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出于蓝】(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
但是这洪久公经过功力提升后,刀上的内劲十分惊人,苏诗倩手中的宝剑一
碰到洪久公的弯刀顿时就被内劲震地虎口发麻,手中的剑险些脱手,苏诗倩只好
改变剑招一味避让,而洪久公此刻则是招招紧逼,不给苏诗倩留任何回转的余地,
眼看苏诗倩已然撑不了多久了。
双方交战不出十回合,苏诗倩手中的剑又与弯刀相击,此时苏诗倩再也无法
把握住手中的剑,相击之后宝剑随即脱手,飞出老远。
洪久公得势不饶人,双刀齐齐出手,去撩苏诗倩前胸,苏诗倩躲闪不及,衣
襟被划破少许,露出些许玉乳,看的洪久公热血沸腾,双刀交于左手,探出淫爪
去抓苏诗倩前胸。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两支暗器划破夜空直直奔着洪久公而来。
这两只暗器虽然是从背后而来,但是洪久公就好像背后长了眼,分开双刀,
一刀劈开飞奔而来的铁蒺藜,另一刀也无比精确的劈中另一件暗器,可是出人意
料的事情发生,这第二枚暗器居然是霹雳堂的火器,遇到撞击瞬间爆炸开来,顿
时声如雷响,烟尘四起。
换做一般人也许早就被这暗器给炸死了,但是『红毛老祖』何许人也,待烟
雾散尽仔细一看,不过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过发须都被烧掉不少,样子甚是狼
狈。
洪久公气的牙痒痒,四处一看,那还有人,别说偷袭自己的人,就连苏诗倩
都没了影踪。
洪久公稍加思索,提起双刀越过山门往东追去。
话说这暗中偷袭的不是别人,正是萧遥,这些暗器都是一路从遇害的江湖人
士身上搜来的,萧遥虽然暗器功夫不能说十分精纯,但是打出暗器前确实也花了
心思,暗器一前一后麻痹了洪久公的判断,这才有机会从老淫魔手中救下苏诗倩。
「多谢萧少侠搭救,险些落入贼人之手。」苏诗倩与萧遥脱险之后没有半点
停留各自施展轻功顺着山路飞奔。
「苏姑娘不必客气,在下只是侥幸,我们还是赶紧下山求援要紧。」萧遥说
的确实是实话,如果被洪久公追上来,怕是会被生吞活剥。
苏诗倩听了点头答应,看此少年救了自己也不居功,心中对萧遥多了些许好
感。
萧遥还没太仔细的看过苏诗倩,话说这大美女有时就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叫
人不敢直视,可如今美人在侧正是大饱眼福的好机会。
「萧少侠,前面好像没路了。」
萧遥早就被苏诗倩的容颜迷得丢了魂,听了这话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前
面是悬崖峭壁,哪还有路。
「不好,速速回头,再找路下山。」萧遥这才想起那楚婉儿说过,东面的山
路有些隐秘,不太好走,只怪一路上只顾看美人,居然没想到这一层。
两人也不啰嗦,立即回转欲另找山路下山。
「一个也别想走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路穷追的洪久公。
「偷袭我的就是你这小畜生吧?」洪久公用弯刀一指萧遥,眼睛里射出一道
凶光。
「老乌龟,追你爷爷干嘛?」萧遥一看既然躲不过了,也豁出去了。
「嘿嘿!小畜生找死,爷爷我成全你。」洪久公被萧遥气的怒不可遏,说话
间一分双刀直扑萧遥过来。
萧遥虽然手中此刻也有只长剑,但是根本没练过几天剑法,跟洪久公过招,
那真是提着灯笼进茅厕——找死!
好在苏诗倩二话不说提剑拦下了洪久公,不过苏诗倩体力已经透支,怕是二
十个回合都撑不住。
虽然苏诗倩剑招已乱,但是用的都是拼命的招式,洪久公只想制服苏诗倩不
想伤着她,所以一时之间难以得逞。
萧遥在一旁看到洪久公虚晃一招,似乎像是要从袖筒里喷出什么东西,来不
及多想,随即喝道:「快闭气!」
果然不出所料,洪久公看到苏诗倩这种打法,一时间难以制服,就像用迷香
放倒,没想到被萧遥看破了心思。
这洪久公的迷香果然了得,一瞬间喷出就打出一大片白雾,瞬间把三人都笼
罩这白雾之中。
片刻之后,白雾散去,萧遥用关切的眼神看着苏诗倩,苏诗倩也很小心,怕
这迷香药性还在,也不开口说话,只是冲着萧遥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萧遥也向苏诗倩点点,二人心情一缓,目光又回到洪久公身上。
洪久公一看自己诡计落空,气急败坏,催动功力提身扑向萧遥,看来洪久公
势必要将萧遥碎尸万段才能消心头之恨。
去势太猛,苏诗倩阻拦不及,心中惊骇,这次萧遥怕是凶多吉少。
萧遥此刻也来不及多想,催动「蛰龙眠」把自己全身功力提升到极限,挺剑
迎接洪久公的弯刀。
洪久公弯刀此时已经合一,力求一击得手,但只听得二人兵器相交,洪久公
的弯刀居然被萧遥手中长剑架住,洪久公心头一惊,马上出掌击向萧遥前胸。
萧遥也豁出去了,也出掌与洪久公掌力相交,虽然有「蛰龙眠」让萧遥的功
力暴涨了几倍但是毕竟功力太浅,萧遥被洪久公的掌力震的飞起老远,眼看就要
落入悬崖。
就在这时,苏诗倩也飞身跃起,抱住萧遥身体,二人直落崖底。
洪久公看的目瞪口呆,赶到崖边抬眼望去,悬崖深不可测,二人早已经被无
边的黑暗吞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萧遥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块青石上,身旁生起了火,
借著明亮的火光四处张望,眼前的一幕让萧遥确信自己一定不是在地狱,这里肯
定是天堂。
苏诗倩赤裸着身子,正用力的拧着自己的衣服,萧遥看着苏诗倩的身体感觉
自己呼吸都停顿了,如此完美的身材,多一分就显胖,少一分则显瘦。
由于苏诗倩是背对着自己,最先吸引萧遥的就是那迷人的细腰,在这柳腰下
面就是性感的心形臀部,臀部上的水珠正顺着两条修长的大腿向下缓缓的滑动。
苏诗倩的两腿中间神秘的谷底在火光下看不十分清楚,但是隐隐约约能看到
一些阴毛的从两腿中间的缝隙中露出来,而且湿漉漉的阴毛还往下滴着晶莹的水
珠,这让萧遥看了怎么受得了。
萧遥的阳具已经慢慢崛起,把湿透的裤子顶起老高,更要命的是苏诗倩完全
不知道自己暴露在萧遥的目光之下,仍然专心地一件件的晾晒衣物,随着她的一
举一动,她裸露的身体也在不断的变化着美丽的线条,萧遥这会儿已经无法把持
自己,一把伸进自己湿漉漉的裤裆,看着面前这「活春宫」撸起了自己的阳具。
苏诗倩手里晾晒的是萧遥的衣服,怕逍遥穿着湿衣服加重伤情,苏诗倩情急
之下也顾不得男女之防,替萧遥脱去了上衣,至于裤子是万万不能碰的。
苏诗倩一边拧衣服一边想萧遥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毕竟洪久公那一掌看起
来已经用足了功力,以萧遥这样的年纪不可能接了那一掌而不受伤的。
可是她哪里知道萧遥身怀「蛰龙眠」心法,功力可以瞬间暴涨,红毛老祖那
一掌最多可以让萧遥一时心脉受阻昏厥过去,根本造不成什么重伤,但是在她看
来萧遥还能不能醒都是未知数,所以才大著胆子光着身子在这里晾晒衣物,她哪
里知道萧遥早就醒了,而且「精气神」还特别的硬,说不定现在射出来能隔着火
堆直接射在她屁股上。
就在这个时候,苏诗倩听到了萧遥的呻吟声,先是吓的浑身一震,赶紧捂住
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不过回身一看,萧遥样子十分可怖,看起来十分痛苦。
这时候苏诗倩也顾不得许多,光着身子快步来到萧遥身旁,轻声呼唤:「萧
少侠,你怎么了?」
萧遥眼神涣散无光,嘴里念叨着:「热,热。」然后手还不停在自己身上摸
索,似乎自己全身上下都着了火一般。
苏诗倩看他样子痛苦,伸手想去触摸萧遥的额头,哪知萧遥身体不断的翻腾,
难以下手,随着萧遥的摸索和翻腾,萧遥那湿透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掉,一
根硬的像跟铁棒一样的阳具瞬间跳了出来,呈现在苏诗倩眼前。
苏诗倩哪里见过这种东西,目光瞬间就被吸引过去,被羞的面红耳赤的,心
里打起了小鼓。
但是毕竟不能看着萧遥这么痛苦不管,想去扶起萧遥给他运功疗伤,那知刚
刚接触到萧遥,萧遥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冷,冷,…
…我冷。「
苏诗倩不防萧遥突然会搂住自己,就这么一丝不挂就被萧遥搂在怀里,顿时
羞愤不已,但是萧遥此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苏诗倩一时之间也脱不开身,只
能任由萧遥摆布。
萧遥嘴上胡言乱语,神志不清,双臂却的抱着苏诗倩一点放松的意思都没有,
更是双腿也死死的架住苏诗倩的双腿,两人赤身裸体的缠在一起,场面好不销魂。
苏诗倩的身子,连哪个男人有福分看上一眼都没有,如今却赤身裸体的被萧
遥搂在怀里,一下子弄得自己心乱如麻,更令她感到羞臊的是,萧遥下面那根阳
具正对着自己的小腹,她甚至能清楚的感觉萧遥的阳具随着身体的扭动在自己的
平坦的小腹上摩擦,甚至有几次居然滑进自己的股沟里,一股热力顺着自己的股
沟一直烧到了自己的脸上,烧的苏诗倩面红耳赤,惊慌失措。
就在这个时候,萧遥抱着苏诗倩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嘴里不停喊着:
「水!水!我渴。」然后对着苏诗倩湿漉漉身体贪婪地舔食着。
此刻苏诗倩纵然是想反抗,却偏偏手脚发软使不出什么力气,只能任由萧遥
摆布。
萧遥发狂的在脖颈上亲吻舔舐,舔了一阵,目标转移,一口吸住了苏诗倩粉
嫩的乳头,萧遥此刻就像贪婪地婴儿一样,不停的嘬着苏诗倩胸前的两颗小樱桃,
不停的发出「吱吱」地声响。
苏诗倩哪里禁受得住这种刺激,慌乱中想挣脱萧遥的怀抱,但是萧遥哪里肯
放过到手的美味,仍然贪婪地吞吐着苏诗倩的乳头,更是腾出一手抓住苏诗倩的
另外一只玉乳,揉捏起来。
苏诗倩此刻还未完全沉寂在男女情爱的快感之中,有气无力的说道:「萧少
侠,快醒醒,不要……」
苏诗倩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萧遥用嘴堵住了,支支吾吾的什么也说不清楚。
萧遥更是把舌头伸进苏诗倩嘴里,去舔去勾苏诗倩的香舌,两人的舌头卷在
一起,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响。
苏诗倩再也无力反抗,沉寂在这初吻的销魂中。
萧遥嘴上卖力,手上更是不闲着,一手抓着苏诗倩的酥胸不停的揉捏,一手
更是向下游走,顺着苏诗倩少女的阴毛滑进了神秘的桃源地带。
苏诗倩无法反抗,只能本能的夹紧自己的双腿,防范萧遥的魔爪。
但这不过只是徒劳的反抗,萧遥不费什么力气就到了自己想到的地方。
苏诗倩的处女地还没被任何人侵犯过,如今这桃源洞口被萧遥的手指像蛇一
样滑来滑去,苏诗倩身体哪里受过这种刺激,虽然扭捏的晃动着双腿,但是身体
却很老实,在一阵阵酥麻中,苏诗倩的蜜汁顺着桃源洞口缓缓流了出来。
萧遥感到苏诗倩紧闭的双腿,似乎停止了反抗,顺顺当当的用两根被蜜汁浸
透的手指去捏苏诗倩洞口粉嫩的小樱桃,苏诗倩此刻被刺激的彻底沉沦在男女的
爱欲之中,也主动舌吻起萧遥来。
萧遥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一手抬起苏诗倩的玉腿,一手按住香肩,挺着
自己的早就涨的发紫的阳具就往苏诗倩的玉门上凑。
苏诗倩哪里肯乖乖就范,虽然被萧遥压在身下不能动弹,但是扭动着下体,
试图阻止萧遥下一步的侵犯。
试了几次自己的阳具都无法冲击苏诗倩的玉洞中,萧遥此刻心中不免起急,
一只手控制苏诗倩的一条腿,另一只手还要按着苏诗倩不能让他起身,没法帮忙
再进不去,一会儿等偷偷加在火堆里的「卧凤散」药效时间一过,苏诗倩就再也
不可能被自己控制了,那就糟了,此时此刻萧遥恨不能自己再长出两只手出来。
就在此时,萧遥眼角中猛然看到一个东西闪过亮光,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
捡到的那把无鞘之剑,就插在火堆旁,时不时反射着火光。
萧遥顿时心中一亮,洪久公可以做到眼睛无法看到江一燕的下体却可以准确
的用刀尖撩拨,我为何不能?而且他用的是刀,我的这根阳具何尝不是我的武器,
一把剑,一把「神剑」!
想到此处萧遥将所有的精神力都聚集在阳具上,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苏诗倩
扭动的身体,而且心中画面越来越清晰,苏诗倩的玉门仿佛就在眼前晃动,两片
的花瓣有节奏地一张一合,花瓣中少女的蜜汁慢慢的渗出,这一切都逃不过萧遥
的心眼,仿佛这蜜汁不是流淌在苏诗倩的大腿上,全都滴在了萧遥的心尖上。
且看萧遥顿时心电一闪,挺腰出「剑」,硕大的阳具像长了眼一样刺进了苏
诗倩的玉洞之中。
苏诗倩下体一疼,「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萧遥看过萧羽的手书,处女第一次破瓜是会有疼痛感,但是只要前戏充足,
少女身体健康,这种疼痛是不会影响男女敦伦的。
一击得手,萧遥也不客气,挺着阳具在少女的小穴里来回冲刺。
萧遥感觉苏诗倩比自己大伯母的玉洞紧实不少,但是却很湿滑,每次抽插感
觉都要被吸进去似的,不由得腾出双手使劲的拨开苏诗倩的两片阴唇,让自己的
肉棒轻松一些,不然没过两三下非要交枪不可。
苏诗倩自己中了「卧凤散」,身子软软的使不上力气,最后的「防线」也已
然失守,此刻只能任由萧遥摆布,起初刚被萧遥捅破处女膜的时候,由于疼痛从
男女情欲中苏醒过来,不由暗自落泪,感慨自己的清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玷
污,不过随着萧遥后面的动作,性爱的快感一阵阵的敲打着自己春心,此刻也顾
不上其他,唤醒的那点理智慢慢地又被情欲所淹没,此刻的苏诗倩眼睛微闭,眼
神迷离,嘴中时不时的娇喘,完全沉寂在这无边无尽的快乐之中。
萧遥感到苏诗倩玉洞中蜜汁越流越多,比之前湿滑的多,放开双手,抓住苏
诗倩酥胸来回揉捏,更是对着苏诗倩的乳头又吸又舔,惹得苏诗倩双手在萧遥背
上抓挠起来。
萧遥背上吃疼,但是却被刺激地兽性大发,也不再有所保留,对着苏诗倩的
玉洞,一阵猛冲,恨不能把自己的阴囊都塞进去,手上更是用力抓着苏诗倩的一
对玉乳丝毫都不放松,就好像抓着骑马的缰绳,稍微放松一点就会从马上跌下来
似的。
苏诗倩毕竟是第一次尝试男女的之欢的少女,被萧遥这么折腾身体哪里受得
了,来自身体的快感像一波波的巨浪一样拍打着自己,顿时再也不能把握自己,
嘴中大口喘着粗气,「啊……啊,嗯……嗯」的呻吟起来。
萧遥看到苏诗倩的反应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不由的更加卖力,每次抽插萧
遥的阴囊都狠狠的拍打在苏诗倩的菊门附近,每次撞击都会发出令人陶醉的声响。
约莫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苏诗倩身子不断的颤抖,紧紧的搂住萧遥,下体
的摆动也越来越厉害,随着苏诗倩「啊……啊」惊呼,玉洞也不短的一阵阵的紧
缩,把萧遥的阳具紧紧的包裹着。
萧遥此刻也是已经到了极限,被这么一刺激再也把持不住精关,又快速抽插
两下「扑哧、扑哧」把自己的精液全射进了苏诗倩的身体里。
苏诗倩下体被滚烫精液一刺激,顿时也是潮水泛滥,顺着萧遥阳具拔出的当
口,夹杂着处子之血还有粘稠的精液一起喷涌而出,在两腿中间流淌出了一条小
河。
萧遥射完精以后似乎是精疲力尽了,一头栽倒在火堆旁,不省人事了。
等萧遥醒过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的事儿了,睁开眼看到苏诗倩在火堆前卷
曲着身子,眼眶红肿,明显是哭过。
萧遥其实不过是当时没想好怎么面对苏诗倩,所以就装作昏迷缓解一下当时
的气氛,后来也是确实太累就直接睡了一觉。
如今看到这个情景,起身就跪倒在苏诗倩面前,准备说出已经想好的说辞。
苏诗倩看到萧遥跪倒在面前不由的吃了一惊,向后挪了挪身子,眼神不敢看
萧遥。
「苏姑娘,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是我功力不足,抵御不了红毛老祖的迷
香,做了轻薄你的事情,如今要杀要刮,随你处置。」萧遥说起话来斩钉截铁,
显然是把苏诗倩的名节看的比自己的生死更重要。
苏诗倩此时眼神迷乱,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手里握着的剑也不知道何去何
从。
萧遥知道苏诗倩受到的冲击太大,此刻心中肯定很乱,自己如果想得到苏诗
倩的芳心,必然不能露出半点淫邪的模样,就算真的死在苏诗倩剑下,也必须死
的像个正人君子。
想到此时,萧遥接着说:「苏姑娘,萧遥死前有一事相求,求姑娘念及我救
过姑娘的情分上,对大家说我是死在洪久公手上的,不然我大伯一世英名就被我
毁了,对姑娘的名声也有影响。」
苏诗倩听了这话,感觉萧遥不顾生死,只顾及自己大伯和自己打的名声,确
实有可取之处。终于抬头看了萧遥一眼,似乎被萧遥的话有所打动,眼神舒缓了
很多。
萧遥也在心中长出一口气,看来自己是过了关了。
可就在此时,苏诗倩眼却闪过一道杀气,提起手中的宝剑,对着萧遥一剑刺
过去。
萧遥做梦也想不到苏诗倩真的要杀自己,这剑招来势如电,根本无法闪避。
萧遥心中不禁在想:「这样死了也好,牡丹花下死,我好歹也是个风流鬼。」
可是转念又一想:「家里大伯母还在等我回去,还有袁紫依,还有那么多美
女等我逍遥去一亲芳泽,我真的没活够,没活够啊。」萧遥想到此刻缓缓闭上了
双眼,死原来也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可怕,难以接受。
苏诗倩的剑招来去真的很快,快到萧遥看着苏诗倩回剑入鞘时才看到自己的
鲜血喷溅而出,而且自己居然没有一丝痛感,死原来也不像别人说的那么痛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