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一。赴约(一)
丑时,夜飘雪,地上积了浅浅一层白雪,雪白如毯,往前转个弯,会看到雪
地上有着浅浅的脚印,唐诗平看脚印来的方向,面露一笑,跟在后面,没几步就
看到前方被一件紫金狐毛披风裹住全身,脚踝处露出蓝湖色裤装的女子,脚上的
绣鞋已被白雪浸湿,雪停了,夜深,女子拉了拉身上的披风想让自己再暖和一点,
站在转弯处踌躇不前,唐诗平的院子就在前面。
「玉珠小姐?」唐诗平上前,怕骜吓到她便往绕了一圈,从女子的斜前方走
来,让她可以一眼就看是谁「唐公子」大家闺秀出身的女子姿态大方行了一礼
唐诗平走近伸出手欲牵她,女子犹豫半刻便伸出手,唐诗平牵着她朝另一方
向走去,女子不解,唐诗平只笑,唐诗平带她往自己院子的偏院走去,他虽然没
带太多人出门,但也有两个丫头及三名小廝,女子也正因为这点,前来赴约却害
怕被人瞧见。偏院不过是离他住的正间隔了一个廊道,正好可以避开他的下人及
别院下人。
唐诗平牵着她走在雪地上,偶尔回头看她一眼,打开院落的侧门,领她走过
廊道,然后推开房门,房里早早烧了火盆十分暖和,暖气扑脸,女子的冻白的脸
色稍稍转红,唐诗平关上房门后伸手解开自己的披风,转过身见女子呆立,欲替
她解开披风的结,只见她一侧了身躲开,自己伸手解披风解下,然后神色不明又
带着紧张看着唐诗平。
不知是紧张还是离屋内火盆站的太近,没多久唐诗平看她原本冻白的脸色转
好,直到现在他看到她两颊被烘的红扑扑,让他心动的想伸手抚摸,两人站着对
视,唐诗平也不说话,上前又拉起她的手绕过火盆往屏风的软炕走去,唐诗平让
她坐在自己的身侧又倒了两杯茶水,示意她喝茶,唐诗平一直盯着她,很容易就
发现她小抖着手端起茶杯徐徐喝下,他也将茶端起一口喝下。
「不说话?」唐诗平问,他惹不住抬手轻碰了她的脸颊「这里不是你的住所」
她道出事实,也直接表明自己的不解「这里不会有人过来,来别院时严府每个房
间都整理过,这火盆是我准备的,小姐可以放心」唐诗平边讲边解她的疑惑「恩」
她轻应一声,见唐诗平直盯着她,别开视线看看屋内的环境、摆饰,然后视线落
在茶杯上,茶杯罢於软炕上的小几,小几离她很近,又可以不用与唐诗平对视,
就盯着茶杯看,唐诗平又是一笑,为她又斟了杯茶,她又显得不自在,眼神乱飘
然后发现小几上摆了一本书,唐诗平看她看着那本书,便侧头看她,伸手将书移
近,两个人侧坐转头往软坑里的小几同时看着书。
唐诗平没说话,只将书页打开,是一本画册,书页上画着一男一女同坐在宽
长的木床边,男子勾住女子的左手,女子斜靠男子身上,唐诗平停留片刻,见她
只看不说话,又翻开一页,这页上男女的鞋随意的摆在床上,男女已双双坐在宽
长的木床上,男子抱住女子的腰间将头靠近女子欲亲近,却也能看出女子娇躲别
开脸的模样。
「这是?」她看书上男女的亲近的动作,脸上难再淡定,转头看向唐诗平
「咱们的约定,上面画有你想知道的男女之事」唐诗平直接解释道「所以,我们
只需看这画册就好?」她问「恩」唐诗平随性的点点头,又伸手翻开下页,男子
双手环抱女子,将嘴蹙在女子的嘴上,她只看了一眼害羞的不敢再多看
「别羞,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好的女子,男子自然想亲近一二」唐诗
平将她侧开的身子拉过来,顺势将小几往炕沿移,让她转了半身后离自己再近一
些,没放开她,指在移到她身侧的小几说「你瞧,画里的女子是不是微起小嘴,
让男子亲近」,她闻言顺着手看了过去,她再次侧了身,这回变成背对唐诗平,
被画吸引没注意唐诗平的右手搁在她的右手臂上没有放开
「他们是夫妻吗?」她看着画问,然后她又看见女子也伸手环抱在男子腰际
「是,也不是,男女欢好不仅限於夫妻之间,男女间情愫暗生也会相互亲近」唐
诗平解释,然后伸起左手将小几上的画册再翻开一页,唐诗平倾身向前翻书,靠
她很近,她闻到唐诗平服饰上的的青竹味道,身后也有一股男子的热气传来,他
伸手的动作正好将她圈在怀中,好险,唐诗平翻书后就将手收了回去,她的心跳
突然跳的好快好快。
「再瞧瞧~」唐诗平看她因自己的靠近略显不自在,也不勉强,只撑在她身
后,让她看画
这一页没有男子,却是一名裸身的女子,她乍然一眼,吓了好大一跳,唐诗
平见状怕她躲,有意无意的将左手再次伸向小几,将画册拉近一些,「你瞧这女
子身姿甚美,世上男子见了都会喜欢」,见她害羞不言语又继续说道「这女子酥
胸压梅,微翘挺立」,唐诗平将放在小几的手收回却停留在她的胸前,轻放着,
没有任何动作,她见状想躲开,却被唐诗平微微施压锢在炕上,「我们再看看下
一页,恩?」唐诗平低语引着她翻书,下一页还是一名妇人之姿的裸身女子,女
子闭着眼两腿交叠睡在椅靠上,两乳相叠微微向下垂落,「瞧这女子硕美的丰乳,
其形好似两颗木瓜奶,真美,让人想咬上一口」,唐诗平的手不再静放,反而动
了起来,手在她的胸前缓慢地绕起小圆圈,她向后缩开身想躲去唐诗平的抚摸
「住。住手……住手好不好」她请求着「弄疼你了?」唐诗平坏坏的反问她「什。
什么……」她不解,怎么会这么问她「恩?疼?」唐诗平忽略她的请求,反而哄
着她回答他的问话「没有」她顺着唐诗平的问题,脑子烘烘乱乱,早忘了她方才
请他放开她的事情「再看看下一页?」唐诗平哄着她翻页,她依言动作
这页上多了一名男子,男子光裸,只能见双臂及双腿,因为男子坐在女子身
后,女子一样交叠着双腿,但胸前的两乳却被身后的男子双双捧在手心里,「你
瞧,这情景跟我们像不像?」唐诗平将放在她手臂的右手也伸前她的胸前,两手
覆在她的棉袄上,虽然隔着衣服,她还是感觉到此时的她,就像画页的女子,棉
袄下的双乳被唐公子双双捧住,她有些羞、有些怒,怎么就被他牵着走了,想躲
开他的手,往后只会靠唐公子更近,「唐公子……」她抿嘴细声喊着想起身,唐
公子又施力不让她起来,两手反倒开始在她胸前游走,「舒服吗?」她脸上火热
唰的一下漫延开来,唐公子坐在她身后,看她脖子微红,失笑一声,她听到他笑
她,想回头瞪人,却不想转到一半,唐公子居然低下头在她脖子处亲了一口,她
吞了一口唾沫,颤抖着双肩想躲开他的亲吻,可他亲的好温柔,来来回回在她脖
颈吮着,又感觉到他伸了舌舔她的肌肤,她抖的不能自己,唐诗平发现后双手紧
收也停下亲吻,稍稍用力的将她抱在怀中,试图安抚她的紧张与不安。
一盏茶后,她冷静下来了,身子不再颤抖,气息也稳了下来,唐公子的头垂
放在她的肩上,开口「好些了吗?」热气喷在她脖上的肌肤,她又乱了气息,
「我们再看看其他的?好吗?」她点点头,对方才唐公子的举动难说排斥,反而
在平静下来后,她很渴望唐公子能继续。
画册的后十页都是女子裸身的图案,各有风情,偶有男子裸身相伴,但只有
男子手、脚、背……等等,她静静的一页页看,然后她发现在她翻页看画时,唐
公子一手覆着她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的胸前,她没躲任他抱在怀里,她知道她的
背早早就紧靠在唐公子的胸膛上,她觉得她落入他的陷阱,引她一步步接受他的
亲近,就像他开始时说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好的女子,男子都想亲近一二』,
而她,渐渐也想与他亲近。
她专心的看一页一页的画,唐公子时而低语解说,时而埋头吻上她的肌肤,
她完全放任身体沉迷在唐公子怀抱里,即紧张又期待,等她想再翻到下一页时,
唐诗平开口「别翻」,她闻言停下手,唐公子又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少了画册
的注意力,这个亲吻显得特别明显,她惊得一躲,随后发现,她胸口前的衣襟半
开,露出棉袄里雪白的小兜,她低头睁圆眼,愣住!
唐诗平并没有停下他的动作,反而将手往小兜里伸,一掌就揪住她的小乳不
放,突然的碰触令她回神,「不,不要!」挣扎的想摆脱他的怀抱,「住手,求
求你,住手」两手扯住唐公子的手,想请他的手从她的身上移开,唐诗平不放,
反而探入更深,一手在腰,一手碰触着她的嫩滑的肌肤,放开她的小乳滑进她的
腋下紧紧拥着,「好香」唐诗平将头埋在她的颈处深深吸了一口
挣不开,然后只得放弃,他又更进一步的、大胆的抚摸她的肌肤,腋下被他
轻抚的发痒,发痒令她难受,她缩着右肩想阻止他的手,他也不留恋,回手又抚
上她的小乳,揉着她的玉乳问她「喜欢吗?」,轻轻一捏玉乳上的肌肤「有捏疼
你吗?」她头一次被男子摸着身子,听见他的问话,不敢言语,像方纔一样,感
觉很美好,一对小乳头一次被抚摸令她十分着迷,不想他放开手。
她又再次放任自己,伸出手欲翻画册,唐诗平开口「别翻,你看了会怕的」,
「什么?」她闻言,但手已来不停下,画册已翻了新页
那是一开始坐在宽木床上的男女,男女的衣裳、衣裤、还有女子的褺裤、红
肚兜凌乱的撒在床下,此时他们裸着身子相交相拥,看的见女子的乳房被男子压
在身下,男子的下身覆近女子张开着两腿间。她没想到会看到这种景象。
「他们在交欢,你见过吗?在你偷瞧的时候」画册摊开平放,他解释着,继
续抚摸她的小乳,左乳摸完换右乳,被唐公子摸的好舒服,她闻言不自在却老实
的点头,「你还看见什么?」唐诗平不知道她知道哪些事情便出言询问,她摇头,
因为她还是不解,所以只能摇头。
唐诗平怕吓着她,放开在她衣襟里的手,也放松了对她的拥抱,拿起茶壶斟
了两杯茶,他端起一杯自己喝了,茶凉了,她见他喝,她也端起另一杯喝下,凉
爽的茶让她回了神,想起刚方发生的一切,她感到不可思议。
然后他转过她的身子,解开她的棉袄后,看见她胸前戴着一只月牙白的项炼,
是木制的;而她看着唐公子脱去她的衣物,只留一件松开的雪白小兜,两乳半露,
她与唐公子对视,唐公子俯下头,在她的左乳用力的吮了一口,她吃痛,想推开
唐公子,吸吮完他就放开她,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左乳上面被吮的鲜红,身子早
就泛红,她轻喘,然后又看唐公子再次俯下头,他不再用力吮她的乳,反而像刚
才吻她的脖子一样,一口一口的亲着,她的乳尖被唐公子含进了嘴里,她的乳尖
被唐公子舌挑逗着,她举起双手抱着唐公子的头,娇喘,她只能娇喘。
「阿~」她忍不住了,很矜持地小小的娇吟一声,唐诗平还是听见了,他耳
根也是一红,小腹的热流向下狂窜,她的娇吟是天上传来的天悦,他刚刚好像是
在吸吮她的乳尖,惹得她娇吟?他心想,然后换了一乳含进嘴里,再次吸吮「阿~~」
她娇喘又娇吟,环住他的双手在颤抖,他很喜欢又满意,只是她的娇吟让他股间
的肉棒硬了,他伸手脱掉她的小兜,将两乳展立在他眼前,「好美,雪白的肌肤」
「别看~~」她双手环抱想遮挡他的视线,这次他没拒绝,往软坑里坐着,
看着她坐在坑前,半裸的身躯,唐诗平做了决定,明日,明日就让小廝回去禀母
亲,让母亲赶紧到严府替他说亲事,他想娶眼前的女子做结发妻子。
「玉珠过来~」他轻唤她,伸手等她靠近,她听见唐公子叫她,她犹豫片刻,
张口想说话,最后还是没说,只见他不勉强静静等着,然后他等到了,她将小手
放在他的大掌上,他一握一施力就将她往怀里一带,又覆手抚摸她的玉乳。
腿间勃涨而立,唐诗平很想舒解一番,又不能在今晚就将她吃了,更不可能
当着她的面自撸起来,美人在怀,第一次这么难堪,最后他起身拉起她的手说
「摸摸我,恩?玉珠摸摸我」,然后将她的手覆在坚挺上。
一开始她没看见唐公子让她摸到什么,只觉得有个粗长的硬条在她手心底下,
顺着手看去,看见她的手在唐公子的衣裤上,而那个粗硬就在那,她心惊,想抽
回来,但唐公子紧紧抓着,不容她拒绝「摸摸它,难受的紧」,闻言她睁大了眼,
看着唐公子拉着她的手在粗硬的长条物上来回抚摸,耳里传来唐公子的嘶喘,她
知道那是男子的子孙根,唐公子情动了,想要她的慰藉。
微松手,见她没收回,依然抚摸着他的硬挺,重新摸回她的小乳,感觉真好,
她将他摸的好舒坦,唐诗平闭上眼,在脑海中淫意着与她欢好的景象,等再张开
眼,他难忍,再这样下去,他只会将她吃了,将她的手抓回,他举起茶壶一饮而
尽,冰冷的茶灭去一点他的欲火,还不到时候,他不想吓到她,然后帮她将衣裳
一一穿戴好,「时辰不早了,今日到这里吧,我送你回去」
「恩,唐公子,我……」她柔顺的点头,然后看着他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
「明晚一样丑时,一样的转弯处,我等你」唐诗平不是请求,而是说着不容她拒
绝的邀约「我,我有话要跟你说」她再次开口
「明日吧,有话我们明日再谈,好吗?」唐诗平胯间的欲望还没消减,他现
在只想赶快送走玉珠「我……恩」她走向软炕,走到房门前等他
唐诗平尽力退去胯间的硬挺,然后抓了披风穿上,掩去尴尬,领了她走出房
门,大口大口的吸着寒冷的空气,稍稍好些,外头夜色依然浓,唐诗平牵她的手
离开他的院子,然后将她送回她的院子,她也是从侧门偷溜出来的,那里没人,
唐诗平看着她偷摸的溜进小门前,回首,对着他挥了挥手,然后离去,不禁失笑,
这胆大的女孩子。
**************
房里另一位焦虑不安的女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听见动静连忙起床,伸手拉
开帐幔。
「怎么这么晚!」
「你没睡?」
「拜託,你没回来,我怎么睡的着!」
「恩」
「恩?你见到唐公子了?」
「恩」
「恩??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怕什么?」回来的女子脱去衣物,跨过在床上的女子躺在里面就要睡下
「等,你这是怎么了!」她指着她脖颈处的红痕
「恩?」紧张的覆手遮掩「我看,把手拿开」她命令她拿开手,然后看到一
抹红痕「这红痕是哪来的???」
睡间里间的女子翻了眼,想到刚才唐公子在她脖颈的举动,隐约知道红痕是
怎么来的,她将锦被拉起将自己埋在里面,不想再说话,今晚的一切太颠覆她的
所知所觉,而她却觉得美好万分「喂~~~你倒是说阿~」
「睡吧,好睏,我累了」被里传来声音,然后翻过身不理她「……」
隔日清晨,她俩都起了大早,也不唤丫头进屋,俩个人自行穿戴好,然后听
她说起昨夜发生的事,没有说最后唐公子要求她抚摸他的子孙根一事,她羞红了
脸就说不下去,而她也羞红了脸听不下去,她替她抹上药,又用胭脂将红痕加以
遮掩,幸好是冬季,袄子皆是立领的,只要不近看不脱下袄子,不会有人发现,
当然她也发现她的一对前乳一样有着红痕,两个人坐在妆枱前各自若有所思。
等到丫头们来唤起,她们才让丫头进屋服侍她们洗脸,头一次见两位小姐穿
戴衣裳,丫头们各各诧异,但小姐们没有说话,她们也不敢多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