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春物】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的前几篇,并不是挖坑,而是它们都是一集的,不过也又可能我会心血来
潮的写下一集。
总武已经开学了一段的时间了,学校第一美少女办了一个什么的侍奉部,可
惜部员人数还是一人。
「请问这里是侍奉部吗?」何浩成为了侍奉部的第一个客人。
「嗯……」很冷淡的回应,不过雪之下雪乃还是把书合了起来「听说你们可
以帮助做任何事?是吗?」何浩找了张椅子坐下。
雪之下雪乃摇了摇头,「不,我们是帮助你去做某件事,不是帮你做某件事。」
「哦……原来如此。」
「那么你的委托是什么?」
何浩露出了一抹的淫笑,走到雪之下雪乃的面前,看着何浩直接的站在自己
的面前,雪之下雪乃微微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因为我的性欲很强,所以想请雪之下小姐来担任我的长期泄欲母狗。」
「你说什……」雪之下雪乃从椅子上猛地站起,眼神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这个人是什么意思?看着这里人少,还占着一件活动室,嫉妒了,想要用这
种方法来赶我走,做梦!
泄欲母狗??这个家伙是什么从什么未知名的海沟里爬出来的吗?泄欲母狗
这种东西怎么能和女人这么心平气和的说,当然是要将女人,按倒在地,用大肉
棒肏烂他的小穴,那才可以提出来的。
看来这个家伙在上课的时候,都是在睡觉的吗?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雪之下雪乃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那样的重新坐了下来,「同学,在让
女人成为你的泄欲母狗的时候,你要用大肉棒在狠狠的肏烂她的小穴,然后宣布
她是你的泄欲母狗,而不是向一个女人请求,明白了吧?」
何浩顿时就恍然大悟,「那么我现在就是要强奸雪之下同学,是这样吗?」
「嗯……你先准备一下,再来强奸我。」
「这就不用了,雪之下同学。」
何浩直接的抓着雪之下雪乃的双手,将她拖拽到一旁的长桌上,从背后握住
着雪之下雪乃的奶子,用力的揉搓起来。
「嗯……就是这样……要更粗暴一些。」
何浩松开了雪之下雪乃的一只奶子,单手解开了裙子,然后在雪之下雪乃那
被柔滑的丝袜包裹着的屁股上肆意的揉捏。
在何浩的欺凌下,雪之下雪乃自己解开了自己的衬衣,并引导何浩的手,伸
到自己的衣服里面来,隔着胸罩的玩弄自己的奶子。
「雪之下同学的身体好棒啊,我已经忍不住的要强奸你了。」
何浩喘着大气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粗壮的肉棒从裤子里挣脱了出来。
撕拉,雪之下雪乃的丝袜被何浩直接的撕裂开来了,粉白色的内裤从一条跨
越了胯部的裂痕中,露了出来。
「雪之下同学,我接下来要怎么办?我从来没有强奸过女生的。」何浩手足
无措的想雪之下雪乃求援。
「何浩同学,你现在要让我的小穴变得湿润起来,可以用舔的,也可以用手
摸的,只要可以让我的小穴变得湿透就可以了。」
「哦,原来如此。」
何浩蹲了下来,双手微微的拉开了雪之下雪乃的臀瓣,然后伸出舌头,重重
的在雪之下雪乃的蜜穴,舔了一下。
雪之下雪乃如遭雷击,「嗯赢……嗯……」身体也在这一瞬中,变得僵硬,
不过一秒后就又变的柔软了,突然攥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滋滋溜,啾嗯」
何浩的舌头灵活的舔舐着雪之下雪乃的蜜穴,舔了几分钟,何浩就突然的感
觉雪之下雪乃的内裤,有着一股咸咸的味道了,何浩知道雪之下雪乃已经开始流
出淫水了。
「雪之下同学,你的小穴都湿透了,我可以肏你了吗?」
何浩的肉棒兴奋的贴着雪之下雪乃那柔软的屁股摩擦着,被夹在两瓣臀瓣之
间的肉棒,在满满的变得更大和更硬。
「嗯……已经可以了……」
雪之下雪乃喘着气说道,其实内裤上的水渍,不仅仅是从蜜穴里流出来的淫
水那么的简单,其实相知相惜已经在何浩的舌头下,到达了一个高潮了。
何浩抓着雪之下雪乃内裤的两边,然后将内裤扯了下来,被淫水弄湿的阴毛,
变得一团一团的胡在蜜穴上,而且还有不少的淫水流了下来。
肉棒顶着蜜穴,龟头微微的探入一点蜜穴,蜜穴里的嫩肉立即就包上了龟头,
湿滑的蜜穴,让何浩的龟头很是舒服。
肉棒缓缓的插入蜜穴中,龟头很快的就碰到了雪之下雪乃的处女膜,肉棒用
力的向前一刺,立即就刺破了雪之下雪乃的处女膜,龟头重重的撞在子宫口上。
「嗯嗯唔……呜呜呜……」
雪之下雪乃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疼痛叫声,虽然嘴上很是坚强,可是她
的身体却十分的诚实,因为疼痛而不停的瑟瑟发抖的身体,如同是狂风中的漂泊
的树叶那样。
雪之下雪乃疼,何浩也疼,雪之下雪乃的蜜穴在被破处中,进行了极致的收
缩,四处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肉棒,由于蜜穴收缩的太紧了,将肉棒勒的有点生
疼。
为了舒缓肉棒的疼楚,何浩决定开始的开拓雪之下雪乃的蜜穴,让这羊肠小
道,变成紧致舒服的蜜穴。
何浩的上身压在雪之下雪乃的背上,握着两颗丰满的奶子把玩,下身开始挺
动起来,肉棒先慢慢的从蜜穴里抽出来,然后再重重的砸向蜜穴,使用这样的硬
砸,雪之下雪乃的蜜穴被快速的开拓。
在这样的抽插中,雪之下雪乃的身体不停的随着每一次的抽插而发抖,大腿
也紧紧的夹着。
小穴好舒服,这就是做爱吗?嗯,被这么粗的东西插到身体里,居然这么舒
服,嗯嗯,不行了,小穴要记住他肉棒的样子了。
「嗯嗯嗯嗯呢……嗯呢……」从雪之下雪乃的小嘴中,不断的溜出诱人的呻
吟来,肌肤也在慢慢的变成了淡粉色。
「雪之下同学,你的小穴好爽啊,肏起来就像是海绵一样的,好舒服。」
「恩恩额……谢谢了……我的也……没有那么好的……嗯嗯嗯呃……」
何浩从雪之下雪乃的身上爬了起来,双手握着那纤细的腰,奋力的抽插着肉
棒。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雪之下雪乃突然的发出垂死一般的呻吟,然后像是触电那样的痉挛身体,何
浩感觉蜜穴里的嫩肉,夹得肉棒不快速的蠕动起来,一股温热的水流,从她的蜜
穴流了出来。
「好舒服……好舒服……恩……」
雪之下雪乃就像是一只疲惫的猫那样的瘫在桌子上,不停的发出妩媚的呻吟,
从鼻子里呼出来的鼻息,都带着强烈的春意在里面。
雪之下雪乃到达了高潮,可是何浩却还没有射精,何浩喘着大气的,将雪之
下雪乃翻了过来,拉起雪之下雪乃的双腿,把这两条修长的美腿扛在了自己的肩
上,抽插起肉棒来。
「嗯嗯嗯嗯……又来了……啊啊啊……好舒服……哈舒服……」
已经高潮了一次的雪之下雪乃好像已经放开了,不在拘束于矜持,放声的淫
叫起来了。
「啊啊啊啊啊……粗粗的肉棒……在小穴里……乱窜……啊啊啊……小穴要
坏了……啊啊啊……」
雪之下雪乃抓着何浩的小臂,小脸上满是被肏的愉悦,一双动人的媚眼中,
照应着在她身体上面抽插着肉棒的何浩,随着肉棒在蜜穴中的讨伐,雪之下雪乃
也渐渐的成为了何浩肉棒的俘虏。
「啊啊……啊啊……射了……」
何浩突然俯下了身体,将扛在肩上的双腿压到雪之下雪乃的肩上,把雪之下
雪乃对折起来,肉棒在蜜穴里一阵的抖动,然后精门大开,大量的精液从睾丸到
输精管,再到被顶在子宫口的肉棒,射到蜜穴的深处。
滚烫的精液射到自己极其敏感的蜜穴中,雪之下雪乃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呻吟,
双手用力的抱住何浩的脖子,雪之下雪乃被何浩内射,送到了高潮。
「那么现在雪之下同学就是我的泄欲母狗了吧?」
雪之下雪乃从桌子上爬起来,正坐着的,伸出三根手指,向何浩行三指之礼,
「还请主人,今后多加指教。」
成为了何浩的泄欲母狗后,因为肚子饿了,所以何浩和雪之下雪乃来到一家
餐厅,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上。
吃完了午饭的何浩,有动起了淫心,大手抚摸着雪之下雪乃的大腿,并且向
着腿心的位置步步逼近。
雪之下雪乃红着脸的,低下了头,刚被破处的身体,还是十分的敏感的,虽
然只是被抚摸大腿,可是雪之下雪乃感觉自己的内裤好像已经有点湿了。
「嗯唔……」
何浩的手指隔着雪之下雪乃刚换的丝袜,按上了雪之下雪乃那敏感十足的蜜
穴。
就在何浩想要进一步的时候,他的手突然被人拉了起来,回头一看,是一个
穿着暗红色吊带裙的女人。
「姐姐。」
「雪乃,你的这个男朋友不是很老实啊,你们难道想要在这里打一炮吗?」
雪之下阳乃摇了摇头,甩掉了何浩的手。
雪之下雪乃也收起了自己娇羞的模样,「这好像不关姐姐你的吧?」
「怎么会。」
看着这两姐妹间的矛盾渐渐的起来了,何浩急忙解释道,「这位小姐……」
「雪之下阳乃。」
「雪之下阳乃小姐,其实雪之下同学是我的泄欲母狗,我不过是在使用雪之
下同学来发泄我的欲火而已。」
「哦……是吗?雪乃。」
「嗯,没错。」
雪之下阳乃好像是尴尬的摆了摆手,「哈哈哈,没想到是我自己搞错了,对
不起,对不起。」
雪之下阳乃拿出一千日元来,「为了赔罪,雪乃你去拿几杯饮料来吧。」
雪之下雪乃看了看何浩,何浩同意的点了点头,于是雪之下雪乃就拿着雪之
下阳乃的钱,走到点餐处去了。
「阳乃小姐,你要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真是个聪明人。」
雪之下阳乃将吊带裙拉下一些,把自己那丰满的奶子露出一半来,爬上了桌
子,「只要你放弃对雪乃的所有权,我就仍由你玩弄哦。」
看着这两颗在自己面前不断的晃动的奶子,何浩毫不客气的就握住了其中的
一颗,「这没有问题,只要阳乃小姐在被我肏了以后,不哭着喊着的做我的泄欲
母狗就可以了。」
「看来你很有自信啊,没有问题,约个时间吧。」雪之下阳乃回到了自己的
位置上。
「不用,就现在吧。」
「现在?」
雪之下阳乃的眼睛突然失去了光彩,变得就像是一具人偶那样。
「阳乃小姐,从现在起,你的小穴的敏感度提升了三倍哦。」
「是,小穴敏感度,提升三倍。」雪之下阳乃的声音没有一点的起伏,如同
是机器人一样。
「真是一个猴急的男人啊,不过我喜欢。」
雪之下阳乃爬上了桌子,M 字的打开了自己的大腿,那原本隐藏在裙子里的
内裤,顿时就暴露在了何浩的面前,而且雪之下阳乃居然还撩开了自己的内裤,
将蜜穴露出来给何浩看。
「真是漂亮的小穴。」
何浩伸手一根手指,轻轻的插到了雪之下阳乃的蜜穴里,三节手指很快的就
插到了蜜穴里,如其所料,雪之下阳乃已经不是处女了。
「呜呜恩……」
雪之下阳乃的身体痉挛了一下,何浩的手指才刚刚插入,雪之下阳乃的蜜穴
就已经开始溜出淫水来了,对于自己身体的敏感,雪之下阳乃也十分的惊讶。
怎么回事,我又不是小处女了,怎么会被一个男人插了根手指进来,就这么
爽了,嗯嗯,手指在小穴里动起来了,啊,好舒服,他的手指怎么会这么舒服,
也起以前的那些肉棒都舒服,小穴要去了……啊啊啊……好舒服。
雪之下阳乃的蜜穴,在何浩的手指下,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到达了一个小
高潮。
「阳乃小姐,你的小穴很敏感啊。」
雪之下阳乃的鼻息已经变得很重了,现在雪之下阳乃感觉自己的小穴好痒,
很想被肉棒肏. 这家伙只是把手指插进来,就这么的爽了,要是把肉棒插进来,
那不是爽上天了,不行了,好想被他的肉棒肏,好想。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雪之下阳乃主动的撑开自己的两瓣阴唇,将蜜穴里面粉红的嫩肉,展示给何
浩看,并且迫不及待的邀请何浩。
何浩扛起雪之下阳乃的一条腿,肉棒在她的蜜穴上蹭了几下后,就猛地一用
力,插到了雪之下阳乃温暖湿滑的蜜穴里。
「呜呜呜啊啊啊……」
何浩的肉棒仅仅是插到了蜜穴里,雪之下阳乃就感觉自己好像又要到高潮了。
好舒服!仅仅只是插进来而已,就好舒服,啊啊啊啊,肉棒,更多的肉棒,
啊啊啊啊,肉棒啊。
「肉棒……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小穴被肉棒……肏的好爽……」
与雪之下雪乃不同,在被肏的快感下,雪之下阳乃可以毫无忌惮淫叫出来。
「啊啊啊……大肉棒……啊啊啊……小穴要坏掉了……啊啊啊啊……」
雪之下阳乃的手臂环上何浩的脖子,身体也在随着肉棒的抽插而摆动,蜜穴
附近的淫水已经被肉棒肏的出现一些白色的泡沫。
「啊啊啊啊啊啊……到了……啊啊啊……」雪之下阳乃到达了一个高潮。
何浩抓着雪之下阳乃的两个脚踝,将一双美腿大大的打开来,然后再次的挺
动起来,肉棒在哪刚刚到达了高潮的蜜穴中,疯狂的抽插起来。
「呜呜U 啊啊啊……肉棒又来了……啊啊啊啊……小穴好舒服……啊啊啊…
…小穴……啊啊啊……」
「还以为你是什么贞烈女子,没想到是一个一被肉棒肏,就连自己叫什么都
忘了的淫妇。」
「是是是是……啊啊啊……我是淫妇……肉棒……我只要肉棒……啊啊啊…
…」
雪之下阳乃这被调高了敏感度的身体,已经完全的被肉棒征服,成为了何浩
泄欲母狗。
「母狗,接好我的精液吧!」何浩突然触电那样的发抖,插在蜜穴里的肉棒,
也在抖啊抖的,随时准备射出粘稠的精液来。
「我也……啊啊啊……我也要到了……啊啊啊啊啊……」在雪之下阳乃的呻
吟中,蜜穴喷射出了大量的淫水来,原本就处于射精极限的何浩,在温热的淫水
的冲击下,立即就精门大开,将大量的精液射到了雪之下阳乃的蜜穴里。
被内射中出的雪之下阳乃,如同是烂泥一般的躺在桌子上,身体不时的痉挛
发抖,把何浩射到蜜穴里的精液,抖了出来。
「看来姐姐已经和我是同僚了。」雪之下雪乃拿着三杯饮料回来了。
雪之下阳乃的回复能力十分的强,当何浩将饮料喝掉一般的时候,她就已经
回复到了最初的模样,回复过来的雪之下阳乃,一把搂住了何浩的脖子,「主人,
我还要。」
雪之下雪乃听到这话,眉毛挑了挑,拿起何浩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
「主人是要和我做的。」
面对雪之下两姐妹的争夺,何浩提议到一个宽敞的地方去,雪之下阳乃立即
就提议到雪之下家去,于是三人就坐上了出租车,到了雪之下家,在两姐妹挽着
何浩的手臂,进入到雪之下家的时候,却遇见了一个她们十分不想见到的人,她
们的母亲。(因为查不到叫什么名字,下文一律用雪母来代替。)
「你们……你们……」看着自己的女儿居然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走进来,
雪母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血液向脑部汇聚。
雪母快步的走到三人面前,强行的将两姐妹拉到自己的身边,而两姐妹因为
对母亲的敬畏,不敢有什么动作。
两姐妹没有动作,不代表何浩没有动作,原本高高兴兴的想要好好品尝一下
这对姐妹花,可是却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老女人,搞出这一出,何浩顿时就火冒
三丈。
「记住,从现在起,你的身体敏感度,提升了十倍。」
雪母的眼睛失去了光芒一秒的时间,随后就回复了正常。
「你给我离开,这里不欢迎你。」雪母下达了逐客令。
何浩直接的走到雪母的面前,然后暴力的扯开了雪母胸前的和服,两颗硕大
丰满的奶子,弹了出来。
「你你你……无礼之徒。」雪母暴怒的挥起巴掌,不过她的巴掌无法落到何
浩的身上。
何浩伸出手,握住雪母的奶子,用力的捏了起来。
仿佛有两股电流从奶子发出,在流过全身后,冲向了大脑,雪母也在何浩的
动作下,失去了力气,势大力猛的巴掌,变成了恋人之间的爱抚。
「真是个贱人,被男人玩了下奶子,就一副要高潮的样子。」
「住手……立即给我住手……」
「我为什么要听你一个贱人的话。」何浩将膝盖向上一顶,顶在雪母那没有
保护的蜜穴上,然后用力的磨了几下,雪母的身体就像是触电那样的一阵痉挛,
从蜜穴中也流出了淫水来,雪母居然在何浩的膝盖下,到了一个小高潮。
何浩将雪母推到了沙发上,双手拉开了雪母的双腿,和服的下摆也被拉了起
来,让蜜穴露在空气中,肉棒对准了蜜穴,用力的一插,滋的一声,肉棒全部插
到了蜜穴里。
肉棒仅仅是插到了蜜穴里,还没有抽插,雪母就到达了一个高潮了。
「骚货,被肉棒插就高潮了,十足的贱货,肏死你这贱货。」
何浩用力的抽插着肉棒,用力到了肉棒的每一次插入,都发出了滋滋滋的声
音来。
「不要……把你那肮脏的东西……拔出去……拔出……啊啊啊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雪母就又到了一个高潮。
何浩肏了雪母半个小时,雪母高潮了十一次,一个典雅的贵妇人,变成了一
个向男人索要肉棒的淫妇,「肉棒……肉棒……我要……主人……快肏我的小穴
……啊啊啊啊……主人的精液……」
何浩射完精后,雪母的体力还没有消耗殆尽,她继续的扭动着屁股,让何浩
用大肉棒来肏她。
「你们两个也爬上去,扭屁股。」
雪之下两姐妹听话的脱下衣服,爬到沙发上,扭动起了屁股。
看着露出屁股在自己面前扭来扭去的母女花,何浩淫笑着的扑向着雪之下雪
乃。
女人的淫叫在这房子里,回响了一个晚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