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夏夜的春田)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前线-仲夏夜幕
这是手游-少女前线的同人作品,故事里面全部都是讲述一名指挥官与他辖
下的兵器「战术人型」之间的故事,走的是绝对的纯爱(调教?)风格,希望能
推更多人入坑!
如果有玩少前的指挥官想要点下篇的人型的话也可以告诉我,还希望能有人
多多回应。
出场人物:指挥官:不愿具名的战术指挥官,今年满29岁的年纪,处理事
情的态度是乾净俐落,面对战术人形秉持着极为複杂的情感,却在一次次的交和
过程中逐渐模糊了对人的定义。
步枪战术人形-春田:指挥官早期的副官人选,由於实力并不如第一线人员
而早早退出战场成为管理内勤的后备人员,然而可靠又亲切的个性依旧是许多人
形以及指挥官的靠山。
那些只是机械,毫无生命的钢铁包覆着人工的肌肤与肌肉,用数据做出的心
智。
这么想的男人们,却在战场上对这些机械卸下了他们最脆弱的心灵。
依旧是燠热的仲夏季节,蝉鸣声伴随着热风一同送上茶几边缘,吹动着那满
叠案牍公文。
镇守这个驻紮地的指挥官依旧振笔直书,处理着每一份繁杂的公文报告,汗
水在那卡其色制服与背部之间湿成了一大片,湿泞泞的毛巾就放在一旁的地板上,
看样子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本的擦汗作用。
战间期来得如此突然,一连有两个星期没有任何战争迹象,铁血也撤出了指
挥官所在的驻紮地向后撤退,战场突然迎来一片祥和的状态。
墨水消耗的速度超越了子弹,一份份申请重建的信函也在此时蜂涌而出,四
处都有名为战术人型的机械少女在驻区进行灾后重建,连带地原本不需要应付的
文书做也在此时加剧。
只看见钢笔在最后一张报表上头仔细地写上了最近一次的搜索结果,指挥官
忍不住呼出一口气,将整叠的公文拿起,在茶几上轻轻敲了几下做个整理,随即
放入茶几旁的公事包里面,牢牢地扣好了金属扣子。
结实的身体倒卧在木头地板上,残阳从自己跟前的窗子映照下来,在茶几上
留下一点痕迹,但也逐渐被拉向窗外,缓缓消逝。
古老的闹钟敲响了代表七点的钟响,疲劳的心灵伴随着微微瞇上的眼睛开始
逐步沉淀,僵直的肌肉也趁着这时候舒展开来,此时的男人就像头慵懒的大狗一
般笨拙而懒散的躺着,打起盹儿。
「指挥官,您还在工作吗?」
孰悉的声音伴随敲门声传入耳哩,打断了男人的假寐,当他慌慌张张睁开眼
睛的时候,只看见一张温和的笑颜正轻巧巧地从门缝见探出来,手上还拿着饭糰
与茶壶的样子。
「春田?」
「呵呵,看样子是顺利完成作业了呢,真是了不起呢。」
一身典雅的军礼服随着银铃般的笑声摇摆着,战术人形-春田静静跪坐在指
挥官的身边,将放有饭糰与茶水的盘子放在木地板上,轻轻推向了盘腿坐着的男
人身边。
「在这盛夏季节不补充水分养分可是不行的。」无比温暖的笑容,被白色绢
手套捧着的水杯轻巧巧来到指挥官面前,听着她说到:「请用,这是我春田替您
准备的一点小心意。」
一如往常的贴心。
送上来的水里面还带着一点点鹹味,正好补充了因为流汗失去的盐分,配着
带有鹹味的饭糰更是一绝。
咀嚼着带来的饭糰,耗光脑力后的身体迫切地想要补充热量的渴望,所幸顾
不得形象地大口将这些饭糰塞入口中,猛灌着递上来的茶水,居然在片刻之间就
把捏好的饭糰给吞噬殆尽了。
已经有多久没这样悠闲了呢?
一旁的春田就像是在观赏着什么有趣事物一般观赏着,并肩坐着的两人像是
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的时刻一样,一路凿战至今的两人既是战友也是恋人,对他
们而言弥足珍贵的不是那些喧嚣吵闹的欢乐,而是这至今为止罕见的宁静。
「啊!」
「怎么了?春田。」
「没什么,请您暂时不要动喔,指挥官。」
纤细的手指突然伸到指挥官的嘴角旁边,将一粒黏在嘴旁的饭粒揩去,随即
送入自己口中,少女似乎对这动作没有什么芥蒂一样熟练自在,却不知道在旁人
眼中是多么的可爱。
咕噜。
看到这个动作的指挥官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视线全都被那动人的唇瓣吸引过
去,看着那吮吸着手指的动作,一片水嫩的粉红微微颤抖着,直到手指拉着条晶
亮的唾液从嘴唇间离开为止。
或许是视线上太过放肆,回过神来的春田看到指挥官紧紧盯着自己的样子也
感到不好意思,脸颊上修地泛起一点红晕,稍微侧过脸庞期期艾艾地说着。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就……」
微微别过头去的发鬓间露出了一点洁白,那纤细的颈子就像白玉工艺一般透
着乳白的色泽,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地诱人。
好美────────!
脑袋突然旋转了起来,指挥官只觉得脑袋微微有些晕眩,不自觉地伸出手,
抚摸上那粉嫩嫩的脸颊。
春田像是被这行为稍稍吓到一般,当右手指触及到皮肤时微微跳动了一下,
不过随即便温顺地令其触碰自己的脸颊,感受着手指指间慢慢向下滑去,直到自
己的颈子上头,涩涩摩擦着。
「春田。」
「那个,才刚吃完饭……」
「不喜欢么?」
「不,只是有些意外而已。」
「若是觉得不喜欢就说吧,勉强做这些并不是我喜欢的。」
「不……」
双手轻轻抓住了指挥官伸出来抚摸自己的手,此时的春田只是静静地用自己
的双手引导着指挥官,脸颊在那右手上微微摩擦着,闭上眼睛享受。
答案似乎是很明显的。
指挥官的手览到春田的后脑勺,施了点力将春田拉入了怀抱中,轻轻碰触彼
此的鼻尖,这样温存一小阵子,这才侵略性地将嘴凑上去亲吻对方的唇瓣。
看着眼前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男人的手抚摸着那一头如麦穗般成黄色的长发,
如同顶级的丝线般细緻滑顺,一阵淡淡的体香从那白皙颈子间传来,撩起了腹部
下方的炽热。
试探性地伸出舌头,牙齿微微咬着春田有些胆怯的舌尖,吸吮着对方嘴中不
断流出的唾液,感受到舌尖的颤抖稍停后才放开,让自己的舌头交缠上去,缠绕
着这柔软,逐渐带领着春田融入这个情境,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忘情地拥吻着。
春田的身体逐渐靠了上来,跨坐在指挥官身上,那对丰满的乳房透过布料微
微压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汗水微微泌出,发情的味道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瀰漫着,
贪婪地索取彼此。
良久,两人的唇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晶莹的唾腺从彼此的口中搭成一条桥连
到对方嘴哩,随着有些激烈的喘息被吹散开来。
「这份吻的确是激情呢……」那近在咫尺的笑靥看上去是那样的迷人,才刚
刚接触过的唇瓣此时微微颤抖着,那纤细的颈子此时又向前靠着男人的肩膀,耳
语着:「指挥官,可能我春田也在微微幻想着这个时刻也不一定喔。」
咕噜!
指挥官又吞下一口唾液,不是因为震惊而已,更是因为那套着白绢手套的手
指此时正隔着裤子撩拨着自己逐渐炙热的下身。
「我们不是人类,也无法说清这份喜爱是人工智能又或是演算之外的意外。」
耳语声中亦带着喘息,一抹动情的红在春田的脸上晕开,一边挑逗着说:「但是,
您却对待我们如同一个人一般,对於一个随时可被取代的工具来说,那已经是我
们不该企求的幸福了。」
「我从没有把你们当作机械……你们随时有权利拒绝我。」
「我知道呦,因为这样才不只是春田,整个指挥所的大家都是爱着您的,以
您所知道的所谓女人的身分。」
手劲逐渐加大,阴茎也在那熟练的摩擦之中变得坚挺巨大,变得想要狠狠蹂
躏眼前这贤淑的肉体,用最粗暴的方式。
夏夜的热总是令人感到晕眩,高涨的情欲逐渐催化着兽性,对那令人怜惜的
脸庞兴起了征服的欲望,指挥官用大拇指与食指微微托起了春田的下巴让她正视
着自己。
灯光下,少女的眼底像沾了层雾水般变得朦胧迷离,头发也散乱开披散在肩
上、背上,四肢撑着地板的样子好像柔顺的家猫一样可爱,也激起男人心里的控
制欲望。
「含着,春田。」
「是,指挥官。」
那张清丽的脸庞没有犹豫地微笑着,缓缓朝着随意坐着的指挥官身体下方前
进,那柔软的身躯也逐渐趴伏着,像是头啃食食物的雌犬一般姿态。
洁白的贝齿咬着卡其裤的拉炼将他拉下,凝视着已经因为高涨而从内裤中露
出的坚挺阴茎,从根部被那双绢布手套捧着、抚摸着,感觉到阳具发出的热气喷
发在脸颊旁,一抹羞涩的神情从春田的脸上一闪而过,但还是用唇瓣亲吻着龟头,
就像是呵护着什么易碎的宝物一般吻着,直到龟头上便的湿润发亮,这才张开自
己的嘴巴将那坚挺发热的龟头含住。
「唔────!」
湿润的唇含住龟头,绕着龟头后段缓缓旋转,这让指挥官忍不住地发出呻吟
声,伸手抚摸着春田的头发,感受着如同蛇一般的舌头在自己的阴茎上缠绕着,
一边看着胯下女子那妩媚的表情。
羞涩的表情随着吞入的动作逐渐消失,紧张的情绪似乎也被调整过来,舌头
轻轻扫过了马眼带来微微的酸涩感,开始慢慢地深入,小幅度有规律地摆动着自
己的脑袋,指挥官只感觉那湿润紧紧扣着龟头,又窄又紧地刺激着,舒服地令人
颤抖。
还想要再多一点。
欲望烧得更加炽热,手掌轻轻按压着春田的后脑勺,让那张可爱的小嘴吃尽
更多的阴茎,惹来了一小点嗔怪的眼神,然而少女还是乖乖地含着,那漂亮的瓜
子脸微微陷了下去,吸着阳具的力量也逐渐增幅,令人欲罢不能地想要射精。
光线照的被唾液包覆的阴茎闪闪发亮,不时少女也会将阴茎从嘴里面吐出,
转而舔舐着根部与睾丸,将整根阴茎一丝不苟地侍候着,眼睛也时不时地看向指
挥官,露出了一点平常看不见的淫浪,嘴唇再次贴上了龟头,舌头扫过的一瞬间,
突然地向下一口气把阴茎全塞进了口中。
齐根没入!
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激烈的指挥官稍微吓了一跳,紧紧抿着下唇避免那突如
其来的快感让自己当场缴械,然而春田却像是鼓足了劲一样,积极地将原本完全
难以吞嚥的阴茎塞入口中,小舌不断地挑逗着逐渐敏感的阴茎,吞嚥之际,喉间
那狭窄紧实的就像小穴一般挤压着龟头,将男人的欲火催生到最极限的程度!
激烈的深喉吮吸着,每一下都将那美丽的脸庞埋进那一丛阴毛之中,因为吞
嚥的痛苦让几滴泪珠都流淌在眼角旁边,然而春田却依旧努力地将每一次都使劲
地侍候着,不时又浅浅地吸着龟头,将阴茎侧贴着脸庞显露出形状,那双眼睛则
看着呼吸愈来愈急促的指挥官。
「春田,我要────」
「呜!」
灼热的感觉瞬间从身体内部喷发出来,指挥官紧紧地闭着眼,感受手掌之下
的小脑袋正全心全意地接受着这滚烫,小声呢喃着。
「先别喝下去。」
胯下的女子没有任何言语,然而阴茎上却感觉到一阵阵愉快的吮吸,无声的
空间里只听到喉头不断咕噜咕噜地发出淫靡的声响,却是将保留在尿道的精液完
全吸进了春田的嘴巴里面。
看着张开眼睛瞧着自己的少女双唇缓缓离开了自己有些疲惫的阴茎,随兴靠
着墙壁的指挥官还是一样用两根手指抬起春田的脑袋,看着那柔媚的眸子与有些
鼓胀的腮帮子,指示着下一个动作。
「张开嘴巴。」
春田温顺地张开了嘴,鲜红的嘴里头残留着那辆浓稠的白色精液,喘着甘甜
淫靡的气息,在指挥官面前展露出来。
「吞下去。」
闭上了嘴,从手指指间感受到眼前的少女喉头间的鼓动,再次张开嘴的时候,
那些腥臭的精液已经全数被吸进肚子里面。
好美丽。
从欲火中稍稍醒来的指挥官看着眼前眼神迷离的春田,看着她犹如猫一般缓
缓爬到自己靠坐的身子上,浑圆的屁股隔着裙子轻轻摩擦着刚射精完的阴茎,一
阵阵有些粗糙的摩擦再次带来了不可思议的感觉,被性欲给掳掠了心智的人型俯
身吻上了指挥官的脖子,解开了一颗颗扣子。
衬衫被解开,舌头逐渐从颈子上滑了下来,沿着锁骨与胸肌来到了乳头上,
湿润柔软地抚弄着指挥官的身体,手指也轻轻搓弄着有些软下来的阴茎,想要让
这才刚刚设经过的身体再次催化出对自己的情欲。
「春田?」
「指挥官,现在已经不能叫停了喔。」
那不是平时所见到的温和笑容,抚媚的笑容配着急促的呼吸声,此时的春田
已经因为性欲变得主动,期待着真正的性交。
礼服一般的上衣被解开了,圆润的胸部此时像是解开封印一般,随着白色蕾
丝胸罩暴露在空气之中,下身的裤裙也被褪的只剩下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守护
着少女最后一点禁地。
光线下那柔软的身躯通体没有分毫赘肉,细嫩的不像上过战场,一点阴影在
双腿之间形成,显得那已经充血的阴阜饱满肥美,只等待着阴茎的插入。
「指挥官,感觉到这副身体……不,即使是机械的心灵也好,都正对您诉说
着强烈的渴望吗?」光线异样炫目,背光的视野中看不见少女此时的全貌,只能
听着那因为情欲而鹹湿的话语:「请您插进去吧,指挥官……」
头还是很晕。
轻轻把少女推倒在地上,然而刚刚又恢复勃起的指挥官却并不急着插入,反
倒是轻轻触碰着春田的脸颊,一路滑落到肩胛骨,牙齿轻轻咬着那对弹性十足的
乳房,把原本就起了情欲的春田弄的一阵颤抖。
「指挥官?」
「就当作让我舒服的回礼,我也来让你舒服一点。」知晓这个时候还没办法
重振雄风的指挥官并不急着插入,反而是用双手与舌头爱抚着那滚烫的身躯,试
图夺回主导权:「让我来,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慢慢地放松……」
「这样……」
「不要害怕,会没事的。」
那双手抚摸着带着滚烫的女颜,对这身躯也是花尽心思地带领着她,轻柔的
指尖就像羽毛一样搔过少女的脸颊一直滑到锁骨上,就像蚂蚁爬过一样酥痒,男
人正用细腻的手法、缓慢的爱抚、还有被人拥在怀中的温暖领着春田春田爬上高
潮。
「呜……啊……」
从指尖带来的敏感逐渐从脸颊与颈子蔓延下去时,春田忍不住呻吟起来,这
样细緻的爱抚目的就是增加了少女本身身体的敏感度,只看她微微扭动自己甘美
的身躯,逐渐迷离的眼睛无意间对上了指挥官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珠,春田在一瞬
间就读懂了男人心里在想什么。
他想要自己主动向他寻欢。
虽然感到羞耻,但却身体却非常放松,一股酥麻的感觉就像要让人尿出来一
般,手指却四处游移在身躯上,那指尖就像用羽毛轻轻搔痒一般撩拨着每处细嫩
的肌肤,刺激着每处敏感带,而当指挥官愈来愈往深邃地带迈进时,的身体也变
得通红,小嘴不住地喘着气,光是磨擦着棉被也能让粉色的阴部出水。
不,不行了。
青涩的躯体根本禁不起老手的挑逗,春田就像是放弃一般,她用双手圈住了
青年的脖子,使劲地将他拉向自己身边,在耳边轻声地说。
「可以了吧,插进来。」
细弱的声音在指挥官耳边响起,那精细且持续地爱抚稍微顿了一顿,女孩突
然感觉到脸颊被亲了一下,紧接着就感觉到乳头传来一阵酥麻的啮咬,那感觉让
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压抑但又舒畅的呻吟,看着指挥官那张带着微笑的脸庞。
「不要太着急喔。」
狡猾的傢伙。
心底这样抱怨,被持续爱抚地春田使劲地咬住牙齿避免自己发出声音,然而
唾液却忍不住地从嘴角留下,一道银白的细线就这样不受控制地沾黏在棉被上。
「请不要再……欺负人,插进来,请林快一点插紧来!」
「语无伦次的春田也很可爱喔,我很喜欢。」
「怎么这样……呀───!请不要咬着耳朵……很敏感。」
而就连这样的坚持也支撑不了多久,不过又是片刻的爱抚就让安琪莉失神地
张开嘴巴发出呻吟声,鲜红了小舌头也身了出来,青年凑上前去给了她一个深吻,
紧紧地揪住了她的舌头。
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动作,春田就迎来了更深的快感,就像尿一样的淫水逐渐
一散开来,这让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淫靡的味道,也让她羞红了脸。
男人低下头又吻了她一下,手指在阴核缓慢地按摩着,直到水份充足后才逐
渐深入那狭窄的花境,探触着女孩的G点。
「咕咿────!」
随着那温柔的搅动,春田的身体也跟着不断地扭动,小嘴反射性地张开到发
出无声的欢愉,只是无助地被索求着,烛光之下,那躺在床上的躯体只能无助地
扭动,享受这绝伦的欢愉地狱。
突然,被吻着的春田睁大了眼睛,与刚刚那种温顺的态度不同,身体强烈地
颤抖着,小穴也不断收缩夹住进逼的手指,就像是不想把手指给抽出去一般。
找到了呢,这句身躯的敏感地带。
看到这般情景的指挥官更是加紧脚步地挖弄着小穴内的软肉,春田指觉得身
体内部泛起一阵阵恐怖的泄意,然而被男人爱抚过的身体却像是极度渴望这绝伦
的快感一般任凭其摆佈着,沖刷着最后一点淑女的矜持。
「指挥官,停下来,求求你快停下来啊────!」
「安心喔春田,很舒服的。」
「不要,好可怕的感觉,小穴要,小穴要尿出来了啊──────!」
强烈的水柱从阴道中喷发出来,喷溅在办公的地板上,湿成了一小摊的水洼,
也彻底溅湿了指挥官的手。
兀自喘息着,将手挡在自己的脸上试图不让指挥官看到此时此库恍惚的表情,
然而那只手却被无情地拿开,露出底下那失神喘息的表情。
是自己的淫水。
已经被情欲给调教的差不多的春田根本没有想太多,只是将那几根手指含入
嘴中,细细品味着自己所流淌出的味道,看的指挥官欲火再次被点燃,下体也随
之充血肿胀。
「春田,你还真是淫荡呢。」
「哈……哈哈………」
「已经说不出话来吗?还要在锻炼一下呢。」捧着那张失神的小脸蛋观赏着,
下身此时也反应过来,热气腾腾地对着那不断漏出爱液的小穴:「真可爱啊,我
的春田。」
敏感的身体用正常体位或后背位都不对,唯有更加令少女放松的体位才能让
她达到更加绝顶的高潮。
将那瘫软的身体抱入怀中,犹如观音座莲一般的姿势,让龟头插入了阴道口,
缓缓地摩擦着,这又让原本敏感的身躯泛起一阵抖动,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要来了喔。」
耳语着,一边轻轻抚弄春田的小脑袋消除她的紧张与僵硬,下身也缓缓侵入
阴道之中,指挥官指感觉身上的少女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光是这样似乎就带来的
恐怖的快感一般。
跟刚刚狂风暴雨一般的爱抚不同,此时的阴茎却是缓缓磨着阴道的每一处,
刮着肉壁时就像被无数的吸盘给沾黏着,挤压着让阴茎寸步难行,不难想像女方
此时的身体是处在如何的高潮之中。
优秀的性爱是让前戏与正戏有着相同的时间与专注,优秀的前戏足以令女伴
在性爱的过程中更加敏感,透过刺激着每一寸的肌肤来达到全身都变成敏感地,
光是如此在做爱之中那怕不刻意抽动身体也能令对方感受到绝伦的快感,这也是
让男人在射精后需要迅速重整旗鼓的方法之一。
「指挥官,小穴里面……小穴里面好舒服啊!」
小幅度地抽插开始摆动,春田的呻吟声再次传来,紧紧抱着指挥官的脖子与
她热烈地拥吻在一块,阴道也像受着刺激一样狂地收缩想榨取那新鲜的精液,交
何处早已是氾滥成灾。
也不知道当初创造者的想法根源,指挥官所交合过的每个人形都拥有着异常
狭窄的阴道,甚至像春田这样极容易出水的体质,只感觉阴茎每一次的抽动都要
带起一大片的水花,兼之又紧密地与性器交合,让指挥官毫不犹豫地抽送着,一
边品尝着这极致的快乐。
夏夜的交合让汗水在两人身上蒸发开来,然而此时这股汗臭味却像是催情剂
一般鼓动着两人继续如同野兽一般晃动着身躯,浑圆的屁股在指挥官的双手捧着
下不断抬起砸在结实的阴茎上,晃动的激烈至极,竟然让指挥官微微有了一丝泄
意。
此时的春田也像是着了魔一般,眼睛里面只剩下纯粹对着肉欲的渴望,主动
地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含着阴茎的同时微微左右晃动着屁股,试图将还贮存在睾
丸内的精液都榨了出来,那张满含春意的脸庞靠近了指挥官耳边,诉说着她的请
求。
「指挥官,更多,请给我更多的肉棒。」
「如你所愿,接下来会让你更舒服喔!」
摆动的幅度突然间开始加大的起来,两个人同时加紧了脚步地取悦着彼此,
肉体撞击的声音变的清脆响亮起来,指挥官牙齿轻咬着那对不断上下摇晃的乳房,
春田也紧紧抱住他的头,将自己的胸部完全塞进指挥官的嘴里。
情欲勃发到极致,一声声强烈的碰撞与呻吟声,化为性欲野兽的两人在渴求
着彼此的,在交合之中来到了极致的顶点!
「要来了,接下来吧!」
「高潮了高潮了──────!」
射精!
灼热的精液毫不留情地射入少女的阴道之中,阴道壁像是痉挛一般猛烈地收
缩着,无数柔软的突起疯狂吸着,将那白灼的精华吸入腹中保存着。
相拥的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温存着这股绝顶高潮后的余韵,轻轻探出舌
头向彼此所吻着,追求着。
一夜至此,画上了暂时休止符。
「特休?」
「嗯嗯。」
深夜的澡堂里面只有刚刚一番激情的两人,泡在略小的浴缸里面,温存着彼
此,只看到恢复神智的春田一脸狐疑地看着正向她提出邀约的指挥官,听着他的
说明。
「我提早处理掉这几天的工作量,向总部那里请了个特休,明天我们上街去
逛逛吧?」
「所以说才会忙到这么晚么?」靠在男人怀中的少女听着像是有些感动一般
低下了头,悄声问道:「指挥官,我春田真的值得您这样对待么?」
「没什么好不值得的,男人不就是该体贴自己的女人么?」
「您的女人啊……明明是只能屈居二线的人型,既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扫除敌
人,也不能做为真正的女人替您生育,这样也行么?」
「笨蛋!」
一纪轻轻的手刀敲在有些自怨自艾的人型头上,当她诧异地看着男人正露出
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将她牢牢抱在怀中。
「能够像你一样,同时能负责厨房跟寝室的女人,对我这样的自了汉来说可
是求不得啊。」
「指挥官?」
「我是以喜爱你们的男人的身分与你们做爱的,在我身体下呻吟的不是一抬
设定好的机器而是一个渴望被爱的女人而已,仅仅是如此单纯的恋情。」
一番话说的怀中的春田沉默下来,原本垂着的双手此时握住搂着自己的双臂,
用脸颊微微摩擦着那结实的大手。
一阵唔与的幸福温存,原本闭着眼睛感受的指挥官却突然像受到什么刺激般
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春田,也看着她脸上带着羞涩的样子看着自己。
「那么指挥官。」股间磨蹭着阴茎,那双眼睛湿润地侧看着同样脸红的指挥
官,悄声问道:「普通的女人,会像春田一样的好色吗?」
那双眼睛里面的情欲,似乎还没完全消退。
「指挥官,逛街什么的可以不用……但是春田还想再来一回。」
「可以喔,会让你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喔。」
在那之后理所当然地用特休日干了个爽。
呃……没想到两三个动作我就写这么多,中间还得删除掉乳交跟肛交以及其
他特殊的性场面,如果还有下一篇要特别控制字数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