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勒底的淫堕——赝作篇】(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师匠,仓库的能力是有极限的。」
「我啊,从短暂的从者人生之中学到一件事……」
「越是玩弄小聪明,就越会发现仓库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无论如何都没办
法和混沌恶一较高下……」
「除非超越仓库。」
「……您到底想说什么?」
「我不当仓管啦,师匠!!」
看着眼前的主人像个孩子一样的拍桌而起,哈哈狂笑个不停的模样,斯卡哈
和Lily互相对视的一眼,闹不明白眼前的主人在高兴个什么。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之前说起。
御主咕哒子从监狱塔之中醒过来之后,似乎变得忧心忡忡,考虑起了很久以
后的事情。
这一次,据监狱塔中的岩窟王所说,是因为魔术王的诅咒,才让咕哒子的灵
魂落入到监狱塔之中,要是不能逃离监狱塔的话,咕哒子的灵魂就会被监狱塔所
囚禁,也就意味着——咕哒子在迦勒底之中的肉身将会迎来死亡。
这一次算是侥幸,咕哒子在岩窟王的帮助下逃离了监狱塔,而为了避免自己
再度被这种诅咒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咕哒子把贞德从仓库里拉了出来。
「我要锻炼一下我在梦境中的能力。那个,贞德啊,我记得你还有幕间本没
打完——不不不,我说的是,上次我们似乎也是跑到了你的梦中对吧,这一次能
不能再去玩……不对,我的意思是去锻炼自己一次?」
斯卡哈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贞德,完全是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锻炼??那个混沌恶居然还会需要锻炼?那个岩窟王是谁?最以」Ave
nger「而著名的英灵!单论实力的话很可能还在我之上!这么强的英灵,即
便是真的放水了好了,都生生被她手撕之后绑来迦勒底了!!这么可怕的混沌恶
,居然还会需要锻炼吗??她是想在梦中和什么敌人对抗啊?魔术王吗???」
虽然是这样抱怨,但是为了不招惹咕哒子不必要的怀疑,贞德还是忍气吞声
干活了起来,和咕哒子一同,第二次前往自己的梦境世界。
结果回来之后,咕哒子尚且不谈,贞德她反倒变得奇怪起来了啊!
「哼哼哼,果然,梦境里才是最能锻炼人的地方啊!我不做仓管啦!!我加
强啦不用做仓管啦啦啦啦!!」
眼看着贞德已经变得有些疯癫的样子,斯卡哈犹豫良久,才大著胆子的说了
几句:
「那个,主人?虽然和御主经过梦境的历练之后,您在挥舞旗帜释放宝具的
时候,不会再陷入不能动弹的尴尬境地,反倒还能驱散同伴的不良状态,这是个
很大的加强没错,御主估计也不可能再让您来看守仓库——」
「可是,那也是Ruler职介的您才获得的增强啊?」
听到斯卡哈这样说,贞德似乎微微僵硬的愣了一下。
看她这副样子,斯卡哈叹了口气,继续往下说着:
「您看,您果然是没注意到吧,现在的您,已经是决定要向御主进行复仇的
」Avenger「职介的贞德大人,除非您想放弃现在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力
量,不然的话,您是没办法继续使用Ruler职介的能力的。毕竟,这里不是
梦境世界,您现在的灵基和能力,毫无疑问是Avenger职介。」
「……」
贞德的脸色似乎有些涨红起来。
「闭嘴!」
「……」
斯卡哈识趣的没再说话。
贞德恨恨的跺了跺脚,「你到底会不会看气氛啊,我好不容易迎来一次大加
强,你非要说什么」白贞不如黑贞「这种话……是,我承认就算是Ruler职
介的我,比起现在这个我来说还要弱一点,但是——我高兴就是高兴啊!」
「不用再当仓管的这份心情,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她握紧了拳头。
显而易见,「仓管」这个词,对她来说,意味着过于惨痛的回忆。
这不是因为这样,她也不会在漫长的仓管生涯中发疯,从一个纯洁无暇的圣
女堕落成如今漆黑的复仇者。
这份心情,常年和御主在外征战的斯卡哈,肯定是理解不了的。
「总之,我不会想要当仓管了。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出仓库。」
贞德双手交叉,冷冷的说着。
斯卡哈继续说着:「那么,主人,这其中就有一件事情很关键了。既然御主
不想再让您当仓管,也就意味着御主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很需要身为Ruler职
介的主人您的助力。」
「可现在的您,只能在较弱的Ruler和较强的Avenger职介中选
择一个。没有摇摆的空间了。要是到时候您拿不出属于Ruler的能力的话,
我们的计划很有可能会穿帮。」
不只是斯卡哈,就连一旁的Lily也是这么觉得。
要是主人选择了将自己洗白为Ruler职介,那也就意味着那个纯白无暇
的圣女再临,属于Avenger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
「关于这个,我有自己的考量。」
贞德低叹了一声。
或许是有些不情愿吧,她拍了拍手,朝着身后的黑暗中喊了一声。
「出来吧,无聊的圣女大人。」
「!?」
大出乎斯卡哈和Lily意料的,从那片黑暗中,盈盈走出一个曼妙的女性
身影。
洁白的圣女服饰,战斗用的白色盔甲,及腰的金色长发与湛蓝如宝石一般的
瞳孔,以及,那已经有如标志一般的旗帜——
「初次见面,两位,我是Servant,Ruler——贞德,能够与您
见面真是太好了!」
从那里出来的,不管是衣装、样貌、气质,那份和善的笑容,一切的一切,
都和斯卡哈她们印象之中的圣女贞德一模一样。
她和眼前黑衣服的贞德站在一起,除了黑白的色差以外,几乎毫无差别。
如果,把这个白衣服的贞德摆出去的话,毫无疑问,所有人都会相信她就是
真正的圣女贞德。
「当然的吧,毕竟,」我「就是」我「啊,想要捏出一个赝作来的话,当然
能够捏的完美无瑕吧。」
黑贞似乎有些不情愿和这个白贞站在一起一样,往旁边挪开了两步。
不过,那位白贞脸上那副浅浅的笑容不改,也是自然的动了两步,依旧让自
己保持着和黑贞的亲密。
「唔!!都说了你给我站远一点,靠得这么近你是想被我烧成灰吗!」
黑贞大声的咆哮着。
「如果这是您的愿望的话,那么请便。」
白贞依旧微笑,「我是因为您的愿望而诞生的,因为您的愿望而消亡,也是
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如果您并不想烧死我的话,那么,和您保持亲密,就是我自己私心
的愿望了。」
「切,和我以前一样烦人,这一点倒是一点都没变啊。」
黑贞似乎是有些不耐烦。
而趁着她们两人对话的空隙,Lily适时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主人,您刚才说,」赝作「?」
她歪了歪脑袋看着白贞,「这位贞德小姐,是假的么?」
「对,假的,属于」赝作「的贞德。」
黑贞点了点头,「我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属于以前Ruler职介的能力全
部剥离了出来,连带着这一次的加强一并,用仓库里的材料和圣杯制成了一个新
的灵基,也就是这个白色的贞德。」
「以后,御主需要用到Ruler阶的贞德的时候,就是她出场的时候,而
我,以后将作为Avenger职介的从者,也会正式的,堂堂正正加入到迦勒
底之中!」
「!!」
这个消息,可谓是原地惊雷。
「主人,您说您要正式加入到迦勒底?」
「对,我现在已经无法伪装成Ruler了,再将自己伪装起来也没有意义
,倒不如堂堂正正的在迦勒底之中大闹一番。进入到迦勒底的系统中,再来展开
我的手脚。」
黑贞冷哼,「具体来说的话就是,」赝作英灵「计划。」
「……?」
「曾经,在吉尔的愿望下,曾经诞生出一个Alter的我。那个贞德Al
ter,是真正贞德的赝作,没有真正的灵基,只是像个幽灵,像个碎片一样徘
徊于各个特异点。」
「我找到了她,并且,和她融合了。再将自己身上圣女的一面完全剥离之后
,现在的我毫无疑问是贞德Alter。」
「所以现在,存在两个贞德,都是具有完整灵基的从者,一个是我,另一个
就是她,你们面前的这个贞德。」
「只不过区别是,我才是真品,这个白色的贞德是赝品。」
「但是,迦勒底的其他人却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就是属于我的机会了。」
黑贞打了个响指。
「借由圣杯的力量,制造出成吨的赝作英灵在迦勒底大闹,然后实际上是真
品的我,顺着赝作的东风,名正言顺的加入到迦勒底之中。这样,她们就不会对
我的来历起疑心了。」
「毕竟,她们也曾经见到过贞德Alter,知道有贞德Alter这么一
个,正在努力提高自己灵基的赝品英灵存在。而且,」真正的「圣女贞德现在还
在仓库之中,她们绝对不可能怀疑到我身上来。」
「这样的话,以后,在迦勒底之中,我就有著名正言顺的身份了,不用再伪
装成之前Ruler的模样。而且,Ruler职介的圣女也在我的控制中,随
时可以利用起来。」
「那么,就这么定了!为了让我加入到迦勒底之中的,」赝作英灵「计划,
正式展开!」
打发走了斯卡哈两人之后,黑贞神色复杂的转回头来,凝视着眼前,依旧微
笑着的白贞。
此时的她,宛如一个机械那样的微笑,虽然美丽,但是却没有什么生气。
其实,有些事情,黑贞并没有和斯卡哈她们说。
要是仅仅是自己想要,给自己加入到迦勒底之中找一个合适借口的话,用不
着这么麻烦。
但是,要给这个伪造的白贞注入真正的「内容」,却不会这么简单。
「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明明,作为纯洁的圣女,不会有黑暗面的我,现在
变成了这幅贞德Alter的模样。反倒是,剥离出来的我的光明面,却缺失了
一些东西。」
「这是、为什么呢?」
她抚摸着白贞那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的面庞。
到底,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
···
「哼,感觉到了Saber的气息,全部打倒!」
伪美术馆·冬宫。
对于迦勒底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在迦勒底之门中出现的类似于特异点的
奇怪地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反正又是哪个闲得无聊的家伙,在拿着圣杯作恶吧。真是的,就没人想打
一场正常的圣杯战争么?」
by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C妈。
总之虽然有多多的抱怨,但是既然这些奇怪的地方已经威胁到了迦勒底的正
常秩序,各位从者也只能打起精神来将这些奇怪的威胁给排除出去了。
而且这一次,因为赝作的存在让达芬奇亲感到震怒,所以战斗得来的战利品
还能去达芬奇的商店里换取奖励,更进一步的激励了包括御主咕哒子在内的个人
激情。
「注意、注意!我们的底线是五百池的执着,次要目标是千心菩萨,跟我一
起上啊!!!」
好在,咕哒子似乎对诸葛孔明很有兴趣,一直持续要诸葛孔明在敌我双方加
班,在一个叫做「术本」的地方打地铺,所以并没有把太多的目光放在别的地方

虽然自己是最强的Saber,但是女主角X对术本存在的电子书并没有太
多兴趣,于是,拉着自己的弟子Lily,跑到了冬宫这里收拾敌人。
「等、等会啊X老师!不管怎么来看,我们都应该去骑本或者枪本,效率会
更高一点吧?跑到冬宫这个剑本里来做什么啊?」
Lily大声地抱怨着。
「没有的事,Lily!」
女主角X义正言辞的说着,「什么骑本我听不懂,这和我们的Saber修
行没有关系!虽然说我们Saber对Lancer职介具有优秀的相性,但是
一味的屠杀Lancer是不利于生态平衡的!比起来,更加重要的是,把除我
们之外的所有Saber都给砍了才最重要!」
这样说着的她,抄起手上的誓约胜利之剑,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那几个有如杂兵的骷髅兵根本不是女主角X的一合之敌,纷纷被她砍成一地
碎骨头。
「喂、喂!!X老师!御主应该说过吧,要注意这些家伙身上的骨头,御主
有用的!」
「啥?骨头?那有什么用?能让我更好的去砍Saber吗?没事的Lil
y,就当这些骷髅身上没有骨头就行啦,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了。」
女主角X笑了一下,指了指另一边,「比起这个,有个大家伙来了,Lil
y你注意点!」
确实是个大家伙。
随着它一步一步的大踏步往这边来,整个博物馆的墙壁、地面都如同是地震
一样震颤。
出现在女主角X和Lily面前的,是整体由岩石所构成的,高达四五米的
巨大怪物,名为「守护者」。
不过,在迦勒底私下,因为这种怪物的攻击方式,众人都是将它戏称为「脚
神」。
「X老师,这个……」
守护者的实力极强,至少,作为一个还很不成熟的从者,Lily很难是守
护者的对手,甚至,一个不小心的话,还可能会被守护者一脚踹死。
女主角X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即便是再怎么严厉的老师,也不会让自己的弟
子去挑战必死的对手。
「没事,交给我来就好,Lily!」
敌人不是可以随便无视的弱鸡,相反,要是和它陷入持久战的话,即便是自
己也可能会在它脚下的怪力下受到重伤。
所以,女主角X没有留手的意思。
「帮我守一下后背,拜托你了,Lily。」
她这样对Lily展露一个美丽的笑容。
随即,脸色变得冷峻下来。
「星光之剑啊,在我手中解放你的真名,无铭——胜利剑!!」
「轰——!!」
解放了全部实力的宝具,一瞬间就将眼前的守护者砍成四段。
即便是强大的守护者,也在女主角X的宝具下饮恨,甚至于,连一招都撑不
过去。
可是,这么大威力的宝具,对于女主角X来说,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负担得
住的。
「哈啊……哈啊……打倒了!果然,我才是最强的Saber!!」
别看女主角还一副在嘴上逞强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解放了宝具的她,已
经变得相当虚弱了。
拄着光芒已经变得稍许黯淡的宝具半跪在地上,想必,要是有敌人现在来袭
的话,X完全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因为御主没在身边,所以宝具的魔力需要自己来提供,刚才的宝具等级魔力
,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自己恢复过来。
在这之前,女主角X就只能这样一幅虚弱的样子,暂且休养了。
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女主角X很相信,像守护者这种大型怪物,整个周围也就只有那么一只,将
它给打倒了的话,别的那些怪物,有Lily在旁边守着,不是需要去担心的事
情。
正好,可以作为对Lily的锻炼……
「X老师,你现在,已经动不了了么?」
出人意料的,Lily的声音,变得稍许压抑起来。
「呃、怎么了吗?Lily?」
X有些奇怪的回问Lily,「刚刚开了宝具,现在暂时有些没力气,所以
,稍微拜托Lily你帮忙守一下周围。我马上就可以恢复过来的。」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呢。」
「……?」
怎么、回事?
等到女主角X察觉到不对,回过头来望向自己背后的Lily的时候——
看见的只是,Lily那诡异的,透有着潮红的笑容。
以及,向着自己的背部,猛打下来的黄金胜利之剑。
「呜啊!」
只来得及发出这样一声惨叫,背后被袭,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女主角
X,就已经被Lily砍倒在了地上。
「Lily!!你——为什么?」
只不过,表情变得有些暧昧起来的Lily,并没有回答X疑惑的意思。
「骷髅兵,如果有人来冬宫这里的话,把她们引到别的地方去,别让她们来
到这里。」
周围的骷髅,像是听懂了Lily的命令一样,那嘎啦嘎啦的骷髅头点了点
,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另一边。
将事情吩咐下去的Lily,这才露出甜美笑容的,看向女主角X那完全不
敢相信的目光。
「好了,现在,就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了哦,X老师
「Lily,你、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这个啊——」
「!?」
「撕拉」一下的,X的蓝色外套拉链被拉了下来,露出了外套之下的,极为
合身的运动服。
看到那身运动服,Lily的呼吸似乎都急促了两分,手上的动作加快起来
,很快的将蓝色的外套丢到了一边。
她有些贪婪的嗅着女主角X那运动服上稍稍有些汗味的味道,嘴角上扬,露
出淫靡的微笑。
「果然,X老师的味道最棒了

「唔,你疯了吗?Lily!快点,放开我啊!」
女主角X挣扎起来,可惜,Lily怎么说也是正常的从者,以她现在的状
态,根本没办法挣脱开Lily的束缚。
更何况——
「不会放开你的哦,X老师,你是我的,一直一直,都是我的!为了得到X
老师,就算是要堕入黑暗我也在所不惜!」
她有些疯狂的喊着。
似乎是在响应她那种疯狂,从这个冬宫的墙壁上,陡然的弹射出一条条触手
,代替了Lily的四肢,将X绑了起来,将她半吊成站起的模样。
「咕!这是什么?」
「主人给我的好东西哦。嘛,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X老师。这些触手
只会好好把X老师绑起来,防止你的反抗,不会对你做进一步的事情的。」
Lily微笑起来,在X的面前蹲了下来。
她鼻子凑近X那被运动裤包裹着的阴部,贪婪的嗅着那一份味道。
而且,只是这样嗅着还不够,手指还不安分的伸到自己的裙下,叽咕叽咕的
,发出淫靡的滋水声音。
「我啊,真的最喜欢X老师你了,仅仅是闻到X老师你的气味,下面就已经
湿了呢。不信的话,给你看看哦,X老师
她略微淫靡的笑着,将那只手伸到女主角X的眼前。
几根手指上,都沾染着淫靡的银色丝线,而且,手指与手指之间,还能清晰
看见链接起来的银丝。
仅仅是这样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是这样一幅淫靡的模样,想必,Lily
现在的小穴之中,早就已经是无比泛滥的场景。
「唔,Lily,你——」
「不要说话,X老师……」
她脸色潮红,眼神充满爱意的对X说着,「你只要安安静静的,成为我的东
西就好了,X老师……」
「!?」
Lily闭上眼睛,伸出自己的香舌,隔着一层运动裤,在X的阴部上舔弄
着。
因为有运动裤的阻隔,所以,X的秘处收到的刺激并不是那么大,可是,这
样隔了一层感受到Lily的舔弄,反倒是感觉更加奇怪了起来。
「嗯、嗯啊
Lily,你别这样,很、很痒的?」
「嗯?不舒服么X老师?那么,这样呢?」
「啊、 啊啊啊!!?」
Lily头埋在X股间吸了一会后,显得有些不满意一样,把X的运动裤脱
了下来,直接舔弄起X的小穴。
可以看到,在运动裤的中间地方,因为Lily的舔弄,已经出现了一块深
湿的痕迹。
裤子被脱下,那敏感的地方被Lily直接进攻,对X来说,这种刺激未免
过大了一点,稍稍发出些苦闷的呻吟。
「啾咕~X老师,你下面也变得有些湿了哦?」
将舌头伸入到小穴之中,肆意品味X美妙之处的Lily自然察觉得到这种
变化。如饥似渴的舔弄着X的肉壁,贪婪的吸吮着从那肉壁上分泌而出的淫液。
那份甘甜,对她来说,宛如是最为美味的至宝。
当然,眼前的至宝,还是需要好好的炮制一下的。
「唔,Lily,你、你对我,干了些什么?」
X似乎被这种肉体上的快乐所刺激,说话之间也开始泛有桃色的喘息,但是
,还是维持住了自己的一份理智,「我以前,可没这么敏感,会被你稍微舔一舔
就发情啊?」
已经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现在的X,已经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发情
」这种下流的词汇。
「X老师你发现了么?」
Lily调皮的笑了笑,甚至还恶作剧一样的向X吐了吐舌头,「上次啦,
上次,X老师你把我的精液全部吞进肚子里去了哦?」
「!!?」
「要是普普通通的精液也就算了,可是啊,X老师你也知道的,女性身上是
不可能长出肉棒来的吧?既然那个时候我因为」诅咒「而变成那样了,所以,我
射出来的精液,当然也是」诅咒「的一部分咯?」
「很可惜,并不像你想的那样,X老师,这一份」诅咒「,是没办法以对魔
力来抵抗的。」
Lily的表情,稍微变得有些兴奋。
「那份」诅咒「,是连灵基都能够改造的,类似于圣杯的黑泥一样的存在哦
,事实上,X老师,你早就,不再是你印象中的那个你了呢——只不过,你一直
以来都没有发现而已。没有发现,你早就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了一个,像Li
ly这样淫荡的人了呢。」
「你说、什么??」
「不相信的话,就给你看看好了,X老师,让你看看现在的自己,到底变成
了什么样子——」
Lily举起手来,手背部指向X。
「发情吧,X老师。」
随着一阵无形的魔力波动,X的眼神慢慢的变化了起来。
虽然极力在对抗一样,但是,她的眼神还是满满的变得软化下来,变得有些
茫然了起来。
等到,她的眼神中再一次出现光芒的时候——
「啊、 啊啊……咿啊啊啊!!!」
被触手绑住的四肢,有些不安份的乱动了起来。
不过,那种动作与其说是挣扎,还不如说是身体因为麻痒而在本能性的动作

连带着,她的嘴角边,也开始浮溢出,甜美的呻吟声。
「Lily、Lily??」
她好像还是保留有一点理智,眼神中还留存着一份不可思议的光芒。
可是,那一点点的理智,在身体中突然暴起的欲望之潮面前,根本就不值一
提。
「嗯嗯,我在听哦,X老师

Lily一边笑着,手指不安分的伸向了X那门户大开的肉穴之中,轻轻地
抚弄了一下。
果然,已经变得很湿了呢。
「能告诉我么,X老师?这几天晚上,X老师你自慰了多少次啊?」
看着Lily那种恶作剧一样的甜美笑容,X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脸上
露出了挣扎的神情。
「两、两次……」
可是最终,即便是声若蚊讷,她也还是乖乖的,回答了Lily的问题。
「什么?我有些听不清楚唉,X老师?」
「每、每天都至少两次啦!!」
XX的脸色变得潮红起来,急促的说着,「虽然,虽然感觉很不好意思。可
是,可是从那天开始,我的身体就变得超奇怪!!只要、只要一想到Lil
y你,一想到你我的身体就开始发情了一样,浑身都没了力气,下面也开始湿了
起来!!更别说、更别说——」
「更别说是,每次这样发情的时候,脑子里总是想起当初,为你口交的时候
,想着你当时的那条肉棒,想着肉棒的火热与粗壮,就变得更加难受了起来!」
虽然,她的手脚被触手绑着,做不出什么别的动作。
但是,仅仅是看她的小穴那里,看着从小穴口中,已经开始向大腿两侧流下
的淫液,就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
「每天,都在想着,想要被Lily你的大肉棒干,淫水都在流个不停!最
后,只能、只能躲在厕所里,幻想着自己被Lily你干的场景,不断的自慰到
高潮!!每天,每天都至少这样四次,才会,才会睡得着!!」
X这样哭泣着,「不然的话,就算是做梦的时候,梦到的都是Lily你干
我的样子,然后,然后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床单都被淫液给染湿了,只能去换洗!

看着自己一向尊敬的师长,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淫乱,这样卑微的模样,L
ily脑中似乎轰得一下就被点燃了。
是的,自己,自己加入主人那一方,想要看到的就是这个!
想要看到X老师娇羞的样子,想要看到X老师她沉迷欲望事后的样子,以及
、以及!想要像现在这样,将X老师实打实的控制在自己手中的样子!
太可爱了、太美丽了,X老师!你这副淫乱的模样,真的是、太美丽了啊!
空气之中,似乎开始弥漫起了一阵百合花的芬香。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也能够看得到,Lily的大腿根部,也有着几缕银色
的水痕顺着大腿往下流着,泛着淫靡的味道。
仅仅是X的那一阵自白,就让Lily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小穴内的淫水,
开了闸一样的往外流。
「X老师,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X老师会变成这样的话,一定是因为
X老师也爱着我的原因。我最喜欢,最喜欢X老师你了!」
Lily兴奋地说着,将自己的白色礼裙褪下。
出人意料的,她在裙下并没有穿任何的内衣。褪下裙子之后,她那对娇小盈
美的鸽乳,因为湿润而变得波光粼粼的少女秘处,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
很美丽,也很淫靡。
再加上,在她秘处的前端,那本该是最为敏感的阴核所在的地方,现在不自
然的胀大了起来,宛如是一条雄壮的肉棒那样,在X面前昂扬着。
「咕!!?」
看见那隐秘的场景,X脸上的挣扎似乎达到了极点一样,单闭起一只眼睛,
挣扎的神色明显。
她现在身体中像是着了火一样,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求着那条肉棒的插入

可是,仅存的理智告诉她不行。要是被那个东西插进来的话,她祖传的直感
告诉他她,自己一定会变得非常奇怪的,可能是,非常非常可怕的那种变化!
而Lily似乎是没看出来X老师的这种挣扎,也或许是,她在解除自己衣
装舒服的同时,她自己心中的欲望也已经控制不住了吧。
「X老师,拜托、拜托你了,请向那天一样,帮我舔舔——为我,口交吧,
X老师!!」
触手像是听懂的Lilyde话一样,在Lily说完后,将X的姿势改换
了一下,将她的脑袋凑向Lily那昂扬的肉棒。
这么近的距离下,只要X稍稍张开嘴巴,就能毫不费力的将肉棒吞入到自己
口中,细心的为Lily舔弄。
只不过,X咬紧了牙关。
仅剩不多的理智,还是制止了自己的冲动。虽然,肉棒的那份炽热的气息扑
鼻而来,差点就冲垮了自己精神的最后防线,将它毫不犹豫的含入口中——不过
还好,自己还是坚持住了。
不能去碰那个东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解除了诅咒,Lily身上却
还带有那个东西。不过毫无疑问,那个东西正是影响了Lily和自己,让两个
人都变得现在这么奇怪的罪魁祸首!
所以,绝对不能向那个东西屈服,要是向这个「诅咒」屈服了的话,那么自
己——
可是,话说回来,真的,好想舔啊?哪怕是,一下下就好……?
「唉
X老师你真没意思。」
眼看着X闭着嘴巴就是不为自己口交的模样,Lily不满的埋怨了一句。
她现在的状态,丝毫不比X好上多少,欲望同样冲昏了自己的脑袋,要是这
种欲望得不到发泄的话,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变成什么奇怪的模样。
既然X老师现在不愿意配合的话,那么,自己就要玩蛮的了!
触手又调换了一个姿势。
先前,是将X整个人往前倾,方便她将Lily的肉棒含入进行口交。
而这一次,则是把X朝后仰,顺带用几条触手,将X的腿部抬了起来。控制
着她那柔嫩的双脚,组成了一个「()」的形状。
「呼呼,X老师,你的脚好美啊,怎么看都看不厌。」
Lily温柔的抚摸着X的大腿——即便是今天,X也穿着一双蓝色的柔滑
丝袜,隔着那层丝袜抚摸大腿的触感极其丰盈美妙,简直让人上瘾一般。
不过,更加美丽的是,X那抬起的双腿,被触手控制着,一对足弓形成了小
穴口的模样,大大的张开着,似乎是在欢迎Lily的插入。
「我不客气了哦,X老师
淫魅的舔了舔嘴角,浑身的欲望再也压抑不住,Lily双手架起X的腿部
,昂扬的肉棒瞄准了X一对足弓组成的足穴,满满的插入了进去。
「唔!」
X闷哼了一声。
她的足部也是相当敏感的地方,虽然是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但是Lily
的肉棒实在是过于炽热了一点,那份热量,游走遍她的每一条神经。让浑身炽烈
的欲望,更加沸腾了起来。
好舒服,这种,两只脚,隔着一层丝袜夹住一条肉棒的触感,真的好舒服!

这种快感已经差点冲毁她的理智了,不得不勉强咬了一下舌尖才维持住自己

而沉迷在这份快乐之中的Lily已经没空去管X的反应了,她现在,宛如
是一头纯粹的野兽那样,按住X的双腿,机械而狂野的做着抽插。
好舒服!好舒服!!X老师的一对丝袜脚真的很舒服!!
射出来!!射出来!!满满的射出来!!把精液射在X老师的脚上,让X老
师染上我的色彩!!
「X老师、X老师!!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啊啊啊啊!!!」
或许是抽插的动作过于激烈了一点,也可能是Lily之前压抑起来的欲望
实在是过于强烈了一点,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抑制不住的爆发——
「啊、啊啊啊!!!」
浑身的理智都像是那些浊白一样的喷射出来,远离了自己一样,一边猛烈的
喷射着,Lily还一边更加猛烈的抽插X的一对丝袜脚穴。
肉棒在喷射的过程中变得更加敏感十倍不止,丝袜传递而来的快感又更进一
步的促进肉棒的爆发。直到射干净为止,像是根本就不会停下来、
由此而来的结果就是,不只是X的丝袜上,因为后仰姿势的原因,X的大腿
上、肚脐上,甚至是X的嘴角边,都因为这阵喷发而挂上了飞溅而来的白浊精液

整个人,仿若被染的一片蓝白。
「呼、呼呼、呼……」
经过这么猛烈的爆发之后,Lily也像是有些支撑不住,将变得有些瘫软
的肉棒从沾满精液的X的双脚上抽出,剧烈的喘息着。
好棒,X老师的身体真的好棒,我还想、还想要更多!!
在Lily这种前所未有的爆发面前,一直勉强维持自己意志的X,心中的
那道长城,也似乎稍稍的崩毁了一个角。
什么味道?好……香……?
她或许都没仔细看吧,仅仅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而已,在一道精液滑到自己
嘴角边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将它舔弄到了自己的口中,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随后就是,理性的彻底坍塌……
「呼呼,先歇会先歇会,这一次玩的太过火了,得稍微休息一下才能再战呢
。」
Lily浑然不觉的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因为过度纵欲而变得有些瘫软的
肉棒。
而随即——
「哈、哈啊……Lily、Lily、给我……给我……」
「……?」
「给我……肉棒!!啊呜……」
X的动作实在是太快。
都没等Lily反应过来,勉强转换了姿势的X,已经是如饿虎一样的向自
己扑来,目标并不是别的,而正是Lily那稍有些瘫软下去的肉棒,大口将它
含入到自己的口中,津津有味的舔舐了起来。
「X老师?」
「哈啊、哈啊……想要、想要肉棒……别的、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
给我肉棒、Lily、拜托你给我肉棒……」
完全是丧失了理智,只想着欲望的模样。
X的双眼迷蒙失神,仿佛只能够看到眼前的肉棒一样,两手捧在肉棒的下端
,将涨红的龟头吞入到口中细细舔弄。
肉棒上刚刚还沾染着的些许精液残留,被她如获美食一样的吞入腹中,不多
时,肉棒就重新恢复了清洁,肉棒的棒身侧处,只看得到X那晶莹迷乱的唾液。
「哈啊、啾咕……咕哈
~好棒啊、Lily……」
她低低的呻吟着,眼中只剩下了那条昂扬的肉棒。
而在X的这种服侍之下,肉棒也是很快的就恢复了精神,迅速的重新站了起
来,恢复了之前那种昂扬的态势。
「好美……好棒啊,Lily……」
X捧着肉棒,低低的欢吟着。
随即,像是再也忍耐不住了一样,转过身去,背对着Lily,两根手指撑
开了自己早已经湿烂不堪的小穴口,将流水的小穴完整无遗的暴露在Lily的
视线之下,发出急促的邀请。
「拜托你,拜托你,Lily……」
已经不用详细明说知道什么了。
Lily会心的笑了笑。
「好吧,既然是X老师你的请求,那么,弟子当然要遵从咯!」
扶住自己的肉棒,颇为挑衅的,在X那湿湿的小穴口磨蹭了几下,看着X更
加显得焦急的可爱模样,Lily轻笑了起来。
「那么,我就进去了哦?X老师?」
「快进来!!快点进来啊Lily!!啊、啊啊啊!!!」
感受到自己紧窄的小穴,因为粗壮物的填入而逐渐被粗暴的撑开,X忍不住
发出了高昂的呻吟。
「进、进来了!!这么粗的肉棒,进、进来了啊啊啊!!」
她高声的欢吟着,身躯微微的动作着,努力去迎合Lily的插入,让自己
能够将那粗壮的肉棒吞得更加深入一点。
「啊啊,X老师!!」
插入进去后,Lily受到的刺激同样也不小,肉棒被四面八方而来的美肉
卖力的夹在中间,那份紧致的被积压的感觉,要不是自己有尽力忍耐的话,恐怕
刚一插进去就会忍不住在X老师紧窄的小穴里射精出来。
用个不适当的比喻的话,可能是个台钳一样的感觉吧。
不只是这种肉棒上传来的紧致感,连带着,因为X小穴内实在是过于湿润,
被肉棒插入后带来的滋水的声音,更是在时刻诱惑Lily,让她就这样在里面
射精出来——
「哈啊、哈啊……X老师、X老师!!」
几乎是动都不敢再动一下,满满的插入到X小穴深处之后,Lily满头大
汗的,只敢稍微的,稍微的挪动自己的动作。一旦动作稍微剧烈,在X那紧致的
小穴中,可能会真的坚持不住缴械。
「嗯、嗯啊啊……Lily、Lily你的肉棒填得我好饱……拜、拜托你
……咿啊啊啊!!!」
花了一阵时间才适应X小穴之中的紧窄,Lily动作起伏稍微变大了一点
,让X迷乱的呻吟起来。
「X老师、你实在、实在是太淫荡了,我好喜欢这样的X老师!!你的小穴
让我感觉好舒服啊X老师!!」
一边在X的小穴中逐渐加快动作的抽插着,Lily一边兴奋的叫着。
「是么?啊……啊啊!!我,我也很喜欢现在变得这么主动的你,Lily
!!」
承受着Lily的抽插,自己内心的欲望却变得越来越炽烈,X也是这样迷
乱的回答Lily。
肉穴紧紧的将Lily的肉棒给夹住,早一秒也好的想要将Lily的精液
榨取出来。想要让滚烫的精液,浇灌在自己湿热的小穴内,填饱子宫那种扭曲到
痉挛的饥饿。
「快、快点!Lily,射精给我,满满的射在我的子宫里,让我怀上你的
孩子,Lily!」
X急切的催促着。
「呼、呼……别这么着急啊X老师,等、等一下,不要、不要这么用力,真
的会被压榨出来的啊X老师!!」
Lily似乎并不像这么快射精,颇为坚持的慢速抽插这眼前的X老师,一
步步的慢慢适应X那小穴的紧窄。
虽然不是最为期待的那种结果,可是,得益于那条肉棒的粗壮和火热,即便
只是这样慢慢的抽插,也还是让X忘我的浪叫了起来。
「嗯、啊啊……舒服!!真的好舒服啊Lily!!我、我快要被Lily
你给玩坏掉了!脑袋、脑袋已经变得没办法思考了啊Lily!!」
她昏昏涨涨的浪叫着,「给我、给我更多!!再大力一点。就算、就算是要
插死我也无所谓,用力,用力的用大肉棒干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X老师、X老师!!我、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如果我以后干不到X老师
你的话,我一定会疯掉的,然后满大街去找人干,直到自己虚脱的那一天为止的
X老师!!」
「我也是、我也是,已经离不开你了Lily!!要是、要是以后没有你的
肉棒来干我的小穴的话,我迟早,也会被自己折磨疯掉,成为一个满脑子只知道
肉棒的荡妇的啊Lily!!!」
情至上头的两人,因为太执着于彼此之间肉体上的快乐,或许没注意到两人
身上的变化。
Lily也好,X也好,两人的小腹上,都是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个紫色的
,子宫形状的淫靡魔力纹路。
区别只是,Lily小腹那里的纹路更加有一点「剑」的形状,而且是白紫
色混搭的色调,而女主角X的身上则是「骷髅头」的形状,颜色上更加偏向蓝紫
色。
而在这两个纹路出现之后,两人似乎也迎来了自己承受的极限一样——
「啊、啊啊!!!!要、要去了啊,X、老师!!」
「全部、全部射进来!!Lily!!让我变得更加奇怪!!让我彻底的变
成你的东西,Lily!!!」
「啊、 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几乎是同时的淫叫起来。
在X的肉穴里,大量的淫液如同泄洪一样奔流而出的同时,Lily那滚烫
而浓稠的精液,也是满满的射进了X的子宫之中。
一波波的浓稠精液,连庞大的子宫都容纳不下一样,顺着子宫口缓缓流出,
将小穴也给充盈,再从小穴中逐渐流出。
这样一份淫靡的场景,被人看到的话,就算是刚刚才射精出来,胯下的肉棒
也会被刺激的再一次的昂扬吧。
可是,不管是Lily,还是女主角X,都已经,没精神去理会那些了。
「啊、啊啊……」
在她们身上,正在产生,更加引人注意的变化。
漆黑的魔力,从两人小腹的淫纹那里爆发出来,这份魔力的量极其庞大与浓
稠,将Lily和X全部包裹了进去。
被一阵漆黑所包裹在里面,看不清其中到底在发生什么,只能够听到,两人
那轻微而又淫靡的呻吟声音。
而等到,那阵黑暗消散殆尽——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那份黑暗被两人的
身体重新吸收回去之后——
「这是、我吗?」
少女低低的看着自己的身姿。
蓝色的外套现在,被染成黑色的同时,变成了一种无袖的,充满着女性魅力
的样式。连带着,她身上的运动服也变得更加短小,肚脐和胸前的私密肌肤,被
一览无遗的暴露了出来。
换做是之前的她,一定会感觉这种服饰过于色情,作为端庄的骑士王,不应
该穿这种暴露的服饰,而应该裹上棉被以示庄重。
而她现在,却是,发抖一样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似乎是在悲叹,也似乎,是在欢欣。
「恭喜你呢,X老师,从现在开始,你也成为我们的一员了哦。」
在那道淫纹,将自己的灵基都给改造了之后,X就明白了一切的前因后果。
知道了Lily是怎么因为自己的欲望而输给黑贞,甘愿作为她的爪牙来让自己
沦陷的,这其中的一切。
但是,出奇的,不讨厌。
相反的,她还,颇为淫乱的,将自己的两腿张开,手指,也将自己的小穴口
那里给拨开。
可以看到,在那里,一股股的浓稠精液,受到引力的作用,正在不断的从那
里流出,一点点的滴落下来。
「反正,你是想看到,我现在这种淫乱的样子吧?Lily?」
她笑着,「可以,不管怎么样我都满足你——不过,那得是你通过我的」惩
罚「之后的事情!」
说着,她将自己身上的触手挣脱开来,宛如饿虎一样的,将眼前的Lily
给扑倒。
「X老师?」
「说了,这是惩罚,Lily!」
X笑着,将Lily的肉棒扶正,对着自己那精液直流的肉穴,缓缓地坐了
下去。
「呀!X老师,我才、我才刚射过,你这样的话——」
「所以才叫惩罚嘛,Lily。」
X略显残忍的笑着,「事先说好,这次既是惩罚,也是我对你的考验,Li
ly。如果你能让我现在的欲望得到满足的话,那么我就会乖乖成为你的东西,
要做肉便器还是宠物随你。」
「可是,哼哼,你一旦没能让我满足的话,那么你就给我等着吧。」
「作为你把我拉入到欲望深渊之中的代价,我会让你好好看到,什么叫悲惨
的未来的。以后,你的每一次射精,都会被我牢牢的控制,不准你在我的肉穴以
外的地方射精,更不准你去找别的女人!也就是说——你以后,就成为我专属的
,用来泄欲的奴隶了,Lily!」
「怎么这样——?」
「不想这样的话,就尽力的来满足我吧,Lily哟!!」
师徒两人之间的淫戏,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
而在这个时间里,另一处地方,伪美术馆·卢浮宫那里。
靠在一处小憩的黑贞,陡然被惊醒一样的睁开了眼睛。
「谁?给我出来,少在那鬼鬼祟祟的?」
「呵、应该说是、做贼心虚么?」姐姐大人「?」
「!?这个声音是——?」
「把我的」赝作「做成那种丢人的模样,想必,你也应该有觉悟,来迎接我
的挑战了吧?亲爱的」姐姐大人「——贞德Alter?」
————————
PS:本来这一篇应该在赝作的时候发的,但是因为赝作实在是太肝外加自
己面临毕业答辩,所以就拖到了现在……大家就当现在还在赝作……
PS2:但是我高兴啊,和黑贞在预算之内达成了共识,现在黑白贞都310了,
而且未来视下贞德还加强了,这值得庆祝啊……不枉我当初在泥潭瞎JB奶白贞无
晕单挑啊。
PS3:下回到底是弄布姐呢还是乘热打铁把小莫也拿下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