香闺。
她的娘亲忧心她身子着凉,从早便将屋里烧的热哄,直到此时,沐浴后被热
水浸红了双颊,也让屋里的热气暖足了身子,就是光裸着身也不会感到半点凉意。
她倚伏在床上,任由夫君坐在身侧帮擦拭她的身子,她调皮将折叠整齐的锦
被扯了一角覆在夫君的跨间,其实她还是很害羞看到夫君的阳具,夫君见状露了
一笑,也遂其心意,低头吻上她的唇,又像方才在樱花林时在她的口里肆夺,强
迫她吮住他探入舌,又撬开她的小口将舌直直探入,像要深入她的喉龙深处,舌
尖在喉龙深处勾挑着,她欲欲作噁时,夫君又放了她,转而轻舔她的小唇,他欲
擒故纵,使得她被舔得心乱如麻时,在夫君的刻意退开,本能的仰头向前环住夫
君的颈项,向他索求更多的欢愉。
她两眼迷情看着夫君放开她,将床边的锦被垫在她的肚腹下,又将枕靠放在
身前让她挨着,此时她用跪伏的姿态展现夫君眼前,她露着光洁的背脊,跪伏之
姿在枕靠上,向上翘起的肉臀,她的夫君沿着她的颈,来回抚摸,她感到一阵电
流,从夫君的手,由颈、两乳间、孅腰、在到臀肉,直窜她的腿间的花穴,她眉
眼如丝轻声气喘,跪着的脚指头被刺激地不住颤抖弯曲着,夫君好像很满意她的
身躯。
她的夫君在她耳边说:「娘子的花穴如瀑布一般」
她知道!她能感受到在夫君的抚摸下,她的腿间缓缓流下一丝丝淫水,向下
流到她的腿膝,她能感受到那阵冰凉。
她的夫君在她耳边说:「娘子的汁液真是可口」
她知道!因为夫君沿着她腿根,由下细细的一口口吸吮到她的腿心,到达腿
心深处时,又探入唇舌挑弄着她的花穴,深浅不一的进出她的花穴,又或紧紧吸
住花穴,似要将花穴涓涓流出的水吸尽一样,她到方才的冰凉已转为帜热,她发
颤着双腿。
她的夫君双手扶着她身子,确定没有压迫到肚腹,再将她身下垫的锦被靠拢,
她知道她夫君将要做的事,而她也期待着夫君的贯入,她配合的抬高了双臀,也
小心翼翼的护住隆起的肚子,一手撑在锦被上,一手护在腰间,她做好了迎接的
准备,她回首看向身后夫君。
她看见她夫君站在床榻上,微屈双膝摆下身将跨间抵在她的腿心,再看她的
夫君一手抓着他粗硬的阳具,廝磨着她的花口,轻轻摆腰一顶,她感受到腿间被
刺了一物随后又退开,复又回到廝磨,她的肉穴口不停地泯出涓涓淫水,随后又
是一刺,她以为她夫君就要插进她的身子里了,结果夫君又将粗硬的阳具退了出
去,继续的廝磨。
她失望的趴回枕上,闭上眼感受着腿间的磨擦,她夫君的阳具在她花穴口划
圈,左三圈,右二圈,又不时的左突右刺翻动着她的肉唇,再轻刺入体,她失声
一呻吟「哦~哦~」,随后又退出她的花穴,她再不能忍,抬头再望向她的夫君。
他,站在床上,像高耸的山峯,而她就像山峰下的花间瀑布。
夫君在她回首的时候,将阳具不停地在她花穴口抖动,快速磨擦着她的穴口,
流下了更多晶莹的水珠,她再次不能忍的趴在枕靠上,张嘴咬在枕上,唔唔噎噎
的低呜出声,她的夫君站在床上跨开两腿,将其间的阳具抵靠在她的花穴间,弯
下身环抱住她的身子覆在她的身上,却不施加重量在她身上,伸进大掌或重或轻
地搓弄她两只玉乳,阳具则在身后抵住她的花穴口,她一缩一缩的吮着夫君的阳
具。
她转首看向低伏埋在她颈后的夫君,而她在夫君又在她的耳边说:「为夫要
插进了」
夫君还未说完,花穴便被夫君深深的贯入,插入时的疼痛,让她微张小口迷
眼吟哦「哦~」「哦~哦」,夫君贴伏着她的身躯,插入后便缓慢的律动起来,
她感受到些微胀痛,她知道她还太小无法完全接纳她夫君的全部,可是她忍着初
插进的不适,她贪恋夫君的阳具一进一出磨擦她的肉穴。
「瞧娘子陶醉着,很舒坦吗」夫君说着「哦~~哦~~~」她不想说话,只
想感受现下夫君在她身子的贯进贯出
她不禁想到,男女间这般美好的交合,二嫂如何不能领略箇中之味,还记得
刚嫁过府那时,日夜被折腾地腰间又酸,腿间又疼的出不了房门,她的夫君也在
她的身子里狠抽百插,亳不留情地在她身上发泄,夫君也温语轻哄着她与他交合,
更何况在她有孕后,少了强劲霸道,就像此时,夫君缓插入体,随着着夫君的阳
具进出,也带动她肚腹里的动静,撞击进了花心,舒麻电体也让她心神荡样,夫
君爱抚着自己的两乳、身子,时不时的吻上她的小口,想来她都觉得再美好不过
的事。
她闭眼感受夫君的恩爱,恼海浮现了今白日里看见的画面,早已泛了红潮的
身子,现下又更红了,她与她的夫君正行着那样子的事,如同白日里看见的,而
她正感受着妙不可言的男女交欢。
渐渐的当她达到了最大的欢愉时,她的夫君便将他的所有喷洒在她的身子里,
满足地退出她的身子,为她净身擦拭,她今日累极了,无力起床帮她的夫君擦拭,
夫君也体贴的帮她罩上一件里衣,再拉拢了锦被,让她躺在床上稍做休憩。
她还娇喘着,夫君回到她的身边将她搂进怀里,她睡意矇矇却又不忘口里说
着。
「夫君。。娘说行房的事让我避着些,夫君,咱们。。。」她暖语小声说着
「好,睡吧」她的夫君环臂抱着她,一手又不老实覆在她的臀肉处爱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