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目标培罗娜!勇闯新银矿山!
【地点:『新世界海域』、『秋岛』『新银矿山』】泰戈先前奉班烈之命,
要去捕获『幽灵公主』培罗娜,但是却刚好遇上要将培罗娜抓去煮成裸体银像的
比尔,而且打输了他…
虽然这不致死罪,但仍会受到严惩;班烈已经成功打倒明哥,因此泰戈不得
不冒险去新银矿山,试图在班烈回汉尼拔之前把培罗娜抢回来…
「哼哼…」,比尔冷笑了一声。
泰戈等人打倒守门的卫士以后,闯入比尔的基地…
但是那里已经有机关了,只见比尔在他的寝室里按一个按钮,泰戈等三人直
接踩空往下坠…
「哇啊啊啊啊……」,那名跟随泰戈一起来的团员,被突然其来的陷阱吓到
了。
「太大意了……」,泰戈无奈地跟着一起下坠。
「………」,那名少女依然没什么表情,但也是冒着冷汗向下坠。
最后他们掉到充满矿产的矿坑里…
比尔得意的说:「哈哈!他们那么轻易就上当了!佩瑟塔…去干掉他们吧…」。
「喔!」,佩瑟塔趾高气昂的出击,前往地下矿坑去追击泰戈等3人。
「库…」,泰戈从一堆银矿里跳了出来。
银是乌西岛最多的盛产,虽不像旧银矿山都是银矿,但也佔全部矿产的76
%.
「这里是…」,泰戈向上仰望,看到一个长长的楼梯,通往最上层的基地,
为了防止比尔所奴役的矿工们逃走,途中会有坚固的钢铁挡着;泰戈左顾右盼的
说:「找不到他们…算了…乾脆我去打比尔,他们去找幽灵公主好了…」。
那些被奴役的矿共因为泰戈从天而降而前来围观,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他
是谁啊?」
泰戈笑了笑说:「呵…以为酱就能困住我…?」。
「嗯…」,泰戈双脚用力,只见他的双脚渐渐变红,接着他就纵身一跃,像
火箭一样直冲上去,还直接撞破了那个钢铁板一个大洞。
「哇啊……」,矿工们被泰戈突然冲上去下了一跳。
而少女和那团员则是掉到金矿堆里…
「还好吧!?娜衣小姐?」,团员从金矿堆走出来。
娜衣被团员从金矿堆里拉出来说:「还好…」。
娜衣,9岁,班烈的直属团员之一,也是他姊姊『甜心』安的女儿,同时也
是那场通宵轮奸蛇姬的事件中,跟她磨豆腐的小女孩,无悬赏金,黑色的马尾头
发、酒红色的瞳孔,表情少有变化,比康培傑还更沉默的个性,最讨厌说她觉得
没必要说的话,黑色的水手服,领巾上有两条天蓝色的边。
那团员环顾四周说:「这里是…哇!好多黄金!!」。
「…快走吧…找出路…」,娜衣冷静地说。
「是!」,团员不敢怠慢,紧跟在后。
他们走到一半,娜衣的电话虫响了:「…?」,随后她把电话虫交给那团员。
「喂?」,那团员接起来。
「是我~ 」,打电话的是泰戈。
「泰戈先生?你在哪里?」,那团员问。
泰戈边跑边说:「我已经回到基地内了…时间很紧急…我决定分头行动…我
去对付比尔,你们负责去找幽灵公主…」。
「知道了!娜衣小姐也点头了!!」,那团员回应。
然后泰戈挂断电话虫。
比尔看到泰戈又回到了基地,仍然毫不在乎的说:「他竟然上来了啊…」,
接着缓缓地起身,离开了他专用的寝室。
娜衣与团员跑了一段路,遇上了死路:「是…死路?」。
「………」,娜衣手一伸,挡在前面的那面墙瞬间消失。
他们走到一半,被佩瑟塔挡住去路了:「站住!」。
「啊!他是…」,那团员举枪对着佩瑟塔。
娜衣依旧无反应:「…………」。
佩瑟塔架起肩上的炮管说:「嘿嘿…你们完蛋了…」。
「………」,娜衣将右手一伸,示意团员后退。
那团员后退,但仍拿着枪:「交给你了…娜衣小姐!」。
佩瑟塔瞧不起娜衣,非常大意的说:「哈哈…小妹妹…想跟我打?」。
娜衣仍然不回应:「…………」,静静的摆出架式。
基地里面,泰戈全力的跑,比尔也缓缓动身,前往迎战泰戈:「………」。
「比尔!」,泰戈与比尔相见了。
比尔不怀好意的回应:「哼哼…你是来抢幽灵公主的吗?」。
泰戈强势地回应:「当然啦…」。
地下金矿那里,佩瑟塔用他背上的武器,对着娜衣发射炮弹,炸开以后是包
着怪异很难洗掉的黏状物,可以令人无法行动。
但是自信满满的佩瑟塔,却看见炮弹炸开以后,不见黏状物黏在娜衣身上,
佩瑟塔惊讶地说:「为什么…炮弹应该击中你了啊!!」。
娜衣笑着说:「因为『无无果实』…」。
那团员补充说:「娜衣小姐是『超人系』『无无果实』的能力者…所以只要
是不够强的攻击,碰到了娜衣小姐以后,全部都会消失…」。
佩瑟塔於是卸下背在背上的武器说:「那就…」。
「喔喔喔喔……」,佩瑟塔将左手拳头武装色硬化,冲向娜衣。
「…………」,娜衣也将右手硬化迎战。
「喝!」,佩瑟塔一拳打向娜衣,娜衣闪过以后,用她可爱的粉嫩小手一拳
击在佩瑟塔瘦可见骨的脸上。
「可恶……」,佩瑟塔想都没想过,会被9岁的小女孩打飞,非常恼怒的冲
向娜衣。
娜衣使出类似百烈脚的功夫,踢了佩瑟塔的肚子十几脚:「………………」。
「可…恶…喂!你…上吧…」,佩瑟塔被踢得倒地不起,指挥一名男子上前
迎战。
一名巨汉挺身而出,一边扳手指一边说:「交给我吧…」。
那巨汉名为贝利黑比,身高210公分,体重110公斤,全黑的肌肤,满
脸横肉与浓密的刚眉散发出凶顽的杀气…
他是在比尔被鲁夫打倒以后,正巧贝利黑比投靠比尔,然而比尔因嫌弃拥有
『超人系』『滚滚果实』的矿车人阿贝隆实力太差,最后在比尔的指示下杀了阿
贝隆取代他的地位。
贝利黑比慢慢的走向娜衣,超重的吨位使他彷彿每走一步,地上就会震动一
下。
「………」,娜衣迎面一脚踢向贝利黑比,但被他的肥手抓住。
「!!!」,娜衣动弹不得。
贝利黑比打算趁机痛殴娜衣,不停挥拳,但娜衣都用见闻色惊险闪开。
「哼!」贝利黑比发现不能得逞,便把娜衣猛力扔出去。
娜衣用力地跌进充满木箱的地方:「…………」。
「娜衣小姐!」,那团员非常警张。
「…没事…」,娜衣从破木箱堆里爬起来,改变打法。
娜伊两手向前一摊,摆出『小念头』的架式:「…………」。
「喔啊……」,贝利黑比张牙舞爪的攻向娜衣。
「……………」,娜衣立刻瞬移到贝利黑比的背后,连环对着他的背部踢了
十几脚。
贝利黑比转身要反击,但是娜衣立刻转而猛踢他的小腿迎面骨:「…………」。
「库…」,贝利黑比痛苦万分地抓着他的小腿。
「喝!」,接着娜衣使出双手刀,非常密集的猛力劈打他的肚子。
贝利黑比无计可施,不断被逼退:「呜…可恶…」。
「『日字冲拳』!」,最后娜衣双手猛击贝利黑比的下颚;贝利黑比遭到重
击后,不停的后退最后跌坐在地,撞破了地下矿坑的某处墙壁。
娜衣是咏春拳的使用者,习拳时间约两年,她的师傅是已病逝的世界知名的
咏春拳师傅──伊普曼。
「可恶……」,贝利黑比暴怒地冲向娜衣。
「『摊手』!」,娜衣运用贝利黑比笨重迟钝的特性,配合咏春拳注重速度
的打法,展开猛攻。
「呜…」,贝利黑比毫无招架之力。
「『圈手』、『枕手』、『伏手』!!」,娜衣用『一摊三伏手』的组合技
连续攻击。
「呜…喔…」,贝利黑比摇摇晃晃,脚步不稳。
「『护手』!!!」,娜衣击出致胜一击的手刀。
「嘎啊……」,贝利黑比吐血倒地。
「…走吧…」,娜衣带着团员,继续朝地下监狱前进。
「…………」,佩瑟塔已经没有意识了,遭到遗弃。
基地里面的泰戈VS比尔方面…………
「喝啊……」,泰戈持续对比尔挥拳。
比尔心想:(怎么都感觉不到痛………?)。
一阵狂殴之后,泰戈停下动作,呼呼地喘气……
比尔大笑着说:「哈哈哈哈…你那什么拳?一点威力都没有」。
「闭嘴!」,泰戈继续攻击。
「哼!」,这次比尔展开反击。
又过了一段时间,泰戈受了不少伤,而比尔还是依样毫发无伤……
「你打够了没?」,比尔非常轻敌的说。
泰戈露出诡异的微笑:「你等着吧…」。
「………?」,比尔一脸疑惑,难以理解他的淡定态度。
这时泰戈将右手拇指及食指交叉以后,接着一弹:「嘿~ 」。
「嗯…!?喔…喔啊啊啊啊啊……」,比尔身上忽然莫名被殴了近百拳,又
被踢了十几脚。
比尔飞了一小段距离,才刚稳住身子,泰戈又用左手手指一弹,比尔背后又
被殴了4、50拳:「哇啊啊啊啊啊……」。
比尔跌了个狗吃屎,然后挣扎起身,不解的问:「呜…怎么回事…」。
「哼…我有『超人系』『力力果实』的能力…我能控制自己身上的出力是否
要发挥作用…而透过果实觉醒,我能控制施展在他人身上和空气中的外来作用力
是否要生效…」,这也是先前他蹂躏蛇姬所使用的能力。
比尔气愤的说:「那你从地下矿坑也是…」。
「当然…我是跳上来的…」,泰戈得意的说。
「原来如此…」,接着两人继续战斗。
另一方面,在音乐俱乐部『粉色巡回』……
「嗯…!?」,负责守船的士兵在瞭望台上发现一艘小船,慢慢的靠近。
小船上就是载着香吉士,他对着瞭望台大喊:「喂……」。
「你是…?『黑脚』香吉士吗!?」,守船人问。
「没错!我能上船吗?」。
接着守船人跟一位船员说:「喂!去跟女王陛下报告!」。
「是!」,那人紧急跑去通报大将军凯德。
当时正值午夜时分,露卡穿着性感的半透明丝质睡衣,除了有遮住粉红的葡
萄乾之外,露出了惹火的南半球,也没有穿胸罩。
「大将军…大将军…」,那船员来到大将军府门口敲门。
凯德打了哈欠说:「怎么啦…」。
「『黑脚』突然驾着小船,要求上本船…」。
「嗯………」,凯德沉思一阵以后,回应:「可是现在女王陛下的穿着…我
没办法去报告…」。
「那么该怎么办…」,那船员骚着头说。
「叫辛。花去报告吧…」。
那船员领命而去:「是!!」,离开大将军寝室。
他回到甲板,碰到了辛。花正在站岗,他对她说:「花!『黑脚』要求上船,
去跟女王陛下报告」。
花回应:「知道了…」。
辛。花,17岁,音乐俱乐部船员兼夜间女守船人,无悬赏金,蓝灰色的长
发、头戴大红色贝雷帽、鹅黄色的长袖衬衫、酒红色的波浪裙洋装、外缘有淡蓝
色的边、黑色的七分袜配学生皮鞋。
辛。花背上背着一把来福枪,她慢慢悠悠地来到大将军寝室:「我是辛。花
…大将军…」。
「喔…过去吧…哈……」,凯德放行以后,继续睡觉。
辛。花走过大将军寝室,接着她打开甲板上的一个木制暗门,里头是一个密
道,因为原先要去船长寝室的话,必须通过副船长寝室,但为了能不在半夜吵醒
蜜库能直接觐见露卡女王,因此特别建造此一密道。
辛。花直接绕过了蜜库副船长寝室,来到富丽堂皇的船长寝室门口,敲了敲
门轻声地说:「女王陛下…女王陛下…」。
「哪位…」,露卡睡眼惺忪的起身,坐卧在床上。
「我是辛。花…」。
露卡起床把门打开:「进来吧…」。
「抱歉…参见女王陛下!」,辛。花进入船长寝室以后,下跪行礼。
「不用行礼了…你有什么事吗?」。
辛。花如实禀报:「『黑脚』找上了我们,驾驶着小船要求上船…」。
「黑脚…让他上船吧…没别的事了吧?」。
「没有了…辛。花告退…」。
最后在暸望台上的男守船人说:「黑脚先生!女王陛下准你上船…」。
「谢谢…」,香吉士成功上船。
而正在追踪香吉士的傑马尔66,他的父亲文斯莫克加吉士沉声的问;「那
小子现在在哪…」。
么子约吉士回答:「他好像上了某个海贼船…」。
加吉士下令:「去要人吧…」。
【地点:『新世界』、『汉尼拔』】
随着班烈击败多佛朗明哥以后,时间逐渐的流逝,那些人开始紧张了,那天
彻夜轮奸蛇姬的人们,仍然吊着点滴,虽已清醒但仍无法正常作息。
诺萨来到他们面前视察,那些人纷纷要求:「诺萨先生…老大快回来了,拜
託您救救我们吧…」。
诺萨沉声地回答:「你们犯下老大最忌讳的错误,还想逃避惩罚?」。
其中一人不服气地问:「那些医疗队的人呢?他们为什么就能利用药物?这
太不公平了吧?」。
「你们以为那些医疗队的人都跟你们一样?」,诺萨不以为然的说:「医疗
队的人他们在射过一两发以后,就去休息睡觉了…就连提供能力让你们玩女帝的
泰戈,也只是射了两发而已,谁像你们干到天亮…?」。
「诺萨先生!!!」,那些人还想说什么,但诺萨头也不回的走人。
蛇姬依然躺在医疗室里休养,吊着点滴:「………………」,床边四周由手
持武器的女护士警戒,医疗室外有团员站岗,暂住班烈寝室的安,透过影像电话
虫监视门口,戒备十分森严。
而自从船上的最高人气的蛇姬因被彻夜轮奸,不得不卧床休养后,少了她日
理万『鸡』的努力,她所负责的份量就由其他人消化。
「哈…呼…」,罗宾全身的肉体因为大量出汗,在房里的烛光照映之下,显
得晶莹剔透,她已经累得不顾全身还满是体液,倒头就睡;蛇姬休养的期间,罗
宾的人气暴增,大有成为船上No。2的势态。
隔壁床的娜美,目前被使用率则是紧跟在罗宾之后,她已经熟睡了:「呼…
…嘶……」,她也是一身是汗及精液,还有不少流到床单上。
另一处的女寝室,九蛇的女人们一脸疲态,显然是团员们刚刚才对她们正常
发泄完毕……
「…呜…少了蛇姬大人…真辛苦啊…」,雏菊趴在床上累得起不来,金黄色
的短秀发乱七八糟,亮晶晶的明眸还挂着泪珠。
桔梗勉强起身,带着满身的汗,步伐缓慢地走,小声的说:「我去…洗个澡
…」,从她东倒西歪的脚步和微微颤抖的双手就知道刚刚的床上大战的激烈。
「……………」,龙胆则是早已熟睡了。
接下来镜头转到别处,虹子、可雅、玛姬、亚尔丽塔等人,全部累得直接睡
下,一整排亮晃晃的丰满双峰随着她们的呼吸上下波动。
达丝琪与希娜在别处睡觉,当然也跟其他女人的遭遇一样………
达丝琪、娜美与罗宾虽然都在睡觉,但是达丝琪却在梦中回想起在庞克哈萨
德的那场她们三人共同的『恶梦』………
这场达丝琪、娜美、罗宾三人的共同恶梦,是发生在庞克哈萨德,研究所通
往饼乾房的走廊上……
衣衫不整的莫查,抱着『糖果』,拼命的向前奔跑,后面追着一群兴奋剂毒
瘾发作的孩子们狂追。
「莫查……给我佔住……」,辛德是一位有一头浅色卷发的男孩,他因瘾头
发作,发了疯似的追赶与他同乡的莫查。
伍兹是一位胖男孩,他也追在后面:「给我糖果……」。
其他的孩子们也追在莫查后面,高声呐喊着要抢夺被莫查偷走的糖果。
莫查为了同伴的性命,拼命的抱着糖果猛冲,一边大喊:「不行……这是毒
药……」。
「啰嗦……」,昆布是位壮硕的平头男孩,跑得比较快。
比悠是一位头上有一搓毛发的男孩,他追到了莫查,抓着她的手说:「给我
……糖果……」。
「咿呀……」,莫查用力甩开比悠的手,继续向前奔跑。
最后莫查继续向前奔跑,最后来到娜美、罗宾和达丝琪的前面;莫查对着她
们大叫:「大姊姊……」。
娜美吓了一跳说:「ㄟ!?那些孩子…」。
罗宾立刻反应过来了,大声地说:「孩子们的毒瘾发了!!!」。
达丝琪有点慌张的说:「怎么办??解药没那么快制成啊……?」。
「我们来挡住他们!!!」,罗宾毅然地说。
娜美大声的对莫查说:「你赶快走!我们来挡住他们!!」。
「嗯!」,莫查得到娜美她们的帮助,得以逃脱。
达丝琪也对着莫查说:「你要加油喔……小朋友们!快停下来!!」。
艾莉是位有一头黑色香菇头的女孩,她对男孩们说:「我们去追莫查,你们
去搞定她们!」。
「喔……」,於是毒瘾发作中的孩子们兵分两路,艾莉带着少数的毒瘾女孩
去追莫查,男孩们留下来『处理』娜美她们………
昆布被达丝琪挡住,因为毒瘾的关系,盛怒之下他很暴力的把达丝琪的正义
外套脱掉,并撕破她的小碎花紫色衬衫:「给我让开……不然的话…」。
「呀啊啊啊啊……」,达丝琪的乳房立刻弹了出来。
罗宾的墨绿色低胸洋装也被扯坏,罗宾也慌张地说:「啊…!?等等…」。
洋葱头发型的男孩多兰一把抓住罗宾的巨乳,不分青红皂白的狂吸起来:
「给我…糖果……唔…唔哼…」。
娜美的黄底红星样式的比基尼当然也被扯掉,她的牛仔裤也保不住,瞬间被
个精光;娜美大惊,声音颤抖地说:「啊!?啊……等等…好痛!」,伍兹用食
指及中指强挖娜美的肉穴。
昆布压倒达丝琪乱揉她的美乳喊着:「糖果……糖果……」。
达丝琪又惊又羞地说:「到底…怎么回事啊!?」,她惊慌之余,把她的红
框眼镜摘下来藏好,避免眼镜被弄坏……
多兰正在啾着罗宾的小豆豆狂吸,罗宾被弄得哀叫不断,断断续续地说:
「啊…嗯…啊嗯…这…乔巴…啊啊…说过…库…男孩们…会有…独特…的…另外
…咿呀…副…作用…啊啊……」。
此时的娜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以女上位的体位被伍兹狂干了:「库
…完全…没有…感觉…哈…哈…这应该…就是乔巴说的那个…」。
「他说了什么…?」,达丝琪一面忍受昆布的粗暴攻势一面问着。
多兰也不甘落后的抓着罗宾的双腕,以正常位狂插罗宾:「先等…『摆平』
他们…以后…再说…吧…」,罗宾一面晃着呼之欲出,半藏半露的雪白巨乳一面
说着。
「库…啊…呜…哈…慢…慢点啊…」,伍兹将自己肥胖的身躯躺卧在走廊地
上,双手紧掐着娜美的豪乳不放,奋力的狂顶:「喔喔喔喔喔……」。
昆布也被毒瘾驱使,一把入侵达丝琪的菊门;达丝琪的惊人骇叫响彻整个走
廊:「呀啊……」。
随后就是一连串的熟悉的啪啪声,达丝琪疼痛难忍:「啊…太粗…鲁了…呜
…啊啊…嗯啊…」。
伍兹很快的就射出大量的黏白液体在娜美的阴道里,娜美又再次惊叫:「骗
人的吧…!?为什么…」,但伍兹的抽送的速度完全没有减速的趋势…
此时比悠也不甘示弱,发现达丝琪尚有『空间』,立刻挺枪入侵他的肉穴,
以跟昆布同等的速度抽插:「啊啊啊啊……」。
「不要啊…我…会…坏掉…啊啊……咿…哈啊…嗯哈…」,达丝琪泪流满面
的硬撑着。
多兰射出类似精液的分泌物,灌进罗宾的穴里,也是丝毫无减速的迹象,罗
宾也只好握紧玉手,咬紧牙根:「呜…库…嗯呜…嗯啊…」。
再来射出液体的是昆布:「糖果……糖果……」,大量的黏液灌进达丝琪的
直肠。
「啊!?啊啊啊啊……」,达丝琪的惊叫,令昆布与比悠,更加凶狠的蹂躏
达丝琪。
比悠从正下疯狂向上顶达丝琪的淫穴,不解气的说:「别想…阻拦我……」。
伍兹暂停动作,娜美松了一口气:「呼……」。
但是她这口气松得太早了,辛德立刻把她架起来,并把她的双脚大开,呈现
一字型,娜美痛得叫出来:「啊……别拉…」。
「哼…」,辛德直接把肉棒入侵娜美的菊门,紧紧抓着她的双脚大力狂干。
伍兹也不甘落后,继续狂操娜美的淫穴:「库啊啊啊啊……」。
「啊…呜…库…呜啊…嗯啊…好…辛苦…」,娜美的娇驱,跟伍兹和辛德比
起来,就像是一具洋娃娃。
另一头,艾莉带领7位毒瘾发作的女孩,狂追抱着『糖果』的莫查:「莫查
……别再闹了……」。
「呼…呼…」,莫查眼看快跑不动了,情急之下跑进某间房间,里面有10
名左右的G5海兵。
「ㄟ!?她是饼乾房的…」,G5的海兵看到莫查,马上认出她。
莫查很紧张的说:「海兵大哥哥…快点顶住这那扇门…」,莫查很快的解释
现在的情况…
「真的啊!?好……」,G5海兵听了来龙去脉以后立刻将用身体顶住那扇
门。
「嗯……打不开…」,女孩们打不开那扇门。
「糖果就在里面……加油……」,艾莉的毒瘾还在发作,激励其他的女孩们
打开门。
「1、2、3……1、2、3……」,以艾莉为首的9名女孩,因为毒瘾的
驱使,奋力的想赢过那10名海兵,打开那扇门。
「不能输给她们!事关孩子们的性命啊!!」,G5的海兵们非常卖力的挡
住门外的毒瘾女孩。
而在男孩们那边,昆布是第7次射出不明液体在达丝琪的直肠里:「呜喔喔
喔……」,然后终於停下动作,安静下来了,直接趴在达丝琪满身汗的美背上睡
觉……
「…………」,比悠的药瘾也暂时过了,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射了达丝琪
的淫穴6次。
再来是伍兹与辛德!他们最后一口气喷了娜美满身都是淫液以后,倒地就睡

多兰的药瘾也快到尽头了,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种劲头,他抽插速度渐渐变
慢:「给…我…糖…果…」,最后也是一头栽进罗宾湿漉漉的双峰不动了。
「……哈……」,罗宾小心翼翼地将多兰的阴茎抽出,终於松了一口气。
「呀~ 」,由於辛德跟伍兹突然放开,娜美立刻跌坐在地,她默默地看着安
静下来的孩子们:「……………」。
而达丝琪把昆布轻轻的放下使其躺平,并离开比悠,躺在地上喘气:「哈…
呼…哈…」。
她们三人待在安静的走廊好几分钟,接着达丝琪打破沉默,问罗宾说:「妮
可罗宾…现在你能解释一下吗!?多尼多尼乔巴所说的另一个副作用到底…」。
「呼…」,罗宾站了起来,胸前的巨乳跟着晃动,汗珠抖落一地;罗宾一边
慢慢的脱去被被撕坏的低胸洋装,一面缓缓的说道:「乔巴有说过…那种『糖果』,
对於男童有另一种独特的瘾头症状,就是会令阴茎异常充血,退不下去,直到药
瘾结束,方能恢复正常…」。
「有这种事……!?」,达丝琪惊讶的问。
「你看看…」,娜美看着自己满身的白色黏液,伸出手指,两指之间还有不
明液体残留,就像精液一样黏黏滑滑的,虽然少了洨味…
「这…他们应该还不具有这些身体机能啊…」,达丝琪皱起细细的眉毛说着,
随后拿出了预先收起来的眼镜戴上。
娜美也无奈的说:「所以说是毒药的副作用啊…」。
达丝琪松了一口气说:「原来如此…反正总算结束了…」。
「不!」,罗宾紧锁着细眉,忧心忡忡地说:「恐怕刚刚只是『暖身运动』
而已…后面应该还会有下一波的『攻势』…」,罗宾异常凝重地望着饼乾房的方
向…
娜美也严肃的说:「嗯…我记得当初看到的男孩子们不只他们…」。
「ㄟ!?还要再继续?」,达丝琪害怕地问。
趁着这个空档,罗宾有事想问乔巴,於是她制造了分身:「『身体开花』!」。
「罗宾!?怎么了?」,娜美不解的问。
「我想跟乔巴确认一件事…」,罗宾边说着,那具全裸的分身罗宾就跑了起
来,朝着G5的医疗兵、乔巴和罗正在研制解药的房间跑去。
「乔巴!」,分身罗宾来到了研制解药的现场。
乔巴惊讶地回应:「罗宾?怎么了…?」。
G5的医疗兵吓了一跳,盯着分身罗宾身体:「哇啊啊啊啊……妮可…罗宾?
她怎么裸体啊?」。
「妮可屋…想必是另一种副作用发作了吧?」,罗冷静的问。
分身罗宾回答说:「没错…乔巴,我想问你…」,她从自己的开花分身上,
用手沾了一点貌似精液的乳白色液体问道:「乔巴…他们应该还不具射精的身理
功能…这是…」。
「这个啊…不用担心…这不是精液,只是毒药的一种成分,就是这种物质入
侵男孩们的阴茎血管,让他们阴茎异常充血的…」,乔巴一边赶制解药一面解释。
「那这种物质对我们有害吗?」。
罗接着说:「妮可屋…不必担心…那种毒药是针对小孩子的…对於青壮年几
乎没有影响…」。
「我了解了…托拉法尔加…」。
「罗宾!你跟娜美还有达丝琪一定要挡住他们喔…」。
「嗯!交给我们吧…」,接着分身罗宾就离开了。
G5的医疗兵们望着分身罗宾的背影,七嘴八舌的说:「真没想到…妮可罗
宾的身材好成酱子…」,罗宾的豪乳、水蛇腰、大腿和两腿终点的淫穴,深深地
烙印在他们的脑海里…
罗催促的说:「你们…赶快继续赶制解药…」。
乔巴也接续说:「对啊!别让罗宾她们用身体换来的时间流失了…」。
「对吼!还有上校妹妹也还在了『努力』呢…」,G5的医疗兵立刻继续工
作…
分身罗宾在回去的路上,偷偷地在饼乾房通往她们3人所在位置的路上,设
置了许多之耳朵,以便於监听饼乾房里的男孩们…
「妮可罗宾…你问什么事?」,达丝琪看到分身罗宾回到原处后消失,询问
罗宾发生了什么事…
罗宾放心的对达丝琪说:「这些液体果然不是精液,对青壮年是几乎无害的
…」。
「果然如此…」,娜美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身上的液体。
但是…事情还真的让罗宾料到了,她听到了饼乾房的第二批毒瘾发作的男孩
们的声音…
「………」,罗宾脸色大变,一脸彷彿如临大敌。
娜美发现罗宾的脸色骤变,试探性的问:「怎么了?罗宾?」。
「我们准备迎击…第二波『攻势』…」,罗宾铁青着脸回答。
达丝琪慌张地说:「真的吗?妮可罗宾?」。
娜美脱掉挂在左大腿上的内裤,一脸严肃的朝着饼乾房的方向望着:「……
……」,似乎做好了觉悟。
达丝琪身体不停颤抖,有些不知所措:「…呜…」。
「呜喔喔喔喔……」,她们三人语音刚落,第二批6名毒瘾发作的男孩就冲
过来了…
男孩A一冲上来就抓着罗宾的香肩,B则是抓着她的白嫩大腿,手脚并用的
将罗宾推倒:「让我……过去……」。
「啊!」,罗宾本能地叫了一声,而A已经把那毒发造成充血的阴茎埋进罗
宾的深邃乳沟里。
「喔喔喔喔……」,A紧紧掐住罗宾的豪乳,暴力的乳交。
「呜…啊…喔啊啊啊啊……」,B则是入侵罗宾的淫穴。
罗宾在心理准备上准备的最充足,她并不意外此等粗暴的行为,只是不时的
喘气:「呼…呼…哈…」。
C和D则是围住娜美,C从后面搂住娜美的细腰,并将她的腿大开,D则是
正面『进攻』:「我要……糖果……」。
「啊……等等…」,娜美再次叫了起来。
「别想…挡住我们……」,C则是干娜美的菊门。
「嗯…啊…库…咕…」,娜美遭到夹攻,体位是正常位。
「啊…啊…」,达丝琪望着娜美及罗宾,不知所措的发抖。
男孩E跟F当然不会放过她,E採取背后体位,抓着达丝琪的双手,拼命的
狂干制造啪啪声:「啊啊啊啊……别挡路……」。
F则是佔据达丝琪的小嘴,把那毒瘾发作而充血的鸡鸡放到舌头上:「大姊
姊!给我糖果……」。
走廊上再度响起抽送声与女人的哀鸣混杂一起的回音…
紧接着A又要颜射罗宾了:「呜喔喔喔……」,但是仍然挥汗如雨的霸凌罗
宾的巨乳…
B则是又把黏液灌进罗宾的肉壶里:「哈啊啊啊啊啊……」,但也是继续的
激烈活塞运动,似乎不把龟头皮干破不罢休似的…
「咕呜呜呜呜……」,男孩C把液体灌进娜美的直肠里;而D在娜美的膣内
洒满了白色液体。
男孩F不停的灌液体在达丝琪的喉咙里,达丝琪紧闭眼睛,痛苦不堪:「呜
…唔…咕…唔嗯…」,还有些沿着达丝琪的下巴缓慢的流下来。
E则是一边乱喷液体,一边射在达丝琪的肉穴里:「喔啊啊啊啊……」。
至於在艾莉与其他8名女孩那边,她们仍然拚了老命想拉开门,蜜汗像晶莹
剔透的小弹珠般的从她们柔身嫩体上抖落在地:「1、2、3……」。
「可恶……上校妹妹和医疗队的同仁正在努力,我们也要出点力!!」,G
5的海兵们为了争取时间,也卖力地守住那扇门。
而罗宾、娜美及达丝琪她们终於解决了第二批6名毒瘾发作的男童,她们身
上的汗比那9名女孩多上数倍,身上的香汗多到像是刚刚出浴似的,从肉穴到全
身,满满的都是半透明的白色液体…
「呼…」,罗宾抖着湿滑无比的豪乳,站起来望着饼乾房的方向,深邃的明
眸中透露出明显的疲态…
娜美坐在地上,自语地说:「到底…还要撑多久…哈…哈…」。
达丝琪嘟着嘴抱怨说:「人家…会坏掉啦…」。
但是她们的梦靥还没结束!!第三批毒瘾发作的男童又来了,而且人数多达
10位…
「啊…怎么…」,达丝琪发抖不停望着那群闹哄哄的孩子。
罗宾脸色非常阴沉的望着那群孩子,暗暗地说:「『身体开花』…」,随后
长出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裸体分身。
「罗宾!?你这是…?酱子不是会…?」,娜美惊奇的问罗宾。
罗宾幽幽的瞅了娜美一眼,没有回答:「…………」,接着她自己本体与分
身立刻向前迈步冲向男孩们,结果当然就是被四名男童轮奸本体与分身…
看着两个罗宾声嘶力竭地叫着,娜美也不能袖手旁观,只能冲上去继续『奋
战』……
达丝琪愣在一旁不知所措,紧接着立刻又有男童冲上来推倒她轮插……
而在艾莉那边,9名女孩不停的努力,但力气不如G5的海兵们,暂时放弃
拉开那扇门…
又过了好一阵子,娜美、罗宾跟达丝琪几乎耗尽了剩余的所有体力,终於又
解决了那10名的男童,她们或趴或躺的,累得连动一下都没气了…
稍作休息后,她们终於累积了一点体力,罗宾仍然趴着,那对像水球一样的
巨乳黏在地上,无奈的说:「哈…哈…没…力…气…了…」。
娜美宽慰着罗宾说:「我们…已经…尽力…了…」。
「哈…呼…哈…尽…人…事…听…天…命…」,达丝琪断断续续地说。
但是麻烦又来了!辛德等第一批男童竟然又醒了!!娜美、罗宾、达丝琪三
人万般无奈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辛德带着昆布等等的男童们,继续去追莫查:「呜喔喔喔……」。
罗宾慢慢的挪动自己不停发抖的手脚,爬到路旁靠着走廊墙壁,过程非常费
力,最后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翻了个身,万般无奈的说:「再也…撑不下…去了
…」。
娜美哆哆嗦嗦的伸出右手,有点哽咽的说:「孩子们…别…去…」。
达丝琪一脸茫然的自语:「我们…刚刚…到底…为了…什么…?」。
G5的海兵们以为艾莉她们放弃了,就松懈了下来,但是却忽略了辛德他们!
「哼!」,多兰的体型比常人大两倍,要拆掉一扇门是轻而易举…他随手一
把,就把那扇门给拆掉了!!
「啊!遭了…」,G5海兵们发现多兰等男孩破门而入,叫了一声。
与此同时,乔巴和罗他们终於完成了所有孩子们的解毒药:「终於完成了…
…」,G5的医疗兵们慌忙地说:「得快去…」。
「酱太慢了!分秒必争啊!」,罗大声的说。
「那么要…」,G5的医疗兵还没说完,罗马上就使用自己的力:「『RO
OM』『扫描』!!」,将自己、乔巴以及G5的医疗兵们立刻顺移到娜美她们
那边…
「啊!你们还好吧?」、「辛苦你们了!」,G5的医疗兵看到累得精疲力
竭的娜美、罗宾及达丝琪三人,出言安慰。
「快!帮孩子们打解药…」,乔巴大声催促说。
「托拉法尔加…有些孩子去追莫查了…」,罗宾低沉地说。
「我跟多尼屋留在这里打针,你们去找其他的孩子!」,罗对着G5的医疗
兵说。
G5的医疗兵回应:「知…知道了…」,然后带着解药急忙跑去找辛德他们

此时的莫查,已经被辛德及艾莉他们团团围住,没路跑了…
「快!把糖果交出来…你也有份的!别想独吞!莫查!!」,伍兹大声的说。
某女孩也接着说:「没错没错!你逃不了了!!」。
莫查眼看无路可逃跑了,把心一横,直接拆开毒药的糖果包装,然后将毒药
全部塞进嘴里…
「啊!?」,许多孩子们想冲上前阻止她,但是莫查已经咕噜地吞下所有毒
药…
接着莫查忽然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莫查吐血倒地终於吓醒了毒瘾的孩子们,他们七嘴八舌的说:「哇啊啊啊啊
啊……怎么会…?这不是糖果吗?怎么…?」。
G5的海兵这时大声的说:「孩子们看到了吧!那不是糖果,是毒药啊!!」。
「快!快把莫查带去麋鹿大哥哥他们那里……」,辛德和昆布联合扛起莫查,
想把她送去乔巴跟罗那边。
他们中途遇上G5的医疗兵,於是一起回到乔巴那边。
乔巴跟罗已经替在场所有孩子打了解药了;但是看到G5医疗兵们与孩子们
一起回来了…
乔巴猛然地看到满嘴是血的莫查,惊慌着说:「莫查她怎么了?」。
「…呜…她为了救我们…」,艾莉一边哭一边说莫查吃下所有的毒药。
「嘿咻~ 」,男孩们将莫查小心翼翼地放下…
「啊…!?糟糕了…」,乔巴十分紧张的说,慌慌张张地跑到莫查身边
罗也赶紧赶来对着乔巴说:「多尼屋!我们快点救她!!不然她会死的…」。
梦到这里,达丝琪从这场噩梦中惊醒了:「啊~ 」。
她看了看旁边熟睡中的希娜,又看看了自己满身快乾掉的精液,才明白是梦,
当时天才刚刚破晓,於是他继续睡觉:「…………」。
至於在新银矿山里,娜衣带着那名团员,以及德札亚和她的好姊妹,还有培
罗娜,成功逃离地下矿坑;而比尔对泰戈的战斗,虽然泰戈在体术上佔上风,但
是比尔有一个麻烦的绝招…
「快逃……」,泰戈拼命的逃命。
德札亚还是没有衣服穿,裸着身体逃走:「可恶…我可不想变成银像啊…」。
培罗娜也光着身体逃命:「呀啊啊啊……不要过来……」。
「库…」,娜衣对这种液体没辙,只能跟着一起跑…
原来是比尔用了他的大绝招,他一口气吃下大量的矿石,将身体进化成能熔
解一切物质的状态…
那些熔解液不停的慢慢在新银矿山蔓延,那些逃到一半的遭奴役矿工已经变
成银像了…
最后他们被逼到一个死路………
「没路逃了…」,培罗娜慌张地说。
泰戈对着娜衣说:「娜衣………」。
娜衣吃了一惊:「…真的要这么做吗…?」。
「也没办法了…」,泰戈无奈的说。
「………」,娜衣直接伸手摸地板,接着地板瞬间消失无踪。
「呀……」,培罗娜被突然其来的下坠吓了一大跳。
德札亚也冒着冷汗说:「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
「娜衣!快~ 还没好吗?」,泰戈着急地催促。
「……嗯……」,娜衣紧闭双眼,努力地想。
培罗娜非常慌张地说:「快掉下去了……」。
「啊……」,娜衣大叫了一声,接着一根材质是纯银作的平台,从熔解液里
冒出。
那个平台大小刚刚好能让泰戈等6人站在上面,他们暂时逃过一劫…
娜衣拼命的无中生有想出一个银色的平台,必须用掉很多的精神力,因此她
相当疲累:「呼…呼…我只能想出那么大的了…抱歉…」。
泰戈松了一口气说:「没关系…谢谢你…」。
比尔不以为然的说:「哼哼…原来是利用她的无无果实的觉醒,想出一个平
台啊…确实是不错的狗急跳墙的办法…但是…没有用的!!!」。
比尔说得对,这只是应急的办法,熔解液还是能沿着银色平台向上蔓延…
泰戈着急的说:「可恶…那液体随时会涌上来啊…」。
德札亚的好姊妹也是一丝不挂,焦急的说:「该怎么办啊?」。
德札亚也无计可施:「可恶…」。
比尔得意的说:「那个小妹妹…我也会先让你裸体,再把你煮成银像的…哈
哈哈哈……」。
本来要前去夺回培罗娜的泰戈,现在面临大危机!!而距离班烈回到汉尼拔
的时间,只剩两天!!泰戈等一行人要如何解决眼下的危机呢?
汉尼拔的男寝室内,仍躺着许多虚弱的人无法起身,诺萨不肯伸出援手!看
来那些熬夜蹂躏蛇姬的团员们,恐怕是难逃逞罚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