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神功】(改编版)(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好一番丁香徐吐,你缠我挑,唇舌缠绵,痴云腻雨之后,夏荷紧贴着小龙,
缕缕发丝拂上少年的俊脸,身上香甜腻腻,袭人魂魄,口中问道:「舒不舒服?」
「舒服……很舒服。」
小龙呻吟般应,夏荷、秋菊两女一齐上阵,一番厮磨挑弄,让他只感所触无
不如脂似玉,柔软滑腻,鼻间尽是撩人心弦的浓烈女性香甜,周身欲焰如焚,彷
佛梦中。
女性的叫床声能够让男性很有成就感也更有性趣,反之男人的叫声也往往能
够让女伴愉悦兴奋,至少夏荷、秋菊就很喜欢听猎物在她们撩拨进攻下丑态百出
的失声呻吟,一时更是情动兴旺,只觉内中极痒难耐。
夏荷坐实按捺不住,修长健美的玉腿一跨,便已骑在小龙的身上,伸手略引
粗物,便即沉股坐去。不料秋菊伸手探出,牢牢紧捏硕杵杵端,夏荷滑腻狼籍的
阴户压在她手背上,硬是不能将觊觎已久的硕杵顺利吞下。
秋菊一手果断攫住小龙硕杵,一手深入伸进夏荷两腿之间,轻轻揉捻已经充
血膨大得不像话的蒂儿,用略带鼻音的酥颤嗓音嗔道:「师妹莫急,师姐我膣内
也正觉空虚难耐,正急需硬物深深插入,好好刨刮膣里的肿胀瘙痒一番,还望你
让一让师姐。」
夏荷虽说之前已与小龙有过三番激烈交媾,不过却没有一次榨出精来,简直
就像一个饥肠辘辘的饿鬼几次三番大啖大鱼大肉,却偏偏尝过即吐,不能真正吞
下肚子,此时膣内乃至整个小腹当真饥火中烧,胯下温热稠滑的春潮涌动直如水
满金山,一时怎甘心相让。但她资辈终究比秋菊低一节,不好公然反对,忽然杏
眼一转,计上心来,一只修长藕臂由身后偷偷探入股下,冷不防地捉住小龙的阴
囊,咯咯一笑,带着一丝促狭向小龙询问:「轩弟已经醒过来了,可就该由他说
了算。说吧轩弟,你是想先上我呢?还是先干她呢?」
秋菊媚眼眯起,也朝小龙娇笑出声:「也好,那就让轩弟自己来挑,刚刚轩
弟可是只差些许便要将那浓鲜热烫的雨露尽灌于我,可不像你弄了半点都是有雷
无雨!看,姐姐这里是多么绵软腻润、多么酥酪多汁,若是把屌儿深深肏进来,
保你爽上天去。」
说话间已分开浑圆雪白的大腿,将胯下圆鼓鼓而又覆满茂密毛发的耻丘露出。
一手扔紧攫住男儿杵身,另一只原本在揉捏夏荷阴蒂的手儿则收了回来,以指尖
剥开自己的外阴,露出内里像粉色里调了一丁点苏木红的肉褶,比熟藕还要再淡
一些,被不断冒出的丰沛水浆一抹,连红也辨不出了,便如细滑的藕粉一般颜色。
小龙一时瞠目结舌,就如不识一字的大老粗见到酸秀才跟他说之乎者也一般,
压根不知该怎么回应这一番赤裸裸毫无半点顾忌与廉耻的秽语以及勾引的举止,
才怔了一怔,就只觉攫住自己杵身以及捏住自己卵囊的两只玉手都在慢慢加力,
渐渐从胯下传来的触觉已由激爽变成疼痛,若不果断回应,只怕后果堪虞——然
而无论选谁,只怕都难逃皮肉之苦。
小龙一张俊脸憋得通红,也不知是羞是痛,蓦地只觉得双卵一阵剧痛抽搐,
闷哼出声,冒出了一句:「我……我要同时上你俩!」
「嗤……」秋菊一时忍不住扑哧一笑,笑得一脸柳媚花娇,捏了捏手中的鼓
胀硕杵戏谑道:「你想同时上我们姐妹俩,可是你那胯下宝贝却只有一根,可不
像我们女人身上有三个销魂洞!姐姐要的,是你这又粗又长而且雄壮坚挺的屌儿
深深肏进我那里面,撑得里面涨涨满满地,替姐姐狠狠挠痒并在里头灌满浓腥热
烫的白浆。你若只是以十指口舌敷衍姐姐,姐姐可是不依喔!」
夏荷丰腴性感的乳房在肿胀,乳头在膨大,下体的骚痒越来越难捱,阴蒂愈
发紫胀硬挺起来,变得象拇指头一般大,一双媚眼已是直欲喷火,风骚入骨地狂
乱直嚷:「我也只要你那屌儿,要你狠狠地捅进来,肏得姐姐的骚屄汁水四溅,
再把精液全射进里面,让姐姐怀孕~嗷嗷!」
在两道春情荡漾的火热视线夹攻下,小龙忍不住微微蜷缩起身子,仿佛自己
成了两只饿狼眼皮底下的小鲜肉。
「不过,你同时肏我们姐俩,也未必不成!」秋菊忽然眼珠一转,露出一丝
神秘的笑靥,「记得轩弟虽然没有抡过大枪,但一手剑法却耍得不错,一起手挽
七八个剑花,一剑分刺三处也该不在话下吧?」
「我……是会剑法……」小龙虽然失了记忆,不过毕竟也是从小寒暑不易地
练了近十年剑,而且练的还是《龙舞剑笈》这种玄门上乘剑法,已经把剑招练到
骨子里,凭本能就能施展出来,此时稍为提点,就能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懂剑。
「那就来吧!」
秋菊闻言,忽地一推,将夏荷推得仰面翻倒在春床上,又抓了两个软垫将她
肥臀高高垫起,教她把双腿尽力分开,拱腰提臀,覆着一片浓密油腻黑茸的阴阜
正对着小龙高高贲起。紧接着自己一个翻身,跃跨在夏荷身上,尤为腴硕的丰臀
高翘,肥美的阴唇、菊门洞开,尽收眼帘,上头淫蜜流淌,浆滑一片、无比淫靡。
摆好架势,秋菊便往两人一展无遗的淫靡胯间指了指,向一脸懵逼的小龙腻
声招手道:「接下来,你只要把用剑技巧用到屌儿上,一招分刺两处,岂不就能
同时肏我们俩了?还不快快过来!」嗓音含娇带媚而又带有磁性,别具销魂蚀骨
的诱人魅力。说话间腰肢不住地左右款摆扭动,肥臀随之大幅度地摇来晃去,显
得妖娆性感。
小龙见二女层叠一起,一者健美挺翘,一者鼓凸肥硕的玉臀紧贴,犹如层峦
叠嶂,成熟惹火体态凹凸有致,诱人曲线沟壑纵横,顿看得厥物硬挺,懵懵然已
提枪上前,双手按定秋菊丰腴雪腻的肥臀,挺腰一刺,霎时全根直没,落入一处
毛茸茸热烘烘一片泥泞的所在,只觉内中波涛汹涌,一上一下更有明显不同的触
感,下方火烫坚挺,仿佛有一颗熟透的饱满葡萄,上方则脂膏般的肥腻,仿佛玉
蛤吐珠,厮磨硬擦间,强烈的快感席卷脑海,即腰肢大起大落,着力抽动起来。
「往下一点,再往下一点~~插进来啊~~快插到姐骚屄里啊啊啊~」
被秋菊压在底下的夏荷周身战栗不止,口里呀呀大叫,从腿到脚绷足了劲,
将挺起饱满的阴穴狠狠地朝上迎去。原来小龙晕头晕脑的一挺,只将龙茎插入两
女紧贴到一起而又爱液泛滥的阴阜之间,龟头的棱角在两女已经完全充血而勃起
的敏感阴蒂上下研磨,带来一波又一波销魂的颤动,偏偏让夏荷越发觉得花芯津
津作痒,牝中空虚难耐。
小龙还是平生第一次在交媾中采取主动,哪里清楚那么多,一杵插入之后,
几乎就是下意识地前后摆动腰胯。每一次冲锋都将自己的下腹牢牢地顶在秋菊的
肥臀上,而沾满淫液的睾丸则直甩到夏荷的胯下,肉体的碰撞声清脆而响亮,不
绝于耳,越来越是狂野频密。
秋菊却借着身在上方的体位之利,蓦地遂探出纤手,二指套住龙茎,向上一
引。
正在驰骋中的小龙龙茎一滑,「噗哧」一声尽根没入了秋菊骚浪脂腴且充满
了淫水的肥蛤之中,只觉其中不但肥美脂腻得出奇,且遍处滑如涂油,然又纠紧
如箍,一入其中,注满腻汁的腴硕嫩滑肉壁便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捅到尽头,
棒头还捣在一团软弹无比的妙物之上,只这一下,便险些射出精来。
「好舒爽!」
火热坚挺,充满阳刚强悍生机的跃动龙茎入体,倍感空虚的蜜道终于得以充
实,那种异样快感猛然袭来,令秋菊有些措不及防,忍不住销魂地叫了出来:
「噢!……呜呜呜……好……好舒服哦……狠狠肏……插深些……用大力!」玉
臀时而前后耸动,时而前后左右地旋挺起来,浪叫声越来越大……
急欲得之而甘心的宝物就这么遭虎口夺食,夏荷又急又气,玉颊涨得通红,
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大口大口直喘粗气、酥胸急剧起伏,玉齿咬得咯咯作响,腰
腹间肌肉线条绷得紧紧,仿佛一只即将暴起的雌豹!
好在秋菊终究还没被快感彻底冲晕了头脑,为免得师妹一怒之下一拍两散,
只得圈住龙茎根部的纤指一推一拨,灼巨的龟头顿时从她肥蛤内脱出,又猛地捅
入另一个湿透的炽热花房,粗暴地剖开膣道内的黏嫩美肉,一插到底。
「啊啊啊~~~~~~!」
夏荷的花房正自空虚,骤然被那棒儿闯入,热力逼人又格外粗大,直撑的满
腔酸软,美的她花心发颤心尖儿都簇到了一处,身不由己的抽搐痉挛,紧致结实
的臀瓣一紧,中央便陷下小小一凹,腰上股间的肌肉纠束成团,变成圆中带角的
奇妙形状。她大张双腿忽然一盘,死死地勾住小龙的腰部,大腿鼓起一团团肌肉,
一下下拼命用力,只求他插得更重更深一些。
她的膣内虽不如秋菊那般腴硕软弹,但却劲道极大、充满了最原始最火热的
激情,以及最充沛的无比活力。膣肌强而有力,如婴儿握拳,一掐一掐地排挤着、
挽留着入侵的异物,让小龙不觉抽了一口凉气,同时浑身一震,抽送的动作开始
变得有些缓慢而费力起来,只抽插了几十下,交合处就烫得仿佛要烧起来,龙杵
活像一根捣进蜜水囊中的炽红火炭,不住搅出黏稠湿润的「噗唧」劲响,声音之
大,竟如泼水打浆一般,片刻也不休止。
「记住,男子若要让女儿体验到最绝顶的快乐,定需一鼓作气,中途不停。
你若要一已之力同时满足我姐妹俩,须得力贯杵稍,刚中带柔,挺中带弹,如金
鸡点头,缠绕圆转,进退如风……」
趁着小龙将火力集中到夏荷身上,秋菊娇喘连连,向小龙提点房中术诀窍,
说完一段之后,便熟稔无比的将他的棒儿再次拨转,插入自己的肉壶大力抽捣起
来。
如此上下狠插狂捣,更换肉棒更换膣道的间隔越来越短,越来越是频繁,只
见只见上下四片肿胀通红的肉唇如莲瓣乱翻,块块红脂妖娆腾舞,无歇无止地粘
缠着来回冲刺的肉棒,阵阵花露,宛若蜗牛吐涎,泛溢一片,叫人入目魂销魄融。
数百抽后,小龙已开始掌握其中诀窍,再不用秋菊扶弄,巨物展缩来回,每
一捣都正中牝穴,着着尽根,蓦地气贯宝枪,提枪一抖,在急伸疾缩幻成重重教
人眼花缭乱的残影,沾漫宝枪的粘稠淫液暴溅开来,力道之强之猛竟像一小片水
幕一般。
「哎呀呀┅┅要命的┅┅那┅┅那有这样┅┅凶的插呀」
「┅┅天┅┅麻死我了┅┅哎呀」
夏荷与秋菊不约而同得被插得同声昂颈尖叫,浑身痉挛。小龙竟凭着奇高悟
性与天赋异禀,将剑影分光之技用到胯下,借着龙杵如龙泉剑、白蜡枪般的刚中
带弹,借着快速弹震摇晃一屌同时分插两穴,虽然实质仍有先后之别,但由于间
隔极为短暂,却叫夏荷与秋菊完全无法分辨,只觉小龙仿佛真的长出两根屌儿一
般。
若是将镜头放慢几十倍,就会看到龙杵先是直贯夏荷花房,贯满琼户,塞了
个爆满,随即猛地抽出,将肥美通红的花唇带得向外反翻,连着一串飞溅的花露
直投秋菊的牝穴内,另投异主。而还没等夏荷的花唇开始回缩还原,龙杵又呼啸
着猛捣狠戳而回,间隔之短,直让夏荷感不到膣内有半刻空虚,只觉裹挟着迅猛
劲道的怪物嗤嗤乱窜,钻进缩出,计计直捣黄龙,销魂蚀骨的快感正如山崩海啸
般席卷而来,将她嗷嗷嘶嚎着冲上云霄,飞上了极乐天堂,欲仙欲死、飘飘欲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