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八。你要,我就给你,要吗?
一间只能分站前后的狭长内室,内室最里边的一道墙前,男子低伏架开微屈
的两腿呈大字,一脚踩踏着地上的两团衣裤,这间内室里比墙那头方纔玉瑶看见
的光屁股,内室里的光屁股看上去刚硬结实,且一对富有弹性的裸露肉臀正奋力
地使劲,粗犷的大腿随着用劲,腿肌一条条精壮展现,唐诗平气息粗喘立着两手
将玉瑶撑在墙上,往大字腿里瞧去又有一双雪白优美的双腿,唐诗平腰股下的翘
硬抵进这双嫩白大腿里冲刺着。
两人交颈缠绵,唐诗平有分寸的温柔一口一口吮着玉瑶脖颈间的肌肤,没在
上面吮出痕迹,柔嫩肌肤泛出的汗水被唐诗平一一舔入口中,伸舌沿着肌肤曲线
游移,最后停在玉瑶泛红的小耳上,勾起舌尖搅弄她耳上的小洞,惹得玉瑶觉得
好痒抬手去推,唐诗平反手扣住玉瑶不安份地手,惩罚般亲吮她的耳珠、啃囓她
的耳骨,唐诗平不停地挑逗玉瑶,玉瑶显得有些不耐及难以抗拒的对唐诗平欲拒
还迎,两条腿儿紧张的挪动,唐诗平变得越发亢奋,身下的扬挺又硬了几分。
在玉瑶耳边温柔轻语,玉瑶听着一句「你~好香~」,她害羞,唐诗平说一
句「你~好甜~」,她害臊,唐诗平吮住她耳肉不放,将舌头伸进她的耳里,然
后呼气对她说「好想把你吃掉~」,她更是害羞、害臊,身子软了、身子酥了、
身子热了,娇喘地攀在唐诗平的身上。
这是第二回唐诗平对她做这么羞人的事,她不曾看清却用手摸过的又热、又
烫、又粗、又大的阳根在她身下廝磨抽动,她分心想『唐公子的阳根是否像白发
老翁握在手中的肉物一样?』,接着想起白发老翁在那女子身上做的事,於是她
突生害怕将把腿夹起,唐公子在她耳边『嘶-』扬一声,与她耳鬓廝磨的嘴唇喷
出一口热气灼热她的肌肤,对她缓慢沈声肯求:「玉~瑶~把~腿~放~松~,
再一下下~就~好~」,玉瑶身子再次热烫,她觉得这一字一句几乎撼动她的心
弦,但雪白的双腿依旧闭起,唐诗平只好大掌往下窜进柔软的双腿内侧,将玉瑶
的腿稍稍分开,举着阳根向后微抽,大掌埋进两腿里抚摸,然后阳根才再次插进
玉瑶的两腿,而这一连串的动作,唐诗平都是看着玉瑶的眼睛做的,玉瑶也巧的
睁开眼与唐诗平对视。
玉瑶将老翁的画面与他对她做的事连想到一块了,他对她做的事虽羞却有一
丁半点的欢喜,俩人彼此对视,身子暖暖的、心里暖暖的,然后她小声一句「你
会给我一千五百两黄金吗?」不经意地脱口而出。
接着,话才说完,玉瑶立马睁圆大目,两手摀住自己的嘴拚命摇头,在玉瑶
还没从惊慌中冷静下来,就被唐诗平捧住她的下臀,然后她被向上一抬两腿被架
开胯放在唐诗平腰边,玉瑶只来的及在他身上稳住平衡,等她意识到的时候,那
根粗硬竟然已抵住她的腿心。
玉瑶被抱起,唐诗平埋首在玉瑶的锁骨处,对她说「你要,我就给你,要吗??」,
说话时,阳根直直抵住玉瑶的腿心,玉瑶突然感到腿心刺痛,唐诗平再次朝她腿
心顶了一下,玉瑶吃痛,「阿!」扬头张嘴叫出声,十指伸入唐诗平的发中且环
手抱住他的头。
「要不要?」唐诗平再次问她,也占有欲十足的压住玉瑶的身子,他跨开腿
已如脱韁野马欲出闸奔腾冲刺,胯间胀硬的肉根抵在玉瑶不曾开启的穴口外头,
欲像条狡猾的蛇钻进玉瑶湿热温暖的小洞里,入洞钻蜒翻搅身躯,她刚那声痛吟
真是好听。
「要不要??」唐诗平发出生硬且嘶哑的声音,玉瑶已经悔到肠子都青了
「不要!~你快放,放我下来」玉瑶惊叫,大力地抓住唐诗平的发根不知轻重的
摇晃他的头「真的不要?我很想给你诶~~」唐诗平的头发被玉瑶死劲的扯着痛
的不得了,却任由她抓他发,嘶牙裂嘴带着坏笑对玉瑶说出他的心声,「我,不
要~~~」玉瑶此时已哭出来,被抵住她腿心处的一根粗长肉棒刺的痛感袭来,
「不要~快放开我~我,我说错话了~」
「怕疼?」唐诗平还没打算放过她,带上坏笑跟玉瑶说话,玉瑶听了急忙点
头又摇头又点头「……」
「只疼一下下就不疼了」看她摇头晃脑实在很好玩,唐诗平就哄她「……」
「之后会很舒服的,也许你还会跟我讨要,你想知道的男女交欢就是这样,
没什么好害怕的」唐诗平挑眉笑说「……」玉瑶还是只看着唐诗平摇头
唐诗平下身实在肿胀痛的厉害,非常克制自已对玉瑶强硬上攻,口说哄人的
话,却还是将玉瑶放到地上让她站着,玉瑶脚软无力双手向后撑墙,唐诗平翻转
她的身子让她弯下再没说话,只蹲到玉瑶的身后,细瞧玉瑶湿粘的嫩穴,嫩穴尚
不显肉唇仅微微一条细细的肉缝,遂伸出两指去翻拨,这是他头一回看见她微微
红润的蕊心,嫩肉是雪白透润像似水晶豆腐,然后蹲下身捧臀亲吻,玉瑶又吓又
羞手往身后伸,只能碰到唐诗平的头,想要直起身子,唐诗平又会按压住她,迫
她弯下腰,腿根处开始被唐诗平亲吻,热滑的舌在她小解的地方来回游移,玉瑶
有了忍住小解时的难受,但幸好不再有刺痛感,渐渐的她也觉得舒服,以及她真
心臊死也不敢承认的愉悦,抵住唐诗平头的手反倒老实的渐渐放缓,诚实地表达
出她的反应,滑舌舔上她肮髒的大恭之处,玉瑶也没伸手去推,只是用手指抓挠
唐诗平的头表示抗议,完全任由唐诗平舔吻她的臀、腿、腿根处。
唐诗平微开她的腿并确定两腿间合适进出的甬道,他再次覆上玉瑶的身子,
附耳温和地对她哄话「乖乖,别乱动~」,握住身下的粗棒往玉瑶的双腿内侧插
入,初入时,唐诗平并不顾玉瑶的推拒,随即就摆动起来,手更直接从玉瑶的腰
一直摸进她的胸前,唐诗平意外地发现玉瑶的一对小乳被绑布缠绕着,手来回前
后在绑布上寻找松解的缝细,找了半天没找着,抓住绑布向下一扯,玉瑶的一边
的小乳就露了出来,唐诗平满意的伸出他的爪子,像在摘挑一样握住小乳,片刻
后,玉瑶胸前的绑布已下落圈挂在她的腰间,两粒小乳尖挺挺地垂下落进唐诗平
的手掌心中,柔软的乳房不停地被爱抚,玉瑶弯腰能看见在她宝蓝衣衫里,那会
臊死她的起伏躁动,一对大掌在她胸前肆无忌惮的玩捻,她更看见在她腿间窜出
来的男人的阳根,那肉物!那粗柄!
看着不断进出她大腿窜出的一圆尖肉头似菇物般饱满,暗褐色的肉头摩擦的
有些泛红,中间泛红的斜口隐约有白浊流出,她的腿都沾上了,玉瑶心口呯呯抨
抨地乱跳,目膯口呆在心里惊呼着:『男人的阳茎是长成这般模样吗?竟然是根
似如桿麵棍儿般的肉棒,可是怎么这么会是这么丑陋的东西!』,玉瑶睁眼大骇
对唐诗平的阳根有了这层的认识,唐诗平浑然不觉只管站在她身后,用他壮实的
臀腿疯狂地冲撞玉瑶的臀腿,阳根埋进在玉瑶两腿之间并不停的摩磳,渐渐地…
…玉瑶已开始分神哀怨的想『腿好疼阿!可不可以不要再撞了,再撞下去她的腿
都要肿了!!!~~』。
就在玉瑶腿疼的几乎要忍不住开口时,唐诗平两手掌用力的抓紧玉瑶腰并向
前用力冲撞她,并不断从喉咙发出闷吼声,阳根又猛又快进出且难以控制的徐徐
上移碰触到她腿根处的嫩肉,唐诗平倒底还是没有弄疼她,玉瑶只有腿肉被磨磳
的火热微疼,插在她腿间的肉棒进进出出几回后,继续睁眼大骇看男人的肉棒一
道浓白激流喷出来,白浊喷上墙面流淌而下,隐约有股腥臊味传入她的口鼻,喷
完的肉棒还在她腿缝间微抖两下,将几滴白浊洒在她的腿上,玉瑶不禁噁心的想
将身后的男人推开,没想到身子已慢一步地被他搂住站起身,还一头靠放在她的
肩上粗喘,还嘴里说着「下回绝不是这样了!」
玉瑶两眉倒竖『不是这样?』,『他还想怎样!可恶!』腿上粘涕般的白浊
已惹恼玉瑶,两乳还又被他握在掌中揉捏,她开始有些想反抗他的心思,暗恼力
气没他大,拉不开揉捏她两乳的手掌,但手臂却可以往身后使劲磕撞他的胸口,
「真痛!你的手劲可真大!」唐诗平假意喊痛反手也使劲揉捏她的乳房,「你!
你!你!轻点……阿!疼阿!」唐诗平狠掐了两下玉瑶的软乳惹她唤声叫疼,然
后又拿手要磕身后的男人『可恶!这个登徒子!』
「什么?你竟敢说我登徒子?」唐诗平不可置信的听玉瑶骂他『登徒子!』
「你,明明就是!」被唐诗平圈在身前,玉瑶只得侧着头斜眼瞪看他,唐诗平看
着玉瑶不理她却松了手,玉瑶得到解脱急忙转身,就看唐诗平转过身自个儿在那
穿裤整衣,懊恼着今儿怎就这般倒楣遇到了他!
唐诗平早已拉好裤子,都被说登徒子了!他没心思再让玉瑶瞧瞧登徒子最后
的手段,试图平整胸前被玉瑶抓的皱巴巴的衣襟,「瞧你把我这身新制的衣衫皱
成这付模样!」边说着又看玉瑶身上宝蓝男衫凌乱不堪,虽然瞧不见藏在里面的
两团白花花柔嫩嫩的一对白乳,不过他可以想像的出来!再瞧她腰间的宽腰带及
她衣衫里的白布绑巾歪歪扭扭的半吊在她身上,下身还是会令他再次亢奋的两条
光溜溜雪白嫩腿,更别说她的腿膝上还留着他洒出来的阳精!唐诗平也看的目瞪
口呆甚至乾吞了好几口口水,深吸几口气粗声说「你再不穿好衣衫,我今儿真就
把你吃了!」
玉瑶被瞧的早已不自在,就在唐诗平压抑住自己粗声恐吓她时,玉瑶已发现
自己衣衫不整还裸露的呆呆站在『登徒子』的面前,羞的蹲下身将宝蓝衣衫的衣
角尽最大的努力想掩盖住她光裸的双腿,「呀!!!别看阿!」脸红的埋在腿间,
整个人蹲伏在地,唐诗平十分君子的转过身去,还万分有礼的说「在下已转过身,
请玉瑶小姐赶紧穿戴好衣衫」,然后再也忍不住笑哈哈哈的笑了出来,玉瑶火恼
的抬起埋在腿间的头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登徒子』。
这间小内室根本没可以擦拭的布巾,玉瑶看着往腿膝流下的白浊不知如何是
好,只好将缠胸的白巾抽出擦拭,慌乱的捡起方纔被『登徒子』一脚踢去墙边的
裤子,也顺便看了眼墙那边的景象,桌上一对洞房作戏却动过手脚的龙凤红烛早
已熄灭,不仅有白发老翁粗声的喘息与喝干声,女子的呻吟声依旧,只也不知已
被白发老翁操弄过几回,现下床帐子落下遮掩床上春色,透过红纱帐隐约还能瞧
见白女子与白发老翁两人四脚交缠下身紧紧相连着,玉瑶想起白发老翁握着下身
那物往女子腿间的经过再次脸红不已,不敢再多看,捡起裤子急忙穿上,唐诗平
等到身后稀疏疏穿衣的声音渐小声,回头就看一身男装胸前微拢还一头长发散落,
怎么看都是名女子,见玉瑶正懊恼的把弄束发的玉环。
「都是你!」玉瑶把玉环递伸给唐诗平,摆明的要他帮她把头发重新束上
「谁带你来的?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地方吗?」唐诗平发誓定要宰了带玉瑶来余
香阁的人,难道是严丰?不可能,他要来了的话,刚才子矜姑娘便不会下楼了,
还是她自己溜出府跟来的?还是她俩姐妹结伴来了?
「那你为什么也来这种地方!?」唐诗平瞇起眼睛,看着眼前这板起小嘴不
甘势弱硬要回嘴的小妮子,他深吸几口气,不是很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为什么来?
当然是来抱美人的!当然他更不会这么告诉玉瑶。
唐诗平看着另一间房暗骂『娘的!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的老头!是要搞上几回!
可惜阿~心疼阿~~』「喂~~~~」玉瑶见唐诗平一直不说话,挥着她的小手,
唐诗平回神看矮他一个头的玉瑶,外面全是她口中的『登徒子』,她这模样怎么
出去?抚额、叹气、心想『这小妮子还敢再他面前挥手吆喝!』,不仅不能将她
就地正法严办了,还得帮她挡去一帮『色徒』!
内室的小门突然响动,唐诗平转身将身后的玉瑶挡住,进来的是子矜姑娘,
他松了一口气,她倒吓了一跳,而被藏在身后的人恍恍不知何事;怎么这间内室
里有人进来!一看是唐诗平身后还有藏个娇小宝蓝衫的公子哥,这下也换她抚额、
叹气、心想『这是上演哪齣阿!』,老鸨妈妈因为有人闹事,便让她拿了锁匙上
来查看今儿初开苞姑娘房中情形,他俩倒好直接替余香阁查看监管姑娘了!
玉瑶坐在四楼的一间厢房,也不知子矜姑娘是怎么办到的,她被唐诗平牵着
在身后一路走到四楼,一个人影也没瞧见,然后子矜姑娘又拿身乾净的新制衣裳
让她更换,她心里不知有多感激,可却听那『登徒子』意有所指的请子矜姑娘帮
她打些热水来让她擦拭身子,玉瑶羞赧不已害她都不敢抬头看人!
说完玉瑶在余香阁发生的事端,再说说在冬阁里的阿三,当他兴奋的看完小
轿子抬进红房后,一群人欧打互闹再到老鸨妈妈提气大喝一声,一拳天时、地利、
人和的将那闹事打倒在地,爽!哈!着了风寒的阿三喷涕连打不停,两眼是看的
极是兴奋,拍手叫绝,等到他发现冬阁只有他一个人时,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

==================================
更新三十八。感谢ayeh123、topu的支持~好少人回帖,一直会
想真的有人在看吗?
前几天在自己常去的小说网站里发现自己写的的『闺房乐趣』,倒也新奇更
新的还挺即时的,於是去找GOOGLE问了一下
还真多即时转贴的网站
有点像阿三那种冷风『咻咻』吹过的凉意……
三十八更新,希望有在看我更文的看倌们喜欢下面再加一极小短篇,总觉得
我蛮喜欢整阿三的,不过写的有点坏心,呵!
大家觉得呢~~
==================================
============极小短篇,阿三的婚后生活!========
===
这都几天了,珊儿怎么还不消气,阿三苦脸抱着棉被窝在门外,今夜幸好还
有后院的小黑狗来陪他!没关系,等夜深他就翻窗溜进去,幸好白天溜回屋子将
一团纸塞在窗口,珊儿也没发现窗的异样。
好不容易天黑了,阿三轻手轻脚的推开窗门翻身进去,瞧珊儿果然睡沉了,
阿三瞬间一把脱掉裤子,借着月色偷摸摸的钻进珊儿的被窝里,心中大喊:『阿~~
暖阿~好几天没摸珊儿妹妹的身子了』,阿三钻进被里将珊儿抱个满怀时,股间
的棒子早就涨的直挺挺的,三两下将珊儿的亵裤下扯,两脚直揣着裤脚一口气脱
了,阿三心中大喊:『竟然敢将丈夫锁在门外吹冷风,看我怎么整置整置你!』,
阿三便两腿一撑将珊儿的腿岔开,将棒子往珊儿腿心狠狠的捅了进去,珊儿在睡
梦中阴户尚乾涩无比,阿三的棒子才插进不到半根便吃痛!『娘的!真紧,早知
道先弄湿她再进!』
此时已来不及了,珊儿身下的穴肉突然被阿三的棒子插入时痛的惊醒,矇矓
的双眼看被她关在外面的阿三居然进屋了,还爬上床欺负她!
阿三一见她醒,急忙压住珊儿乱动的脚,插进珊儿肉穴的棒子又是一阵乱捅,
珊儿身下始终不出水,两个人痛的半死,阿三急死了张手就去扯珊儿的小兜,
「好妹妹,哥哥亲亲,好几日没亲珊儿妹妹的奶子了」,阿三流着口水不停的像
小儿吸奶般吸吮珊的奶头,珊儿身下不仅被插的生痛,身上的小乳也被吮的犯疼,
拿指尖狂抓挠拍打阿三的背,甚至想起身咬人!
『渍』、『渍』、『渍』,吮的声声作响,将满口的唾沫亳不客气的尽数涂
染在珊儿的乳子上,晶光剔亮,阿三满足死了,一直狂吮珊儿妹妹的奶头,真好
吃,香阿~「哈~哈~~哈~啾!」
就在那声「哈~哈~~哈~『啾』!」阿三狠狠的打大喷涕,浑身一动插进
珊儿肉穴里的棒子『啾』!的一根直冲到底!
「阿——————!」珊儿大叫,穴心深处实实在在的挨了一剂猛枪
「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阿三正爽着肉棒整根尽数埋在温暖的穴肉里,
口里得逞的教训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媳妇,遂想动作起来,哪知进是进了,可珊儿
身子里头依然乾乾涩涩,阿三心想『要不先彻,弄出水了再插也不迟』,正想抽
身,又忙想,『不对阿,要是抽出来了,珊儿妹妹趁机躲了怎么办!』
『算了,不弄出水要操弄也弄不得』想一想就将腰往上抬,股间的肉棒子乾
擦着珊儿肉壁内侧,两人又是觉得一阵乱疼,珊儿更是气,用手死死纂阿三的皮
肉,痛的阿三直直乱叫,原想抽出肉棒留一点在里头,珊儿想躲他就再插入,便
躲他不得,怎知被掐了一把,痛的他立起身躲开珊儿的手指,『啵』的一声,就
这样肉棒整根抽了出来……
珊儿下身一解脱连忙缩腿,把床上的枕、被褥全数砸向阿三,枕头里面还装
着他们成亲时装的乾枣、花生……硬生生的砸的阿三满头包,两个人便在床上打
了起来,你打我,我咬你,你掐我,我抓你……
最后珊儿被阿三逼到了床的角落,阿三被珊儿又咂东西又咬又踢的好不容易
抓住了珊儿的脚踝,「嘿,嘿,嘿,嘿!」阿三硬是不让的将全身压入,并把珊
儿的腿气势凶凶的往两旁掰开,阿三把股间的肉棒往珊儿穴肉就要刺去,两人已
打到床角,珊儿见势败,便将臀往床角缩,『娘的,脚没处伸!这穴儿往里头缩
去,可怎么插阿!』阿三正想着动作难行时,伸出手爪就去挠珊儿腋下的嘎肢窝,
果然见她躲闪,『嘿!她最怕痒了!』
珊儿不敌被挠痒痒只好躲闪,结果被阿三一个翻身脚下一跨,整整一条腿被
阿三直直架在他的肩头上,阿三伸出两指一点也不客气的就往珊儿的穴口插进,
胡搅蛮缠了几十下,加上珊儿方纔花房已被阿三一剂突枪刺中,在一阵两人小打
小闹下,花房已缓缓泯出花蜜,这时阿三插入的手指进进出出的搅弄,花蜜就被
提早泛出穴口,阿三见已湿润将腿岔开分立於珊儿身子前后,便提枪上马往珊儿
腿心红润穴口插入,硬邦邦的肉棒往里直冲、狂抽、猛送、深刺、翻搅。
「~阿~恩~阿呜~阿~~呜~~」
「阿~唔~阿~~阿~~」
「恩恩~~呜呜~~恩~」
「阿~呜~~~阿阿~~~」
「阿哈~阿~阿~」
「恩~阿阿~~~」
阿三现下觉得爽死了,这几天冷的只能抱柱子睡觉,现在他抱着珊儿妹妹的
腿柱,身下的肉棒还能在珊儿妹妹温暖的嫩肉里进进出出,
珊儿哪曾被阿三用过这姿势操弄,两腿的根处被插干的难受死了,她的花蜜
还很不争气的泯泯流出,打成亲开始,两人就没一天没行房,阿三再晚回屋也要
抱着她交合一番,她也乐意被阿三抱着操弄身子,这几日关他房门,其实她心里
也想念的紧,可没想到今夜居然摸进屋里强要她,可她无力反攻,心中不免愤愤,
死掐阿三摆在她眼前的腿肉,掐的阿三又是粗干她的吼叫声,又是皮肉被掐痛的
喊痛声,完全不输珊儿被架开腿承受阿三肉棒的抽插吟声乱叫,珊儿掐的越用力,
阿三叫的越大声,腰臀更是使力的往珊儿的穴肉猛插狠刺,珊儿也跟着叫的更大
声。
「恩恩~唔~阿~~阿~~」珊儿被插干的乱叫一通,使劲的揣住阿三的皮
「阿——-」阿三痛叫!
「恩恩~~呜呜~~恩~」阿三又猛狠的撞击珊儿的穴心,肉棒深搅几十下
抽出,随即又猛刺进去「阿-你!」阿三痛叫!珊儿觉得她的穴肉要被抽干的翻
出肉来了,疼死她了!手就用力使劲反击回去「阿~~阿阿呜~~呜呜呜~」
连连进攻,珊儿终於是受不住呜呜噎噎的哭叫着,可手更狠的往阿三的脚指
头深深一掐!
「阿-阿-住手阿!阿——」阿三痛叫!
阿三的小腿肉被揣了好几指痛死了,珊儿媳妇更是狠心去掐捏他的脚指甲,
『娘的!珊儿妹妹可是发了狠心阿!真痛!』,见珊儿早被他治的死死的,只余
她的手在作怪,遂放心的将肉棒抽出,然后覆手一翻珊儿趴到了床上,阿三将媳
妇儿的臀儿一抬,珊儿倒伏在床上翘起臀股,阿三跪在她身后,大声喝道「再来!」,
他话还没说完肉棒就已插进珊儿肉穴里,继续往穴肉深处猛插猛刺。
「阿~阿呜~~恩~恩~」
「~恩阿~呜~呜~~阿阿~呜~~」
「嗯~恩嗯~呜~~呜~阿~」
「阿~~~~」
这一对才成亲的少年夫妻,阿三头次对珊儿发了狠招,平时总是对她又哄又
疼,珊儿说一他便连二都不说,被冷了数日,今儿阿三算是十足十的发威,一根
硬棒直挺挺狂干着珊儿的嫩穴,瞧俩人交合处的蜜水被抽干「噗滋!噗滋~」作
响,珊儿这回的蜜水似乎也特别多,阿三喜滋滋的想『该不是我操弄的珊儿妹妹
爽利了!这水儿真多!』
阿三满意的抽出肉棒,瞧一时缩不回口的红色穴洞,然后又将肉棒塞进红色
穴洞里,再抽出来再瞧,爽笑的大喊『哈哈哈,没想到珊儿妹妹的小穴肉能被我
插出这么大洞!』,洞儿大小跟他的棒身一样大,欢快的想着只有他才可操干珊
儿妹妹,腰摆动更是起劲,阿三甚至觉得今夜过后他的腰可能要断了!
趴下承受交欢的珊儿却是想今夜过后,她再也不要跟阿三哥哥行鱼水之欢,
男女交合这件干穴的事了!
阿三总算再也憋不住了,揪着眼鼻口一脸丑皱,扬手一拍往珊儿的臀肉甩了
两手掌,『啪!』『啪!』就把阳精往珊儿的花房里射进,阿三再也立不住身了,
从来没这么爽快的操弄珊儿妹妹,软下阳物倒身往床上大字一躺。
珊儿一身酸软腰更无力,还得忍住被抽插疼痛不已的肉穴,缩起软弱无力的
两腿也侧倒进床里,她看阿三跟她一样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珊儿累坏了,阖眼
睡了一小片刻,等她醒里屋里静悄悄只有屋外的蝉呜声,她勉力起身,身下有如
被破身时那般的撕裂疼痛感,坐在床上看着睡成大字占了一床的阿三哥哥,还有
那根方纔欺负她的肉棒,竟然一抖一抖翘动似在对她叫嚣,万分的嚣张!
『哎喔!』珊儿猛力一踢,将人踢下了床吃饱餍足的阿三在睡梦中竟然还抱
着他的珊儿媳妇疯狂的干穴,翘挺了一根肉棒,当阿三被踹下床时,倒楣的将肉
棒往床下的脚踏角一磕!
『阿!』
阿三痛的卷缩倒在地上,两手死死捂住腿间的十足十狠痛狠痛的肉棒!他,
他!要断根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