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玩华录】(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七章徐娘当垆东宫判军
「当今皇帝委派太子秦王判六军十二卫,要新招一千宿卫,正在校场募兵,
大家快去啊!」
街上贴了布告,年轻人也纷纷传论。
「这秦王和晋王都是京城里出了名的蛮横胡闹角色,在六军里都招了些什么
样的货色。」苏干心中暗哂。但按捺不住少年心性,还是想去校场看个热闹。
出了门,苏干没有直接往西校场方向,反而朝城东走去,先去了张氏酒店。
时间尚早,并且酒店的常客——那些无赖少年和酒徒,都去了城外校场。
酒店门口那妇人冷冷清清坐在帘儿下向外看着,只见苏干踱着步来。那妇人
揭起帘子,陪着笑脸迎接道:「小哥,里面请。」苏干进去,店里只有个夥计样
的干巴少年对着一个少女,大约是张氏的女儿,正献着殷勤。少女却并不爱搭理
他,面有愁绪。
两人见苏干来,夥计赶忙过来擦桌倒水。少女在一旁,不时扭头往这边打量。
苏干沖她做个挑逗的笑脸,少女矜持的避开。
苏干坐定,要了酒菜。他此行有目的,故意说些闲话引着张氏。
或许是因为太冷清,那妇人耐不得寂寞,说话间不觉竟坐到了苏干桌侧。
「生意不错吧,听说老板娘的店有几个大哥罩着,没人敢在这里胡闹。」
「哼,那些混蛋,白吃白喝,还………」张氏一脸恨意,但意识到对面是个
陌生人,就忍住,问道,「小哥,以前从没见过啊。」
「我叫苏干,家住城西高第坊。」不待妇人继续啰嗦,苏干又道,「兴王府
苏家,你是知道的。」
「哇,果然是将门之后,一表人才……」妇人听了,啧啧称赞不已,格外表
示殷勤。
「你的父亲和叔父,我都是认得的,他们可是……」妇人吃吃笑着,苏干倒
一杯酒递给那妇人喝。
妇人喜滋滋接过酒来喝了,拿壶再斟酒来,放在苏干面前,把个酥胸微露,
云鬟半亸,脸上堆着笑容,说道:「小将军,且请一杯。」连倒了三四杯酒给苏
干喝了。
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纳得住,只管把闲话来说。趁着
三分酒意,苏干一把揽过张氏,妇人就势靠到了苏干的身上。就这样那妇人不时
给苏干倒酒,自己也斟上,苏干边喝边上下其手。
酒至半酣,苏干从怀里掏出一锭大银,张氏眼睛放光。苏干嘿嘿笑着把银子
塞进张氏手心,张氏心领神会,把银子揣怀里,然后拉他去后房。
张氏自己脱光,跪在床上,摇晃着高高撅起的屁股,迷人的桃源洞口淌着细
流,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光泽闪闪。
见此美景,苏干的阳具立马士气高涨,威风凛凛。
张氏哼了一声,摆好了姿势,头贴在床上,屁股撅得高高,缓缓摇动着。
张氏的年纪比姨娘和黎素梅还要大些,熟妇自有熟妇的滋味,浑身散发着风
骚。
张氏屁股要肥硕些,阴部更饱满些,奶子柔软绵大,用这种后入式肏起来,
奶子荡荡悠悠,臀浪层层叠叠,别有一番享受。
苏干一只手按在张氏的屁股上,一只手捏着肉棒,用龟头在张氏的玉门关口
指指点点,磨磨蹭蹭,却不急於直捣黄龙,急得张氏屁股猛向后耸动。
苏干挑逗时故意扯起那些恶少的话题,引张氏把那晚受欺压的经过,讲了出
来,脑海里还原了母女被五人强奸的一幕。
那晚,张氏和女儿邓三十三娘正在收拾准备打烊的时候,五个人沖进来,四
个人用刀架住母女,后面一个白白胖胖的家夥,不动手,像是他们的头儿,他们
都叫他老大。
卅三娘不敢出声,脸色苍白,双腿发抖。一个喽罗过来用布条把她的嘴勒住。
张氏用力摇头拒绝嘴里被勒住,小声说。[要钱的话,有多少全给你们。]
[把我们看成强盗,你真笨。]四个喽啰中的头儿的用菜刀拍打张氏的脸。
[脱衣服。]张氏默默的点头,顺从的脱光衣服跪在席上,露出雪白的丰满
屁股,同时不停地哀求放过女儿。[就用我的身体吧,我求求你们。]这种话当
然不会发生效果。
张氏的嘴上也被勒住,菜刀在屁股上拍打,张氏的恐惧感达到极点。
[你的屁股真漂亮,要比较你和你女儿的屁股,看谁的更漂亮。]白胖子说。
卅三娘哭着抵抗,可是菜刀割破衣服,很快变成赤裸的。
强迫哭泣的卅三娘趴在地上,也让母亲在旁边趴下,两个雪白的屁股排列在
一起,因为恐惧和羞耻颤抖。
五个歹徒站着脱光衣服,房里的气氛充满凶暴的兽欲。
不能发出声音的张氏淫荡的扭动赤裸的屁股,用手拉开屁股的沟,露出阴户
和肛门。
母亲是在请求对她奸淫,放过女儿的意思。但也没有发生效果,对美丽的母
女的淩辱开始了。
三个喽罗同时沖向张氏,把趴在那里的张氏身体翻转过来,一个立刻抚摸有
茂密阴毛的下腹部,一个抓乳房,而另一个竟然大胆的从张氏的脸上拉下布条,
突然把性器插入张氏的嘴里,还在张氏尚未反应过来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女儿卅三娘就在母亲的身边像狗一样趴在那里,喽啰头儿好像要求卅三娘合
作似的训话,用菜刀对美丽的屁股一通拍打,吓的卅三娘动也不敢动。
然后白胖子就抱紧卅三娘的屁股,拼命向里挺进。卅三娘吃痛,哭着用手拍
打地板。
从腔口流出血浆,破瓜的鲜血滴在地板上。
塞在张氏的嘴里的肉棒达到高潮射精,张氏从嘴里吐出来,大声为女儿求饶,
可是她的嘴立刻被手盖住,也开始被奸淫。玩弄阴部的抱住张氏的雪白脖子,拼
命的把肉棒插进去。
张氏转而哀求他们赶紧弄完,她的声音被打断,因为一个年轻人的火热肉棒
又塞入她的嘴里,一面让她吸允一面用手抚摸张氏的散乱头发,另一个在后面拼
命的抽出来。
白胖子在女儿的阴户里射了精,又来到了母亲这里。
那三个喽啰急忙让开,湿淋淋的阳具从张氏的阴户和嘴里抽出来,又转向了
女儿。白胖子让张氏趴在榻榻米上,和刚才一样从屁股后面插下去。
卅三娘嘴上的布带也被拉下,喽啰们把她的身体转过来仰卧,刚才受到白胖
子淩辱的沾上鲜血的阴户,现在受到喽啰头儿的奸淫,嘴里含着另外的肉棒……
母女就这样被五个少年轮流奸汙.
张氏一边耸动屁股,用湿漉漉的阴唇摩擦肉棒,一边哼哼唧唧淫声讲述暴力
淫乱的经过,这远胜春药的刺激。
苏干的肉棒益发胀大,张氏的玉蚌也在自己挑逗下淫水四溢,声音断续讲不
下去,迫不及待的对苏干软语相求。
「小将军,亲达达,别逗二娘了,二娘要大你的大鸡巴……快……快插进来
……二娘受不了了……」
这一番言语挑逗,少年热血沸腾,挥枪猛的刺溜一下鉆进了桃源洞。
「噢……」
张氏长长的呻吟一声。
张氏的阴户幽深,苏干可以无所顾忌地握住她的绵腰,大杀大伐,每次全根
而入,张氏肥硕温暖的屁股撞击小腹耻骨的感觉真爽,「啪唧啪唧」的撞击声也
分外悦耳,臀部荡起波浪,奶子画着圈圈,看起来真过瘾。
这一切都激发了苏干的成就感,阳具愈战愈勇,变得更粗更硬,戳得张氏嗷
嗷乱叫,浑身打颤。
龟头击打之处,是一团软软滑滑,细腻温润,紧致而富有弹性的物什,如同
一团蚌肉。
「喔……达达……好舒服!大肉棒顶到奴家的痒痒肉了。」
张氏回头望了苏干一眼,双颊酡红,媚眼如丝。
「好酸,好麻!小将军真厉害,把二娘身子都肏酥,肏软了,奴家都直不起
腰了。喔……」,嘴里喊着身子酥软,屁股却耸动得更加卖力,真不知看似文弱
的张氏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噢……来了……来了!要泄了!啊!……泄了!」
张氏一条腿一软,身子半塌了下去,一股淫水喷出。
终於苏干也到了极限,把张氏又一次送上高潮后,紧按住张氏的胯,猛刺几
下,一泄如註了。
张氏瘫软在床上,喘着粗气。「……真舒服……嗯……真美……小将军真是
神勇……」
休息并闲聊罢,张氏整理好衣服头面后先出了房门,进了酒店,只听她跟新
客人招呼,亲热的叫了着,「哟,林翁来了。」
苏干随后出来,发现一边桌子上坐了一个老头,头发花白,气度不凡。
那「林翁」边吃茶,边跟那干巴小夥计闲聊。
邓三十三娘却正跟母亲斗气,满脸的愤怒和鄙视。
苏干与老人对视一眼,并不认识,就径自走出店去。
据张氏说,几个恶少临走时,威胁不要告官,说告也没用,吹嘘他们很有势
力。母女二人也不敢得罪他们,没想打过了几天他们又来,后来干脆把母女两人
霸占了,四个人经常住在这里,要吃要喝,把二人当作性奴,玩弄打骂。那个白
胖的小子倒是不常来,每次四个喽啰都对他恭恭敬敬,命令母女两个人服侍他。
那白胖的小子不知什么来头。
从张氏酒店出来,将至日中了,苏干直奔城西校场。
日头高挂,校场边上搭好几个凉棚,场上是人山人海,嘈杂喧腾。布置是应
募的年轻人,还引来看热闹的男女,叫卖各色商品的商贩。
从左面凉棚开始,应募者先要经过面试。一眼看去,凡是手残腿瘸、歪瓜裂
枣一概不取。然后到下一处,在检查官的口令下,或走或跳,身子不灵便、体力
不耐久或眼睛耳朵有问题的,也被刷下。身体合格的,敏捷健壮的方被录取。
选中者到最后面,在脸上文上士兵的标记,然后就可以领取军服鞋袜和饷钱
了。但自此之后,被刺字者若不得放还,终身为兵。用银针在脸上刺字,饶是大
汉,竟也有人痛的挤眉弄眼,吱哇乱叫。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黥墨,本是对罪人的侮辱刑罚。唐末战乱,各藩镇为
了禁止士兵逃亡,於是就有了在士兵的脸上刺字。文身就不一样了,无赖少年颇
以白花花皮肉上耀眼的刺青为荣,不少人剥掉衣服,炫耀自己的文身。
有的全身都是青色的纹路,象一头长满须毛的青狮;有的在脸上刺了一双旗
帜;有的在脖子上雕了一圈花纹;有的全身文了上百只花鸟雀……一个大汉身材
颀长,容状伟硕,胸上文绣飞动。有个看热闹的娇娘,凑过去细细观赏,忍不住
伸出纤手去摸。那大汉暗中用力,胸上那团肌肉蓦地兀自跳动,惊得娇娘猛地缩
回了手。众人哄笑,那娘们却沖大汉眉来眼去,转身离去仍回头看,恋恋不已。
校场一角,集中了好多女人,原来此处要招女兵,当今东莞公主刘萼要选来
做宫廷女侍卫。不只要健壮勇敢的,如果会书算、善女工,有一技之长的,都可
以报名参选。应者寥寥,倒是一帮闲汉,围在旁边挨个品评,指点女人优劣。
第三天,太子亲自来挑选入伍者。
校场早早人头攒动,聚在兵士围起的一条通道两边。
仪仗前导后,骑马走来一群皇家少年,前头当中就是当今太子秦王了,肥头
大耳,洋洋自得,后面依次跟了四五个皇子。身上都带着孝,上个月刘巖皇后马
氏死了。
皇子当中有个女娘,也如皇子样穿了身男装,一袭紫色团袍,头戴软脚璞头,
跨枣红马,前后簇拥着几个女兵和女官,英姿飒爽,旁若无人。
这就是皇帝宠爱的东莞公主刘萼了,早闻得她不爱红妆爱戎装,统领宫中女
兵。
苏干不禁心生爱慕,东莞公主刘氏的家族和高傲又激起他征服的欲望,「哼,
男人婆,这么嚣张,哪天小爷肏的你们满地乱爬……」
不觉入了境盯着刘萼傻傻一脸淫笑。
公主迎面睥睨人群之中,似也註意到他,报以鄙夷的眼神,一掠而过。
征选当中,每个人都在太子等人面前卖弄本领。
力气、角氐、蹴鞠、骑射,各显其能。
大力士,举鼎贯石,拈轻若重。
相扑手如野猪般死死缠斗,激烈处,台上众皇子和东莞公主都忍不住击掌、
鼓劲。
蹴鞠的卖弄白打本领,使出浑身解数。
只见那球从脚尖颠到头顶,再从头顶颠倒脚尖,膝盖、胸腹、肩膀无一处不
灵便,那球仿佛沾了身似的。
最后,踢到兴高处,一脚飞起,那球直入云霄,然后稳稳接住,众人无不大
声喝彩。
还有骑马射箭……一直到日暮时分,苏干才随着众人缓缓散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