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大人】(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解封的禁果
回到八灵宗,杜亦凡便将黑衣人交给了刑事殿,并把在秘境里发生的一切告
诉了梵天。
事后,梵天准备了一个小型的晚宴,以表对这次秘籍之行的庆祝,这次的家
宴也就梵天、凝溶夫妻俩,还有杜亦凡、梵灵儿和梵鱼儿五人参加。
五人围着圆桌而坐,桌上满汉全席,都是各种难得一见的仙珍灵味做出来的
菜肴,如果放在普通的宗门可不敢随便拿出来当菜吃,绝对会珍藏起来生怕被人
知道遭来灭门之灾,凡人随便吃上一口都能有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的功效,修炼
者吃了虽然不能起死回生,但是也可以培养灵气,巩固修为,对修炼有大大好处。
这时只听坐在首位的梵天说道:「亦凡呐!这次首猎收获很不错,没有让我
失望,还是第一!宗门前去的弟子门也几乎都是满载而归,这里面你功劳不小啊!」
杜亦凡道:「弟子愧不敢当,这些秘境之行被人偷袭,灵儿师妹差点被人暗
害,还好有小师弟及时反应,不仅救了灵儿师妹,更是将偷袭之人活捉,鱼儿师
弟才是功劳最大的。」
「嗯!」梵天点了点看向了梵鱼儿道:「鱼儿你确实是功不可没,初入江湖
就能给众人留下不错的印象,但是切不可掉以轻心,你这次是趁着敌人不备才得
以成功,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不管对待任何敌人你都不能掉以轻心,你知道
么?」
「弟子一定会将师尊的话铭记在心!」梵鱼儿郑重抱拳道。
「嗯,说的甚是,这句话尤其是灵儿你最应该谨记的,如果这次不是鱼儿救
了你一命,你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坐在梵天的旁边的凝溶对着梵灵儿
说道,声音虽然有些严厉,但是听起来很是悦耳,温柔如水,让人听得沉醉其中。
今天的凝溶穿着一身得体的素衣,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用一根木簪扎起,
因为是家宴妆扮的有些简单,但是却又不失高雅,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一股素
雅清丽,怡静宁雅的气质,而给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美妇感觉。
「哼!人家那时候也是不能分心,不然我才不会被人偷袭呢!」梵灵儿撇了
撇小嘴小声说道。
「师父,师娘,这次师妹差点被人偷袭也是情有可原,是我为了不让师弟师
妹的出意外特意让师妹保护他们,这才给了敌人有机可乘的机会,说起来这里面
也有我的过错。」杜亦凡为梵灵儿辩解道。
听见爱人为自己辩解梵灵儿很是感动,桌子底下的小手握住了杜亦凡的大手
以表感谢。
「亦凡你也不要给她找借口了,说到底还是实战经验少,一遇到状况来不及
反应,仗着自己天赋好,不好好练习,平时就知道贪玩。」梵天沉着脸道。
「我……」梵灵儿还想说什么不过却被凝溶打断。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大家吃菜吧,等下菜都凉了,那就不好吃了!」
眼看气氛不对,凝溶马上打圆场道,现场的气氛才得以平静。
过了一会杜亦凡见现场气氛很好,似乎在想着些什么?看了梵灵儿一眼,最
后鼓足勇气站了起来看向梵天夫妻两人道:「师父,师娘,徒儿有话想说。」
感觉小手被紧握,梵灵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里有些紧张嘣嘣直跳。
「凡儿你有什么事且说无妨!」凝溶看向杜亦凡道。
杜亦凡深呼了口气,又转头看了眼梵灵儿,这才抱着拳郑重的说道:「师父,
师娘,我和师妹从小相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人的感情也一直很好,相识这
么多年我们也俩早已私定终身,希望师父和师娘能成全我们……」说完抬头看了
他们一眼,等待着梵天他们回答。
梵天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杜亦凡,又看了看梵灵儿这才慢
吞吞的说道:「你们俩的感情我也是一直都知道的,也可以说是整个宗门都知道,
所有的人都很看好你们,希望你们能终成眷属,但是……」话没说完又看两人一
眼,只把两人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但是灵儿毕竟是我和你师娘唯一的女儿,是我们的心头肉,真要把灵
儿许配给你我们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说到这梵天又停了下来,杜亦凡和
梵灵儿只觉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不同意,紧抓的两手不由紧了紧。
一旁的凝溶看不下去了出言道:「好了你,亦凡对我们灵儿的心意我们都清
楚,你就不要在为难他们了。」说着用水润的眸子白了梵天一眼,别有一番风韵。
梵天哈哈一笑这才道:「好了,好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你们想在一起那
是好事,我也很看好你们,不过说道底还是你们自己的事,你要问的不是我们,
而是灵儿,你应该问问她愿不愿意?」
得到梵天的同意杜亦凡顿时一喜,连忙转身向梵灵儿深情的问道:「师妹…
…哦不,灵儿,你……愿意嫁给我么?」有些紧张连话也说不清楚。
「我……我……」梵灵儿整张小脸都已经埋了高耸的胸脯上了,脸色发红很
是羞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过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向杜亦凡道:「我愿意!」
「太好了!」杜亦凡激动的一把将梵灵儿的娇躯要在怀里,也不顾还让人看
着。
「好!哈哈哈…」梵天见两人终于在一起也忍不住叫好。
「亦凡我们可是将灵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对她,如果有什么意外,我可
饶不了你。」这时凝溶笑着说道。
看了看死死埋在自己怀里不肯出来的梵灵儿杜亦凡承若道:「请师娘放心,
我一定会用我这一生来爱她,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的。」
凝溶满意的点了点头。
「师兄,恭喜你了!终于抱得美人归了!」这时在一旁的梵鱼儿终于插上话
送出了自己的祝福。
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祝福他们,师兄和师姐对他一直都是如亲弟弟般,现在
两人在一起当然是从心而外的感到高兴。
美事终成五人把酒言欢,喝的甚是高兴,最后梵灵儿和梵鱼儿是喝的不醒人
事,杜亦凡也喝的醉醺醺,只有梵天和凝溶两人像没事人一样。
凝容无奈的摇了摇头,让杜亦凡将梵鱼儿扶回房去,自己则抱着女儿来到了
女儿的香闺。
凝容将梵灵儿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伸手将女儿嘴角的一缕乱发别在耳后,眼
里满是浓浓的母爱。
「师兄,师兄……」
看着女儿睡着了还念着情郎的名字,凝容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好气的嗔道:
「真是的,有了情郎就把娘给忘了。」说着伸出一根洁白的手指在女儿的头上点
了一下,惹的梵灵儿迷迷糊糊的呢喃了一声。
最后凝容将女儿的被子盖好,轻轻的退出了女儿房间。
夜很是宁静,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夜空,不一会儿明月被黑云遮住,等到黑
云过去,那轮明月已经换了个位子。
在梵灵儿的房间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黑影,熟睡中耳
朵梵灵儿毫无所觉安然而睡着,在黑影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怀里的人
便是同样喝得不醒人事的梵鱼儿。
来到床边黑影将熟睡的梵鱼儿放在梵灵儿身边,并把梵鱼儿身上的衣服全部
脱了下来,很快梵鱼儿有些瘦小的裸体便出现在黑影眼前。
接着黑影掀开了梵灵儿的被子,同样是脱下了梵灵儿身上的全部衣物,接着
一具白皙的娇体呈现在漆黑的房间内,微微的发亮。
胸部两只浑圆的雪乳此刻毫无遮挡,任人观光,没有丝毫的下垂,傲人的高
耸着,粉嫩的乳头调皮的翘起,饱满柔滑富有青春少女的弹性,往下是平坦无川
的小腹,一个小巧精致的肚脐眼特别明显。
再往下便是丰满的阴阜,上面整齐覆盖在一小撮乌黑的阴毛,缕缕卷曲的阴
毛,往下,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微微分开,可以很容易的看到腿间白嫩的肉包间
夹着一道粉红的裂缝,裂缝顶端是一颗小小的阴蒂,两片娇嫩的粉唇如花朵般轻
轻敞开着,是个明白人就知道这个小屄会是多么的美妙,是多少江湖人士梦中向
往的蜜源。
熟睡中的梵灵儿无论无何也不会想到,这晚居然有人回来自己的房间,而且
会把自己的衣服脱光。
黑影无视了梵灵儿诱惑无比的娇躯,双手快速结印,口中振振有词轻声默念,
接着在梵鱼儿上快速连点起来。
一连点了好几下,最后黑影轻喝一声:「解!」
只见梵鱼儿身上泛起红光,几乎照亮了整个房间,还好黑影事先预料到,用
结界包裹了整个房间隔绝了外界,不用担心亮光外泄。
过了好一会梵鱼儿身上的红光退去,身上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将身边的梵
灵儿照醒。
接着黑影在梵鱼儿的男根处轻轻一点,吸出了一团小小的红光在手指上。
黑影将红光一分为二,分别点在两人的嘴上,两团红光马上从两人的嘴里钻
了进去,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黑衣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两人的反应。
不一会儿梵鱼儿开始有了反应,全身泛起红潮,呼吸急促,下身原本软趴趴
的男根也是第一次抬起了头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坚挺,超出现有年龄的大小,
最后到了成年人大小才停止。
睡梦中梵鱼儿口干舌燥,浑身上下很是难受,感觉就要着火了一样,伸手开
始不安胡乱的乱抓起来。
很快便是摸到了睡在旁边同样赤裸的梵灵儿,在睡梦中感觉摸到了一团很柔
软的东西,摸到这团柔软的东西,身上难受的感觉便好受了些。
也不管是什么,本能的一个翻身压了上去,随即只感觉浑身压在了一团软绵
绵的海绵上很是舒服。
就这样梵鱼儿压在同样赤裸的梵灵儿上压了好一会儿,对于这样奇怪的姿势
两人毫不知情依然熟睡,只有床边的黑影看得是一清二楚,但是黑影也没有任何
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任由一切发展。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在睡梦中的梵鱼儿又开始浑身燥热起来不安的乱动,伸
手在梵灵儿的光滑玉体上胡乱的摸着,本能的挺着坚硬的下体对着梵灵儿的阴阜
胡乱的乱钻,本能寻找着一个可以消火的洞口用来去火。
被这样侵犯着梵灵儿还是没有醒来,只是偶尔皱了一下秀眉。
不知道何时,梵鱼儿坚挺的男根已经抵在在梵灵儿蜜穴口,睡梦中梵鱼儿感
觉自己找到了苦苦寻找的东西,迫不及待的挺着下身,没有任何失误的对着梵灵
儿的小穴一插到底。
「啊……」
在睡梦中感到疼痛梵灵儿皱着秀眉痛苦的叫了一声,但还是没有醒来。
男根一插到底,突破了最后的阻碍,蜜穴口顺着男根的尾部流出红红的血迹,
这是梵灵儿的处子之血,是她的第一次,对于这第一次她看得很重,她曾无数的
幻想过,在一个美好的新婚夜晚将自己的处子之身先给自己最爱的师兄,然而她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处子之身,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自己一直照顾
有加、宠爱着的师弟给夺去了。
还在睡梦中梵鱼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任何怜香惜玉可言身体本能的
开始挺动,男根不断的在梵灵儿干涩的蜜穴里进出。
「啊……啊……啊……」
梵灵儿也毫无意识的发出痛苦的呻吟,也根本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很快梵灵儿就有了不一样的反应,全身也和梵鱼儿一样泛起了红潮,空中痛
苦的呻吟转换为美妙的娇吟。
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主动迎合,四肢缠绕在梵鱼儿身上,虽然是无意识的,
但梵鱼儿每抬一下腰部她也跟着抬臀去迎合。
有了梵灵儿了无意识的迎合,梵鱼儿无意识的抽插也更加顺利了许多,两人
的性器不断的摩擦着,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
梵灵儿也越发的动情,空中开始发出放荡的呻吟:「啊……啊……师兄……
灵……灵儿好……好舒服啊……啊师兄……」
如果被熟悉的人听见梵灵儿这放浪的叫声,一定不敢相信,这是平时如同灵
动的仙子般的女神级人物。
梵灵儿的呻吟,站在床边的黑影当然也听见了,但是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充耳不闻默默的看着眼前禁忌的床戏。
「好舒服——」
梵灵儿的诱惑的呻吟,梵鱼儿似乎是听见了,肏的越发起劲,根本不像是第
一次肏屄的人。
到最后两人四肢交缠紧紧相拥,交合的速度越来越来,随着两人浑身抽搐后,
便如两团烂泥一样滩在一起一动不动。
看到这里黑影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管床上相叠的两人,随即消失在房间内,
就好像没人来过一样,如果不是床上赤裸相拥而睡的两人和梵灵儿脸上那满足的
睡颜,还真的会让人以为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