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玩华录】(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八章跋扈飞扬,为伊人雄
[苏干!]走在大街上时,后面有人叫他。
苏干停下脚步,但没有马上回头。在西边的天空看到一连串的山峰,在夕阳
下形成一片美景。
苏干的眼光从山景转向追上来的梁览。梁览跟上来,两人肩并肩。
他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他们之间有一点尴尬的气氛,彼此都避免谈那次的
旅行。苏干在心里想,梁览大概想解开心里的疙瘩。
[我们之间有一点尴尬,但还是好朋友吧。]梁览喃喃的说。
[是的……]苏干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
[母夫人还好吗?]梁览的眼光有一团热火。
[那是一次忘不了的郊游。][谈这件事,今天还是第一次。]苏干又说。
[我也忘不了那次的旅行。]两个多月的上元节,他和梁览的母亲黎素梅在
那晚后连续三天都待在旅店的房间里,不分白日黑夜的性交。自然,作为交换,
那三天姨娘跟梁览待在一起。
[想见她就来吧。]梁览说。
[是想去,但有你在就不好意思。][我也一样。]梁览的眼睛里出现无奈
的感情。
[梁览,现在还是只能用嘴和手吗?][母亲把屁股给我了,用肛门代替阴
户,]一点不差的感觉,梁览很享受的样子,[苏干,你怎么样?][肛门都不
行,不允许接触身体。只有手和嘴可以。][是吗?][嗯。她会用很认真的声
音说,要咬舌自尽。][是啊,那样美丽的人,没有赤裸的让你玩真是遗憾。不
过,她那样也是做出了很大的勇气和牺牲,应该感谢。]梁览突然露出遥望远处
的表情,好像在回味当日的情景。
[苏干,说真的,我很羨慕你。]梁览说。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前面人堆里传来商贩的哀求声和粗鲁的喝骂声。两
人经过,见是一个商贩正哀求几个兵丁付钱,那几个混蛋不正是霸占张氏母女的
无赖么?
只是不见张氏所说的那个领头的白胖子。
苏干挺身上前,拦住对方,目光中充满鄙夷。
[多管闲事,想找打。]对方骂道[来啊。]苏干冷笑着说。
[来。]梁览也没有畏缩。
几个无赖慢慢走近前来,见二人丝毫没有妥协屈从的意思,就沖了过来。
开始混战,在打与挨打中,苏干看到梁览奋战的状况,他竟然打的很勇猛,
这是苏干从他女人般俊美的外表没有想到的。
[呔!住手,什么人竟敢当了宰相大人的路!]来了一队卫兵,后面是仪仗
和马车。
看来他们是阻了当朝某个大员的驾。几个人立刻逃走,可是酣战的梁览被抓
住。
苏干看到这种情形,停止逃跑走回来。那边也有人被抓住。
一个管事的过来审问,苏干方知对方是秦王新招的宿卫,被沖撞的是兵部侍
郎同平章事杨洞潜。过后向车中人汇报。
回来后,命令以沖撞官舆论,把所有被抓到打架的人当街杖10,那几个无
聊强买强卖,加杖40。各交有司讯问管教。两人被带到附近的防营中看押。
晚上军兵把他们带出牢房,出门时,苏干看到了一脸关切的姨娘和黎素梅。
四个人一起走到防营大门口,没有人说话。
[到我家来吧,在我家里好教训这二个人。]在马车里,黎素梅说着看姨娘
的表情,这是徵求她的同意,姨娘没有反应,也没表示反对。
姨娘和黎素梅坐在里边,苏干和梁览坐在外边。苏干和黎素梅坐到同一侧,
苏干伸出手去抚摸黎素梅的屁股和大腿。自从上元一夜有过浓密的性交以来,这
还是第一次见面。
黎素梅一直沈默,只是微微扭动身体。姨娘和梁览眼光相遇,姨娘红着脸低
下头。梁览扭头,他的眼光先看母亲和苏干,然后转到姨娘的脸上。梁览的眼睛
里充满欲火。下车时,是梁览扶着姨娘的手臂。
到家后,黎素梅找出一瓶药粉,那是对外伤很有效的药,两个母亲各自帮他
们敷上。
因为背上敷了药,两人都袒露着上身,结实的肌肉,脸上和背上几条红色的
伤痕,反而显出男子汉的气概。
陈览去擦洗,厅里剩下母子和黎素梅。
[你身上有汗臭味。]黎素梅也劝苏干去洗澡,可是他摇头,在自己的胸脯
上打几拳。[我的身体很结实,抗的住。]笑的脸孔转向姨娘,又短短说一句话:
[我想干了。][不要胡说,这是在别人家里。]姨娘脸色通红,难为情的只好
把眼光转到房里的陈设上。
黎素梅点燃了香料,微妙的芬芳令人心神舒爽,苏干从中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和感觉。
[这是姨娘配制的香料吧?][是的,玉姬配制的香料真是太棒了]黎素梅
说,[我们就叫它『解忧』吧。][『解忧』,这个名字很好]。
黎素梅的提议提起了大家的兴致,刚才尴尬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刚才在马车里,不知道是谁一直摸弄我的身体。]黎素梅一面说一面用甜
美的眼睛瞪苏干。
[我现在很烦,想肏一次。]苏干看看黎素梅,又盯着姨娘。
[苏干,你那美丽的姨娘今晚也很兴奋,大概已经骚痒了吧。]黎素梅没有
正面回答,把目光转向的姨娘。
[玉姬,你们还是只有那样吗?]黎素梅追问。
姨娘感到黎素梅制造气氛的压力,拿起茶杯。[我还在保护。][那么,只
有手淫和口交吗?]黎素梅故意这样再三追问。美丽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姨娘
羞涩的表情,又向苏干送过去秋波。
[你们怎么样呢?]姨娘问。
[我也一样,但我已经答应了览儿肛门,我是寂寞的女人。]在寂寞的女人
的话里,含着活生生的伤感。
[苏干打架受伤的脸,有男人野性的魅力。][我很生气,他发誓不在外面
胡闹,结果竟然斗殴被官府抓住。]姨娘用锐利的眼光看苏干。
[我是为你才做那些事………所以,我有被骗的感觉。][姨娘你不明白,
他们是一群坏蛋,怎么能逃走。]
[苏干,那次的上元夜旅行不是很美妙吗。]黎素梅突然来到苏干的身边坐
下说。
她翘起的从裙子了露出来的两条腿线条特别美,连姨娘的目光都被吸引。苏
干立刻抱住她接吻,黎素梅倒在床上,苏干压在她身上继续接吻。他的手在抚摸
黎素梅的乳房。
姨娘看着二个人,脸色苍白。
苏干把黎素梅抱进了隔壁房间,扑在床上,然后他的手迅速活动,黎素梅的
衣服被打开露出乳房,苏干在那里开始吸允。
[在我身上,哪里都可以……苏干……来吧……]黎素梅闭上眼睛喃喃说。
苏干用手指在充份吸允过的乳头上揉搓。
黎素梅的身体微微出汗,能清楚的听到她的喘气声,睡衣的前面完全分开露
出雪白的丰满大腿,还有黑色的茂密丛林。
[藤鞭……用藤鞭……]在黎素梅兴奋的声音也带着羞涩。
[我的屁股想挨打,你肯打吧。]黎素梅指了指墙上,那是丈夫用来教训下
人的藤鞭,现在变成变态的性感道具。
[用藤鞭折磨我吧。]把藤鞭放在苏干的手上,黎素梅的脸红红的撩起睡衣,
趴下去挺高屁股。
[打吧……快打吧……]扭动屁股催促时,苏干站起来,挥动藤鞭。藤鞭打
在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啊……好……打吧……还要……][原来你是被虐待狂。][不要说话,
打吧。][昨晚也给儿子打过了吧。]叭!叭!叭!
[啊……苏干……够了……不要了。][我要打!还要打!]苏干开始拼命
的乱打。
[啊……唔……痛啊……]在灯光下发出光泽的屁股上,出现无数鲜红的痕
迹,惨叫和哼声,在痛苦中扭动的屁股。
对这个妖艳的屁股,苏干打的很痛快,感到妖美的快感。苏干眼前又浮现姨
娘那被包裹的丰满的屁股,可是却不许碰,苏干的心里又出现强烈的愤怒和沖动。
苏干丢下藤鞭,自己也脱光衣服。黎素梅的屁股红肿,好像充满热气,苏干
抱住屁股,感到火热。就这样从后面插入阴户里。
[苏干,喜欢阿姨的屁股吗。]黎素梅从喉咙发出嘻笑声。
[阿姨的前面真大。]在稍许宽大的,湿淋淋的肉洞里深深插入肉棒。肉棒
在洞里的上下磨擦,在左右沖刺,龟头在里面旋转。
[唔…受不了……]黎素梅在苏干有技巧的沖刺中,感受到强烈的快感,流
出大量淫液。
[饶了我吧…我已经不行了……我要死了。]黎素梅达到高潮。
原来双手还支撑上身,现在已经仆倒地上。可是屁股还被苏干拉起,继续抽
插。
[啊……苏干……还没有吗?……快射出来吧!……][不……还没有……
阿姨……]苏干一面说一面用藤鞭打黎素梅的屁股。
黎素梅哭泣,但藤鞭继续打在丰满的屁股上。经过鞭打,黎素梅又开始努力
的扭动屁股。
[苏干快点射出来吧……不要折磨阿姨了……你的技巧已经使阿姨累坏了。
]激烈的抽插,同时用藤鞭打在屁股上。
[饶了我吧……不用打了……]黎素梅痛苦的哀求。
苏干的身体突然离开,用手掌在黎素梅印满红色条纹的屁股上拍打,要求改
变姿势。
[要我怎么样?]黎素梅横倒下去。从张开的四肢散发出浓厚的淫液气味。
苏干把黎素梅的雪白双腿扛在肩上,把肉棒剌入到根部。这一次他也准备射
精,所以不顾一切的抽插。
黎素梅已经发不出声音,雪白的双脚在苏干的背上摇摆。
[泄了…泄了…泄了。]从黎素梅的嘴理冒出淫荡的呼声,摇摆的双脚猛然
夹住苏干的脖子。
[射吧!一起和我射吧!!]黎素梅拼命的喊叫,同时用力夹紧肉棒。
[苏干,和我一起去地狱吧!][阿姨……太好了!]苏干的身体发生痉挛,
大量的精液喷射在黎素梅的肉体深处。
打开门……黎素梅和苏干走回客厅。
在灯光下,韦玉姬和梁览正进行肛门性交。
赤裸的女人正抱紧桌子,弯曲雪白的后背,高高举起的屁股,她快要到达高
潮了。
[啊……我的身体里有火……要泄了……泄出来了。]美丽的头发不停的摇
动。
姨娘发出野兽的哭声。
苏干和黎素梅几乎忘记呼吸,瞪大眼睛看跟前展开的性戏。
梁览到达高潮。[啊……阿姨,我……射…射了…]韦玉姬的括约肌更紧,
贪婪的夹住少年的男根,吸收男人的精液,用朦胧的眼光看二个三观的人。
史书记载,就在校场募兵的数旬后,一日朝议。
兵部侍郎同平章事杨洞潜上奏道:「陛下以秦王刘弘度判六军,募兵为宿卫。
然而近来多次发生这些新募士兵强买强卖、殴斗赌博、嫖宿民女的事情,恐怕秦
王所招非人。臣以为,秦王是帝国的储君,应该督励他和正直之士亲近。让他亲
自掌军已经不妥,如何还能让他亲近那些小人呢?」
但汉主刘巖却不以为然,回答道:「几个孩儿家偶尔学学带兵,公就不必过
虑了。」
这次退朝后,没几天,杨洞潜就告老退休了。据说他退休时哀叹:「国事如
此,宰相何为?」
第二年,大有八年(935年),杨洞潜去世了。
年老的皇帝日渐昏庸,奢侈、残暴。
就拿刚建好的昭阳殿来说,大殿用黄金装饰吊顶,用白银铺地,各处镶满了
珍珠、水晶、和琥珀。
他把这豪华的昭阳殿专门赐给宠妃赵昭仪,亲笔题写匾额,让中书舍人王诩
作昭阳殿赋。
那昭阳殿本是汉寝宫之名,当初汉成帝就是把昭阳殿赐给赵飞燕、赵合德姊
妹,供二人在此侍奉他大肆淫乐。
由此看来,老皇帝不但不以汉成帝为戒,反而充满向往。
赵妃不但得宠,还是当今太子秦王的生母老皇帝还一直非常残忍,处死人时
常用一些诸如炮烙、截舌、灌鼻、刀锯等酷刑,而且在行刑时,还喜欢观看。
有时还一边行刑,一边招来臣下议事,令大臣恶心、颤栗。
见到杀人的刺激场面,看着受刑人痛苦地挣紮,他会兴奋得手舞足蹈,嘴里
还念念有词。
厚厚的因为年龄而日渐歪斜的嘴唇上,有时连口水都耷拉下来。
一些谄媚之徒奉承说,这是蜃蛟吐涎之相。
另外,皇帝开始信任宦官,与大臣们逐渐疏远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