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五。二哥二嫂
大年初三,在一处漂着花香的院落里,有一对男女交颈而眠,男子苏醒过来,
眼前见陌生的饰物,身下的床板似乎仅适合女子卧躺,躺在其中的他显得床的窄
小,再抬眼一见,两旁的床柱雕刻着精緻的芙蓉花,伴着小鸟儿、蝴蝶点缀其中,
他起身坐在床沿,回首伸手将锦被覆盖在还沉睡着的女子,他拉开垂落的粉色纱
漫,随手挂在床柱上的铜勾,前方的屏风雕刻着一只彩凤,精緻典雅;床的外侧
有一踏板,上头摆着一双绣花布鞋,还有一双男子粗犷大鞋。
再抬头四处一看,浅色的帷幔、床褥、锦被,床边的坐几上也是一只织绣着
花绒坐垫,房里的摆饰不多,衣柜上还有几个香囊,有的香囊垂挂在衣柜上,男
子下床,伸手打开其中一个衣柜,里面还叠放一些日常衣物,散发着一股淡淡的
清香,就像床上女子的香味一样,搁在妆枱上的胭脂,应是她出嫁前使用后来留
在家中的,这里也放着几个香囊,真是奇怪,在家中怎不见她有摆放这些东西,
绕过屏风再走到另一侧,有一桌案,男子随手翻了几本架上,大约都是教育女子
的繁文缛节,像女诫。。。遵守三从四德的书藉,养在深闺的女子,从父、从夫、
从子,出嫁后以夫为天,孝敬公婆,为夫家生儿育女。。诸如此类的内容。
看着这一室,男子心想对床上的女子又有更深了一层认识。
外头听见屋里的动静,悄声问着;「姑爷、小姐醒了吗?」
严丰推开门,看见是两个丫环「给姑爷请安」
「你家小姐还在睡,别吵醒了她,你们轻点手脚,屋里再添些火炉进来,也
让人先备着热水」
他随意的接受两个丫环在一旁侍候洗漱,之后才踏出院落,往主厅走去向丈
人、丈母娘请安。
————————————————————
走在路上,看见昨夜里的樱花林,在白日里又有另一种风景,想他娘子在闺
中得到的疼爱。
严丰恭敬给丈人、丈母娘请安,二老见他一人前来,知是女儿还在熟睡,也
不多说,让女婿入坐。而丈人宿酒未解,看到女婿前来倒也欢喜,遂跟女婿有一
搭没一搭的聊着,正说着话,外头有仆人来报,说是二少爷那又闹了起来。
敏儿的娘一听便动了气,留下严丰便往二儿子房里去。
原来昨天彩霞回娘家哭诉,婆婆给他夫婿填房的事,使得瑞明被亲家丈人怒
骂了一番,回到家中不便发作,回屋后便丢了彩霞一人,夜宿在其中一名填房的
屋里。
「休了你也罢,你这泼妇!」瑞明大掌拍在桌上,吓了一干下人们
原来彩霞不甘夫婿被人抢去,又见一早那女子得意的在她面前说,二少爷昨
夜睡在了她的房里,昨夜又是怎么如何与二少爷交欢,说身子被二少爷操的酥软
如麻,得了少爷的滋润,美滋滋在她面前显摆,彩霞气不过一掌便打了过去。
二少爷-瑞明的两名填房,不过是敏儿的娘在丫头间挑出清白身子的丫头,
摆在了儿子房里,这填房也只是一时得意,在她与另一名女子被指为二少爷的填
房那时,二少爷其实很少到她们的房里过夜,甚至她还怀疑另一名填房如今尚未
被少爷破身。而她能得到二少爷的雨露,也是老夫人使了手段强逼二少爷与她合
房,二少爷才与她交欢,也只待过一、二晚,便不曾再到她的屋里。
怎知昨夜二少爷喝的醉醺醺就闯进了她的房间,一句话也没说,三两下便撕
扯她的衣裳,粗鲁的她强压在床上,一个压身就欺在她身上,不停地抽干她的身
子,如同被强干了一番,事后二少爷未有一字半句,倒头就在床上呼呼大睡,留
下她满身创痛,腿间留有男女交合后二少爷喷洒的淫腻,身上还挂着一半被撕毁
的衣裳。
她交腿坐在床上,哭了一夜直到天明才窝倒在床的角落睡去,恍惚间听见房
外夫人的声音,她挣扎起身,赶紧换了一身衣服,洗漱好出来,一出来便被夫人
责问:「好阿!仗着少爷恩露於你,这么久才出来,你凭什么勾引瑞明到你房里,
你这下流的贱胚子!」。。。等等话语
她心里苦楚,根本不是夫人口中说的那样,但确实也得了二少爷的一夜恩露,
便厚着脸皮不甘势弱地回嘴说着,二少爷昨夜是怎么疼她,是怎么恩爱交好,又
说什么二少爷要让她怀上孩子,扶上正室。
彩霞一听气的不行,甩了她一巴掌,偏刚好二少爷从填房的屋里出来,看到
这一幕。便骂她:「泼妇!」
瑞明连带将那名填房也甩到了一边,打上了一巴掌,想也知道她刚才的话都
让二少爷听了去,羞红了脸又气又愤哭了起来。
此一动静早吓坏了随侍在旁的下人,便有人赶忙到主厅禀告老夫人。
等敏儿的娘赶到时,就只看到二儿子坐在屋里大掌一拍,说要休妻。
「你们这是!!这是!」瑞明见惊动了娘亲,起身扶了娘亲在屋里坐下
「娘,我要休妻,这泼妇赶她家去省事」
「婆婆,我。。我。。。」彩霞哭噎不已
「俩口子这一清早是闹什么?!」敏儿的娘不解地问
「她昨儿个不仅回娘家向亲家哭诉,又说我不知疼惜她,又纳了填房,儿子
遭到丈人好一顿责难」
「什么?!」
「我我。。我只是跟娘说瑞明有了填房,怎么知道娘会跟爹说,又。。呜呜」
彩霞又哭了起来「我说二媳妇,你夫婿的填房是我给放的,你要是不满可以来跟
我说,怎么回家去哭诉」
「我我。。。。」
「你嫁进来已有二年,腹中迟迟无消息,为了子嗣着想,我还想给我儿子纳
妾!填房只是给你留点面子」
彩霞一听,除了哭再不敢说什么,她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她不愿意
夫婿行房,她也不是不愿意,只是心生恐惧,每每瑞明侵入她身子时,感到的无
比的疼痛,便不愿承欢在夫婿身下,说什么也不愿意。
而她的夫婿在房里也百般讨好,处处让着她,她也就学了一手服侍夫婿的法
子,哪知道。。。
婆婆会放了两个丫头在他房里,时常提醒着要瑞明到两名填房的屋里过夜。
「二媳妇,我也跟你说了许多,若是你一再想不通,谁都助不了你」敏儿的
娘看此情形,摇头叹气说
「娘,这泼妇跟她没话讲了,哪个女子像她这样动手动脚的」
「是那丫头太放肆了!说要怀上孩子让夫君扶做正室,我。。我。。。气不
过才打了她」
「再放肆也是你造的因!婆婆同你说过几次,夫婿夜里要怎么着你就要受着,
可你呢?!」
「娘~她即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就是休了再娶,我是不愿再忍她了」
瑞明也对彩霞夜里百般推拒感到厌烦,好言宽慰柔语说尽,看身下的人一把
眼泪一把鼻涕,瑞明也失了交欢的劲!
他也是个血性男子,见她次次推拒,强硬逼她就范,板过她的身子强行进入,
这夜里也是想有个女子能在他身下暖语求欢,让他解解欲火,哪知她不愿就范,
倒愿意用口帮他舒解欲火,他也就忍了;等着相处时日长了,彩霞点头愿意,后
来娘总提怀子的事,他只有强逼她就范,就是将阳精射入她的身子里,怀上孩子
就好,也每每在事后宽慰她几句,俩口子间也因为这样的相处,彩霞夜里怕他,
日里也显冷淡。
房事不顺让他在白天日行事相当不顺,好几回假藉应酬之便,跑到窑子里找
女人发泄。
如今又闹上这事,她已犯了七出中的「无子」、「善妒」,休了她刚好而已,
瑞明心下一狠便打定了主意。
想必娘亲也会同意,到时再寻另一门亲娶别的女子,或是先纳妾,有了身孕
扶正也成。两个填房身份低不适合扶正,留着倒是无妨,之前碍着彩霞的面子,
又希望夫妻间能合合美美的,到如今也只与其中一名女子合房。瑞明不是看不出
来那两位被放进屋的丫头,是多渴求得到他的雨露,得个一子半女的便能享一生
无忧。
「夫君,夫君,您原谅我吧,我改,我会尽到做妻子的本份,求您再给我一
次机会」彩霞吓坏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只求她的夫婿不要休了她。
「哎,瑞明呀,这几日你就到那两个丫头那过夜,让彩霞在屋里好好想想」
敏儿的娘终是劝合不劝离。
「娘!」
「听娘的,况且你俩成婚二年多,除了这事我看你们相处的甚好,就给二媳
妇一次机会」
「谢谢婆婆,谢谢婆婆,夫君求您答应吧,我会好好做的」
「唉!随你们吧,大过年的真是秽气!」说罢便离了屋,只留了娘跟彩霞
「孩子起来吧,你要好生反省,婆婆跟你说过的话不会错,夜里忍忍就过了」
「媳妇会谨记在心」
「这世上哪个女子不是这样侍候着夫婿!我瞧瑞明待你很好」
「是,夫君一向待我极好」
「这就对了,问题在你,我那孩子我怎不知,裤档不就个把大,不痛的,是
你心里做祟」
「。。。。」
「也别嘴里喊疼阿、痛的,男人禁不起女人这般模样,等失了劲便不愿再欺
到你身上」
「。。。。」
「婆婆跟你说,迎合着瑞明点,两腿儿张的开开,接纳着瑞明进入你的身子,
痛了死命撺住被褥,不然就吟哦出声,不喊疼,不推开瑞明就行」
「是,婆婆,彩霞记下了」彩霞听着红了脸
「唉,婆婆是为了你好,放下害怕,这日子久了,你也能嚐尽男女交欢的滋
味」
说完,敏儿的娘就吩咐让人看着彩霞,又差人将那个口无遮拦的丫头关在屋
内,罚她二个月不许出房门半步。
走出二儿子的住屋深叹了口气,想着女儿与女婿房事的圆满,她心甚宽慰;
但想到二儿子这边,只怕这事没这么容易了结。
————————————————————————-
在屋里睡醒的敏儿,得了一夜滋润,加上回到了娘家,气色显得相当好。
夫君又早早让人备下了热水,她醒来后便让人在屋里直接置了澡桶,洗去欢
爱后的粘腻,将身子浸在热水里心神舒坦,适巧夫君(是得了讯?还是心有灵悉?)
也回到屋中,坐在澡桶旁帮她按捏着身子,俩人在她的香闺里,你一句我一句的
说着话;她的夫君缠着她问,问她儿时,问她闺中之事,她也一一回覆,不时能
听见俩人的笑声,连在屋外候着的丫头们听得房里的说话声,即羞红了脸也羨慕
不已,各各心道小姐嫁了个好夫婿。
再见过二哥后,原想找二嫂说上几句话,却听说二嫂嫂昨夜染了风寒,怕过
了病气;而大哥大嫂是见不着面了,敏儿无法,只好拜别了爹、娘及二哥,娘又
开始叨念着要她注意这个、注意那个,要仔细她的宝贝外孙,千万别淘气,凡事
多听夫婿的话,孝敬公婆。。。。。。
听得敏儿只想赶紧上车打道回严府,但严丰却在一旁细心听着,一一记下,
要丈人、丈母娘莫要担心敏儿,他会照顾好敏儿的,於是两人才坐上来时的车轿
启程回严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