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乱H】(03-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时钟到底是哪个混蛋发明的
就在艾妮卡要将肉棒放入体内时,房间的门被粗暴地打了开来。受到惊动的
两人将视线切到门口处。
来人光洁白皙的面孔有着几分稚嫩。乌黑深邃的眼眸,不禁升起想疼爱的感
觉。身材有些纤细,胸前有着一手便能掌握的乳房。黑色的头发上有着一对毛绒
耳朵,绣着大量蕾丝与褶边的及膝裙后面一撮黑色的尾巴垂直而下。此人正是艾
妮丝,小於艾妮卡四岁的妹妹、夏尔名义上的主人。
「啧,来了啊……」
「果然躲在这里。我还想说我的夏尔晚餐过后怎么就不见踪影了,原来是被
你这只偷腥的猫诱拐到这边了啊。艾妮卡!」
艾妮丝口中毫无对姐姐的敬意,自从被她发现艾妮卡经常偷吃夏尔时,两姐
妹的关系便是这样。
「夏尔!你还想躺多久,还不快点起来!」
「是的,我知道了……哇啊!」
正当夏尔准备起身时,来自胸膛上的压力迫使他重新躺回床上。艾妮卡就这
样一脚踩着夏尔的胸膛,一脚在夏尔的肉棒上滑动着。
「就这样无视我可不好喔!姐姐的内心受到了好严重的打击呢……」
「你想怎么样❤艾妮卡。」
「啊啊~我只是对我亲爱妹妹的不守信用这事感到难过罢了。」
「我什么时候不守信用了❤不是已经将夏尔借给你一天了吗❤」
艾妮丝一脸忿忿不平的回应。面对妹妹的疑问,艾妮卡伸出手指对着她摇了
摇,随后便对着墙壁一指。
「所谓的一天啊……可是有二十四个小时喔!你看看现在的时间。」
艾妮丝随着姐姐指着的方向望去,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时针的部份还未经过
正上方处。
「唔……人类总是发明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虽然是这样没错,不过我现在可是很感谢时钟的发明呢…嘿咻❤」
看着妹妹软化的态度,艾妮卡重新跨坐於夏尔的双腿间,用蜜穴磨蹭了龟头
几下后便向下一坐。
「把握时间,把握时间~哦哦…进来了…好胀。」
不规则的肉壁层层包覆着肉棒,光是插入就已经舒服的让夏尔受不了了。阴
道里面充满蜜汁,让肉棒很顺利的就抵达深处,顺利的亲吻到子宫口。
「哦喔喔喔~这种充实的感觉不管体验多少次都不会腻。」
由於体内的肉棒太过粗长,艾妮卡的小穴没办法完全吞下,所以她只能将双
手压在夏尔的腹部上,以便活动。
缓慢的上下套弄。
「呜……每次都能顶到最深处,真棒……嗯啊啊啊❤」
「哦…肉棒被缠绕的感觉…真爽……」
在享受着交尾所带来的快感时,艾妮卡正视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雄性肉体。
长久以来锻炼的身体有着健美的肌肉,身体上有着些许的疤痕更添加了不少的男
性魅力。
「嗯❤怎么了吗❤」
情不自禁的艾妮卡,低下了头用着滑嫩的舌头舔着夏尔身上的疤痕以作为回
应。舌头每滑过一道疤痕,身下的肉体便会微微颤抖。
「呐……这样舔,感觉怎么样啊,咕啧……咕吱……」
「很、很舒服……」
夏尔感觉到原本压在腹部上的双手,不知何时变成一对软肉,柔软的触感紧
贴着自己肚子的上方,而这对软肉的主人正歪着头不停的朝着自己的胸部进攻。
湿润的舌头来到了一处凸起的地方。舌尖不断挑逗着这个凸起点,接着整着嘴唇
贴了上来。
「啾…咕啾…」
「哦哦……这感觉!!」
随着艾妮卡的不断吸吮,原本缓慢的抽插动作渐渐地加速起来。
看着眼前这对交缠着的肉体,艾妮丝忽然有股被冷落的感觉。
(竟然无视我的存在……不能原谅!)
目光滑过姐姐不断上下摇摆的屁股时,艾妮丝脑中灵光一闪,随后她将视线
转移到墙壁上的时钟,嘴角出现了一抹不明的笑容。
夏尔伸着舌头与艾妮卡的互相交缠,双手支扶着对方的侧臀,一边由下往上
摆动着腰部。不知何时,这场性爱的主导权已经相互交换了。
「哈啊、嗯啊哈……啊啊,就是这样,在快一点……咕啾啾…」
艾妮卡享受着冲击的快感,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传来新的触感。
艾妮丝抚摸着姐姐的美丽屁股,手指在软肉上不断的揉捏,接着她的中指对
着屁股中间的这朵菊花一戳。
「噫噫噫噫!艾妮丝你在做什么,快、快点拔出去……」
「哦…真爽…又变紧了……」
姐姐和下朴的反应让艾妮丝感到相当满意。
「嘻嘻~为了让亲爱的姐姐感到更加满足啊~欧啦欧啦~你看夏尔也因为这
样感到更加舒服喔❤」
艾妮丝有如恶作剧般的用手指来回抽动着,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不断的戳揉
着艾妮卡一边的屁股蛋。
「嗯、嗯呼呼呼呼!要、要去了……要高潮了!!」
艾妮卡高兴的泪水溢出,大口的喘息着的嘴巴也流出液体。夏尔抓紧女子的
腰部,就这样猛烈撞击着。
而察觉到两人动作变的剧烈的艾妮丝,用力地将插在自己姐姐屁穴里的手指
送进更加深处的地方,紧接着向下一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瞬间,艾妮卡达到了顶峰。夏尔能感觉到蜜穴内绵绵不绝的流出汁液,不断
的喷洒在肉棒上。
(要来了……这次一定要忍住!)
突然地,艾妮卡的肉壁就像是活了起来,以灵活的动作按摩着肉棒。而原本
只是紧闭的子宫口如今正张大的嘴巴,将龟头前端整个包覆进去。
快感不断的传来,就算夏尔想要忍耐,被子宫嘴咬住的瞬间,他便已失去对
身体的控制权了。强烈的吸力将他的射精感直接推向颠峰。
强制搾精!!!
这是狐族的天赋,每当狐族达到高潮时,便会强制搾取对方的精液以供自己
摄取。就算你的忍耐力有多么强大,在这招底下,也只能乖乖贡献自己的精液。
这也是狐族所令人畏惧的地方。
「喔哦哦哦!好强的吸力…射出来了……」
噗咻!噗咻!!噗咻!!!
「来啦……来啦……就是这个,夏尔的精液终於来啦……哦呜呜呜呜……咦
咦❤」
当艾妮卡正准备享受被精液灌满的感觉时,忽然有股力量从屁股上将她往前
一推。被子宫嘴咬住的肉棒就这样脱离了,并顺势滑出艾妮卡的蜜穴。
「嘿咻…咬的真紧,差点推不开。哦哦~真不愧是夏尔,这量真多。咕啾…
啾…啊呜呜……」
艾妮丝将下朴的肉棒含进了口中,准备把其所喷出的浓液完全吞进自己的胃
袋中。
「哈、哈啊……好温暖……」
「啊哈……啊哈……你在做什么❤艾妮丝……」
艾妮卡趴在夏尔的身体上,艰难的将转着脑袋,不断喘息着。正处於高潮状
态的她就连说话时都有气无力。
面对姐姐不满语气的疑问,艾妮丝没有回答,她的嘴巴正忙着吸取夏尔的精
液,没办法说话。
但是她还是给了艾妮卡回应。
妹妹将手指了只挂在墙壁上的时钟,艾妮卡的目光随着指尖的方向望去,如
今时针的位置已经越过了正上方……
不久前还在艾妮卡心中处於『感谢』位置上的时钟,如今已经被她丢进了
『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的垃圾桶里了。
第四章这一家人没问题吧(无H)
清晨的曙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为整间餐厅带来明亮。
夏尔与其他仆人们将食物一盘接着一盘从餐车上端到桌上。这是身为仆人的
他们每日的工作。在这之后还有许许多多的杂物事情等着他们去完成。
桌上的食物份量非常的多,毕竟现在一天只吃两餐的她们,必须等到晚餐时
间才能再进食。这并不是兽人的习惯,但得到人类技艺的兽人们,也一并的接收
了人类的生活作息。
「啊哈……」
睡眼惺忪的艾妮卡对着由女仆拉开的椅子坐了下来。面对着餐桌上丰盛的早
餐,艾妮卡也只是兴致缺缺的吃着。
「怎么了啊❤艾妮卡❤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喔❤」
声音的来源是艾妮卡的母亲,安洁妮雅。充满圣洁般的面孔,穿着高贵白色
礼服的安洁妮雅有着茶色的头发和胸前一对巨大的乳房。年纪虽然已快四十岁,
但面容姣好年轻,就算和艾妮卡两人一起走在外头,也常常被误会为是姐妹关系。
「没什么…母亲大人,只是昨晚睡得不太好而已……」
由於昨天的吸精被强制中断的关系,使得艾妮卡昨晚度过了一个空虚难耐的
夜晚。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坐在她的正对面,一边哼着不明的旋律一摇摆
着身体,让她看了心中有股莫名的火焰冒出来。
「倒是艾妮丝的精神很充足呢。」
「嗯嗯~每晚都有夏尔帮我补充元气,艾妮丝每天都精力充沛喔~」
艾妮丝将口中的食物嚥下肚后,吐着那充满朝气,又甜美得像是会渗出蜜一
般的声音。昨晚从艾妮卡那边离开后,回到自己寝室的艾妮丝便缠着夏尔,上演
每天晚上都会演出的戏码。
而面对着投来的两道目光,夏尔只能给予微笑回应。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感
受到其中一道目光带有些许的杀气。
「妈妈,如果你的那三个仆人满足不了你的话,我可以将夏尔借给妈妈喔~」
「啊啦~那真是谢谢你呢,艾妮丝。」
安洁妮雅满脸笑容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对於女儿的充满孝顺的心意,她感
到无比开心。
至於艾妮丝口中的三个仆人,则是安洁妮雅受雇来的兽人种,分别为人马、
犬及牛角族。而此时的他们正躺在自家主人的寝室中呼呼大睡着。
「嘻嘻❤没办法,谁叫我的夏尔那么棒,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呼呼呼呼。」
夏尔的笑容有些抽蓄,他现在能深刻体会到被浓烈的杀气垄罩住的感觉。
(……饶了我吧。)
杀气的来源,艾妮卡,此时一脸不满的盯着夏尔。而右手上的刀叉正对着盘
子上的肉肠不停地捅着。
(那傢伙肯定是故意的!!啊啊啊啊!!混蛋夏尔、臭艾妮丝……)
……少女的心中正在疯狂燃烧。
随着时间的流逝,餐桌上的食物也渐渐减少。
「对了~妈妈明天之后要进城堡里,大概三天后回来。」
安洁妮雅将盘子上的食物彻底消灭后,对着两姐妹宣布着。
「咦❤又到了族群会议的时候了吗❤」
「啊啊……又来了啊,那种无聊的会议不用参加也可以吧❤妈妈❤」
听到母亲传来的讯息,这对姐妹给予不同的回应。
兽人族每半年便会选定日子举行会议,内容大多为各种族间的资讯交流,以
及为兽人势力今后的施政方针之类的。
「虽然很无聊,但是妈妈是狐族的代表,所以不得不参加呢。要是缺席的话,
会被长老们念个不停呢……」
「那群老不死的,明明一大把年纪了,实力却不怎么样,整天只会倚老卖老。」
艾妮丝口中不停的抱怨着,似乎在帮助母亲抒发心中的无奈。此时的艾妮丝
似乎忘记,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如被她称为老不死的这群人。
安洁妮雅是近几年狐族的代表,领导着所有狐族的人物。狐族天生就有良好
的魔力因子,几乎每个人都能够施放魔法。但这些年间,实力最强劲的并非安洁
妮雅,而是一名年纪二十一岁的少女。
少女的名称为艾妮雅,乃安洁妮雅的第一位女儿。虽然有着强大的魔法能力,
但是艾妮雅却醉心於武技上。
这点并未对少女的实力发展有任何不好的影响。天资聪颖的艾妮雅更创造出
将魔法运用於武技上的技巧。使得她年纪轻轻便已成为整个狐族中的最强者了。
由於艾妮雅的心思都放在武技上,不想担任代表。最后狐族众人只好让她的
母亲出任这个位子。
「所以啰……妈妈不在的这几天,你们要好好相处,一起看家喔。」
「知道了,母亲大人。」
「好的~交给我吧!妈妈…艾妮丝会当个乖孩子的。」
两姐妹的回答,让安洁妮雅感到安心。正在喝着茶饮的她这时候才注意到正
在收拾桌上餐具的仆人中夹杂一位生面孔。
「话说,那边的小男孩,你是新来的吗❤」
被叫到的小男孩立刻中断手边的工作,转过头来并且立正站直的看着安洁妮
雅。他的身材有些瘦弱,脸上有着稚气的面孔,年龄不会超过十岁,而黄褐色的
短发上并没有耳朵,说明了男孩是人类的身分。
「是的,回夫人的话,我叫亚克,是昨晚从马特斯先生那里送来给艾妮卡小
姐的礼物。」
「噗噗噗噗!!」
听到小男孩的回答,艾妮卡将刚入口的茶饮瞬间喷出来。
「咳……咳咳!!少、少开玩笑了,我要的明明是年轻的男人,为什么会是
你这种小鬼❤」
「诶❤可、可是马特斯先生明明是这样跟我说的,还要我好好的满足艾妮卡
小姐的要求……」
「马特斯那个该死的傢伙……」
艾妮卡手中茶杯的杯耳处被大力的捏出裂痕。正当艾妮卡想着要不要杀去马
特斯的家中将他狠狠地大卸八块时,忽然耳边听见一丝窃笑。
「想不到姐姐大人现在喜欢吃这种类型的啊……」
艾妮卡转头望去只见妹妹右手举着茶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自己,嘴
角还挂着一抹不知明的微笑。
「艾、艾妮丝…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不要惹我。」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在想什么,不过肯定没好事。於是游走在爆发边缘的
艾妮卡便警告着自己的妹妹。
……但是事实证明没什么用处。
「啊啦啊啦~要是一个小男孩没办法满足姐姐的需求,妹妹这边还有一些存
款,可以借给姐姐大人,让你多买一些喔~恋童女❤」
「哇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根保持艾妮卡理智的弦最终断裂。艾妮卡
无视隔在中间的餐桌,朝着自己的妹妹扑了过去。
「咦咦❤你想干什么❤死艾妮卡快从我身上滚开!不要用尾巴缠着我……夏
尔!夏尔别站在旁边发呆,快来帮我拉开这个疯女人!」
餐桌上的餐具、食物洒落一地,这对姐妹们正在地毯上互相扭打着。周围的
仆人则是见怪不怪,没人过来劝架,而是忙着收拾附近的物品。反倒是那名叫亚
克的男孩,正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四处张望着。
「艾妮卡和艾妮丝感情真好呢,这样妈妈也就放心了。」
身为这对姐妹的生母对这幅景象没有任何表示,一脸闲情逸致的她一边喝着
杯子中剩余的茶饮,一边望着姐妹相亲相爱的互动,表情似乎还有些享受的样子。
此时夏尔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今天天气真好啊……)
第五章谣言什么的果然都不能相信(无H)
安洁妮雅的庄园位於首都『乌肯达』城外的东北方。距离不算太远,骑马快
奔的话只需要半个钟头的时程而已。庄园内部产出大量的葡萄酒,这也是安洁妮
雅家族的经济来源之一。
此时的夏尔正推着推车走在返回庄园的路上。平时的话都是用马来拉的,只
是因为今天早上的姊妹互动时,他在旁边发呆的关系,因此被艾妮丝处罚不许自
己使用马儿。
与夏尔随行的还有一位淡蓝色短发的人类女仆与黄褐色短发的人类男孩。女
仆的名子叫雷妮,也是之前被艾妮卡当成竞技场比赛赌注的人类少女。被夏尔拜
託来帮忙做文书类的事情。
雷妮是从小就被安洁妮雅买来服侍跟自己同年龄的艾妮卡的。幸运的她不像
其他人类奴隶那样命苦,只要照顾好自己的主人就可以了,不必害怕被其他兽人
侵犯。
黄褐色短发的男孩名为亚克,他则是因为艾妮卡对着他吼道:「有多远给我
滚多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最后被女仆长分配给夏尔当小弟使唤。
「抱歉啊……雷妮,没想到会那么麻烦,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夏尔满怀敬意对着身旁的雷妮说道。艾妮卡家族每个礼拜便会出门大採购一
次,补充府邸所需的物资。而此时他们已经採购完毕,正踏上返回的路程。
他们除了採购家族必需品外,还帮忙在家族内工作的仆人们买一些个人用品。
由於内容千奇百怪,所以有雷妮帮忙记帐令夏尔感到轻松许多。
「不……这没什么,反倒是我要向夏尔你道谢才是。」
「嗯❤是竞技场的事情吗❤那没什么,不用放在心上。」
「不,听说马特斯的女性奴隶都过得不是很好。如果当时夏尔输掉,我的下
场真是不敢想像。」
当时被通知成为竞技赌注时,雷妮还私下四处打听马特斯那边的情况。而得
到的结果使她感到相当不安,还让她连续几天不停做恶梦。
这时候,夏尔忽然想到随行的人中,似乎有一个知道实情的人。
「这点问问亚克就知道了吧,亚克不是刚从马特斯那边过来吗❤那边的奴隶
生活是怎样的❤」
「咦❤这、这个吗……」
由於今天才认识这两人,彼此间还没那么熟悉。就连刚刚採购的时候,他也
只是在一旁帮忙搬点东西而已,并没有太多交流。所以对於两人投来的视线,亚
克显得有点慌张。
「在马克斯先生那里的男性奴隶,每天都会被强迫做苦力,晚上还会被母兽
人找去帮她们解决生理需求。」
沉下心来的亚克开始回想着过去在马特斯那里的日子,面孔不知何时已朝向
地上,而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阴沉。
「女性奴隶的话……长的漂亮的会先被马特斯先生『关怀』几天,接着就会
给底下的护卫们玩弄。要不是我年纪还小没办法做那些事情的话,想必也会遭遇
到那样的对待吧……」
话一说完,亚克抬起头来,却发现视线中的两人一脸平静的表情看着他。
「怎、怎么了吗❤你们不相信吗❤也是啊,这种惨绝人寰的下场,总有一天
我要将这些该死的兽人……」
「真是一般呢……」
「一、一般❤」
彷彿受到什么冲击似的,亚克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这时少女也传来附
和的话语。
「很普通呢……和听到的完全不一样。」
「普、普通❤!」
小男孩目瞪口呆地望着两人,他的脑海里正在遭受猛烈的攻击。
「想不到马特斯会那么善良啊……我原本以为他们会被当成粮食的说。」
「粮、粮食❤!!」
「夏尔请不要再说了,光是想想就令人想吐……」
夏尔的话语让男孩与少女不禁颤抖起来,但是他没有理会。停下脚步的他自
顾自地继续吐着令人想想就头皮发麻的词语。
「像是将脑袋剖开吸取里面的脑浆啊、将全身上下的肉切成拼盘啊又或者…
…」
「呀啊啊啊啊啊!!」
「闭嘴!!」
小男孩抱着头尖叫起来,少女则是一脸生气地盯着他,眼中似乎还泛着泪光。
男人的话语让少女回想起梦中的场景。
看着这两人的反应,夏尔决定将这话题到此为止。
过了一小段时间,三人才又开始踏上返回的旅程。
夏尔继续推着车,并不时的看看身旁的两个人。感觉到气氛有点沉闷,自觉
造成这一切的他决定聊点新的话题。
「话说回来,亚克啊……」
「怎、怎么了❤那、那个……」
小男孩颤抖的反应与机械般的动作让夏尔感到有些内疚。
「啊啊,叫我夏尔就好了。不要那么紧张,放轻松……」
(也不想想是谁害他变成这样的……)
雷妮有些无奈,但是她还是帮助男子安抚对方的情绪。
「夏尔说的没错,放轻松点,以后都是工作上的夥伴。而且彼此都为人类,
必须好好相处才是。」
安洁妮雅庄园内的仆人只有雷妮与夏尔是人类而已,毕竟除了夏尔以外的人
类男性奴隶都活的不是很久。现在新加入了一个,虽然年纪有点小,但是还是要
好好打关系。
平时少女也和其他兽人种的仆人相处不错,但是种族间的隔阂也让少女始终
只有夏尔这个知心的朋友罢了。
「知、知道了……那个……」
「直接叫名子就可以了,不用太生分。」
少女温柔的声音让亚克逐渐放松下来,之后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谢谢你,雷妮姐。」
虽然少女让他直呼名子,但男孩还是自觉的在末端加上敬称。之后他将视线
转向夏尔。
「夏尔……不好意思,请问你刚刚想对我说什么❤」
(叫雷妮就称姐,对我就直接喊名子吗………这小鬼真不可爱。)
夏尔将心中对於男孩的一丝愧疚彻底烧毁。
「亚克你是在人类势力长大的吗❤」
「是啊……夏尔和雷妮姐你们不是吗❤」
「我跟雷妮从小便是在兽人势力长大的喔,差别在於雷妮从小就是在这家族
里,而我则是七年前才加进来的。」
「是这样啊……」
气氛渐渐活跃,夏尔秉持着打铁趁热的精神继续追问。
「所以亚克以前在人类那边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
於是男孩便在两人期待的眼神下开始述说着自己的身世。
亚克是在一个佣兵团里长大的,他的父母都是那个佣兵团的团员,但是在亚
克五岁的时候,父母因为某次任务双双送命。佣兵团的团员们为了感谢亚克父母
的付出,便让他留在佣兵团里做做杂事,偶尔还传授他一些武艺。直到这一年,
亚克有能力当一名后勤人员后,佣兵团才让他参予任务。
但是安逸的日子并不长久。
就在一个月前,佣兵团接到了新的任务,任务目标是突袭兽人的村庄,并俘
虏一定数量的人数。由於报酬高到让人足以无视其危险性的地步,於是佣兵团的
全员都出动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亚克在内。
最后的结局就是,佣兵团全员反过来被兽人们俘虏了,而亚克也在兽人瓜分
奖励时,被分配给马特斯。
「嗯嗯……意外的普通呢。」
「又、又来❤」
男子的言词惊动了亚克的神经。男孩瞬间将双手摀着自己的耳朵,一脸戒备
的看着发言人。看到此情形的少女冷不防地跳起来用拳头给了男子一击头槌。
「啊哈哈……话说回来,亚克你应该有看过非人种在人类势力的情况吧❤」
被敲了一拳的夏尔乖乖地将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而他的问题也让亚克沉溺
於回想之中。
看着男孩渐渐低沉下来的脸庞,夏尔就能肯定亚人在人类势力的情况肯定不
是很好。
「这个吗……」
「相较於兽人对待人类那样呢❤」
「……好像差不多。」
亚克这时候才明白到,为什么刚才这两人听到人类奴隶的遭遇时会那么平静
了,毕竟这个在兽人势力是很平常的事情,就跟非人种在人类势力一样。
气氛再度沉默了起来,三个人就这样安静的走了一段路。
「但是,我是人类……」
忽然,男孩冒出了一句话。
「是啊……我也是人类呢……」
男子平淡的回应了。
「夏尔会恨兽人吗❤」
「这个吗……还好吧……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有很多兽人朋友的喔!」
「咦咦❤真是看不出来……」
「你这臭小鬼真是不可爱!!」
两人间就这样沉默了一下……
「……我也能交到兽人朋友吗❤」
「不知道呢……但是只要有心的话,一定可以的!」
「怎么感觉有点敷衍……」
「你这傢伙!!」
雷妮走在一旁看着斗嘴的两个人,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一行人就这样结束了这次的採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