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替爱】(全本)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卷
楔子
中原国,艾府中。
说起艾府,谁都知道。当家艾远是当年太後的亲哥哥,也是皇帝龙拔宇的亲
舅舅。
艾府中,只有一位小姐,那就是艾雪飞。
整个中原国都知道,这位艾雪飞小姐,长的豔冠群芳。多少男子希望可以娶
到这位艾小姐。不说样貌,就是单凭著太後和皇上的宠爱,就足够了。
可惜,这位小姐早已婚配了。
婚事,一个月後将在太後和皇上的见证下举行。
不过,他的未婚夫也是鼎鼎大名的定远将军──霍锡骥。当年的大将军霍烈
的唯一的子嗣。
霍烈为国捐躯,自然霍锡骥得到了太後和皇上的恩宠了。
「飞儿!」
这一日,雪飞正在园中临摹书法,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後传来。
「霍哥哥?!」雪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是该明日回来吗?
「你,不是该明日……」
「飞儿,我想你,所以快马加鞭,先回来了!」霍锡骥将好久不见的雪飞抱
入怀中,「飞儿,我好想你,你可曾想过我?」
「恩!」雪飞点点头,被他抱著,很安心。
两人就这麽抱著好久好久,久到雪飞终於想起了。
「霍哥哥,你回来,可曾先去皇宫?你该先去见过表哥的。」
「飞儿,刚才来时,我已和世伯见过。此刻,世伯先行去了皇宫。我则是先
来看看你,我可忍不住这思念。」霍锡骥目光灼热的看著雪飞。
「霍哥哥……」雪飞低著头。
「待到我们成婚的那日,我一定会将我的思念与爱,全部告诉你!」霍锡骥
看著如此娇媚的雪飞,怎麽会不动情。可是,他们现在不可以如此。自己不能够
如此的无礼,他们最大的限度也只是在於牵手和拥抱。
稍晚一些,霍锡骥就带著雪飞一同进宫。
第二日,大军回京。龙拔宇封霍锡骥为定远将军,并将雪飞赐婚於他。婚礼,
将於一个月後,在皇宫中有太後和皇上主持。
「飞儿,下个月,我们就要成亲了呢。」艾府的园中,霍锡骥亲密的搂著雪
飞。
「恩,」雪飞点点头。
「这一个月,我不能一直来了,否则招来非议的。」霍锡骥看著美丽的雪飞。
「可是,一个月後,霍哥哥就可以天天看到我了啊。」雪飞抬头,有些调皮
的看著他。
「也是,以後啊,飞儿就是我一个人的了!」霍锡骥轻刮了雪飞的鼻子。
「讨厌!」雪飞揉揉鼻子。
「对了,飞儿,我已经通知了舅舅,他该会在这些日子赶到的。」霍锡骥想
起了段常云。
「舅舅?」雪飞的记忆中,忘记了是谁。
「飞儿忘了吗?就是小时候你差点儿掉入荷花池将你抱起的人啊。记得我出
征的时候,舅舅再也在。」霍锡骥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的雪飞,「小时候,你还让
舅舅带著你飞飞呢!也是从那时候,我就开始学习轻功的。」现在,他才明白,
他只想一个人独占她,所以才不想别人抱她。
「哦……」雪飞有些不记得了,但是一想到霍锡骥说的,有些懊恼,「我小
时候这麽要求的啊……太羞人了!」这让她怎麽好意思面对他舅舅!
「那都是小时候啦!舅舅也不会记得的。」看到雪飞的懊恼,霍锡骥不舍了,
立刻安慰。
「恩~ !希望你舅舅不要记得了。」
雪飞靠在霍锡骥怀中,享受著他身上令她安心的味道。
────────────────分界线────────────────────
「云,你要回京都去?」
段常云坐在夜云宫的书房内,看著眼前的好友──鬼医冷然。
「锡骥月後成婚。」口气,依旧冷淡,但是知道的明白,这个语气时最热络
了。
「云,清儿怎麽办?」想到自己那个妹妹,「她已经二十五了……」
「我不爱她。」段常云从未想过成婚。「何时,你如此热衷此事了。」
「云,她毕竟是我妹妹,我不能看她如此蹉跎岁月。」毕竟他们身上还是留
著相同的血的,「你虽然不爱她,却也不爱任何人。倒不如,你娶了她吧。」
段常云不说话,只是继续看著公文。
「云,我知道你很为难,可是冷清毕竟是我唯一的妹妹。我也从未求过你什
麽,这一次,真心的求你,随你是给个什麽名分,至少要了她吧。终究,二十五
岁,都是为了你蹉跎的啊……」冷然知道好友的性子。
「我对她没有感情。」现在没有,以後自然也不会有。
「我想,她不会在乎的。」冷清一心只想嫁个他罢了。
「然,待京都回来,我娶她。」
「云,你真的同意了?!」冷然没有想到他同意的那麽快。
「娶她,娶他人,无差。」在他眼里,娶谁都一样。他都不可能爱那个人,
也不会付出任何的宠爱。
「哎……」冷然只能叹气。冷清这麽想嫁给他,可知这个男人根本就无心啊!
「我随你一起回京都吧。」冷然看著段常云。
「怕我反悔麽。」
「当然不是,你怎麽会这麽说。」
「你去,她也会去。」
冷然明白,段常云说的。自己如果去了,冷清自然也会去。
「毕竟……你也同意娶她了……就……」冷然也不能多说什麽。
「随便。」说完,段常云再次埋头在桌前的一堆公务中。
冷然摇摇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冷清。
「真的吗?哥哥!他答应了吗?」冷然看著妹妹兴奋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
二十五岁的女子。
冷清的容貌,很美,却无法让段常云动心。冷然常在想,或许世界上根本没
有能让段常云动心的人。可是,自己也不是如此吗?
相对於冷清的高兴,冷然和段常云都很平静。
第二天,三个就起程了。
一路上,冷清想与段常云说话,他却不理不睬。
「段大哥,我都是你的未过门的妻子了,你为什麽不能多和我说话呢?」冷
清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与段常云说话。
「放手!」段常云拨开冷清的手。
「段大哥~ !」冷清有些气恼的跺脚。
「我答应,只是因为你哥。」
「你……」一句话,让冷清心碎。
她爱段常云,从第一次见到他就爱上了他。可是,他却永远对自己冷淡。如
今,好不容易答应了婚事!谁知,却都是因为哥哥的请求!
虽然恼怒,可是想到嫁给他,心中又是开心的。
冷然在一旁看著,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请求到底是对是对了……
无论如何看,段常云都不会喜欢冷清啊!
第01章甥舅同日婚上
这几日,霍锡骥都呆在自己的将军府中。皇上和太後因为顾念著自己的父亲
的关系,所以没有将原来的将军府收回。
「少爷!少爷!」正在看书的霍锡骥突然听到管家的声音。
「什麽事情?」
「少爷,舅老爷来了!」管家立刻告诉霍锡骥。
「舅舅来了!快,带我去!」
随著管家到了前厅,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段常云。霍锡骥在征战的时候,段常
云也会来偶尔助他,所以并不会真的太久没有见面的。
「舅舅!你终於来了!」霍锡骥热络的拉著唯一的长辈。
「你成婚,我作为舅舅该来。」段常云对待外甥,也是淡然。
「这两位是?」霍锡骥发现了陌生的一男一女。
「冷然,冷清。」还是言简意赅啊!
「两位好。」霍锡骥也不好乱叫,只能问好。
「霍将军的名声,我听闻过。你虽然叫云一声舅舅,但是你可以叫我冷然或
者然都可以。」冷然很温柔的微笑,「这位是我妹妹冷清……也是云未过门的妻
子。」
霍锡骥看到舅舅听到後半句话,似乎有些皱眉。
但是,想到舅舅也要成婚了,「舅舅也要成婚了吗?何时?在我与飞儿之後
吗?」
「之後。」
「可是,那日我与飞儿看过日子。我们婚礼的那日,是半年内最好的日子了,
若是之後岂不是要等上半年了?」霍锡骥看向,冷然和冷清。
「这……」这个问题没有人想过啊!
「半年又如何,无所谓。」段常云根本不在乎。
霍锡骥觉得太奇怪了,舅舅似乎对那个冷清毫无感情的样子啊!
「段大哥……」冷清看著段常云的淡漠,心痛著。
「不如这样子吧!」霍锡骥想到了一个主意,「我们举行双婚,如何?」
「双婚?」
「对!不如舅舅就在这将军府中成婚。舅舅可以从你在京都的府邸迎娶过来,
到时候我也会将飞儿先迎娶过来。待我和飞儿参见完舅舅的婚礼,你再同我们一
起进宫。这样子,也可以作为长辈,为我和飞儿主婚了!」霍锡骥觉得这个主意
很好。
「这个主意好!」冷然觉得不错。
「可是……你说的飞儿……会介意吗?」冷清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放心吧,飞儿很善解人意,她知书达理,肯定不会不同意的。」说到飞儿,
霍锡骥一脸的幸福与爱慕。飞儿是她心中最美好的女子。
段常云发现三个人都看著自己,「随便。」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如此,我要将可以联系的客人都请来了!」冷然想到段常云在江湖中的地
位,一定要尽力通知了。
冷清只是红著脸,幸福的想著终於可以和段常云成亲了。
「若是需要帮忙的,可以告诉我。这几日,我也不能常去见飞儿。」霍锡骥
想到自己唯一的舅舅要成婚,也想帮忙。
「看你似乎一直飞儿飞儿不离口,似乎很喜爱她?」冷然发现,这个霍锡骥
从刚才开始,就将那个女子的名字挂在口边。
「飞儿是我从小便喜爱的女子。」想到她,想到一个月後他们就要成婚了,
他便开心。
「你和云一样,都是人中龙凤,能够让你动心的,也必定不是一般的女子。」
冷然发现,霍锡骥很好相处。
「那是自然,在我眼中,飞儿是最美好的女子。而且,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
飞儿吗?」突然,霍锡骥想到自己从未说过飞儿的名字,「飞儿是太後的侄女,
也是爹至交的女儿,她叫艾雪飞,我们一直唤她飞儿。」
「艾雪飞?那个让太後和皇上捧在手心的人?那个被称为中原第一美人的女
子?」冷清听说过。
「是啊!」霍锡骥没有想到,他们真的知道,「最难得的是,飞儿很温柔,
也很善良。她没有任何的娇气,动不动就喜欢脸红。而且,她喜爱种些花花草草
的。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最难得的是,女红做菜样样都可以。飞儿还说,那
是她的兴趣。将来,可以为她的夫君……」想到这里,霍锡骥才发现自己说太多
了!竟然说到了这个!
看霍锡骥这个样子,必然他一定是很爱那个艾雪飞了。
「传闻艾雪飞美若天仙,不知是否是浮夸之说了?」同样是女子,冷清自然
更在意一些容貌。
「这……飞儿在我眼中一直是最美的,我也说不好……」霍锡骥也不好多说,
突然想到,「对了,舅舅,你也见过飞儿的啊!」
段常云只是在一旁听著霍锡骥的话。艾雪飞?
那个小时候让自己抱著说要飞的女孩?那个霍锡骥出征的时候,自己见到的
女孩麽?
「舅舅不记得了吗?小时候你还抱著飞儿飞来飞去呢!那日我和飞儿说起,
她还觉得自己当时的要求真的很羞人呢!还有啊,在爹的後事时,还有我出征时,
飞儿一直在我身边。舅舅可还记得?」霍锡骥似乎想要唤起段常云的记忆。
果然是她,段常云只是点点头。
「那若是按著舅舅的眼光,飞儿的容貌如何?」霍锡骥觉得他的话应该比较
可信了。自己是无法回答冷清的问题了。
段常云皱著眉,思索了很久。
「出水芙蓉。」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怔住了。
连段常云都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说出这个词。
良久,「舅舅说的没错,飞儿就是出水芙蓉!」霍锡骥觉得他说的非常贴切。
冷然只是看著还是冷漠的段常云。
他认识段常云那麽多年了,从未见他如此形容过一个女子。
冷清咬著下唇,不出声。难道,那个艾雪飞真的如此美丽麽?
四个人,四种心思,却只有霍锡骥一人是开心的。
第02章甥舅同日婚中
最终,这个话题不了了之。
冷然也将一些喜帖发了出去,霍锡骥也怕到时候来的人不多,也请了一些朝
臣来家中。同时,也将这个双婚的决定告诉了雪飞。
「霍哥哥,我怎麽会不同意呢?难得,你舅舅也要成婚了啊。」雪飞知道,
段常云的岁数,似乎早已过了成婚的年龄了,却一直没有成婚。
「飞儿,你永远那麽善解人意。」多日不见,霍锡骥更加想念雪飞了。
「我只是怕,若是你舅舅想起小时候我的丑态,不知道该如何想我了!」雪
飞有些担心,毕竟段常云是霍锡骥唯一的长辈了。
「飞儿,不要担心。那日我和舅舅提起你的。你猜他怎麽说?」
「一定说我不知羞耻,或者就是很调皮了,是不是?」雪飞觉得一定是的。
「不,舅舅只说了四个字。出水芙蓉。」霍锡骥看著雪飞,认真的说,「我
认同舅舅的形容。」
「你舅舅……真的如此说的?」雪飞不太相信。
「真的!而且,现在不止是我的舅舅了,也快是你的舅舅了!」霍锡骥知道,
雪飞是担心舅舅不喜欢她,「飞儿,不要担心。你如此的美丽贤淑,没有人会不
喜欢你的。」
「真的吗?」说不紧张,是骗人的,「霍哥哥,我好怕,舅舅是你唯一的长
辈了。我真的很怕,他会不喜欢我做你的妻子。」
「傻瓜,怎麽会呢?我可从来没有听过舅舅如此称赞一个女子哦!所以,他
一定不会讨厌你的。」霍锡骥安慰著雪飞。
「恩,我相信霍哥哥说的。」霍锡骥的话,让雪飞安心了。
「对了,我将此事待会儿和爹说一下。」雪飞觉得要和艾远先说一下的。
「也是,否则到时候太後和皇上在宫中若是等久了,必然会怪罪的。」
「才不会呢!」雪飞开心的说,「姑姑和表哥很疼爱我,无论如何,都不会
说我的。」
「是啊是啊!」霍锡骥捏著雪飞的小鼻子,「你啊,谁会不喜欢你呢?」
雪飞歪著头想了很久,「那你喜不喜欢我?」
霍锡骥像是考虑了很久很久,然後摇摇头,一把抱住雪飞。
「我对你,早已超过了喜欢,我是爱你,很爱很爱你。我只爱我的飞儿。」
甜腻的情话,让雪飞百听不厌。
「呵呵呵。」雪飞开心地笑了。
「那飞儿爱我吗?」霍锡骥看著雪飞,不知为何,想要确认。
「不告诉你~ 」雪飞故意调皮的跑开。
「好啊!飞儿,你套出我的话,就不告诉我了!」说著霍锡骥追了上去。
「啊!」园中,充满了雪飞银铃般的笑声。
那一瞬间,霍锡骥不知为何,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但是,看到雪飞的笑颜,
直摇头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暖风吹著,吹过情人的软言细语。
依依不舍的,霍锡骥回了府中,却看见冷然和冷清两人像是吵架一般的站著,
而段常云则是坐在一边。
「这是……怎麽了?」霍锡骥立刻上前。
冷然将喜帖丢在了桌上,冷清只是坐了下来。
霍锡骥将喜帖拿起来,认真的看了一遍,终於发现了问题。
「这……没有新娘的名字?」
没错!仓促间,冷然忘记写上新娘的名字了!此刻,喜帖早已送往各处了!
冷清有些怨怼,但是看到自己哥哥的不快,又不能多说什麽。至於段常云,
却一脸淡漠的神色。
霍锡骥看这个样子,又想了许久,「其实,这样也好!至少,给人神秘感啊
……没有人知道新娘是谁,到舅舅你们成亲的那日,再给众人一个惊喜,不是很
好?」
「可是,没有喜帖上是不见新娘名字的!」冷清一直希望能够在段常云身边,
就算是喜帖,也一样!看著这张没有自己名字的喜帖,她只觉得不安!
「这有什麽关系!我和飞儿的婚事,虽是赐婚,可是也没有诏告天下!」霍
锡骥不觉得有什麽,只要能和自己心爱的结婚,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
「好了!」冷清还想说什麽,却被段常云打断,「既然如此,就如此了!」
说完,转身离开了。
冷然也有些气恼了,自己如此的帮著妹妹,自己也是很累了,此刻他只想休
息。
冷清看著最後只有自己和霍锡骥,只能随著冷然离去。
霍锡骥一直很奇怪冷清和段常云的关系,看起来似乎舅舅不喜欢她,可是不
喜欢她怎麽会娶她呢?
哎……他何必烦心这个,他该想的是他和飞儿婚後的生活啊!
一想到飞儿,霍锡骥就满脸的幸福和笑意了。
第03章甥舅同日婚下
冷然的喜帖上面,虽然没有新娘的名字,但是也没有追回。
大婚这日,无论是艾府还是将军府,都是热闹非凡。
艾府门口,艾远将盖著红盖头的雪飞交给了霍锡骥,眼中含著泪。
「爹,我会好好照顾飞儿的。」霍锡骥向艾云承诺。
「好好好!」艾远开心的拍拍霍锡骥,「我在宫中等你们!」
虽然,艾府祝贺的人很多。但是,毕竟雪飞要和霍锡骥在宫中成婚,自己这
个做父亲的还是要去宫中的。
霍锡骥看著雪飞在喜娘的搀扶下,慢慢的进了轿中。一旁的侍女秀冬也一直
跟在轿子旁边。这才上马,赶回将军府,准备先看到舅舅拜堂,然後一起进宫。
段常云的府邸。
冷然看著冷清被扶进了轿中,然後随段常云一起上马。这里,不似艾府热闹,
毕竟婚礼仓促,请来的江湖之人都在将军府中了。虽然仓促之间,倒也是请来了
一大堆人。毕竟,夜云宫宫主成婚,喜帖却没有新娘的名字。一是因为段常云的
地位,一是为了好奇。
当所有人看到冷然的时候,已经想到了新娘可能是冷清。江湖上谁人不知道,
冷清爱慕段常云,为此拒绝了许多门派子弟的求婚,一直如今已经二十五了。
但是,所有人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冷然是段常云难得的好友,所以也有可
能是别人。
不过,让他们最惊讶的是,这一次的双婚。
看到这将军府,才知道,原来今日还是段常云的外甥,定远将军的婚礼。不
过霍锡骥和雪飞的婚礼,除了皇宫大臣,无人知道,所以他们自然不知道是谁了。
将军府的皇宫大臣自然知道那些是江湖中人,但由於大家没有共识,没有共
同的话题。所以大臣们只是在一起讨论,江湖人则是在一起。竟然互相都不知道
新娘是谁了!
终於,随著热闹的爆竹声,两位准新郎都到了。
霍锡骥亲自小心的将雪飞扶出来。
「到了吗?」雪飞轻问。
「恩,到了。舅舅也到了,我们待他们拜堂结束,然後进宫。」
「恩。」雪飞因为红盖头,看到外面,但是知道此刻自己很紧张,也很害羞
的。
她终於可以嫁给霍哥哥了呢!
一个女子,和自己心爱的人,也是爱自己的人成婚,那就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盖头下的雪飞听到霍锡骥的声音。
「舅舅,等你拜堂後,我就和飞儿进宫了。」
「恩。」雪飞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应该就是霍哥哥的舅舅了吧?
另一边,因为段常云并没有去扶冷清,让她有些气恼了。
「清儿,该出来了。」冷然在一旁提醒著轿中的冷清。
却见毫无反应。
「清儿,不要闹脾气,你该知道云的性格的。」
冷清听到这句话,知道若是自己真的如此,可能段常云就会反悔了。只能有
些别扭的动了下,由著喜娘扶著出来。
「进喜堂!」
一个声音高喊著。
霍锡骥正准备小心的扶著雪飞进入堂中,却听闻一个声音。
「段常云!纳命来!」
突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
场面一片混乱!堂中之人自然不敢出来。
雪飞在红盖下,听到了似乎不混乱的声音,想拿去红盖。
「飞儿,不可啊!」霍锡骥立刻阻止了雪飞,不想让她看到如此心惊胆战的
情况,不断的退到一边,看著段常云和他的那些宾客和黑衣人打斗。
「飞儿,拜堂前掀起红盖头,是不祥之兆!」霍锡骥其实是骗雪飞的,因为
他怕雪飞害怕。
但是,霍锡骥没有看到後面,本欲掀开红盖头的冷清。因为听闻他的话,立
刻放弃了。她好不容易等到段常云娶她,怎麽可以有任何不祥之兆呢!
「秀冬,看著飞儿。」霍锡骥将雪飞交给了秀冬。
「飞儿,我去帮舅舅,好吗?你不要怕。」
雪飞点点头,也不知道自己是抓住了谁的手,应该是秀冬的吧。
听著外面的刀剑声音,雪飞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一直生活在深闺中,只是一个富家小姐,怎麽会遇到如此场景。
就算是盖著红盖头,也能看见边缘,似乎有人倒下了,似乎有血!
那一刻,雪飞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恐惧。
「舅舅!我帮你!」霍锡骥来到段常云身边,一起对付黑衣人。
「你们到底是何人!」段常云厉声问。
「我们是送你上西天的人!」黑衣人招招狠毒。
可是,毕竟段常云、冷然和霍锡骥的武功都不弱,再加上那些江湖人士的助
阵,黑衣人们开始慢慢的倒下了。
「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冷然抓著最後的一个黑衣人。
谁知,黑衣人不发一语。
不好!冷然心中一紧,立刻想要阻止,却还是晚了。黑衣人吐血,死了。
「看来是死士!」段常云看著地上的尸体。
「到底是谁要置你於死地,甚至选在这大婚之日?」霍锡骥不明白了。
段常云不做声,他也不知道。
现场一片静谧,知道段常云带来的仆人将所有人黑衣人都处理好。
「将……将军……该进宫了……」一旁的喜娘提醒霍锡骥,毕竟他和雪飞的
婚礼在皇宫,不能耽误的。
「舅舅,看来你无法参加我的婚礼了。」
段常云只是点点头。
「将军……时辰来不及了!」喜娘也焦急了!
霍锡骥看著远处扶著雪飞的秀冬,立刻让喜娘一起搀扶著雪飞,自己则是到
了马上,看著雪飞进了轿中,立刻启程。这一耽误,若是再不快点,就该误了时
辰了!
段常云也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堂中。冷然发现,冷清没有掀开盖头,虽然奇怪
她怎麽如此冷静。但是,看著她有似乎闹别捏了,暗示喜娘。
终於,两人都在堂前。
「一拜天地……」那些朝中大臣虽然害怕刚才的事情,却不敢多说什麽。
冷然看著冷清竟然一动不动,难道还在别扭?看到段常云皱起的眉头,立刻
用内力迫使了冷清拜堂。
「二拜高堂……」因为没有高堂,只能由冷然代替。
冷然依旧施力。
「夫妻交拜。」
终於,礼成了,冷然撤去了内力。
虽然他对於这个妹妹感情不大,但是毕竟答应了爹娘照顾他的。
虽然段常云不爱她,至少他还是值得托付的人。
第04章人错婚已定上
雪飞一直处於空白的害怕中,终於似乎外头的打斗声停止了。
似乎,听到了霍锡骥说启程。
她以为,旁边的人会搀扶著自己上轿。
可是没有!她旁边的手,只是扶著她!
这是怎麽回事?
然後,她突然被扶著似乎要走入堂中!
不对啊!她该和霍锡骥去宫中啊!这是怎麽了?
雪飞想停下了,问问喜娘这是怎麽回事。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什麽迫使了一
般,慢慢的走进了堂内。
「一拜天地……」
不对!不对!她不该在这里拜啊!一定有什麽问题!可是,一股力道,强迫
她拜下。
「二拜高堂……」
她要掀开盖头,看看到底是如何!但是!为何没有能力动!
「夫妻对拜。」
不对!真的不对!可是自己身子不受控制啊!
「礼成!」
突然,雪飞觉得身上的力道撤出,自己可以动了。
她顾不得那麽多,立刻掀开了红盖头。
本来冷然只是想带著冷清离开的,毕竟拜堂结束,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段常
云也准备转身应付那些宾客了。
突然,冷然看到冷清的动作,「清儿!你不……」
所有话,所有的吵闹,都停住了!
冷然看著眼前出现的一张陌生,却绝美的容颜。明眸皓齿,长眉连娟,微睇
绵藐。若是她不是绝世,世上已没有美丽了。虽然冷然见过的女子多如过江之鲫,
却也未曾见过如此绝色。
段常云也被眼前的女子怔住了,她真的很美。
可是……她是谁?
「你……是谁?霍哥哥呢!」雪飞不敢置信,看著眼前男子的新郎衣,难道
……自己和他拜堂了!不可能!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你是……艾雪飞?」听到她的话,段常云立刻明白了!
「该死!搞错了!」第一次,段常云恼了。
「那不是艾小姐吗?」
「是啊!太後唯一的侄女啊!」
所有的大臣都惊诧了!他们知道啊,艾雪飞应该是和霍锡骥成婚啊!
「艾雪飞?那个第一美人?」
「怪不得如此美丽!」
江湖人士,看著眼前的雪飞。难怪段常云会反常的成亲,若是这个女子,谁
都愿意成亲了!不禁,所有人明白了为何段常云不写新娘的名字了!若是写了,
该遭来多少的抢夺啊!
雪飞那一刻,只觉得脑子空白。
颤抖著发问,「你……你是……霍哥哥的……舅舅……」不!不要!
段常云知道,这一错!错的离谱!错的难以收场了!
「是。」最後,他还是说了。
不!雪飞只觉得眼前一黑。
「艾雪飞!」段常云立刻将倒下的雪飞抱住。
冷然发现,自己在那一刻,竟然也想出手!
「云,先带她回房!」如今,所有人都开始议论了!
段常云点头,抱著昏迷的雪飞到了新房。
这一头已经是一片混乱,皇宫中,冷清一直被扶著,一直觉得奇怪。
知道,说什麽跪拜皇上,立刻意识到不对,掀开了红盖头。
「你是谁?!」
艾云、艾远和龙拔宇惊诧的尖叫!他们的飞儿呢!雪飞呢!
「冷清?!」霍锡骥立刻明白了,「搞错了!刚才搞错了!」
「锡骥,这是怎麽回事!我亲自将飞儿交到你手中的啊!」艾远有些控制不
住了!
锡骥现在只想快些回去,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只能最简单的说了一下经过,
然後扯下胸口的红花,骑马向将军府飞奔!
冷清一看,明白了!她才是要嫁给段常云的人啊!她立刻随後离去。
「这……这……」艾云只觉得头好晕!
「不行!我要去看看!」艾远想起飞儿,就担心。
「哥哥,我们一同去!」艾云和龙拔宇怎麽会不担心,三人立刻向将军府而
已。
看著昏迷的雪飞,冷然施针在雪飞的几个穴位。
「现在,该如何……」终於,冷然开口。
「不知道……」段常云看著床上的美丽女子,她的确比小时候更美丽了。
「这……算什麽!你现在错娶了外甥的妻子……这……」冷然不知道该怎麽
说了。
「然,不要问我,我头很痛!」段常云只觉得头痛非常。
「该死!这都是我的错!」他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啊!「那时候,看她有些不
甘愿,我以为是冷清在闹脾气!就暗中施力控制了她!如果,我不控制她!她应
该是当时要掀起来!该死!如果我不施力!」冷然看著眼前的雪飞,还有在一旁
的段常云。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段常云有些提高了声音,「现在该如何!我娶
了霍锡骥的妻子!她本该是我的甥媳妇!现在,我们甚至拜了堂!」
这是第一次,段常云说了那麽多话,甚至那麽激动!
只因为,在中原国,只要是拜堂了,就是夫妻了!而且,不能无故休妻!若
是如此,两人都要受刑罚!除非,三年之内无所出,得到长辈,才可以休妻!
就算现在想要偷偷的换回来,也不可能了!因为,外面所有人的武林人士都
看到了!明日,段常云娶了艾雪飞,立刻会在江湖上传开的!
冷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床上的雪飞慢慢的苏醒,看著布置著喜气的新房。难道,刚才只是做梦?自
己是太累,是做梦了吧?那一刻,她乞求著。
「你醒了吗?」
雪飞转头,看著眼前陌生又有点眼熟的两个人,只觉得脑中轰轰作响!那不
是梦!是真的!
「你……们……我……」雪飞只觉得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眼泪不受控
制的流了来。「霍哥哥……」现在的她,只想要见霍锡骥。
第05章人错婚已定下
「你……你先不要哭啊……」冷然看著如此美丽的女子突然哭了,一下子手
足无措。
若是平时,段常云一定会厉声阻止女子的哭泣。
可是!她是艾雪飞!是自己错娶了她!她本该现在已经和霍锡骥拜堂了啊!
若不是那些黑衣人,若不是混乱!
「你……」段常云走到床前,看著埋在膝盖间,抽动著肩膀的女子。
「锡骥应该也发现了,等他来了,我们再从长计议吧……」因为对雪飞的愧
疚,段常云让自己放低了声音,听上去温柔一些。
但是,雪飞此刻已经失了所有的思绪,只剩下哭泣。
「艾雪飞!」段常云本想将她抓起,让她冷静一点,却突然将她梨花带雨般
的容颜撞进了眼中,一下子声音再次放低。
「哎……待锡骥来了,我再与他好好的商讨,你先不要哭了,可以吗?」
这些话,让一旁的冷然都诧异!
他们好友这麽多年,从未见他对任何人甚至自己如此的温柔!
雪飞只是咬著下唇,不做声。现在,除了如此,也没有办法了吧。
段常云看著雪飞不哭了,只是颓然的坐下。雪飞抱著膝盖,脸上流著泪痕,
只是呆呆的看著前方。冷然也坐下,看著雪飞的样子,愧疚加深了。
段常云开始自责,冷清有武功,而雪飞没有!可是,他竟然明明有感觉到,
却忽略了!如果自己早一步发现,就不会如此了!如果,自己不在这里举行婚礼,
也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冷然也自责了。若不是他故意施力控制了雪飞,她不会连掀起盖头的都不能!
她的挣扎,根本就不像是冷清的闹别扭!
三个人,两种心思,一样的默默无语。
「飞儿!」突然,门被大力推开。霍锡骥匆忙的进来,将床上的雪飞抱入了
怀中。
「霍哥哥……」看到霍锡骥,所有的泪再一次决堤。
「飞儿!飞儿!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扶你上轿的!如果我扶你,
就会发现了啊!」霍锡骥看著哭得如此伤心的雪飞,心里也是绞痛。
「霍哥哥……怎麽办……拜堂……我……他……怎麽办……」雪飞哭著,一
句话都支离破碎了。
「飞儿,飞儿!乖,不要哭了!我在这里,不要哭了!」霍锡骥已经预料到
了一切!他想大吼,想发火!可是,这里谁也没有错啊!
如果不是他提议什麽双婚,如果不是自己提议舅舅结婚,如果不是自己提议
一定要先回这里!如果不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雪飞也不会如此啊!
冷清赶到,看到是抱在一起,哭得伤心的女子。她的容貌,就算是此刻哭泣,
就连她都觉得美丽!看向段常云和冷然,两人的眼神早已都在那个艾雪飞身上了!
段常云知道,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个办法。
「锡骥,这件事情,必须想办法。」
「办法……舅舅,你说……该如何?」看著怀中的雪飞还在哭泣,霍锡骥已
经没有了主意,只剩下心痛了。
段常云看著在霍锡骥怀中抽泣的雪飞,叹了口气。
「这……我也不知道……」最後,叹气。
霍锡骥看著雪飞,抱著她很久很久。
「对了!只要我们换回来就可以了!只要偷偷换回来啊!」霍锡骥突然想到!
「那些大臣们,只要皇上下令,绝对不会说的!」
「可是……那些武林人士,可能早已将消息传了出去了……」冷然在一旁,
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绝望的话。
「霍锡骥,你不要忘记,你怀中的是艾雪飞,中原第一美人。那些武林人士,
就算不知道她的样子,却也知道她的美貌。刚才,在大堂中,那些大臣们早已说
出了她的名字。不用到明日,以你舅舅在江湖中的地位。段常云迎娶了第一美人
艾雪飞必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冷然只是陈述事实。
「霍哥哥……」雪飞听到冷然说完,脸色惨白,「我不要……不要……」
「飞儿……」霍锡骥担忧的看著雪飞,她现在的样子,很不好啊!
段常言看著如此,不知为何,确有一些不忍。
「不如这样罢,我写一纸休书,你们仍旧可以成婚。」
「不可以!」
突然,传来了一道严厉的声音。
说话的正是艾远,还有艾云和龙拔宇。
「爹……」看到亲人,雪飞更加的脆弱了。
「飞儿!我的孩子啊!」第一次,雪飞第一次如此的伤心!
她的泪,让艾云想到了嫂子,想到了一切!
「飞儿!飞儿!」艾云上前,抱住了雪飞。
「姑姑……我不要!飞儿不要!」她不要嫁给段常云,不要啊!
「好好好!不要!我们不要!」艾云安慰著雪飞。
「你不可以写休书!」艾远看著段常云。
「可是……」只有这个法子啊!
「飞儿如今嫁给你,就如同刚才这位公子说的,可能明日世人皆知!若是此
刻,你休了飞儿,不说别的,你让飞儿如何面对天下悠悠之口!还有,我国有规
定,三年内无故休妻,就连飞儿都要判刑!」艾远绝对不能让唯一的孩子受伤害。
所有人,听到这些,只能沈默。
雪飞的泪,落得更加凶了。
冷清看著一切,所有人只关心艾雪飞!她有父亲疼爱,姑姑疼爱!甚至连皇
上都此刻抱著她安慰!
本该安慰自己的段常云和冷然,却也只是站在那里!
段常云讨厌女子哭泣,可是!他竟然就这麽任由著艾雪飞哭泣!
为什麽!为什麽没有人关心自己!
她和艾雪飞一样!
也是错嫁的人啊!
第06章甥妻竟成妻
「舅舅,现在……该如何?」龙拔宇看著雪飞伤心的样子,她是他唯一的妹
妹,也是他发誓要好好呵护的妹妹啊!
艾远不断的握紧双拳,又放松,终於开口。
「已经拜堂了,只能错下去!」若不这样,雪飞会受罪的!
「不要!我不要!」第一个反对的,是雪飞。
「我不要!不要!我……我要嫁的是霍哥哥啊!」
第一次,艾远他们看著雪飞如此的激动。
「飞儿!飞儿冷静下来!」霍锡骥抱住雪飞,「听爹说完,好不好?好不好?」
在霍锡骥的安抚下,雪飞才慢慢的冷静下来。
「飞儿,爹也不想啊!可是,爹怎麽忍心看你受罪!天下悠悠之口,爹无法
做到一一堵住啊!」艾远看著雪飞,眼中也是心痛。
雪飞呆呆的看著父亲,他知道,爹说的没有错,可是!她看向段常云!她不
要啊!
段常云看著雪飞的眼神,绝望而且痛苦,让他的愧疚加深。
「若是只能如此,我发誓。这三年内,我不会碰你。三年後,我以无所出写
休书。锡骥,你应该不会在乎的吧?」他能做的,只是样子了。
霍锡骥知道,舅舅能这麽,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一切的错,都是因为自己,
现在却要雪飞和舅舅来承担!
「飞儿,你愿意等吗?等我三年?三年後,我将你接回来,好不好?」霍锡
骥看著怀中的雪飞。
「我……」她想说不要,可是对上霍锡骥的眼,看著父亲姑姑们的伤心和自
责。
「你会嫌弃我吗?因为我……」
「不!飞儿!」霍锡骥阻止了雪飞的话,「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最纯
洁的!」无论雪飞如何,他都要她!
看著姑姑和爹的眼中,已经有泪,看著表哥也是紧握著双拳。
雪飞看著眼前的段常云,他脸上有自责,却是一脸正气。
「好……我答应……」终於,雪飞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锡骥,今日到府中的大臣有哪些?」龙拔宇严肃的问,「所有人,朕必须
去一次!」龙拔宇此刻完全是帝王的语气。
「大概……这些吧。」一只手仍旧抱著雪飞,另一手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宾客
的名单。
「母後,宫中的事情,需要您处理了!」
「皇儿,你先去吧。」
艾云知道,此刻最主要的是堵住所有人的口。
最後,艾云和龙拔宇看了一眼雪飞,又看了一眼段常云,匆忙离开。
艾远看著两个依旧抱著人,却不得不出声。
「锡骥,你必须离开了。否则,明日流言蜚语便会漫天了!」艾远知道,此
刻雪飞需要他,可是却不能不顾她的声誉啊!
「霍哥哥……」雪飞知道,可是,手却拉著锡骥不放。
霍锡骥何尝想放开,但是……
「飞儿……乖,好不好?」
雪飞看著艾远和霍锡骥眼中的担忧和关怀。而且,霍锡骥的眼中,还有著和
自己一样。被掩藏的深深的绝望。终於,松开了手。
「舅舅……可以出来一下吗?」在霍锡骥踏出门口前,转头看向段常云。
他强迫自己,不看雪飞,否则自己会上前抱著她,带她离开的!可是!他不
可以的!若是自己带走她,那麽结果就是让所有人背负罪名!
雪飞看著霍锡骥离开,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在,紧紧的抱著自己,只觉得好伤
心好痛苦。明明,今日应该是快乐的。今日,自己会成为最幸福的女孩子。可是
……她却成了最悲哀的新娘……
冷然看著床上,悲痛的抱著自己的雪飞,只能站在一旁看著,无能为力。
「舅舅……」门外,霍锡骥看著段常云,「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说什麽
双婚!现在就不会如此的!若不是我一定要先回来,如果不是我……」霍锡骥此
刻,才能将心中的痛苦表现出来。
「哎……」艾远叹气的看著他。
段常云一言不发,只是,双拳握紧。
「没有谁对谁错,只是造化弄人!」艾远看著灰蒙蒙的天空。他之前因为霍
烈,倒是认识了几分段常云。他对此人,颇为欣赏。所以,他才会放心让飞儿留
在他身边三年,三年後再写休书。毕竟,雪飞是他唯一的孩子,锡骥对她感情那
麽深。
说他自私也好,他总想给雪飞一个最好的结果啊!所以,他吃定了锡骥不会
嫌弃雪飞!最终,他也是自私的人啊!
三人好久不语,霍锡骥终於开口。
「舅舅,锡骥求你,今晚好好的安慰飞儿。我对她太了解了,她一定会很痛
苦的。飞儿喜欢将自己的痛苦掩藏,不让任何人担心。所以,今晚,我希望舅舅
可以陪在飞儿身边,以防她……」霍锡骥说不下去了,他的心也很痛啊!
让其他男人陪著自己心爱的女子,就算是自己的舅舅,他还是会心痛啊!
段常云只能点头,「你放心吧,我只会将她当做女儿一般。三年後,便可以
还她自由。」毕竟,他对她,亏欠了。
「谢谢你,舅舅。」有段常云这句话,霍锡骥就放心了。
他知道,舅舅一样冷静,而且冷情。所以听说他要成婚,他才会惊讶。不过
现在,他不想管那麽多,只想飞儿好好地。
「舅舅,若是飞儿说了什麽,请你忍耐她,她只是太伤心了……」霍锡骥怕
雪飞因为痛苦,或许会说些不该说的话。
「放心吧,我知道怎麽做。」段常云因为愧疚,所以说话的语气没有了冷硬。
霍锡骥还想说什麽,可是艾远却阻止了。
「锡骥……」
霍锡骥知道,自己就算说上一天一夜,说上一辈子,也说不完叮嘱!
「舅舅……求你替我好好安慰飞儿……」终於,霍锡骥忍痛随著艾远离去。
段常云在门外,不断的让自己调整语气。
既然,他答应了霍锡骥要照顾她。
而且,是他的错,才导致了现在局面。
所以……他只能承担。
第07章回首已凄然
房中的雪飞,呆呆的看著红色的喜房。
她不相信,这一切怎麽会这个样子……怎麽会呢!
脑中,慢慢浮现了和霍锡骥认识的一切。这,该是属於两个青梅竹马的人的
婚礼啊!
十年前
中原国皇宫内,此刻张灯结彩,文臣武将笑容满面,觥筹交错。
谁能够想到,一个月之前,先帝驾崩之时的愁云惨雾呢?
今日,是新帝浩景帝龙拔宇登基大典,晚上则是设宴群臣。如今,筵席首座
坐著才十一岁的龙拔宇,在他的左手边则是当朝的太後艾云,右手边则是一个男
子以及一个小女孩。男子的容貌倒是与太後几分相似,众所皆知,那就是太後的
哥哥,也是中原国第一首富──艾远。
若不是他的帮助,谁都知道,新帝也不会登基。他的财力,让所有人都望尘
莫及。
而那个小女孩,是艾远与亡妻唯一的女儿──艾雪飞。
小小年纪,却已经长的玲珑剔透,长大必是倾国之相啊!
殿下,左手边,坐著的则是当朝的大将军──霍烈。身边,则是他年仅十岁
的儿子,霍锡骥。还有一位,年约二十上下的,却无人知道。
「霍兄,不知这位是?」艾远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这位是我的妻舅,段常云。」霍烈笑著为艾远介绍。
他和艾远也算是相识沙场,他为国艾远则是为了他的妹妹,为了他的外甥。
不过,艾远为人正直,虽是商贾,却毫无奸诈之气。所以霍烈难得的,肯与人结
交,并成为至交。
「没想到这位就是段常云。」艾云笑著看向段常云,「本宫多谢你之前的相
助。」
「太後客气了,这是段某的荣幸。」嘴上是这麽说著,声音确实冷淡。
「太後不要见怪,臣的妻舅一向冷淡对人。」霍烈怕段常云的性子惹恼了太
後。
「无妨。」
「爹,飞儿想要御花园玩儿。」才六岁的小雪飞可坐不住了。
「飞儿乖,现在不可以。」对於这个唯一的女儿,艾远是宝贝的紧,可是现
在不可以。
「爹~ 人家要去拉!」小雪飞拉著艾远的手,不停地晃。
「来,飞儿,到姑姑这边来。」艾云看著这个唯一的侄女。
「姑姑,飞儿想去玩儿嘛~ 」小雪飞知道,姑姑最疼她,一定会答应的。
「好好好。大哥,你就让飞儿去吧,她还小,受不了这些的。」对待唯一的
亲人,艾云没有在後宫争斗时的心计与冷酷,只有宠溺。
「宇哥哥一起去~ 」小雪飞拉著龙拔宇的手。
「母後,儿臣可以去吗?」虽然只相差五岁,可是在宫中长大的龙拔宇早已
有了异於常人的人情世故。他一向疼爱这个唯一的妹妹,雪飞的天真是他不断的
互相倾轧中的安慰。
艾远看出妹妹的为难。知道她不放心雪飞一个人走开,但是此刻的龙拔宇不
能一个人离去的。
「霍兄,依小弟看,你的儿子与飞儿相近,不如让他们一起去御花园玩耍吧?」
艾远看著霍烈。
霍烈一下子就明白了。
「太後,皇上,就让小儿霍锡骥陪艾小姐去吧。」
「如此甚好!」
只有小雪飞撅著嘴,不开心的走了出去,把霍锡骥一个人丢在後面。
他们都知道,小雪飞想和龙拔宇玩。曾经,艾远和艾云也曾想过将两人凑成
一对,但是艾云却最後放弃了。她不希望自己唯一的侄女走她的路,雪飞如此的
可爱,应该有一个专情的人给她一个独一无二的。
艾云有些苦涩,有些宠爱的看著远去的雪飞。
艾远知道妹妹的心思,立刻和霍烈聊起了前方蛮夷的作乱,也算是带开了那
些不快。
「你不要跟著飞儿啦!」小雪飞对著身後的小男孩说。
「可是,是爹让我跟著你的啊。」小锡骥一步一步的跟著小雪飞。
「谁要你跟著飞儿!人家要宇哥哥啦!」小雪飞瞪了一直跟著她的小锡骥,
最後闷闷不乐的坐下了。
「你叫飞儿吗?」小锡骥看得出,雪飞不喜欢自己。但是,他却喜欢她。刚
才在大殿上,看著雪飞笑的像个可爱的娃娃,他就觉得好喜欢。
「不要你管啦!」雪飞不理他,玩著一旁的花朵。
「我叫霍锡骥,我可以叫你飞儿吗?」霍锡骥像是没有听到雪飞的不理睬一
般。
「不要!」雪飞不开心的转头。
「飞儿,你为什麽不开心呀?」毕竟比雪飞大了四岁,又是将军的儿子,自
然识人也有些的。他从小生在官宦之家,自然不想雪飞从小被呵护起来一般不解
世事了。
「宇哥哥都不和飞儿玩……」一想到这个,雪飞就不开心。毕竟年纪还小,
人家一问不开心,就全部说了出来。
「那我陪你玩,好不好?」霍锡骥虽然小,但是那一刻,却不想看到雪飞不
开心。
雪飞睁著圆圆的眼睛看著他,「宇哥哥以前也说陪飞儿玩的,可是他坏坏!
不赔飞儿了!」
「那飞儿叫我霍哥哥的话,我就永远陪飞儿玩,好不好?」
「真的吗?」小小的雪飞,只想有人陪她。
「真的。」
「打钩钩,骗人的是小狗狗。」雪飞伸出小指。
「打钩钩,霍哥哥骗你是小狗狗。」
「霍哥哥……」雪飞的甜甜的叫了,笑的好开心。
「飞儿。」霍锡骥也笑的好开心。
月光下,一堆两小无猜的孩童,定下了纯真的誓言。
「霍哥哥,你看!你看!那朵花花好漂亮!」小雪飞指著树上的一朵白花,
蹦蹦跳跳的。
「霍哥哥帮你去摘下来送给你,好不好?」霍锡骥一听小雪飞喜欢,立刻想
摘给她。
「好啊好啊!」雪飞兴奋的看著霍锡骥爬到树上。
『咻──啪』突然的声音,让雪飞的注意力望向了天空。
「哇!好漂亮!霍哥哥,你看!那里好多花花!」雪飞指著黑幕中的烟火。
「飞儿等著,霍哥哥把这朵花花摘下来,再给你去摘那朵花花,好不好?」
小小的霍锡骥哪懂得那是什麽,只想著是雪飞要的。
「好~ !」雪飞开心的跑过去看烟火。
「好美哦!」
「飞儿小心!」霍锡骥好不容易摘了花,却看见雪飞已经走到了湖边。
「啊!」
「飞儿!」
雪飞一个脚滑,眼见著就要掉入荷花池中。
突然,她感到自己被人抱住了。
「舅舅……」霍锡骥一看,原来是他的舅舅。
段常云不喜欢那种阿谀奉承,在霍锡骥他们离开後没多久,就借故也离开了。
本想到御花园中清净一下,却听到霍锡骥和雪飞童言童语的声音。他们的纯真,
是他早已没有的。
所以,当他听到霍锡骥的惊呼,立刻发现了雪飞快要掉入荷花池。运功,将
雪飞抱住。
「哇!大哥哥好厉害!会飞飞!」雪飞兴奋的拉著段常云。
「飞儿,他是霍哥哥的舅舅。」霍锡骥发现,舅舅的脸色,还是冷淡的。
「舅舅?」雪飞歪头想想,「那舅舅可以不可以带飞儿飞飞?飞儿想和刚才
一样飞飞。」雪飞就像是对著自己的爹爹一般,拉著段常云的手摇晃。
若是平时,段常云一定会拒绝。可是,看到雪飞纯真的期盼的眼神,最後还
是带著她飞了。
霍锡骥看著好不容易满足的雪飞,「飞儿喜欢飞飞,下次霍哥哥学会了,带
飞儿飞飞,好不好?」
「好啊好啊!」雪飞什麽都不懂,只知道飞飞很好玩。
「锡骥,待会儿带她回去。」段常云说完,放下雪飞,转身离开。
雪飞歪著头看看段常云离去的背影,又看看霍锡骥。
「飞儿,以後霍哥哥抱你飞飞,好不好?」小小的锡骥,不知道为何,不喜
欢舅舅抱著飞儿的样子。就像是,有人和他抢心爱的玩具一般。
「好!」
那一年,艾雪飞六岁,霍锡骥十岁。
那一年,段常云二十岁。
第08章妒忌终害己上
段常云开门,看到房内站著的冷清,还有一旁的冷然。但是,他一言不发,
走到床前。
「锡骥走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如此说。
雪飞看著他,眼中有些呆呆的。
突然惊醒,看著眼前的段常云。原来……一切不是在做梦!
「你……要不要先吃些东西?」段常云让自己表现出最温柔的样子,让自己
表现出最温柔的语气。
「不要……」雪飞终於开口,摇摇头,将头又埋进了膝盖间。
冷然在一旁看著,吃惊於段常云的表现。却又觉得正常,毕竟,他们都有愧
疚,都有错啊!
「云,先让她喝点水吧。」冷然倒了一杯茶,却已是冷的。用内力,将茶水
催温,递给段常云。
段常云接过茶杯,送至了雪飞唇边。
「先喝点水吧,今日,你应该未吃过任何东西。」段常云此刻觉得自己已经
完全不像自己了。但是,想起答应霍锡骥的事,看著此刻雪飞的无神,耐著所有
的性子,继续温柔以对。
雪飞不动,像是听不到一般,只是呆呆的看著床铺。
「艾雪飞……」段常云再次无奈的叹气,将茶杯放在一边,将她抱进了怀中。
雪飞突然被他抱住,开始挣扎,却听到。
「想哭就哭吧,你可以帮我当做是你的父亲。」
一句话,让雪飞积攒的泪,再一次决堤。
段常云只能抱著雪飞,让她抓著自己的前襟,不断的抽泣。泪水,已经将他
的衣衫浸湿。
冷然看到如此,知道此刻雪飞需要的是安静的发泄。
看向一旁的冷情,「我们出去吧。」
冷清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
为什麽!为什麽这个女孩子受尽了宠爱!
她从未看到过段常云如此温柔过!他竟然耐著性子哄她!甚至抱著她,让她
在他的怀中哭泣!这些,都是她遥想却得不到的!
她爱了他那麽久!为什麽,他却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那个叫做艾雪飞的女孩
子!只因为她是皇亲国戚?!就因为她长的倾国倾城?!
冷清像是没有听到冷然的话一般,一直死死的盯著艾雪飞。她恨她!嫉妒她!
她凭什麽可以得到段常云的温柔!自己同样也是受害人,为什麽得不到半点儿怜
惜!
「清儿,出去!」冷然看著她一动不动,准备拉她。
可是冷清就这麽死盯著雪飞。
雪飞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到有一只手开始抚著自己的背,为自己顺气。才
发现,自己竟然在段常云的怀里哭泣。
「呀!」一把推开了段常云,此刻雪飞的脸上有些红晕。
毕竟,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除了霍锡骥从未与男子亲近过。就算是
段常云是霍锡骥的舅舅,就算是他说过让她把他当做父亲。
「喝点水吧。」段常云拿起水杯,发现又冷了。运内力,催温以後递给雪飞。
雪飞不知道,有些窘迫,却接了过来,小口小口的喝了下去。
可是冷然和冷清却看的清楚。
冷清的嫉妒像是要燃烧了自己一般!为什麽?!段常云如此的对待艾雪飞?!
喝著水的雪飞,脑中开始清晰了。
若是自己当时没有冲动的掀起盖头,若是回到房中。那样子,他们就可以悄
悄的交换了,不是吗?若不是自己冲动,事情根本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不起……」雪飞轻轻的道歉。
段常云没有想到雪飞会道歉,而且她什麽错都没有啊!
「你没有做错什麽为何道歉?」段常云接过雪飞手中的杯子。
「如果不是我那麽冲动,是可以偷偷换回来的,对不对?」雪飞看到了一旁
的冷清,「对不起……」这一次,是对冷清,「如果不是我,你才是新娘子的。」
雪飞很愧疚,都是因为她的冲动,她那时候该冷静的思考的。
段常云和冷然,都被雪飞突然的道歉愣住了。他们以为,雪飞会责怪他们,
会将一切推在他们身上,毕竟是他们的错。但是,没有想到,她却责怪自己。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们。」段常云这一次,是真的温柔的告诉雪飞的。
雪飞不说话,只是低头发呆。段常云看她这样子,本想让她一人睡觉的念头
也打消了。想起刚才霍锡骥的话,或许她真的会做出些什麽事情来。
「然,你们先出去。」段常云决定先将雪飞安抚的睡著了再走。
冷然大概明白段常云的想法,此刻的雪飞,真的不能够一个人独处。
「走了。」冷然拉著冷清,想将她拉出去。
冷清却死也不动,只是看著雪飞。
雪飞也感受到了冷清的目光,她的目光像是要把自己杀死一般,让雪飞有些
害怕的缩了缩。毕竟,她只是一个千金小姐,根本不懂的任何的人心。
「你怎麽了?冷吗?」段常云没有注意後面冷清的眼神。
只以为,雪飞冷了。拉过了被子,将她裹住。
如果说,原本伤心的雪飞让段常云觉得愧疚。
那麽,雪飞的道歉,是真的让他觉得亏欠了。
他觉得,自己该补偿她。
毕竟,今日她该嫁给爱他的霍锡骥,而不是自己。
可是,他的动作,更加刺激了冷清。
冷清挣脱了冷然。
「段常云!你是不是被这个妖精迷惑了!」
第09章妒忌终害己下
「段常云,你是不是被这个妖精迷惑了!」
冷清的话,让雪飞害怕的看著她。也让冷然和段常云看著她。
「然,把他带出去!」
「我不出去!」冷清挣扎开来。
「段常云!我是那麽爱你!明知道你娶我根本不是爱我,我却还是愿意!」
冷清愤怒的指著雪飞,「可是!你却对这个贱人这麽温柔!你从来不对任何人这
样子的!」
「够了!冷清,出去!」因为她的话,段常云清楚的看到雪飞的颤抖。
他既然答应了锡骥要照顾雪飞,就不会食言。
「我不出去!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这个贱人迷惑了!你因为她长的那一张
狐狸精的脸!」嫉妒,让冷清失去了理智。忘了,段常云的脾气。
「冷清,你不要逼我!」段常云的声音越来越冷。
「够了!你跟我出去!」冷然想把冷清带走。
「我不走!我看你也一起被他迷惑了!她根本是个狐狸精!」冷清对著冷然
大吼。
「住口!」
『啪』冷然直接给了冷清一巴掌,「云只是照顾她三年,三年後你们依旧可
以成亲!现在,你立刻跟我出去!」
冷清怎麽都没有想到,冷然会为了艾雪飞打自己,至少她是这麽想的。
「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打我!」冷清指著雪飞。
雪飞咬著下唇,不发一言。她知道,因为自己,才让她不能嫁给段常云的。
所以,就算被她骂,从来就柔顺的雪飞也只能不语,低头将所有的委屈掩藏。从
小,她就是爹姑姑还有表哥捧在手心里面的,从来不骂她一句话。冷清的话,对
她而言,是最难堪的。
「滚!」这一次,段常云真的生气了。
他看到雪飞的眼泪,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只是,她低著头,不让任何人看见!
冷然也看得清楚。
就按照刚才的样子,很明显艾雪飞就是被呵护在手心里面长大的。冷清的话,
对她而言,根本是从未接受过的难堪。
「为了这个贱人,你打我?!」冷清看著冷然,「为了她,连你也要我滚!」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段常云的无情。
「冷清,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他没有动手,只因为她是冷然的妹妹。
「冷清!跟我出去!」冷然也看不下去了,「否则,你这辈子都不要想嫁给
云了!」
冷然当然知道段常云的脾气。
「没有也许!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娶她了!」这一回,段常云绝对的无情。
这句话,再一次刺激了冷清,她甩开冷然。
「因为她,是不是!就因为她,是不是!」此刻的冷清,若是冷静下来,就
会发现段常云对雪飞只是因为霍锡骥的托付而已,可是她已经失去了理智。
「你爱上她了!所以处处护著她,是不是!就因为她长的那副狐媚的样子!」
「出去!」段常云看到,床上的雪飞已经整个人蜷缩了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冷清像是疯了一般,冲到艾雪飞床前。
「啊……」雪飞被她突然抓起,惊讶之余。
突然,胸口一痛。
一口血,吐了出来,昏厥了过去。
『砰』段常云上前一掌,将冷清打到墙上。
「冷清!你竟敢伤她!」
谁都没有想到,已经妒忌的失去理智的冷清,竟然对著毫无武功的雪飞胸口
就是一掌。
「云!住手!」
冷然看著此刻欲将冷清置於死地的段常云!
「放手!我答应锡骥照顾艾雪飞,如今却被她伤了!她该死!」
「云!她毕竟我的妹妹!」冷然虽然也想杀了冷清,却想到了她是自己妹妹。
「云!让我先为艾雪飞看伤势!还好,她有裹著棉被,伤势也没有很重!」
或许是冷清失去了理智,所以出掌的功力只有几成。
「然!艾雪飞根本不会武功!就算如此,她也承受不了!」段常云不理会冷
清,而是焦急的看著脸色惨白的雪飞。
冷然也不敢怠慢,立刻查看伤势。
看著雪飞越来越虚弱,段常云也顾不得什麽,将她扶起就将自己的内力慢慢
的输给她。
「够了,云!够了!」在这样子下去,冷然怕段常云先内力尽失。
好不容易,雪飞的脸色恢复了一些。
冷然立刻施针,为雪飞受损的穴位修补。
段常云却走向冷清,那一掌段常云几乎用了全力,却没有打在她的要害。
「云!她是我妹妹!看在我的面子上!」冷然当然知道此刻段常云想干什麽。
段常云看著地上昏死的冷清,「我不杀她!但是,一切等艾雪飞醒来後,再
说!」她将冷清提起,将她关进了将军府的柴房,并让人看著。
冷然知道,却没有阻止。毕竟,段常云已经说过不杀她了。其他的,他管不
了也不想管。只是专心的替雪飞治疗。
第10章只求你守护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近半个月,所有人都忙著为那一场错婚善後,所以没有
人知道雪飞昏迷了。霍锡骥放心的将雪飞交给了段常云,他自己则是要压著痛苦,
每日奔波於那些朝臣家里及皇宫。这些日子,也不能回将军府。
每日,段常云都会为雪飞运功,帮助她疗伤。
「云,你准备怎麽处置清儿?」看著收回内力的段常云。
「等她醒了,应该问她。」段常云不想下决定。
「你……」冷然还想说什麽,突然看到床上的人儿有了动静。
雪飞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很痛,很虚弱。挣扎著,想要睁开眼睛。
「霍……哥哥……」
「你醒了吗?」段常云立刻上前。
雪飞慢慢的吃力的睁开眼,却看到是段常云和冷然的脸。
还未等雪飞说话,突然外面传来了霍锡骥的声音。多日的忙碌,终於打点好
了一切。霍锡骥是代表著艾远他们来看看雪飞的。
「这……是怎麽回事?!」霍锡骥几乎可以说是心痛的看著床上的雪飞。
「霍哥哥……」看到进门的霍锡骥,雪飞很开心。
「舅舅?!」霍锡骥有些无法原谅他。
「我说吧。」冷然看著一言不发的段常云,终究是开口了。
说完,包括虚弱的雪飞在内,都沈默了。
「她……是不是很……恨我?」雪飞觉得,冷清一定恨死自己了。毕竟,自
己夺走了她的一切!
「飞儿!她伤了你!你还管她恨不恨你做什麽!」霍锡骥动怒了,「我要告
诉皇上,让他做主!」
「锡骥!」冷然立刻开口,「冷清毕竟是我的妹妹,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霍锡骥绝对不原谅任何伤害雪飞的人。
冷清看著一言不发的段常云,看来冷清真的是救不了了。
「霍哥哥……」雪飞开口,「不要……怪她……」雪飞觉得,那个女子也是
很可怜的,「不要告诉,表哥……不如……交给我,好不好?」
「你……」霍锡骥还不明白雪飞的意思。
「霍哥哥……」雪飞现在的样子,异常虚弱。
「算了!」霍锡骥最终只能这麽说。
陪著雪飞好一会儿,看著她睡著了。
「舅舅,你们和我出来一下。」
霍锡骥、段常云和冷然走入凉亭。
「舅舅,你是不是为飞儿输了内力?」
「是。」段常云只是回答。
「怪不得,飞儿受的伤那麽重,却体内毫无损伤。」霍锡骥庆幸,自己相信
了舅舅。
「那……你们准备如何处置冷清?」霍锡骥问出了疑问。
段常云和冷然不解的看著霍锡骥。
「哎……别人不知飞儿,我还能不知道吗?」霍锡骥明白他们的疑惑,「飞
儿太善良,她觉得所有人都是好人。她说自己处置,只是为了救冷清罢了。等她
好了,也只是让人放了她罢了。飞儿从小,连对一个仆人大声都不会,又怎麽会
真的去处置谁。」
「那你的意思是什麽?」
段常云和冷然对於霍锡骥的话,有些诧异。难道那个艾雪飞真的如此的不谙
世事吗?就算别人伤了她,她还是不责怪任何人?
「飞儿不怪她,可是我绝对不允许冷清留下。」霍锡骥开门见山,「飞儿毫
无心机,根本不适合面对冷清。她有武功不说,而且人情世故比纯善的飞儿来说,
知道的太多了!谁能保证,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霍锡骥先吐了口气,再一次开口,「飞儿是我爱的人!若不是因为……」突
然觉得,多说无益,「反正,我决不允许任何可能伤害她的人在她身边。」
「我……」
「我会让人看著冷清。治好艾雪飞,我就带她离开!」冷然在段常云面前开
口。
他明白,段常云早已动了杀意,若是让他开口。或许,段常云会说亲自动手
杀了冷清的!
有了这句话,霍锡骥放心了。
看著雪飞房门的方向,霍锡骥留恋的看著。
「昨日,皇上已经诏告天下了……」霍锡骥的声音,有著悲伤。
「艾雪飞与段常云成婚……由皇上和太後,亲自赐婚……」说这些话,霍锡
骥觉得自己的心……好痛。
「三年後,我自会把她还给你。」段常云只能如此说。
「三年……还要三年……」霍锡骥的眼中,是深深的眷恋。「舅舅,请你答
应我,好好照顾飞儿……好好照顾她,好不好?无论飞儿做什麽,请你永远包容
她,好不好?飞儿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知道的。我真的很怕,她会受到伤害…
…」这一次,就已经让他意识到。在段常云的身边,除非他全力保护,否则雪飞
承受不起的!
「舅舅,请你答应我!」霍锡骥单膝跪下,只求段常云的承诺。
「锡骥!起来!我答应你!」段常云立刻扶起霍锡骥。终於明白,艾雪飞在
霍锡骥的心中有著何种重要的地位。
「谢谢舅舅。」霍锡骥知道,有这句承诺,雪飞不会受伤害的。
「舅舅,待飞儿好一些……记得进宫拜见太後和皇上……还有去艾府……」
霍锡骥的心,抽痛著。这些,本该是自己做的啊!和妻子归宁,和妻子进宫谢恩!
「锡骥,你今日为什麽说这些?」段常云觉得霍锡骥的话,像是在交代一般。
霍锡骥苦笑,「前些日子,西北蛮族作乱,我已经请旨出征了。」
「你……不是担心艾雪飞吗?怎麽会……」冷然在一旁,本不说话的,却听
到霍锡骥的这个决定,很是诧异。
「我不能留下!我怎麽能留啊!不要说三年!哪怕是三个月,我都坚持不了
啊!」霍锡骥的伤痛,很深很深,「我怕,我怕我自己控制不住!会带著飞儿远
走高飞!可是……不可以啊!若是如此,所有的人,如何面对天下!如何承受著
责难!」他恨不得带著雪飞一走了之,可是……太多的羁绊了……
三人无语,似乎,若有似无的,谁叹气了。
「舅舅……」好久,霍锡骥开口,「替我好好照顾飞儿……我……」看著房
门,「该走了……出征的事,先不要告诉飞儿……」
段常云点头,看著霍锡骥离去的背影。
许久,冷然开口,「云,你说那个艾雪飞真的如同霍锡骥说的,会原谅冷清
吗?」
段常云心头,掠过雪飞哭泣的容颜,以及刚才虚弱却坚定的容颜。一时无语,
只是静坐著。
次日,雪飞的侍女秀冬就被送来,伺候雪飞。雪飞自然高兴,好不容易见到
了熟悉的人。
第11章物是人非终离别
接下来的日子,雪飞每日都是乖乖的养病。
渐渐的,和段常云和冷然的关系也不再是那麽生疏了。她也开始称呼他们为
冷哥哥和段哥哥。冷然就如同霍锡骥一般,叫她飞儿。只是不知为何,段常云却
是叫她雪儿。
不过,雪飞一点都不介意,她倒是无所谓。
只是,这几日,霍锡骥却很少来了,这让她非常的不解。
「飞儿。」在凉亭中的她,突然听到了冷然的声音。
「冷哥哥。」转身,真的是他。
「我……」冷然看著雪飞,这麽多日子的相处,渐渐的让他对她的感觉变得
好奇怪。
直到最近,看到她和霍锡骥亲近,看到她叫段常云为段哥哥,心中的怒火就
开始上升。这才惊觉,他竟然已经爱上了她了!
可是,段常云昨晚却来找他。看来,他也是看出了啊!
他和雪飞,是不可能的!她爱的是霍锡骥,嫁的是段常云!无论是哪一个,
自己都不该的!
和段常云彻谈了一夜,或许他说的对。自己,该是离开了……
「冷哥哥,你怎麽了?」雪飞莫名的看著他一脸的悲伤。
「飞儿,明日我就要走了。」终於,冷然狠心的说出了这句话。
雪飞一愣,「冷哥哥,不多留一段时间吗?」私心的,她希望他多留著,至
少能和自己一起对弈品茶。
「我……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所以……」冷然只能找著借口,说服雪飞,
更是在说服自己!
「哦。」雪飞低下头,只能不说话了。
「我,会把冷清带走。你……」
「我知道了。」雪飞没有说话,反正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对那个女子如何。
冷然看著她的样子,恨不得告诉她,他不走了!他愿意留下!可是,立刻段
常云一句句的忠告在耳边响起。
「飞儿,这个给你。如果有事,就用它找我。」一个红色的小小令牌出现在
了雪飞面前,雪飞只能接过。
「这个……」
「我……我还要去整理,先,先走了。」说完,冷然是落荒而逃的。他是看
不得雪飞样子,看不得她不开心啊!
雪飞拿著那块令牌,看著冷然消失的方向。
冷哥哥,似乎不想看到自己……
雪飞不知道冷然的挣扎,只以为,他不想看到她了。心中,非常的不快乐。
谁知,第二日总走了冷然。雪飞却得知道一个让她几乎崩溃的消息。
「霍哥哥……走了……?」雪飞看著眼前的段常云,不敢置信。
「是。」段常云将那日与霍锡骥谈话告诉了雪飞。
「冷哥哥走了,现在……连霍哥哥都走了……」心中,一片苦涩。
段常云看著雪飞这样子,也不知道该是如何安慰。
雪飞知道,霍锡骥说的没有错,留下他在京都对他是一种折磨。可是,她是
多麽希望可以看到他!至少,这样子她还能有个安慰啊!
看著手中的信,是霍锡骥托段常云交给自己的。
「飞儿,不要伤心。等我三年,三年後必定来娶你。舅舅,会好好照顾你的。
快乐一点,好吗?」默默地念著最後的那句誓言,雪飞一整夜趴在了床上哭泣。
段常云只是在门外,听著叹息了。自己,到底是做了一件如何的错事啊!自
己对她,真的是愧疚的!
第二日,雪飞掩藏了所有的落寞和悲伤。打点著归宁以及回宫谢恩的事宜。
段常云也任由著雪飞,知道唯有如此她才可以忘记一些悲伤。
每日,雪飞都忙碌的直到晚上,慢慢的开始有些淡忘了离别的伤痛。至少,
霍锡骥会写信给他,至少现在爹、姑姑和表哥都在身边。
可是,一切的平静,在一个叫修的来後,打破了。
「雪儿……」段常云看著在亭中作画的雪飞,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想要这麽
叫她。
「段哥哥,你是不是有什麽话要对我说?」雪飞发现,自从他的大护法修来
了之後,他似乎一直想对自己说什麽。
「我宫中有些事情,所以……近日要赶回去。」终於,还是说了。
雪飞愣住了,她知道他的意思。自己,是要和他一切的!可是……
「一定……要回去吗?」
「恩。」
雪飞咬著唇,手中的笔一颤,留在了一大块墨迹。看著已经失败的画作,雪
飞放下了笔。
「我知道了,至少让我和姑姑还有爹他们道别一下……」雪飞终於还是那麽
说了。自己,现在是他的妻子,他对自己已经很照顾了。自己,是不该还有任何
要求了啊!
雪飞更加的忙碌了,忙著告别。一开始,艾远他们自然是不同意的。但是,
雪飞将他们劝服了。幸好,夜云宫离著京都也不远,他们也可以常常书信往来。
为了方便,段常云、雪飞、秀冬和修都坐著同一辆马车,飞驰的往夜云宫赶
去。
雪飞听著他们说到鬼行,说到似乎鬼行一直找夜云宫的麻烦。
她明白了,看来段常云是真的有急事了。
修早已见过了雪飞,本来他还在想著该不该在马车中谈论。却见段常云只是
示意他但说无妨。
他看著雪飞,不,应该是夫人,只是静静的听著,却什麽也不说。这几日的
相处,让他慢慢的觉得,这个夫人,似乎不错。至少,知书达理,不会和冷清一
样一直缠著宫主的!
再看宫主,似乎也对夫人特别的关心。
或许,虽然不知为何新娘会换人,但是可能是一段美好的姻缘!
看著马车外的景色,雪飞也不想再去听他们说著的那些自己不懂的事情。她
自然也不会知道修对她的看法。
不知道,夜云宫是什麽样子的?
雪飞心中默默地想著。
哪里,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接下里的日子,会是什麽样子?
或许是累了,或许是想得太多了。
慢慢的,雪飞靠著马车,意识开始模糊了。
渐渐的,进入了睡梦之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