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九。丫头侍候
玉瑶心下慌张地跑跑回院落,两手抚着胸脯上下喘气,因一阵急步显得两腮
通红,一踏回院落蹲在门边喘着气,「玉瑶?」在屋里的玉珠听见动静,不见玉
瑶在房中便轻声问了声,丫头听见忙开了门,就见玉瑶蹲在地上。
丫头走出去时惊了一守夜的嬷嬷,嬷嬷又是怕自己小姐夜里在外面冷了冻了,
又忙忙询问,等到丫头端着一盆热水进来,又让人备了些热食让玉瑶暖身子,
「你这是怎么了?我起来不见你在屋内,正想唤人去找你」玉珠问道。
「没事,见月色好的很,出去走走」玉瑶拿起丫头递来拧乾的热毛巾覆在脸
上,掩去一脸心虚,玉珠听了不信,眼下也不好多问,只得看着丫头服侍玉瑶更
衣,坐在一旁瞧着玉瑶的脸色,玉瑶换好衣服,便挥退丫头走到床塌往里边躺下
准备睡了。
两姐妹同胞而生自是从小同睡一塌,玉珠见玉瑶上了床,便也褪去外衣睡在
玉瑶身旁,「说吧~」玉珠侧躺,瞇着见一对杏眼看着玉瑶笑问,「还是瞒不过
你!」玉瑶轻叹口气「玉瑶~我们是女儿家呢,那种事不是我们可以窥探的,怎
么劝你你才肯听呢?」玉珠细小声说着,深怕睡在外间的丫头听见「噗哧~」娇
笑出声,玉瑶不仅将今夜去表哥房外一事说了「……就是这样,除了表嫂时而传
出来的吟哦声,屋内有屏风挡着,就是听着什么动静,我也瞧不见屋里的事,…
…恩……只是今夜碰到了唐公子……」也不隐瞒将今夜遇上唐诗平,遇上唐诗平
后的事也对玉珠一一道出,这两姐妹从小感情好,一向不隐瞒彼此,玉瑶将此事
说了,亦不觉得有什么「你!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玉珠一听心惊的坐起,侧着
身瞪大了眼看玉瑶,拿手就往玉瑶手臂上狠捏了一把
「痛痛!痛~玉珠你先小声一点,当心惊动了外面的人,真是疼死我了,你
就不能小力点吗」玉瑶揉着发疼的手臂,用眼神示意让她冷静点,忙忙地将玉珠
拉回枕上「唐公子问你是谁,你说是我了?」玉珠苦着一张快哭出来的脸问玉瑶。
「嘿~嘿~~对不起嘛,我~我~一时紧张嘛~~~就说是你了」玉瑶也苦
着一张小心赔好的脸,徐徐道来原来这两人因长的一模一样,外人皆不易认出谁
是谁,所以当其中一人犯了错,便会说出另一人的名字,所以从小到大,总是一
人犯错,另一人受罚,带着一种侥倖的心态替没有犯错的人求情,往往让人搞不
清楚真正是谁犯了错,哪怕是受罚也是两人轮流替之,今晚玉瑶一时情急,才会
脱口而出说是『玉珠』的名字。
「你哦~这下叫我怎么见人呀,我不管了,明日跟表嫂说说,让丰哥哥带咱
们回府吧」玉珠胀红了脸,又是气又是责怪玉瑶
「玉珠~~」玉瑶一听若有所思的想着,嘴里说不出任何话。
「我要睡了!」说完玉珠转过身背对玉瑶,决定明日起绝对不见唐公子的人,
实在是!实在是!!!愤愤地一脸。
玉瑶见状相对无言,只是看着玉珠的背影,然后想起自己被唐诗平摀住嘴巴,
被他环抱在怀里的情景,身子似乎还存留当时唐诗平怀中的温热,不禁红了耳根,
再想想打约定的事。
「玉珠~可是这事已打了约定,要是明日咱们回府,唐公子定会知道一二,
到时会认定是『你』毁约的」玉瑶即不安又小心的说「你!」玉珠正因此事愤慨
的难以入睡,此时又听玉瑶指着『她』毁约,翻身瞪着玉瑶。
「玉珠~~~」玉瑶轻拉玉珠的衣袖,撒娇的希望玉珠帮帮她
玉珠看着玉瑶想了又想,於是问道「你可知后果?」
「我……」玉瑶鼓着双颊,圆圆的脸不安的看向玉珠「若是唐公子不怀好意,
你怎么办?」
「我跑就是了……」玉瑶不确定的说
「跑?我怎有你这么笨的同胞姐妹……」玉珠闭眼抚额说「跑不掉,那那…
…我大声叫还不成」
「天阿,你这一叫,你的闺声怎么办?要是让人见到你夜里跟唐公子共处一
室……」
「对哦~~~~会被发现,还是玉珠你聪明」玉瑶恍然大悟的笑了笑
「你哦~不是我聪明!而是你入魔迷障了!!!!!」玉珠手弹了一记玉瑶
的额头「那怎么办?明晚赴不赴约阿?」玉瑶心里其实很想赴约,但心里对这事
亦是恍恍不安。
「唐公子有跟你说要怎么教你……房……呃~~男女间的事……」玉珠愈说
愈小声,耳根红了「……没有……」玉瑶坦白道「要是唐公子碰你身子呢?」玉
珠想了想前几次跟着玉瑶偷瞧到的景象,知道男女之事必会肌肤相亲便问玉瑶。
「如果想知道,碰身子的事我猜避免不了,但唐公子答应会保持我的完壁之
身,所以……」玉瑶解释着「天呀!你让人碰了身子,怎么嫁人?你要嫁给唐公
子?」玉珠看着玉瑶这么天真
「我会跟唐公子说好的,此事只有他知我知,你知……只要我们不说,不就
没事了?」玉瑶睁眼看着玉珠,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相信着这两人一般自信的说
「可是……可是你跟唐公子说的人是『玉珠』!是我耶!!」玉珠问「还是明晚
你去?反正他也认不出我们谁是谁,到时你回来再跟我说也是一样」玉瑶释然的

「……」
「如何,我去也一样回来会跟你说,反正不管你去我去都一样」
「我可没你这种胆子」玉珠气急了声音不免大声
「嘘!~~~小声点!」玉珠紧张的抬头看向帐幔外的动静,深怕骜动外间
的下人们「呼~~~事已至此,你自己招的事你自己想法子」玉珠呼出一口气
「所以你同意了?」玉瑶小声地问「……不过,你得答应我,找机会跟唐公子将
身份的事说清楚」玉珠要求着
「好!好!我会找机会跟唐公子说是我,不是你,那你明晚可掩护我出去与
唐公子见面?」
「恩~~这是自然,只是你自己也要小心,若是被人发现……」
「……」
「到时你别想嫁给丰哥哥了,就是嫁人……等着当尼姑去好了!」玉珠睨眼
皱鼻瞪着玉瑶「我可不想,我会先跟唐公子说清楚,若是他不同意,我就跑!嘿
嘿」玉瑶笑着说「恩,这是自然」
「恩恩」玉瑶点头如擣蒜应着「咱们快睡下吧,这几天身子不爽,想是葵水
要来了,下腹总是胀胀的」玉珠躺平了身子,拉起锦被,闭上眼「明日让嬷嬷煮
些红枣汤吧,我也有些不适呢!」睡意上来,玉瑶嘴里嘟嚷的回了声
两人渐渐入睡,玉珠入睡前低吟了声「……明日怎么见人阿~~~玉瑶真的
是……」
********************
而此时的唐诗平正是心情大好,回到屋里让人准备了酒食,一人拿起酒壶斟
满,仰头喝下一杯酒,方纔怀抱里的女儿香挥之不去,鼻中不是酒香却是阵阵女
儿香,胯间鼓动起来有勃起之象,再斟了一杯酒大口喝下,唐诗平起身走向卧榻
一掀衣摆斜躺其上,屈起一腿扯下裤裆将跨间的男根露出,唐诗平满意的欣赏自
己勃起的男根,动手撸着,撸没几下后便唤一声「婉儿」。
在外间候夜一名唤婉儿的丫头闻唤走进来「是,少爷」
见少爷手正撸着胯间的肉棒,丫头发红面颊红着耳根走进屋内,走到了唐诗
平跟前时,一解胸襟前的排扣褪去衣裳,衣裳滑落无半件兜衣、褺裤,唐诗平看
向婉儿翘挺的一对垂乳,胯间更是一抖,拉了丫头的手上前。
婉儿祼身上前,先服恃少爷褪去扯开的裤裆,而后跪在软榻下听候吩咐,
「上来」唐诗平唤声也没在多说,婉儿闻言爬上了软榻,侧身坐在唐诗平的两腿
间,唐诗平满意的放开手挺着肉棒等着靠在长枕上。
於是婉儿弯伏下身,伸出手握住唐诗平勃发的坚挺上下抚弄,半盏茶时间已
迅速坚硬膨胀,婉儿低头张嘴将少爷的肉棒含入口中,吞吐几下唐诗平舒服的伸
手按下婉儿的头,让自己的肉棒直挺挺的埋进婉儿的嘴里,婉儿张着被塞满的口
唇,不得动弹的舌却依然尽责小圈小圈在嘴里舔弄少爷的肉棒,唐诗平甚是满意
抬手压下婉儿的头,勃发的肉棒直直抵进婉儿的喉间,耳听双手抵在少爷的大腿
根处的婉儿发出『嗷』『嗷』『嗷』的呕噎声,婉儿渐渐难受时,听见少爷一声
「很好!」。
少爷收回手沿着头向下抚在婉儿光滑的背脊,来回抚摸,婉儿头上的压力消
失,难掩喉间的难受,将少爷肉棒从自己的嘴里退出,一缕耀眼的银丝沾连在肉
棒一连而出「咳~咳~~少爷~」。
等平复了喉间的不适后,婉儿欲眼情红回头看向唐诗平娇媃的说「少爷又折
腾人了~~」
唐诗平露出一抹笑,再斟了杯酒并示意婉儿继续,婉儿释意又伏下身,伸出
小舌头一口一口的由下而上舔弄,像是好吃的食物舔的起劲。
抚在婉儿的背上的手向下抚摸婉的两瓣臀肉,又圆又嫩,唐诗平抓了几把,
就见臀肉被抓的微红,於是将婉儿跪屈的下身转向自己,翻开肉唇露出婉儿腿间
嫩红的肉洞,不待犹豫的插进两指,韵律的徐徐一进一出,婉儿得感,双腿微微
紧紧一靠,红嫩的肉洞阵阵紧缩,小嘴对着少爷坚挺的肉棒发出吟出「阿~阿~」
「阿~」。
「瞧你湿的~几日未服侍想爷了吗?」唐诗平的弯曲手指在婉儿的肉壁上一
勾「阿!!!」婉儿惊叫,双腿急紧跪立起身,将唐诗平的手整个跪埋在腿间,
唐诗平见状手上用力更是将两指插入更深「少爷~~~」婉儿转头用明萌的眼显
露泪光娇嗔着,只听少爷笑出声,也不等少爷吩咐便松开自个儿的双腿,柔柔的
再次伏下身,将自己下身展现在少爷眼前,任少爷的手指抽插,然后继续自己手
里、嘴里的活儿,继续服侍吞吐少爷的肉棒。
唐诗平坐卧其后,见婉儿松开两腿伏下身后露出的股间一口一口的泯出透光
的粘腻,满意的加大手指的力量,带着劲一下一下的刺进婉儿的肉洞里,婉儿又
是吟又是含弄少爷的肉棒,小嘴忙的不可开交。
婉儿的肉唇被翻抽不已,涟漪出许多乳白色的粘液,唐诗平手上更是出力的
进出碗儿的肉穴,发出渍渍作响声,没几下婉儿肉穴就被少爷不留情的手指插痛
了,两腿却不敢合上,张着颤抖着双腿没力的趴下,脸颊侧靠在少爷的腿上,肉
棒立在眼前,婉儿张着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含少爷的棒柱的肉身,两眼闪现情欲,
感受着少爷手指在她小穴里的抽弄。
见婉儿颤抖的两腿无力的趴在自己身上,唐诗平伸回手指含进嘴里吃了一口,
便起身将婉儿翻了个身躺在榻上,婉儿看着少爷抓住自己的的两腿并分立在肩上,
来不及准备一二,少爷臀股一个用力地就将肉棒穿刺进入肉穴里,婉儿花径虽已
湿淋淋,但被少爷不留情地冲入,被插开来的肉穴不免吃了疼『阿!』。
『阿~~~!』『阿!~阿!~阿!~』唐诗平没有停留半刻就冲入婉儿的
身子,也不等婉儿适应,肉棒即开始大力的冲撞婉儿的花径,婉儿吃痛股间狠缩,
小腿紧夹少爷的颈脖,肉穴一紧紧的狠咬住少爷的肉棒,而被肉壁温热紧緻包覆
着的唐诗平,低吼出声「婉儿这紧的!真要爷的命~爷得好好疼!疼!你!」。
深埋入里的钢棒被婉儿一紧,唐诗平差点掌控不及泄出阳精,股间狠狠的一
闭忍住,手上惩罚性的大力搓揉婉儿的两乳,「哦~爷!」「哦哦~哦~哦~~
阿~」两乳被少爷紧抓在双掌里,腿间被少爷深入插开,压制的动弹不得,上身
的两乳不仅被少爷的大掌揉搓着疼,下身也被少爷的肉棒插的狠疼,「求爷温柔
点~」婉儿娇屈屈地求饶
「阿~」「阿!~~~~~~」不停地吟叫唐诗平很满意婉儿的表现,也不
听求饶,缓了口气腰上一动,早已刚劲状如铁棒的进出抽捣婉儿的身子,唐诗平
的肉棒大力狠进狠出婉儿的肉穴
『啪』『啪』『啪』两人腿肉相撞击的声音从内屋传出外间,外间侍夜的丫
头听着婉儿吟叫声,各各红了脸「阿!阿!」婉儿被少爷的肉棒抽干外翻的肉穴
渐渐得了趣,情动的愈发淫叫的大声「少爷心疼心疼婉儿吧」知道少爷喜欢自己
求饶,嘴上喊着假意的喊着求疼爱「阿!少爷~阿~阿!少爷~」
「阿!阿!阿!少爷~」唐诗平粗鲁的撞击,导致婉儿缓不来劲的浑身被欢
爱渲染地红咚咚
「才几日未干你,这穴儿又紧上了~」唐诗平满意婉儿身子的表现「阿~阿~~~」
「阿~少爷阿~~婉儿不怕~阿!阿!~少爷再使劲些,婉儿受的住~阿!
阿!阿!阿~!」
「好婉儿,今夜爷要干的你明日下不了床」唐诗平再次发狠的将肉棒进出婉
儿已是红肿肉穴「阿阿!~」「阿!~~~~~~」婉儿失声惊叫~~~两条腿
因唐诗平抽干之势悬在半空摇晃着,婉儿蹦直脚指弯屈的失去血色,与少爷肉棒
的交合处被一进一出的带出更多淫水
终於婉儿再承受不住……
「少爷~少爷~~婉儿受不住了~阿!阿~~~~」嘴里喊饶,下身被抽干
的发疼,银白的淫水经过千插万送变成泥白色,婉儿鲜嫩的身子淌下更多淫水,
湿滑令唐诗平不满的抽出肉棒,扯了一旁的衣裤擦去婉儿穴肉外过多的淫水,顺
手也擦去肉棒上沾染的粘液,两三指挤入婉儿的肉穴里,满意花径里的不再那么
粘湿,随后一挺就将肉棒再次送入「阿~~!阿~阿!!」失去淫水的润滑,婉
儿下身招罪,火辣辣的吃了好几疼「阿!!爷~疼~~阿!阿!」婉儿真疼的吟
叫,只求少爷放过自己「阿!~哦~哦!哦哦!~」
「阿~」
「哦!哦!爷~阿阿阿!」
唐诗平一向知晓婉儿,听见身下人儿的动静,知道自己的抽干已让婉儿承受
不住,缓下动作,将婉儿的两腿放下屈放在自己的身侧,将肉棒抽出,婉儿见少
爷停止对自己的抽干,汗湿的额际泛着两眼泪光起身,忍住两腿间火辣辣的刺痛
感,缩回双腿弯屈斜坐后,弯身伏下将少爷的粘腻湿淋淋的肉棒含入口中,唐诗
平见肉棒进了婉儿的口里,便捧着婉儿的脸,就着婉儿的嘴抽送急插了起来,不
多时股间一紧,将阳精喷洒在婉儿的嘴里,才满意的抽出势出精元的肉棒,放下
婉儿,婉儿吃了满口少爷的阳精含在嘴里,看着少爷吞下,欲低下头将少爷的肉
棒舔乾净,手脚已是虚软无力,身子软软的倒趴在榻上。
「来人」唐诗平也不理婉儿,只放松的躺在软榻上唤了人进来,只见另一名
穿着浅绿袄的丫头进来,进来的丫头看婉儿身裸卧躺在少爷身旁,又见婉儿腿间
被干的外翻湿淋的红肿肉唇,眼里闪过一抺钦羨,一眨眼后就敛去其色,拾起婉
儿落在地的衣裳罩在婉儿的身上,扶起婉儿,无声的将婉儿扶到寝室的耳间歇下,
再次进屋时,端着一盆热水跪在软榻下,用布巾沾湿拧乾后为少爷拭净身子,替
少爷更衣侍候少爷上床休息便安静的离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