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性觉醒-萧玉若】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老爷,林府的萧家夫人来了。」门外一个丫鬟轻声喊道,里面传来的阵阵
呻吟让她不禁夹紧双腿。
卢员外很不愉快地抽出自己的鸡巴,那看似二十年龄的小妾瘫软在床上无法
动弹。穿上衣服,在丫鬟的带领下回到客厅。
等候多时萧玉若上前,笑道:「卢员外,您好,我是林家委托来与您商讨…
…」卢员外坐在原位,呆呆地没有听进去,他在萧玉若说话的时候,悄悄地打量
着这位美艳动人的萧夫人。
萧玉若一身简朴的粉裙,让人看得颇然心动。
「你说的,老夫都明白,可是,老夫的家承受不了那么大的风险,毕竟这新
式的衣服,也没几个人愿意穿不是嘛,呵呵……」
萧玉若顿时有点懵,她提出的是个很简单的,几乎不怎么费力的要求,可是
看到卢员外色咪咪的双眼打探着她,顿时明白了是什么意义。
萧玉若会心一笑「那……卢员外……玉若试穿如何?」声音媚若蚀骨。
卢员外吞了一口唾液,笑道:「随我到屋内详谈」
后院屋内。
「卢员外,我先去换衣服了。不许偷看哟」
说着萧玉若走进一隔间。
卢员外迅速将他的衣服脱光,肥猪一般的身体,一身白肉颤颤巍巍坐在床上
等着萧玉若换好衣服!
没多长时间,萧玉若穿着一件粉色透明薄纱的蕾丝睡裙走了出来,里面什么
也没穿,高耸的大奶、坚挺的奶尖挑着细腻薄透的轻纱,将风骚优美的大奶子轮
廓尽情展示,性感淫荡。
睡裙,很短,堪堪到大腿根,蕾丝花边摇晃在黝黑的阴毛间。
「怎么,卢员外……看呆了?」萧玉若微笑着走到了卢员外的面前。
「哈……林夫人果然美若天仙……好大的奶子啊,屁股也好大」卢员外呆呆
地看着眼前的萧玉若。
「那卢员外……满意嘛」贴身的裙下那对巨大浑圆的高耸乳房,随着萧玉若
呼吸起伏着。
「满……满意……就不知道这衣服布料如何」卢员外看着萧玉若胸部的两团
大肉球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将手放在了那硕大的乳球上。
「啊……卢员外……布料还满意嘛」
「等……等……让我好好感受下」卢员外狠狠地抓揉着丰盈的奶子,又轻轻
地在乳头的部位揉捏。
「啊……啊……卢员外你轻点,人家的……奶子都被你捏疼了……」萧玉若
呻吟着。
「谁叫林夫人的穿的这么撩人,我要把林夫人的奶子捏出汁来……」说着卢
员外一把将萧玉若抱到床上,隔着裙子一口含住萧玉若早已发硬的奶头,婴儿般
的吸允起来。双手更是伸进裙内,在萧玉若的下体乱摸。
上下受袭,萧玉若早已难以自己「啊……啊……卢员外你慢点……慢点……
人家乳头都被你吸疼了……啊……啊……手别乱摸啊……啊……」
卢员外一手脱掉了萧玉若的粉色透明薄纱的蕾丝睡裙,把萧玉若的大奶子露
了出来,大嘴吃着萧玉若的左边的奶子。
手也不闲着,一手揉捏的右乳,一手玩弄起萧玉若的私处。
萧玉若的大奶子被揉捏得变了型,雪白的嫩肉从卢员外大手的指缝中挤出。
敏感的阴蒂也被卢员外玩弄得勃起,淫水四溢。
玩的兴起,卢员外一把将自己的早已硬如铁棒的大鸡巴掏了出来,抓过萧玉
若的小手握在上面。
「啊……啊……好大……好烫啊……」握着卢员外巨大的阳物,萧玉若情不
自禁地说道。
卢员外愈发得意,沾着萧玉若的淫水,粗大的中指插进了萧玉若的小穴里,
在里面扣挖起来。
「啊……别……人家……受不了……受不了……啊啊……」萧玉若被卢员外
的手指玩弄得淫水泛滥,小穴分泌出来的汁液,都流到了茶几上。
「林夫人,你可真骚,没弄几下,就出了这么多水。来,用力撸我鸡巴,等
会爽死你」
「啊……这么多水,还不是让你欺负的,你别玩我了……快给我吧……我要
……要……」萧玉若很听话,卖力地套弄着卢员外的大鸡巴。「要?你要什么啊?」
卢员外明知故问,粗壮的中指继续在萧玉若的小穴内进出。
「嗯……人家说不出口……太羞人……你就别欺负我了……给我吧……我要
……啊啊……」萧玉若发情似的呻吟,小手紧紧得抓住卢员外的大鸡巴。
「你到底要什么啊?不说不给,说了就给」
「啊……啊……你太坏了,就知道欺负人……人家要……要……你的大鸡巴
啦」
「我的鸡巴比你夫君的大吗」
「大……大……大一千倍,大一万倍。快给我吧」
卢员外也早已冲动难耐,举起粗大的肉棒,就往萧玉若湿漉漉的小穴里顶去。
「啊……啊……太大了……疼……疼……你慢点……」
「林夫人你的小穴好紧啊,夹得我的鸡巴好爽啊!我慢点就是了」卢员外放
慢了挺进的速度。
「啊……碰到子宫了……啊……轻点……」卢员外的鸡巴才顶进去一半,龟
头就碰到了萧玉若的子宫。
「林三有顶到子宫吗」卢员外兴奋地问道。「他才没有……啊……慢点……」
萧玉若呻吟着。
「哈,那就让我来干林夫人处女的子宫吧……哈哈」卢员外满脸征服的骄傲。
用力一挺腰,二十几厘米长的大鸡巴整条插进了萧玉若的小穴里,而硕大的龟头
更是顶进了萧玉若未经人事的子宫里。猛烈的抽插开始了。
卢员外用双臂固定住萧玉若的娇躯,强壮的腰部有力地挺动着。大鸡巴在萧
玉若粉嫩小穴里急速的进出,两片肥厚的阴唇随着阳具的拔出而向外翻起,卢员
外饱满的阴囊不断撞击着萧玉若的臀部,啪啪做响。
「林夫人怎么样,我干的你爽吗?比你夫君强多了吧!」卢员外喘着粗气。
「啊……啊……别提他了。卢员外……你好棒啊……你干的我好爽……啊…
…爽……」萧玉若被干的腰肢乱颤。
「爽了就要叫相公……谁是林夫人的相公啊!」
「相公……相公……卢员外是我的相公……相公干得我好爽……相公用力干
……干我……」萧玉若双眼迷离,满脸潮红,极度兴奋。
卢员外听得兴起,一把将萧玉若抱起,托着萧玉若的大屁股,在卧室里边走
边干。
「啊……啊……卢员外你好棒……」
「卢员外……啊……啊……相公……你都干……干……到人家子宫里,人家
的子宫还是处女呢……啊……」
「我就喜欢干处女,就喜欢操你的子宫,我要干爆你的子宫」卢员外狂乱的
顶动腰身。
身上的萧玉若一起一伏,被操得浑身是汗。卢员外抱着萧玉若操累了,又把
萧玉若放到床上,让萧玉若像狗一样跪在床上,大屁股高高翘起。
卢员外不急于插入,而是用大龟头在萧玉若早已被干得红肿的穴口摩擦。
萧玉若空虚难耐「相公……好相公……亲相公……给我吧……快把你的大鸡
巴给我吧……干我啊……操我啊……」
卢员外用龟头刺激着萧玉若勃起的阴蒂「林夫人真是个大骚货,停一会你就
受不了了」
「在相公面前我就是骚货……好相公快干我这骚货吧……快用你的大鸡巴操
我这大骚货吧……」萧玉若卖力的扭动着大屁股,性欲让她忘记了一切羞耻。
「你何止骚,你简直就是头发情的母狗,一条披着高贵外衣的母狗,脱去外
衣你就是条彻头彻尾的母狗」卢员外故意羞辱着萧玉若。「啊……我是母狗……
我是相公的母狗……只要相公操我……我什么都愿意干……」萧玉若被性欲冲昏
了头脑,说出不堪入耳、淫荡无比的话。
「好,就让相公用铁棍好好教训教训你条发情的母狗……」卢员外目的达到,
把大鸡巴再一次顶进了萧玉若的小穴里,从后面操了起来。卢员外手搭在萧玉若
的腰间,胯部不停的冲击着萧玉若的下体,剧烈的抽插搅拌着淫水,发出吱吱的
响声。每一次大鸡巴的拔出都能带出无数淫水拉成的丝。
卢员外一边干着萧玉若的小穴,一边用力地去摸萧玉若的大奶子,揉捏萧玉
若坚硬的乳头。「啊……啊……我来了……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在
卢员外剧烈的冲击下,很快萧玉若就高潮了。
「啊……干死你个骚货……操死你这条淫贱的母狗……老子要日穿你的子宫
……啊啊……」伴随着一整愤怒的咒骂,卢员外也射了,一股滚烫的浓精,全都
涌入了萧玉若的子宫。「啊……好烫啊……」萧玉若弥留似的呻吟着,享受着卢
员外精液的滋润。
卢员外将大鸡巴缓缓地拔出,鸡蛋大小的龟头脱离萧玉若红肿的小穴的时候
还发出『啵』的一声。穴内的淫水混合着精液像开了闸的洪水喷涌出来。
「林夫人,你真是太棒了!小穴紧紧的,夹得我的大鸡巴没几下就缴枪投降,
干你就跟干处女一样爽。哈哈」卢员外逗弄着萧玉若依旧勃起的阴蒂说道。
「啊……啊……别这样」萧玉若强忍着敏感的阴蒂传来的快感「卢员外,我
们不能这样,我们刚才真是犯了天大的错误……」
「错误?为什么啊?林夫人,我有什么地方做的还没让你满意吗?」卢员外
故意装糊涂,手上却没闲着,逗弄萧玉若阴蒂的同时还用小拇指在萧玉若的菊花
口画圈。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是个有夫之妇,我这样做真是对不
起我夫君,啊……卢员外求你了,别在摸我了,啊……」萧玉若试图推开卢员外
玩弄自己私处的大手。「林夫人,不是有句老话嘛,叫作『及时行乐』。人生在
世还不是图个快活!又何苦让这些世俗的戒律捆住自己渴望快乐的心灵呢!又何
苦用道德的大石头压住自己如饥似渴的欲望呢!」卢员外说得头头是道「这样不
……不行的」萧玉若摇摆着臀部,要想躲避卢员外大手的侵犯。
「在说了,我们的事不是还没让你夫君发现嘛!林夫人这样的天生尤物本来
就应该享受性爱的快乐,谁也没有权利将它剥夺。熟透了的果子就是等人来采摘
的,既然你夫君做不到,就让我来满足你吧」
「可我……我……还是怕怕的」萧玉若被卢员外说得有些心动了「林夫人你
就放心吧」卢员外安慰道,一只手玩弄着萧玉若下体的同时,另之手也没闲着,
揉捏起萧玉若的丰满的奶子。
而萧玉若也不再躲避,任由卢员外抚弄。
「那我宣布林夫人正式成为我的母狗,林夫人愿意吗?」抱起趴在床上的萧
玉若,放在大腿上,雪白的屁股压在疲软却依旧粗大的阳具上。
「哼!这一切是不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啊?上门来跟林府合作生意?」萧玉若
抛着眉眼,故意佯装生气,大屁股不安分地挤压着底下的大鸡巴。
「林夫人不但漂亮,人还聪明,真是一点事都瞒不了你啊!其实这也不能怪
我,谁叫你的夫君娶了那么多美娇娘」卢员外继续揉捏萧玉若丰满的巨乳,毛茸
茸的大腿磨蹭的萧玉若修长的美腿。
萧玉若雪白的娇躯坐在卢员外身上,下体压着卢员外粗大的阳具,两具赤裸
的肉体互相摩擦。
卧室里弥漫着淫靡的氛围。萧玉若靠在卢员外的怀抱里,美丽的脸蛋贴在卢
员外的肥肉上,「卢员外……像你这么胖的,为什么下面又那么大……又那么猛?」
「大在哪里,又猛在何处呢?」卢员外吻着萧玉若的耳垂明知故问。
「咯咯……明知故问,你是不是就想让我说那些下流淫荡的字眼,你才高兴
啊?」
「一点没错,那样我才兴奋」
「你真是坏透了」萧玉若在卢员外怀里撒娇「但我就是不说,就是不让你兴
奋,你能把我怎么样」说着萧玉若还故意把小嘴闭得紧紧的。
「好啊!这么不听话,你这条小母狗看相公怎么收拾你,嘻嘻」卢员外也故
意佯怒道。
卢员外双手抓住萧玉若纤细的腰身,将萧玉若横放在床上。大腿顶在萧玉若
平坦的小腹上,把萧玉若的下体托起,雪白的大屁股就翘得老高。
卢员外一手按在萧玉若的小腰上,一手高高抬起,啪的一声拍在萧玉若的翘
臀上,白嫩的臀肉上立马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说你是我的母狗,淫荡的母
狗,不说可别怪相公下手重哦」
「啊……」萧玉若痛得叫了起来,但伴随着疼痛,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就袭
便全身,高贵的萧玉若何尝被人打过屁股呢,还是被一个胖子打,皮肤上的疼痛
转瞬变成强烈的快感,传遍了全身,传到乳尖,传到阴道,传到子宫甚至传到卵
巢。
「啊!我就是不说,就是不说!你打死我吧」萧玉若故意抵抗着,从内心渴
望卢员外继续抽打她的屁股。
「好!叫你嘴硬,你这条淫荡的贱母狗,看相公把你屁股打开花」卢员外继
续抽打着萧玉若的大屁股,娇嫩的屁股被打得通红,两个屁股蛋不断的颤抖着,
啪啪声半随着萧玉若快乐而又痛苦的呻吟,充满了整个卧室。
萧玉若被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的春情荡漾,一对肥硕的大奶子在胸前狂乱的
甩动着,充血的乳头坚硬得仿佛要滴出乳汁来。被抽打的通红的大屁股,剧烈的
摇摆着,似在躲避又似在迎合。亮晶晶的淫水不断地从红肿的阴户里流淌出来,
流到大腿上,流到床上。而粉嫩的菊花也不甘寂寞一张一合渗出汁液来。
萧玉若痛并快乐着,就是不肯说,还故意用言语挑逗这卢员外「你就用力打
吧,把人家屁股打开花了,人家也不说,就是不说。啊……」卢员外抽打着萧玉
若的大屁股,看着眼前这条发骚的母狗,目光中充满了炽热的欲火,下体粗大的
阳物又迅速勃起,鸡蛋大的龟头上流满了兴奋的液体,发出闪亮的光泽。
「我还不信了,今天非要撬开你这头母狗的嘴不可」卢员外怎么肯轻易放过
萧玉若,又将萧玉若抱起,用大腿夹住萧玉若的身体,让萧玉若的被打得通红的
大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背上,这样卢员外的大鸡巴就对准了萧玉若的俏脸。而娇小
的萧玉在卢员外的手里就像是一个被人摆布的小孩,没有一点反抗。
卢员外撸弄着自己的大鸡巴,让早已勃起的阳具变得更硬。
卢员外一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在萧玉的俏脸前晃动着「说,说自己是母狗,
是淫荡的母狗!不然相公就用大铁棍撬开的你小嘴」
「不说,就是不说」萧玉若继续嘴硬,脸上却满是期待和兴奋的神情,她猜
到卢员外下一步要干什么了,她抖动着大奶子,摇晃着巨臀,她迫切得渴望卢员
外继续对她做些什么。
卢员外握着粗大的阴茎仿佛就像握着一根长长的大铁棍,阴茎重重地抽打在
萧玉若美丽的脸蛋上,啪啪,又是两下,卢员外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在萧玉若的脸
上拍打着,像审问犯人一样,喝道「说不说,说你是母狗,不然大鸡巴抽得你相
公都认不出你来」
萧玉若粉嫩的脸蛋很快被铁棍般的大鸡巴抽打得红扑扑的,就像熟透了的苹
果。
而卢员外马眼里分泌出来的汁液涂满了萧玉若迷人的俏脸。眉毛,鼻尖,嘴
角都挂着淫液汇聚成的小液滴。巨大的睾丸也不断撞击着萧玉若的下巴,伴随阳
具的抽打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卢员外加快了抽打的频率,大鸡巴不断地击打着萧玉若的脸蛋,兴奋、刺激
让卢员外的阳物更加坚硬如铁。
而娇贵的萧玉若何尝受过这种折磨,渐渐支持不住,大鸡巴打得她睁不开眼,
呼吸都困难起来。
「啊……啊……啊……」兴奋的呻吟伴随着吃力的呼吸。
萧玉若快坚持不住了。卢员外趁热打铁,撸了撸鸡巴,把巨大的龟头对准萧
玉若的小嘴,流满淫液的龟头顶在萧玉若紧闭的嘴唇上,卢员外还不断地用手扳
弄着鸡巴,好像真的在用一根铁棍撬开一道紧闭的门,但对于这道小『门』来说
这根铁棍显然太粗太大了。
大鸡巴,红得发紫的龟头,不断的在萧玉若的小嘴上撬弄着,萧玉若涂在嘴
唇上的胭脂红也被弄得满嘴都是,萧玉若想把头往回缩,但无奈被卢员外的大手
死死地按住了,紧闭的小嘴一点点被卢员外的大鸡巴撬开。
「啊……啊……我说……我说,我是头母狗,我是卢员外的母狗,我是相公
淫贱的母狗」
萧玉若终于坚持不住,小嘴被卢员外有力的大鸡巴撬了开来。
「哈哈,你这条母狗,看你还嘴硬,教训你这种淫贱的母狗,相公有的是办
法」卢员外一脸征服者的得意。
「相公……你太坏了,人家被你欺负死了,嘴巴都被你的大鸡巴顶疼了,弄
得人家一嘴的淫液」萧玉若满脸娇羞,想用手擦去嘴边的淫液。
卢员外见状一把握住萧玉若的手臂道「谁让你用手擦的啊!用舌头舔」
「啊……脏死了,人家才不要呢」
「不要也得要,这是主人的命令,你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卢员外握住
自己青筋暴露的大鸡巴,故意恶狠狠的说道,粗大的鸡巴是他对付萧玉若最好的
武器。
「好啦,人家哪敢,人家舔就是了」萧玉若伸出舌头,舔食起嘴边的淫液。
为了博得卢员外的欢心,萧玉若边舔还边发骚似的说「好甜啊,相公的淫液
好甜啊」
「哈哈,是嘛!你这淫贱的母狗,这么喜欢舔,相公就让你好好舔」卢员外
举着自己的大家伙就往萧玉若的小口里塞。
「啊!不要,人家从来没有给男人……口……交过呢!不要……脏死了」
「哦!林三也没有吗!这么说林夫人的嘴还是个处女啊!哈哈!就让我来破
这个处吧」卢员外不由分说,兴奋地把坚硬的大鸡巴塞进了萧玉若的小嘴里。
萧玉若还没来得急拒绝,小嘴就被大鸡巴塞满了。想要把脖子往后缩,无奈
卢员外的大手牢牢按住了萧玉若的头,萧玉若只得含着大鸡巴,发出痛苦的呜呜
声。
「啊!林夫人的嘴巴和小穴一样,又小又紧,夹得我爽死,来用力含住。吸
……对……用力吸……啊……爽!」卢员外用手固定住萧玉若的脑袋,挺动胯部,
大鸡巴在萧玉若的小嘴里抽送起来。
萧玉若无法反抗,只得张大了嘴巴任由卢员外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口腔里剧烈
地抽插,小嘴被巨大的阳具塞得满满的,通红的腮帮子也被塞得鼓起。
而伴随着卢员外每一次的抽插,巨大的龟头都狠狠地顶在萧玉若娇嫩的喉咙
里。
大量的唾液伴随着卢员外肮脏的淫水,从萧玉若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萧玉
若勃起的奶头上。
萧玉若几次想用手去抵挡卢的冲击,都被卢员外有力的大手拨开。
卢员外旧不停的在萧玉若的小嘴里抽送着粗大的阳物,还按住萧玉若的脑袋
往鸡巴上套。萧玉若的脑袋一前一后的晃动着。肥硕的奶子也跟着甩动着,雪白
的乳房也因痛苦而变得通红,坚硬的乳头摩擦着卢员外毛茸茸的大腿。「淫贱的
母狗,你的嘴巴就像你的骚穴一样紧而多水,干得老子好爽,干死你这骚货,干
爆你的贱嘴,干到你的喉咙,干到你的胃里去……啊……爽」卢员外继续疯狂的
抽插着,嘴里还骂出不堪入耳的话语。
大鸡巴继续在萧玉若小嘴里抽插,而且频率越来越快,每一次的抽插都带出
大量的唾液,唾液混合淫水挂在萧玉若的嘴边甩动着。
而萧玉若似乎也适应了大鸡巴在嘴里的运动,不再痛苦的干呕,而是发出快
乐兴奋的声音。「哈哈!果然是天生的骚货,学得还挺快。来好好吸,别用牙齿,
对,用力吸允,用舌头舔」卢员外放开萧玉若的头,让萧玉若主动提自己口交。
萧玉若也卖力地吸允着卢员外的大鸡巴,发出淫荡的「吸溜」声。一边用手
划掉嘴边的唾液,涂抹在卢员外的大鸡巴上。
口手并用,套弄着卢员外的大鸡巴,还时不时的用舌头刺激卢员外巨大的马
眼。
萧玉若吸允鸡巴的声音越来越响,幅度也越来越大。还不时主动地把头顶在
卢员外的胯部,来个深喉,发出『嘎嘎』的声音。
萧玉若替卢员外口交的同时,卢员外的大鸡巴也不断刺激着萧玉若的口腔和
嘴唇。
「真是天生的骚货,你看小穴里的水越来越多了」卢员外一边享受萧玉若的
服务一边取笑着她。
「来,替相公含含蛋蛋」卢员外又命令道。
萧玉若听话地吐出大鸡巴,用手捧起卢员外潮湿的阴囊,将一颗巨大的睾丸
含在嘴里,「嘶嘶」吸允起来。
萧玉若换着含卢员外两颗巨大的睾丸,自己的淫水也流了一地。强烈的刺激
让卢员外到了发射的边缘,卢员外握住大鸡巴又一次插进了萧玉若的小嘴里,双
手握住了萧玉若的头,开始最后的冲刺。
萧玉若双手放在卢员外的大腿上,任由卢员外有力的大手捧住自己的脑袋,
准备迎接大鸡巴的洗礼。
卢员外挺送腰部,粗大的阳物近乎疯狂的在萧玉若的嘴里抽插起来,萧玉若
的脑袋飞快的摇晃着,头发散乱,口中的唾液都飞溅出来。饱满的阴囊急速的拍
打着萧玉若的下颚,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嘎嘎的声音,有力的大鸡巴几乎每一下都
顶到萧玉若的喉咙里。
终于在一阵狂风暴雨的抽插中,萧玉若先高潮了,伴随着一声沉闷而高亢的
呻吟,大量的淫水从萧玉若的小穴里喷涌出来。
萧玉若的下体剧烈的抖动着,快感一波又一波地袭击着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
子宫、卵巢、乳房……
很快卢员外也到了极限,他握住自己的鸡巴从萧玉若的嘴里拔出,带出无数
唾液连成的丝。大鸡巴对着萧玉若的俏脸,伴随着卢员外一声低吼,大量的精液
从马眼里喷涌出来,一波又一波,卢员外的大鸡巴足足喷射了五次,浓稠的精液
流满了卢员外的俏脸。
额头、眼睛、鼻子、嘴巴、下巴都是卢员外滚烫的精液,大量的精液还顺着
脸颊滴到卢员外翘起的乳房上,转而流满全身。
满脸都是卢员外黏稠而滚烫的精液,眼睛都睁不开,刺鼻的精臭味让呼吸也
显得很困难。萧玉若何尝经历过如此场面,不知所措地仰着脸,大口地喘息着。
卢员外又将射完精的大鸡巴塞进了萧玉若的小嘴里,让萧玉若舔食龟头上残
余的精液,口中发出舒服的「嘶嘶」声。
卢员外还用手指将萧玉若脸上的精液一点一点划下来,喂到萧玉若的小嘴里。
而萧玉若则像一个婴儿一般顺从地吞下卢员外喂的精液,非但没有丝毫的厌
恶,反而像在品尝美味一样,吃得津津有味。
「真是头淫贱的母狗,你看你吃的多香,哈哈……」卢员外用大鸡巴在萧玉
若的脸上拍打着,一脸得意。
萧玉若满脸通红,羞道「不许嘲笑人家啦,人家还不都为了让你舒服」
「我心爱的小母狗,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嘲笑你呢!哈哈……」
「哼!不理你了,脏死了,我去洗一下」萧玉若推开卢员外搭在自己脸上的
大鸡巴,扭着被卢员外干得愈加肥硕的大屁股向浴室走去。
一会儿卢员外也跟进了浴室,门一关里面又传出嬉笑打闹的声音,很快淫靡
的呻吟声就响了起来,这头大肥猪又在操林夫人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